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30節

  聽出來人的聲音,女子擱下手中的碗筷,拿過手邊的絲絹擦拭幹淨嘴角,這才抬起頭看向站在餐桌另一端的男子。

  隻見麵前的雲易珩早已沒了往日翩翩貴公子的優雅,一身寶藍色的絲質棉袍早已在趕路中變為灰藍色,那一頭原本烏黑水滑的墨發更是淩亂不堪,而此時的雲易珩更是自己背著包袱,更讓人詫異的是,那一雙隻會書寫錦繡文章的修長大手,此時更是汙黑不已,手心中竟還時不時地滴下血滴來,想來定是焦急趕路而把手掌磨破了。

  隻是,即便是如此狼狽不堪,雲易珩的身上卻不見半絲窘相,隻見他從容地立於東羽公主的麵前,略顯陰鷙的雙目緊盯著東羽公主,口氣有些陰沉地開口質問道:“公主,易傑在您的身邊,為您賣命效忠,您居然連他的安全也保證不了,您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

  “大膽!”“放肆!”

  雲易珩的話音剛落地,東羽公主身旁伺候的宮女便厲聲嗬斥他的無力。大公主何等身份?何等尊貴?何時輪到雲易珩這種叛國之人指責數落?

  若非公主沒有開口,她們早已讓侍衛將雲易珩就地正法!

  雲易珩冷目一掃麵前狐假虎威的兩個宮女,臉上浮現出一抹譏笑,繼而厲聲開口,“難道我說錯了嗎?我本就隻剩易傑這一個親人了,將他交給公主,便是信任公主的能力,卻不想是我太過相信公主的能力和手段了。”

  “你……”兩名宮女一時語塞,紛紛瞪向雲易珩,隨即又擔憂地轉頭看向自家公主。

  “你此番前來,便是來指責本宮的嗎?”東羽公主將手中的絲絹放回桌上,目光卻不曾離開雲易珩的表情,但見她口氣清淡,絲毫不見前段時日挑釁楚王軍時女將的英氣,宮廷裝束讓此時的她看起來更多了幾分柔美之色,心平氣和的模樣與雲易珩略顯氣急敗壞的樣子瞬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聞言,雲易珩雙目半眯,細細地打量著麵前的女子,半晌才咬牙切齒地吐出一句話,“公主以為呢?”

  看出雲易珩心中的無耐,東羽公主忽而笑了起來,略顯英氣的笑聲有別於大家閨秀的矜持,帶著少有的颯爽之氣宣誓著她與眾不同的地位。

  “你們兄弟當初既然選擇投靠東羽,便已是下定決心做了西楚的叛徒!”安靜的營帳內,隻聽見東羽公主的聲音緩緩響起。

  雖說她此句話陳述的是事實,可落在雲易珩的耳中,隻見雲易珩猛地皺了下眉頭,卻又在下一秒立即鬆開,讓眾人皆以為看花了眼。

  東羽公主見雲易珩倒是能夠沉住氣,眼底劃過一絲笑意,這才接著往下說:“你們既然願意為東羽效命,東羽自然是歡迎你們的!隻是,既然是效命,奉獻的自然不僅僅是你們對西楚的熟悉,還有你們的命!更何況,雲易傑此事,也並非本宮願意看到的。這一切,不過是楚王妃技高一籌暗算了雲易傑。為此,本宮還搭上了上萬東羽將士的性命。你以為本宮心裏頭不難過嗎?本宮撥給雲易傑的將士皆是身經百戰的戰將,卻在一夜之間消失無蹤屍骨無存,最痛的是本宮。若非雲易傑毛遂自薦想要前去捉拿楚王妃,若非本宮看重你們兄弟,豈會白白犧牲了我東羽這麽多的棟梁?雲易珩,你此時來找本宮算賬,本宮的帳可比你多多了。你以為一個雲易傑能夠抵上我上萬將士的性命嗎?”

  一連串的反擊,說得雲易珩麵色逐漸難看了起來,青白交錯間的臉上是一片對亡弟不成器的懊惱,隻是人已死,饒是心中對雲易傑有再多的抱怨,雲易珩的心中始終有些不忍。

  “雲公子此番前來,最主要的事情,想必不是指責本宮吧?”見雲易珩此時沉靜不語,東羽公主繼續開口,口氣中似乎已經猜透了雲易珩的心思。

  隻見她一手撐在桌麵,動作輕盈地站起身,緩緩走到雲易珩的麵前,淺笑道:“你若是一心想找本宮為雲易傑報仇,想必定不會前來本宮的軍營!”

