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15節

  說完,玉乾帝竟是將劍抵在自己的脖子上,手上一個用力,明黃色的龍袍上立即被染上了鮮紅的血液……

  ‘哐當’一聲,長劍掉落在地,玉乾帝的身子直直地往後倒去……

  “哼,就這麽死了,真是便宜他了。來人,將他的頭懸掛在京城的城牆上,本宮倒要看看江沐辰如何去圓他自己說得謊言。”一聲冷哼,齊靖元長劍揮落,玉乾帝的人頭與身子便已分開。齊靖元冷木盯著滾落在馬蹄下的人頭,從心中冷哼一聲,隨即收起長劍,騎著戰馬往山穀口而去。

  剛來到山穀口,便見海越被反手綁著壓跪在地上。

  海越見齊靖元回來,頓時揚起臉怒瞪向齊靖元,罵道:“齊靖元,你什麽意思?既然你已經殺了玉乾帝報了仇,為何還命人綁著本世子?你不想活了嗎?你別忘了,你與本世子的關係,若沒有本世子帶路,你豈會替容蓉報仇?你別忘了,我父王手中上百萬軍隊,想要踏平北齊,輕而易舉!”

  看著四周躺著的盡是自己的人,海越心如刀割,恨不能衝上前將齊靖元撕成碎片。

  聞言,齊靖元微微垂下眼簾,在馬背上俯視著掙紮不休的海越,手中的長劍在一瞬間出鞘入鞘,唯一改變的是海越的頭上頭盔,竟被齊靖元手中的劍打落在地。

  一時間,海越麵若木雞,而齊靖元卻是滿麵譏諷道:“你連海沉溪一半的本事也沒有,居然還妄想利用本宮為你賣命謀得這天下至尊的寶座,海越,你自己有幾斤幾兩難道還不清楚嗎?你以為海沉溪沒有看出你那點小心思?奈何你一心一意想在海全麵前邀功,居然這麽放心與本宮合作,要怪隻能怪你自己太蠢了!不過,你且放心,本宮暫時不會殺你,留著你與海全談判,可是大有益處。來人,將這頭盔送去給海王,好好看住海王世子,莫要讓他逃走。”

  語畢,一陣塵土飛揚,齊靖元已是騎著自己的坐騎絕塵而去……

  “王妃,咱們現在去哪裏?”在暗衛的保護下,馬車疾奔了整整一晚,慕春倒了一杯熱水給雲千夢,同時替她將滑下來的毯子往上拉了拉,生怕雲千夢受風著涼。

  雲千夢雙手捧著溫熱的白開水,緩緩喝了一小口,身子有些疲倦地斜靠在車內壁上,淡淡地開口,“北方。”

  “王妃怎不去找王爺?這天下,隻有王爺能夠保護王妃。況且,即便不去找王爺,王妃還可以前去洛城。奴婢聽喬影說,洛城守備堅固,辰王海王均拿夏侯族沒有辦法。”慕春鬧不明白,為何自家主子不去找王爺,反而是要去什麽北方,這萬一路途中出現意外,自己如何向王爺交代?

  雲千夢將手中的茶盞交給慕春,淡雅地一笑,輕聲說道:“行軍打仗豈能帶著孕婦?我過去隻會是累贅。如今天下三分,處處是陷阱、時時有危險,戰場上更是險象環生,我豈能讓飛揚分心?至於洛城,你以為辰王海王不會想到這一點?隻怕在前去洛城的路上,早已是埋伏了兵馬,等著咱們自投羅網。而北方卻不同,王爺有五十萬人馬守在北方,且如今辰王將主戰場集中在江南,王爺將主戰場集中在西麵,東麵又有東羽作亂,相比之下倒是北方較為平靜。”

  喬影心中亦是擔憂不已,雖然她昨夜在山穀中殺了小怡,可小怡卻想天空中連發兩道煙火,這讓喬影十分不安,遂而順著慕春的話建議道:“王妃,咱們即便不去洛城,這一路上隻怕也不會太平。卑職認為,咱們不如兵分兩路,由卑職再次假裝王妃,這樣……”

  聽完喬影的話,雲千夢卻是堅定地搖了搖頭,拖著疲憊的身子緩緩開口,“不行,咱們人數有限,豈能分開行動?更何況,我豈能讓你再次冒險?”

