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11節

  說到底,海全在接受齊靖元幫助的同時,亦是在防著齊靖元。

  讓齊靖元在眼皮子底下行事,總比放任齊靖元在西楚作亂好些。更何況,海全亦是防備著齊靖元再與楚飛揚江沐辰接觸,免得節外生枝。

  “這麽說來,海王是想限製本宮的行動?奈何,本宮素來我行我素慣了,還真不服他人的管製!海王若是覺得你我的合作就此打住,本宮自然不畏與你為敵,隻是這其中的後果如何,王爺可要想清楚。”齊靖元仰頭狂笑不已,出口的話卻不帶絲毫交情,心狠毒辣變化無常的性情讓所有人心頭一緊。

  海全沉靜的瞳孔深處劃過一抹暗藏的殺氣,卻在眨眼間消散在黑沉沉地眼瞳中,不留半絲痕跡,隻見他走上前語重心長道:“太子若執意離開,本王自是不會多加阻攔。隻是如今西楚硝煙四起,太子手下雖有十萬人馬,可與百萬大軍相比卻不足為懼。更何況,太子也知此次前來西楚乃是與本王協作,豈能半途而廢?難不成,太子心中還有更為重要的事情?”

  語畢,海全緊盯住齊靖元,似是想看透齊靖元心中的打算。

  齊靖元卻隻是勾唇一笑,冰冷無笑意的眼底一片寒霜,隻見他朝著海全走去,直到兩人之間僅隔一步之遙,這才用僅有兩人聽到的聲音開口,“王爺如今最在意的除了江沐辰與楚飛揚外,還有玉乾帝。而本宮之所以答應協助王爺,十之**也與玉乾帝有關!這其中的關聯,想必王爺心中有數吧!”

  海全不曾想齊靖元竟在此時說出他出兵的真正緣由,心中一陣惱怒,垂在身側的右手不由得搭上腰間的佩劍,卻隻是握緊劍鞘而並未把劍,思慮過三,這才見海全緩緩鬆開劍鞘,又恢複了往日的冷靜。

  齊靖元卻是冷眼旁觀海全所有的反應,嘴角的冷笑則是越發深重……

  “這麽說來,太子已經有些眉目了?”半晌,才見海全低聲詢問,雙目竟是一眨也不眨地直視麵前的齊靖元。

  “這是王爺的地盤,王爺都不曾找到,本宮又有何本事能夠在王爺之前尋到他?隻不過如今王爺幾十萬大軍守在朝城,想來朝城早已是固若金湯堅不可摧,本宮這十萬人馬豈不顯得多餘,倒不如做些其他的事情,也不枉本宮西楚一行。”收起臉上的冷笑,齊靖元轉身,與海全並肩立於所有將士麵前,低沉冷肅地說出自己的計劃。

  海全卻還處於猶豫之中,似是在考慮齊靖元話中的真實度……

  齊靖元亦不再言語,隻立於原地神色沉穩地讓人察覺不出半點情緒波動,與老奸巨猾的海王相比更是不輸半點陣勢。

  “既然太子去意已決,本王自然不會強留!隻是,還請太子多待幾日,本王派人通知越兒,讓他協同太子一同行事。”海全思慮幾番,下定決心道,卻還是對齊靖元存了懷疑,將海越派在齊靖元的身旁監視其的一舉一動。

  齊靖元卻是無所謂地聳了聳肩,淡漠道:“既如此,就遂了王爺的意思吧!有世子相陪,本宮這一路上自然不會無聊的。”

  語畢,便見齊靖元領著侍衛轉身踏回營帳……

  ☆、第三百五十章

  楚王軍西北大營。

  “王爺,方才得到消息,北齊太子領著自己的十萬人馬離開了朝城。”習凜掀開營帳走了進來,單膝跪在楚飛揚的麵前,將剛剛得到的消息稟報給帳內的眾人。

  眾人聞言,紛紛回頭看向習凜,眼中均是浮現出一抹詫異與深思。

  “王爺,難道是海王與齊靖元之間發生了爭執?若此時北齊撤兵,對我們而言可是好事。”幾名將領回過神來,臉上不由得浮上一層喜色。若真如他們所設想的這般,那自是好事一樁。

