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29節

  董晉聽完雲千夢的話,心中不由得多了一抹感動,古往今來,能夠將自己的性命全然交給別人的人屈指可數,而楚王妃一介女流竟有這樣的胸襟氣度,當真是讓人欽佩不已。

  喬影見雲千夢對董晉這般放心,這才點頭鬆口道:“現在暗衛還剩四萬六千人。”

  聽完喬影的話,董晉心頭一震,當時自己為楚王妃打開城門時,門外的隨從不過上百人,卻不想暗處竟還隱藏著這麽多人。可見楚王對楚王妃當真是在乎不已,而更讓董晉心驚的是楚王手中兵力雄厚,看來平叛終有結束的一日。

  “將軍,本妃就將這四萬六千人交給你了,務必撐到援軍前來錦城。”雲千夢口氣慎重地開口,臉上一片謹慎肅穆,竟是一人不留的將所有人盡數給了董晉。

  對於雲千夢的決定,董晉心中大駭,更覺肩上擔子沉重,麵色凝重地對雲千夢點了點頭。

  不過,多了這近五萬人,對於錦城而言,卻是極好的事情,也讓董晉對守住錦城更有了信心。

  隻是,二王的主要目標是楚王妃,董晉心中沉吟片刻,還是開口勸道:“還是請王妃去卑職的府上歇腳。府內的家丁奴才平日裏都會學些拳腳功夫,也能更好的保護王妃。”

  聞言,雲千夢卻是毫不猶豫地搖了搖頭,繼而清聲開口道:“多謝將軍好意。隻要能夠守住錦城,不管本妃身在錦城的何處,皆是安全的。若是失守了,本妃即便是躲進您的府上,隻怕也是在劫難逃。將軍不必為本妃費心,本妃既然選擇了錦城,便是相信將軍定會守住錦城,等到王爺的援軍前來。”

  見雲千夢口氣異常的堅決,且從方才的相處也能夠看出,麵前的女子雖柔弱,卻是說一不二的果斷個性。董晉隻能點了點頭,雙手向雲千夢抱拳退出了客棧。

  “王妃……”見董晉離開,慕春立即上前扶住身子愈加笨重的雲千夢,扶著她小心地坐下,慕春小心地替雲千夢捏著明顯浮腫的雙腿,擔憂地開口,“王妃,董府畢竟比客棧便捷,若是有什麽事情互相也可有些照應。”

  見慕春的語氣中透著對自己濃濃的關心,雲千夢低頭看著蹲在自己腳邊的慕春,嘴角不由得浮上一抹溫暖的淺笑,芊芊素手抬起輕輕撫上慕春一頭的青絲,淡淡地開口,“方才我已經說過,隻要城池不破,咱們在城內都是安全的。可錦城一旦失守,隻怕死傷無數。而本妃所在的地方更是會掀起一股搶奪殺伐。我迫不得已選擇錦城,已是連累了錦城的百姓,豈能再拖累董將軍的家人?況且,我相信爺爺用人的眼光,更相信飛揚定會趕過來。”

  楚王軍焦大東邊軍營中。

  “曲尚書呢?”焦大巡查完軍營回到營帳內,見帳內空無一人,便返身走出營帳,問著帳外的侍衛。

  “回焦將軍,曲尚書方才領著三千將士出了營帳,說已經掌握了敵人的蹤跡,請將軍放心。”那侍衛立即挺直腰杆,將曲長卿交代的事情稟報給焦大。

  聞言,焦大微微皺起眉頭,目光不由得望向軍營的入口處,遂對侍衛吩咐道:“讓所有將領即刻過來。”

  楚王西北軍營中。

  楚飛揚與海全已經交火近兩天兩夜,隻是雙方勢均力敵,楚飛揚攻勢猛、戰法妙,但海全卻也是穩紮穩打利用人數的優勢讓楚飛揚一時半會占不到便宜。雙方僵持不下,卻又同時憋著一口氣不肯暫時停戰。

  “看來這次海全是動真格了。”暫時從最前線退了下來,楚飛揚手指點著地圖上朝城的標記輕笑不已。

  海全啊海全,你就是過分謹慎過分小心,因此錯失了許多次的好機會啊,隻守不攻遲早會彈盡糧絕的。

  隻是,前段時日雙方雖有爭鬥,卻不見海全這般緊揪著他們不放。而從這兩日兩軍的摩擦廝殺中,卻隱隱透露出一股異樣的感覺,仿若海全是故意將自己的視線轉移到朝城,不想讓他有多餘的心思注意其他的事情。

