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13節

  雲千夢卻是極其認真地聽著太後的話,臉上始終端著端莊的淺笑。

  隻是在太後說完後,雲千夢的眼中卻浮現出一抹迷惑不解的目光,精致的眉頭微微蹙起,雲千夢淺淺開口,“回太後,臣婦並不知此事。況且,丹書鐵券是何等大事,先祖帝為何不將其擺放在皇室祠堂內?反而交給爺爺呢?這一定是誤傳,還請太後與皇後莫要相信這等流言蜚語。”

  太後始終注視著雲千夢的表情,想從雲千夢的表情中找出一點蛛絲馬跡。奈何雲千夢早已洞悉了太後的想法,臉上的表情可謂是滴水不漏,讓人察覺不出有任何的不妥。

  “王妃何必否定?這可是老王爺親口承認的,趁著海王辰王均不知曉此事之前,王妃還是快將丹書鐵券交出來吧。否則王妃將丹書鐵券弄丟了,這可是抄家滅族的死罪,壞了皇上的千秋大業,楚家可就是千古罪人了。王妃素來穩重知書達理,這樣淺顯的道理不會不懂吧!”皇後見雲千夢在自己與太後的麵前做戲,心頭暗惱,加上方才對自己的無禮,更加讓皇後的語氣帶著一絲尖銳的咄咄逼人,恨不能就此將楚家滿門定罪。

  雲千夢卻是不惱不氣,麵上掛著一抹淺笑,神情卻萬般認真嚴肅地回話,“臣婦記得,上一次太後與皇上前去軍營時,皇後娘娘可是先行來到山穀。娘娘並未親眼看到、親耳聽到爺爺點頭承認此事,怎麽現如今卻說得這般篤定?難不成娘娘有千裏眼順風耳?況且,此事茲事體大,又豈是我們婦人能夠妄意評論決定的?臣婦如今隻是一個孕婦,爺爺與王爺自然不會對臣婦說這等嚴重的事情。況且,爺爺與王爺忠君愛國,又豈會私藏了先祖帝的丹書鐵券?還請太後與皇後娘娘莫要冤枉了我楚家。楚家雖是仰仗著皇上才有今日的風光,可爺爺隨著先祖爺南征北討,又協助先祖爺安定江山,最後還力排萬難擁護皇上登基稱帝,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皇後娘娘若是記不得,但臣妾相信西楚的百姓是記得的,皇後娘娘殺了我楚家滿門,難道還能殺了這全天下的百姓不成?公道自在人心,我楚家對皇上對西楚皇室如何,天下百姓看得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難道還需要臣妾再舉例說明?皇後娘娘身為六宮之主,素來溫婉和氣母儀天下,豈能出口打殺之詞?豈不是破壞了娘娘素日維持的形象?更何況,這沒有證據的事情,皇後娘娘豈能信口雌黃,冤枉了我楚家,寒了楚王軍的心,隻怕於皇上的千秋大業沒有任何的好處吧!”

  雲千夢語速不緩不急,聲音不卑不吭,眼底神色凜然不屈,出口的話卻是點明如今的事實真相,卻又適時提醒太後皇後現今皇室的處境,讓她們莫要以為楚家非得擁護玉乾帝不可。

  隻是估計到太後與皇後的情緒,雲千夢說完便立即站起身,臉上表情已換成淒哀之色,朝著太後緩緩下跪,哀聲道:“太後、皇後,楚家往日對皇上如何曆曆在目,這才使得皇上放心將領兵大權交由楚家,還請太後皇後莫要猜忌我楚家,君臣同心,才能戰無不克啊!”

