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09節

  “放箭,保護曲大人!”而這時,由遠而近傳來一道低沉穩重的命令聲……

  那副將忙轉頭看向不知不覺出現在不遠處的軍隊,心頭猛地一跳。

  而那方才出聲之人亦是冷目打量著海王大軍,隻見他右手果斷揮下,密雨般的箭矢直直朝著劉冥紅的方向射去……

  劉冥紅感受到危險,再也顧不得斬殺曲長卿,忙不迭地駕著戰馬奔回海王軍中……

  而那出聲之人則是領著十幾人的侍衛隊立即策馬奔到曲長卿周身,親自將麵色慘白的曲長卿拉上馬背,一時間兩軍對峙不下,形勢嚴峻。

  “想不到是焦將軍,多年不見,焦將軍如今是打算出山了?”待看清了來人,劉冥紅幾乎是咬牙切齒地冷聲開口。誰曾想到,楚南山竟神不知鬼不覺地將焦大派來了義城。

  焦大麵色坦然,讓侍衛護送曲長卿回隊伍中,這才將注意力放在劉冥紅身上,反問道:“劉將軍是打算在東羽麵前自相殘殺嗎?”

  ☆、第三百四十六章

  “哼,若不是本將領兵前來,隻怕曲尚書早已被東羽大將射殺了。焦將軍豈能冤枉了好人?”劉冥紅回到隊伍中,那雙陰沉冷鷙的眸子緊盯著不遠處的焦大,心頭湧上一股殺氣。

  焦大卻是麵色冷靜,平靜的眼眸中折射出常年沉澱的穩重,見劉冥紅的心思已是發生轉變,焦大不動聲色地提高警惕,同時淡漠地出聲應付著劉冥紅,“劉將軍心裏打的什麽主意,以為本將不知道嗎?你若是有心相救,豈會讓東羽大軍踏入我西楚的疆土?你我如今不同陣營,又何必說這些冠冕堂皇的話來糊弄彼此?”

  見焦大將所有的事情點破,劉冥紅心頭暗自惱怒,卻也知焦大此人的性子。此人素來說一不二,與楚南山的個性極其相似,卻又深得楚南山兵法劍術的真傳,是西楚少有的人才,也是讓海王十分忌憚的人物。

  今日自己雖沒有斬殺曲長卿滅了楚王軍東邊軍隊的氣勢,但能夠將焦**出來,卻也是意外中的收獲。知道了自己的對手是誰,有助於己方排兵布陣。更何況焦大當年跟隨楚南山東征西戰,自己對於焦大的作戰手段也是有所了解,倒是更加有利於己方。

  心思轉了幾番,劉冥紅目光一覽焦大身後的軍隊,目測焦大此時所帶的人數,繼而狂笑三聲,帶著不可一世的狂妄道:“焦將軍真是有膽有識,以為隻帶區區上千人便能夠從本將的手中救走曲長卿?隻怕你們有命來,卻沒有命回去!本將規勸焦將軍一句,如今天下民心所向,玉乾帝失德失信,諸王群起而誅之,焦將軍何必為這樣的昏君暴君保江山?不如我們一起聯手,將來海王定不會虧待了將軍!”

  曲長卿見劉冥紅如今這般囂張,慘白的臉上顯出忿怒之色,握著韁繩的指關節處泛著白光,顯然是氣急了。

  更是因為這個原因,曲長卿即便身上重傷處疼痛欲裂,卻依舊硬挺著端坐馬背,就連坐姿亦如往常一般挺直如鬆,絲毫不肯示弱。

  焦大則是冷靜地聽著劉冥紅的勸降,對於劉冥紅許諾的未來絲毫不見焦大臉上有動心的神色。

  眾人反而從焦大那沉靜的瞳孔中察覺出一絲不易發現的譏諷,繼而耳旁響起焦大冷淡的聲音,“這隻怕是海王的一麵之詞吧!本將自追隨楚王那一日開始,便斷了投敵的念想。否則將來本將如何麵對世人?如何麵對先祖?劉將軍有這等口才和心思,還不如規勸海王收起他的野心,還百姓一個清寧的西楚河山。至於本將今日是不是有來無回,這隻怕不是劉將軍所能決定的!”