  思及此,楚飛揚眉頭微微一皺,心頭隱隱有些不安,卻有些捉摸不透海全葫蘆裏到底賣的是什麽藥。

  孟濤見楚飛揚一身盔甲上血跡斑斑,往日俊朗的容顏亦是灰黑一片,不禁開口勸道:“王爺,連續廝殺了這麽久,您歇息會吧。”

  帳內的一眾將領見楚飛揚在這樣的狀況下還能笑得出來,紛紛有些不解。但大家跟隨楚飛揚多年,均是知道楚飛揚的脾性,沒有萬全的把握,楚飛揚絕不會浪費時間浪費兵力與海全相鬥。更何況雙方激戰兩天兩夜,楚王軍這一麵還未占到任何的上風,在這樣的狀況下楚飛揚表情輕鬆,看來王爺心裏早已有了定論。

  楚飛揚搖了搖頭,壓下心底的不安,微微充血的雙目中重新散發出炯炯有神的光芒,不見一絲的疲態。

  心中將近日收集到的情報整合在一起,楚飛揚招手讓所有的將領靠近,開口分析道:“齊靖元已經傳來消息,近日將會與海沉溪交換人質。這半個月來,海全雖不動聲色,但心中定是十分擔心兩個兒子的安慰。奈何他此時在西北麵,而海沉溪等人卻是遠在京郊,加上咱們這段時日不間斷地進攻朝城讓海全分身乏術,對於自己的兩個兒子,海全不能親自到京郊,便隻能多派兵馬前去,以防齊靖元對海沉溪以及海越下殺手。”

  “海王素來疼愛海郡王,想必定會多派人馬,屆時韓侍郎配合北齊太子一舉殲滅這一部分人,咱們也算是去了一塊心頭大患。”孟濤聽著楚飛揚的分析,接著開口。

  隻是還有旁的將領有些擔心那北齊太子會臨時倒戈,便提出疑問,“王爺,北齊太子為人奸詐殘忍,他此前協助海王奪了咱們不少城池,此時卻又幫助咱們,難保他不會借機想吞並咱們西楚。現如今這交換人質的地點又是設在京郊,加上韓侍郎又從未有過帶兵打仗的經驗,萬一被北齊太子製服,咱們可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此言一出,其他將領紛紛開口說出隱藏在心頭的疑問,均是對齊靖元的人品德行操守十分的不信任。尤其去年乞巧節齊靖元率兵神出鬼沒地出現在京城斬殺了不少西楚百姓之後,大部分將領對於齊靖元其人的印象便相當不好,認為與這樣的人聯手,無疑是與虎謀皮,實在是太危險了。

  楚飛揚靜心聽著眾人的意見,心中也知眾人對齊靖元十分不喜歡,待大家的議論聲停止,楚飛揚才開口,“大家的擔心,本王均知。不過,既然本王敢與齊靖元聯手,自然不會讓他趁機作亂,北方邊境的五十萬軍已是蓄勢以待,齊靖元若敢有半點差池,五十萬大軍便會立即揮師北上。”

  眾人聽完楚飛揚的話,心頭的焦慮不安頓時煙消雲散。隻要有王爺的一句話,即便是讓他們肝腦塗地,他們也不會眨一下眼睛。跟隨楚飛揚這麽多年,所有人均清楚楚飛揚為人的謹慎與小心,想著北方邊境還有五十萬大軍,眾人提著的心終於是歸於原位。

  “明威將軍。”見此事已經談論完畢,楚飛揚點名明威將軍杜榮輝。

  “王爺,末將在。”杜榮輝快速地站到楚飛揚的麵前,等候楚飛揚的指派。

  “近日糧草運輸的事情,本王是交於你和蘇啟共同負責的。蘇啟是漕運使,對於糧草運輸一事極為清楚,可就是太清楚了,也讓他渾水摸魚了撈了不少的好處。如今玉乾帝被殺,咱們此次與海王辰王一戰已是背水一戰,若沒有容家在背後的支持,咱們是絕對不會支撐這麽久的。可就是這樣的狀況下,蘇啟竟還想著發國難財,對於此事,你有何看法?”楚飛揚將所有的事情盡數托付給了自己的心腹們,自己則隻帶兵打仗。

