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510

災多難。這一路上,雖也遇到戰事,幸而沿途有楚王軍的照料,倒也是安全抵達。”

聞言,楚飛揚略微點了點頭,繼而又問道:“路上盜匪可多?”

梅葉低頭回想了片刻,這才嚴謹地回答:“甚少,僅有零零散散的一些百姓,在迫於生存的壓力下打劫的,那些真正的盜匪卻是少見。”

聽完梅葉實地帶回來的消息,楚飛揚麵色漸漸凝聚起一股殺氣,薄唇緊抿,陷入沉思中……

德夕帝軍營中。

剛從戰場上退下來,江沐辰領著自己的臣下正在營帳內商討接下來的戰況。

這幾個月大大小小的戰役打下來,各方將領士兵均已是露出了疲態。

雖說自己的手中掌握著上百萬的軍隊,楚飛揚出動的隻有五十萬軍隊。

可楚飛揚足智多謀,作戰經驗極其豐富,往往能夠出人意料反敗為勝,時常打得他們措手不及,使得許多將領接連吃了不少的敗仗,自己手中的人數也在極具的減少中。

況且,除去楚飛揚還有一個海全在爭奪西楚城池,更是讓江沐辰陷入一片繁忙之中,往往分身乏術連休息也顧不上。

“皇上,京城傳來八百裏加急。”此時,傳令官從外麵匆匆跑進來,見到江沐辰,立即跪在地上稟報道:“皇上,京城八百裏加急。”

寧鋒快步走上前,從傳令官手中接過文函返回江沐辰身旁,恭敬地遞給江沐辰。

江沐辰舉手,暫停討論,拿過文函打開細看了一遍,英挺的眉瞬間皺了起來,隻是薄唇卻緊抿著,並未立即開口。

“皇上,可是京城出了事情?”曲炎最是會察言觀色,見德夕帝麵色有些不善,便見曲炎小心地揣測著聖意輕聲問著。

江沐辰卻早已合上了文函,右手緊捏著文函,不讓人窺視到裏麵半點消息。隻不過,此時他麵色極為冷峻,似是發生了大事。

原本正在熱烈討論戰況的眾人見皇帝麵色不好,也紛紛停了下來,營帳內一時間寂靜如夜,氣氛壓抑地讓人不敢呼吸。

“昨日清晨,宣武將軍在城樓上發現了玉乾帝的首級。想來定是有人趁夜懸掛在城樓上的。”江沐辰見營帳內一片安靜,目光一掃帳內的所有將士,沉聲說出文函中的內容。

眾人聽之,紛紛變色,均是不明白玉乾帝消蹤匿跡三個多月,怎麽好端端的被人將首級懸掛在城樓上?而又是什麽人竟有這樣的本事,竟躲過德夕帝手下精睿地城防軍,將人頭懸掛在城樓上?

所有的問題紛紛湧上眾人的腦中,卻沒有人敢在此時出聲。畢竟,不管玉乾帝是死是活,僅憑讓敵人將他的首級懸掛在城樓上這一點,便足以說明城防軍的失誤。

“城防軍還探聽到,前日夜間,距離京城一百裏外一處隱秘的山穀中發現了極大的打鬥聲,待我們的人趕過去時,滿山穀均是禁衛軍的屍首。”江沐辰聲音極冷地再次說出這則消息。

聞言,所有將領謀士表情頓時一怔,若說玉乾帝已死的消息已經讓他們十分的吃驚,那麽這 第 372 章 體噤聲。

隻是眾人卻不知,讓江沐辰更加氣惱的竟是另外一件事情。

“報……”這時,從外麵跑進一名士兵,隻見他滿麵漆黑、身上的盔甲已是蒙上了一層厚厚的戰灰,就連抱拳行禮的雙手指甲縫中亦全是黑色的灰塵。

隻見他麵色沉痛、眼中蓄滿緊張之色,對江沐辰稟報道:“皇上,我們第三次進攻又被白無痕給打退了下來,白無痕更是斬殺了我們的一名參將。”

“白無痕……”聽完士兵的稟報,江沐辰雙目猛地眯了起來,從齒縫間擠出這個名字來。

白無痕是海全手下四大猛將之一。

海全最先發起戰爭,自然是奪得了西楚最有利、地理位置最好的幾座大城池,更是命他手下的四大猛將鎮守東南西北四處最重要的義城、通州、朝城以及鄭州四座城池。

自己親自帶兵攻打的是靠近西南麵的通州,通州最是接近京城,亦是元家為城防軍輸送物資軍糧的重要途徑。若是不盡快拿下通州,讓海全斷了城防軍的糧草,隻怕會引起軍心的動搖。

“皇上,咱們已經在通州耗了這麽長的時間,與楚王海王為敵,二十萬人馬已是折損了七八萬。雖說咱們將白無痕圍困在通州,也殲滅了白無痕手中近十萬人馬,可這樣殺敵一萬自損八千的作法,實在是讓人心痛。若不盡速拿下通州,隻怕軍中的人心也會渙散。皇上,既然咱們白日進攻不奏效,不如就換做晚上,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寧鋒低頭思索了片刻,對江沐辰說出自己的意見和看法。