  海王辰王手中均是握著上百萬的軍隊,王爺手中兵馬人數雖也十分壯觀,可真正投入到戰爭中的卻隻不到總人數的二分之一,實力懸殊這般大,饒是王爺運籌帷幄也難免捉襟見肘。

  加上北齊與東羽如今見西楚內亂也按耐不住蠢蠢欲動,更是讓人心頭焦急。

  現下聽到這樣的消息,自然讓不少將領心頭一喜,連日來緊皺的眉頭也不禁紛紛鬆懈了幾分。

  隻有一旁的端王與曲淩傲神色依舊地看著楚飛揚,兩人心中似是還存著其他的擔憂,並未如他人一般露出放鬆的表情。

  楚飛揚則與楚南山交換了下眼神,目光並未與端王曲淩傲想接觸,隨即麵色不改地開口吩咐道:“北齊的事情,本王自會看著辦。接下來的事情,就按照方才的布局去做。都去忙吧。”

  話已至此,明顯是不願多談齊靖元的事情,更不願讓他人過分插手北齊的事情。

  眾將見楚飛揚心如明鏡,也知楚飛揚行事穩重,便不由得放下了心,紛紛轉身出了營帳。

  端王與曲淩傲互看一眼,心知楚飛揚決定的事情素來不會改變,他們即便是強留下來,也不會從楚王的口中得知更多的消息,也隻能跟著眾將步出營帳。

  “此事你如何看?”見孫子遣走所有人,楚南山走上前,靠近楚飛揚沉聲問著他的打算。

  楚飛揚卻是勾唇一笑,眼底一片了然的光芒,緩緩開口,“能讓他前來西楚,自然隻有一件事情。若是為了我自己,大可不必與玉乾帝計較。可如今,他竟把夢兒當作擋箭牌,我自是不會再冷眼旁觀。”

  楚飛揚聲音雖清淺,語氣卻極其堅毅,臉上雖含著笑意,卻泛著寒芒,讓人心生寒意。

  楚南山聞言,目光自方才布局的地圖上轉向自己的孫子,見楚飛揚已是下定決心,楚南山心中不免微歎口氣,卻並未出言阻止,隻是擔心雲千夢如今的處境,“那夢兒該怎麽辦?更何況,她如今還懷著孩子,萬一出了什麽事情,那……”

  楚南山腦子轉得極快,越是想到後果,越是後怕,隻不過丹書鐵券一事是他一手造成的,楚南山自是不敢當麵指責楚飛揚,隻能縮了縮脖子,眼底卻始終含著一絲擔憂。

  楚飛揚豈會不知楚南山的心思,見爺爺這般小心翼翼,楚飛揚心知楚南山還在為丹書鐵券一事內疚。

  隻見楚飛揚微搖了搖頭,冷靜的眼眸中劃過一絲對楚南山的心疼,繼而開口道:“近日我會書信傳給夢兒,讓她早做打算。有暗衛在她身邊,加上夢兒素來小心謹慎,應當不容易……”

  說到此處,楚飛揚眉頭猛然一皺,似是想到其他的事情。

  隻見他眼底冷靜淡去,一抹淩厲之色覆於眼中,直射向一旁的習凜,忙出聲問道:“曲長卿可有傳回東羽的消息?”

  習凜正要稟報此事,聽到楚飛揚問起,立馬開口回道:“曲尚書正暗中偵查是何人投敵賣國,如今已經鎖定了兩方人馬。”

  語畢,習凜靠近楚飛揚與楚南山,低聲在二人的耳邊報出那兩方人馬的名字……

  聞言,楚飛揚與楚南山眼神同時一沉,楚南山率先冷笑出聲,“果真與他們脫不了幹係。看來斬草不除根,真是會春風吹又生啊。”

  楚飛揚滿麵冰霜,心底卻早已有了計量,寒聲道:“憑他們也配?”

  語畢,便見楚飛揚立即坐回桌後,拿過宣紙,快速地寫著信件……

  “王爺,海王軍突然向咱們軍營投放箭矢……”不等楚飛揚將信件寫完,便見一名侍衛快速衝了進來,跪在楚飛揚的麵前稟報道。

  “通知孟濤領五千兵馬上陣應戰。”楚飛揚卻是連臉也不曾抬一下,直接對那侍衛下了命令,手中握著的毛筆更是不曾停歇片刻,一氣嗬成地寫完了家書,將宣紙折疊好塞入信封中交給習凜。

  隨即拿起桌上的佩劍,留下楚南山坐鎮,自己領著那侍衛踏出營帳……

  隻見楚王軍的大營外,圍著幾千上前來挑釁的海王軍,所有人身騎戰馬,神情藐視地盯著楚王軍的大營,更有甚者出言不遜辱罵玉乾帝以及江昊天等人,形容十分囂張狂妄。

  而楚王治軍之嚴,竟無人敢在楚飛揚發令之前出言與之對罵,唯有孟濤領著五千人與之對峙,形勢一度嚴峻,雙方劍拔弩張,均是等著對方再次射出第一支箭。

  看到楚飛揚領著侍衛登上塔樓,方才海王軍中出言不遜的將士也紛紛閉上了嘴,雖然隔得遠,但楚飛揚往日的威名以及如今的氣勢,均讓他們心中擔著一絲微顫,明白楚王不是那般好對付的。

