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23節

  如此暗暗一尋思,男子竟忘了開口說出自己的來意。

  “你聾了還是啞了?沒聽見我們王爺的問話嗎?”袁耀看著男子竟隻顧著觀察帳內的一切而無視海王的問話,頓時怒上心頭,朝著男子大喝一聲。

  尤其這男子雙眼極其靈活,進入營帳後便將注意力放在打量帳內布景的事情上,袁耀自是擔心泄漏海王軍的任何訊息出去,不由得出聲喝止男子無止盡地打量動作。

  被袁耀一陣大吼,男子並未動怒,而是拱手朝海全作了個揖,口氣溫和地說道:“參見海王爺。”

  見男子隻對自己作揖而並非行跪拜之禮,海全冷笑一聲,開口問道:“你有何事,吵著要見本王?難不成辰王兵敗,派你來做使者?”

  男子豈會聽不出海全話中的譏諷?隻是他卻絲毫沒有動怒,麵色依舊平和地回道:“小人知道楚王妃的下落,不知王爺有沒有興趣想知道?”

  此言一出,袁耀的眉頭再次皺起,一雙虎目緊盯著麵前的男子,似是想知道他此言的真假。直到此刻,袁耀不禁開始懷疑麵前男子的真實身份。以辰王對楚王妃的態度,想必這世上除去楚王,便屬辰王最不願楚王妃的行蹤暴露在海王軍的麵前。既如此,辰王又豈會派人前來將此事告知海王?隻怕這其中還有他們所不知的秘密吧。

  而自己能夠想到的事情,王爺定也早已想到了,隻是不知王爺接下來會如何行事。

  思及此,袁耀不由得轉目看了看海全的神色。

  隻是海全卻是麵如常色,並未因為聽到這個震驚的消息,而泄漏心中的情緒。那雙沉靜如水的眸子中,始終散發著極淡地光芒,似是對周遭的一切漠不關心。

  男子也並未在意袁耀的神色,那雙暗藏精明的眸子,始終是盯著海全,注意著海全的一舉一動。

  隻是,等了半晌,海全依舊是沉默不語,男子原本得意的心情漸漸轉化為忐忑不安,雙眼目光微微閃爍了下,隨即率先開口問道:“王爺難道不想知道?楚王妃可是楚王此生摯愛,相信王爺也明白,一個楚王妃可抵千軍萬馬,讓楚王成為馬前走卒也不是沒有可能。如今西楚各地戰亂不斷,各方勢力又是勢均力敵,您與德夕帝均有一統天下的野心,而楚王卻隻是替玉乾帝賣命。奈何玉乾帝時運不濟,竟被人圍殺在京郊附近,讓楚王成了無主之人。此時,若是能夠拉攏楚王,對王爺而言可是如虎添翼之舉。王爺心中難道就沒有半點盤算與計較?”

  見男子沉不住氣先開口,海全眼中浮上一層精睿之氣,緩緩開口,“本王倒是想知道你是誰的人?辰王心係楚王妃,若你是辰王的人,是絕對不會專程派人前來朝城將消息告知本王。除非,你不是辰王的人。或者說,你與辰王有深仇大恨,想以楚王妃打擊辰王。”

  聽到海全在提到江沐辰時盡是以‘辰王’稱呼,男子眼底劃過一絲不悅,臉上卻揚著笑容,“海王爺果真是觀察入微。不錯,小人的確不是皇上的人。隻是,不管小人是誰的人,小人帶來的這個消息,卻是極其準確的。相信這個消息,對於王爺而言,也是極其珍貴有用的。”

  “若本王不需要呢?”看著麵前囂張的男子,海全平淡地開口。

  看到海王竟是這樣的反應,男子臉上的笑意微微一怔,臉色有些訕訕地開口,“王爺是精明之人,豈會不知捉到楚王妃意味著什麽?怎會不需要?還是說王爺不相信小人再來的消息?”

