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3節

  此刻還不是參與到皇帝與辰王爭鬥中的好時機!

  辰王以為趁著老太君的壽宴調動部分兵馬,玉乾帝就不知道了!

  殊不知,他的一舉一動,均在皇帝的眼皮子低下!

  隻不過玉乾帝還看不上這點小魚,便也就睜隻眼閉隻眼的當作不知道!

  不管當年西靖帝駕崩時的遺言是讓誰登基,但玉乾帝如今已是西楚的皇帝,他們楚家與先帝共同打下這座江山,自然不能讓這種因為奪位而讓百姓受苦的事情發生!

  因此,不到萬不得已,楚飛揚手中的軍隊是始終保持中立的,斷不會貿然卷進這場紛爭中,免得造成生靈塗炭!

  曲長卿微抬首,見這位自己進入軍營便跟隨其後的長官如此淡定,他那顆略顯焦躁的心也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楚飛揚淡掃他一眼,便知曲長卿定是因為關心輔國公府的安慰,今日才顯得有些浮躁!

  不過,經過兩人方才的交談,這位昔日在自己手下驍勇善戰、有勇有謀的副將,又恢複了他以往的狀態!

  隻不過,如今曲長卿的心中想的還不止辰王這一件事情!

  自他從邊關回來後,母親便把當日楚相在大殿之上助雲千夢退婚一事說與他聽,而曲長卿此時正在尋思是否向楚飛揚道謝!

  隻是,思及這關係到雲千夢的閨譽,便隱忍了下來,沒有再開口!

  而浣溪院這邊,已走到了不少的名門閨秀,雲若雪仗著自己以前代替孕前藉們能夠出席了不少這樣的場合,便得意的走在雲嫣雲易易的前頭,淺笑大方的與各府的小姐夫人們打著招呼!

  雲易易本就看不上雲若雪,瞧她現在如此故意在自己麵前顯擺,不禁冷哼一聲,拉著雲嫣朝著人少的亭台走去,免得看著雲若雪生氣!

  而雲若雪也是不想與她們在一塊,瞧見蘇淺月與幾名閨秀正坐在涼亭中閑聊,便眼帶欣喜的走了過去“表姐!”

  蘇淺月聽出雲若雪的聲音,笑著站起身,拉著她一同坐下“可把你給盼來了!我們方才還說道你呢!”

  雲若雪見眾人說起自己,心中不禁好奇,便搖著蘇淺月笑道“說我什麽了?好表姐,告訴我吧!”

  蘇淺月無法,隻能拉住她的手說道“咱們隻是說許久不見你了!以往各附小姐每月的茶話會,你也有兩次沒有參加了,難道是身子不適?”

  說著,蘇淺月的目光便看向雲若雪如今留著劉海的額頭,眼中均是疑問……

  雲若雪聽她如此一問,心中便有些後悔自己為何要打破沙鍋問到底,又見在座的幾位幹金均是沿著異樣的目光看著自己,便隻能訕訕一笑,有些無奈道“各位姐姐也是知道的,我家中還有嫡長姐,前些日子她被辰王殿下退了婚,心情自然不好,我這個做人妹妹的,當然要陪在其左右,免得長姐想不開尋思!”

  三言兩語,雲若雪便把眾人的注意力轉到了雲千夢的身上!

  此時隻見那幾位打扮清麗、麵容姣好的小姐立即露出一副好奇的神色,紛紛追著雲若雪問道“到底是何事?我們也隻是聽說雲小姐被辰王退婚,還企圖在大殿之上尋死,不知現今你那姐姐如何?是否終日以淚洗麵?”

  雲若雪聞言,心中頓時得意,與蘇淺月交換了一個眼神,便眉飛色舞的說道“唉,你們想想,哪家小姐被當中退婚還有臉麵活下來的?要說我那個姐姐,也是個要強的,隻不過卻沒有死成,倒像是變了個人似得,越發的讓人難懂了!”

  “哦?我竟不知,在妹妹的眼中,我如此的難懂!”而此時,涼亭外,傳來雲千夢清冷徵寒的嗓音!

  第五十九章 輔國公府百花爭妍

  涼亭中的幾人同時回過頭來,隻見金燦燦的陽光下,雲千夢一身淡紫衣裙,頭上別著數支紫玉雕花管子,耳邊掛著同種玉質的清蓮耳環,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如明珠一般讓人過目難忘!

  雲若雪不想自己方才所說竟被雲千夢聽了去,又瞧此時浣溪院中的夫人小姐均是看向自己這邊,心中頓時一緊,剛想開口,卻被一旁的蘇淺月給搶先開口!

