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20節

  海全卻隻是搖了搖頭,微歎口氣,緩緩開口,“這兩人的分量還不夠。若是能將雲千夢抓過來,隻怕楚飛揚的人馬盡數能夠被我們所用。奈何楚飛揚將雲千夢藏得極好。”

  海全的話語中,藏著無限的可惜。隻需雲千夢一人在手,莫說楚飛揚,隻怕連江沐辰也會繳械投降。

  聞言,袁耀也是愁眉不展,誰人不知楚王極愛了楚王妃,許多人均是想從楚王妃下手讓楚王投降。奈何楚王將楚王妃藏了起來,任誰也找不到,即便他們翻遍了西楚的地皮,也沒有見著楚王妃的人影。

  西風卷簾,越往北寒氣越重,行行走走這幾日,雲千夢一行人均是歇腳在曲若離陪嫁的別院中,倒也是安全無事。

  隻是,越是靜謐無事,卻越是讓人深覺不安。

  尤其這一路走來,就連路上也鮮少見到逃難的百姓,實在是讓人忐忑難安。

  “王妃,看來這一帶已經被人控製了,咱們的行蹤也早已被人摸透了。”放下車簾,喬影平靜的麵色中藏著絲絲殺氣,全身端坐在馬車內,渾身緊繃,時刻注意著四周的一切。

  雲千夢見喬影這幾日越發的謹慎小心,心中讚許她辦事的態度,卻又覺得這丫頭實在是太過嚴肅,不由得淺笑道:“我已將事情告知王爺,這邊的事情,相信以我們的能力定能夠辦好。隻是到時候可要委屈你了。”

  “能夠為王妃辦事,卑職萬死不辭。”喬影豈敢應下雲千夢的話,立即謙恭地回話,繼而拿過一旁的包裹,低頭認真地整理著裏麵的行李。

  見狀,雲千夢柔雅的美眸中散發出點點笑意,雙手輕撫微凸的腹部暗暗地算著時間,應該就是這幾日了吧……

  ☆、第三百六十二章

  “王妃,別院到了!”一日行程結束,馬車停在曲家的別院門口,慕春與迎夏小心地扶著雲千夢走下馬車。

  雲千夢領著一行人立於大門外望去,隻覺這與前幾日歇腳的別院並無二致,均是蕭條的模樣,看來西楚真是天下大亂了,就連京城外的別院均是受到戰火波及。

  “王妃,裏麵一切正常,卑職已經提前派人打點好了一切,王妃可安心在此過夜。”這時,先她們一步進入別院的喬影快步走到雲千夢的麵前,神色嚴謹地稟報著一切。

  雲千夢收回視線,對喬影微點了下頭,繼而淺笑道:“咱們也進去吧。讓大家近幾日好好休息休息。”

  留下這句話,雲千夢由慕春迎夏扶著踏上台階,緩步進了別院。

  “喬影辦事越發細心了,竟已經派人將正屋打掃幹淨,王妃進屋便可歇息了。”慕春放下手中的包袱,看著正屋與內室早已窗明幾淨,不由得出聲讚歎了一句。

  雲千夢則是緩緩走到窗邊,抬手輕輕推開窗子,明亮的雙目看著落滿院落的夕陽,嘴角噙著淺淡的笑意。

  “隻是不知映秋與元冬如今如何了。”慕春一聲歎息,將藏在心底的心事說了出來,遂而便見她與迎夏齊齊望向雲千夢,兩人的眼神中皆是信任的神色。

  雲千夢自是明白兩個丫頭的焦急,左手撐在腰間、右手輕撫腹部,慢慢地轉過身,這才清聲說道:“辰王暫時並未為難京中百姓,相信她們二人定是安全的。”

  況且,辰王早已拿到京中所有公卿之家以及大家士族的勸進表,又豈會去為難小老百姓?

