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26節

  聽完夏侯安兒的反問,海沉溪眼底覆上一層興味的冷笑,勒住夏侯安兒纖腰的手臂更加使力,直到看到夏侯安兒強裝鎮定的臉上隱隱浮現痛苦的表情,這才見海沉溪臉上揚起一抹囂張的譏笑,繼而譏諷道:“一個夏侯族,本郡王還不放在眼裏。一個小小的夏侯族公主便想讓整支海王軍投降屈服,夏侯安兒,你也太天真了!還是說你被楚飛揚保護的太好,竟然變得異想天開了?”

  語畢,海沉溪手上力道更重,直勒地夏侯安兒麵色微微發白,原本緊抿著的雙唇不禁因為呼吸困難而微微張開。

  眼見著自己的上身已是緊緊地貼在海沉溪的身上,夏侯安兒蒼白的臉頰不由得浮上一抹紅雲,雙手更是抵在海沉溪的胸前,企圖推開麵前不懷好意的海沉溪,盡量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

  “怎麽?現在知道害羞了?方才你的囂張到哪裏去了?以為一個區區的夏侯族便能夠嚇住本郡王?還是覺得現在自顧不暇的楚飛揚會為你出頭?”見夏侯安兒開始反抗,海沉溪卻是不以為意,用欣賞困獸掙紮的眼神緊盯著夏侯安兒,眼底盡是不懷好意的冷笑。

  聞聲,夏侯安兒一時停住動作,猛地抬頭看向海沉溪,心情驟然一沉,隻覺一股不安瞬間襲上心頭,不由得皺眉問道:“海沉溪,你到底想說什麽?啊……你想做什麽……”

  可夏侯安兒的問話尚未說完便尖聲尖叫起來,一陣天旋地轉之後,夏侯安兒隻覺血液倒流,麵孔朝下,顯然是已被海沉溪抗在了肩頭……

  “放下公主!”說時遲那時快,寒玉猛地抬手攻向肩抗夏侯安兒的海沉溪。

  “玉兒小心……”曲妃卿卻是看得清楚,對於寒玉的攻擊,海沉溪竟是麵不改色地移動了腳步,瞬間便避開了寒玉,驚得曲妃卿輕呼出聲提醒寒玉。

  與此同時,海沉溪卻早已停步在營帳的門口,此時正麵露譏笑地對寒玉諷刺道:“花拳繡腿,不足為懼!”

  “你……”寒玉麵色漲紅,眼見著夏侯安兒落入海沉溪的手上卻無能為力將其救出,心頭暗惱,卻又沒有更好的法子,隻能頓足在原地瞪著未將她放在眼中的海沉溪。

  “哼,看來寒澈並不是表麵看來的那般文弱啊。一個小小的寒門子弟,竟有一名身懷武藝的妹妹,這倒是稀奇。”此時,海沉溪的視線已是盡數放在寒玉身上,閃過眼底的寒光讓寒玉心頭一沉,隻覺在海沉溪的目光下通身冰冷徹骨。

  就在寒玉思索海沉溪此番行徑為何意時,營帳內已響起海沉溪陰鷙無情的聲音,“來人,給本郡王好好地看住寒玉和曲妃卿。”

  語畢,不等寒玉曲妃卿出聲攔住海沉溪的腳步,便見他扛著在掙紮不休的夏侯安兒出了營帳……

  “海沉溪,放我下來!”夏侯安兒一張俏臉漲紅,盯著海沉溪背後的盔甲低聲吼道,兩隻緊捏成拳的小粉拳不住地隔著戰衣捶打著海沉溪的背部。

  可惜夏侯安兒力氣小,她的捶打對於海沉溪而言不過是擱靴抓癢,無關疼痛。

  海沉溪一路走到自己的營帳,在侍衛詫異的眼神下麵色如常地扛著夏侯安兒帶入營帳內,隨即將夏侯安兒摔在地上,還未等夏侯安兒從劇痛中回過神來,他已蹲在夏侯安兒的身旁,冰冷的右手用力握住夏侯安兒精致的下顎,逼得她看向自己,寒聲道:“夏侯安兒,莫要以為自己長了一張漂亮的臉蛋,便覺得世上所有的男子都會圍著你打轉!我不是海越那種蠢貨,看到女人便邁不動腳步。更不是楚飛揚那種癡情種子,把雲千夢當作稀世珍寶捧在手心。這世上的女子,我見得多了,你不過是其中一個,還是最沒有特色的一個,別妄想我會對你憐香惜玉!”

