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12節

  而一旁的習凜聞言,卻是驚歎孟濤這幾年間的成長,隻是思及王爺平日對手下將領的培養,也知孟濤能有今日的成就,多半是楚飛揚的提點。

  “你說的不錯!”楚飛揚將回複好的折子闔上,抬眸讚賞地看了孟濤一眼,繼而冷靜地開口,“那些人的確是有心之人糾集起來搗亂的西楚盜匪。海全心思縝密、行事低調,即便是叛亂一事,海全亦是極其低調的進行著。這樣的人,豈會在兩軍對陣之時做出這樣的事情?更何況,那些假冒的海王軍這般囂張無禮、行事又毫無章法可言,海全隻怕也是看不上,免得這些人拖累了海王軍的名聲。”

  “隻是,不知是何人這般大膽,居然敢糾集西楚的盜匪做出這樣的事情?這對那人有何好處?”這是讓孟濤不解的地方,原本他心中懷疑辰王。

  隻是辰王那樣高傲冷峻的人,豈會看上那些盜賊?這若是傳了出去,隻怕會惹得世人嘲笑辰王胸懷野心卻毫無才能,竟還要依靠那些盜賊起家。

  既然不是辰王與海王,難不成是玉乾帝?相較於辰王,隻怕玉乾帝更瞧不上那些企圖顛覆西楚江山的盜賊,玉乾帝心中隻怕是恨不得殺之而後快,豈會與那些人共謀?

  想來想去,孟濤心思不免有些混亂了,不禁抬眼看向自己向來敬重的楚王。

  楚飛揚黑瞳深處卻是劃過一抹寒光,手中的毛筆早已擱下,修長隱含力道的手指輕點桌麵,緩緩開口,“東羽的人可是盯著咱們不放。糾集盜匪來我軍營鬧事,若是我們沒有識破他們的計謀,隻怕與海王之間的矛盾會愈加深刻。若是被我們識破,死的也不過是我西楚的百姓,於東羽可是沒有半點損失。”

  稍微頓了頓,楚飛揚緊接著又開口,“隻不過,那些盜匪既然選擇與東羽聯手,那就等同叛國,本王豈會容下他們?即便他們今日被我軍的陣勢嚇到,可一旦放虎歸山,終究是後患無窮!況且,這一招殺雞儆猴之後,本王倒要看看,還有誰敢與東羽聯手。這幾日,你盯著外麵,若有風吹草動立即來稟報本王。”

  說著,楚飛揚便對孟濤下著命令。

  “是,王爺放心,卑職定不辱使命。”語畢,孟濤整頓好身上的盔甲,帶著一身濃鬱的血腥味踏出營帳。

  “那山坡上的女子如何解釋?”楚南山待孟濤離開後,這才開口詢問楚飛揚。方才楚南山雖並未出現在陣前,卻不代表他耳目不靈。

  營帳內的二人卻聽見一聲極其不屑的冷哼聲,隨即便見楚飛揚麵若寒霜、眼露寒芒,帶著一抹殺氣開口,“自然是東羽之人。能得那麽多人護著,又能夠在我西楚大地這般放肆的,看來是東羽那位好戰的公主。這一切,定是出自她之手。”

  聞言,楚南山與習凜同時皺起眉頭,楚南山半斂下眼簾沉思片刻,始終有些不解道:“她何必這般大費周章?況且,東羽軍本就與我楚王軍不合,何必暗中再做這樣的手腳?她射向盜賊的那一箭,難不成想與我們休戰?”

  見楚南山點出事情最重要的部分,楚飛揚臉上倒是不見半點焦急之色。

  腦中回想起方才山坡上的眾人,楚飛揚眼底的寒芒更甚,半晌才開口,“東羽趁西楚內亂行動,野心昭然若揭。今日此舉,隻怕是那位公主想告訴我們,東羽也有與西楚一較高下的實力。但見她這麽短的時間內,躲過這麽多人的視線從東麵來到西北,又能夠糾集那麽多各自為王的賊匪,便可見這位公主不是泛泛之輩。加上如今又有人叛國通敵協助東羽進攻西楚,東羽自然是如虎添翼。隻不過,西楚三王手中的軍馬總和超過四百萬,而三王的目標均是那九龍寶座,在自己沒有得到那寶座之前,辰王海王豈會讓外人來分一杯羹?屆時三王若是聯手,東羽隻怕會潰敗而逃。與其如此,倒不如借由今日的事情拉攏我或者海王。強強聯手,總比東羽以一敵三要輕鬆些。”

