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51

們的小公主大十餘歲,可相比之下,還是咱們的小公主福氣大,有各宮的主子們疼著,有太後與皇上庇佑著!還請皇上看在雲小姐可憐的身世上,從輕發落吧!”

說話中,皇後的眼角餘光不禁掃了眼一旁的海恬,讓海恬明白今日是她借越了自己的本分,也是警告她不要做不該做的事、不要說不該說的話!

海恬自是接到了皇後的警示,又見她如此禮遇雲千夢,心中更是怒火中燒,可此時天子麵前,她亦不能失態,便隻能強忍著,隻是眉心處那點戾氣卻是久久縈繞不散!

老太君見向來不管閑事又素來仁厚的皇後替雲千夢求情,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是落了地,看著雲千夢的目光中透著點點慈愛!

而皇帝本就沒有想到罰雲千夢,可方才被海恬這麽一說,於情於理都不能太過偏袒,此時見皇後給自己台階下,便也是笑著對雲千夢開口:“想必雲小姐還未來得及向老太君拜壽吧!若今日雲小姐送的壽禮讓我們都歡喜,那便將功補過了!”

雲千夢微抬首看向玉乾帝,隻覺隻為帝王雖年輕,但其霸氣及身上的威嚴卻讓人懼怕,想起之前自己在大殿之上請旨退婚,想來當時自己剛剛穿越過來還未弄清狀況便做出如此大膽之事,一時間,此時雲千夢的背後竟滲出一層涼涼的冷汗,便立即低頭答道“臣女遵命!”

直到這時,曲家人的心才真真正正的放了下來,而楚王卻在此時看了陳老太君一眼,見她恰巧也是看向自己,兩人那半空中交流的目光暗潮浮動,卻又讓人琢磨不出是何意!

“既然皇上開口,夢兒便下去準備吧!”太後見有些人不肯放過一絲一毫的機會打擊曲家,而雲千夢則是這裏麵身份最低的一個,便讓她暫時退了出去,免得又被人當作靶子使!

雲千夢會意,朝眾人福了福身,便退出了暖閣!

剛踏出瑞麟院,便被人給抱住,一股清新自然的香氣從背後傳來,雲千夢嘴角染上淺笑,輕聲開口:“表姐,你又開始作弄夢兒了!”

被猜出是誰,曲妃卿卻還是興高采烈,拉著雲千夢的手慢慢走著,可眼角的笑意卻是越發的真實“我方才在外麵前聽到了,那刑部尚書真是罪有應得!那樣的女兒也敢送進宮中,隻怕是活不過三天!”

說著,曲妃卿那漂亮的小鼻子不禁皺了皺,表情煞是可愛!

雲千夢見她這樣小孩兒的心性,心情也不由得好了起來,隻是卻拉近曲妃卿,小心道“今日外祖母壽宴,往來客人居多!表姐還是謹言慎行,莫要向夢兒這般讓人尋了錯處!皇上今日是看在外祖母與太後的麵子,才沒有責罰夢兒!可若表姐再犯錯,皇上豈能再一次的袒護?”

曲妃卿聞言,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小舌頭,隨即便執起絲帕擋住自己的雙唇,張望了四周的情況,才小心翼翼的開口:“還是夢兒心細!隻不過,你與那海恬郡主難道有過節?她為何處處針對於你?方才我聽裏麵伺候的公公議論此事,真是驚出了一身的汗!”

雲千夢聽她此言,不想心性純良的曲妃卿被這些算計嚇到,便隻是淡然一笑,釋然道“郡主所言不假,是我的疏忽了!表姐以後可萬萬不可再人前提及此事!越是知道的多,越要裝作不知,免得為自己招來橫禍!”

曲妃卿見雲千夢的處境遠遠不如自己,此刻卻反過來關心自己,心中頓時一暖,便拉著雲千夢跑了起來,直直往那聽雨軒而去……”

隻是,在路過九曲回廊時,卻見一頭白發的容雲鶴坐在長廊旁的木凳上,雖未出一言,可那頭白發在陽光下甚是招眼,讓雲千夢與曲妃卿一眼便看到了!

而此時容雲鶴顯然也是看到兩人,避無可避,兩人隻得上前見禮!

“相府雲千夢見過容公子!”“輔國公府曲妃卿見過容公子!”

而容雲鶴卻是一言不發,隻是那雙眸子在看到雲千夢完好無損的站在麵前時,稍稍的放鬆了下來,隨即點了點頭,不等兩人離去,便先行離開!

“真是個怪人!”曲妃卿看著容雲鶴遠去的背影,低聲嘟噥了一聲!

雲千夢卻是但笑不語,長久之後才緩緩說了一句“有些人麵如冠玉,可卻是人麵獸心!可有些人雖生來帶著遺憾,但卻是心善之人!表姐,切莫以貌取人!方才在外祖母的暖閣內,容家的陳老太君亦是幫著夢兒說了好些的話呢!”