  “幸而有夫人留給王妃的別院,否則咱們這一路隻怕連歇腳的地方也沒有。”迎夏見院內靜謐無聲,將包袱內的器皿衣物放置完畢,便笑著開口,活躍著屋內的氣氛。

  見迎夏有意轉變內室沉悶的氣氛,雲千夢低頭看著腳下踏著的木板,一步一步慢慢地往前走著,神情極其的認真謹慎,似是在算計著什麽事情。

  見主子這般表情,迎夏與慕春不再開口,兩人接過喬影打來的井水,直接在外間燒起水來,正屋中除卻開水的翻騰聲,便再無它響。

  “王妃,歇會吧。坐了一整天的馬車,顛簸了這麽久,您歇息會,對孩子也好。”不敢給雲千夢胡亂喝茶,慕春倒了一杯熱水放在圓桌上,這才上前扶著似乎正在數地板的雲千夢坐下。

  雲千夢將思路重新理了一遍,這才小心地坐下,雙手捧起麵前的茶盞暖著手,又見三個丫頭都在,便淺聲開口,“再過幾日,咱們的馬車便會正式往北方而去。屆時,咱們便再無別院可以落腳。”

  三人見雲千夢此時開口定是有要事囑咐,便立即輕聲走到內室站好,安靜地聽著雲千夢的差遣。

  “咱們這些日子歇在別院,那人自是不敢輕舉妄動。這也是他長了記性,以當初的事情為戒,沒敢貿然行動。而一旦咱們踏入北方的界限,自然有王爺的五十萬大軍護著,到時候想要對我們下手則更加困難。”雲千夢神情淡然,以一副輕鬆的口吻談論著自己眼下的困境。縱使她身邊有暗衛護著,但雲千夢畢竟有孕在身,暗衛能夠替她擋去刀光劍影,卻無法替她生產,萬一路上發生什麽,隻怕是無處求援。

  見雲千夢說起之後一路上的打算,三個丫頭均是洗耳恭聽,就連已經知曉一些內幕的喬影,在聽完雲千夢這番話後,神色變得更加肅然。

  “所以,重點是進入北方前的這段路程。我已讓喬影前去打探了路途中的一切,隻是再囑咐你們一句,屆時不可慌了神,更不可自亂陣腳,謹記我教你們用槍的手法。”輕輕抿了口溫熱的白開水,雲千夢招手讓三人靠近,小聲地將計劃和盤托出。

  而此時,距離別院不遠處的廢園中,一名年輕男子立於廢園的繡樓上,抬眸望向別院的方向,那雙沉寂的眼底卻是充斥著無法抹去的恨意。

  “兄弟,隻是一個逃亡在外的楚王妃,你又何必這般在意?咱們這麽多人,將那娘們綁了來,還不任由你處置?楚王殺了我們山頭的當家的,我們既然跟了兄弟,自然會把第一次讓給兄弟你。聽聞那楚王妃十分得楚王的愛憐,想必也是個嬌美如花的小娘子吧。我們這些在刀口上生活的大老粗,可還沒有見過皇家的女人長什麽樣子,哈哈哈……”一道粗獷中帶著淫穢的聲音從男子身後的房內傳來,一名五大三粗、滿麵橫肉,年約三旬的男子大步走了出來,一手用力地搭在年輕男子的肩上,一麵放聲大談捉到雲千夢之後的美景,那凶惡的臉上已是爬滿了猥瑣的笑容。

  年輕男子聽到那帶著沙啞的大笑聲,眉頭微微一皺,收回視線的同時掃了眼那搭在肩頭的大手,半斂的眼底劃過一絲不悅,臉上卻浮起輕浮的笑容,朗聲道:“劉大哥說得沒錯。那楚王妃閨名雲千夢,曾經是雲相府的嫡出大小姐,可是京城有名的美女,否則又豈能將楚王迷得暈頭轉向?”

  說著,年輕男子那雙桃花眼微微一挑,轉頭往身後的屋子看了眼,這才轉頭湊近那大漢,低聲在他耳邊說道:“小弟聽聞劉大哥十分喜歡潑辣的女子,這雲千夢可是這裏麵的頭一份。別看她一臉溫賢淑的模樣,卻是個潑辣貨,最得大哥你的口味。隻是這雲千夢卻也足智多謀,劉大哥享用的時候,可也要防著她點,莫要讓她傷了您啊!”

  語畢,那年輕男子眼神下流地往大漢下身瞟了一眼,一切皆在把言中。

  那大漢順著年輕男子的目光往下看去,頓時明白了對方話中的意思,臉上的笑容便更加淫穢,又見年輕男子對自己推心置腹,不由得也低聲說出自己的看法,“老弟,這楚王妃一介女流,你為何等了這麽多天還不動手?老子看她身邊也就兩三個小丫頭服侍著,其餘護衛的人數也遠遠不敵我們的人數,何必將此事拖下去?”

