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522

,她竟能夠表現地這般坦然,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嘴角揚起一抹滿是興味的笑容,海沉溪倒是有些期待夏侯安兒接下來的表現,看看她到底是真有能耐還是隻在雲千夢的身上學到些皮毛。

“公主覺得呢?之前公主不是想以自己作為交換條件,讓海王軍向楚王投降嗎?隻是,公主可知,在本郡王的眼中,莫是異族的公主,即便是皇族的金枝玉葉,即便是得到了,隻怕皇帝也不敢提出這樣的條件!”口氣甚大,更是帶著絲絲自負,出此番話,便足以明海沉溪對海王軍極有信心。

“郡王以為楚王是玉乾帝嗎?他們二人有可比性嗎?”殊不知,夏侯安兒的口氣比之海沉溪更大,話語間對親人的信任與理解,讓海沉溪原本張揚著冷笑的眼神微微一怔,隨即便若有所思地重新打量著夏侯安兒。

“好大的口氣,這話若是傳了出去,楚家隻怕會被冠上謀權篡位的名聲吧!”海沉溪冷笑連連,出口的話卻讓夏侯安兒眼神驟然一沉。

察覺出海沉溪的用意,夏侯安兒臉色漸漸沉了下來,看向海沉溪的目光中更是多了一抹戒備,十分機警的回擊道:“海郡王何必將海王的心思強加在他人的身上,你以為人人都如海王那般狼子野心嗎?你……”

可夏侯安兒的話尚未完,隻覺自己纖細的脖子在瞬間被人掐住,待看清擋住她眼前光線的海沉溪後,夏侯安兒睜著一雙大眼,驕傲地與海沉溪麵麵相視,臉上竟是不存半分求饒的神色。

‘撕拉……’卻不想,海沉溪這次竟沒有開口反駁夏侯安兒對海全的指責,寂靜的營帳內,隻聽到一道裂帛的清脆響聲。

夏侯安兒隻覺胸前突然一冷、腰間緊纏著的腰帶猛然一鬆,瞬間反應來海沉溪對她所做的事情……

“你不如殺了我!”纏在腰間的那隻鐵臂強勁有力,夏侯安兒心知自己即便是反抗,隻怕也是於事無補。

細膩的眉間染上凜然之色,夏侯安兒沒有大喊大叫、更沒有做出以卵擊石的舉動,神色平靜地突出這句話,那雙黑白分明不見絲毫怒意的眸子定定地望著近在咫尺的海沉溪,仿若是在可憐這個在自己麵前僅剩暴力可宣泄的男子。

聽到她用沉靜地不見波瀾的聲音提出求死的要求,海沉溪眉頭不著痕跡地皺了下,那雙邪氣橫生的眸子繼而望向夏侯安兒,卻見她神色間當真不見半分畏死的神態,這讓海沉溪心頭沒來由地襲上一股挫敗之感,猛地推開夏侯安兒,冷聲對營帳外的侍衛命令道:“來人!”

夏侯安兒踉蹌地站好,聽到海沉溪的聲音立即背過身子,快速地將身前破損的衣衫拉攏好,半斂的眼底卻是劃過一絲悲傷,點點滴滴透入心頭,一片淒涼……

“郡王有何吩咐?”帷幕被人掀開,侍衛大步踏進營帳,等候海沉溪的吩咐。

“立刻將夏侯安兒、寒玉、曲妃卿三人秘密押往朝城!”海沉溪的目光卻是放在夏侯安兒的背影上,冷聲無情地吐出這句話。

夏侯安兒身形微微一怔,有些僵硬地立於原地,背對著海沉溪卻依舊能夠感受到他字裏行間的殺氣。隻是,海沉溪此舉背後到底藏著怎樣的陰謀,難道他不怕有人在半道將自己救走?為何要做出這樣危險的舉動?

隻是,不等夏侯安兒整理心中的疑惑,已有侍衛上前扯著她的手臂往營帳外推搡著走去……

夏侯安兒隻來得及看眼冷漠地立於帳內的海沉溪,尚未將他的神色打量清楚,麵前的帷幕便已落下……

夏侯安兒被海沉溪帶離營帳這麽長時間,曲妃卿與寒玉焦心如焚。此時見她回來,兩人立即圍上前關心地問道:“安兒,你沒事吧!”

