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525

狀況下還能笑得出來,紛紛有些不解。但大家跟隨楚飛揚多年,均是知道楚飛揚的脾性,沒有萬全的把握,楚飛揚絕不會浪費時間浪費兵力與海全相鬥。更何況雙方激戰兩天兩夜,楚王軍這一麵還未占到任何的上風,在這樣的狀況下楚飛揚表情輕鬆,看來王爺心裏早已有了定論。

楚飛揚搖了搖頭,壓下心底的不安,微微充血的雙目中重新散發出炯炯有神的光芒,不見一絲的疲態。

心中將近日收集到的情報整合在一起,楚飛揚招手讓所有的將領靠近,開口分析道:“齊靖元已經傳來消息,近日將會與海沉溪交換人質。這半個月來,海全雖不動聲色,但心中定是十分擔心兩個兒子的安慰。奈何他此時在西北麵,而海沉溪等人卻是遠在京郊,加上咱們這段時日不間斷地進攻朝城讓海全分身乏術,對於自己的兩個兒子,海全不能親自到京郊,便隻能多派兵馬前去,以防齊靖元對海沉溪以及海越下殺手。”

“海王素來疼愛海郡王,想必定會多派人馬,屆時韓侍郎配合北齊太子一舉殲滅這一部分人,咱們也算是去了一塊心頭大患。”孟濤聽著楚飛揚的分析,接著開口。

隻是還有旁的將領有些擔心那北齊太子會臨時倒戈,便提出疑問,“王爺,北齊太子為人奸詐殘忍,他此前協助海王奪了咱們不少城池,此時卻又幫助咱們,難保他不會借機想吞並咱們西楚。現如今這交換人質的地點又是設在京郊,加上韓侍郎又從未有過帶兵打仗的經驗,萬一被北齊太子製服,咱們可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此言一出,其他將領紛紛開口說出隱藏在心頭的疑問,均是對齊靖元的人品德行操守十分的不信任。尤其去年乞巧節齊靖元率兵神出鬼沒地出現在京城斬殺了不少西楚百姓之後,大部分將領對於齊靖元其人的印象便相當不好,認為與這樣的人聯手,無疑是與虎謀皮,實在是太危險了。

楚飛揚靜心聽著眾人的意見,心中也知眾人對齊靖元十分不喜歡,待大家的議論聲停止,楚飛揚才開口,“大家的擔心,本王均知。不過,既然本王敢與齊靖元聯手,自然不會讓他趁機作亂,北方邊境的五十萬軍已是蓄勢以待,齊靖元若敢有半點差池,五十萬大軍便會立即揮師北上。”

眾人聽完楚飛揚的話,心頭的焦慮不安頓時煙消雲散。隻要有王爺的一句話,即便是讓他們肝腦塗地,他們也不會眨一下眼睛。跟隨楚飛揚這麽多年,所有人均清楚楚飛揚為人的謹慎與小心,想著北方邊境還有五十萬大軍,眾人提著的心終於是歸於原位。

“明威將軍。”見此事已經談論完畢,楚飛揚點名明威將軍杜榮輝。

“王爺,末將在。”杜榮輝快速地站到楚飛揚的麵前,等候楚飛揚的指派。

“近日糧草運輸的事情,本王是交於你和蘇啟共同負責的。蘇啟是漕運使,對於糧草運輸一事極為清楚,可就是太清楚了,也讓他渾水摸魚了撈了不少的好處。如今玉乾帝被殺,咱們此次與海王辰王一戰已是背水一戰,若沒有容家在背後的支持,咱們是絕對不會支撐這麽久的。可就是這樣的狀況下,蘇啟竟還想著發國難財,對於此事,你有何看法?”楚飛揚將所有的事情盡數托付給了自己的心腹們,自己則隻帶兵打仗。