  “隻不過,你誅殺所有盜賊卻是明確地拒絕了東羽的邀請。至於被利用的海王,隻怕更不會搭上東羽這艘賊船。”聽完楚飛揚的分析,楚南山老謀深算的眸子中折射出一絲淺笑,稍稍停頓了片刻,這才開口,“若是放那些盜賊回去,定會四處作亂,可憐的還是百姓啊。”

  “事情並非這麽簡單。既然東羽有人帶路,此前又處處與我們為敵,那他們定是知曉我的軟肋在何處!如今齊靖元已經打算動手,夢兒自然不能再待在山穀中。我殺了那些盜賊,也是希望夢兒在路上少些危險。”提及心底唯一的牽絆,饒是楚飛揚在麵對千軍萬馬時心硬如石,此刻心底也是柔化成一汪春水,所打所算,滿滿的均是為深藏心中的那人所設想。

  隻是,楚飛揚腦中那抹倩影還未消散,便見楚南山正以促狹的眼神盯著自己,楚飛揚頓時擺正臉色,出聲詢問習凜,“讓你探查的事情,如今可有眉目了?”

  ☆、第三百五十二章 有毒

  見楚飛揚再次將注意力放在公務上,習凜也不敢掉以輕心,立即嚴整表情,認真地回答:“我們派去的人跟蹤到皇陵,卻失去了那人的蹤影,仿若人間蒸發了。”

  聽完習凜的回複,楚飛揚與楚南山相視一眼,兩人卻沒有再開口,均是陷入深思中。

  “看來也是個深藏不露的。”半晌,楚南山才緩緩開口。但見楚南山口氣清淡,神色卻隱隱含著肅穆之色,聽之輕鬆、實則早已將此事放在心上。

  楚飛揚亦是隨著楚南山的話稍稍點了點頭,這才開口道:“他若能活著,對我們而言,或許是一件好事。”

  聞言,楚南山頓時看向楚飛揚,眼底若有所思,仿若在思索楚飛揚今日的布局與方才的話……

  “你可是知道了他的真實身份?”楚南山抬起頭來,目光抖擻地望著楚飛揚。

  “雖不能確定,不過隻怕也差不多了。”楚飛揚嘴角含笑,淡淡開口。

  西楚京郊海沉溪營中。

  “齊靖元,你這是何意思?你答應父王找出玉乾帝的藏身之處,此刻為何死賴在京郊軍營不見任何行動?難不成你有其他的打算?”海越怒瞪著坦然坐在營帳中的齊靖元,眉頭緊緊地皺在了一起。

  齊靖元看眼同坐營帳內的海沉溪,目光又淡掃氣急敗壞的海越,眼底不由得劃過一抹譏笑,卻懶得與海越這等沒有頭腦之人爭執。

  “你什麽意思?”海越豈會不明白齊靖元眼神中的輕藐,心頭怒火更旺。

  “玉乾帝藏身何處,世子隻怕有的是手段知曉吧!”齊靖元冷哼一聲,狹長的眸子轉向齊靖元,眼底隱隱閃著精明之光,似是一切掌握在手中般胸有成竹。

  被齊靖元一陣搶白,海越心頭一緊,眼底臉上憤色頓時消失無影,目色肅穆地轉向齊靖元,帶著一絲警惕地反問,“你這是何意?”

