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17節

  隻見迎夏一麵扶著雲千夢走下馬車,一麵抬頭看著屹立在麵前的高門大戶,眼底帶著深深的震撼。

  雲千夢淺笑著看了迎夏一眼,隨即領著兩個丫頭踏入許久不曾來過的別院。

  一旁的慕春則出聲解釋著,“這是曲夫人當年留給王妃的嫁妝。”

  當三人踏上台階來到大門外時,裏麵竟有人已將大門打開,看著從門內走出來的喬影,雲千夢稍稍點了點頭,腳下的步子卻並未因此停下,反倒是繼續往內走去……

  從大門走向正屋的一路上不見任何奴才,可見正值戰亂,原本留著看守別院的奴仆均已逃離此處逃命去了。

  “王妃,奴婢去廚房,用咱們帶過來的食材做些吃食,您暫歇在此歇息會吧。”見雲千夢臉上帶著濃濃的倦意,迎夏讓一名暗衛領著自己前往廚房。

  慕春則是手腳麻利地將帶過來的被褥暫時鋪在一張軟榻上,讓雲千夢暫且將就著休息會。

  “喬影,一切照舊。”看著沒有人氣的別院,雲千夢心頭緊繃的一根弦稍稍鬆了些,再次出聲囑咐喬影。

  “王妃放心,一切均已準備妥當。”語畢,喬影手持佩劍踏出正屋守在外麵。

  別院內重新歸於寧靜,雲千夢稍稍用了些晚膳,便和衣躺在軟榻上歇下了。

  月色闌珊、夜色獨好,曲家別院一片寧靜,清冷的月光將別院的每一個角落照地清晰可見,萬物皆已進入休眠守狀態,唯有門外的喬影卻是精神抖擻地看守著正屋。

  當第二日第一聲雞鳴傳來時,雲千夢便已起身,一夜思索當今時局,直到快天亮才勉強閉了會眼,雲千夢臉上的倦意不減反增。

  “王妃,一切如您所預測,直到此刻為止倒是十分的太平。”聽到開門聲,喬影活動了下站了一夜的身子,隨即走上前向雲千夢稟報昨夜的情況。

  雲千夢微點頭,嘴角浮上一抹淺笑,溫和道:“一會上車便好好歇息吧,昨夜辛苦了。接下來的日子,才要真正小心。”

  “是,卑職遵命。”

  楚王軍西北大營中。

  “王爺,北方有人前來。”習凜快步走進營帳內,見楚飛揚與眾將正在商量戰事,便立即跪地稟報。

  “大家先下去用午膳吧,有事本王自會通知你們。”楚飛揚聽到‘北方’二字,將接下來的事情交代清楚,便打發眾將出去,自己轉身看向習凜,沉聲道:“起來回話吧。是何人從北方前來?”

  說話間,楚飛揚英挺的劍眉微挑,眉心卻浮現一抹擔憂,想起昨日接到八百裏加急的文函,知曉了山穀中發生的種種,楚飛揚的一顆心便時刻懸著,極其擔憂雲千夢此時的處境。如今聽到‘北方’二字,問話中更是帶著急迫的語氣,雙目緊盯著習凜不放。

  “下官參見王爺!”正說著,營帳外傳來一道穩重的男聲,隨即帳簾被掀開,梅葉滿身風塵仆仆地走了進來,見到楚飛揚便單膝跪地行禮。

  “快起來。”楚飛揚見是梅葉,眼底的焦色頓時隱去,繼而換上歡迎的眼神,親自上前虛扶起梅葉,笑道:“怎麽突然到本王的軍營來了?如今火槍的煉製如何了?”

  梅葉見楚飛揚心思始終放在大事上,便也不敢含糊,立即回道:“下官此次前來,正是為了火槍一事。先前製造了二十把火槍,下官遵循王爺之命,盡數送去給王妃。可當時王妃卻下命,以後產出的火槍盡數送與王爺處。下官便將近幾個月趕製的一百把火槍運了過來,還請王爺檢閱。”

  語畢,便見梅葉雙手擊掌,十幾名士兵抬著幾隻木盒走了進來。

  待木盒被輕放在地上,梅葉才走到木盒前,將幾隻木盒一一打開,讓楚飛揚查檢點閱槍支的數量。

  隻是,剛回頭,卻發現楚飛揚眉間褶皺越發明顯,眼底則帶著濃濃的不讚同與一絲隱而不易察覺的怒意,“你竟當真將東西全部送到了我麵前?”

