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18節

  果真,曲炎見德夕帝將自己的規勸聽進了心中,心頭不由得一喜,卻還是按捺住心中的這抹得意,表情仍舊滿是忠誠地說道:“皇上,依臣之見,還是盡快充裕後宮,讓皇室與各大世家有所牽連,這樣才是上上之策啊。這樣一來,咱們即可不費一兵一卒收服這些士族,又可讓西楚上下看到民心歸向,再者還可充裕皇上的後宮,一舉三得豈不省事?且自從上次皇上遭埋伏受傷後,傷口便沒有得到妥善的調養,身邊又沒有貼心的妃嬪伺候,微臣實在擔心皇上的龍體,還請皇上能夠明白微臣這番心思啊!”

  語畢,曲炎識趣的不再開口,心知以德夕帝的性子,說得越多反倒容易引起皇上的猜忌。

  一旦皇上決定充裕後宮、廣納美人,那自然是不可能厚此薄彼,既要收服京中的大家世族,亦要安撫這些跟隨他的將領功臣,屆時定會有他曲炎一份功勞在內,景清入宮成妃也更會容易些。

  江沐辰聽完曲炎的忠言逆耳之詞,卻把玩著手中那份沒有公開的文函,眼底冰霜一片,不見絲毫溫度。

  曲炎滿心期盼,此時卻得不到德夕帝的回應,心頭不免有些發怵,不由得偷偷抬頭看了寧鋒一眼,卻發現寧鋒麵色平靜,可眼底卻含著一絲擔憂。

  這讓曲炎心中原本的篤定漸漸變為忐忑,不明白德夕帝到底在想寫什麽。

  “你倒是忠心。”半晌,江沐辰緩緩吐出這句話。

  曲炎聽之,臉上立即浮現一抹討好的笑容,正要開口謝恩,江沐辰卻又緊接著開口,“隻是,你做事卻依舊欠考慮。這軍營中有軍醫又有太醫,有他們照看朕的身子,難道還會出了岔子?你可見過哪國皇帝禦駕親征,身旁還帶著妃嬪的?你讓隻會取悅君王的妃嬪同行,當真是為了朕的龍體著想?況且,在明知海全手中掌控的全是嫡子嫡女的情況下,你卻讓朕迎娶那些庶女進宮,你是想讓全天下嘲笑朕沒有本事,需要依靠庶女來穩固自己的江山?還是想讓海全楚飛揚等人恥笑朕急著登基坐穩皇位,連後宮女子的身份也可以毫不顧忌?曲炎,你莫要忘記,你是戶部尚書。你既不是太妃,也不是大內總管,朕後宮的事情,還輪不到你操心,也不需要你指手畫腳。還是說,你這戶部尚書已經做膩了,想換大內總管做做?是不是想讓朕下旨成全你的這番苦心?”

  豈料江沐辰不動聲色的回擊下帶著極其冷峻的犀利,被江沐辰一陣發問,曲炎麵色慘白、雙唇瑟瑟發抖,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額上冷汗滑落臉頰滴入衣襟中,雙目緊盯著地麵不敢直視江沐辰,戰戰兢兢地求饒,“微臣該死,微臣不該隨便揣摩聖意,微臣不該自作主張。請皇上責罰。”

  見曲炎一副貪生怕死的模樣,江沐辰眼底劃過一絲嫌棄,冷聲下旨,“自己出去領軍棍十下,小懲大誡,若有下次,朕定不會饒了你。”

  責罰已下,曲炎心中再不甘,也不敢再多言,隨即磕頭謝恩道:“謝皇上,微臣領旨。”