  “哈哈哈……”殊不知,男子的話剛說完,海全便笑出了聲。

  原本儒雅的臉上瞬間綻放出張狂不可一世的笑容,讓男子立即收起了原先的狂妄,竟有些害怕眼前的海王,隻覺此人當真是讓人捉摸不透,一股寒氣瞬間從男子的腳底升起,直達心肺揮之不去。

  “你倒是說對了。你若是不說出自己背後之人,本王豈能信你?萬一這一切皆是江沐辰想引本王上鉤的圈套,本王若是輕信了你的話,那置本王身後這麽多兄弟於何地?你若是不願說,本王自是不會勉強,隻不過,你隻怕是無法用雙腳走出這營帳了。”

  ‘哐當’一聲,海全的話剛結束,袁耀已從腰間抽出了佩劍。

  隻聽那劍身嗡嗡作響,似是對即將殺人見血極其的興奮。

  男子的臉色瞬間慘白了下來,臉上再無囂張之色,原本挺直的腰杆,此時也彎曲了下來,隻差跪地求饒了。

  不等海王再次開口,男子自動便將自己的身份給全部招了,“王爺,小人是曲炎曲尚書的心腹。前幾日我們大小姐觸怒了皇上,皇上一氣之下懲罰了大小姐,我們大人便派小人前來將楚王妃的消息告知王爺。”

  “一派胡言,曲炎一個戶部尚書,他豈會知曉楚王妃的行蹤?更何況,曲炎早已投靠辰王,豈會因為辰王懲罰了自家女兒而懷恨在心?本將看你就是個騙子,想引我們海王軍入圈套。”見男子的話漏洞百出,袁耀惱羞成怒,手中的長劍已是朝著男子的心口刺過去。

  “將軍饒命啊。”男子見那劍尖已經刺破了自己厚實的秋衣,立即下跪求饒,忙不迭地將自己知道的盡數說了出來,“此事也是我們大人不小心從皇上與寧鋒侍衛口中聽到的。據說京城城郊有一處山穀,玉乾帝帶著皇後太後便躲在那山穀中,隻是前不久竟被人殺死了。趕去的城防軍卻發現疑似楚王妃的馬車離開了山穀,似乎是朝著北麵而去。王爺、將軍,小人知道的可全都告訴你們了,求你們不要殺了小人,小人不過是代曲大人傳話而已啊……”

  袁耀收回劍,將劍收入劍鞘中,隨即對守在男子身邊的侍衛使了個眼色,隻見侍衛立即拎起男子的衣襟,押著他出了營帳。

  “王爺,您看這個消息可靠嗎?既然楚王妃躲在山穀中,為何小怡不早將此消息告知我們?現在小怡也失去了蹤跡,當真是讓人捉摸不透。”營帳內隻剩下海全與自己,袁耀這才開口詢問海全的意見。

  ☆、第三百六十八章

  一身白色長袍的雲易珩從大營外衝進營內,隻見他麵如縞素、腳下步伐竟是踉踉蹌蹌十分不穩,似是受到了極大的打擊。

  營內士兵看到這樣的雲易珩,又知此人身份特殊,在東羽之時受到東羽帝與大公主的青睞,尤其其弟還成為了大公主的新寵。因此,以往雲易珩的臉上總是端著倨傲傲慢不可一世的表情,卻不想不知到底發生了何事,能讓春風得意的雲易珩麵如白紙,如遭到極大的打擊。

  眾人見狀,紛紛繞著雲易珩的身旁走路,免得得罪了當今聖上與長公主的貴客。

  而此刻的雲易珩更是沒有心思在乎身旁的東羽士兵如何看待自己。

  但見雲易珩步履趔趄地衝到東羽大將的營帳外,正要抬手掀開營帳,卻被守在帳外的侍衛擋住。

  隻見那侍衛滿麵冰霜,眼底始終縈繞著淺淺的輕藐與敵視,注意到雲易珩現在的狼狽表情,那侍衛眼中更是浮上一抹幸災樂禍的笑意,口氣則變得更加冷酷無情,絲毫不給雲易珩臉麵地冷聲斥責道:“沒有將軍的召見,任何人不得進入營帳。”

  聞言,雲易珩臉色驟然一沉,原本直視著營帳的雙目瞬間射向擋住他道路的侍衛,眼中充斥著滿滿地恨意。

  隻是,盡管被侍衛當眾攔下,雲易珩身上的傲氣卻是不減反增,滿身縈繞讀書人的清傲,冷笑地反問道:“你一個小小連品級都沒有的侍衛,居然敢在我的麵前放肆,不想活了?不知道大公主最為器重我們兄弟嗎?不想葬身在西楚,就乖乖替我將簾幕掀起來,否則別怪我立即殺了你!”