  太後與皇後被雲千夢這番話嗆得半個字也說不出口。

  一句‘忠君愛國’已是堵住了她們的嘴,若他們此時否定楚家的忠心,那無疑就是在雲千夢的麵前表明皇室連同楚家也懷疑了,屆時楚飛揚心生叛意,皇室想要奪回江山可就無望了。

  一時間,太後與皇後的臉上青白交替難看極了,兩人均是抿緊雙唇、雙目暗瞪著雲千夢。

  雲千夢早已料到太後與皇後聽完自己的話後會有何反應。

  可既然對方已經連同楚家也這般懷疑不放心,若自己當真將丹書鐵券交出來,將來平定了海王辰王之後,玉乾帝定會以私藏丹書鐵券的罪名將楚家滿門定罪。

  雲千夢自然不能給玉乾帝這個機會,不但不能給,還要趁勢堵住他們的嘴,讓他們再也無法開這個口。

  略顯笨重的身子直直地跪在地上,雲千夢麵帶倔強,眼中盡是一片不屈之色。讓人看之心疼不已,不由得便想為楚家抱屈。

  “這是做什麽?快起來,還不趕緊扶你們家王妃起身?你有了身子就該多加注意,豈能猛起猛跪,若是出了差池,本宮可沒法向楚王交代。你又何必為難本宮與皇後?”心中清楚雲千夢隻是在做戲,可太後卻知,雲千夢敢這麽做,今日一事定會傳入楚飛揚的耳中。若因為今日的事情讓楚飛揚懈怠了平叛一事,那西楚的大好江山可就要落入那兩個賊人的手中了。

  太後略含不悅的目光瞬間射向立於雲千夢身後的慕春,示意她扶起雲千夢。

  隻是太後心中始終不忿,尤其被當日懦弱的小輩逼迫如此,太後始終不願屈服,盡管口出關愛之詞,可末了卻還是控製不住地怪罪於雲千夢。

  可慕春卻深知自家主子的性子,雲千夢沒有開口之前,慕春自是不會聽從他人的命令。

  不但如此,慕春亦是跟著雲千夢跪了下來,滿臉懇求地朝太後磕了三個頭,這才低頭回道:“太後,我家王妃定是有話要說,還請太後娘娘與皇後娘娘能夠聽完王妃的話。”

  太後心頭一陣氣結,轉著佛珠的手猛然拍向茶幾,怒道:“哀家的話都是耳旁風嗎?讓你們起來也這般困難?還是說哀家的懿旨現在不管用了?”

  一屋子的宮女聽完太後的話紛紛下跪不語,就連皇後亦是趕緊放下手中的茶盞跪了下來,隻是瞥向雲千夢的眼角餘光卻是透著一抹恨意。

  倒是跟著皇後一同下跪的小怡神色依舊,隻不錯那半低著的臉上,那雙太過靈活的雙眸中卻閃著掩藏不住的震驚,隻怕是被方才‘丹書鐵券’四字給驚嚇住了。

  “太後息怒,臣婦也是迫不得已。太後與爺爺的對話,臣婦沒有親耳聽到,自然不明白到底出了何事。丹書鐵券是何等的大事,若非太後今日提起,臣婦絲毫不知竟還有這樣的事情。還請太後體恤楚家滿門此時浴血奮戰在戰場上,莫要因為一些子虛烏有的傳言而傷了君臣之間的感情。更何況,若真有此事,這也是前朝的事情,臣婦一個婦道人家豈能妄加斷言?還請太後恕罪。”雲千夢卻是絲毫不畏太後的怒意,抬起頭來鎮定地望向太後,口齒清晰地說出這番話來。

  太後被雲千夢氣得心神顫抖,雙手緊緊地拽著那串碧璽佛珠,咬牙切齒道:“楚王妃,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威脅哀家。你口口聲聲說不知丹書鐵券一事,可這話在哀家聽來,卻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味。若楚王妃當真是問心無愧,應該不介意哀家命人搜身搜房吧。”

  語畢,隻聽見太後手中的佛珠發出一串清脆的響聲,太後已是抬臂示意蘭姑姑等人上前搜雲千夢的身,更見瞿公公領著小太監往外走去,顯然是要前去搜查雲千夢的住處。

  “我看誰敢!”雲千夢猛地支起上半身,挺直腰背朝著想上前的宮女太監大喝一聲,眉宇間盡是淩厲之色,身上無形中散出威嚴之氣,莫說宮女太監嚇得停住了腳步,就連太後亦是被雲千夢此時的表情怔住。

  “雲千夢,你想造反嗎?”隻是,太後卻極快的回過神來,眼眸含怒地射向雲千夢,口氣已是極差,似是要立即處罰雲千夢。

  雲千夢的肚子卻在此時稍稍刺痛了下,這讓雲千夢明白,自己身懷有孕,若是大動肝火定會損傷自己腹中的胎兒,雙手輕輕撫上微微凸起的肚子,雲千夢深吸口氣冷靜地開口,“太後息怒。此時皇上與王爺同心同力,隻為平定海王辰王,太後又何必再生事端?後院失火,這對前朝也是極大的影響,若是因此而耽擱了戰事,即便是太後,也無法負起這個責任吧。”