  可這並不代表他不知道軍中的事情。軍中所有的事情,調兵遣將、糧草運輸,甚至是藥材是否及時運到軍營,楚飛揚的心中均有一本清晰明了的賬目。

  “回王爺,末將正要向王爺稟報此事。”說著,杜榮輝從懷中掏出兩本賬冊交給楚飛揚,隨即解釋道:“這是兩本不同的賬冊。一本是交給戶部的名帳,一本是蘇啟的暗帳。這本暗帳裏麵,則清清楚楚記載了蘇啟在每一批糧草物資運往軍營時克扣了銀兩數目。此次容家暗中鼎立相助,幾乎是傾容家所有,可蘇啟的胃口卻越發的大了,有的物資竟能從中扣下三分之二的銀兩裝入自己的荷包中。王爺,此人不但是軍中的毒瘤,更是西楚的毒瘤。”

  杜榮輝的話剛說完,營帳中瞬間炸開了鍋。

  誰人能想,在他們為了保家衛國出生入死之死,蘇啟竟然拿著將士們的救命錢中飽私囊,實在是可惡可恨。若不殺了蘇啟,怎對得起那些死掉的兄弟?

  “王爺,此人實在是人渣,這樣的人若是再留在軍中,隻怕將士們就要沒飯吃了。想想那些死去的兄弟、那些至今還躺在營帳中等著草藥救命的兄弟,就算將蘇啟五馬分屍也不能解恨啊。”葉馳滿麵憤恨,眼底浮現出蘇啟極大地厭惡。

  杜榮輝聽完葉馳義憤填膺的說辭,接著又開口,“大家還有所不知,海王此次突然發難,容公子被迫藏身於一處隱秘的地方,蘇啟卻趁機掌控了容家江南的生意,暗地裏操縱米糧買賣,讓原本就陷入水深火熱中的百姓更加民不聊生。隻怕,蘇啟早已將容家的財產占為己有成為蘇家的了。”

  楚飛揚翻開兩本賬冊,淩厲的雙目掃向第一頁的數目,將兩本賬冊第一頁的數目仔細地對比了一番,突然猛地合上了賬冊。

  眾人聽到聲響抬眼看去,隻見楚飛揚麵若寒霜、眼露寒芒,便知這兩本賬冊的數目定是相差太大,否則向來淺笑溫和的楚飛揚豈會一身怒意隱而未發?

  楚飛揚抬起頭,目光冷靜的看向眾人,語氣毫不猶豫地對身旁的習凜下命,“習凜,帶人悄悄處置了蘇啟,他的家產盡數沒收充公用於購買糧草藥材。”

  “是。”習凜立即應下,沒有遲疑地轉身出了營帳。

  “杜將軍,漕運一事,可就全權交給你了,你跟在蘇啟身邊這四個月,相信對漕運的事情已是十分熟悉了吧。”沒了蘇啟,自然要重新命人接管漕運一事,否則後方糧草藥材吃緊,這對於軍心的團結也是極其不利的。

  杜榮輝臨危受命,卻不見半點緊張,慎重地對楚飛揚點了點頭,鄭重道:“王爺放心,末將定不會讓王爺失望的。”

  正在此時,楚南山火急火燎地衝了進來。

  眾人轉身看去,楚南山的盔甲上盡是還未幹透的血跡,想必定是剛從戰場上退下來的。

  隻是見老王爺滿麵焦急,看向楚王的眼中更是隱隱噴著怒火,眾人心頭頓時不解,難不成是前方戰事吃緊?否則老王爺的臉色怎會這般難看?

  楚飛揚亦是有些不解,不明白到底出了什麽事情,讓向來運籌帷幄的爺爺緊張成這樣?

  楚飛揚銳利的雙目一掃楚南山,隻見楚南山右手死死地捏著一封信件,從信件的顏色可看出,是‘玉家當鋪’專用的。

  目光驟然一沉,方才強壓下的那股不安驀然湧上心頭,楚飛揚雙目緊盯著楚南山,開口問道:“出了何事?”

  楚南山見楚飛揚這般問自己,便知楚飛揚近日忙著與海王打仗,還未來得及詢問夢兒的消息,隻怕他此時還不知道夢兒那邊已經出事了。

  楚南山並未開口,隻是將手中捏著的紙條交給楚飛揚,讓他自行去看。

  狐疑地接過紙條,楚飛揚鋪開已經被捏皺的紙條,冷目一掃上麵寥寥數字,心頭大駭,麵上的神色瞬間陰沉了下來,眼底是掩藏不住的焦慮。

  “想不到海全和江沐辰竟同時擺了我們一道。”楚南山看著楚飛揚的表情,頓時咬牙切齒地吐出這句話來。

  帳內眾將領均不明白到底出了何事,竟能夠讓兩位王爺同時露出焦急的神色,難不成戰事又有變故?