  聞言,劉冥紅眉頭猛然一皺,心中算計起此處距離兩軍的距離。

  從此處出發,距離義城大約五十裏的路程,可距離楚王軍營卻隻有三十裏地,難怪焦大如此沉得住氣半點不露害怕的神色。

  隻是,若在此時露出膽怯的表情,隻怕是踏進了焦大的詭計中,劉冥紅心頭一緊,可麵上卻從善如流穩住情緒輕笑道:“那又如何?待你們的援軍前來,隻怕你們這上千人早已被本將給殲滅了。”

  “那本將就拭目以待!”焦大冷聲開口,但見他身後的弓箭手早已架起了弓箭,豎起了盾牌,瞬間進入了作戰的狀態。

  快速地準備讓劉冥紅意識到焦大今日是有備而來,否則豈會這般從容不迫?

  而自己今日所帶的軍隊也隻有上萬人,此時與焦大硬拚隻怕是占不到任何的好處。更何況焦大已經出現在此處,難保楚王軍營中不會還有其他厲害的人物。

  思及此,劉冥紅立即給了副將一個眼色,示意眾人往後撤退,自己留著收尾,“焦大,咱們明人不說暗話,如今你我雙方旗鼓相當,現在相鬥難免雙方實力受損!萬一那東羽卷土重來,得利的便是他們!反正來日方長,我們有的是較量的機會,也用不著急在一時,你說呢?”

  焦大見劉冥紅讓步,麵色依舊冷靜沉重,半絲喜悅也不曾顯露,隻見他沉吟半晌,這才緩緩點頭,“下次相見,便是戰場殺伐之時!”

  語畢,便見海王軍與楚王軍紛紛往後退去,雙方緊盯著對方,以防敵人有其他的小動作。

  直到看到劉冥紅的身影消失無蹤,焦大這才迅速地轉過身,策馬奔到曲長卿身旁檢查著他的傷勢。

  “迅速護送曲大人回軍營。”見曲長卿麵如白紙,焦大眼底閃過一絲焦急,立即對身旁的侍衛下命。

  黃土輕揚,馬蹄陣陣,楚王軍營的大門瞬間打開,迎著焦大等人奔回大營。

  天色漸晚,才見幾名軍醫從營帳內走了出來。

  焦大吩咐完其他的事情,快步走上前詢問曲長卿的情況,“曲大人如何?”

  幾名軍醫脫掉沾染了鮮血的外袍,摸去滿臉的汗珠,這才開口,“幸好隻是傷了肩膀與手臂,否則耽擱這麽長的時間,就算是大羅神仙也救不回曲大人的性命。隻是曲大人此次傷了右臂,可要好生調養,否則將來這條手臂可就要廢了。”

  焦大細細地記下軍醫的話,這才點了點頭,囑咐道:“曲大人就拜托各位了。”

  語畢,焦大掀開帳簾抬腿走了進去,便見曲長卿身上盔甲被放在一旁,上身包裹著層層白紗躺在床上,麵如紙白,隻是神色見卻隱隱透著不屈的堅毅,讓焦大心中不由得點了點頭。

  “將軍,可查到是何人投靠了東羽?將軍怎麽正巧出現在那裏?”方才拔箭時,曲長卿製止軍醫用麻醉散,現下受傷部位傳來火辣辣的痛楚,但意識卻極其清楚。想起之前在山坡上遭遇的埋伏,曲長卿麵色凝重地詢問焦大。

  焦大見曲長卿失血過多,便倒了一碗溫水遞給曲長卿,這才開口,“東羽近日不斷騷擾侵占西楚東邊城池,我們也是例巡在軍營四周巡邏,以防東羽以及海王的人偷襲。不想這般湊巧,就遇到了你們。至於那投遞叛國之人,我們也多有派人前去查探,但東羽卻將那人藏得極好,我們一時尚未查出此人的真實身份。兩位王爺可好?”