  “卑職擔心王妃安危。更何況那小怡……”喬影再次嚐試全服雲千夢。

  雲千夢見喬影眉宇間始終縈繞著一絲不解,便知她定是想不明白自己昨日的吩咐,不由得淺笑開口,“此事,我已與王爺達成共識。即便此次王爺替玉乾帝平定了兩王、征服了東羽,隻怕皇上對楚家也是起了殺心。屆時,不管逃到哪裏,都不會有楚家的立足之地。”

  與其等著被殺,那他們自然隻能自救。玉乾帝已是盡失人心,倒不如另立明君讓百姓過上平定安康的日子。

  語畢,雲千夢不再開口,奔波了整整一夜,以她現在的身體狀況而言,實在是有些吃不消,雙手輕扶著凸起的腹部,感受到腹中胎兒的存在感,雲千夢這才暫時鬆了一口氣。

  卻不知,馬車之後,竟悄悄跟著幾名輕功了得的高人……

  陽光透過雲層照射在大地上,城防軍換班,卻突然見城樓上不知何時掛著一顆血淋淋的頭顱。所有人均是心頭一緊,每個人臉色煞白,不明白到底出了何事。

  “快,將頭給我取下來。”被江沐辰安排留守京城的宣武將軍定睛看去,隻覺那人頭極其眼熟,心頭瞬間湧上不好的預感,立即出聲讓部下上前將人頭趕緊取下來,免得被城外的韓少勉等人知曉了趁機鬧事。

  “將軍,這……”城防軍侍衛將人頭取下來送到宣武將軍的麵前,卻已是認出這人頭是誰,一時不知該說什麽。

  宣武將軍亦是認出了這是玉乾帝的人頭,眼中滿是震驚的神色,不明白到底是何人做出這樣的事情。

  “到底是何人竟敢幹出這樣的事情?若是被韓少勉的人看到,咱們辰王軍豈不是要背上弑君的罪名?”一名參將憤慨出聲,眼底一片不甘的怒意。

  “將軍,皇上命我等留守京城,可如今卻突然出現這樣的事情,保不成是敵人的奸計。皇上如今率軍在外征戰,這件事情咱們若是處理不好,隻怕會引起許多的流言蜚語啊。”宣武將軍身旁的副將看了眼麵前死不瞑目的人頭,眼底劃過複雜的神色,卻是冷靜地分析著眼前的形勢。

  “將軍……”這時,一名侍衛匆忙從城樓下跑上來,來到宣武將軍的身旁,在他耳旁低語了幾句話。

  宣武將軍聽完侍衛的稟報,臉色驟變,目光再次轉向眼前麵色青白的人頭,眉頭漸漸地緊皺起來。

  半晌,寂靜的城樓上才響起宣武將軍的命令聲,“先將這人頭收起來,派人前去軍營將此事稟報皇上。”

  “是。”副將沉聲回道,領著幾名侍衛下了城樓。

  唯有宣武將軍留在城樓上,看著已經在城外駐紮了三個多月的韓少勉等人,眉頭皺得越發緊了。

  ☆、第三百五十四章

  鼎天小說居   宣武將軍留在城樓上,看著已經在城外駐紮了三個多月的韓少勉等人,眉頭皺得越發緊了。艾拉書屋

  “來人!”一聲命令,宣武將軍身旁的參將立即上前。

  “將軍,有何命令?”參將順著宣武將軍的目光往城牆外看去,隻見遠處的韓少勉軍與海沉溪軍正嚴陣對峙,這讓參將心中頓時升起一股不詳的預感。

  “立即調三萬城防軍前來城樓,以防韓少勉與海沉溪趁機偷襲。”宣武將軍壓力重重,韓少勉與海沉溪手中的軍馬加起來有十萬人,還有那行事不安常理出牌的齊靖元協助,若這三方聯手,自己隻怕是支撐不了多久。

  “將軍,您這是?”見宣武將軍眉間神色越發凝重,參將一顆心猛地一跳,雙眉一皺眼底神色也漸漸染上嚴肅,不由得湊近宣武將軍低聲詢問,“將軍是否擔心韓少勉與海沉溪聯手攻城?隻是楚王與海王素來不和……”

  “世上的事情難以預料。”不等參將將話說完,宣武將軍便出聲反駁,“誰會想到玉乾帝竟會死得這般狼狽?你速去調派兵力,同時派人沿路搜索,找出玉乾帝藏身的地方!”

