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32節

  曲長卿隻覺危險襲來,立即收回刺出去的長劍揮出去想擋住攻擊,卻不想迎麵而來的攻擊極猛,不但打偏了他手中的劍,那揮過來的鞭子更是掃向他坐下的戰馬。

  ‘嘶!’戰馬一聲哀叫,被鞭子掃中了前踢,猛地栽向前方的地上。

  曲長卿快速地鬆開握著韁繩的左手,雙腳瞬間脫離馬蹬,整個人往後翻去,從馬背上翻落到地上,險險地避開了摔倒的危險。

  可方才站穩,那道鞭子又緊接著而來,每一鞭均是揮向身體的要害處。

  ‘噹噹噹……’曲長卿以劍相擋,腳下的步子在鞭子的攻擊下快速地往後退去,最後竟是背抵大樹與其對打。

  一片火紅的營火中,曲長卿猛地抬頭往前方望去,卻見東羽大公主正是那揮鞭之人,此時正滿麵怒意地與自己對打。

  對方雖是女子,可從之前的幾招中卻不難看出,東羽大公主身手了得,絕非泛泛之輩。

  尤其此時對方顯然是被自己逼急了,這讓曲長卿更加不敢掉以輕心,揮舞長劍的速度更加快速。

  奈何對方使用鞭子可長距離進攻,自己以長劍為武器卻必須近身攻擊,從這一點上,便是東羽大公主占了優勢。

  考慮到雙方之間武器的差距,曲長卿一麵應對東羽大公主,一麵四下找尋可以替代長劍的兵器。

  隻是,入眼的除卻火把便再無它物……

  曲長卿卻是心念一動,身影快速地往一旁的大樹跑去,在鞭子揮來之前,雙腳借助樹幹的力道快速地跑上麵前的大樹,剛剛立於樹幹上便揮劍挑起原本插在樹枝上的火把,將火把扔向不遠處的東羽大公主……

  眼見著火把迎麵被丟過來,東羽大公主立即收回長鞭打向火把……

  曲長卿見機不可失,身影微動瞬間飛身下了樹幹,舉劍朝著東羽大公主刺了過去……

  “公主小心……”一旁忙著應對楚王據的東羽副將見之,心頭大急,可雙方距離過遠,隻能大聲提醒大公主,“啊……”

  卻不想,他這一分神,揮劍的速度便慢了下來,手臂上立即被劃出一道血口子,鮮血猛地噴了出來,疼得他皺眉喊了出來。

  隻不過,曲長卿的速度更快一步,在那副將提醒聲落地後,曲長卿的身影已經近在東羽大公主的麵前,隻見他雙手持劍由上往下劈向麵前身手了得的女子……

  危險襲來,東羽大公主下意識地收回長鞭擋在麵前,同時腳下的步子極快地往後退去,想以此躲開曲長卿的攻擊。

  隻是曲長卿攻勢極猛,砍下的這一劍又是凝聚了所有的力量,一劍落下,長鞭瞬間砍為兩節,東羽大公主的肩頭瞬間噴出血來……

  ☆、第三百八十章

  “大公主……”見東羽大公主被曲長卿砍傷了肩膀,遠處的副將心頭大急,驚得滿頭大汗卻力不從心,一麵躲著四麵圍攻的楚王軍,一麵出聲大喊。

  ‘撕拉……’一聲,曲長卿手腕用力,劍鋒繼續壓進東羽大公主肩膀內。

  東羽大公主被曲長卿的大力壓得膝蓋猛地一屈,整個人頓時往地上跪去,卻見她緊咬唇瓣,忍著肩頭的劇痛,整個人突然往後滾去,硬生生地從曲長卿的劍下撿回一條命,隻是劍鋒從肩頭一路劃下,東羽大公主隻覺得肩頭肌膚如被火燒,灑落一地的鮮血那般觸目驚心。