  太後麵色鐵青,隻聽見‘撕拉’一聲,原本握在太後手中的佛珠竟硬生生被她扯斷,八十八顆佛珠瞬間滾落在地,灑落在屋內的每一個角落。

  一時間,屋內除去佛珠滾落在地的聲響,便再無它響,所有人屏息不敢出聲,室內一片劍拔弩張的架勢,而雲千夢卻是無畏地與麵含怒意的太後相視良久,絲毫不見其麵上眼中浮現畏懼之色,倒是太後眼底的神色越發陰沉凶猛。

  “怎麽,本宮連這點權利也沒有?宮妃若是言語失德,本宮尚有嚴懲之權,更何況涉及到國家大事,本宮豈能任由你胡言亂語幾句便鬆了口,否則本宮將來還如何訓斥後宮妃嬪以及內命婦?”手中佛珠散落,太後雙手緊緊地握住座椅扶手,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出這段話。

  語畢,不等雲千夢開口,太後再次對身旁的蘭姑姑命令道:“還不趕緊搜身?將楚王妃與這婢女好好地搜查一番,讓小瞿子帶人去搜屋!”

  “太後,您可聽說過‘官逼民反’這句話?”此次,雲千夢卻是不再阻攔,隻是臉上卻浮現一抹嗤笑,用極其淡然地口氣問著太後。

  “你……”太後一時氣急,保養得宜的手指指著雲千夢,卻說不出話來。

  “太後,皇上來了。”立於門口的瞿公公突然小跑了進來,半跪在太後的麵前提醒道。

  “母後,這是怎麽了?是誰惹您動怒了?宮女太監竟跪了一地,怎麽皇後和楚王妃也跪著?”隻是瞿公公的話音還未落地,玉乾帝的聲音已經由遠至近地傳了進來。

  看到跪在地上的雲千夢,玉乾帝眼中閃過了然的光芒,卻裝作不明事由地問著太後。

  太後聽著玉乾帝明知故問的問話,心頭劃過一抹冷笑,正要開口,玉乾帝卻已再次開口。

  “楚王妃身懷有孕,可是楚王的心頭寶,還是起來吧,莫要跪壞了身子。皇後也起來吧。來人,將地上的佛珠拾起來,莫要讓主子們滑倒了。”玉乾帝命令著屋內的宮女太監收拾灑落在地的佛珠,這才走上前與太後並排而坐。

  太後心知玉乾帝隻是在雲千夢的麵前扮演好人,心中更是不快,麵色微沉著沒有搭理玉乾帝。

  “太後、皇上、皇後,臣婦身子不適,先告退了。”雲千夢在慕春地攙扶下緩緩站起身,淡然地開口。

  玉乾帝看向雲千夢,見她大腹便便,則體恤地點了點頭,“既如此,你回去歇息吧。”

  “臣婦告退。”雲千夢半斂著眉眼,沒有再看太後難看的臉色,一步一步極小心地走出屋子。

  “皇上為何放走那個賤人?”太後心頭大怒,看著雲千夢遠去的身影,眼底盡是恨意。

  而這股邪氣更是牽連到了玉乾帝的身上,太後十分不滿意玉乾帝放走雲千夢。

  方才雲千夢抗旨不遵,是扳倒雲千夢極好的機會,可玉乾帝卻突然出現,攪亂了一切的計劃。

  玉乾帝接過餘公公遞過來的茶盞,輕輕抿了一口,見屋內隻有三人的心腹奴才,這才低聲開口,“楚飛揚放心讓雲千夢呆在山穀中,定是有所防範。母後若當眾動了雲千夢一根毛發,隻怕楚飛揚那邊定會不依不饒,屆時他若與辰王海王聯手,咱們可就沒有勝算了。”