曲妃卿聞言,目露訝異,立即抓著雲千夢詳細問著方才的情況“當真如此?可是我聽聞這容家的老太君可是孤僻的很哪!這容公子自小便被老太君帶在身邊養著,性子上也是頗像那老太君,方才見著我們可也是一言不發呢……”

雲千夢見她如此好奇,便輕點下頭,緩緩道“性子孤僻不見人就不好!那些整日裏笑意不斷的人,才是真正讓人害怕的!表姐將來可斷不能被人的外表所欺騙,否則,屆時吃虧的可是表姐你自己!”

曲妃卿見她說的句句在理,便也是記在了心中,慎重的點了點頭,兩人相攜著走向聽雨軒!

而兩人剛離開,一道修長的身影便從花園的假山之後走了出來,直直盯著那抹紫色的身影久久不能回神,那一頭銀白色的長發在陽光的照耀下竟如白雪般熠熠生輝!

可曲妃卿兩人剛走出長廊,便迎麵走來幾人,其中一名打扮浮誇,穿金戴銀的中年美婦扭著小腰首當其衝的朝著兩人而來,出口的聲音中更是參雜了過多的油膩“這不是侄女和外甥女嗎?咱們一家人真是好久不見了!”

正文 第六十二章 一席壽宴惹來嫉恨

曲妃卿看清來人,眼底不禁閃過一絲厭惡,卻礙於身份,隻能與雲千夢上前見禮“妃卿見過兩位叔叔、兩位嬸嬸!”“千夢見過兩位舅舅、兩位舅母!”

那首先開口的中年美婦,便是曲妃卿三叔的妻子,原本是戶部郎中談家的嫡出小姐,後嫁給輔國公府庶出的三老爺曲炎為正妻!

現今曲炎已是戶部侍郎,這談家小姐談香蓮也是水漲船高,當上了侍郎夫人,如今看到輔國公府大小姐的曲妃卿倒是一點都不客氣,那雙精明的眸子中透著濃濃的不屑!

“景清,還不來拜見你妃卿姐姐!”隻見她身子徵微側過,對著後麵一名身穿桃紅裙衫的少女喊道,那徵揚的聲音仿若是在自家的宅院般囂製

而雲千夢卻在聽到那少女的名諱時微徵皺了下眉頭!

按理說,庶出的子女是不可取與嫡出乎女相同的字為名的!

可這曲炎素來是個有野心的,給自己女兒取的雖是……清,字,可與表姐的……卿,字卻是同音,若是不相熟的人,定會弄混,以為那曲景清也是曲家的嫡子嫡孫!

可這又讓老太君等人尋不到錯處,畢竟兩個字隻是音同,而字不同!

若讓曲景清改名,屆時曲炎定會鬧得京都人人均知身為嫡母的老太君容不下庶子,因此老太君與曲淩傲也隻能睜隻眼閉隻眼,當作什麽都沒有發生過!

如此想來,雲千夢徵徵側目看向曲妃卿,卻見她同時看向自己,那明亮的大眼中卻是劃過一抹無奈,原本揚起的唇角此刻已是緊抿了起來!

“景清見過妃卿姐姐,見過千夢妹妹!”而此時,那曲景清已是來到兩人的麵前,緩緩朝兩人福了福身,可那膝蓋卻隻是稍徵向前屈了屈,並未顯出多大的弧度,想必讓這位庶出的嫡小姐給兩人請安,她的心中亦是十分的不樂意吧!

“夢兒見過景清姐姐!”雲千夢見曲妃卿麵色已是不悅,便淡笑著回禮,隨即站直身子,細細的打量著曲景清!

隻見曲景清今日一身桃紅裝扮,那一身鮮豔的桃紅裙衫上罩著一件淡粉的紫羅煙紗,衣襟、袖口、裙擺處均是用染金絲線繡上了朵朵桃花,看上去煞是迷人!

隻是,雲千夢這幾個月來也是努力的學習著古代的一切,若是她過目不忘的本事沒有退步,這曲景清身上所用的金絲線可是千金難求的上等絲線!

以曲炎一個戶部侍郎的體祿,存上一年或許還能買得起一兩的金絲線,可從曲景清身上桃花的數量來看,這怕是花了大價錢的!

想來戶部可是一個好地方,一個侍郎的幹金居然穿的比今日的皇後娘娘還要奢華,不知一會被那些夫人小姐看到了,會產生怎樣的效果!

“景清姐姐這一身真真是人比花嬌,若是站在花園中,還真是讓人分不清誰是人、誰是花了!”雲千夢開口便是對曲景清的恭維,惹得曲妃卿滿目不解的看向她!

而那談氏見雲千夢如此識相,那張塗滿胭脂水粉的臉皮也跟著笑了起來,眼中盡是得意,忍不住炫耀道“那是!也不看看咱們景清身上的金絲線花了多少銀子,咱們……。”

“住嘴!”這時,一旁的曲炎皺眉低喝一聲,嚇得談氏立即閉上了嘴,有些小心翼翼的看了曲炎一眼,這才乖乖的站到了他的身後!

而曲炎則是一名滿是透著精明市儈之氣的中年人,相較於曲淩傲的剛直不阿,這曲炎一看便是個機靈狡猾的人!