  “王爺……”孟濤見楚飛揚麵色極其難看,眼眸中冰冷一片,而眉宇間卻夾雜著一絲焦急,便輕聲開口問道:“王爺,不知出了何事?”

  楚飛揚將紙條死死地捏在手中,卻是怒極反笑,寒聲開口,“好個海全,好個江沐辰,他們二人竟是派出幾十萬大軍包夾住錦城,將本王的王妃困死在錦城中。難怪近日海全集中兵力對付我們,全然是為了拖住我們的腳步,想趁著本王分身乏術之時捉住夢兒。至於江沐辰……”

  提及‘江沐辰’三個字,眾人隻覺帳內氣溫驟降,抬眼望去,隻見楚飛揚滿麵寒霜、神色極其危險,素來溫文爾雅的雙目早已充斥了嗜血的光芒。

  而初聽到這則消息的眾將領更是麵色大驚,豈會料到海王與辰王竟掌握到了楚王妃的蹤跡,如今更是派重兵將王妃困在錦城中,這二人無疑便是想利用楚王妃讓王爺投降。

  王妃現在身懷有孕,不管是落到誰的手中,隻怕那兩方人馬均不會容忍夢兒的孩子出生。更何況,以江沐辰對王妃的心思,若是王妃落到江沐辰的手中,隻怕……

  這樣的揣測,即便隻是過腦一遍,已是驚得楚南山滿身冷汗,豈敢再在此浪費時間?

  “海王派出二十萬、辰王則是十五萬,而此時兩王手中原本屯積在北方附近的軍馬,這一兩日內也已經往錦城的方向移動。飛揚,咱們必須立即行動,否則夢兒定會落入那兩人之手,兩軍開戰錦城定會城破人亡,屆時不但夢兒危險,百姓更會保守戰火襲擊。”楚南山皺眉分析目前的局勢,心中焦急不已。

  ☆、第三百七十七章 休想去錦城

  “王爺,讓末將領兵前去,定會將王妃安然帶回。”孟濤單膝跪在楚飛揚的麵前,開口立軍令狀。

  這天下誰人不知楚王妃對楚王的重要?海王辰王如此行動,便是看準了王妃在王爺心中的分量。若讓那兩人得逞,隻怕王爺也會喪失戰鬥的**。屆時莫說整支楚王軍會一蹶不振,隻怕整個西楚又將進入新一輪的爭奪戰中。況且如今進攻朝城已是射出去的箭無法收回,那就隻能另派旁人前去營救王妃。

  營帳內眾人焦心如焚,原本應當最焦急的楚飛揚此刻卻是靜默以待,隻是,他眉心處卻顯現出從未有過的深鎖,眼底目光沉著冷靜隱隱透著一絲狠意。

  隻見他轉身看向身後掛著的地圖,在眾人的聲討聲中強迫自己靜下心來,將所有的擔憂焦急暫時隱於心底,極其冷靜地查看著錦城的位置,心中默算著最接近錦城的楚王軍的人數。

  “不,這裏的一切就交給你們了,本王親自去錦城。”最終,楚飛揚在心中做出決定時冷靜地開口,神色間的殺伐果斷是從未有過的,“孟濤,你立即給北方軍營傳達本王的命令,錦城附近的楚王軍立即動身前往錦城。同時,北方邊境的五十萬人馬,留下十萬抵禦北齊,其餘四十萬全部遷移錦城,即刻動身。”冷靜的分析指令,從楚飛揚口中吐出。

  眾將領卻知,這一次辰王與海王是惹怒王爺了。

  竟敢拿楚王妃起事,楚王豈會饒了他們?

  “飛揚,我與你一同前去。”而這世上,除了楚王深愛楚王妃,還有一個極其疼愛孫媳的老楚王。楚南山見楚飛揚打算單身前往錦城,自然是不肯,不等楚飛揚將話說完便站出來要求同行。

  “不行。”殊不知,楚飛揚想也不想便拒絕了楚南山的提議。

  眾人聞聲望去,隻見楚飛揚眉目間神色一片堅毅,想來即便是老王爺也動搖他的決定。

  “為何不行?難不成你想讓我看著自己的孫媳生命受到威脅而不管不問嗎?”楚南山也火了,原本強壓在心頭的這股邪火瞬間爆發了出來。想到自己的妻子當年亦是被江肅君扣押在宮中,楚南山心中的怒火更甚。

  沒想到事隔多年,江肅君的孫子竟也想上演這麽一場好戲?當真以為他們楚家是任人宰割的?就算如今玉乾帝已死,江沐辰自行登基為帝,他楚南山也定要將江沐辰從那虛幻的皇位上拉下來。

  楚飛揚豈會不知楚南山對雲千夢的關懷?隻是如今兩麵夾擊,海全定是看準自己重視雲千夢,這才出此一招想讓自己顧此失彼,自己又豈能隻顧兒女私情而罔顧這幾十萬將士的性命?