  語畢,海越的目光驟然轉向一旁的海沉溪,但見海沉溪一如往常那般臉上露出不屑之笑,海越眉頭微皺,繼而將注意力放在齊靖元身上,緊逼著齊靖元開口。

  “哼,本宮話中的意思,難道世子會不知?本宮既然應下海全協助你們,自然會一諾到底。隻不過,世子也要拿出點誠意才能讓本宮覺得此次出兵是值得的吧!”端起手邊的茶盞,齊靖元輕抿一口,嘴角似笑非笑勾勒出一抹弧度,望進茶水中的目光卻是冰冷嗜血。

  而海越卻在聽完齊靖元的話後,目光不停地在海沉溪與齊靖元的身上周轉,一時間陷入沉思中……

  海沉溪冷眼旁觀帳內的二人,心頭一片冷笑,將方才呈報上來的密函細細閱覽一遍後收於衣袖中,繼而站起身踏出營帳。

  “齊靖元,你我各取所需!”海越心中豈會不明白齊靖元的目的?見海沉溪離開營帳, 立即開口低聲警告齊靖元。

  聞言,齊靖元挑眉,眼底一片冷豔光芒,而藏於那片妖異光芒中的竟是對海越的極度不屑,但見他勾唇冷笑,冷然開口,“看來世子手段了得!”

  “哼,手段了得又如何?父王還不是更加疼愛海沉溪。許他五萬兵馬,更是讓他帶兵在此守著城門,將來父王戰勝,海沉溪隻需勒令城防軍開門迎接父王進城稱帝,一切功勞均會攬在海沉溪的身上。如本世子這般東奔西討流血流汗共打天下的,反倒是被他的光芒所掩蓋!你縱有十萬人馬在手又如何?海沉溪五萬人馬,海王府內又暗藏精兵強將,四處又潛伏著韓少勉的人馬,你一旦有所行動,其餘人馬隻怕均會反撲而來,唯有你我聯手,才有勝算!”海越冷哼一聲,將目前的情況盡數說出,聽其口吻,終究是心底不甘。

  “如此說來,世子是想另辟途徑,好讓海王刮目相看?”齊靖元擱下手中的茶盞,臉上表情並未發生任何改變,隻是語氣中的輕視卻隱隱暗諷海越的癡心妄想。

  海越看清楚齊靖元此時的表情,垂在身側的雙手頓時緊握成全,隻是此次卻是忍下這樣的白眼,依舊沉聲說道:“是又如何?海沉溪深受父王疼愛,從來懶於揣測父王的心思。可本世子卻不同。本世子唯有時刻琢磨父王的所思所想,才有機會與海沉溪一較高低。如今父王心中最希望的是什麽,沒有人比本世子更清楚了。太子素來足智多謀,心中定也有數,不如你我聯手,各取所需,何樂而不為?”

  而此刻,齊靖元的臉上卻隻是冷笑連連……

  十月十五日,雲千夢收到楚飛揚命人送回山穀的家書,細細閱讀後緊緊地捏在手心中,心頭亦是擔憂不已。

  “王妃,您可一定要放寬心,王爺定能夠打勝仗的。”慕春見雲千夢立於木窗前靜默不語,而她的雙手更是珍惜地握著王爺送回來的家書,讓慕春心中心疼不已。

  已經過去三個月了,盡管她們身在山穀中,可王爺卻時不時讓人送消息進來,讓她們了解外麵的情況。

  可這三個月來,王妃是如何渡過的,慕春是盡數看在眼中。

  看著挺著肚子卻還在擔心戰況的雲千夢,慕春走上前,將手臂上搭著的披風披在雲千夢的肩頭。

  “我沒事,你下去吧。”雲千夢拉了拉披風,擋住窗外刮進內室的冷風,對慕春輕聲吩咐。

  “奴婢正在泡製安胎茶,待涼了再端過來服侍王妃飲用。”慕春見雲千夢如此,隻能朝雲千夢福了福身,安靜地退了出去。

  雲千夢再次低頭看著書信,上麵的字體相較於第一封信件時的工整已是潦草了許多,可見楚飛揚是多麽的忙碌。

  這麽長時間過去,盡管楚飛揚已經從辰王海王手中奪回不少城池,可敵眾我寡,楚飛揚以一敵二,實在是讓人心疼不已。

  如今三王呈現鼎立狀況,各占西楚三分之一的城池,想要擊敗辰王海王,隻怕還需要不短的時間。

  辰王早已趁著這段時間在京城稱帝,打著平亂的旗號親率八十萬大軍與楚王海王爭奪西楚疆土。

  海王起兵的口號已轉變為清君側,而這個‘君’指的是在百姓眼中已駕崩的玉乾帝,所要清理的自然是江沐辰與楚飛揚。

  至於楚飛揚手中的一百四十萬大軍,卻僅僅隻動用了五十萬。

  一則不能過早暴露自己全部的實力。二則西楚除去辰王海王這兩個敵人,東、南、北三麵接洽東羽、南尋、北齊三國,對這三國不得不防,因此必須留下大部分的兵力鎮守邊關,以防三國趁機大規模地侵略西楚。