畢竟,在一個戰場耗時過長,軍中將士定會認為將領無能,尤其此次又是皇上親自率軍攻打通州,若不能旗開得勝,極其容易造成軍中士氣低落從而影響了整體的作戰氣勢。

“皇上,微臣認為寧侍衛所言極是。白無痕是海王一手帶起來的將領,他的作戰手法極得海王賞識。海王能把這麽重要的城池交給白無痕,自是十分相信他的本領。且此人極其擅長守住已有的城池,曾經在與外族的戰役中堅守城池半年,最後竟是取得了勝利。對於這樣有豐富作戰經驗的將領,咱們唯有另辟新路,否則極難取勝。”寧鋒的開口,立即得到江沐辰身邊第一謀士的讚同。

江沐辰平息著心頭的怒意,冷麵聽取各方的意見,半晌緩緩出聲,“都起來吧。此次玉乾帝的事情,朕也有疏忽。京城在朕的手中這麽多年,居然不知還藏著這麽一個山穀,倒是讓楚飛揚等人鑽了空子。你們也無需自責,都起來商量正事要緊。”

“謝皇上。”眾人心頭不禁鬆了一口氣,這才自地上站起身。

“傳朕旨意,先讓將士們退下來,今日休戰讓大家好好休息。”江沐辰的心中已有了法子。

☆、第三百五十九章

“是。”眾人得命,寧鋒親自出去傳江沐辰的旨意。

而其餘人等則是圍在江沐辰身旁商討對付白無痕的計謀。

待寧鋒重回營帳內,隻見江沐辰單獨留下曲炎,聽他稟報戶部銀兩的走向。

“皇上……”將手中整理好的折子遞給江沐辰後,曲炎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吞吞吐吐地不知該說還是不該說。

江沐辰淺淺地掃了眼立於麵前的曲炎,見他一副想說又似乎不敢說的模樣,憑著江沐辰的精明,又豈會看不穿曲炎的小伎倆?江沐辰一麵翻看著手中的折子,一麵開口問著曲炎,“有什麽事情就直說。”

寧鋒站回江沐辰的身後,靜默地觀察著曲炎。

隻見曲炎雖是恭敬地立於皇上的麵前,臉上亦是端著小心翼翼的神色,隻是那閃爍其詞的雙目卻顯示此人內心並不如他表現地這般忠心護主。

雖說曲炎投靠了皇上,可他並不像自己是從小跟在皇上身邊的,這份忠心自然是不可能與自己相同。加上曲炎幾次三番想將曲景清塞進辰王府,均被皇上給擋了回來,難保此人心頭不會生出暗恨。因此一切還是要小心為上。

思及此,寧峰注視著曲炎的目光中,已是多了一份謹慎小心與審視之光。

“是。”見江沐辰終於開口詢問,曲炎半斂的眼中閃過一抹欣喜,麵上卻是沉吟片刻這才緩緩開口,“皇上,微臣認為,不管是何人將玉乾帝的首級掛在城牆上,此人的目的定是想要抹黑皇上。雖說皇上已經登基,可京中那些大家世族卻未必真心歸附,而海全的手中還握著這些世族的嫡子嫡女,皇上若不趁早拉攏他們,隻怕將來還會生出不少的變故啊。更何況,皇上當初顧念與這些士族往日的情分並未大開殺戒。一如輔國公府,即便穀老太君沒有在勸進表上簽名蓋印,您依舊沒有追究降罪。隻是,您的這番仁德在他們眼中,隻怕是做戲。唯有真正與他們捆綁在一起,有了共同的利益,這些利字當頭的士族才會真正地站在您的身後。”

曲炎的分析句句為江沐辰考慮,半點也不曾提到自身的利益,加上臉上的表情真摯,倒是讓人覺得他對江沐辰是十分忠心的。

就連原本防著他的寧鋒,在聽完曲炎的分析後,眼中亦是浮現一絲認同之色。

此事早已在皇上登基時,便有不少大臣謀士提出,奈何皇上心中依舊隻有楚王妃一人,執意不肯將那些大家世族的小姐納入後宮,大臣們也是無計可施。

更何況,如今天下三分,皇上要收買的人心可不僅僅是被軟禁在京城中的大家世族,那些隨著皇上打下江山的大臣謀士亦是需要拉攏的對象。沒有從中得到好處,那些人定會認為即便是跟著辰王打下江山,隻怕也不會得到重用。久而久之,這人心便渙散了。

隻是,曲炎方才的分析中卻獨獨點出輔國公府,這讓寧峰有些小心地轉目看了江沐辰一眼,心底有些捉不準皇上如今心中所想。隻是,對於曲炎的用意,寧峰卻是極其清楚的。

此時的曲炎既想對皇上表現他的忠心,又想不著痕跡地抹黑輔國公府,讓輔國公府成為那出頭的鳥,不得不說,實在是難為曲炎的用心了。

隻不過,這一切的決定,還是端看皇上心中如何考慮。

如此一想,寧峰心頭暗暗一緊,腦中不由得浮現一抹清蓮芙蓉般聖潔的嬌顏來,卻是更加注意江沐辰在聽完此番話後的表情。

江沐辰已是看穿了曲炎的心思,不動聲色地任由曲炎將話說完,麵色平靜地反問道:“那麽,曲尚書認為朕應該如何做才能真正地收服那些大家世族的心呢?想必曲尚書心中早已有了極好的法子吧。”

