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22節

  “王妃小心。”喬影身形一閃擋在了雲千夢的身前……

  說時遲那時快,沒有人看著的雲易傑竟在此時手持匕首朝著近在眼前的雲千夢衝了過來……

  待喬影轉頭看向身後時,雲易傑的身影已經近在咫尺,那張布滿凶殘目光的雙目直瞪著雲千夢,手中的匕首正對的正是雲千夢微微隆起的腹部。

  隻見雲易傑眼帶陰狠的笑意,原本單手持刀,眼見著刀尖即將刺進雲千夢的腹部,竟是改由雙手緊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猛地刺向雲千夢的肚子……

  “王妃……”一時間,喬影已經顧不得衝過來的馬車,一聲尖叫正要移步擋在雲千夢的身前……

  ‘砰……’而這時,一聲巨響驟然在這緊張的雨夜中響起,驚得快要撞上門框的馬兒竟突然轉變了方向,轉頭往樹林中奔去。

  而已經趕出去救人的侍衛們則順勢飛身上了馬車,抓住韁繩,漸漸地控製了狂奔的兩匹馬,其餘侍衛則是氣勢不減地衝進馬車後,與敵人打鬥了起來。

  待槍聲的餘音在廟內消散,喬影這才看清麵前的狀況,隻見原本想要殺害雲千夢的雲易傑竟是雙目圓睜地直直往後倒去。

  地上幹枯的稻草上瞬間染上了鮮紅的血液,而更多的鮮血正從雲易傑的心口泊泊往外留著……

  “王妃,您可有受傷?”確定雲易傑已經死亡,喬影立即將注意力放在雲千夢的身上。

  但見雲千夢的麵色亦是隱隱泛白,隻見她左手護著腹部,右手則是持槍穩穩地抬起,槍口處還散發著濃濃的硝煙味,可見方才千鈞一發之間,是王妃自己救了自己。

  ☆、第三百六十六章

  喬影立即走上前,扶住雲千夢的身子,雙目緊緊地注視著雲千夢的神情,深怕方才的變故驚嚇到了王妃。

  雲千夢左手在腹部輕輕地滑動了幾下,似是在安撫腹中的孩子,待情緒平複之後,這才收起手中的火槍,定了定心神緩緩開口,“我沒事。馬車可控製住了?”

  說著,雲千夢的目光已經轉向廟外,夜雨依舊連綿不斷,濃烈的血腥味即便有雨水的洗刷也消散不了,直直的撲向破舊的廟宇,讓雲千夢稍稍皺了下眉頭。

  隻是,想起方才千鈞一發的危險,雲千夢的眼眸中卻是多了一抹淩厲之色,由喬影扶著往廟門口走去。

  隻見經過方才的危險,所有人均意識到雲千夢的身邊不可缺人,早有原本被雲千夢勒令藏在暗處的暗衛衝了出來,將廟宇團團圍住,即便是燕子也是插翅難飛。

  “回稟王妃,受驚的馬已經安撫了下來,元德太妃、慕春與迎夏也被救了下來。隻是元德太妃受了些輕傷。”侍衛上前稟報方才打鬥的結果,“偷襲慕春等人的並非這些盜匪。那些人身手敏捷、下手又快又狠,且行動和服飾均是一致,想必定是東羽偷偷潛入西楚邊境的大軍。”

  聽著侍衛的稟報,雲千夢的視線卻是射向黑夜中,此時外麵已經恢複了平靜,除去撲麵而來的血腥味與依舊綿綿不斷的夜雨外,一切又歸於平靜。

  “可有活口逃離的?”過了半晌,眾人才聽到雲千夢清冷微寒的聲音在雨夜中響起。

  聽到王妃麵色凜然、語氣更是夾雜著少有的肅穆,喬影不由得將注意力盡數放在雲千夢的身上。經過一夜的爭鬥,王妃雖身懷有孕,可眉間卻盡是淩厲之色,半點倦意也不曾顯現。此時問起那些趁夜襲擊他們的敵人來,口氣中更是帶著殺氣。這讓喬影心頭一緊,突然意識到今夜此事的重要性,心頭不由得跟著緊張起來。