  而滾了幾圈的東羽大公主則是咬牙勉強停住打滾的身子,單膝跪在地上,英氣的臉上已是一片蒼白與冷汗……

  ‘嗖……’曲長卿見對方已經沒有反抗的力氣,正要抬腳走上前將其擒住,卻聽見一道強勁的劍氣撲向麵門。

  察覺到劍氣撲來的方向,曲長卿不得不停下腳步,隨後微微側身,手中的長劍已經擋在胸前,眨眼間便打落了那迎麵飛來的長劍……

  “駕……”隻是,這眨眼的功夫,卻給了東羽大公主喘息的時間,隻見她趁著曲長卿分神的瞬間立即站起身,一手扶著受傷的肩頭,抬腿便奔到就近的馬匹旁,翻身便上了馬背,沾滿鮮血的雙手立即握緊韁繩,騎著戰馬在一片兵荒馬亂中朝著軍營外衝去。

  “保護公主!”那副將見東羽大公主得以逃脫,立即朝正與楚王軍打鬥的東羽軍喊道。

  隻見他的話音剛落,便有幾百名東羽軍騎著戰馬追隨大公主而去……

  曲長卿冷目一掃將手中長劍射向自己的東羽副將,隨即舉起右手放到嘴邊吹了一個口哨,便見方才摔倒在地的戰馬猛地從地上站起來跑到他的身邊。

  曲長卿腳下步子同時往自己的馬兒跑去,瞬間便坐穩在馬背上,一手緊握韁繩,一手用劍柄輕敲馬背,朝著東羽大公主消失的方向追去……

  “該死的曲長卿,竟趁著本宮的一時大意偷襲軍營!”暗夜中,狂奔的山路上,留下一串幾近咆哮的低吼,東羽大公主壓低上身坐在馬背上,麵色蒼白、汗流浹背,肩頭的傷口因為馬背的顛簸而不斷灑下鮮血來,疼得她幾乎暈厥過去。

  隻是,強烈的求生意識卻讓她雙目清明、頭腦清楚,緊盯著前方黑暗的道路,直直地往前衝去……

  “公主,曲長卿一人追上來了。”後麵的東羽軍漸漸追上大公主,見曲長卿遠遠地跟在後麵,忙出聲提醒道。

  聽到此消息,東羽大公主扭頭冷冷地瞥了身後一眼,隻見銀灰色的月光下,一人一馬直直地追著自己而來,那人手中所持的長劍在月光下泛出一片寒光,帶著殺氣直衝向她。

  見曲長卿竟不肯放過自己,東羽大公主心頭殺氣大盛,隨即低聲對身旁的東羽軍吩咐道:“好,既然他急著來送死,本宮就成全他!這一帶你們都已經摸熟,你們先去前麵藏好,本宮自會引他入甕!”

  “是!”幾百人聽從東羽大公主的命令,瞬間分作幾個小隊朝著不同的道路奔去,而東羽大公主卻是隻身一人繼續往前麵的道路奔去。

  曲長卿見前麵的幾百人僅剩下東羽大公主一人,心頭戒備更甚,臉上卻不見半絲畏懼之色,身下戰馬的速度反而比之方才加快了不少。

  看著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曲長卿用牙齒咬住手中的長劍,空出右手抽出腰間的劍鞘,看準時機猛地將劍鞘扔向往東羽大公主坐下的馬兒。

  ‘嘶……’戰馬腹部吃痛,猛地停下狂奔的四肢,仰頭朝天大叫。

  東羽大公主肩膀受傷,單手一時控製不了戰馬,整個人順勢便往前栽去,隻見她身影在半空中旋轉了一個弧度,這才險險地落在地上,隻是身受重傷,落地時卻險些跌倒,幸而背部靠在樹幹上,這才免去摔倒的尷尬。

  “你……”隻是,她的分神卻讓曲長卿得以近身,待她站穩身子時,肩頭已經架著一柄冰冷的長劍。東羽大公主雙目圓瞪,眼底皆是一片不可置信的神色。

  “曲大人,辛苦你了!”正在這時,遠處傳來一陣鐵騎聲,領兵前來的孟濤見曲長卿活捉了東羽的大公主,神色頓時一喜,忙對立功的曲長卿拱手道。

  見孟濤這麽快便領著楚王軍西北軍營的大軍前來支援,曲長卿心頭微微鬆了一口氣,這才出聲詢問道:“其他東羽軍呢?”