輕而易舉地,江沐辰繞過輔國公府,直接詢問曲炎有何妙計。

果真,曲炎見德夕帝將自己的規勸聽進了心中,心頭不由得一喜,卻還是按捺住心中的這抹得意,表情仍舊滿是忠誠地說道:“皇上,依臣之見,還是盡快充裕後宮,讓皇室與各大世家有所牽連,這樣才是上上之策啊。這樣一來,咱們即可不費一兵一卒收服這些士族,又可讓西楚上下看到民心歸向,再者還可充裕皇上的後宮,一舉三得豈不省事?且自從上次皇上遭埋伏受傷後,傷口便沒有得到妥善的調養,身邊又沒有貼心的妃嬪伺候,微臣實在擔心皇上的龍體,還請皇上能夠明白微臣這番心思啊!”

語畢,曲炎識趣的不再開口,心知以德夕帝的性子,說得越多反倒容易引起皇上的猜忌。

一旦皇上決定充裕後宮、廣納美人,那自然是不可能厚此薄彼,既要收服京中的大家世族,亦要安撫這些跟隨他的將領功臣,屆時定會有他曲炎一份功勞在內,景清入宮成妃也更會容易些。

江沐辰聽完曲炎的忠言逆耳之詞,卻把玩著手中那份沒有公開的文函,眼底冰霜一片,不見絲毫溫度。

曲炎滿心期盼,此時卻得不到德夕帝的回應,心頭不免有些發怵,不由得偷偷抬頭看了寧鋒一眼,卻發現寧鋒麵色平靜,可眼底卻含著一絲擔憂。

這讓曲炎心中原本的篤定漸漸變為忐忑,不明白德夕帝到底在想寫什麽。

“你倒是忠心。”半晌,江沐辰緩緩吐出這句話。

曲炎聽之,臉上立即浮現一抹討好的笑容,正要開口謝恩,江沐辰卻又緊接著開口,“隻是,你做事卻依舊欠考慮。這軍營中有軍醫又有太醫,有他們照看朕的身子,難道還會出了岔子?你可見過哪國皇帝禦駕親征,身旁還帶著妃嬪的?你讓隻會取悅君王的妃嬪同行,當真是為了朕的龍體著想?況且,在明知海全手中掌控的全是嫡子嫡女的情況下,你卻讓朕迎娶那些庶女進宮,你是想讓全天下嘲笑朕沒有本事,需要依靠庶女來穩固自己的江山?還是想讓海全楚飛揚等人恥笑朕急著登基坐穩皇位,連後宮女子的身份也可以毫不顧忌?曲炎,你莫要忘記,你是戶部尚書。你既不是太妃,也不是大內總管,朕後宮的事情,還輪不到你操心,也不需要你指手畫腳。還是說,你這戶部尚書已經做膩了,想換大內總管做做?是不是想讓朕下旨成全你的這番苦心?”

豈料江沐辰不動聲色的回擊下帶著極其冷峻的犀利,被江沐辰一陣發問,曲炎麵色慘白、雙唇瑟瑟發抖,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額上冷汗滑落臉頰滴入衣襟中,雙目緊盯著地麵不敢直視江沐辰,戰戰兢兢地求饒,“微臣該死,微臣不該隨便揣摩聖意,微臣不該自作主張。請皇上責罰。”

見曲炎一副貪生怕死的模樣,江沐辰眼底劃過一絲嫌棄,冷聲下旨,“自己出去領軍棍十下,小懲大誡,若有下次,朕定不會饒了你。”

責罰已下,曲炎心中再不甘,也不敢再多言,隨即磕頭謝恩道:“謝皇上,微臣領旨。”

語畢,曲炎起身退出營帳,不一會,便有行刑的聲響傳入營帳內。

聽著軍棍打在肉身的聲響,江沐辰卻是雙眉緊皺,再次打開手中的文函,細細地看著上麵的內容。

隻是,越是往下細讀,江沐辰臉上的神色就變得越發的冷峻,渾身包裹在一層冰冷氣息之中。引得一旁的寧鋒心中一陣緊張,不明白那文涵中還有何訊息,竟能讓皇上改變如此之多。

“皇上,不知還有何難事讓皇上這般愁眉不展?”寧鋒低聲開口詢問,目光卻是規矩地盯著自己的腳尖,並未自作聰明地偷看江沐辰手中的文函。

“夢……咳咳……”江沐辰雙手緊握成拳,麵色極其凝重肅穆,而思緒則依舊停留在文函中的內容中,剛一開口便察覺到自己的失言,趕緊改口道:“有人發現,有一縱人馬趁夜從山穀中逃了出來。若朕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