  語畢,曲炎起身退出營帳,不一會,便有行刑的聲響傳入營帳內。

  聽著軍棍打在肉身的聲響,江沐辰卻是雙眉緊皺,再次打開手中的文函,細細地看著上麵的內容。

  隻是,越是往下細讀,江沐辰臉上的神色就變得越發的冷峻,渾身包裹在一層冰冷氣息之中。引得一旁的寧鋒心中一陣緊張,不明白那文涵中還有何訊息,竟能讓皇上改變如此之多。

  “皇上,不知還有何難事讓皇上這般愁眉不展?”寧鋒低聲開口詢問,目光卻是規矩地盯著自己的腳尖,並未自作聰明地偷看江沐辰手中的文函。

  “夢……咳咳……”江沐辰雙手緊握成拳,麵色極其凝重肅穆,而思緒則依舊停留在文函中的內容中,剛一開口便察覺到自己的失言,趕緊改口道:“有人發現,有一縱人馬趁夜從山穀中逃了出來。若朕的猜測沒有錯,那定是楚王妃的馬車。”

  語畢,便見江沐辰方才麵對曲炎時的滿麵冰霜早已破冰,兩道黑濃的劍眉早已擰起,冰冷嗜血的眼眸中隱藏著極深的擔憂與興奮,就連方才出口說出‘楚王妃’三字時的語氣,亦是帶著些微的顫抖。

  寧鋒聽之,心頭大震,雙膝立即跪下,懇請道:“皇上,楚王妃隻是一個女子,您可不能為了一個女子而放棄整片江山啊。咱們如今正與楚王海王進行交戰狀態,西楚四麵的戰爭也已拉開序幕,咱們已沒有更多的人手去捉拿楚王妃。更何況,皇上新君登基,德行極為重要,豈能為了一個女子而讓天下人……”

  江沐辰豈會料到自己的一番話竟引來寧鋒這麽大的反應,心頭壓抑的怒火瞬間爆發了出來,不等寧峰將規勸的話說完,便見江沐辰一手猛地拍向桌麵,一手指著寧鋒怒道:“朕何時說為了一個女子放棄整片江山了?寧鋒,你是不是認為自己跟著朕這麽多年,朕就不敢殺你了?”

  寧鋒低頭聽著德夕帝的怒罵,麵上皆是驚懼之色,隻是眼底神情卻堅定如一,不畏皇權開口規勸著江沐辰,“皇上,微臣絕對不敢有這樣的想法。隻是,微臣跟在皇上身邊這麽多年,皇上的心思,微臣還是略知一二的。可不管皇上心中多麽喜歡楚王妃,現如今她始終是楚王的妻子。您若是對她做了什麽,天下百姓定會認為皇上是為了楚王妃,這才向天下宣稱楚王為叛賊的。皇上,您的一世英名,可不能壞在一個女子的手上啊。”

  寧鋒越說越激動,心中亦是決定絕不能讓皇上在這件事情上犯糊塗。

  當初太後為了在辰王身邊安插眼線,讓西靖帝給辰王指婚,賜婚辰王與雲相府千金雲千夢。

  辰王好不容易讓玉乾帝收回了西靖帝的聖旨,解除了他與雲千夢的婚約,怎能在事後又反悔?更何況,雲千夢如今已是楚王正妃,若是與皇上之間傳出閑言碎語,這對還未坐穩龍椅的德夕帝而言,絕對是致命的打擊。

  “夠了。”一聲含著怒意的低吼自江沐辰的口中呼出,隻見他猛地站起身,手指著寧鋒怒道:“如何坐穩這江山,還不需要你來教朕。你隻需做好自己份內的事情便可,朕的事情,你無需指手畫腳。”

  “皇上……”聽完江沐辰的話,寧鋒震驚地抬起頭來,正要開口,卻見江沐辰舉起手讓他閉嘴。

  江沐辰閉上雙目,用力地深吸幾口氣,平複著自己的心情,半晌才對寧鋒開口,“寧鋒,朕心中明白,你所做的一切,均是為了朕好。隻是,朕提起雲千夢的事情,也並非完全是為了她。宣武將軍已命人前去那山穀查探,並未發現太妃的蹤跡,且整座山穀中,唯有一處的房子是被盡數燒毀的,這裏麵到底藏著什麽事情,隻怕隻有逃出山穀的人才知曉。而偏偏這時候發現一輛逃走的馬車,若朕的猜測沒錯,雲千夢定是帶著太妃一同離開的。太妃為了朕吃了這麽多的苦,你以為朕不擔心嗎?”