  頓了頓,玉乾帝掃了眼太後越發不善的表情,繼而寬慰道:“母後一心為朕著想,這才寧願得罪楚家,也想為朕找出那丹書鐵券的下落,朕豈會不明白母後的一片慈母之心?隻是,楚王妃住在山穀三個多月來,說話行事滴水不漏,朕幾次想派人暗探楚王妃均是無果,想來她身邊定是有人保護。想要明著扳倒她,隻怕沒有這麽容易……”

  語畢,玉乾帝將茶盞擱於茶幾上,目若寒光地轉向太後,卻沒有再開口。

  太後細想著玉乾帝的話,頓時了悟,臉上的怒容漸漸消散了些,“還是皇上高瞻遠矚。”

  慕春與喬影攙扶著雲千夢回到木屋內,卻見雲千夢麵色微微發白,似是身子不適,兩人頓時焦急萬分。

  讓雲千夢斜躺在軟榻上,慕春半蹲在雲千夢身旁,為雲千夢蓋上一層薄薄地毛毯,關心地問著,“王妃,您可是身子不適?這可如何是好?定是被太後氣得。”

  說著說著,慕春的眼圈已是隱隱泛紅,心頭為雲千夢的身子擔憂不已。此時不比往日,若是讓太後知曉王妃身子的狀況,定會趁機謀害王妃。

  雲千夢伸出手,指腹輕輕抹去慕春眼角的淚珠,淺笑道:“放心,我沒事,隻是方才動了氣,休息會就好了。”

  “王妃,您喝口安胎茶吧,這是奴婢按照聶大夫之前給的方子泡製的,這會茶溫熱可口,您為了腹中的孩子,多少喝點吧。”看著雲千夢微微發白的臉色,慕春心如刀割,起身倒了一杯安胎茶給雲千夢。

  雲千夢目光怔怔地盯著桌上那盛放安胎茶的茶壺,腦中則浮現出玉乾帝方才適時的出現,又一反常態地沒有為難自己。

  雲千夢心頭頓時警惕了起來,目色淩厲地盯著慕春手中的茶盞,堅定地搖了搖頭推開了茶盞,指著窗台上養著的那盆仙人掌輕聲道:“你將這安胎茶倒入盆栽中。”

  慕春聽話地起身,端著那杯安胎茶來到窗邊,將手中的安胎茶倒入盆栽中。

  殊不知,那仙人掌剛沾到安胎茶,便立即萎縮枯死了,且看不出任何的症狀,讓人隻覺是缺水枯死的。

  “王妃!”慕春滿眼震驚地轉過身,額頭上早已是沁滿了冷汗,手中的茶盞早已失手掉在地上,碎成一片片的碎片,“王妃,奴婢不知……這……不是有暗衛嗎?為何這安胎茶中會被人下毒?”

  趕緊回到雲千夢的身邊,慕春無話可說,若這杯安胎茶被王妃喝了,後果不堪設想。

  而原本守在門外的喬影聽到屋內的動靜快步走了進來,看到那盆突然枯死的仙人掌,眼底劃過震驚與怒意,雙目頓時轉向雲千夢,見她安然無恙,這才放下心來。

  雲千夢淡漠地看著那盆枯死的仙人掌,嘴邊慢慢揚起一抹冷笑,半眯著雙目緩緩道:“他們可真是心狠,為了保住江山,連無辜的生命也能夠算計犧牲。”

  太後等人心中明白,這世上想抓住自己這個楚王妃的人可是極多,海王辰王無一例外。若是製造意外,然後轉嫁在此二人身上,楚飛揚痛失愛妻,定會瘋狂報複,太後等人隻需坐收漁翁之利便可。

  這樣歹毒的心思,竟連自己腹中的孩子也不放過,自己又豈能再饒了他們?

  雲千夢的目光落在喬影的身上,示意她上前。

  喬影會意快步走到雲千夢的麵前,半跪在軟榻前,輕聲問著,“王妃有何吩咐?”