  “自然是格殺勿論!”孟濤掃了眼滿麵怒容的東羽大公主,冷笑著開口,“哼,想趁著西楚出事便霸占西楚江山,龍羽帝也忒異想天開了吧!”

  “要殺要刮悉聽尊便!”見自己中計,東羽大公主心知自己方才派出去的幾百人定已被楚王軍殺光,心頭雖恨極了楚王軍,可如今自己已成俘虜,倒不如一死了之免得拖累皇兄,說話間,她的右臂衣袖內竟話下一把匕首,猛地往最近的曲長卿刺去……

  而始終注意著她的曲長卿早已深知東羽大公主素來厲害,一早便提防著此女子。

  隻見眼角閃過一道寒芒,曲長卿下意識地側過身子,卻隻覺臉上傳來一陣刺痛,隨即便有一道溫熱的液體快速地流了下來。

  “啊……”而這時,一道溫熱的鮮血卻同時噴灑在曲長卿的臉上,女子淒厲的大叫響徹寂靜的黑夜。

  “來人,將東羽大公主綁起來,本將軍倒想看看她還有何招數!”耳旁響起孟濤冷沉的聲音,曲長卿一手抹去臉上的熱血,隻見東羽大公主方才持刀的手被孟濤一劍砍下,此時正痛苦地蹲在地上,幾名楚王軍士兵上前將她牢牢地綁了起來。

  “曲大人可有受傷?”見曲長卿左邊臉頰被劃出一道血痕,孟濤眉頭一皺,關心道。

  “沒事。將她看押起來,一切等王爺的定論。”見東羽大公主被壓了下去,曲長卿冷靜地開口。殺了東羽大公主事小,但如今王爺被內外夾擊,若是能夠以東羽大公主換得西楚東邊暫時的安穩,王爺也可稍稍喘息。

  況且,如今夢兒被困錦城,王爺所有的精力盡數放在錦城,他們自然不希望其他的事情讓其分心。

  孟濤自是明白曲長卿的顧慮與擔憂,重重地點了點頭,隨即收兵,押著東羽大公主返回楚王軍西北大營。

  此時的京郊外,兩隊人馬分庭抗禮立於寒風瑟瑟的夜幕下。

  海沉溪端坐馬背,眼眸似笑非笑地看了眼被五花大綁拖在馬後的海越。

  齊靖元拉了拉手中拽著的繩子,將立於馬下的海越拉到身旁,冷笑著對海沉溪開口,“海郡王看清楚了?本宮可是說到做到,將人帶過來了。”

  海越被齊靖元一路拖著跑過來,加上半月前被齊靖元砍掉一隻手失血過多,此時看上去形容憔悴十分的狼狽,哪裏還有以往海王世子的意氣奮發?

  隻不過,當他從齊靖元的口中聽到‘海郡王’三個字時,海越的眼底頓時浮上極其濃重的恨意。海越抬起原本隻注視著地麵的雙目地往前看去,果真在月色下看到神清氣爽的海沉溪。

  見海沉溪一身戎裝英姿煥發,而自己如今不但成了齊靖元手中的俘虜,更是一個身殘之人,海越心中對海沉溪的恨意越發地濃重了。海越那雙蓄滿怒意嫉恨的眼眸中帶著強烈的陰毒之光,恨不能立即讓淺笑不斷的海沉溪也嚐一嚐自己的痛苦。

  “世子這是什麽表情?不是世子提出讓本郡王前來營救你的嗎?怎麽世子見到自己的救命恩人,竟是一副恨不得吃了我的模樣?”海沉溪沒有回答齊靖元的問話,那雙邪魅的眸子一覽海越的神情,已是將對方的心思摸透。隻是對於海越此時的表情與模樣,海沉溪卻露出十分興味的表情,眼底充滿濃濃的嘲諷。

  聞言,海越冷笑一聲,心中最海沉溪的恨意則又加重了一分,冷聲反問道:“海沉溪,你我是什麽關係,難道你心裏不知道?你會為了救我而來?哼!齊靖元,你還不趕緊交換人質?海沉溪可是我父王最疼愛的兒子,有他在手上,可比我有威脅!”