  梅葉隻覺麵前站立之人氣勢壓人,腳下步子不由得往後倒退幾步,心頭不禁打起鼓來……

  ------題外話------

  推薦好友沉溪新文《第一妃尊》,寧兒也在跟進的新文,希望大家多多捧場!

  ☆、第三百五十八章

  隻見楚飛揚眼神凜冽,周身氣勢逼人,莫說梅葉心神俱顫,就連一旁的習凜亦是緊張了起來。

  “王爺,王妃當初的確是這麽下命的。”低下頭,不敢與楚飛揚逼人的目光相對,梅葉隻能陳述事實。

  習凜立於一旁,看著眼前這一幕,見梅葉的身子已經快退出營帳外,正要開口替梅葉解圍,卻見楚飛揚猛地閉上了雙目,半晌才又緩緩睜開雙眼。

  “既如此,那就先將這批火槍裝點入庫。莫要忘記,這些火槍與火藥均要存放在幹燥的營帳內,切記不可與水源接觸。”對於雲千夢之前的殷殷叮囑,楚飛揚自然是牢記於心。又見梅葉一身塵土,自是知曉將火槍從北方運過來萬分不易,更不會當真發火。隻是想起雲千夢的舉動有些氣惱而已,自己身邊幾十萬大軍,相較於夢兒的處境自是安全許多,可那丫頭竟將這些保命的武器盡數運到了戰場,怎能不讓自己擔憂?

  “是,卑職這就去辦。”見楚飛揚神色轉為冷靜,習凜立即喚進侍衛,將幾大木箱的火槍搬運出了營帳。

  “如今北方情況如何?這一路上可有遇到危險?”楚飛揚招手讓梅葉坐下,這才關切的問道。

  梅葉神情嚴肅,麵對楚飛揚時總是麵帶尊敬之意,回答問題時更是習慣性地要起身,幸而楚飛揚抬手示意他坐下,這才免去了一套繁瑣禮節,“回王爺,相較於南方與東方,北方倒是平靜的多,不似南方與東方的多災多難。這一路上,雖也遇到戰事,幸而沿途有楚王軍的照料,倒也是安全抵達。”

  聞言,楚飛揚略微點了點頭,繼而又問道:“路上盜匪可多?”

  梅葉低頭回想了片刻,這才嚴謹地回答:“甚少,僅有零零散散的一些百姓,在迫於生存的壓力下打劫的,那些真正的盜匪卻是少見。”

  聽完梅葉實地帶回來的消息,楚飛揚麵色漸漸凝聚起一股殺氣,薄唇緊抿,陷入沉思中……

  德夕帝軍營中。

  剛從戰場上退下來,江沐辰領著自己的臣下正在營帳內商討接下來的戰況。

  這幾個月大大小小的戰役打下來,各方將領士兵均已是露出了疲態。

  雖說自己的手中掌握著上百萬的軍隊,楚飛揚出動的隻有五十萬軍隊。

  可楚飛揚足智多謀,作戰經驗極其豐富,往往能夠出人意料反敗為勝,時常打得他們措手不及,使得許多將領接連吃了不少的敗仗,自己手中的人數也在極具的減少中。

  況且,除去楚飛揚還有一個海全在爭奪西楚城池,更是讓江沐辰陷入一片繁忙之中,往往分身乏術連休息也顧不上。

  “皇上,京城傳來八百裏加急。”此時,傳令官從外麵匆匆跑進來,見到江沐辰,立即跪在地上稟報道:“皇上,京城八百裏加急。”

