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24節

  “是。將軍,既然您不喜那雲易珩,為何不趁機在路上將他做掉?”侍衛心頭不解,將軍極其不喜歡雲家兄弟接近大公主。奈何大公主卻是十分重視雲家兄弟,幾次三番為了雲家兄弟與將軍起爭執。

  如今有了這樣好的機會豈能放過?卻不想將軍竟還派了三百侍衛護送雲易珩離開,這豈不是錯失良機?雲易珩一旦到了大公主的身邊,想要再下手可就難如登天了。

  聞言,東羽大將軍冷冷一笑,將手中把玩了半天的紙條放入麵前裝有茶水的茶盞中,看著紙條迅速地被黃褐色的茶水浸濕,漸漸地沉於茶盞底部,這才意味深遠地開口,“既然大公主知道本將軍看雲易珩不順眼,雲易珩若是出了事情,大公主第一個便會懷疑到我的身上。與其如此,倒不如大方點護送他離開,借此機會也可向皇上公主表明我的忠心。隻是,從東邊一路往西北而去,這一路上可十分的不太平,出了本將軍的地盤,雲易珩是死是活便與本將無關。比起我們,可是有人更希望雲易珩死。”

  說著,東羽大將軍陰陰地冷笑起來,眼底殺氣一片,讓侍衛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

  “著急所有的將領到本將的營帳,這一次,一定要從焦大的手中奪回一兩座城池以振軍心。”收起笑意,東羽大將軍吩咐侍衛,自己則早已起身走到地圖前看著上麵打著圓號的西楚城池,心底不斷計較著己方與焦大軍隊的優劣。

  “是!”

  夜半無聲,萬物靜寂,秋冬之夜寒風簌簌、霜露重重,朦朧的月光下黑影憧憧……

  “主子,您親自前去探查情況,實在是太危險了!”寒風中,幾十名黑衣侍衛團團護住中間身穿墨綠緊身長袍的年輕男子,眉眼間皆是擔憂緊張的神色,低聲勸阻著麵前神色堅定的年輕男子。

  “你們不必再勸!如今海王領兵在外征戰,海沉溪被派往京郊與韓少勉對陣,海王府內雖戒備森嚴,但少了這兩個人坐鎮,來去自然會簡單些。你們莫要再費口舌,浪費了時間。”卻不想,男子神情十分的堅定,隻見他抬起右手阻止侍衛的勸阻,口氣肯定且深思熟慮地說道。

  “可是……”侍衛腦中想起老主子的叮囑,還想開口勸著,卻發現小主子已經翻身上了馬背,朝著陽明山的背麵狂奔而去……

  眾人無法,隻能紛紛快速地坐上馬背,策馬緊跟在年輕男子的身後,不敢有半點放鬆。

  半柱香之後,眾人勒緊韁繩停下腳步,紛紛仰頭往上望去,借著昏暗的視線,隻見陽明山地勢極高,且背麵皆是尖利的山石更是陡峭的炫耀,隻怕武功高強之人也未必能夠安全地攀爬到山頂。雖說主子身手不錯,可卻是珍貴之身,豈能有半點閃失?

  方才出言相勸的侍衛眉頭一皺,急忙收回往上望去的視線,再次開口,“主子,還是我們潛入海王府吧!這懸崖陡壁實在是太過危險,萬一從上麵墜下,後果不堪設想!楚王辰王之所以暫時沒有派兵動海王府,想必這海王府內定是機關重重,主子還是三思而後行,莫要輕易踏足敵人的陣營。”

  卻不想,他的出言相勸,卻引得男子勾唇一笑,清冷的月光下,男子俊雅的容顏如被渡了一層銀光,雖儒雅卻又透著一抹寒意,讓人不由得心頭一顫。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若是畏首畏尾,將來也難成大事?更是辜負了父親的一番諄諄教誨。更何況,有你們在,我還有何可懼?莫要在此浪費口舌浪費時間。”語畢,便見男子手中馬鞭瞬間揮出,坐下駿馬瞬間領會主子的意思,頃刻間衝進了草叢中,沿著陡峭的崖壁往陽明山上奔去……

  “走!”侍衛狠下心,再也不勸阻,手中的鞭子快速地揮出,一瞬間便騎馬衝到了男子的身前,與其他的侍衛將男子護在最中間,一行人在月色的掩護下奔馳在崎嶇的山路上,直直衝向海王府。