  “王妃放心,卑職們早已按照王妃的計劃將盜匪盡數殲滅。幸而王妃神機妙算,派了暗衛護在元德太妃的身邊,連同那些東羽士兵也盡數伏誅,沒有讓任何活口逃離此處。”侍衛口氣堅定地回答著雲千夢的詢問,眼中神色始終如一。

  讓聽完稟報的雲千夢微微點了點頭,這才放下一半的心來。

  目光驟然從樹林的方向轉向另一邊,雲千夢看著他們之前進來的那條道路,繼而沉聲問道:“派出去的暗衛,都回來了嗎?那邊狀況如何?”

  語畢,雲千夢的心中卻已是盤算起此處距離江南、朝城分別需要幾日的腳程,而如今自己身懷有孕自然要以腹中胎兒為主,萬不能玩命地駕車前往北方。

  正問著,不遠處傳來一陣整齊的踏步聲……

  聽到這陣腳步聲,立於廟宇外的暗衛們並未露出戒備的表情,雲千夢則神色從容地等著來人現身。

  “卑職參見王妃。”來人正是暗衛的頭領,待他出現在雲千夢的麵前時,方才那陣腳步聲已經消失無蹤,想來定是紛紛藏身於暗處了。

  雲千夢微頜首,淡然地出聲問道:“可有人傷亡?那邊狀況如何?”

  “回王妃,卑職等人趁夜而去,打得敵人一個措手不及,盡數殲滅。我們傷亡極小。”回答的言簡意賅,十分符合他的身份。

  聽完,雲千夢這才重重地歎出一口氣,整個人也終於稍稍放鬆了些,仿若一直憋在心口的一口氣終於散了出來,讓雲千夢此時的神情看上去也輕鬆了不少。

  “屍首呢?”隻是,鬆了一口氣後,心頭又浮上其他的思慮,雲千夢想著這麽多的盜匪與東羽士兵,處理屍首也是極其棘手的事情。更何況,雲易傑的屍體此刻還躺在廟裏。

  “王妃放心,卑職已經帶人清理幹淨,不會留下一點線索。”那暗衛依舊是挑著重點回答雲千夢的話。

  “既如此,辛苦大家了。將裏麵的人抬出去埋了,我們即刻啟程。”抬頭看了看屋簷外的天色,見遠處一片灰蒙蒙的光線已有了天亮的跡象,雲千夢果斷地開口,隨即抬腿跨出門檻,往外麵走去。

  喬影見狀,立即拿過門口放著的雨傘,撐開擋在雲千夢的頭頂,護著她朝馬車走去。

  “王妃,您一夜未睡,還是休息一會再啟程吧。此時咱們殲滅了這些盜匪,想必能夠安生一些時日了。”想著雲千夢這一路上的盤算與擔心,雖然前幾日均是歇在別院,但心中的一根弦卻始終緊繃著,現在好不容易能夠喘口氣,喬影自然希望主子能夠歇息一會。

  可始終注視著前方的雲千夢卻是堅定地搖了搖頭,繼而淡然道:“今夜這麽大的動靜,豈會瞞得過去?更何況,辰王海王東羽可都緊盯著咱們,這邊動靜這麽大,方才我又開了槍,隻怕早已暴露了行蹤。此地更是久留不得。”