  語畢,宣武將軍領著身後的侍衛往前邁步,檢查城樓上的防備……

  西楚京郊。

  韓少勉暫領的軍營中早已是吵翻了天,眾臣接收到玉乾帝之前所發出的信號,均是吵鬧著讓韓少勉領兵前去救駕。

  奈何到了這個時候,韓少勉竟是按兵不動,隻聽命於楚飛揚的軍令謹守京城,惹得朝臣們憤怒不已,恨不能衝出營帳與領兵在外的韓少勉對峙。

  “雲相,你是楚王的嶽丈,楚王為何不讓韓少勉前去營救皇上?楚王的心中到底打著怎樣的打算?想必雲相心中十分清楚吧!”能夠跟著玉乾帝逃出皇宮京城的,自然是玉乾帝的心腹,看著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眾臣心中焦急,對攔著不讓離去的韓少勉更是怒不可赦,如今更是遷怒於雲玄之。

  雲玄之穩重地端坐在一旁,此時見有人挑事,將所有的事情推到他的頭上,雲玄之半斂著的眼眸中劃過一抹冷芒,繼而抬起雙目看向營帳內的朝中官員,見此時挑事的是常與蘇啟交好的朝臣,雲玄之冷淡道:“本相雖是文官,但卻也知‘兵行險招’這句話。萬一這隻不過是敵人誘敵的手段,我們此番前去豈不是中了敵人的奸計?牽一發而動全身,韓侍郎此時調動兵馬,萬一海沉溪趁虛而入,不但我們危險,隻怕還會連累京城的百姓。更何況,你們難道沒有看到,不是韓侍郎不願派兵前去營救皇上,而是海沉溪攔著不讓我們行動。”

  語畢,雲玄之恢複成方才的沉默,不再多費口舌與眾臣爭執。

  眾臣聞言,紛紛陷入沉思中,目光不由得轉向營帳外……

  從昨晚半夜開始,海沉溪突然率兵前來,竟是一改往日兩軍井水不犯河水的規律,將韓少勉手下的五萬人馬堵在大營內。

  韓少勉得此消息,立即騎馬上陣,留下一萬兵力保護朝中大臣,自己則是率兵奔出大營,與海沉溪對峙到此時。

  兩軍兵戎相向,隻是不管是出來防禦的韓少勉,還是前來挑事的海沉溪,兩人均沒有下命拚殺。

  兩名少年將軍端坐馬背,四目相向,均從對方眼底看出濃重的殺氣,兩人手中握著的長劍皆是擺出了廝殺的姿勢,卻始終沒有下一步的動作……

  “大人!”這時,一名侍衛從營內匆匆騎馬奔向韓少勉,在韓少勉的耳旁低語了幾句。

  隻見韓少勉臉上冷肅之色依舊,但眼底卻劃過震驚之光,饒是韓少勉少年老成,此時卻再也無法以往日的冷靜掩蓋眼底抹殺不去的詫異。

  “此事當真?”心頭一緊,握著劍柄的手猛地縮緊,韓少勉的目光雖盯著不遠處的海沉溪,但心思顯然是被方才聽到的那件事情所牽引。

  “是,千真萬確!大人,咱們如今該怎麽辦?”侍衛見韓少勉眼底目光閃爍,也跟著緊張擔憂起來,如今皇上被奸人所殺,整個皇族幾乎是屠殺幹淨,這讓他們失去了保護主子的意義。如今更是不知該繼續與海沉溪對峙還是應當撤兵。