  說著,那大漢隻覺心頭隱隱發癢,腦中已是在幻想一些不堪入目的場景。

  年輕男子見大漢淫心大起,心中不由得升起輕藐之色,麵上卻一本正經道:“大哥不知,那楚王妃雖是女流之輩,卻是個厲害的。況且,楚王讓自己的愛妻獨自上路,豈會不安排護衛隨行?咱們若是貿然闖進那別院,隻怕怎麽死的都不知道。”

  “那可如何是好?萬一這一路上她均是歇腳在別院,老子豈不是隻能看著卻吃不到?況且,咱們也可在路上動手,何必總是拘著手腳,讓兄弟們再三地失望。”心中美好的幻想頓時被對方的一番話給澆滅,大漢不禁惱羞成怒,那搭在男子肩頭的手上更是暗暗施力,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年輕男子卻是不氣不惱,臉上的笑容越發陰毒,出口的聲音中帶著化不去的恨意,“劉大哥急什麽?此路不通,自然還有其他的道路。此時西楚大亂,誰也保不準楚王的大軍會藏在何處,萬一咱們明著動手被發現,莫說楚王,隻怕連辰王也不會放過我們。我倒想問問劉大哥,你手中的這些兄弟,有幾個能夠抵過楚飛揚或者是江沐辰手中的大軍的?如此莽撞,豈不是讓兄弟們白白送死?倒不如咱們先靜觀其變,待那幾方人馬均以為安全時動手,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那又何必提前掃清這一路上的人?白費兄弟們的力氣。”那大漢依舊有些不服,雖沒有親眼見過雲千夢的長相,可聽對方這麽一形容,卻更加撩起了他的好奇心。

  “不這麽做,楚王隻怕會派更多的人保護楚王妃。”年輕男子心頭一聲輕哼,暗自嘲諷這大漢腦中裝的皆是稻草,蠢笨如豬。

  隻是,說到此處,又見年輕男子與那大漢兩人交頭接耳竊竊私語起來,隻見那大漢在聽完男子的計劃後,臉上頓時放出無恥的大笑,重重地拍了拍男子的肩膀,遂而轉身下了繡樓……

  “公子,不如讓卑職去辦此事,何必……”見大漢離開,一名侍衛走近男子,極小聲地建議道。

  隻見男子早已在大漢轉身時斂去了滿臉的笑容,麵色陰沉發冷地讓人心生寒意,半晌,才見他咬牙切齒地低聲說道:“哼,西楚如此待我們,我豈會放過他們?這些人,不過是打前陣的,生死均與本公子無關。活著,本公子會繼續利用;死了,本公子會拍手叫好。隻要是西楚之人,都是該死的。我現在最想看到的,便是楚飛揚知曉雲千夢被人侮辱殺掉之後的表情,想必是十分精彩的!”

  說到最後,但見男子雙手成拳、渾身輕顫、雙目爆紅,一張原本瑩白玉潤的公子臉,此刻被籠罩在一片殘陽中,讓人望而生畏……

  ☆、第三百六十三章

  晴朗了幾日,卻不想半夜時竟下起淅瀝小雨來,雨中夾雜著淩厲的寒風,冬日的寒冷已是漸漸逼近。

  “外麵下雨了?”被雨滴的聲音吵醒,雲千夢右手撐著身子從床上坐起來,淺聲問著歇在外間的慕春迎夏。

  “王妃可是嫌吵?”慕春披了件素色的小薄襖,手上端著燭台快步掀簾走了進來。

  隻見她將燭台輕聲擱在桌上,繼而為雲千夢倒了一杯溫熱的白開水,這才走到床邊,將茶盞放在雲千夢的手中。隨後拿過床尾放著的蜜合色小襖為雲千夢披在肩頭。

  雲千夢輕抿了一口熱水,滋潤了下有些幹燥的嗓子,隨即開口問道:“外麵雨勢可大?”