  自己之所以不留活口,也隻是希望能夠爭取些時間而已。隻是,以辰王海王強大的關係網,隻怕自己的行蹤也隱瞞不了多久了。

  喬影見王妃言之有理,不由得重重點了點頭,抬頭看向麵前的馬車時,才發現這是元德太妃所乘坐的馬車。

  隻是雲千夢不等喬影開口阻攔,已經是踩著侍衛搬過來的凳子登上了馬車。

  “奴婢見過王妃。”盡管經過方才那生死一線的驚心動魄,可慕春與迎夏依舊聽從王妃之前的囑咐,始終呆在元德太妃的身邊。

  雲千夢仔細地打量了兩個丫頭,見二人除去臉色稍顯蒼白之外,神色尚好,這才放下心來,將注意力集中在元德太妃的身上。

  但見元德太妃此時麵色鐵青、發釵稍顯淩亂,隻是在看到雲千夢到來後,卻是挺直腰杆坐在馬車內,臉上端著居高臨下的倨傲,讓人望之一眼便萌生退避三尺的念頭。

  “太妃身子如何?”雲千夢轉目看向慕春,並未將元德太妃如臨大敵的神態放在心中。

  “回王妃,太妃隻是手掌擦傷了些許皮肉,仔細養著便無大礙,王妃放心。”慕春半垂著臉蛋,細細地回答著雲千夢的問話。

  “既然太妃無事,喬影,立即吩咐下去,咱們立刻啟程。”語畢,雲千夢卻沒有再回自己的那車,而是微微往馬車內走近一步,靠著臨窗的座位緩緩坐了下來。

  “是。”喬影深知在元德太妃麵前不可多話,朝雲千夢行完禮便快速離開馬車。

  見雲千夢沒有離開的打算,元德太妃強裝鎮定的眼神下閃過一絲懊惱,有些沉不住地開口,“楚王妃今日好雅興,居然過來與本宮同坐一車。難不成楚王妃的人手已經不足以對付外敵,想要討好本宮,以期皇上能夠出手援助?”

  雲千夢卻是詢問起慕春與迎夏,“為何不開槍?”

  此言一出,便見慕春與迎夏的臉上紛紛露出慚愧的表情,慕春立於雲千夢與元德太妃之間,這才低聲回道:“都是奴婢們大意了,本想開槍的,隻是當時馬兒已經狂奔起來,奴婢與迎夏剛拿出火槍便被灌進馬車的大雨給淋濕了,請王妃責罰。”

  說著,慕春與迎夏便紛紛要跪下……

  雲千夢則是伸手將二人扶起,麵帶淺笑道:“你們沒事便好。”

  慕春與迎夏隻是內院的婢女,並非征戰沙場的將士,並不會騎馬涉獵,自然不能在搖擺不定的馬車內射擊。三人能夠安然無恙,也算是有驚無險,雲千夢自是不會多說責備的話來。

  車轅開始轉動,馬車奔跑起來,離開一片黑森的樹林,朝著平整的路上駛去……

  德夕帝軍營中。

  “皇上,卑職有急事稟報。”江南大雨不止,連著幾日的大雨將各方都困在軍營中,幾方在江南的軍隊暫時皆處於休戰調整的狀態,此時寧峰大步跨入營帳內,對正在批閱奏折的江沐辰行禮。

  見寧峰行色匆匆,江沐辰聯想起近幾日軍營中並無大事發生,心中頓時有數,揮手讓所有的大臣退下,隨即放下手中的奏折,語氣中略帶著激動的音色問道:“事情是不是有進展了?”

  寧峰見德夕帝神色間皆是喜色,心知此事定是瞞不過去,隻能低聲如實說了出來。

  而此時的海王西北大營中,海全正針對楚王近日不斷的進攻作出戰略的調整,所有的將士圍著地圖,紛紛開口提議,與海全進行商討。

  正說著,原本守在營帳外的侍衛走了進來,對海王行禮稟報道:“參見王爺,大營外有一男子吵著要見王爺。”

  眾人聽到那侍衛竟然因為這樣的事情冒冒失失衝進來稟報海王,紛紛皺了下眉頭。

  袁耀更是出聲嗬斥道:“沒看到王爺正在籌謀大事嗎?誰允許你這般毫無軍紀地闖進來的?更何況,咱們王爺是什麽人,豈是什麽人都能見的?”