  “你回軍營將此事告知雲相等人,本官在此會會海郡王。”隻是,與那滿腹心事的侍衛相比,韓少勉卻極快的冷靜下來,低聲吩咐那侍衛回營,自己的注意力則再次放在海沉溪的身上。

  “是,大人。”侍衛牽動韁繩,調轉了方向衝進大營內。

  “海沉溪,這就是你將我們堵在大營內的目的?”韓少勉雖是武狀元出身,卻也是極其敏銳聰明之人,隻消稍稍將所有的事情串聯起來,便看出了事情的重點。

  海沉溪則是欣賞著韓少勉眼底一連串的轉變,突然勾唇一笑,絢爛的目光中折射出極深的算計,聽完韓少勉的質問,海沉溪緩緩開口,“韓侍郎話中是何意思?本郡王不懂!”

  聞言,韓少勉雙目半眯了起來,細細打量著始終沉著的海沉溪,見對方態度倨傲,而海沉溪身後的大軍雖也是長劍出鞘,但更多的卻是做好了防禦的準備。

  韓少勉心頭猛然間驚醒,全然明白了海沉溪昨夜為何有此行動。

  心頭一陣暗惱,韓少勉臉上寒霜一片,握著韁繩的手不由得慢慢收緊,手背青筋暴出,心頭更是懊惱不已。

  “駕!”一聲輕喝,韓少勉坐下鐵騎已是朝著前方的海沉溪衝了過去……

  海沉溪見韓少勉少有得露出了怒容,心知韓少勉定是想明白了昨夜之事,眼底不禁浮上一抹冷笑,抬起一手阻止身後士兵射箭,自己則已是迎向韓少勉……

  ‘噹……’兩軍對陣的空地上,兩名少年將軍舉劍想揮,激出一串絢麗的火花……

  “海沉溪,皇上是你們所殺!你昨夜前來,隻不過是想堵住我們,不讓我等前去營救皇上!亂臣賊子,你們居然這般心狠手辣!”韓少勉自小習武,一招一式皆是精髓,即便沒有馳騁沙場殺敵的經驗,卻也是應對自如,麵對海沉溪依舊不落下風。

  海沉溪卻早已得到沙場磨練,一招一式均是精華,又自小接受海全的指導,武藝自然不在話下,與韓少勉你攻我守,一時間兩人相持不下,堪堪隻打得個平手。

  “既然你已知本郡王並非真心與你開戰,你又何必這般衝動?”眼見韓少勉手中長劍朝著自己劈頭砍下,海沉溪快速舉劍擋在頭頂,憑全力擋住韓少勉傾盡全力的一箭,左手同時牽動韁繩猛地往後退去,直到退至三丈之外,這才冷笑開口,“本郡王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收兵!”

  語畢,不等韓少勉出兵追擊,便見海沉溪率部快速地往後退去……

  “大人,雲相請您立即回營!”韓少勉心頭大怒,正要舉劍追擊,方才那名去而複返的侍衛竟快速策馬奔到他身旁低聲道:“雲相說,海沉溪敢如此行事,定是一早便有防備,請您莫要追擊,小心中計。”

  聞言,韓少勉不得不咽下心頭怒意,冷目盯著已經跑遠的海沉溪,這才不甘地收起手中的長劍,領兵退回大營。

  “韓侍郎,方才傳來的消息可是真的?為何皇上會突然遭到毒手?楚王到底是如何保護皇上的?你手中五萬人馬,之前京郊西營的十萬人馬難道還救不出皇上?”一踏進營帳,朝臣便將韓少勉團團圍住,所有人眼底均是不可置信的眼神,顯然是被玉乾帝死亡的消息給嚇住了。

  韓少勉劍眉微皺,卻是極快的冷靜下來,目光越過眾臣看向立於後麵的雲玄之,見對方眼底亦是含著抹不去的疑惑,韓少勉這才開口,“各位大人莫要忘記,本宮手中有五萬人馬,海沉溪手中亦有五萬人馬。京郊西營有十萬人馬,可齊靖元的手中也有十萬人馬。此事來得這般蹊蹺,等我們反應過來,海沉溪已經率兵將我們團團圍住。若是硬拚,城內的辰王軍隻怕會趁火打劫!隻是,卻沒有想到海王的目標竟是皇上!”