  “皇上……是微臣錯怪了皇上啊……”寧鋒沒想到這裏麵竟還有這些的事情,一時間臉上紅白相交,隻覺自己誤會了皇上,竟將皇上想成那種貪圖女色的男子,心中對德夕帝亦是越發的愧疚了。

  “你且起來吧。”江沐辰自是明白寧鋒的忠心耿耿,方才盛怒的口氣也漸漸緩和了下來,輕聲讓寧鋒起身。

  “皇上……誰在外麵?”寧鋒正要開口說起元德太妃的事情,神色卻突然一凜,迅速轉身朝著帳外走去,手中長劍已出鞘,猛地挑開營帳的帳簾,卻看到曲炎捂著臀部齜牙咧嘴地立於營帳外。

  “曲大人,行刑已經結束了?”寧鋒冷目盯著曲炎,對於此人則沒有半點好感。明明是曲家人,但為了與曲淩傲爭奪輔國公府侯爺的位置而投靠皇上,這種背叛祖宗之人,最是讓寧鋒反感厭惡。

  寧鋒的突然出現,讓曲炎嚇了一大跳,看著指向自己的劍尖,曲炎忍住身上的疼痛,討好地問著寧峰,“寧侍衛,微臣已經受完刑,正要向皇上稟報呢。”

  見曲炎一臉扭曲的笑意,寧鋒的眼底瞬間劃過一絲厭惡,語氣冰冷道:“我自會告知皇上,曲大人受了傷,還是回自己的營帳歇息吧。莫要再呆在這裏,否則我手上的劍可是不認人的。”

  “是是是,微臣知道了。”曲炎卻仿若看不到寧鋒對他的冷淡,依舊是笑得燦爛,隨即才扶著自己的腰背一瘸一拐地離開。

  寧鋒盯著曲炎的背影,直至他走遠,才放心地收起長劍重回營帳。

  “外麵出了何事?”此時的江沐辰已是放下了雲千夢的事情,再次立於帳內懸掛著的羊皮地圖前,研究著作戰的方案。

  “曲尚書的十軍棍已經行刑結束。”簡明扼要地提了下曲炎,寧鋒並未多說外麵的事情。

  見德夕帝此時正專心地研究著地圖,寧鋒想了片刻,還是低聲開口道:“皇上,曲炎一心一意想將曲景清送入宮中為妃,皇上為何總是推脫?曲尚書今日那番話雖帶有私心,但仔細細想,卻還是有一定道理的。當初玉乾帝不也是為了維持朝中勢力的平衡,從而拉攏各大士族,更是將容蓉那種商賈之家的女子納入後宮為妃。皇上何不趁機拉攏京中權貴,也能讓跟隨皇上出生入死的將領們更加忠心於皇上?也免得曲炎總是惦記著宮妃的位置。”

  “朕現在沒有納妃的心情。江山破碎,二王作亂,太妃又捏在楚飛揚的手中,朕豈能在這種時候納妃?如此一來,天下百姓隻怕均會認為朕是個隻顧自己貪圖享樂的昏君,竟連自己母妃的生死也不管不問,隻怕是適得其反。”江沐辰搖了搖頭,半點猶豫也沒有便出言拒絕了寧峰的建議。隻是那雙緊盯著地圖的雙目中,卻似乎幻化出一張清麗脫俗的容顏,讓人揮之不去,久久駐在心間……

  寧峰見德夕帝心意已決,也知多說無益,便換了話題,不再就納妃一事緊揪著不放,“微臣不明白,十下軍棍並不重,皇上既然無心納妃,何不嚴懲曲尚書,讓他再也不敢打這樣的主意?”