  “蘇府淺月見過雲小姐,幸會了!”蘇淺月立於涼亭中,一身淺藍衣裳稱得她如一朵百合般清新自然,白皙細膩的肌膚在暖陽下越發的晶瑩剔透,讓人眼前不由得一亮!

  此時又聽到她柔中有禮的聲音,那些個家中有成年男子卻尚未娶親的夫人便悄悄的打量起蘇淺月!

  雲千夢見有人替雲若雪出頭,目光不由得轉向那向自己福身的蘇淺月,淺笑道“相府千夢見過蘇小姐,幸會!”

  兩人笑意盈盈的視線微徵碰觸到了一起,一時間仿若是激起了無數的火花,外人卻隻道兩府小姐知書達理,隻不過,相較於被退過婚的雲千夢,各府夫人中,對蘇淺月的滿意度明顯是要高些,但也礙於輔國公府的麵子,並未表現的太過明顯!

  “大家都坐吧!一會子壽宴開始,便是想坐也要登上好半天呢!”此時,作為輔國公府大小姐的曲妃卿站出來打圓場,拉著雲千夢徑自走向與自己交好的幾位小姐的麵前,不再理會雲若雪蘇淺月等人!

  “切,德性!也不看看自己聲名狼藉的樣子,竟還敢給月姐姐臉子看!呸!”涼亭中的一名圓臉小姐,盯著雲千夢遠去的背影輕輕啐了一聲,隨即討好的對蘇淺月說道!

  “蝶兒,不可無禮!她畢竟是你雪姐姐的長姐,你這樣說她,讓那些人聽去了,指不定又生出什麽幺蛾子出來!”蘇淺月見有人為自己出頭,便笑著拉過那尚未及笄的小丫頭,好生的安撫著對方!

  雲若雪掃了眼方才出聲的小丫頭,見她是刑部侍郎的千金,而蘇淺月的父親是刑部尚書,便知這小丫頭為何討好蘇淺月!

  隻不過,別人如何討好蘇淺月,與雲若雪都沒有任何關係,此時隻要聽到有人暗罵雲千夢,雲若雪心中便覺得通體的舒暢,便麵帶笑容的重新坐了下來,細細的品著麵前的新茶!

  而蘇淺月則是勸了那小姐一句後,便也不再多說,任由自己身邊的幾人繼續低聲詆毀雲千夢,而她則是端起麵前的茶盞淺淺的喝了一口,隻是那隱藏在碗蓋後的眸子,卻是直直的射向雲千夢的背後,透著一抹幸災樂禍的笑意!

  “妃姐姐,你方才躲哪裏去了,我們可是找你半天了!”那站在荷塘邊欣賞風景的幾名閨秀見曲妃卿帶著雲千夢走過來,淺笑開口!

  “夢兒,來,見過都察院左都禦史家的秦小姐,她可是我的好友!”曲妃卿笑看著那名出聲的小姐,向雲千夢介紹!

  雲千夢看過去,隻見那都察院左都禦史家的秦小姐長得一臉正氣,便知這一定是家教使然,受了秦大人的影響!

  而這位秦大人在西楚也是聲名赫赫的人物,自西靖帝開始便擔任都察院左都禦史,幾十年來兢兢業業、為人清正廉明,從不為權貴所折腰,甚是讓世人稱讚,就連當今的聖上,對這位已近七十高齡的禦史大人亦是十分的厚待與尊重!

  而秦大人不僅對自己嚴格要求,其家風更是清白正直!

  雲玄之這麽多年位居百官之首,卻始終沒有加官進爵,便是拜這位秦大人所賜,多次彈劾雲玄之門風不正,導致雲玄之這些年仕途裹足不前,卻也無能為力!

  隻不過,雲千夢見著這位秦小姐,那雙含笑的眸子中透著少有的清澈正氣,便知這位小姐定與旁人不同,心下也甚是歡喜,樂於與這種行得正做的端的人交友!

  “雲千夢見過秦小姐!”雲千夢對著秦小姐徵徵屈膝行禮,眼中帶著善意的笑容!

  “不敢當!雲小姐安好!”那秦小姐也是個難得的明白人,見雲千夢誠心與自己結交,且她又是自己閨中密友引薦的,心下的防備便少了些許,也隨著雲千夢的動作徵徵福身,兩人各行一禮!

  曲妃卿見雲千夢與秦易安有些一見如故,心中也是歡喜,便領著雲千夢向其他幾位小姐問好“這是禮部尚書家的小姐沈叢煙,這位是吏部尚書家的千金韓瑩波,這最後一位是翰林院學院學士的孫女管思柔!”