  “雨勢一般,隻是相較於剛開始的時候,倒是大了些許,看來這一時半會是停不了了。夜裏寒氣重,此時又下了雨,王妃還是躺好吧,免得著了風寒。”慕春為雲千夢將肩頭的小襖拉攏了些,免得寒氣進入雲千夢的體內。

  這別院比不得在王府內,一切吃喝用度皆是早已備好的。出門在外,加上如今又是逃難中,服侍中有些疏忽是在所難免的。一如這別院,氣溫漸寒卻沒有燒銀碳,因此即便是內室也顯得陰冷。若是王妃不小心著了風寒,她們可無法向王爺交待。

  思及此,慕春又彎腰,動手替雲千夢掖了掖被角,免得寒風灌進被子中。

  雲千夢聽著慕春的回答,心底細細地盤算了幾分,這才開口,“這些日子在馬車上教給你們的東西,可都記牢了?”

  見雲千夢考問自己是否長了記性,又想起王妃這些日子即便是身心疲憊,卻依舊堅持教會自己與迎夏如何開槍,慕春立即恭敬地點了點頭,低聲回道:“王妃放心,奴婢與迎夏皆已記牢了,絕不會辜負王妃的一番苦心。”

  看著慕春認真的表情與如花般嬌美的臉蛋,雲千夢淡淡地點了點頭,神色卻在一瞬間嚴肅起來,低沉吩咐道:“既如此,接下來幾日,你與迎夏便坐到元德太妃的馬車內。那火槍隻要不遇水,威力自是不可小看。但切記,萬萬不可讓火槍與火藥遇水。”

  “王妃……”慕春萬萬沒有想到,王妃這些日子悉心教她們火槍,竟是讓她們保護元德太妃。一時間,慕春心頭萬分不願意,臉上眼中皆是浮現出震驚詫異之色,顯然是想拒絕這個要求。

  她們是雲千夢的陪嫁丫頭,與雲千夢感情自不是旁人能夠比的,如今大難當頭更應同舟共濟,由她們保護王妃。她們豈能在這個時候轉而去保護那刁鑽的元德太妃?

  “王妃,奴婢不願!”此時,原本守在外麵的迎夏掀簾疾步走了進來,二話不說便要跪下,卻被雲千夢的眼神製止。

  “放心,本妃身邊有喬影。你們二人沒有武藝傍身,跟著本妃反倒會更加危險。此事便這麽說定了,接下來的事情,本妃已經與喬影安排好,你們下去歇著吧,免得路上精神不濟。”雲千夢如此安排,卻也是有自己的緣由。

  如今既然已經確定了敵人是些什麽人,她自然不能讓迎夏與慕春涉險。兩個丫頭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又長得貌美如花,那些賊人看了定會產生淫念,自己萬萬是不能讓她們二人冒這個險的。

  隻是,此話卻不能對二人明說,免得她們不肯離開自己。

  語畢,便見雲千夢緩緩躺下,不再開口。

  慕春與迎夏無法,隻能朝雲千夢福了福身,兩人悄聲推出外間。

  第二日醒來,外麵雨勢果真是越來越大,眾人草草用了些早膳便登上馬車啟程。

  一路上,大雨磅礴,雨水伴隨著狂風拍打在車身上,時不時有大風刮起車簾,雨水便趁勢打了進來……

  行至傍晚時分,本是應當歇在最後一座別院,卻突然聽到馬車外傳來一陣馬蹄聲,馬蹄用力地踩在泥地裏,頓時濺起無數淤泥,卻無人在意。

  “稟王妃。”馬蹄聲漸漸靜止,馬車的車窗外響起一道低沉的稟報聲。

  “可是前麵出了事情?”雲千夢看了眼忙碌的喬影,繼而低聲開口問道。

  “回王妃,卑職方才前去探路,卻發現老夫人的別院早已變成了一攤廢墟。”馬車外回稟的聲音低了幾分,但嚴謹的音調卻越發明顯。

  聞言,雲千夢眉眼間劃過一絲凜冽之色,隻轉眼間卻又變得淡然從容,雙手輕撫著腹部,淡淡地出聲問道:“可有仔細檢查過?有沒有人受傷?別院是何時變為廢墟的?是被人搶劫一空還是被人縱火燒毀?現場可有留下線索?”