  見焦大這邊進展不大,曲長卿眉頭稍稍一皺,不由得用左手支起身子坐起身,沉聲道:“王爺已經領兵前往西邊的朝城。路上還算順遂,將軍大可放心。隻是這叛國之人一日不除,對於西楚而言始終是一個極大的隱患。下官前來之時,王爺曾分析,東羽此番主要針對的是楚王軍,或許咱們能夠從這條線索查過去,興許能夠查到蛛絲馬跡。”

  焦大聽之,不禁點了點頭,遂起身囑咐曲長卿,“你好生休養,此事交給我去辦。”

  卻不想曲長卿聽完後竟是搖了搖頭,口氣堅持道:“這點小傷不足掛齒,此事還是讓我去辦吧。”

  語畢,曲長卿已是從床上下了地,一手拿過一旁幹淨的裏衣快速地穿好,隨即套上盔甲,眼神總透著一股倔強。

  焦大麵色中不由得浮現一抹擔憂,正要開口阻止曲長卿,卻被對方搶先開口,“我是奉命而來協助將軍的,豈能因為我拖了整個楚王軍的後腿?更何況,我倒要看看是什麽人敢在這樣的民族大義上投敵賣國,也會那枉死的百名兄弟報仇!”

  焦大見曲長卿決心已定,便知自己多說無益,又見跟隨曲長卿前來的侍衛盡數死於方才的埋伏中,出聲喚進自己的副將,讓他為曲長卿準備一支侍衛隊,供曲長卿差遣。

  曲長卿對焦大抱拳致謝,隨即領著身後的百名侍衛踏出營帳,行動與常人無異,讓焦大不禁讚許地點了點頭。

  東羽大營內。

  “來人,送幾個幹淨的軍妓過來。”那東羽大將在劉冥紅的麵前吃了虧,麵色陰沉不定,心頭始終窩著一團火,馬匹尚未挺穩便見他跳下馬背朝候在營帳外的侍衛吼道。

  而始終跟在他身後的藍袍男子卻在聽到那東羽大將的吩咐後,麵色不改地跟著他踏進營帳,卻是語帶責備地說道:“將軍怎麽說也是東羽數一數二的大將,沒想到今日竟這般畏首畏尾,錯過殺死曲長卿的好機會。你以為,以楚飛揚的精明,會讓我們得逞第二次嗎?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將軍難道連這麽淺顯的道理也不懂嗎?”

  那東羽大將心頭本就窩火,此時見那長相柔弱的藍袍男子竟也對他指鼻子瞪眼,心頭怒意更甚,手中的馬鞭頓時被他揮了出去,竟是硬生生揮斷了一張木桌。

  饒是這樣,也不能讓他心頭的怒意消減半分,直對著藍袍男子低吼道:“若不是看你對東羽還有點作用,你認為本將會容忍你在此指手畫腳?別以為你如今攀上了公主,本將就拿你沒轍!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你若是再這般囂張,本將就不客氣了!”

  說著,東羽大將便扯過幾名哭哭啼啼地西楚女子,撕拉一聲撕開她們身上單薄的衣衫,當眾便為所欲為起來。

  藍袍男子眼神微閃,一抹惡心劃過眼底,卻絲毫沒有解救那些女子的意思……

  ☆、第三百四十七章

  東羽行宮中。

  一名身穿淡紫錦袍的男子懶懶地斜躺在軟榻上,纖細的手指剝開葡萄皮,露出裏麵晶瑩剔透的果實遞給與他同坐在榻上的英氣女子。

  隻是那女子的注意力卻放在手上的兵書上,並未看到眼前討好的一麵。

  男子沾著甜蜜果漬的手指捧著葡萄,將鮮嫩的果實送進女子嫣紅的菱唇中,隨即拿過小幾上的白絹擦拭幹淨雙手,這才張開雙臂抱住女子充滿馨香的身子,將下顎輕搭在女子的肩頭,徑自在女子的耳畔吹著熱氣,帶著一絲撒嬌道:“公主,前方傳來戰報,說這一次秦將軍竟是放過了斬殺曲長卿的大好時機,更是不顧他人的勸阻在軍營中大發雷霆。”