  “玉乾帝等人顯然已經猜到東西在本妃的身上,此地已極其不安全,你立即傳本妃的命令,所有人準備撤離此處。還有一事,你親自去辦。”雲千夢對喬影招了招手,讓喬影附耳過來,自己則是極小聲地在喬影耳邊吩咐了一句。

  “王妃放心,卑職定會辦好此事。慕春,你好生照看王妃,我去去就來。”喬影慎重地對雲千夢保證道,隨即起身離開了木屋。

  “立即將咱們日常穿的衣衫收拾好,待天色一黑,咱們便動身離開。”慕春擦幹眼中的淚珠,認真地點了點頭,手腳極其麻利地收拾起包袱。

  夜色降臨,山穀的冷夜極其陰寒,穀中的山風猛烈地拍打著窗棱,發出一陣陣近似野獸的嘶鳴,聽之讓人心生膽顫不敢出門。

  ☆、第三百五十三章 玉乾之死

  幽深的山穀中,一名女子鬼鬼祟祟地快速鑽進山澗小道中,趁著夜色已深迅速朝著夜空中放出一道極其淺淡的煙火。

  隻是,放出一道之後,女子還未來得及射出第二道,身子猛地往後一轉,警惕卻低沉出聲問道:“什麽人?”

  可是,回複女子的卻隻是山澗陰風與無邊的暗夜,除此之外並未看到半個人影。

  女子卻並未因為而放鬆警惕,雙手衣袖中同時滑下兩把匕首防身,腳下的步子漸漸往她方才上山的路原路返回,雙目雙耳緊盯緊聽著四周的情況,每走一步均是小心萬分,似是對周圍的環境變化十分在意。

  “到底是什麽人?給我滾出來!”可是四周除去風聲卻再無它響,女子心頭的異樣卻是有增無減,暗夜中雙眉緊鎖,眼底驟然放出嗜血冷光,朝著寂靜無聲的山穀吼道。

  可回答她的依舊是颯颯山風,女子猛地抬眼看向夜空,見方才那道煙火已經隨風飄散,這才又朝空中射出第二道不同色的煙火……

  正在這時,一道黑影猛地朝著女子衝過去,垂在身側的右手上則是緊握一把長劍,森森寒光在銀灰色的月光下顯得陰寒滲人。

  “你是……”女子方舉起手中的匕首,卻發現自己咽喉已被來人割斷,身子猛地往後倒去,鮮血頓時噴湧而出,女子雙目圓睜瞪向夜幕,隻來得及看到第二道煙火消散無蹤……

  西楚京郊海沉溪大營中。

  “世子,小怡傳來消息了。”一名侍衛快速走進營帳,對海越稟報此事。

  “當真?”身在海沉溪的大營中,海越整日無事可做,正愁怎樣與小怡聯係,不想小怡竟在這時傳來消息,整個人不由得自座位上站起身,雙目緊盯著進來稟報此事的侍衛。

  “回世子,此事確為事實。隻是……”那侍衛朝營帳內看了一圈,見營帳內雖沒有旁人,但隔牆有耳,且此時又在海郡王的大營內,自然要更加小心謹慎。

  海越見他似乎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稟報,對那侍衛微點頭,示意他上前細說。

  “世子,事情是這樣的……”侍衛會意,立即上前湊近海越,將事情小聲地說了出來。

  耐心聽完侍衛的稟報,海越眼底的興奮漸漸地消散,眼中露出一抹沉思的神色,緩緩坐回座椅上深思了起來。

  “世子,現在咱們該如何辦?”那侍衛見海越眼底的高興散去大半,一時間有些摸不準自家主子所想,便低聲開口詢問。

  “齊靖元帶來的十萬人馬,現在何處?”而這時,海越卻突然轉換了話題,問起齊靖元的事情來。但見海越此時臉上泛著冷冷笑意,似是在打著其他的主意。

  “北齊太子的人馬並不在京郊,而是在距離京郊四十裏的平原駐紮了下來,他隻帶了兩萬人馬在此。”那侍衛心算了下如今軍營中屬於齊靖元的人數,這才謹慎地回答海越。

  聞言,海越神色更加深沉,腦中急速運轉著各方如今的關係,尤其對海沉溪齊靖元二人更加的注意。

  海沉溪手上暫時隻有五萬人馬,但齊靖元卻領著十萬人跟隨自己來到京郊,父王為了保護海沉溪不受齊靖元的傷害,定是與齊靖元暗中談妥不得帶過量兵馬接近海沉溪。

  隻是,如今這般好的機會,自己手上兵馬不足,齊靖元又僅有兩萬人馬,隻怕無法應付大批禁衛軍,屆時海沉溪前來支援,恐怕功勞又屬於海沉溪。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