  心裏雖然恨透了這個事實,但海越卻是不得不承認,在海王的心裏,海沉溪是自己父王最重視的兒子。

  “想不到世子落魄後竟能夠看清這一點,可見你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如你所言,父王的確最疼愛本郡王,你這個不得寵的世子如今又成了俘虜,想來定會被父王所厭棄,不如就此自行了斷,免得犧牲海王軍將士們的性命,也免得丟了父王的顏麵!世子殿下,您認為本郡王的建議如何?”海越顯然沒有料到海沉溪竟會當眾讓自己這般沒有顏麵體麵,一時間滿麵漲紅,那雙瞪向海沉溪的眸子中透著化不開的恨意,雙唇嗡嗡卻吐不出半個字來,顯然是被海沉溪方才的說辭氣到了。

  ☆、第三百八十一章 一死一俘

  被海沉溪的話嗆得半天說不出話來,海越深吸了幾口氣,這才勉強壓下心中的怒意,抬起許久不曾清洗的臉來怒視著遠處意氣風發的海沉溪,陰笑道:“海沉溪,如今說這些還有什麽意思?你既然答應父王前來救本世子,自然是要遵守諾言,何必在此拖延時間?太子,你說是吧?”

  隻見海越話鋒一轉將矛頭轉向了一旁坐山觀虎鬥的齊靖元身上,那雙半眯著的眸子中散發著濃烈對恨意與寒氣,讓人不禁毛骨悚然。

  麵對海越這番故意的舉動,齊靖元眼底泛起一抹冷笑,絲毫沒有放在眼中,隻是卻也失去繼續聽這對兄弟相互之間的貶損之語的耐心,淩厲的目光一掃身旁毫無威脅的海越,隨即朝對麵的海沉溪開口,“海郡王是自己過來呢?還是本宮派人將你請過來?”

  “本郡王倒是覺得不如請太子親自將世子送過來,咱們在這中間的位置交換人質,如何?”海沉溪麵色輕鬆,如是在喝茶聊天般,與齊靖元談論著這樣嚴肅的事情。

  齊靖元挑眉看向海沉溪,眼中神色卻堅定如初,並未因為遇到海沉溪突然的為難而亂了方寸。

  “海沉溪,想不到你竟也是這樣膽小怕事之人。這般怕死,何必出來行軍打仗,不如躲在固若金湯的海王府,想必以海全對你的寵愛,定會保你一生無憂。”齊靖元譏笑出聲,陰鷙的目光如一支長箭射向海沉溪,帶著撕裂的狠意。

  “如此激將法,太子未免太幼稚了些。”海沉溪冷笑一聲,臉上浮現嘲諷之色,神色中不見絲毫的緊張擔憂,看來是當真不在乎海越的生死。

  齊靖元豈會不明白海沉溪心中的想法?

  隻見齊靖元突然牽動手中的繩子,海越一個不察,整個人竟被齊靖元拎了起來。隨即又見齊靖元猛然鬆開繩子,海越整個人猛然跌坐在地,不小心壓住了綁在身後的斷手,疼得海越滿頭大汗麵色蒼白,不停地吸著冷氣。

  在這個過程中,齊靖元的視線卻隻落在海沉溪的臉色,眼底始終噙著一抹冷峻的笑意。

  海沉溪看著齊靖元虐待海越,臉上不但沒有半絲焦急之色,反倒是雙手抱胸,滿臉興味地欣賞著海越的慘狀,末了更是鼓掌大笑,“太子真是為本郡王報仇了。”