  “曲炎的小心思雖說多了些,但他這個戶部尚書卻是當的不錯。這幾個月我軍後放存儲的軍糧充足,賬冊上銀兩也十分的豐厚,足見他有理財的本事。朕既然已經明確回絕了他的要求,掐斷了曲景清入宮的希望,若是再下狠手將他打的半死不活,隻怕將來曲炎也未必會真心替朕管理戶部。如今西楚天下三分,就連朝中的官員也是一分為三。朕手下的謀士中雖也有精通理財之人,可唯有曲炎是最為清楚國庫銀兩以及朝中一係列規矩的,此時正是用人之際,朕也不願在這樣的事情上與自己的臣子之間產生太大的隔閡。今日那十大軍棍,就當是讓曲炎長個記性,免得他總是惦記著不屬於他的東西。”說到此處時,江沐辰已是拿起方才曲炎呈上來的戶部折子細看了起來,隻見折子裏麵銀兩走向清楚明白,各項費用均是羅列在其中,讓人一目了然,隻見江沐辰挑剔的雙目中也浮上一抹讚賞之色。

  “皇上英明。”見德夕帝在看完曲炎的賬冊折子後眼露滿意之色,寧峰立即符合著開口。

  隻是,江沐辰的眉頭卻始終緊鎖,眉間依舊縈繞著一抹擔憂之色。

  寧峰望之,心頭隱隱知曉皇帝為何煩惱,心中合計片刻,這才低聲開口詢問道“皇上,既然如今已經有了楚王妃的蹤跡,不如讓微臣前去營救太妃?”

  江沐辰遊走在地圖山脈上的手指微微一頓,隨即轉身看向寧鋒,眼底卻是一片冰霜……

  “爹,你這是怎麽了?”曲炎剛回到營帳內,便見儒生打扮的曲景清迎了上來。

  見曲炎滿頭大汗、臉上隱隱透著一抹痛苦之色,曲景清忙不迭地在椅子上加了一個軟墊,這才小心地扶著曲炎坐下,一雙美眸中透著濃濃地不解,語帶焦急地問道:“爹,您這是怎麽了?為何去了一趟皇上的營帳,竟是負傷而回?”

  “哎呦,我的腰啊……”不小心碰到了堅硬的椅子,曲炎一聲大叫,一張臉頓時痛苦地皺成了一團,口中不停地吸著冷氣,好半晌才平靜了下來。

  看著麵前女扮男裝的曲景清,曲炎身上的痛還未退去,心中的痛卻又浮了上來。若不是想讓景清入宮為妃,他又豈會讓女兒跟著自己前來軍營吃苦?可如今幾個月過去了,皇上的心思竟是撲在戰事上,半點男女之情也不曾表露。自己方才剛開了個頭,便被警告了一頓板子,實在是讓人心中焦急。

  想起方才在營帳外聽到的一切,曲炎重重地歎了口氣,這才開口,“還不是為了規勸皇上納妃一事,竟觸怒了皇上,罰了我十軍棍。原本以為皇上與楚王勢不兩立,皇上對雲千夢也就沒有了那樣的心思。可是啊,唉,景清啊,爹明日就送你回京城外的別院。你一個大家小姐豈能總是窩在這滿是男子的軍營中?若是你的身份被人發現,不但你一生的清譽可就全毀了,隻怕咱們一家都要被皇上問罪。你是沒有看到皇上方才的臉色,十足地想吃人的模樣啊!”

  言盡於此,曲炎臉上已是浮現一層灰敗之色,顯然是對曲景清入宮為妃的事情死了心。還不如趁著如今尚未有人發現景清之前將她送走,再為她相看一門門當戶對的親事。

  曲景清聽著曲炎的規勸,精致的臉上卻浮現出一抹譏諷,“爹爹,女兒此生非皇上不嫁。況且當初的辰王已經登基為德夕帝,女兒盼了這麽久,難不成您想讓女兒將後宮的位置騰出來讓給別人?女兒不管皇上對雲千夢那個賤人是怎樣的心思,但他江沐辰是我看中的男人,我定不會讓別的女子霸占了他。爹爹,你且好好的歇息吧,女兒自有主張。”

  語畢,曲景清便領著自己身後的小書童跑出了營帳,曲炎想要開口叫住她,可剛一站起身,背後的疼痛便讓他說不出半個字來。

  ☆、第三百六十章

  “小……公子,咱們還是趕緊回營帳吧,萬一被人發現可就糟糕了!”跟著曲景清跑出營帳的小書童看著原本攻城的德夕大軍漸漸回營,又見自家小姐立於樹下癡望著皇上所住的營帳,心中焦急萬分,忙不迭地走上前擋在曲景清的麵前,苦口婆心地勸著。

  ‘啪!’卻不想,曲景清此時正是怒火燒心中,見不僅自己的父親顯露放棄將她送入宮中的念頭,就連這小婢女也敢攔住自己青雲直上的道路,不由分說便舉起右手打向那書童的臉頰。

  同時,隻見曲景清修長白皙的手指著書童委屈的臉龐低吼道:“你是什麽東西?居然也捧高踩地,見你家小姐做不成宮中的娘娘,你也跟著瞧不起我了,是不是?”