可這並不代表他不知道軍中的事情。軍中所有的事情,調兵遣將、糧草運輸,甚至是藥材是否及時運到軍營,楚飛揚的心中均有一本清晰明了的賬目。

“回王爺,末將正要向王爺稟報此事。”說著,杜榮輝從懷中掏出兩本賬冊交給楚飛揚,隨即解釋道:“這是兩本不同的賬冊。一本是交給戶部的名帳,一本是蘇啟的暗帳。這本暗帳裏麵,則清清楚楚記載了蘇啟在每一批糧草物資運往軍營時克扣了銀兩數目。此次容家暗中鼎立相助,幾乎是傾容家所有,可蘇啟的胃口卻越發的大了,有的物資竟能從中扣下三分之二的銀兩裝入自己的荷包中。王爺,此人不但是軍中的毒瘤,更是西楚的毒瘤。”

杜榮輝的話剛說完,營帳中瞬間炸開了鍋。

誰人能想,在他們為了保家衛國出生入死之死,蘇啟竟然拿著將士們的救命錢中飽私囊,實在是可惡可恨。若不殺了蘇啟,怎對得起那些死掉的兄弟?

“王爺,此人實在是人渣,這樣的人若是再留在軍中,隻怕將士們就要沒飯吃了。想想那些死去的兄弟、那些至今還躺在營帳中等著草藥救命的兄弟,就算將蘇啟五馬分屍也不能解恨啊。”葉馳滿麵憤恨,眼底浮現出蘇啟極大地厭惡。

杜榮輝聽完葉馳義憤填膺的說辭,接著又開口,“大家還有所不知,海王此次突然發難,容公子被迫藏身於一處隱秘的地方,蘇啟卻趁機掌控了容家江南的生意,暗地裏操縱米糧買賣,讓原本就陷入水深火熱中的百姓更加民不聊生。隻怕,蘇啟早已將容家的財產占為己有成為蘇家的了。”

楚飛揚翻開兩本賬冊,淩厲的雙目掃向第一頁的數目,將兩本賬冊第一頁的數目仔細地對比了一番,突然猛地合上了賬冊。

眾人聽到聲響抬眼看去,隻見楚飛揚麵若寒霜、眼露寒芒,便知這兩本賬冊的數目定是相差太大,否則向來淺笑溫和的楚飛揚豈會一身怒意隱而未發?

楚飛揚抬起頭,目光冷靜的看向眾人,語氣毫不猶豫地對身旁的習凜下命,“習凜,帶人悄悄處置了蘇啟,他的家產盡數沒收充公用於購買糧草藥材。”

“是。”習凜立即應下,沒有遲疑地轉身出了營帳。

“杜將軍,漕運一事,可就全權交給你了,你跟在蘇啟身邊這四個月,相信對漕運的事情已是十分熟悉了吧。”沒了蘇啟,自然要重新命人接管漕運一事,否則後方糧草藥材吃緊,這對於軍心的團結也是極其不利的。

杜榮輝臨危受命,卻不見半點緊張,慎重地對楚飛揚點了點頭,鄭重道:“王爺放心,末將定不會讓王爺失望的。”

正在此時,楚南山火急火燎地衝了進來。

眾人轉身看去,楚南山的盔甲上盡是還未幹透的血跡,想必定是剛從戰場上退下來的。

隻是見老王爺滿麵焦急,看向楚王的眼中更是隱隱噴著怒火,眾人心頭頓時不解,難不成是前方戰事吃緊?否則老王爺的臉色怎會這般難看?

楚飛揚亦是有些不解,不明白到底出了什麽事情,讓向來運籌帷幄的爺爺緊張成這樣?

楚飛揚銳利的雙目一掃楚南山,隻見楚南山右手死死地捏著一封信件,從信件的顏色可看出,是‘玉家當鋪’專用的。

目光驟然一沉,方才強壓下的那股不安驀然湧上心頭,楚飛揚雙目緊盯著楚南山,開口問道:“出了何事?”