  下顎處被海沉溪緊緊地捏住,肌膚和骨頭的疼痛讓夏侯安兒額頭漸漸沁出一層冷汗,隻見她臉色蒼白,可眼底卻泛起前所未有的倔強神色,看向海沉溪的眼神中充滿了憐憫之情,讓原本想以力量取勝的海沉溪在她這種眼神下,心頭竟浮上挫敗與無力感。

  夏侯安兒頭一次這般好不退縮地盯著海沉溪,甚至在海沉溪想要在她的目光中轉開雙目的情況下,仍舊緊緊地盯著海沉溪,絲毫不放過海沉溪臉上眼中任何一個細微的變化。

  ‘啪!’感受到下顎的痛楚感減輕了些許,夏侯安兒突然抬起左手打掉海沉溪的右手,繼而神色一冷,犀利地開口,“海沉溪,你用不著這般故意貶低我。即便我是無鹽女,即便我是最沒有特色的一個,但至少我願意麵對我自己的心,我知道自己想要什麽想得到什麽,也曾為這些而付出努力過!可你呢?你從小到大便沉浸在自己的仇恨中,這半生你的心裏除了仇恨還剩什麽?除了報仇你便沒有其他事情可做!你從未想過自己到底為何活著,自己想要什麽,自己能幹些什麽!你與那些百姓相比,也不過是比他們出生好罷了,除此之外,你隻是個沒有靈魂的木偶,連自己的心在哪裏都不知道!”

  夏侯安兒話音剛落,痛楚感瞬間又襲上下顎。

  待夏侯安兒再次抬起那雙水眸看向海沉溪時,隻見他原本冰冷無情的雙目早已爆紅,往日總是噙著冷笑的臉龐上布滿了怒容,在她的麵前首次沒有隱藏他心中的怒意,而將他所有的情緒展現在了她的麵前。

  疼痛感讓夏侯安兒柳眉輕蹙,卻是倔強的不肯開口求饒,海沉溪亦是半點也不退讓,眼中嗜血的光芒越發強盛……

  “痛……”突然間,夏侯安兒隻覺眼前光線一暗,唇上立即傳來一陣劇痛,隨之而來的是濃鬱的血腥味充斥在鼻尖……

  感受到貼在自己唇上的薄唇冰冷無情,夏侯安兒試圖往後退去,可海沉溪卻是更快一步地伸出左手壓住她的後腦按向自己,絲毫不給她逃跑的機會,雪白的牙齒隨即又猛地咬住夏侯安兒的唇瓣,用盡力氣地撕咬著,懲罰著夏侯安兒方才對他的不敬與剖析……

  這個該死的女人,居然是這麽看待他的!他身為海王最疼愛的兒子,是西楚鼎鼎有名的海郡王,他有著旁人所不敢想想的財富和能力,他的身份讓他人不敢企及!

  可是這個該死的女人,卻將他講得一文不值,將他心底最深處的孤獨擺放在光天化日之下,她想幹什麽?想得到他的愛?還是想勸他投降?

  直到一顆夾雜著鹹味的淚珠滑入兩人的唇中,海沉溪煩躁的思緒猛然驚醒,瞬間推開夏侯安兒狼狽地站起身,爆紅的雙目中帶著無人敢直視的戾氣,看著趴在地上雙唇被咬地斑斑點點的夏侯安兒,海沉溪沒來由地皺了下眉頭,卻又在下一刻恢複了素日的冷酷,寒聲譏諷道:“夏侯族的公主,滋味也不過如此!”

  聞言,夏侯安兒臉色一怔,卻是抬手抹去眼角的淚珠,麵色淡漠地回應道:“海郡王也是常人,並無過人之處!”

  “夏侯安兒,你少裝神弄鬼,什麽都不知道竟還敢裝著一副很了解我的樣子,我最厭煩的便是你這種自以為是的人!”夏侯安兒的話讓海沉溪如被踩到尾巴的貓,頓時冷言相譏!