  小書童捂著自己發疼發燙的臉頰,低垂的雙眸緊緊包著眼中的淚水,貝齒輕咬著紅唇,滿麵委屈地立於曲景清的麵前,害怕地為自己小聲地辯解道:“公子息怒,奴婢萬不敢有這樣的想法。隻是皇上之前下命,命所有攻城的將士回營休戰一日,眼看著營區的人越來越多,萬一被人瞧出了公子的真實身份,定會有損公子的清譽呀。更何況,咱們老爺今日被皇上杖責,萬一公子再出事,隻怕更會惹怒皇上。”

  小書童將心中的擔憂一一道來,分析地頭頭是道,倒是讓曲景清臉上原本的怒意漸漸散去了些。

  隻見曲景清再次抬頭往遠處被侍衛層層保護起來的營帳,眼底閃過一抹不甘,雪白貝齒輕咬著粉唇,心中卻是下定了決心。

  拽過麵前的小書童,曲景清在她的耳邊低聲交代著事情……

  夜幕降臨,十月深秋已是漸漸與初冬接軌,清涼的晚風中帶著絲絲寒氣,即便是身處南方,亦能夠感受到季節的變化。

  此時的軍營中,則早已升起了篝火,眾將士圍坐篝火談天說地,歡聲笑語一時間傳遍整座軍營。

  盡管現下還沒有將白無痕拿下,可是能夠在戰亂中享受這一刻的寧靜安祥,將士們均是滿心喜歡,眾人不由得聊起自己家中的妻兒,臉上均是浮現一抹深深地思念。

  “皇上……”不知從何時起,江沐辰領著寧峰等人來到校場上,立於高處看著下麵歡愉的場麵,一名執勤的士兵見狀,立即下跪行禮,“參見皇上!”

  一時間,校場上的高談大笑聲瞬間隱去,所有人均是扭頭看向江沐辰,見果真是德夕帝親臨此處,不約而同地起身行大禮,“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江沐辰見眾將士神情尚好,並未因為之前的挫折而顯出挫敗的表情,冷酷的眼神中劃過一抹淺笑與讚賞,沉聲道:“大家辛苦了,今日暫休一日,大可盡情放鬆。來人,傳朕指令,今晚軍中將士每人賞一碗酒助興!”

  跟在江沐辰身後的將領們見皇上下命,可負責此事的曲炎卻在白日被皇上責令杖責,一時間眾人麵麵相覷,不知該由誰接下這差事。

  “是,卑職這就去辦!”寧峰見眾人猶豫不決不敢隨意上前領旨,隻能站出來,恭敬地回答江沐辰的聖旨。遂見寧峰轉身低聲對立於自己身後的幾名侍衛吩咐著此事。

  “謝皇上賞賜!”士兵中頓時發出一陣震天的謝恩聲,氣勢直逼雲霄,直破天破,氣勢在一瞬間高漲。

  僅僅是一盞茶的時間,則見方才被寧峰派去執行任務的侍衛領著夥房的夥夫,推著十幾輛板車來到校場。

  “給朕也來一碗。”江沐辰見將士們情緒高漲,素日嚴謹冰冷的臉上也隱隱可見破冰的跡象,不由分說便對寧峰吩咐道。

  “是。”見德夕帝神情堅定,寧峰快步走下台階,拿過一隻大瓷碗,率先為江沐辰盛滿一碗香氣撲鼻的酒水,繼而轉身回到江沐辰身邊,將手中端著的海碗恭敬地遞到江沐辰的麵前,“皇上。”

  江沐辰微點頭,伸手接過海碗,從而高舉手中的海碗,朗聲道:“朕敬各位將士一杯,願我西楚將士能夠再殺叛賊平定內亂,換百姓一個清平的西楚!”