  見東羽公主一言戳破自己的心思,雲易珩也不躲藏,直截了當地開口,“公主說得不錯。如今我已經投靠東羽,若是因為易傑的事情而再次背叛東羽,隻怕這片土地上便盡是我的敵人。既然是雲千夢設計害死了易傑,冤有頭債有主,我自然是要找債主償命。雲千夢害死我全家,我定要將她碎屍萬段。隻是卻需要再次得到公主的幫助。不知公主意下如何?”

  聞言,東羽公主微挑眉,眉梢稍稍上揚,盈盈眼波中暗藏著少有的精明,正滿眼媚氣地專注於眼前的雲易珩,嘴角微微勾起,淺笑道:“看來雲公子早已經胸有成竹了,不如說來聽聽!那楚王妃倒是個人物,不但殺了你的弟弟,連西楚的盜匪也殺光了。雖說是盜匪,可他們卻也是西楚子民,她身為楚王王妃,如此心狠手辣實在是人人得而誅之!更何況,她還殺了我東羽的將士,此仇不共戴天!”

  得到這句話,雲易珩陰沉的雙目中終於折射出一抹深沉的淺笑,繼而靠近東羽公主,在她耳邊低聲道:“我前來的沿途,可是得到不少消息。如今西楚北方的錦城已被辰王海王的大軍圍的水泄不通,公主可知這是為何?”

  雲易珩如此一說,那東羽公主果真來了興致,隻見她立即收起眼底的媚氣,轉而滿目肅穆沉靜地看著雲易珩,等著他接下來的話。

  見此話果真引得東羽公主的好奇與興趣,雲易珩臉上頓時露出一抹高深莫測的冷笑,繼而開口道:“雲千夢此時正在錦城。辰王心係雲千夢,定會發誓將她搶到手。而楚王與海王時時處處爭鋒相對,海王定也是急切需要將雲千夢握在手中當人質,以此來牽製楚飛揚。”

  語畢,雲易珩稍作停頓,讓麵前的東羽公主消化自己所帶來的消息。

  隻見那東羽公主果真因為他的話而陷入一片沉思中,那兩道英氣的濃眉微微擰起,半垂的雙目中折射出聰慧冷靜的光芒。

  思索片刻,才見東羽公主抬頭看向雲易珩,出聲問道:“你的意思是,讓東羽揮師北上,參與到爭奪楚王妃的大戰中?”

  問完此話,雲易珩便從她的眼底看出一片冰棱與懷疑之色。

  察覺到她神情的變化,雲易珩便知她想岔了,定是以為自己假意投靠東羽,隨後騙取東羽皇室的信任,讓東羽大軍深入西楚腹地,從而讓西楚大軍一舉殲滅東羽大軍。

  思及此,雲易珩慢慢地搖頭低笑了起來,形容雖狼狽,可身上卻始終散發著傲氣,直到那東羽公主的眼底漸漸升起不耐的神色,雲易珩這才停住低笑,重新開口,“公主誤會了!您可知如今錦城周圍已經糾集了多少大軍?而辰王海王的大軍數目還在不斷增加中,楚飛揚更不會看著自己的王妃落難,屆時錦城周圍跑不了百萬大軍。這樣大的規模,我若是建議東羽參與到其中,屆時那三方若是聯手對付東羽,我豈不是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我這十幾年的寒窗苦讀也算是白讀了。”

  “那你的意思是?”見雲易珩這般解釋,東羽公主心中方才聚攏起來的懷疑漸漸打消,卻是更加迷惑,不明白這雲易珩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麽藥。

  雲易珩神秘一笑,不再賣關子,立即低聲說道:“公主別忘了,楚王極其寵愛雲千夢。他豈會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妻子落入他人之手?隻是,楚飛揚此時人在朝城,雲千夢卻是遠在北方,兩人之間隔著千山萬水。隻是,以楚飛揚對雲千夢的愛護,他定不會僅僅隻派就近的將領前去營救。隻怕此時他已經隻身前往錦城。隻要在這段路上殺了楚飛揚,那楚王軍定會陷入一片混亂中,到時候咱們再對雲千夢下手,可就容易的多。何況,東羽此番大規模進攻西楚,可為何還沒有實質性的進展,公主可想過其中的原因?”