  盡管與齊靖元達成了協議,可畢竟齊靖元不是北齊的皇帝,若是陵孝帝下命進攻西楚,隻怕以齊靖元一人的力量是無法抵擋的。更何況,齊靖元身為北齊太子,豈會不希望自己將來的疆土能夠比之前的更加遼闊?

  尤其這段時間,東羽更是兵分兩路,一路留在西楚東麵與曲長卿率領的楚王軍糾纏,一路則由東羽的公主親自率領不斷與楚飛揚在朝城交戰。

  如此算下來,總攬大局的楚飛揚自是最辛苦勞心勞力的。

  纖細的手指輕撫書信上熟悉卻透著倦意的字體,雲千夢半斂的眼眸中劃過一絲濃濃的思念。

  “王妃,皇後娘娘有請。”慕春重返內室,來到雲千夢的身邊,低聲提醒著。

  聞言,雲千夢小心地疊好手中的書信貼身收好,這才轉身領著慕春踏出木屋,果真見皇後身邊的大宮女小怡立於門外等候著。

  見雲千夢踏出木屋,小怡冷睨守在門外不讓她進入的喬影,麵帶訕笑地走上前,對雲千夢福了福身,“奴婢見過楚王妃,皇後娘娘請王妃前去坐一坐。”

  雲千夢淡掃麵前的小怡一眼,瞬間便看出她對自己的敵意,心中隱隱然有些疑惑,卻是不動聲色地淺笑道:“既然是皇後娘娘的懿旨,本妃自然是要前去。”

  說著,雲千夢越過小怡,獨獨領著自己的兩個丫頭往帝後居住的屋子走去。

  小怡見雲千夢竟沒有讓自己起身,心頭頓時湧上怒意。

  徑自站直身子,小怡冷目看了半晌雲千夢的背影,這才邁開腿跟上前。

  來到帝後的屋子前,候在外麵的公公卻是攔住了喬影的腳步,隻放慕春跟著雲千夢踏入木屋。

  “臣婦參見太後、皇後。”踏進屋內,不想太後竟赫然坐在正中間,雲千夢在慕春地攙扶下緩緩朝二人行禮。

  “快起來吧,賜坐。”皇後見雲千夢身子不方便,立即溫婉出聲,一旁的小宮女見狀快速搬來凳子給雲千夢。

  “謝皇後娘娘。”雲千夢挨著凳沿而坐,隨即便半垂著螓首坐在太後與皇後麵前,沉默的表現顯然是告知二人她今日沒有閑聊的心情。

  隻是,雲千夢眼角餘光卻瞥見方才領路的小怡亦是跟著走進屋子,在她向太後皇後行禮時,小怡已是安靜地立於皇後的身後,半點沒有避開的意思。

  輕抿的粉唇微微綻出一抹冷笑,雲千夢頓時明白小怡的用意,難怪她這般沉得住氣。

  “王妃又瘦了,可是擔心楚王了?”皇後打量了雲千夢一番,輕歎口氣,帶著一絲感傷道:“若非出現辰王海王這兩個叛賊,你們夫婦也不至於分開這麽久。”

  一般女子有孕後均會豐腴不少,可此時正值戰亂之際,楚飛揚又整日奔赴在戰場上,因此雲千夢除了肚子大了些,其他地方卻絲毫不見豐滿,反倒是比以往更加消瘦了些。

  雲千夢半垂著眼簾,眼底神色平靜,隻是在聽到皇後的話後,心中卻是冷笑一聲。

  為了讓楚家更加賣力地為皇家奪回江山,皇後看似關心的話語中卻含著極濃的挑撥意味。

  是啊,自己與楚飛揚分居兩地的確是辰王海王直接造成的。可歸根究底,卻還是玉乾帝沒有處理好這些事情。皇後此時竟將所有的過錯怪罪在旁人的身上,難道皇室就沒有半點錯誤?