  語畢,江沐辰率先仰頭喝幹碗中的美酒。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所有將士雙手捧住海碗,高舉過頭頂高呼萬歲,繼而動作整齊地喝掉了碗中的酒。

  一時間,校場上酒香撲鼻醉人,可經過此舉,德夕大軍的氣勢卻是空前高漲,所有將士麵現忠勇之色,實在是可喜可賀。

  江沐辰將碗交給侍衛,將校場留給將士們,自己則帶著寧峰返回營帳。

  “皇上英明,今日這一休戰,不但讓大家得到了休整,更能激起將士們保家衛國的愛國之心。”看著不遠處的操場上盡是一片談論歡笑聲,寧鋒放下帳簾返回江沐辰的身邊低聲說道。

  “讓外麵的侍衛全部下去休息吧,朕想一個人靜一靜,你也回營帳休息吧。”江沐辰脫下身上的披風,整個人靠在椅背上,許是方才剛飲下一大碗的酒,隻見他劍眉微微皺起似是十分疲倦。

  寧鋒豈會看不出真正困擾皇上的事情?見皇上似是還在困擾著楚王妃的事情,可寧峰到嘴邊的勸阻之語卻又咽進了肚中,恭敬地回了聲,“是。”隨即悄聲離開了營帳。

  隻是,寧鋒離去卻沒有回自己的營帳休息,而是趁著這段時間,將各營檢查了一遍,隨後又帶著侍衛來到站崗的地方看著不遠處的通州城。

  隻見通州城樓上燭火通明,即便是隔著極遠的距離,依舊能夠看到重重疊疊的人影穿梭在城樓上,看來白無痕對於防備一刻也不曾鬆懈過。

  江沐辰隻覺此時身心疲憊,謀劃了這麽多年,他終於如願將玉乾帝趕下了皇位,自己登基為帝。

  可他的心中卻沒有半絲喜悅之感。隻覺這皇位如一把枷鎖將他牢牢地困住,讓他連自己最本真的心思也不能坦然地麵對。

  原本他登基時最應該站在他身旁的兩個女子,卻雙雙缺席。母妃被雲千夢把持在手中,自己卻無力救出。而對於雲千夢的感情,卻也在她一而再地拒絕他後,漸漸轉化成了深情。

  多麽可笑的深情,居然出現在素來以冷酷著稱的他身上。

  可他卻抑製不了對她的感情,她本應就是他的王妃、他的皇後,如今卻成了天下人皆知的楚王妃,這怎能不讓他懊悔?

  看著楚飛揚與雲千夢在一起鶼鰈情深的模樣,江沐辰心頭猶如燒著一把怒火,恨不能取代楚飛揚站在雲千夢的身邊,這樣隻羨鴛鴦不羨仙的日子,隻怕比當皇帝還要讓人向往吧。

  營帳內的燭火肆意跳動著,卻讓江沐辰心煩意亂,抬起手臂擋在眼皮上,遮去那讓人心神不寧的明亮,江沐辰將自己丟進無盡地深淵中……

  這時,帳簾被人掀起,一股寒氣順著被掀起的一角侵襲了進來,讓江沐辰的眉頭再次緊擰,卻並未睜開雙目,聲音略帶著不悅地開口,“不是讓你下去休息嗎?怎麽又進來了?”

  隻是,回答他的卻不是寧鋒的聲音,一陣屬於女子的馨香撲鼻而來,溫熱酥軟地雙臂突然環上江沐辰的脖子,耳旁傳來女子溫柔甜膩地討好聲,“皇上,是臣女。”

  江沐辰猛地張開雙目,卻見曲景清竟是一絲不掛地靠在自己的懷中,那雙塗滿丹蔻地手正試圖解開他身上的盔甲……

  心頭大怒,江沐辰瞬間站起身,毫不留情地推開曲景清,怒道:“誰讓你進來的?軍營中怎會有女子出入?你是怎麽混進來的?”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