楚南山見楚飛揚這般問自己,便知楚飛揚近日忙著與海王打仗,還未來得及詢問夢兒的消息,隻怕他此時還不知道夢兒那邊已經出事了。

楚南山並未開口,隻是將手中捏著的紙條交給楚飛揚,讓他自行去看。

狐疑地接過紙條,楚飛揚鋪開已經被捏皺的紙條,冷目一掃上麵寥寥數字,心頭大駭,麵上的神色瞬間陰沉了下來,眼底是掩藏不住的焦慮。

“想不到海全和江沐辰竟同時擺了我們一道。”楚南山看著楚飛揚的表情,頓時咬牙切齒地吐出這句話來。

帳內眾將領均不明白到底出了何事,竟能夠讓兩位王爺同時露出焦急的神色,難不成戰事又有變故?

“王爺……”孟濤見楚飛揚麵色極其難看,眼眸中冰冷一片,而眉宇間卻夾雜著一絲焦急,便輕聲開口問道:“王爺,不知出了何事?”

楚飛揚將紙條死死地捏在手中,卻是怒極反笑,寒聲開口,“好個海全,好個江沐辰,他們二人竟是派出幾十萬大軍包夾住錦城,將本王的王妃困死在錦城中。難怪近日海全集中兵力對付我們,全然是為了拖住我們的腳步,想趁著本王分身乏術之時捉住夢兒。至於江沐辰……”

提及‘江沐辰’三個字,眾人隻覺帳內氣溫驟降,抬眼望去,隻見楚飛揚滿麵寒霜、神色極其危險,素來溫文爾雅的雙目早已充斥了嗜血的光芒。

而初聽到這則消息的眾將領更是麵色大驚,豈會料到海王與辰王竟掌握到了楚王妃的蹤跡,如今更是派重兵將王妃困在錦城中,這二人無疑便是想利用楚王妃讓王爺投降。

王妃現在身懷有孕,不管是落到誰的手中,隻怕那兩方人馬均不會容忍夢兒的孩子出生。更何況,以江沐辰對王妃的心思,若是王妃落到江沐辰的手中,隻怕……

這樣的揣測,即便隻是過腦一遍,已是驚得楚南山滿身冷汗,豈敢再在此浪費時間?

“海王派出二十萬、辰王則是十五萬,而此時兩王手中原本屯積在北方附近的軍馬,這一兩日內也已經往錦城的方向移動。飛揚,咱們必須立即行動,否則夢兒定會落入那兩人之手,兩軍開戰錦城定會城破人亡,屆時不但夢兒危險,百姓更會保守戰火襲擊。”楚南山皺眉分析目前的局勢,心中焦急不已。

☆、第三百七十七章 休想去錦城

“王爺,讓末將領兵前去,定會將王妃安然帶回。”孟濤單膝跪在楚飛揚的麵前,開口立軍令狀。

這天下誰人不知楚王妃對楚王的重要?海王辰王如此行動,便是看準了王妃在王爺心中的分量。若讓那兩人得逞,隻怕王爺也會喪失戰鬥的**。屆時莫說整支楚王軍會一蹶不振,隻怕整個西楚又將進入新一輪的爭奪戰中。況且如今進攻朝城已是射出去的箭無法收回,那就隻能另派旁人前去營救王妃。

營帳內眾人焦心如焚,原本應當最焦急的楚飛揚此刻卻是靜默以待,隻是,他眉心處卻顯現出從未有過的深鎖,眼底目光沉著冷靜隱隱透著一絲狠意。

隻見他轉身看向身後掛著的地圖,在眾人的聲討聲中強迫自己靜下心來,將所有的擔憂焦急暫時隱於心底,極其冷靜地查看著錦城的位置,心中默算著最接近錦城的楚王軍的人數。

“不,這裏的一切就交給你們了,本王親自去錦城。”最終,楚飛揚在心中做出決定時冷靜地開口,神色間的殺伐果斷是從未有過的,“孟濤,你立即給北方軍營傳達本王的命令,錦城附近的楚王軍立即動身前往錦城。同時,北方邊境的五十萬人馬,留下十萬抵禦北齊,其餘四十萬全部遷移錦城,即刻動身。”冷靜的分析指令,從楚飛揚口中吐出。

眾將領卻知,這一次辰王與海王是惹怒王爺了。

竟敢拿楚王妃起事,楚王豈會饒了他們?