  女子一麵聽著男子的稟報,一麵翻過一頁兵書,眼角眉梢竟是半點波瀾也不曾掀起,看得男子心中微微詫異,卻也知此事不可操之過急,便不再開口,雙手靈活地穿入女子的衣襟中,肆意揉捏……

  女子看完手中這一頁的內容,這才帶著一抹漫不經心地開口,“是嗎?他是如何大發雷霆的?難不成他不滿皇兄此次的安排?”

  男子見女子終於開口,心頭暗喜,麵上卻依舊慵懶無比,豔紅的唇輕咬住女子的耳垂,帶著一絲曖昧地開口,“其他的事情我自然不清楚。隻一條卻是讓我心生畏懼。秦將軍當時可是說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他說這番話,豈不是明擺著針對我們?恐怕真如公主所說那般,他心中對於皇上此次將他派去討伐西楚有些不滿吧。亦或者,他不滿公主對我的好……”

  說著,男子的唇已是含住女子的紅唇,靈活的舌頭勾住她的,手法熟練地遊走在女子周身……

  一雙帶著書墨香氣的手卻在此時抵在男子的胸口,抵擋住男子的進攻……

  一隻隱約帶著一絲力道的纖手順勢勾起男子的下顎,一雙冷靜中帶著冷酷的眸子望進男子來不及收起來的情迷雙眸中,帶著一抹興味道:“你說,楚飛揚是個豐神俊朗的男子?得到他,則與得到這整個天下不遠了,此話可當真?”

  在女子冷血的神色中,男子心頭一緊,頃刻間便壓下身上蓬勃的**,雙手拉好胸前鬆開的衣襟坐好,半斂的雙眸中閃過一抹極其濃重的恨意,這才慎重地開口,“楚飛揚名揚天下,公主想必早有耳聞。他若是沒有這個實力、沒有那樣的相貌,海王府的海恬、南尋的南藍又豈會為了得到他而大費苦心?隻不過,楚飛揚的心中卻始終隻有一個雲千夢,公主若要得到楚飛揚,首先便要除去雲千夢。”

  盡管男子臉上已盡量平和淡定,但在提及‘雲千夢’三字時,卻還是含著極大的憤恨之意。

  這讓那東羽的公主不由得勾起了眉梢,一抹了然劃過眼底,擱下手中的兵書站起身,冷笑道:“就是那名讓楚王拒絕天下美人的楚王妃?本宮倒是好奇她的長相和手段,竟能夠讓楚飛揚為她做到這個地步。”

  見東羽公主對雲千夢產生好奇之心,男子眉頭不著痕跡地一皺,繼而跟著站起身,低聲道:“公主何必好奇她?說到底,雲千夢也不過是個卑鄙的小人,當初她若不是借著楚王府的勢力,又豈會……”

  說到一半,男子猛地打住,帶著幾分小心地抬眸看了那公主一眼,見她神色淡漠並未對自己方才的話追根究底,這才放下一半的心,繼而換了個話題接著說道:“公主若是有心協助龍羽皇帝奪得這天下,最好的辦法便是拉攏楚飛揚。小人雖手不能提肩不能扛,但對西楚卻是十分了解,自會盡最大的努力協助公主。”