夏侯安兒默默地搖了搖頭,神色卻有些凝重,將海沉溪的決定對二人出,“不知他為何做出這樣的決定!隻是,我們若是去了朝城,對表哥而言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你的衣裳……”而曲妃卿卻是眼尖地看到夏侯安兒胸前被撕裂的痕跡,隻見她秀眉緊攏,眼底滿是心疼,更是對海沉溪有了更多的不滿。

順著曲妃卿的目光往胸前看去,果真看到左邊腋下有著明顯的破損,夏侯安兒苦笑一聲,卻不願談起方才與海沉溪之間發生的事情,隻淡淡地回道:“曲姐姐放心,我沒事。可惜我們身上的暗號均被沒收,若是能夠通知表哥,他定能夠派人在前往朝城的路上營救我們。”

聽完夏侯安兒的話,寒玉的臉上亦是顯出一片難色……

三人尚未商定好逃離的方法,便見幾名侍衛手拿枷鎖走了進來,二話不便給三人戴上枷鎖,隨即將三人的雙眼蒙上黑布推上馬車……

解決了雲易傑,路上少了盜匪與東羽的人,但為了避免與辰王海王的人相撞,剩下的道路雲千夢選擇的皆是山間路,這樣既能夠抄近路,亦能夠躲開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如此以往,連著趕了幾日路,在顧及著雲千夢身體狀況的情況下,一行人終於來到北方的地界。

“王妃,今日傍晚,咱們便能夠到達北方邊緣的平遙鎮。”喬影放下車簾,輕聲對雲千夢著路程長短。

近些日子,他們雖趕路,可看到路邊逃難的百姓,王妃均會下命停下馬車,將車上的食物藥草散發給百姓,且每到一處落腳的地方便會花重金采購食物藥材,便於在路上散於百姓。

如此一來,王妃的身子便漸漸有些負擔過重,常常歪在馬車內閉目養神,麵色也已沒了往日的紅潤飽滿,倦色常常不離她的臉龐。

雲千夢有些疲倦地斜靠再車內,聽完喬影的話淡淡地點了下頭,並未睜開雙眼。

慕春與喬影見雲千夢臉色微微發白,眉色間皆是一片倦意,均是心疼不已。王妃本應呆在相府中好好調養身子,哪成想竟遇上戰亂,又因為辰王與元德太妃的原因,王妃不得不離開相府逃亡北方。

隻是,還未到達平遙鎮,後麵卻隱約地傳來一陣馬蹄聲,雲千夢瞬間睜開雙目,眼底的倦意頓消,閃爍著一如往日的睿智冷靜,臉上更是浮現一片警惕之色,想起以前陪著楚飛揚一同前往南尋在江州遭遇齊靖元射殺一事,雲千夢麵色微沉,立即下命吩咐道:“不可掀開車簾,以防有人趁機射殺!喬影,你出去打探情況,自己心行事,莫要受傷!”

慕春與迎夏立即坐到雲千夢的兩邊,兩人心地護著雲千夢,不讓她受到半點傷害。

“王妃心,卑職立刻回來!”喬影朝雲千夢慎重地點了點頭,隨即快速地起身步出馬車,立於車外仔細地觀察著馬車後的情況。

不到半盞茶的時間便見喬影返身回了車內,隻見她麵色凝重,眉間隱隱藏著一抹殺氣,卻聲音輕柔地提醒雲千夢,“王妃,隻怕咱們的行蹤被人發現了。此時正有一批人從後麵追了過來。請王妃坐好,卑職已經命外麵的侍衛加速前進,咱們要盡快躲進平遙鎮內。”

聞言,雲千夢神色驟然一沉,隻是卻沒有顯出慌張神色,眉宇間的冷靜自若讓男子也不得不歎服。

雲千夢靜下心來,腦中瞬間浮現西楚地圖,當機立斷對喬影命令道:“改變方向,不去平遙鎮。咱們直接趕去錦城。”

見雲千夢竟提出其他的建議,喬影臉上閃過錯愕,雖知王妃足智多謀且對西楚地形十分熟悉,可如今情況特殊隻怕不允許他們逃亡錦城。

想了想,喬影立即向雲千夢出自己的觀點,“王妃,錦城距離咱們這裏至少一天一夜的路程,卑職怕您的身子……”

雲千夢的話卻沒有得到喬影的讚同,喬影看了眼雲千夢的臉色和凸起的肚子,臉上無不是擔憂的神色。

可雲千夢雖知喬影滿心都是為她的身子著想,但卻還是堅持自己的意見,臉色肅穆道:“聽本妃的,直接去錦城。平遙鎮隻是一個鎮,根本不具備抵抗大軍的能力,咱們這一去,隻怕會給鎮上的百姓帶去危險。但錦城卻不同,守備錦城的是爺爺曾經的部下董晉。在他的防備下,錦城是北方少數沒有被攻下的城池。本妃相信,到了錦城,不但咱們安全,城中百姓的安慰暫時也是安全的。而且,錦城是距離平遙鎮最近的城池,此時更是咱們唯一的出路。”

喬影聽完雲千夢的分析,眼底浮現一抹欽佩,立即點了點頭便出了馬車,親自架起馬車,朝著錦城的方向狂奔而去。

與此同時,喬影吹響笛聲,隻見原本隱藏在四周保護馬車的暗衛紛紛現身,暫時擋住了後麵追兵的路,為雲千夢等人的脫離爭取時間。

隻是,一如雲千夢之前的分析,這一路上的追兵當真是越來越多,暗衛阻止了一批,可從別的道路上竟又追來另外一批。偏偏這一帶路岔路極多,追兵竟是源源不斷地湧向馬車,讓喬影頓時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隻能咬緊牙關抓緊韁繩,拚命催促著馬兒快快往前奔跑。此時此景隻能抓緊每一時刻,否則王妃不管落入誰的手中,後果均是可堪設想。