  海王府內外戒備森嚴,但相較於海王生辰那日的燈火通明相比,此刻的海王府內外卻是一片暗淡,隻有辦事處與巡邏處隱約跳躍著燭光,其餘的房屋內皆是熄火安靜。

  偌大的海王府如無人的墓穴,除去嗖嗖刮過的寒風,便隻剩來回巡邏的腳步聲……

  看著近在咫尺的海王府,藏身在樹林中的年輕男子猛地皺了下眉頭,一抹濃濃的擔憂瞬間襲上心頭。

  隻是,在侍衛藏好馬匹返回他身邊時,他的神色已是恢複如常,隻見他招手讓所有侍衛靠近,用手勢下著命令。

  所有人在明白了他的命令之後,均是沉默地點了點頭,留下十幾人護在男子身旁,其餘人已是分頭行動……

  “走。”極小聲地吐出這句話,男子領著身後的侍衛衝進夜幕中。

  十幾道身影極其輕鬆地翻過海王府外圍的牆壁,沿著黃色的牆壁快步朝著內院的方向奔去……

  隻是,一圈暗查下來,內院所有的廂房內竟是不見半個人影,所有人臉色均是鍍上一層難看之色。

  “主子,隻怕海王早已將所有人都轉走了,留下一座空的海王府讓想要營救的人自投羅網。”十幾人站在最後一間客房內,看著空空如也已是積了一層薄灰的客房低聲分析。

  男子隱去眼底的擔憂、壓下心頭的焦急,麵色沉穩地思索著侍衛的話,卻是搖了搖頭,正要低聲開口,卻聽到一道極細小的聲響,眾人麵上一喜,紛紛轉目看向男子。

  男子卻並未開口,隻是朝著眾人點了點頭,所有人瞬間從廂房的窗子跳出,朝著聲音處快步奔去。

  一路往海王府西麵的山峰走去,隻見一路上極其安靜,竟無半個海王府的侍衛出來阻攔,當眾人來到那被草木遮擋住的山洞口時,果真見自己人守在外麵。

  “主子,人質全部被藏在地牢內。這邊的侍衛均被我們暗中解決了,主子大可放心找人。”那侍衛見到來人,立即上前行禮,低聲稟報方才發生的事情。

  ☆、第三百七十章

  聽完侍衛的稟報,男子抬頭看了看山洞所在的方位,又轉身看向不遠處的海王府,發現除了他們腳下的這條路,已無第二條路可以離開。難怪海全這般放心將人質藏在此處,看守的海王府侍衛也並未是自己想象的那般多。

  夜空中烏雲飄過,覆蓋了瑩潤的月光,山間突然吹來一陣陰冷的寒風,男子精神猛然一振,冷靜的黑眸在黑暗中顯得極其明亮,將黑布蒙住自己的半邊臉,隨即快速對身旁的侍衛命令道:“多留幾人在洞口守著,不可大意了。”

  海全既然敢將人質安置在這裏,除去此處的地勢十分險峻難逃之外,隻怕還有其他的機關。他們此次前來的目的是救人,斷不能沒有將人質救出便遭了海全的算計。

  語畢,男子留下十幾人守在山洞的暗處,自己僅帶了一名侍衛走進山洞……

  山洞內漆黑一片,一陣陣陰風自下而上吹來,侍衛從衣袖中掏出火折子點燃,待照亮兩人腳下的路後,男子這才繼續往裏走去……

  有了火光,更加便於男子看清腳下的道路,隻見擺在他們麵前的是一條蜿蜒綿長的山石階梯,火光所能照亮的範圍有限,卻也讓男子看明白了山洞的布局。這條由上往下走的階梯,易於海王府侍衛把守,卻極其不利於人質的逃離。

  “主子,還是卑職下去找人吧。這山洞內實在太過深邃,萬一洞內還有伏兵,主子千金之軀,豈能受到半點傷害?”緊跟在其後的侍衛看著麵前一眼望不到頭的階梯,眉頭緊皺,出聲勸阻著自家少主子。

  隻是,那山石壁上倒影的人影卻是微微搖了搖頭,寂靜的山洞內隨即響起男子低淺的拒絕聲,“不必,若不親眼看到,我是不會放心的,快走吧。”