  雲千夢放眼看去,這幾位小姐均是人中龍鳳,各個樣貌出挑、氣質出眾,渾身縈繞著濃濃的貴胄之氣,紛紛顯示出她們的出身不凡及良好的教養!

  而這幾位小姐之前雖覺得與這被退婚的女子結識有些自降身份,但如今見雲千夢清麗脫俗,舉止典雅,談吐更是帶著一絲讓人敬佩的不卑不吭,麵對眾人的嘲諷及異樣的目光時,不是怒目而對,卻是談笑自如又麵帶淺笑!

  由此可見,這相府的嫡出小姐卻是一位性格堅韌的女子,那退婚的辰王怕是弄丟了一顆蒙塵的明珠!如此想來,這幾位小姐對雲千夢的印象大大的提高,眾人爭先與雲千夢見禮,幾人站在湖邊相談甚歡!

  “不知她們在聊什麽,竟如此開心?難道那些人都不怕被雲千夢帶壞名聲嗎?”方才開口低罵雲千夢的刑部侍郎幹金邢金蝶有些好奇的看向湖邊,隻見湖光粼粼的表麵反射出幾位小姐的倒影,一時間美麗至極,卻讓那向來自認美貌的邢金蝶氣紅了眼,一雙小手緊緊的握著茶盞,眼中散發出數不盡的嫉憤!

  蘇淺月自然也是注意到了那邊的情況,原本得意的眸子中不禁閃過訝異之色,見雲千夢與那禮部尚書又吏部尚書、翰林院學院學士家的小姐們相談甚歡,蘇淺月的心中萬般有些不是滋味!她的父親官居二品刑部尚書,平日裏六部尚書的接觸較多,各部在獨立辦公的同時也是相輔相成的,但禮部尚書與吏部尚書與父親走動向來不多,更談不上什麽交情,導致蘇淺月與這兩家的小姐也是不甚熟悉!

  可如今,雲千夢這個被退婚的相府千金卻在初次見麵時,便與這兩家小姐打成一團,豈能讓蘇淺月能夠咽下這口氣?

  “若雪,你可是雲小姐的親妹妹,豈能一直坐在這?不如咱們也去與幾位小姐談談心,也好相互結交一下!”蘇淺月終究還是有些坐不住了,放下手中的茶盞站起身,帶著一絲淡漠的開口!

  雲若雪見蘇淺月起身,便抬頭看去,隻見表姐此時眼中隱隱冒著火光,便知她定是想去教訓雲千夢,立即欣喜的應下,與蘇淺月相扶著下了涼亭,步步生蓮的走向湖邊!

  “不知姐姐們在談論些什麽,竟如此高興,不如說出來,也讓妹妹笑一笑!”人未到、聲先到,雲若雪的嬌滴滴的嗓音緩緩的傳入湖邊眾人的耳中,同時也打斷了雲千夢等人的交談,紛紛閉上嘴巴,靜靜的看著靠近她們的雲若雪等人!

  “蘇府淺月見過秦小姐、沈小姐、韓小姐、管小姐,幾位小姐甚少出門,咱們倒是沒有見過幾麵!隻不過,家父與幾位伯父共事,咱們也該聯絡聯絡感情!”蘇淺月見幾人並未表示歡迎她們的到來,便笑著先開口,讓幾人沒有拒絕的機會!

  “蘇府?原來是刑部尚書家的小姐,真是久仰大名!蘇小姐在京都小姐中也是頗負盛名,今日一見,倒真是人比花嬌!”秦易安見蘇淺月一副沒安好心的樣子,便淡笑開口,隻是那雙清貴的眸子中卻帶著徵徵的諷刺!

  出身禦史之家,秦易安自然知道蘇青與雲玄之之間的事情,也未那紅顏薄命的曲若離惋惜!

  而此時蘇家人竟還敢過來打斷她們的談話,讓向來性情直爽的秦易安心中頓時不悅,便直直的開口!

  而蘇淺月亦是聽出秦易安口中的諷刺,卻隻是無所謂的笑了下!

  “喂,你怎麽說話的?既然要讚揚別人,就表現的真心點,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別人還以為你命不久矣呢!”隻是,那邢金蝶卻是受不了別人侮辱蘇淺月,徑自走上前,指著秦易安的鼻子吼道,這一聲怒吼頓時引來了無數的目光!

  與曲妃卿一起的幾位小姐早已認出這是刑部侍郎的女兒,便也早知這邢金蝶是個繡花枕頭,此刻如此丟人卻渾然不知自己已是被蘇淺月當棒使,一時間幾人麵露笑意,卻無人去搭理她!