  那侍衛被袁耀一陣指責,原本低著的頭壓得更低,卻還是稟報道:“回袁將軍,那人自稱是從德夕帝軍營過來的,吵著要見王爺。卑職深怕真有重要的事情,這才進來稟報的。”

  ☆、第三百六十七章 泄密

  聽到此處,營帳內頓時寂靜一片,所有將領麵色均是一怔,隨後極有默契地看向海王,似是在等著海王最後的定論。

  這樣緊張的時刻,德夕帝竟是私下派人前來海王軍營,用意到底如何,無人能夠揣測。

  所有將領均不敢在此刻胡亂開口,若是因為自己的言論讓王爺做出錯誤的判斷,隻怕會連累整個海王軍全軍覆沒。

  思及此,所有人均是打起全副精神,緊張地注視著海全的一舉一動……

  海全一雙鷹目在聽到‘德夕帝’三字後半眯了起來,原本平展的眉頭不著痕跡地皺了下,眼底神色略微閃過不悅,心中亦是與眾人所想一樣,思索著江沐辰怎會派人前來自己的軍營?

  如今三軍勢力相當,就連搶占的城池數目也極其相近,且自己也從未派人前去辰王軍營勸降,江沐辰自然不可能在此刻向自己歸降。

  一時間,老謀深算的海全陷入沉思中,心中極快速地分析如今的時局,又不斷思索到底有何事能夠讓江沐辰派人前來此處。

  見海王沉默不語,其他將領隻覺營帳內氣氛凝重,不由得紛紛轉目看向袁耀。

  袁耀接到眾人的視線,心知定要有一人率先開口,沉吟了片刻,這才冷靜地分析道:“王爺,還是小心為上。辰王素來詭計多端,他臣服於玉乾帝這麽多年,卻是趁著咱們起兵不備之時率先占領了皇宮。此人能夠忍常人所不能忍,更能以雷霆萬鈞之勢在混亂中取得優勢,咱們可不能掉以輕心。那男子萬一是辰王派來的刺客……”

  “讓他進來吧。”海全卻突然出聲,打斷了袁耀的分析,直接命令侍衛將人帶進來,“除了袁耀,其他人都退下吧!”

  “王爺……”所有人麵現緊張與擔憂,異口同聲道:“卑職定要保護王爺左右。”

  局勢緊張,海王一人身係海王軍上百萬將士的性命,這樣重要的關口,他們豈能讓王爺陷入半點危險中?更何況,一如方才袁將軍所言,辰王此人素來陰沉冷漠,今日所舉實在是讓人擔心不已,更不能讓王爺身邊隻留一人守護。

  “王爺……”相較於其他人,袁耀的擔心更加嚴重些,萬一王爺在自己的保護下被刺傷,那自己即便是萬死也不能謝罪,隻見袁耀忙不迭地出聲勸阻著海王,“王爺,茲事體大,卑職等不能看著王爺涉險。王爺若是不將卑職等留在營中,卑職等便長跪不起。”

  說著,便見袁耀已是領著所有武將朝著海王跪拜了下來。

  海王的動作卻是更快了一步,隻見他快速地伸出右手,極快地將還未跪下身的袁耀用力提了起來,隨即沉聲道:“大家不必擔心,對方既然是單槍匹馬前來,難道他一個人能勝過本王手中幾十萬大軍?隻怕是有人想送消息給本王吧。”

  海全老謀深算,瞬間便已看穿了一切,徑自開口對袁耀分析著。

  袁耀聽海王篤定的語氣,又見海王說得有理,頓時與帳內其他的將領交換了下眼神。又見海王神色堅定,袁耀等人隻能為歎口氣,勉強地點了點頭,眾人紛紛退出了營帳。

  袁耀則是將所有的擔憂暗藏在心中,雙目如炬盯著營帳外,待一會人進來後見機行事。

  不一會,侍衛便領著那名男子走進營帳。

  看著麵前弱不禁風的男子,袁耀眼底不禁浮上一層疑惑,心中則是劃過一絲輕藐。

  若辰王身邊都是這樣不堪一用的人,隻怕辰王這自行登基的皇位也坐不了多久。

  “就是你吵著要見本王?”海全坐在正中間的位置,身後懸掛著一張極大的地圖,麵前是一張極長極寬的木桌,上麵擺放了西楚的地形圖。地形圖中重要的城池均用各色的小旗幟標注著,當真是十分詳細。

  那男子看著麵前的一切,眼底劃過一抹震驚,一時有些鬧不明白海王為何將自己帶來軍中重地,難道海王不擔心自己將在此處看到聽到的事情傳出去?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