  “把自己困在過去中的人,便是你自己!讓自己被困在仇恨中的,依舊是你自己!海沉溪,人死不能複生,為何活著的人還要被束縛在這種仇恨中?”夏侯安兒雙目清澈見底,盈盈望向海沉溪,並未再次與他爭鋒相對。

  ------題外話------

  祝大家蛇年快樂,在新的一年心想事成、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第三百七十四章 圍追楚王妃

  望進夏侯安兒如泉水般清澈的雙目中,海沉溪心頭的怒意竟突然平息了下來,那雙如黑曜石般閃爍的黑瞳中映射出他的身影,裏麵的男子麵帶怒容、眼中神色極其凶殘卻又含著幾分少有的焦急,仿若不願被人看到他內心深處的感情,更不願被人戳穿他心中的想法。

  正是因為帶著這樣的情緒,男子的臉上浮現出不同於往日的冷靜睿智,那被人看穿了想法的窘迫一如一個嬌羞的孩子被人戳穿了心事般,立即以張牙舞爪的凶悍模樣掩飾著內心的尷尬。

  海沉溪邪氣的雙目直直望進眼前這雙漂亮如黑玉的美眸中,看到裏麵的自己不但毫無風度,更是以各種別樣的情緒掩飾著自己心中被人看穿的秘密,讓海沉溪心底泛起一抹冷笑,繼而收起臉上所有的表情,冷漠地開口,“夏侯安兒,你莫要忘記你我現在的立場!你有這個心思關心別人的私事,不如好好擔心你自己的處境吧!”

  夏侯安兒沒想到海沉溪這麽快就恢複了往日的模樣,心口隱隱傳來痛楚,眉頭皺得更緊,絕美的臉蛋上浮現一抹自嘲的淺笑,淡淡地開口,“如此逃避就能夠解決事情了嗎?海沉溪,你是不是對所有關心你的人,都是如此的殘忍?”

  “我過,不要以為自己很了解我,也不要忘記你如今的處境!夏侯安兒,你我注定一世為敵,何必存著一些根本不可能實現的執念和妄想!”見從來都是快樂愉快的夏侯安兒麵露自嘲的笑容,海沉溪目色微微一沉,心中頓時了悟,殘忍地開口戳穿夏侯安兒的心思。

  隻是相較於方才的暴怒,此時的海沉溪早已恢複成了平日的冷靜,那雙洞若觀火的眸子仿若能看透世間一切事物般,瞬間看出了夏侯安兒的心思,卻又是毫不留情地否定了夏侯安兒。

  一張傾城傾國的臉因為海沉溪的話瞬間慘白了下來,望著立於自己麵前的偉岸身姿,夏侯安兒垂下眼簾眨去快要溢出眼眶的淚水,隨即緩緩站起身,忍著唇瓣上的痛楚,揚起璀璨生輝的美眸淡然一笑,清脆如黃鸝的聲音傳入海沉溪的耳中,“海郡王打算如何處置我們三人?”

  見夏侯安兒在眨眼間便恢複如常,海沉溪心頭微微詫異,這個總是跟在雲千夢身邊,享受雲千夢保護的夏侯族公主總給人天真無邪的感覺。可如今看來,夏侯安兒也有不為人知的一麵,麵對自己的拒絕,她竟能夠表現地這般坦然,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嘴角揚起一抹滿是興味的笑容,海沉溪倒是有些期待夏侯安兒接下來的表現,看看她到底是真有能耐還是隻在雲千夢的身上學到些皮毛。

  “公主覺得呢?之前公主不是想以自己作為交換條件,讓海王軍向楚王投降嗎?隻是,公主可知,在本郡王的眼中,莫是異族的公主,即便是皇族的金枝玉葉,即便是得到了,隻怕皇帝也不敢提出這樣的條件!”口氣甚大,更是帶著絲絲自負,出此番話,便足以明海沉溪對海王軍極有信心。

  “郡王以為楚王是玉乾帝嗎?他們二人有可比性嗎?”殊不知,夏侯安兒的口氣比之海沉溪更大,話語間對親人的信任與理解,讓海沉溪原本張揚著冷笑的眼神微微一怔,隨即便若有所思地重新打量著夏侯安兒。

  “好大的口氣,這話若是傳了出去,楚家隻怕會被冠上謀權篡位的名聲吧!”海沉溪冷笑連連,出口的話卻讓夏侯安兒眼神驟然一沉。

  察覺出海沉溪的用意,夏侯安兒臉色漸漸沉了下來,看向海沉溪的目光中更是多了一抹戒備,十分機警的回擊道:“海郡王何必將海王的心思強加在他人的身上,你以為人人都如海王那般狼子野心嗎?你……”