  聽雲易珩將所有的事情全部解釋清楚,東羽公主不由得點了點頭,心中更是覺得雲易珩的計謀十分妥當。對付楚飛揚一個人可比對付百萬大軍容易的多。

  況且,有一點雲易珩提醒的極對,如今西楚的海王辰王均是想爭奪西楚天下,想著登上那張九龍寶座。若此時東羽插手進入西楚的戰亂中,那東羽便極有可能成為眾矢之的,隻怕東羽出師未捷身先死,賠了夫人又折兵。

  而聽到雲易珩的提問,東羽公主眼底立即閃過一抹殺意,略有些恨色道:“楚飛揚端的是好手段,在應對辰王海王之時,竟還能夠防備抵禦別國的偷襲。這樣的人物,若不能為友,那便隻能除掉。”

  見東羽公主想清楚了所有的事情,雲易珩立即退後三步,朝著東羽公主下跪道:“請公主撥兩萬人給雲某,我定要親眼看著楚飛揚在我的麵前咽氣!”

  “不!”卻不想,東羽公主竟是一口否決了雲易珩的請求。

  “公主,這可是極好的機會,一旦錯過了這個機會,楚飛揚回到軍營中,身邊有幾十萬大軍保護,咱們想要殺他可就是癡心妄想了。”見自己的要求被否定,雲易珩猛地抬起頭來,滿臉滿眼的焦急擔憂,忙不迭地出聲勸著。

  “急什麽?此事本宮親自領兵!自從上次與楚飛揚交手後,楚飛揚的精力便放在海王的身上,本宮倒是想要看看,他有何能耐,能夠從本宮的死士手中逃去錦城救他的王妃!”隻聽見營帳內響起東羽公主陰沉的聲音,隨即便見她招手讓副將靠近,與雲易珩一起商量戰術……

  夜幕降臨,寒風在耳邊呼嘯而過,兩匹戰馬趁著月色正亮奔馳在小路上,其速度之快,在暗夜中竟隻覺隻有一陣寒風刮過身旁,馬兒與背上的人均隻留下一道虛影,在路人的眼中一閃即過……

  “王爺……”習凜跟著楚飛揚整整在馬背上奔馳了兩天一夜,兩人吃飯喝水皆是在馬背上解決,一切皆是為了節約時間,前去錦城營救王妃。

  此時習凜彎腰取過馬背上的水袋,在直起腰身的同時將手中的水袋扔到領先他一個馬身的楚飛揚的手中。

  而楚飛揚卻是頭也不回,一手緊握著韁繩,一手竟是準確地接過習凜拋過來的水袋,單手撥開水袋的塞子,仰頭便喝下一口清冽的泉水,隨即塞上塞子又還給習凜。

  習凜已是精準地接過水袋,從容地將水袋重新掛回馬背,兩人的動作嫻熟自然,想來以往在作戰中已是培養了極好的默契。

  “籲!”突然間,原本隻顧著往前奔跑的楚飛揚突然勒住韁繩,讓身下快速奔跑的戰馬停了下來……

  “王爺?”習凜不解,卻從楚飛揚肅穆嚴謹的表情中窺測到一絲異樣,原本緊握韁繩的雙手,此刻已經鬆開了右手,五指貼向掛在腰間的佩劍劍柄上,同時扯了扯韁繩讓自己的馬兒靠近楚飛揚,守在楚飛揚的背後。