  寧鋒快步走上前,從傳令官手中接過文函返回江沐辰身旁,恭敬地遞給江沐辰。

  江沐辰舉手,暫停討論,拿過文函打開細看了一遍,英挺的眉瞬間皺了起來,隻是薄唇卻緊抿著,並未立即開口。

  “皇上,可是京城出了事情?”曲炎最是會察言觀色,見德夕帝麵色有些不善,便見曲炎小心地揣測著聖意輕聲問著。

  江沐辰卻早已合上了文函,右手緊捏著文函,不讓人窺視到裏麵半點消息。隻不過,此時他麵色極為冷峻,似是發生了大事。

  原本正在熱烈討論戰況的眾人見皇帝麵色不好,也紛紛停了下來,營帳內一時間寂靜如夜,氣氛壓抑地讓人不敢呼吸。

  “昨日清晨,宣武將軍在城樓上發現了玉乾帝的首級。想來定是有人趁夜懸掛在城樓上的。”江沐辰見營帳內一片安靜,目光一掃帳內的所有將士,沉聲說出文函中的內容。

  眾人聽之,紛紛變色,均是不明白玉乾帝消蹤匿跡三個多月,怎麽好端端的被人將首級懸掛在城樓上?而又是什麽人竟有這樣的本事,竟躲過德夕帝手下精睿地城防軍,將人頭懸掛在城樓上?

  所有的問題紛紛湧上眾人的腦中,卻沒有人敢在此時出聲。畢竟,不管玉乾帝是死是活,僅憑讓敵人將他的首級懸掛在城樓上這一點,便足以說明城防軍的失誤。

  “城防軍還探聽到,前日夜間,距離京城一百裏外一處隱秘的山穀中發現了極大的打鬥聲,待我們的人趕過去時,滿山穀均是禁衛軍的屍首。”江沐辰聲音極冷地再次說出這則消息。

  聞言,所有將領謀士表情頓時一怔,若說玉乾帝已死的消息已經讓他們十分的吃驚,那麽這 第 372 章 體噤聲。

  隻是眾人卻不知,讓江沐辰更加氣惱的竟是另外一件事情。

  “報……”這時,從外麵跑進一名士兵,隻見他滿麵漆黑、身上的盔甲已是蒙上了一層厚厚的戰灰,就連抱拳行禮的雙手指甲縫中亦全是黑色的灰塵。

  隻見他麵色沉痛、眼中蓄滿緊張之色,對江沐辰稟報道:“皇上,我們第三次進攻又被白無痕給打退了下來,白無痕更是斬殺了我們的一名參將。”

  “白無痕……”聽完士兵的稟報,江沐辰雙目猛地眯了起來,從齒縫間擠出這個名字來。

  白無痕是海全手下四大猛將之一。

  海全最先發起戰爭,自然是奪得了西楚最有利、地理位置最好的幾座大城池,更是命他手下的四大猛將鎮守東南西北四處最重要的義城、通州、朝城以及鄭州四座城池。

  自己親自帶兵攻打的是靠近西南麵的通州,通州最是接近京城,亦是元家為城防軍輸送物資軍糧的重要途徑。若是不盡快拿下通州,讓海全斷了城防軍的糧草,隻怕會引起軍心的動搖。

  “皇上,咱們已經在通州耗了這麽長的時間,與楚王海王為敵,二十萬人馬已是折損了七八萬。雖說咱們將白無痕圍困在通州,也殲滅了白無痕手中近十萬人馬,可這樣殺敵一萬自損八千的作法,實在是讓人心痛。若不盡速拿下通州,隻怕軍中的人心也會渙散。皇上,既然咱們白日進攻不奏效,不如就換做晚上,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寧鋒低頭思索了片刻,對江沐辰說出自己的意見和看法。

  畢竟,在一個戰場耗時過長,軍中將士定會認為將領無能,尤其此次又是皇上親自率軍攻打通州,若不能旗開得勝,極其容易造成軍中士氣低落從而影響了整體的作戰氣勢。

  “皇上,微臣認為寧侍衛所言極是。白無痕是海王一手帶起來的將領,他的作戰手法極得海王賞識。海王能把這麽重要的城池交給白無痕,自是十分相信他的本領。且此人極其擅長守住已有的城池,曾經在與外族的戰役中堅守城池半年,最後竟是取得了勝利。對於這樣有豐富作戰經驗的將領,咱們唯有另辟新路,否則極難取勝。”寧鋒的開口,立即得到江沐辰身邊第一謀士的讚同。

  江沐辰平息著心頭的怒意,冷麵聽取各方的意見,半晌緩緩出聲,“都起來吧。此次玉乾帝的事情,朕也有疏忽。京城在朕的手中這麽多年,居然不知還藏著這麽一個山穀,倒是讓楚飛揚等人鑽了空子。你們也無需自責,都起來商量正事要緊。”