  “哦?看樣子,你已經想到對策了?”東羽公主微側身,目光盡數放在麵前卑躬屈膝的男子身上,眼底帶著濃濃的好奇。

  男子見機會已在眼前,立即上前一步,附唇在東羽公主的耳邊極小聲地說出自己的計謀。

  “這麽說,你願意以身犯險?”聽完男子的計策,東羽公主握住他那長著薄繭的雙手,關心道:“你這一路吃了這麽多的苦,當初的翩翩公子如今卻是雙手長繭,隻是為了我東羽的大業,卻還要勞累你。”

  “公主不必如此,這一切不過是我心甘情願的。公主與皇上誌在天下,而小人的心願卻隻是報仇而已。既然公主也同意了小人方才的提議,那小人便先下去準備準備。”說著,男子往後退了三步,朝東羽公主行完禮後便轉身踏出殿宇……

  看著男子離開,東羽公主隨即出聲,“來人。”

  “公主。”一名侍衛立即從殿外走了進來,單膝跪在她的麵前。

  “近日西楚可有大的變故?”東羽公主坐到桌旁,端起桌上早已沏好的茶緩緩抿了一口,等著侍衛的回答。

  “回公主的話,江沐辰已在京城祭天登基繼位,並在出征前將玉乾帝的禁衛軍副統領夏吉當眾祭旗。如今楚王趕往西邊的朝城,德夕帝的大軍也已經整頓完畢,隻怕就在這幾日便要領兵出征。”那侍衛將得到的消息盡數稟報給東羽公主。

  但見那東羽公主細細地聽著,手指輕捧著茶盞想了片刻,才出聲問道:“可有楚王妃等人的消息?”

  聞言,那侍衛的臉上閃過一抹難色,隻能誠實地回道:“回公主,還未查到楚王妃的下落,楚王將她藏得極好。如今海王與德夕帝也無人知曉楚王妃藏身的地方。”

  “既如此,盡量滿足他的要求。還有……”說著,東羽公主招手讓那侍衛靠近,在侍衛附耳過來時才低聲說出自己的計劃……

  西楚山穀中。

  “王妃,容公子終於有消息了。王爺也命人送了信件過來。”清晨,喬影手持竹筒走進內室,立即將手中的竹筒交給雲千夢。

  雲千夢剛起床,顧不得梳妝便急急地接過竹筒,取出裏麵的紙條仔細地閱讀起來。

  “王妃……”慕春將薄衫披在雲千夢的肩頭,見雲千夢盯著紙條看了幾遍,臉色卻平靜無比,慕春心中不禁有些擔憂,遂想出聲問道。

  雲千夢則是放下紙條,原本緊繃著的臉卻在抬起時恢複如常,眼底的緊張漸漸化去,融合成了一抹放心。

  “幸而他早有防備,否則著了蘇啟的道,隻怕有口也說不清了。”語畢,雲千夢站起身,慢慢踱步到窗邊,見外邊的天色依舊蒙著一層灰色,霧蒙蒙的一片水汽中帶著沁心的涼意,讓人心情舒暢卻又含著一絲寒氣。

  雲千夢拆開另一支竹筒,取出楚飛揚送來的信件反複看了幾遍,秀眉不由得淡淡攏起,心底有些為受傷的曲長卿擔憂。

  心中思量著容雲鶴信中提到的另一件事情,將如今西楚所有的事情串聯在一起,雲千夢返身回到桌邊,素手攤開桌上的地圖,纖細的手指劃過一重重的山脈、一座座城池,心中的計劃隨即漸漸成型,這才喚過喬影,與之一起分析現下的形勢。

  “辰王已在京城稱帝,他自是不會看著西楚江山落入海王的手中,更不喜見得王爺為玉乾帝重新奪回江山。想必這幾日便會出京征戰。”雲千夢用炭筆在地圖上圈出京城的位置,詳盡地與喬影分析著,“韓少勉將京城的城門把持住,辰王軍自是不可能從城門出入。”

  說著,雲千夢雙目鎮定地看向喬影。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