  說完,兩人不再言語,極小心地踩著腳下濕漉漉的山石快速地往下麵走去……

  越是往下,山風越發,而山風中所攜帶的哭泣聲也越來越明顯……

  聽到女子嗚咽的哭泣聲,男子沉寂的雙目中頓時閃過一抹驚喜,腳下的步子越發迅速,不敢有半絲的逗留。

  “見過主子。”待男子來到山洞中的牢房時,先他一步來到此處的侍衛立即上前行禮,隻是那十幾名侍衛臉色嚴峻,並無半點喜悅之情。

  眼前的狀況,讓男子心底的喜悅頓時淡去了一半,隻見他抬頭掃了眼牢房內的一切,發現所有大家士族的嫡子嫡女均在此,男女分作左右兩邊關著,所有人看著蒙麵到來之人,皆是一臉茫然害怕的表情,瑟瑟發抖地躲在牢房的角落不敢再出聲。

  而男子將牢房打量一番後,目光則盯在女子這邊,淩厲地目光仔細地從每個女子身上掃過,眉頭由原先的平展漸漸聚攏起來,“出了何事?”

  侍衛聽到詢問聲,心中已知自家主子想必已經有些預料到此事,不敢有半點隱瞞,低聲地稟報道:“主子,卑職方才已經仔細地檢查過,並未發現小姐、曲小姐和夏侯公主等人。會不會是海王知曉她們身份特殊,這才另行將他們關押在他處?”

  聞言,男子平靜的眼底瞬間閃過一絲陰霾,隻是心底卻又浮上一抹疑惑。

  曲妃卿是楚王妃最關心的表姐,夏侯安兒是楚飛揚最疼愛的表妹,海全以防萬一將這兩人單獨關押了起來,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寒玉卻隻是寒相府的小姐,自己才坐上左相的位置幾個月,尚未有掌控整個朝政。況且如今玉乾帝已死,自己這個左相等於成了廢人,寒玉對於海全而言更不會有太大的利用價值,為何寒玉也不在此處?

  思及此,寒澈露在外麵的雙目再次轉向女子的牢房內,在眾人中尋找著其他的身影……

  片刻之後,但見寒澈目光一沉,眉頭不著痕跡地皺了下,眼中的疑惑越發明顯……

  韓國公府的吳沁沁此刻仍被關在此處,相較於對海全沒有多大用處的寒玉,吳沁沁對於韓國公府以及辰王則更加具有牽製的作用,海全是出自什麽目的而做出這樣的安排?

  “此處可有其他的密室?”寒澈拿過牢房內的火把,走到山石壁前,舉著火把細細地檢查著麵前山石壁,想要從中找到蛛絲馬跡。

  “卑職等人方才已經檢查了一遍,不曾發現有密室。可能是這山洞中打造密室極其困難,這才沒有單獨開鑿。”侍衛詳細地說明,讓寒澈的心猛地一沉,麵色漸漸難看了起來。

  “主子,我們現在該怎麽做?”見寒澈陷入沉思中,侍衛出聲提醒。

  “既然沒有我們要找的人,那就撤離吧。”寒澈沉吟片刻,繼而出聲命令道。

  “那這些人?”看著被關押了幾個月,麵色皆是蠟黃的世家貴族們,侍衛征求著寒澈的意見。

  而原本縮在角落的公子小姐們,見突然闖入的幾十人並未對他們下毒手,心頭皆是存了一份僥幸,均是將目光轉向寒澈。

  寒澈卻是舉高手中的火把,照亮牢房上空,冷淡地開口,“海全早已做了防備,咱們隻要打開牢門,隻怕海王府的人便會立即知曉有人劫獄,咱們等於是甕中鱉,莫說救人,就是自身也難保。”