“王妃……”馬車內的慕春與迎夏則雙雙張開手臂,兩人一左一右緊緊地抱著雲千夢的身子,不讓顛簸的馬車傷到雲千夢。

而雲千夢雙目皆是鎮定之色,眼底藏著深深地凝重,心知若是不盡快趕到錦城,隻怕他們在半路上便會被人捉到。

四麵都是打鬥聲,雲千夢坐在馬車內甚至能夠聞到濃烈的血腥味。慕春迎夏亦是慘白著一張臉,隻是卻用心地護著雲千夢,絲毫沒有鬆懈。

“王妃,卑職方才發現,此次追過來的人中服飾各有不同,共有兩批。卑職已向王爺發出求救的信號,相信援軍很快便能夠到來。”追兵已經漸漸追上馬車,外麵打鬥激烈,可馬車內除去兩個丫頭便再無能夠保護雲千夢的人。喬影思前想後,將韁繩交給暗衛,自己則是返回馬車內保護雲千夢,同時向雲千夢稟報著自己發現的問題。

聞言,雲千夢點了點頭,早在喬影進入馬車前,她腦中已經將事情整理了一遍,心中更是對追兵的指使者有了一定的概念,便見她冷靜地開口,“如果不出意外,定是辰王和海王的人。不過,從目前的情況看來,兩方人馬均隻是想活捉我們,否則早已射箭了。元德太妃如何?”

此時她們所乘坐的馬車相當簡易,若是敵人射箭,車內人的無疑能夠幸免。可對方的行動卻隻是想迫使馬車停下,暫時沒有傷害她們的舉動,看來對方是想活捉。

而兩方人馬同時出現,定會出現廝殺,這對雲千夢等人而言,卻是一個極佳的機會,隻需趁那兩方人馬打鬥之時盡快到達錦城便可。

至於援軍,他們並不能全然指望援軍,否則隻怕援軍還未到來,辰王海王便已捉到自己。

“王妃放心,元德太妃的馬車緊跟在我們之後,暫時沒有太大的危險。”到此處,喬影不由得慶幸,幸而這幾日車上所裝的食物過多,這才讓元德太妃坐到另一輛馬車內。若此時元德太妃在此趁亂對王妃不利,她們可真是防不勝防。

“讓所有人提高警惕,不管那兩方人馬是誰,都不可讓元德太妃落入他們的手中。”雲千夢雙手緊緊地抱著腹部,神色卻極其沉著,冷靜地對喬影下命。

元德太妃是辰王生母,辰王自是千方百計地想救出自己的母親。而海全隻怕更是想手握辰王楚王最重要的親人以作威脅。

況且,元德太妃在自己的手上,辰王多少會有些顧忌,不敢狠下殺手,更會防著海王的人下殺手,這對於逃難的她們而言,卻是可以利用的有利條件。

聽著外麵的廝殺聲漸漸加重,雲千夢的思緒卻越發地清晰起來。

腦中突然想起辰王攻占皇宮控製京城之後,爺爺竟也能夠從城防軍的手中將自己偷運了出來。雲千夢突然閉上雙目,讓這些天自己一直研究的西楚地圖浮現在腦海中,試圖在那詳盡的地圖上找出突破口。這是楚飛揚離開山穀前交給自己的地圖,上麵不但有西楚的山河分界,更有楚飛揚行軍這麽多年來所經過的地方,地圖上更是標注著各方城池的守軍將領,以便於她在遇到危險狀況時能夠幫助到她。

腦海中突然浮現出地圖上極其隱晦的一條路,雲千夢神色驀然一振,猛地睜開雙眼,立即對喬影吩咐道:“往西南麵走,那有一條路,可節省一兩個時辰的時間。”

“是。”聽完雲千夢的話,喬影點頭稱是,毫不猶豫地轉身出了車內。

幾乎是喬影踏出馬車的一霎那,雲千夢隻覺馬車愈發快速飛奔起來,而車外的打鬥聲卻漸漸地減少,車身更是逐漸顛簸起來,看來自己方才指出的這條道路是正確的,這是一條尚未被開發的道,隻怕辰王海王也尚未發現通往錦城竟還有這樣一條道路。

“王妃,我們已經將追兵甩開一大段的距離。”過了半柱香的時間,才見喬影滿頭大汗地走入馬車,隻見喬影臉色依舊沉重緊繃,可口氣卻比方才少了一些緊張和焦灼。

雲千夢淺淺地點了下頭,沉靜的雙目中依舊是謹慎的神色,沉聲囑咐喬影,“王爺雖留著五十萬軍馬在北方,可這五十萬人馬卻是在最北邊,想要救咱們隻怕是有心無力。咱們此時雖暫時甩開了追兵,隻怕還有更多的追兵堵在各個路口守株待兔等著咱們。敵人在暗、我們在明,一著不慎咱們便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