  ‘搜……’一支箭矢卻在雙方對峙之時從遠處山坡上射來,正中海王軍領頭的一名將領。

  ‘啊……’那將領慘呼一聲,低頭看去,卻發現自己的手臂已被那支長箭穿透,鮮血順著盔甲低落黃土中,疼得那將領滿頭大汗,卻不願在楚王軍的麵前失了氣勢。

  “什麽人?竟敢暗中放箭,真真是小人所為!我等素聞楚王往日也是光明磊落的漢子,卻不想竟做些見不得人的事情,真是讓我們失望!眾位楚王軍可看清楚你們王爺的德性了?你們認為跟著這樣的人,百姓會服嗎?難怪楚王會替玉乾帝出頭,原來你們竟是一丘之貉,狼狽為奸!玉乾帝太子殘殺我們小世子,楚王竟在兩軍對陣之時對我軍將領暗下殺手,這等小人行徑,我等當真唾棄!”見自家的將領受傷,海王軍中的將士立即沸騰了起來,紛紛指責楚飛揚的卑鄙行徑與小人作為,一個個拔出腰間的佩劍,恨不能將立於塔樓上的楚飛揚殺之剮之。

  見海王軍竟這般顛倒黑白,楚王軍人人心頭大怒,可在沒有接到楚飛揚命令之前,眾人卻是強忍著心頭的怒意。

  楚飛揚立於高出,卻是將下麵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隻見他並未理會下麵海王軍的叫囂,目光遠眺望向那凸起的山坡上。

  隻見一名女子手持長弓坐在馬背上,此時正抬頭往自己所在的方位看過來,那英氣的臉上則是在注意到楚飛揚的目光後,揚起一抹高傲的冷笑,更是大膽地朝楚飛揚揮了揮手中的長弓。

  “王爺,那是……”護在楚飛揚身後的習凜亦是看出此事的蹊蹺,軍營之中除了軍妓鮮少有女子出入,雖說那女子穿著西楚服飾,但瞧那女子的長相比之西楚女子的柔美卻更加英氣一些,顯然是異族。

  “看來,有人等不及想挑起海王軍與楚王軍的矛盾了。”楚飛揚眼底閃過冷芒,寒聲說道。

  語畢,便見楚飛揚在眨眼間奪過身旁侍衛手中的弓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那山坡上的女子射出一箭……

  “公主小心!”原本守在女子身旁的侍衛眼看著那支蘊含強勁力道的箭矢直直地射過來,立即撲身上前,壓下了女子挺直的上半身,兩人一同躲過了那支箭矢。

  ‘噗……’可女子身後的侍衛卻沒有這般幸運,主子躲過一劫,那侍衛卻硬生生地承接下了楚飛揚射出的那一箭,隻見他口噴鮮血,雙目來不及閉上便已跌落在馬背……

  女子回頭看著自己侍衛的死相,眼底不但沒有半點哀悼之意,反而多添了一抹欣賞之色,隨即轉頭看向塔樓上麵色冷峻的楚飛揚,女子眼底閃過勢在必得的光芒,低喃冷笑道:“楚飛揚,本宮記下了,有你求著本宮的時候。走……”

  語畢,那女子立即領著身後的侍衛奔離山坡,眨眼間便不見了蹤影。

  海王軍亦是注意到塔樓上的狀況,見楚飛揚竟是對他們不理不睬,頓時不滿楚飛揚的態度,紛紛嚷了起來,“楚王這是何意?難不成自己做的事情還不敢承認?大丈夫這般膽小懦弱,為我等所不齒!”

  “習凜!”楚飛揚卻是對身旁的習凜低聲下命。

  習凜領會,立即對下麵的楚王軍作出暗示,一時間鋪天蓋地的箭矢朝著喋喋不休的海王軍射去,楚王軍大營前瞬間變成鮮血的海洋,所有海王軍被這箭雨弄得措手不及,紛紛倒在血地中……

  “王爺!”見海王軍死傷過半,更有不少藏在後麵的海王軍往後逃離,習凜側臉征求楚飛揚的意見。

  “盡數誅殺,不留活口!”楚飛揚卻是堅定地下命,臉上一片冰霜,不帶半絲情緒。

  ------題外話------

  推薦好友沉溪的新文——《第一妃尊》,溪溪文筆了得,構思巧妙,感興趣的親親可以去看看哦!