  說著,韓少勉臉上不由得浮現一抹沉痛之色。

  “皇上……微臣沒用……未能保護皇上到最後……”眾臣不由得對著皇宮的方向跪拜了下來,痛聲哭泣、悲痛不已!

  一時間,帳內哭聲一片,群龍無首下顯得雜亂無章……

  韓少勉見雲玄之磕完三個頭後便站起了身,便舉步走到雲玄之身旁,低聲詢問,“雲相,您認為我們接下來該如何行事?”

  雲玄之側身,雙目冷靜地打量著滿臉剛毅的韓少勉,見韓少勉在遭遇如此大事之後竟還能冷靜思考接下來的事情,雲玄之不禁暗自點頭,這才說出自己的見解,“一切如舊,若咱們因此亂了陣腳,便中了海沉溪的詭計!在百姓心中,辰王登基之時便認為玉乾帝暴斃,此時咱們若是將事情鬧大,反倒會失了民心。倒不如將事情捂住,待到大獲全勝那日再揭開事情真相。”

  隻是,話雖如此,雲玄之心中不免懷疑,以楚飛揚的手段和能力,豈會這般輕易讓玉乾帝丟了性命?此事隻怕與雲千夢楚飛揚均脫不了幹係吧!群書院

  ☆、第三百五十五章

  “郡王,方才世子的貼身侍衛趕了回來,此時正在營帳內等著您。”海沉溪剛退下陣來,副將已迎出大營來到海沉溪的身旁,低聲稟報大營內的事情。

  聞言,海沉溪眉梢微挑,眼底劃過一絲興味的光芒,將韁繩交給身後的侍衛,冷笑出聲問道:“他不在世子身邊保護著,怎麽跑回來了?齊靖元呢?”

  那副將臉色略顯得難看,想起方才見到那侍衛的場景,心頭微微一緊,便立即回答著海沉溪的問題,“隻他一人回來了。回來時滿身是血,蓬頭垢麵仿若經曆了一番大戰。且卑職仔細觀察他的神情,眼中俱是焦急之色。他本嚷著要出營找郡王,被卑職攔住了。”

  “是嗎?看來世子是遇到麻煩事了,否則豈會派人前來本郡王的軍營?走,咱們去會會他。”語畢,海沉溪領著副將大步走向主帥營帳。

  “卑職參見郡王!”聽到腳步聲,原本按耐著性子坐在營帳內的侍衛立即起身,快步來到營帳口,抱拳向走進來的海沉溪行禮。

  海沉溪卻是一步也不曾停歇便從那侍衛身旁走過,僅用眼角餘光掃了那侍衛一眼。發現那侍衛一身血汙,臉上更是沾染了不少塵土,而出發前穿在身上的嶄新發亮的盔甲早已是血跡斑斑,顯得十分狼狽。

  而那侍衛此時雖是麵色平靜地向他行禮,隻是眼底的擔憂焦灼卻顯而易見,看來齊靖元沒有少為難海越那個眼高於頂的海王世子啊!

  思及此,海沉溪心情頓時大好,臉上的冰霜更是有融化的跡象,右手揚起身後的披風,海沉溪沉穩落座在主帥的座位上,這才開口,“怎麽隻有你一人回來?世子和太子呢?你們此次出征,可有尋到玉乾帝的下落?”

  聽到海沉溪的詢問,那侍衛臉上頓時泛出淒苦之色,眼底瞬間浮上一抹恨意,立即單膝朝著海沉溪跪下,回稟道:“回郡王,此次出征,由世子帶路領著北齊太子前往山穀,將準備逃走的玉乾帝堵在了穀內,來了個甕中捉鱉!可不想,那北齊太子背信棄義,殺掉玉乾帝之後,竟活捉了世子作為人質。咱們帶去的幾千人與齊靖元的人殊死搏鬥,卻寡不敵眾,除去被活捉的世子,唯有卑職一人逃了出來,還請郡王立即發兵前去營救世子。再晚,齊靖元撤回北齊大營內,咱們想再救出世子可就更加困難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