  可夏侯安兒的話尚未完,隻覺自己纖細的脖子在瞬間被人掐住,待看清擋住她眼前光線的海沉溪後,夏侯安兒睜著一雙大眼,驕傲地與海沉溪麵麵相視,臉上竟是不存半分求饒的神色。

  ‘撕拉……’卻不想,海沉溪這次竟沒有開口反駁夏侯安兒對海全的指責,寂靜的營帳內,隻聽到一道裂帛的清脆響聲。

  夏侯安兒隻覺胸前突然一冷、腰間緊纏著的腰帶猛然一鬆,瞬間反應來海沉溪對她所做的事情……

  “你不如殺了我!”纏在腰間的那隻鐵臂強勁有力,夏侯安兒心知自己即便是反抗,隻怕也是於事無補。

  細膩的眉間染上凜然之色,夏侯安兒沒有大喊大叫、更沒有做出以卵擊石的舉動,神色平靜地突出這句話,那雙黑白分明不見絲毫怒意的眸子定定地望著近在咫尺的海沉溪,仿若是在可憐這個在自己麵前僅剩暴力可宣泄的男子。

  聽到她用沉靜地不見波瀾的聲音提出求死的要求,海沉溪眉頭不著痕跡地皺了下,那雙邪氣橫生的眸子繼而望向夏侯安兒,卻見她神色間當真不見半分畏死的神態,這讓海沉溪心頭沒來由地襲上一股挫敗之感,猛地推開夏侯安兒,冷聲對營帳外的侍衛命令道:“來人!”

  夏侯安兒踉蹌地站好,聽到海沉溪的聲音立即背過身子,快速地將身前破損的衣衫拉攏好,半斂的眼底卻是劃過一絲悲傷,點點滴滴透入心頭,一片淒涼……

  “郡王有何吩咐?”帷幕被人掀開,侍衛大步踏進營帳,等候海沉溪的吩咐。

  “立刻將夏侯安兒、寒玉、曲妃卿三人秘密押往朝城!”海沉溪的目光卻是放在夏侯安兒的背影上,冷聲無情地吐出這句話。

  夏侯安兒身形微微一怔,有些僵硬地立於原地,背對著海沉溪卻依舊能夠感受到他字裏行間的殺氣。隻是,海沉溪此舉背後到底藏著怎樣的陰謀,難道他不怕有人在半道將自己救走?為何要做出這樣危險的舉動?

  隻是,不等夏侯安兒整理心中的疑惑,已有侍衛上前扯著她的手臂往營帳外推搡著走去……

  夏侯安兒隻來得及看眼冷漠地立於帳內的海沉溪,尚未將他的神色打量清楚,麵前的帷幕便已落下……

  夏侯安兒被海沉溪帶離營帳這麽長時間,曲妃卿與寒玉焦心如焚。此時見她回來,兩人立即圍上前關心地問道:“安兒,你沒事吧!”

  夏侯安兒默默地搖了搖頭,神色卻有些凝重,將海沉溪的決定對二人出,“不知他為何做出這樣的決定!隻是,我們若是去了朝城,對表哥而言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你的衣裳……”而曲妃卿卻是眼尖地看到夏侯安兒胸前被撕裂的痕跡,隻見她秀眉緊攏,眼底滿是心疼,更是對海沉溪有了更多的不滿。

  順著曲妃卿的目光往胸前看去,果真看到左邊腋下有著明顯的破損,夏侯安兒苦笑一聲,卻不願談起方才與海沉溪之間發生的事情,隻淡淡地回道:“曲姐姐放心,我沒事。可惜我們身上的暗號均被沒收,若是能夠通知表哥,他定能夠派人在前往朝城的路上營救我們。”

  聽完夏侯安兒的話,寒玉的臉上亦是顯出一片難色……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錦衣衛密探夫妻檔 七零歲月[古穿今] 穿成總裁前女友 今天也在做滿分才女[古穿今] 科舉人生(快穿) 影後做軍嫂 嫡幼子的從容人生 重生奮鬥在六零 惡毒女配求死記 老爺我要把官做 穿越之榮華路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