  目光觸及腳下踩著的羊毛彩繪地毯,雲千夢總是掛在嘴邊的笑意漸漸冷凝了,即便是避難,皇後等人卻依舊過著極其奢華的日子,心中絲毫沒有為正在受難的百姓著想半分,當真是讓人心寒。

  而此時江南災民的一切用度,以及楚王軍的所有開銷,可均是容家一力承擔。即便在這樣的情況下,玉乾帝依舊能夠僅憑一本奏折判定容家有二心,這樣的舉動、這樣的小人之心,實在是讓人不齒。

  “不知皇後娘娘今日召臣婦過來有何要事?”雲千夢抬起頭來,並未就辰王海王的事情發表任何的意見,反倒是問著皇後找自己前來的用意,瞬間避開了雙方交談的敏感話題。

  雙方人馬住在這山穀中也已有三個多月,可除了第一次在山穀的入口處碰麵之外,其餘時間都是各自過著各自的生活。

  雲千夢自是不會天真的以為皇後當真是體恤自己,這才命人請她過來的,否則方才皇後也不會說出那番話了。

  皇後沒想到雲千夢竟會直截了當問出原因,加上雲千夢那雙冷靜如黑玉的眸子正直直地望著她,竟讓皇後心中沒來由地一緊,隻覺這楚王妃當真是不可小覷,僅僅是一個眼神便能夠讓人心慌意亂。

  捏著帕子的手微微一緊,皇後心頭暗恨雲千夢太過聰慧,麵上卻又故作輕鬆地對上座的太後開口,“母後,楚王妃可真是冰雪聰明,竟猜到母後與臣妾有要事找她。”

  太後亦是將兩人的神情盡數看入眼中,對於皇後看似不明顯實則丟人的退縮行為,太後心頭冷笑一聲,隨即將目光轉向隱帶銳氣的雲千夢,笑道:“夢兒,你是哀家的外甥女,與哀家是嫡親的親人,哀家有話便直說了。”

  太後心中明白,與其與雲千夢迂回地兜圈子講話,倒不如直接明了地說出她們的目的,否則憑著雲千夢的心思與伶俐地嘴皮子,定會將問題繞到不相幹的事情上。

  雲千夢見太後那雙隱含威嚴的眸子緊盯著自己,粉嫩的菱唇微微翹起,勾勒出一抹極其雅致的淺笑,絲毫不畏懼地清淺出聲,“太後請說。”

  見雲千夢態度尚可,太後眼底浮現出一絲滿意之色,緩緩開口,“此事呢,哀家在軍營時已經問過楚南山,他也是承認了。哀家就問你,先祖帝是不是留下丹書鐵券給楚家?而這丹書鐵券就在你的手上?”

  經過三個多月的暗查,太後與玉乾帝直接將目標擺在雲千夢的身上。

  楚家素來看中這個媳婦,楚南山自是不會虧待了雲千夢這個孫媳。

  原本他們住進山穀便是想用雲千夢威脅楚飛揚楚南山等人,讓這二人忠心為玉乾帝賣命。隻是素來愛妻心切的楚飛揚竟也放心讓雲千夢與他們在山穀中相處三個多月,這個舉動實在是讓人懷疑。

  唯一能夠解釋通的,那便是最危險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

  楚南山與楚飛揚將丹書鐵券交給雲千夢,卻又利用人心的盲點讓雲千夢安然地呆在山穀中,讓玉乾帝以為雲千夢身上沒有藏著任何的東西。

  這對祖孫,可真是謀算人心的高手啊,竟將所有人都騙了過去。累得禁衛軍暗中勘察了三個多月,這才找出了蛛絲馬跡。

  語畢,太後眼眸中的淺笑瞬間隱去,眼底深處滲透出精睿之光,緊盯著下首的雲千夢,仔細地觀察著雲千夢的表情與神態。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