  “哼,果真有不怕死的!”月色下,楚飛揚一聲冷笑,俊美的臉上揚起一抹冷笑,眼底的寒光映照著清冷的月光,折射出一抹異樣的清冽光芒……

  “習凜,走!”卻不想,此次楚飛揚並未念戰,一聲低喝之後,他身下的馬兒再次飛奔起來……

  ☆、第三百七十八章

  習凜聞言,立即跟上,半刻也不敢耽擱……

  隻是二人的身影還未奔跑出百米,隻覺麵前銀色的月光驟然一暗,四麵八方瞬間撲來一陣淩厲的寒風劍氣……

  楚飛揚劍眉一皺,眼底寒光乍現,猛地勒住韁繩,腰間的軟劍已經握在手中,雖看不清周圍的一切,但憑借靈敏的聽力與長久培養出的警惕,瞬間便明白自己此時的處境。

  ‘噹!’劍與劍的相擊聲在這片寂靜的夜空中響起,刺耳且充滿殺機。

  習凜隻覺得自己的臉頰擦過一道凜冽的劍氣,隨即便感覺到左邊臉頰流下一道溫熱的液體,不用觸手去摸便知臉上肌膚被劍氣擦傷。

  習凜猛地打了一個激靈,瞬間意識到方才兩劍相擊便是在自己頭部的方向,若非王爺替他擋去一劍,隻怕此時的自己早已成了劍下亡魂。

  思及此,習凜後背不由得沁出一層冷汗,右手更加用力地握著佩劍,再也不敢分散精力,全神貫注地關注著四周的狀況。

  “小心應對,撲過來的網上布滿長劍,一不小心便會被長劍刺傷。”而這時,耳邊傳來楚飛揚低沉的提醒,隨後便是更加頻繁地打鬥聲。

  習凜目色微沉,雙目緊盯著黑漆漆地四周,屏息注意著四麵的情況,手中的長劍也漸漸揮舞了起來,與四周忽近忽遠撲過來的網相鬥了起來……

  ‘噹噹噹……’四麵的網以越來越頻繁的速度往兩人身上撲過來,兵器的打鬥聲也越來越激烈。

  兩匹馬兒似是受到了驚嚇般不斷地踢著腳下的泥土,習凜一手緊握韁繩穩住身子,一手拚命地打掉往全身刺過來的劍尖。

  雙目在習慣了黑暗後已經看清了閃爍在黑暗中的點點寒芒,看著鋪天蓋地的網和寒劍,習凜眉頭緊皺,眼底一片殺氣,隻是卻意識到事情已經超出他們的想象,心底不免有些焦急,立即低聲詢問楚飛揚,“王爺,敵人這是想置我們於死地。我們即便此時能夠應付得了,長久下去體力透支,隻怕……”

  這一點,楚飛揚豈會不知?隻怕他比習凜更早意識到這點,但見楚飛揚滿麵寒霜、眼底玄冰足以澆滅火山,隻是嘴角卻微微勾起一道弧度,仿若是在嘲笑麵前的攻勢。

  隻見楚飛揚輕扯手中握著的韁繩,那原本受驚有些焦躁的馬兒瞬間恢複了冷靜,在楚飛揚的引導下原地轉了一圈,楚飛揚趁著這個機會將前後左右的狀況看了個遍,最後抬頭掃了上空一眼,楚飛揚冷峻的眼神驟然一沉。

  果不出他的意料,對方連上麵的路也給封死了,他們如今除了硬闖別無它法!

  隻是,硬闖也需要技巧,一著不慎不但會受傷,恐怕還會踏入對方設下的其他陷阱中。

  看著四麵密密麻麻張開的網,又看向頭頂僅有張開了一張網麵,楚飛揚心中有了定論。

  想到雲千夢此刻尚在錦城等著他去營救,楚飛揚素來冷靜自控的心瞬間勃然大怒,當機立斷地低聲囑咐習凜,“習凜,掩護本王!”

  聽到楚飛揚的命令,習凜心頭一緊,視線猛地轉向身前的楚飛揚,見王爺已經放開握著韁繩的左手,習凜焦急道:“王爺不可,還是讓卑職打前陣,王爺掩護卑職。”

  “一切都聽本王的。”楚飛揚卻是不給習凜機會,斬釘截鐵的幾個字串聯成了一句話,直接丟給了習凜。

  待習凜想出手阻攔楚飛揚時,他的雙腳已經從馬蹬中抽了出來,右手緊握長劍直指上空,左手則是順勢將掛在馬背的佩劍抽了出來護在身側,整個身子猛地從馬背上騰空而起……

  “楚飛揚,這是你自找的,莫怪我不客氣了。”而不遠處的山坡上卻響起一道恨極了的陰鷙聲音,黑暗中,聲音的主人雙眼充斥著嗜血凶殘之光,看著楚飛揚騰空而起似要衝破頭頂的網,那人猙獰的臉上顯出興奮的神色。

  而騎馬立於他身旁的女子則是微側頭看了他一眼,繼而又將注意力放在前方被困在網陣中的兩人。

  無數張大網中幾乎看不清楚飛揚與習凜的身影,隻留幾道寒芒在夜空中極快地揮舞閃爍,耳邊能夠聽到的便是擊劍聲與網繩被砍裂的聲響……

  原本靜立於山坡上的人均是隻覺得眼前一花,一道黑色的身影從網陣中破空而出,緊接著另一道身影也隨之衝破了網陣……

  一陣長劍落地的聲響傳來,伴隨著馬兒仰天長嘶之響的傳入耳中,女子知曉之前設下的這個陣已經被楚飛揚輕易的破解,夜色中英氣的眼底浮現一抹冷笑,女子出聲譏諷道:“雲易珩,你精心設下的陣居然抵擋不了楚飛揚一柱香的時間,這未免也太遜色了。難怪你們在西楚輸的這麽慘!”