  車外騎馬與馬車同行的暗衛聽到王妃這般細致的詢問,又聽出王妃嗓音沉穩冷靜,原本焦急的心情也漸漸沉靜了下來,將自己探查到的消息一一稟報給雲千夢聽,“是被人縱火燒毀。卑職趕去時,整座別院雖已成一片廢墟,但四處卻還冒著黑煙,卑職隱約聞到有火油的味道。若非雨勢漸大,隻怕這場大火並不會這麽快被撲麵。幸而別院內的奴才早就跑光了,倒是沒有人受傷。隻是,今日隻怕不能歇在別院了。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雨勢又大,地上均是爛泥,走夜路實在是太過危險了。唯有別院的不遠處有一座廢棄許久的廟宇可暫時避雨歇息,還請王妃示下。”

  見暗衛打聽的這般清楚,雲千夢微寒的雙目中閃過一絲冷笑,繼而出聲吩咐,“既如此,就按照咱們事先安排好的行動吧。那廟宇雖破,卻能夠解燃眉之急,便去那邊避雨暫且過一夜吧。”

  “是,卑職這就去辦。”話音一落,馬蹄聲再次響起,漸行漸遠慢慢沒了聲響,隻留雨聲。

  “王妃,他們實在是太大膽了,居然敢公然縱火。”喬影放下手中的銅鏡,冷靜的雙目中折射出肅殺之氣,身上早已泛起殺氣,眉頭緊皺下的表情更是帶著憤然。

  雲千夢勾唇一笑,隻是嘴邊的笑容卻不見半點溫度,但見她接過喬影手上的眉筆,親自為喬影上妝,“他們這般急不可耐,卻也是幫了我們的大忙,免得我們再派人手打點一切。雖然出了這一點小意外,其餘的事情卻還在我們的掌控之中。”

  “隻是,老夫人的別院卻是毀在這幫人的手中。”喬影見雲千夢親自為自己上妝,頓時坐直身子不敢有半點晃動,一張本就俏麗的小臉更是繃得緊緊的,臉頰上隱隱浮現紅霞,倒是與往日的嚴肅認真有些判若兩人。

  雲千夢眼底輕笑,薄如蝶翼的睫毛輕輕顫動了幾下,便又恢複了平靜,“都是些死物,何必在意。咱們如今在逃命的途中,保住性命,不拖王爺的後腿,這才是最重要的。行了,真是越看越像了。”

  描完最後一筆,雲千夢身子往後靠去,腰部靠在軟枕上,雙目細細地審視著喬影,滿意地點了點頭。

  喬影卻是神色肅然,心中保護王妃的念頭更加堅定。

  “王妃,廟宇到了。”正說著,外麵傳來暗衛的提醒。

  雲千夢與喬影互看一眼,兩人披上披風,將紗帽戴在頭上,這才見喬影扶著雲千夢下了馬車。

  外麵早有迎夏與慕春雙雙撐著傘等候,見雲千夢與喬影出了馬車,二人立即上前,遮住雲千夢頭頂的大雨,一群人快步走進廟宇中。

  而這一幕,則落在遠處坐在馬背上的年輕男子眼中,隻見他眼底一片冰冷,看著那道被眾人簇擁著踏進廟宇的身影,男子握著韁繩的雙手已是緊握成拳。

  “雖沒有看到那楚王妃的模樣,可她身邊那兩個小妞長得可真是水靈。今夜兄弟們可有口服了!”而與男子交好的那名大漢則睜大雙眼,緊緊盯著那幾道身姿纖細婀娜的背影,嘴角更是泛出點點口水印子,形象之猥瑣無人能及。

  “這等好事,自然是讓劉大哥撥得頭彩。小弟萬不敢與劉大哥爭搶,更會為大哥放哨。還請大哥放心享用。”年輕男子眼顯殘忍之色,嘴角勾起譏笑,渾身籠罩在陰毒氣氛之中。

  那大漢聞言,立即喜形於色,心頭更是酥癢難耐,忙不迭地與男子討論起折磨女子的各種方式……

  眾人踏足進入廟宇,便見裏麵灰塵蒙蒙、四處皆是層層疊疊的蜘蛛網,原本供奉燭火的案桌上撲灑著往日的香灰,想來定是廢棄已久。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