  況且,自己一旦失敗,西楚落入辰王海王手中,自己即便是帶著夢兒逃到天涯海角隻怕也會被追殺,更莫說更好地保護夢兒了。

  “爺爺,若讓海全知曉你我均不在這西北大營中,隻怕他定會看準時機反撲過來。所以,你我之間,必須留下一人坐鎮西北大營。既然海全和江沐辰均知道夢兒對我的重要,那麽他們定會繼續往錦城增加兵力。屆時,錦城定會成為他們爭奪的中心點。那麽多的兵力聚集錦城,我自然隻能將全副注意力放在那邊,那麽剩下的西、南、東麵的戰事,就要全部仰仗爺爺了。因此爺爺必須留下統領大局。如此背水一戰,我們隻能勝不能敗!”說到最後,楚飛揚眼底寒光綻放,眉間神色堅定帶著一絲倔強,心口上卻印上那抹纖弱的身影,心頭不禁微微發疼。

  語氣稍稍頓了頓,待壓下心中那抹不舍後,楚飛揚再次開口,“不過,這樣倒也省事。三軍主要兵力盡數集中在錦城,倒也省的我們到處征戰、四處尋找叛軍。若是能夠一口氣解決掉其中一方,咱們的負擔也可輕一些。”

  說話間,楚飛揚雙目半眯,黑眸緊緊盯著地圖上錦城的地標,眼底一片危險冷寒的光芒。

  聽完楚飛揚的分析,楚南山的嘴張了張,到嘴邊的話卻還是咽了下去,心知楚飛揚所言句句在理。

  海全江沐辰之所以如此做,隻怕最大的目的便是讓飛揚自亂陣腳,從而失去判斷事情的冷靜與能力。

  況且,對於楚飛揚的個性,楚南山最為了解,一旦楚飛揚下定決心的事情,是極難改變的。

  將那抹俏麗的身影深深刻在心瓣上,楚飛揚緩緩閉上雙目,深吸口氣,這才睜開眼認真地看著楚南山,說出心中最為擔憂的事情,“還有一點,我懷疑他們二人已是知曉那件東西在夢兒的身上。”

  聞言,楚南山臉色先是劃過一道錯愕,眼底的怒火隨即消失無蹤,轉而變成一望無邊的深沉,低首深思著楚飛揚方才所說的事情。

  若海全和江沐辰已經知曉丹書鐵券的存在,的確極有可能這般在意夢兒的存在。畢竟隻要拿到丹書鐵券,不管是誰繼位都將變成名正言順,這也足以解釋這兩方人馬為何卯足勁地想得到夢兒了。

  考慮種種,楚南山抬眼看向楚飛揚,見孫子臉上眼底一片堅定神色,楚南山隻能默默地點了點頭,隻是卻提醒道:“好,既然如此,我便留在這邊。你此去錦城,一切小心。夢兒雖是女流之輩,但見識膽識都不亞於男子,你且放寬心,莫要因為夢兒此時被困錦城便亂了方寸。且錦城的守備將軍是董晉,此人心性極其堅毅,定會死守錦城。”

  楚飛揚卻是緊抿薄唇,對楚南山慎重地點了點頭,隨即將擺放在桌上的長劍插入腰間,招手讓所有將領靠近自己,將所有的事情交代給眾人。

  夕陽西下,夜幕漸漸占據天空,如一張黑色的大網籠罩整個天際,投下一道黑色的陰影,一輪明月幾顆星辰點綴夜空一角,為夜行之人指明道路。

  前方依舊能夠聽到擊鼓廝殺之聲,兵器相碰的雜聲震得人心顫動,可楚飛揚已經顧不得這些,帶著習凜,兩人騎上馬背便朝著錦城的方向狂奔而去……

  “公主!”雲易珩一身風塵立於東羽公主麵前,身後還背著包袱,抱拳的雙手中隱隱滴下血來,卻見他麵色沉穩不見半點痛色,隻是眼底卻透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焦色。

  麵前的女子端坐在首座上,正舉筷優雅地用著午膳,突然見有人闖進自己的營帳,女子平靜的雙目中閃過一絲厭惡,隻是這一神色卻在眼中稍瞬即逝,眨眼間便不見了蹤跡。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