  雲易珩麵色鐵青,暗色中依舊能夠看到那雙噴火的雙眼滿懷恨意地盯著不遠處的楚飛揚,咬牙切齒道:“僥幸為之。我就不信,在受到牽製的情況下,他還能這麽順利地逃脫。”

  說話間,雲易珩抬起雙手擊掌,三聲清脆的擊掌聲瞬間傳遍這片詭異的土地上……

  楚飛揚與習凜重新落座在馬背上,本要立即騎馬離開這片是非之地。

  突然間,漆黑一片的土地上竟亮如白晝,四周微高的山坡上竟冒出無數身穿東羽服飾的將士,將楚飛揚與習凜二人團團圍住。

  立於包圍圈最裏麵的東羽將士單膝跪地,人人手中已是拉滿了長弓,對準楚飛揚與習凜,兩人隻稍有半點動彈便會被當場射殺。

  “沒想到往日威風八麵的楚王竟也有今日淪落成喪家之犬的時候,這百年難見的場麵,雲某可不能錯過了。”雙手緊緊地捏著手心的韁繩,雲易珩滿臉陰笑地開口,眼底的恨色卻是毫無掩飾地浮現出來,深仇大恨中卻又藏著無法言明的嫉妒,克製壓抑的情緒讓他麵色變得猙獰恐怖卻又不自知。

  敵人現身,楚飛揚心知自己若是不將此處的事情解決,隻怕是難以脫身。

  猛地勒住韁繩,楚飛揚端坐在馬背絲毫沒有在意腳下那一片片被割破的碎網,循著聲音抬眸望去,隻見一身藍袍的雲易珩正與東羽大公主並列騎馬立於山頭。

  隻是,楚飛揚的注意力卻並未放在那二人身上,視線再次轉移,將圍住自己的東羽軍盡數掃了一遍,楚飛揚隨即快速地心算著敵人的人數,估算著自己有多少勝算。

  那一股即便陷入危境卻仍舊麵不改色的氣勢,那絲毫不將雲易珩放在眼底的傲氣,頓時激怒了雲易珩!

  ‘啪!’寂靜的山穀中突然響起一陣長鞭抽地的巨響……

  “楚飛揚,你少在此故弄玄虛,如今你是在劫難逃,你是想自己投降還是被我軍拿下?”壓下心頭對楚飛揚強烈的恨意與嫉妒,看著往日意氣風發的楚王已成了甕中之鱉,雲易珩心頭竟湧上一股快感,腦中已是想象楚飛揚跪倒在他麵前的情景了。

  見雲易珩的語氣中已是有些得意忘形,東羽公主那雙英氣的眉頭稍稍皺了皺,目光微沉緊盯著楚飛揚的一舉一動,神色間極具警惕之色,不敢有半點放鬆。

  聽完雲易珩的大喊,習凜眉頭已是打結,握劍的手早已青筋爆出,奈何楚飛揚沒有下命,他自是不敢輕舉妄動。況且,他死事小,但若是因為他的莽撞而連累王爺受傷,那豈不是親者痛仇者快?

  楚飛揚臉上除去一道極具譏諷的淺笑,便無其他表情,看似溫和淺笑的黑眸中卻是蘊藏著淩厲的殺氣,直直地往不遠處的兩人射去。

  楚飛揚輕視的態度,讓雲易珩更加惱怒,尤其自始至終楚飛揚都未搭話,皆是他一人自言自語,一時間雲易珩隻覺顏麵盡失,恨不能立即押著楚飛揚跪在他麵前求饒。

  “來人,將他們全都帶上來。”強壓著怒氣,雲易珩陰沉地開口。

  而原本守在他身後的侍衛卻是先行看了東羽大公主一眼,見自家公主微微點了點頭,這才轉身騎馬離開。

  不到半盞茶的時間,眾人便聽到一陣悉悉索索的腳步聲,伴隨而來的還有侍衛低低的嗬斥聲。

  雲易珩見一切準備就緒,嘴角頓時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容,示意侍衛將那些衣衫襤褸的西楚百姓推到前麵,隨即便有東羽的將士走上前用弓箭瞄準了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百姓。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