而他方才適時的出聲喝止談氏,便是已察覺出了雲千夢的動機,因此,這才使得曲炎不由得把目光放到隻見過寥寥幾麵的雲千夢,那雙平靜的眸子中,帶著審視的目光冷冷的打量著麵帶笑容的雲千夢,卻發現對於這個外界盛傳膽小懦弱的外甥女,他是半分也看不透!

這使得曲炎心中一沉,若外界所傳是假,那輔國公府或許便多了一個幫手,這對於自己來說隻怕不是什麽好事!

而雲千夢卻是大方的任由曲炎慢慢打量,臉上的淺笑始終保持如一,此刻的曲妃卿也早已從曲炎方才的態度中看出了蹊蹺,那雙盈盈水眸直勾勾的看向曲景清,嘴角慢慢的浮上似有若無的淺笑!

“咦,這不是夢兒嗎?”隨後一步來到兩人麵前的,是輔國公府庶出的四老爺曲賦,人如其名,這四老爺整日裏醉心於詩詞歌賦,無心朝政之事,便隻能靠著輔國公府的幾分薄麵,在京中謀了一個閑散的職位,每日混日子罷了!

也因著這四老爺是個不求上進的,加上本身又是庶出的身份,因此當年那些官家小姐均是不願嫁給這等人,輔國公府隻能選了一位富商的嫡女,讓其成親!

因此,比起談氏的趾高氣揚,那四舅母白氏則顯得低調了許多,隻是因為娘家條件優涯,白氏身上的穿戴卻絲毫不必談氏差!

而白氏既是商人之女,身上或多或少的沾染了些精明之氣,倒是與身為戶部侍郎夫人的談氏有得一拚,可想而知,兩個同樣精於算計的人在一起,少不了相互攀比計較!

“是!夢兒見過四舅舅、四舅母!”雲千夢見曲賦一身文人氣質,隻是那雙眸子卻似是熬夜的通紅,麵色發黃有些萎靡不振,而白氏此刻站在曲賦身旁卻對自己的夫君毫不關心,想必這曲賦大概是沾上了文人的一些壞習俗了,自認有幾分文采,便到處尋芳問柳找尋自己的紅顏知己了!

如此看來,與野心勃勃的曲炎相比,曲賦倒是不用太用心,畢竟隻是個扶不上牆的阿鬥!

“文兒,還不快來見過你大姐姐與表姐!整日的畏首畏尾,哪裏像侯府的小姐?”那白氏冷冷的朝著後麵一個瘦小的少女喊道,聲音中冷漠無情,一看便知不是白氏的親女!

那少女突然被點名,身子猛然一抖,麵上閃過一絲害怕,卻又不能違背家中主母的意思,隻能慢慢的走上前,低著頭向曲妃卿二人問好請安“給大姐姐、大表姐請安!”

聲音細小如蚊,身形單薄如紙片,讓向來心善的曲妃卿眼中浮上心疼,隻是這畢竟是四叔的家務事,況且這曲念文又是庶出的身份,實在是沒有必要為了她與三叔四叔家起衝突,免得到時候老太君與爹爹難做!

隻不過,曲妃卿心中雖是這麽告誡自己,可眼中始終閃著不忍,雲千夢知她心善,便不著痕跡的拍了拍她的手,隨即對麵前的幾人福身說道“表姐與我還要為老太君準備壽禮,先失陪了!”

說著,雲千夢拉著還在難受的曲妃卿款款離開!

“呸!瞧那賤樣!真把自己當作侯府的小姐了?再尊貴又怎麽樣?克死了自己的親娘,還被辰王給退了婚!命中就是個薄命的!”兩人的身影還未遠去,那談氏已是迫不及待的對著雲千夢的背影低聲咒罵了起來,其叉腰吐吐沫的行徑,與市井潑婦毫無二致,讓一旁的曲景清有些丟人的拉了拉她的衣袖!

而曲炎更是見不得談氏這上不了台麵的模樣,明明也算是一名千金小姐,為何談氏的言談舉止越發的出格?如今還是在輔國公府的地盤上,今日又是老太君的壽辰,府中來往人群眾多,若被有心看去,自己這個戶部侍郎也算是做到頭了!如此一想,曲炎的麵色沉了幾分,朝著那談氏便低吼道“注意點自己的言行舉止,莫要讓人笑話了!”

在自己的親弟弟麵前,曲炎也不想把自己的家事拿出來說,便點到為止的訓斥了談氏一句!

而那談氏明顯就是個欺軟怕硬的主,方才還耀武揚威的,此刻被自己的夫君一陣低吼,立即又安靜了下來,隻是那雙往上勾起的眸子卻是狠狠的瞪向雲千夢消失的方向,在曲炎看不到的地方朝著那個方向無聲的……呸,了一句,這才心情舒暢的跟在曲炎的身後,往老太君的瑞麟院而去!

這方雲千夢則是拉著曲妃卿快速的來到聽雨軒,這才放開曲妃卿的手!

可明顯曲妃卿是受了方才哪些人的影響,心情有些低落,雲千夢見狀,耐心的開導著“表姐,人各有命!雖不能選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