  畢竟,一個小小的侍郎幹金,還用不著她們費心思,免得降低了她們的身份格調,也免得讓在場的其他不明所以的人認為她們以權壓人!

  可邢金蝶卻不這麽認為,見無人理會她,邪金蝶心中一時氣惱,想起自己在家中時也是人人捧在掌心的明珠,此時竟被人如此的無視,頓時怒上心頭,氣的放聲大哭了起來!

  這一鬧,所有的目光便全部看了過來,一旁的夫人小姐均是對這邢金蝶指指點點,頗有些看不上的意味!

  雲若雪未想到事情竟會演變成這樣,雲千夢等人不發一言便已是氣哭了她們的人,隻覺這些人欺人太甚,便尖酸刻薄道“姐姐們何必欺負金蝶小孩兒家!大姐姐,你好歹也是訂過親的人,雖然後來被當眾退婚,卻也曾經有過婚約在身,豈能與小孩一般見識,如此不是顯得大姐姐沒有半點的風度麽?”

  曲妃卿等人不想這雲若雪身為雲千夢的妹妹,雖平日裏在家便總是欺負雲千夢,可今日在這麽重要的場合竟還是如此的目無尊長辱罵長姐,一個個眼中頓時冒出怒火!

  可此時,一道淡紫的身影卻款款上前,慢慢走到眾人的前頭,與雲若雪麵對麵站著,隻見雲千夢眼中帶笑,絲毫不見半點怒氣,嘴角的弧度完美得無可挑剔,在絢麗的陽光下,那一身的雪白肌膚完美無瑕,更稱得她如畫中走出的人兒般光彩奪目,一時竟讓雲若雪也不禁看呆了眼!

  “妹妹此言差矣!西楚推崇尊老愛幼,可邪小姐卻對秦小姐出言不遜!若論有錯,那便是邪小姐在先!而妹妹卻當眾侮辱長姐,其錯第二!妹妹言辭中又不顧相府體麵,讓父親跌了麵子,其錯再三!妹妹說,這是你的錯,還是姐姐的錯?當然,子曰:子不教、父之過!但此時父親並未在場,妹妹如此失言失德,身為長姐的我的確也有引導不利耕昔,回府後,自當向父親負荊請罪,以請求父親的原諒!隻是,不知妹妹應當如何做,才能消了父親的怒火?”雲千夢一字字一句句緩緩道來,不緊不慢的語速卻讓雲若雪漸漸白了臉色,也讓一旁的蘇淺月也不禁對雲千夢刮目相看,心中對這個相府的大小姐又多了一份戒心與敵意!

  “邢小姐若再哭下去,怕是侍郎大人的麵子也要被你哭沒了,也不知今日壽宴結束後,您的這番表現會讓在場的夫人小姐談論多久?”眾人見雲千夢這個當事人都不見怒意,便也漸漸心平氣和了起來,隻見那沈小姐也跟著笑道,言語中少不了是一番嘲笑!

  而那邢金蝶今日本是盛裝打扮,意圖豔壓群芳的,可經過方才那一通大哭,臉上精致的妝容已是全花了,隻見她立即掏出袖中的小鏡子照了照,隻見鏡中的自己雙眼紅腫、妝容淩亂,一時間竟來不及向蘇淺月道別,便直直的衝向浣溪院的門口去找自己的丫頭補妝!

  蘇淺月見雲千夢一番話便打發走了自己身邊的人,眼中頓時陰沉了下來,皮笑肉不笑的慢慢靠近雲千夢,用滿是陰鷙的嗓音開口:“怎麽說若雪也是雲小姐的親妹妹,雲小姐何必得理不饒人?讓她丟人於人前,於你也不太好吧!”

  雲千夢迎上蘇淺月那滿是陰霾的眸光,眼中冷靜異常又帶著少有的睿智,隻見她莞爾一笑,淡然開口:“我與蘇小姐亦是無怨無仇,蘇小姐又何必步步緊逼?”

  此話一出,蘇淺月的眸子中閃過徵慍,嘴邊卻是蕩起冷笑,隨即便往前走去,打算與雲千夢擦肩而過!

  可此時,不知為何,蘇淺月的身子猛然讓身旁的湖中跌去,眾人一陣驚呼,均是對這突發事伴沒有反應過來,眼前著蘇淺月便要跌進湖中,雲千夢竟突然伸出雙手去拉蘇淺月的裙底……

  隻是,蘇淺月的動作太快,雲千夢的手隻抓住她腰間的銀白腰帶,隻見那腰帶瞬間被大力扯落,一陣裙舞飛揚間,眾人聽到一聲……噗通,的落水中

  “快來人,快去救蘇小姐!”雲千夢最先反應過來,朝著迅速聚攏過來的丫頭們喊道,隻是丫頭們都是些不識水性的,隻能一個個驚慌了的往浣溪院的門口跑去叫人!