  “謝皇上。”眾人心頭不禁鬆了一口氣,這才自地上站起身。

  “傳朕旨意,先讓將士們退下來,今日休戰讓大家好好休息。”江沐辰的心中已有了法子。

  ☆、第三百五十九章

  “是。”眾人得命,寧鋒親自出去傳江沐辰的旨意。

  而其餘人等則是圍在江沐辰身旁商討對付白無痕的計謀。

  待寧鋒重回營帳內,隻見江沐辰單獨留下曲炎,聽他稟報戶部銀兩的走向。

  “皇上……”將手中整理好的折子遞給江沐辰後,曲炎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吞吞吐吐地不知該說還是不該說。

  江沐辰淺淺地掃了眼立於麵前的曲炎,見他一副想說又似乎不敢說的模樣,憑著江沐辰的精明,又豈會看不穿曲炎的小伎倆?江沐辰一麵翻看著手中的折子,一麵開口問著曲炎,“有什麽事情就直說。”

  寧鋒站回江沐辰的身後,靜默地觀察著曲炎。

  隻見曲炎雖是恭敬地立於皇上的麵前,臉上亦是端著小心翼翼的神色,隻是那閃爍其詞的雙目卻顯示此人內心並不如他表現地這般忠心護主。

  雖說曲炎投靠了皇上,可他並不像自己是從小跟在皇上身邊的,這份忠心自然是不可能與自己相同。加上曲炎幾次三番想將曲景清塞進辰王府,均被皇上給擋了回來,難保此人心頭不會生出暗恨。因此一切還是要小心為上。

  思及此,寧峰注視著曲炎的目光中,已是多了一份謹慎小心與審視之光。

  “是。”見江沐辰終於開口詢問,曲炎半斂的眼中閃過一抹欣喜,麵上卻是沉吟片刻這才緩緩開口,“皇上,微臣認為,不管是何人將玉乾帝的首級掛在城牆上,此人的目的定是想要抹黑皇上。雖說皇上已經登基,可京中那些大家世族卻未必真心歸附,而海全的手中還握著這些世族的嫡子嫡女,皇上若不趁早拉攏他們,隻怕將來還會生出不少的變故啊。更何況,皇上當初顧念與這些士族往日的情分並未大開殺戒。一如輔國公府,即便穀老太君沒有在勸進表上簽名蓋印,您依舊沒有追究降罪。隻是,您的這番仁德在他們眼中,隻怕是做戲。唯有真正與他們捆綁在一起,有了共同的利益,這些利字當頭的士族才會真正地站在您的身後。”

  曲炎的分析句句為江沐辰考慮,半點也不曾提到自身的利益,加上臉上的表情真摯,倒是讓人覺得他對江沐辰是十分忠心的。

  就連原本防著他的寧鋒,在聽完曲炎的分析後,眼中亦是浮現一絲認同之色。

  此事早已在皇上登基時,便有不少大臣謀士提出,奈何皇上心中依舊隻有楚王妃一人,執意不肯將那些大家世族的小姐納入後宮,大臣們也是無計可施。

  更何況,如今天下三分,皇上要收買的人心可不僅僅是被軟禁在京城中的大家世族,那些隨著皇上打下江山的大臣謀士亦是需要拉攏的對象。沒有從中得到好處,那些人定會認為即便是跟著辰王打下江山,隻怕也不會得到重用。久而久之,這人心便渙散了。

  隻是,曲炎方才的分析中卻獨獨點出輔國公府,這讓寧峰有些小心地轉目看了江沐辰一眼,心底有些捉不準皇上如今心中所想。隻是,對於曲炎的用意,寧峰卻是極其清楚的。

  此時的曲炎既想對皇上表現他的忠心,又想不著痕跡地抹黑輔國公府,讓輔國公府成為那出頭的鳥,不得不說,實在是難為曲炎的用心了。

  隻不過,這一切的決定,還是端看皇上心中如何考慮。

  如此一想,寧峰心頭暗暗一緊,腦中不由得浮現一抹清蓮芙蓉般聖潔的嬌顏來,卻是更加注意江沐辰在聽完此番話後的表情。

  江沐辰已是看穿了曲炎的心思,不動聲色地任由曲炎將話說完,麵色平靜地反問道:“那麽,曲尚書認為朕應該如何做才能真正地收服那些大家世族的心呢?想必曲尚書心中早已有了極好的法子吧。”

  輕而易舉地,江沐辰繞過輔國公府,直接詢問曲炎有何妙計。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