  那侍衛何曾見過這般張狂之人?即便是在東羽皇宮,那些大臣見自己是大將軍身邊的貼身侍衛,亦是笑容相對,卻不想雲易珩這種叛國之人竟這般囂張,站在將軍的地盤還敢對自己這般無禮。

  心中念頭這般一轉,那侍衛原本藏在心底的鄙視不由得浮上臉龐,滿麵的譏笑、滿眼的譏諷,直看得雲易珩心頭窩火,這要再次開口斥責那侍衛,竟不想這一次對方竟是先他一步開口,隻聽見耳旁響起那侍衛滿含嘲諷的聲音,“哼,殺了我?就憑你?雲易珩,你以為這是你雲家任由你為所欲為嗎?不過,我聽聞你和雲易傑在雲家可是寄籬人下,想來也沒有太多放肆的機會吧!別忘了,這軍營是我們大將軍的,大將軍也不曾這般指使我們,就憑你,先掂掂自己的斤兩吧!”

  一番話,毫不留情地點出雲易珩當初在雲相府的處境,更是告訴雲易珩,裏麵的東羽大將軍早已將他的身世查的清清楚楚。

  雲易珩心中氣結,一張儒雅的俊臉早已是青白交替,氣得渾身輕顫,心中的恨意更甚。

  想不到他雲易珩在西楚時處處受到雲玄之父女的壓製,更是被他們連累被玉乾帝取消了參加考據考試的資格,成為一介廢人。可雲千夢卻是心狠手辣,不肯放他們一條生路,害死了自己的爹爹和妹妹,如今更是害的他被這樣的雜碎看低嘲諷,實在是不可饒恕。

  隻見雲易珩眼底的神色漸漸發生轉變,先前保留的最後一絲清明在聽完這侍衛的冷言嘲諷之後,驟然轉變為陰沉的殺氣,抬手便朝著那侍衛的臉上打去。

  ‘啪!’一聲清脆的掌嘴聲突然在寂靜的軍營中響起,周邊的東羽將士紛紛麵麵相覷,就連那被雲易珩掌嘴的侍衛亦是傻了眼,似乎完全沒有想到雲易珩竟敢在這樣的情況下對自己無禮。

  “東羽的走狗,找死!”腰間的佩劍在一瞬間出鞘,那侍衛雙目赤紅,麵子裏子均因為這一巴掌盡數被雲易珩打掉,滿麵怒容地舉起手中的長劍朝著雲易珩的頭頂劈去……

  “在營帳外吵吵嚷嚷,成何體統?”卻不想,這時主帥營帳的簾幕突然被掀開,東羽大將軍滿麵肅容地從裏麵走了出來。

  眾人轉目看去,隻見他麵沉如水,隻是眼底卻是一片冷光,被他所掃過的人皆是覺得心頭一冷,再也不敢在此停留,紛紛立即快速地離開。

  聽到這一聲帶著威信的冷叱聲傳來,侍衛手上的動作微微一頓,緩下了砍人的速度,雙目也隨著聲音往走出營帳的人看去……

  “哼,大將軍真是尊貴,若不是我弄出些聲音,隻怕您還不會‘屈尊降貴’地走出營帳吧。”嘴角勾起一抹諷刺至極的冷笑,雲易珩瞟了眼距離頭頂不到寸許的長劍,半點也未將頻臨眼前的死亡放在眼中。

  看到雲易珩眼中狂妄的神色,那侍衛頓時麵色漲紅,隻是軍有軍規,他斷不能讓自家將軍沒臉,便硬生生的收了長劍,麵帶懊惱地重新站會放哨的地方,不再言語。

  見侍衛欺軟怕硬的模樣,雲易珩冷哼一聲,噴氣間盡是不可一世的神色,隨即朝著東羽大將軍走進一步,目含輕藐地看向對方,出言挑釁道:“想不到東羽軍竟這般毫無軍紀。一個小小的侍衛也敢對東羽貴客出言不遜,大將軍看不慣我們兄弟,想法設法為難我們兄弟,若是不願讓我們兄弟隨軍直言一句便可,何必做出這樣毫無氣量的事情,顯得小家子氣,哼!”