  海越聽到海沉溪的話,心頭勃然大怒,顧不得身上的疼痛,滿麵猙獰地對海沉溪吼道:“你這個野種,你居然幸災樂禍。齊靖元,殺了他,我要他死無全屍。”

  ‘啪’卻不想,此時此地已沒有海越開口說話的份,齊靖元猛地朝海越抽出一鞭,轉向海越的眼瞳中帶著極深的寒意,驚得海越立即閉上了嘴,任由臉上的肌膚開裂流血。

  “海越,別忘了你如今是什麽身份,想指使本宮,即便是海全也沒有這個資格!”齊靖元端坐馬背,身姿挺拔微低頭俯視著地上的海越,眼底的凶殘冷酷讓海越心中不由得一緊,當機立斷閉上嘴,免得再受這樣的皮肉之苦。

  尤其,自己竟是當著海沉溪的麵這般狼狽,海越尤其咽不下這口氣。奈何齊靖元實力太過強大,他心中再如何的不服,也不會在這個時候自討苦吃。認清了現下的狀況,海越不甘心地暫時閉上了嘴,隻是目光卻凶殘地射向海沉溪,眼底不共戴天的仇恨即便是在墨黑的夜幕下,依舊清晰可見。

  而這時,齊靖元雙腿輕敲馬腹,竟是拉著馬下的海越緩緩往兩軍中間的空地走去。

  海越一時不察,腳下一個趔趄,跌跌撞撞地被齊靖元拉著往前走去,時不時被腳下的石子絆到,卻又是敢怒不敢言,生怕為自己招來齊靖元的毒打。隻是,心頭的這口氣卻是無論如何也咽不下去,泛著幽光的雙目死死壓抑著心頭的這抹恨意,強行使自己平靜下來。

  海沉溪見齊靖元出來,又瞧見海越那狼狽不堪的模樣,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卻也知此事耽擱不了,便手持長劍,留下身後的大隊兵馬,獨自一人騎馬走了過來。

  兩軍將領們見自家主帥出列交換人質,全部嚴陣以待擺好了陣仗,所有人全神貫注地盯著前方的三人,士兵們手中弓箭已拉滿、盾牌已豎起,更有一小部分做好了接應的準備。

  夜幕下,京郊廣闊的土地上,黑壓壓地站滿了身披戰甲的將士們,銀色的月光中則反射著他們手上兵器的寒光,場地中一片肅穆之氣,殺氣由地麵升上夜空,直衝夜空。

  隻是,相較於後方將士的緊張,齊靖元手中拉著跌跌撞撞跟在馬後的海越,目光卻放在騎馬而來的海沉溪的身上,眼底帶著一絲審視的目光,滿麵輕鬆地對海沉溪笑道:“想不到關鍵時刻,海郡王竟還是心軟了,這世上果真還是血濃於水啊!隻是不知世子回去後還會不會想起郡王的好啊。”

  聽著是感歎的話語,可語氣卻頗多諷刺,讓隻顧低頭走路的海越身子一僵。而海沉溪眼底則是劃過一絲諷刺的冷笑,雙唇輕抿並未接話。

  齊靖元卻並未在意這對兄弟此時的反應,隻見他突然丟開了手中的繩子,完全不在乎自己手中是否有人質。

  海沉溪見狀,眉頭不著痕跡地一皺,心中的警惕瞬間浮上眸子,右手已是握住了劍柄,時刻注意著齊靖元的動靜。

  齊靖元將海沉溪的反應看在眼中,卻是極其輕鬆地笑了出來,北風呼嘯的京郊處,所有人皆是聽到他帶著狂枉自傲的朗聲大笑,不明白齊靖元心底有何想法。

  “海王府就這麽怕本宮?”笑聲漸止,齊靖元滿麵陰狠地掃了眼始終低頭不語地海越,繼而將注意力放在對麵的海沉溪身上。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