  一時間,眾位平日裏滿口仁義道德的夫人小姐們,均是一臉受驚的看著在水中不停撲騰的蘇淺月,竟如人伸出援手!

  倒是曲妃卿雲千夢幾人從一旁的花壇中折斷幾隻樹枝往湖中伸去,打算把蘇淺月拉上來,奈何衣裳沾了水變重,那枝條又太細,不一會便被拽斷,蘇淺月被這一陣反力所致,竟沉入了湖底!

  “月兒!”一聲焦急的大喊,隻見一道月白的身影瞬間衝進眾人的眼中,不消片刻,那月白的身影便直直的跳入水中,奮力的朝著蘇淺月落水的地點劃去……

  “都站著幹什麽?還不趕緊下去幫忙!”曲妃卿見在自家後院出事,而這些小廝一個個竟站在岸邊不動,便惱了,指著湖中的兩人便低喝道!

  一時間,十幾聲落水中頓時想起,半餉後,才見眾人抬著已經陷入昏迷的蘇淺月上岸!

  那最先跳入湖中救人的公子渾身濕透卻渾然不覺,徑自把蘇淺月平放在岸邊,隨後雙手用力的按壓這蘇淺月的腹部,隻是努力了半天也不見蘇淺月吐出吸進去的湖水,急得男子頭上不知是湖水還是汗水的,直直的落在蘇淺月的臉上,那按下去的力道更是加重了幾分!

  “呃……”一陣吐水的聲音傳來,眾人隻見蘇淺月盡數的吐出腹腔中的湖水,那男子亦是重重的鬆了口氣,立即接過一旁丫頭遞過來的披風緊緊的圍住衣衫不整的蘇淺月!

  “快扶蘇小姐去客房!”聽到出事趕過來的季舒雨看到這樣的場景,立即讓丫頭們為蘇程言帶路!

  而蘇程言則是親自抱起蘇淺月,冷眼掃了下四周的人,這才隨輔國公府的丫頭快步朝浣溪院的門口走去!

  “到底出了何事?”老太君的壽宴上出現這樣的事情,讓季舒雨心中頓時不悅!

  曲妃卿憤憤的瞪了眼蘇家兄妹的背影,這才開口回道“娘,是那蘇小姐自個兒失足落進湖中的!”

  “不對,明明就是雲千夢推表姐下水的!”而此時,雲若雪竟指著雲千夢厲聲道!

  眾人心中一陣唏噓,目光中滿是疑惑的看向雲千夢,季舒雨心裏則是咯噔一聲,暗叫不好,怕是夢兒著了蘇家人的道兒了!

  曲妃卿見雲若雪竟如此含血噴人,氣的渾身輕顫,滿臉漲紅的便要反駁她,卻被雲千夢攔著,隻見雲千夢滿麵的沉穩,聲音中帶著不怒而威的壓迫感,直逼她身側的雲若雪“妹妹可有真憑實據?否則,單憑一個誣蔑長姐的罪名,便能讓妹妹受到刑罰!”

  雲若雪見雲千夢死到臨頭還強裝冷靜,不禁冷笑“當時隻有姐姐與月姐姐離得最近,偏偏月姐姐就在與姐姐擦肩而過時跌入湖中,其中疑點重重,姐姐的嫌疑自然是最大的!依妹妹看,姐姐還是不要逞強裝傻了,做了就是做了,去向月姐姐陪個不是,我相信表姐定會原諒姐姐的!”

  這話說的,仿佛就是認定雲千夢是凶手一般!

  隻是雲千夢卻依舊一副不緊不慢的模樣,隻見她淡然一笑,輕啟紅唇“還是等蘇小姐清醒過來再問吧!妹妹此時還是休息一下,免得一會受罰時沒有力氣!”

  眾人見雲千夢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倒不像是凶手,便收回目光中的疑惑轉而看向指責雲千夢的雲若雪,不知她到底想幹什麽!

  而此時,一名小丫頭突然跑了過來,在季舒雨的耳邊低語幾句,隻見季舒雨瞬間變了臉色,立即出聲道“請眾位夫人小姐移步前院,皇上、太後與皇後娘娘突臨輔國公府!”

  聽到此言,眾人頓時驚慌失措,哪裏還有心思去看別人家的笑話,紛紛按照丈夫的品級列隊站好,恭敬的朝著前院走去!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