“飛揚,我與你一同前去。”而這世上,除了楚王深愛楚王妃,還有一個極其疼愛孫媳的老楚王。楚南山見楚飛揚打算單身前往錦城,自然是不肯,不等楚飛揚將話說完便站出來要求同行。

“不行。”殊不知,楚飛揚想也不想便拒絕了楚南山的提議。

眾人聞聲望去,隻見楚飛揚眉目間神色一片堅毅,想來即便是老王爺也動搖他的決定。

“為何不行?難不成你想讓我看著自己的孫媳生命受到威脅而不管不問嗎?”楚南山也火了,原本強壓在心頭的這股邪火瞬間爆發了出來。想到自己的妻子當年亦是被江肅君扣押在宮中,楚南山心中的怒火更甚。

沒想到事隔多年,江肅君的孫子竟也想上演這麽一場好戲?當真以為他們楚家是任人宰割的?就算如今玉乾帝已死,江沐辰自行登基為帝,他楚南山也定要將江沐辰從那虛幻的皇位上拉下來。

楚飛揚豈會不知楚南山對雲千夢的關懷?隻是如今兩麵夾擊,海全定是看準自己重視雲千夢,這才出此一招想讓自己顧此失彼,自己又豈能隻顧兒女私情而罔顧這幾十萬將士的性命?

況且,自己一旦失敗,西楚落入辰王海王手中,自己即便是帶著夢兒逃到天涯海角隻怕也會被追殺,更莫說更好地保護夢兒了。

“爺爺,若讓海全知曉你我均不在這西北大營中,隻怕他定會看準時機反撲過來。所以,你我之間,必須留下一人坐鎮西北大營。既然海全和江沐辰均知道夢兒對我的重要,那麽他們定會繼續往錦城增加兵力。屆時,錦城定會成為他們爭奪的中心點。那麽多的兵力聚集錦城,我自然隻能將全副注意力放在那邊,那麽剩下的西、南、東麵的戰事,就要全部仰仗爺爺了。因此爺爺必須留下統領大局。如此背水一戰,我們隻能勝不能敗!”說到最後,楚飛揚眼底寒光綻放,眉間神色堅定帶著一絲倔強,心口上卻印上那抹纖弱的身影,心頭不禁微微發疼。

語氣稍稍頓了頓,待壓下心中那抹不舍後,楚飛揚再次開口,“不過,這樣倒也省事。三軍主要兵力盡數集中在錦城,倒也省的我們到處征戰、四處尋找叛軍。若是能夠一口氣解決掉其中一方,咱們的負擔也可輕一些。”

說話間,楚飛揚雙目半眯,黑眸緊緊盯著地圖上錦城的地標,眼底一片危險冷寒的光芒。

聽完楚飛揚的分析,楚南山的嘴張了張,到嘴邊的話卻還是咽了下去,心知楚飛揚所言句句在理。

海全江沐辰之所以如此做,隻怕最大的目的便是讓飛揚自亂陣腳,從而失去判斷事情的冷靜與能力。

況且,對於楚飛揚的個性,楚南山最為了解,一旦楚飛揚下定決心的事情,是極難改變的。

將那抹俏麗的身影深深刻在心瓣上,楚飛揚緩緩閉上雙目,深吸口氣,這才睜開眼認真地看著楚南山,說出心中最為擔憂的事情,“還有一點,我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