  ☆、第三百五十一章

  “是!”主帥已下令,習凜則立即應下,同時對大營外等候楚飛揚命令的孟濤微點了下頭,向他傳達了楚飛揚下達的命令。

  孟濤接到習凜的回複,一瞬間拔出腰間的佩劍,劍尖指向天際,中氣十足地朝著前方已經潰敗不堪地海王軍吼道:“衝啊!”

  “衝啊……”孟濤身後的五千將士動作整齊地拔出腰間長劍,眾人動作一致地策馬朝著騷亂不已的海王軍衝去,氣勢如虹,對麵的海王軍竟半點抵擋的能力也沒有。

  隻見那五千將士快馬加鞭往四周散去,頓時形成一道網,將四處逃竄的海王軍盡數網羅在這張網中,而衝在前麵的輕騎則早已舉刀衝進了敵人的隊伍中,奮勇地殺敵了!

  “這孟濤,既然將敵人圍住,何必這般費事上陣殺敵?直接放箭射殺豈不更好?也可免得我軍將士有所傷亡。”看著下麵砍殺聲一片,耳旁又響起楚王軍營中的擊鼓聲,習凜不由得搖頭暗歎。

  聞言,楚飛揚臉上的冰霜稍稍緩解,雙目卻是緊盯著下麵的戰況,見孟濤已經控製了戰局,楚飛揚臉色微霽,這才開口,“這幫盜賊這般囂張,竟在本王的軍營前放肆,孟濤早已憋了一肚子的氣,若不殺出些氣勢讓西楚心存他想的各路賊人收收心,隻怕人人都以為本王是隨便什麽人都能夠謾罵揉捏的!更何況,這幾日大家早已盼著能夠上戰場一展身手,倒不如趁著此次機會讓大家試試身手,活動活動筋骨也是好事。”

  見楚飛揚將下麵的海王軍稱為‘盜賊’,習凜神色驟然一緊,眼底寒光乍現,再也不敢胡亂開口,雙目緊盯著下麵雜亂無章的軍隊,再見那領頭的幾人在受到圍攻之後滿口汙穢謾罵,絲毫沒有半點正規軍的樣子,習凜心頭頓時領會。

  而此時那些被圍困的盜賊看著衝鋒陷陣的楚王軍,早已是嚇傻了眼,一些膽小怕事的盜賊早已是勒住韁繩,手中馬鞭拚命抽著馬背,企圖能夠逃離這死亡之地。

  可楚王軍卻是殺出了氣勢,眾將士齊心合力、行動一致,全權聽從此次主將孟濤的指揮,隻是半柱香的時間,便已經誅殺了三分之二前來挑釁的盜賊。

  僥幸活下的盜賊見楚王軍這般厲害,早已是嚇破了膽,見那些麵色冷峻、身上縈繞濃烈殺氣的楚王軍還在舉劍殺敵,那些盜賊麵色慘白,一個個忙不迭地爬下馬背,跪在楚王軍的麵前求饒。

  可孟濤方才得了楚飛揚格殺勿論的命令,豈會因為這些盜賊的討饒?

  但見孟濤手中的長劍揮下的速度更快更猛,不等那些盜賊將求饒的話說完,已是將所有盜賊誅殺。

  大獲全勝的楚王軍卻並未因此驕傲自滿,看著滿地的屍首,孟濤持劍的手垂下,冷然出聲下命,“天黑前處理幹淨現場。屍首盡數埋在後山,馬匹盡數歸於軍中。”

  “是!”無人提出異議,所有人異口同聲應下,隨即便見方才上陣殺敵的五千將士開始清理戰場,孟濤則輕扯韁繩,調轉馬頭,快速地奔回大營內。

  “王爺,敵人盡數伏誅!”待孟濤回到主帥的營帳時,楚飛揚與楚南山已經端坐在裏麵處理公務。

  “可看出什麽?”下筆的動作不見絲毫猶豫,楚飛揚一麵看著各方快馬加鞭送來的軍務,一麵沉聲問著孟濤。

  孟濤沉思片刻,繼而肯定且自信地開口,“回王爺,那些人並非海王軍。以卑職方才的觀察以及與他們交手的情況看來,隻怕是臨時拚湊的雜牌軍。不但毫無紀律可言,就連作戰的方式以及格鬥的刀法劍術看來,倒像是一些糾集起來的盜匪。”

  見孟濤得出這樣的結論,楚飛揚半斂的黑眸中浮現一絲讚賞,楚南山亦是不由得點了點頭。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