  雲易珩雖被取消了參加科舉考試的資格,可畢竟也曾中舉,口才自是不在話下,豈是一個小小的侍衛所能比擬?

  聽完他的譏諷,那侍衛頓時麵紅耳赤,氣得渾身顫抖,死死地咬著雙唇立於原地,雙目緊盯著腳尖,生怕自己又說錯了話做出糊塗事來。

  東羽大將軍聽著雲易珩泄憤的話,雙手卻是背在身後,那微捏成拳的右手中則拽著一張密函,那雙不動聲色的眸子中則隱隱閃過一絲了然地光芒,頓時明白能讓雲易珩失去往日風度而變得尖酸刻薄的,隻怕與雲易傑被殺一事有關吧。

  他方才坐在帳內沒有出聲,便是想看看雲易珩如何處置此事,不想雲易珩這般沉不住氣,三言兩語便能夠被人挑起怒火,難怪會落得背井離鄉。

  看來,雲易珩兄弟之前在皇上與大公主麵前所說的一切,也不盡可信。他們兄弟有這樣的下場,看來與他們自身也脫不了幹係,卻盡數將責任推到那楚王妃的身上,可見身為男子的胸襟,這對兄弟不曾擁有半點。

  如此一分析,東羽大將軍麵色微寒,淡漠地看了雲易珩一眼便轉身重新踏進營帳內。

  雲易珩見狀立即跟上,兩人分作主次位坐好,營帳內一片寂靜。

  雲易珩的心思重新拉回方才得到的消息上,臉上再無半點恃才傲物的表情,陰狠的目光深處隱藏著極深的悲痛,不由得抬眼看向主位上的人。

  隻見那東羽大將卻是把玩著手上的紙條,半點沒有開口的跡象,這讓雲易珩不禁皺了下眉頭,心思隨之沉了沉,隨即恥笑一聲陰陽怪氣地開口,“將軍這麽怎麽了?難不成被我說了幾句便生起悶氣來?將軍可是指揮千軍萬馬之人,這氣量是不是太小了點?”

  “雲公子是想離開本將的軍營吧。”卻不想,東羽大將軍突然開口,那雙陰沉不定的眸子隨即抬起直直地定在雲易珩的身上。

  雲易珩隻覺鋪天蓋地的殺氣頓時撲麵而來,那在戰場千錘百煉而成的殺氣讓雲易珩麵色慘白,仿若耳邊響起金戈鐵馬之色,讓他的心猛地輕顫起來,竟是有些不敢與麵前的人對視。

  隻是,想起雲易傑的死,雲易珩的眼底瞬間浮上恨意,猛地抬起雙眼與東羽大將軍直視,寒聲道:“是又如何?大將軍本就不願帶著我在軍營中,本公子自行離開,豈不是正中大將軍的下懷?”

  聞言,東羽大將軍不著痕跡地皺了下眉頭,心道這雲易珩果真是是非不分、黑白顛倒,明明是他自己想離開,此刻卻將所有的責任推到自己的頭上,若是放這樣的人離開,到時候壞了自己與皇上大公主的感情,豈不是得不償失?

  “本將軍何曾有過這樣的想法?雲公子莫要忘記,你能夠在東羽站穩腳跟,完全是因為你能夠協助東羽功奪西楚領土!雲公子還未完成自己的使命,豈能擅自離開?”東羽大將心思百轉千回,出口的話滴水不漏,既沒有言明讓雲易珩留下,又沒有鬆口讓雲易珩離開,全然是在觀察雲易珩的態度。

  雲易珩聽完他的話,臉色微微一怔,全然沒有想到此人會說出這番話來。原以為他會幹脆地自己離開,卻不想他竟說出這番模棱兩可的話來。

  隻是,如今二弟死了,自己作為哥哥豈能不替弟弟報仇?何況,殺人的更是他們家共同的仇人雲千夢,自己更不能放過雲千夢那個賤人。

  而且,大公主身邊沒有了易傑,這東羽大將軍看自己又十分的不順眼,待在此處自是不安全,若此時不離開,將來隻怕人頭不保。

  心下暗暗下定決心,雲易珩不再猶豫,堅定地開口,“公主如今深入西楚腹地,我深受公主的知遇之恩,自然要前去援助公主!”