  語畢,寒澈不再言語,單手舉著火把便領頭往山洞外走去,其餘侍衛見狀不再多言,紛紛護著其後,極快速地出了山洞。

  “是什麽人敢擅闖海王府?還不滾出來!”隻是,眾人剛走到山洞外,遠處竟傳來一道嗬斥聲,黑暗中隻見一條火龍正快速的往這邊走來。

  “快離開!”所有人神色一凜,寒澈當機立斷地滅了手中的火把,率先朝著事先安排好的道路奔去……

  趕了幾日的路,雲千夢等人終於快要趕到北方的地界,來到一座還未被戰火侵襲過的小鎮上。

  馬車停在一間極其簡易的客棧門口,慕春在車內為雲千夢戴上紗帽,這才與喬影一同扶著雲千夢緩緩下了馬車。

  盡管雲千夢等人已經在前幾日換下了身上的華服,穿上了棉布衣裙,甚至乘坐的馬車在外麵看來也是極其普通的。隻是,當他們踏足這座小鎮時,四周依舊投來了不少異樣的眼光。

  喬影一雙厲目四下掃射了一番,見這裏的村民雖向他們一行人投來好奇的目光,但其中卻沒有可疑的人,一顆提著的心這才稍稍放下一些,隻是卻還是緊緊地護在雲千夢的身側,小心地扶著雲千夢走進客棧。

  待一切安頓了下來,喬影才對雲千夢稟報道:“王妃,方才暗衛已經將這座小鎮檢查了一遍,並沒有發現可疑之人,王妃可以放心歇息。”

  見喬影這般小心,雲千夢對她放心地笑了笑,“你們辦事,我自然是信得過的。”

  “王妃趕了這麽多日的路定是乏了,一會奴婢打好熱水,王妃就在這客房中沐浴一番,去去疲乏。”

  慕春收拾好一些要用的日常用品後,手中拿著兩隻極其柔軟的靠枕走過來,小心地為雲千夢墊在身後,希望雲千夢坐著能夠舒服些。

  雲千夢慢步走回桌邊坐下,麵色微顯嚴肅地開口吩咐道:“咱們明早上路,缺了什麽趁著現在補足,以免路上出現意外。我的身子還吃得消,你們不必為了估計我的身子而放慢腳步,咱們越快踏入北方地界便越安全,否則這一路上變數太多,難保不會發生意外。”

  說到這裏,雲千夢一手輕輕撫摸著凸起的腹部,嘴角揚起一抹淺淡的笑意,目光落在麵前的三人身上,緩緩開口,“若非我身子不便,咱們也不至於走得這麽慢。好在這一路上有驚無險。這幾日你們也累了,今夜你們三人也好好休息一番,莫要太過勞累。”

  “是。”慕春與喬影異口同聲地開口,兩人隨即分頭行動。

  雲千夢靜坐在廂房中,目光順著打開的木窗往外看去,十月底的氣候秋高氣爽,外麵的花園中一片絢爛的楓葉,與天上的白雲藍天形成一道極致的美景,讓人目不暇接。

  隻是,雲千夢的思緒,卻也隨著天上的白雲飄向遠方……

  解決了雲易傑等人,他們這一行人這幾天一路走來,看到了戰後西楚真正的樣貌。

  不管是官道還是小路,到處都是流離失所的百姓,處處都有餓死凍死或者被屠殺的屍體,所經之處滿目蒼夷,讓人心頭壓抑沉悶不已。

  隻是幸運的是,一路上的‘玉家當鋪’倒是安然存在,自己也從中得到不少有用的消息。

  最讓雲千夢擔憂的則是近段時日三王之間的戰況。

  海王如今親自帶兵守著西邊的朝城,而他手下的第一大將袁耀則是受命於海王,以朝城為中心,不斷往外擴張蠶食四周的城池。同時集中兵力對抗楚飛揚。

  由此看來,海王如今已是將重點放在擊敗楚飛揚的事情上。

  這是最讓雲千夢擔心的一件事情,盡管楚飛揚用兵如神,但敵我雙方的兵力相差實在是太過懸殊,更何況在對付海全的同時,楚飛揚還要應付辰王,隻怕楚飛揚分身乏術啊。

  思及此,雲千夢的眉宇間不禁染上一層憂色。

  扶著肚皮的手微微停頓了下,雲千夢低下頭,自言自語地對腹中的寶寶低喃著,“寶寶,你一定也十分擔心爹爹吧。”

  清幽的一句話,卻是道盡雲千夢心中所有的情緒。

  夫妻連心,她豈能不擔心呢?

  ☆、第三百七十一章

  公雞啼鳴,黑暗的一夜翻過,而一座不起眼的農家小院中,卻挺立地站著身穿墨綠長袍的寒澈。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