  “本將會派人給你準備馬匹!”不曾想,東羽大將軍居然爽快地應下了雲易珩的要求。

  一抹異樣湧上心頭,雲易珩再次看向主位上的人,卻發現此人麵色平靜地讓人察覺不出喜怒哀樂……

  ------題外話------

  推薦好友沉溪的《第一妃尊》,好看的文文、超棒的文筆,絕佳的選擇!

  ☆、第三百六十九章

  “公子,那東羽大將軍怎會這麽好心讓咱們離開?竟還派了千裏馬與侍衛護送,奴才總覺得事情有些蹊蹺。”從小服侍雲易珩的小廝見自家公子回到營帳,立即走上前說出自己的擔憂。

  雲易珩麵色蒼白,在看到自己的小廝後,隱藏在心底的失弟之痛驟然浮上臉龐眼中,放眼望去隻見雲易珩籠罩在一片悲慟之色中,整個人顯得十分萎靡不振。

  “公子……您節哀啊……”小廝將手中早已收拾好的包袱放在桌上,倒了一杯熱茶遞給雲易珩,低聲安慰著。

  隻是,話還未說完,小廝自己卻是先紅了眼眶。心頭不由得浮上哀傷之氣,好好的雲家如今卻隻剩下大公子一人了。往日還有二公子相伴,如今連二公子也……

  如此想著,那小廝心情一落千丈,不禁抬鼻用衣袖擦了擦眼角益處的淚珠。

  “你放心吧,沒有弄死雲千夢之前,我是絕對不會倒下的!這個仇,我怎麽能不報?我要讓雲千夢後悔活在這個世上,我要讓她後悔跟我作對!”咬牙切齒的說出這段誓言,雲易珩一口飲盡茶盞中的熱茶,閉上雙眼平複了下太過激蕩的心情,這才站起身,睜開雙目四下看了看生活了幾個月的營帳,心中卻是反複思索著東羽大將軍今日的反常。

  “公子……”見雲易珩立於原地沉默不語,小廝心頭擔憂,眼底泛著擔心的神色直直地瞅著雲易珩。

  “東西都收拾好了嗎?”看到桌上的兩個包袱,雲易珩臉上揚起一抹冷笑。想起當年隨著雲千夢一路從蘇城來到京城,身後跟著的是一眼望不到邊的車隊,祖母、弟妹的英容笑貌還如昨日般浮在眼前。可如今,自己身邊隻剩一個小廝,所有的家產隻有那兩隻包袱。

  看著眼前的一切,想著當年的輝煌,雲易珩藏於衣袖中的雙手猛地握了起來,陰霾之色瞬間浮上眼瞳,臉上的陰鷙揮之不去……

  “都收拾好了,咱們即刻便能夠上路。”那小廝跟在雲易珩身邊這麽多年,又與雲易珩經曆了這麽多的波折,豈會看不出自家主子心底的氣難平?小心翼翼地回了雲易珩的話,便見那小廝將包袱斜背在肩頭,安靜地立於雲易珩的身後等候主子的命令。

  “走吧。”低沉的聲音中夾雜著複雜的情緒,雲易珩再也不看帳內的布置,轉身便領著小廝出了營帳。

  “雲公子,這是將軍送你的千裏馬。這可是我東羽的良駒,純種的千裏馬,一日千裏不在話下。將軍還派了三百侍衛護你前去公主身邊。”而東羽大將軍身旁的近身侍衛卻早已候在營長外,隻見他身後的士兵手中牽著兩匹通體雪白的馬兒,一看便知是千金難求的好馬。

  “如此就多謝大將軍!”雲易珩半點也不謙讓,抱拳對那侍衛道了聲謝,便與小廝兩人分別上了馬背,眨眼間便騎著駿馬衝出了軍營……

  送走了雲易珩,侍衛返回營帳回稟東羽大將軍。

  隻見東羽大將軍端坐在桌後,神色卻是嚴謹中帶著一抹嘲笑,平靜地問了一句,“他走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