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507

主戰場集中在西麵,東麵又有東羽作亂,相比之下倒是北方較為平靜。”

喬影心中亦是擔憂不已,雖然她昨夜在山穀中殺了小怡,可小怡卻想天空中連發兩道煙火,這讓喬影十分不安,遂而順著慕春的話建議道:“王妃,咱們即便不去洛城,這一路上隻怕也不會太平。卑職認為,咱們不如兵分兩路,由卑職再次假裝王妃,這樣……”

聽完喬影的話,雲千夢卻是堅定地搖了搖頭,拖著疲憊的身子緩緩開口,“不行,咱們人數有限,豈能分開行動?更何況,我豈能讓你再次冒險?”

“卑職擔心王妃安危。更何況那小怡……”喬影再次嚐試全服雲千夢。

雲千夢見喬影眉宇間始終縈繞著一絲不解,便知她定是想不明白自己昨日的吩咐,不由得淺笑開口,“此事,我已與王爺達成共識。即便此次王爺替玉乾帝平定了兩王、征服了東羽,隻怕皇上對楚家也是起了殺心。屆時,不管逃到哪裏,都不會有楚家的立足之地。”

與其等著被殺,那他們自然隻能自救。玉乾帝已是盡失人心,倒不如另立明君讓百姓過上平定安康的日子。

語畢,雲千夢不再開口,奔波了整整一夜,以她現在的身體狀況而言,實在是有些吃不消,雙手輕扶著凸起的腹部,感受到腹中胎兒的存在感,雲千夢這才暫時鬆了一口氣。

卻不知,馬車之後,竟悄悄跟著幾名輕功了得的高人……

陽光透過雲層照射在大地上,城防軍換班,卻突然見城樓上不知何時掛著一顆血淋淋的頭顱。所有人均是心頭一緊,每個人臉色煞白,不明白到底出了何事。

“快,將頭給我取下來。”被江沐辰安排留守京城的宣武將軍定睛看去,隻覺那人頭極其眼熟,心頭瞬間湧上不好的預感,立即出聲讓部下上前將人頭趕緊取下來,免得被城外的韓少勉等人知曉了趁機鬧事。

“將軍,這……”城防軍侍衛將人頭取下來送到宣武將軍的麵前,卻已是認出這人頭是誰,一時不知該說什麽。

宣武將軍亦是認出了這是玉乾帝的人頭,眼中滿是震驚的神色,不明白到底是何人做出這樣的事情。

“到底是何人竟敢幹出這樣的事情?若是被韓少勉的人看到,咱們辰王軍豈不是要背上弑君的罪名?”一名參將憤慨出聲,眼底一片不甘的怒意。

“將軍,皇上命我等留守京城,可如今卻突然出現這樣的事情,保不成是敵人的奸計。皇上如今率軍在外征戰,這件事情咱們若是處理不好,隻怕會引起許多的流言蜚語啊。”宣武將軍身旁的副將看了眼麵前死不瞑目的人頭,眼底劃過複雜的神色,卻是冷靜地分析著眼前的形勢。

“將軍……”這時,一名侍衛匆忙從城樓下跑上來,來到宣武將軍的身旁,在他耳旁低語了幾句話。

宣武將軍聽完侍衛的稟報,臉色驟變,目光再次轉向眼前麵色青白的人頭,眉頭漸漸地緊皺起來。

半晌,寂靜的城樓上才響起宣武將軍的命令聲,“先將這人頭收起來,派人前去軍營將此事稟報皇上。”

“是。”副將沉聲回道,領著幾名侍衛下了城樓。

唯有宣武將軍留在城樓上,看著已經在城外駐紮了三個多月的韓少勉等人,眉頭皺得越發緊了。

☆、第三百五十四章

鼎天小說居   宣武將軍留在城樓上,看著已經在城外駐紮了三個多月的韓少勉等人,眉頭皺得越發緊了。艾拉書屋

“來人!”一聲命令,宣武將軍身旁的參將立即上前。

“將軍,有何命令?”參將順著宣武將軍的目光往城牆外看去,隻見遠處的韓少勉軍與海沉溪軍正嚴陣對峙,這讓參將心中頓時升起一股不詳的預感。

“立即調三萬城防軍前來城樓,以防韓少勉與海沉溪趁機偷襲。”宣武將軍壓力重重,韓少勉與海沉溪手中的軍馬加起來有十萬人,還有那行事不安常理出牌的齊靖元協助,若這三方聯手,自己隻怕是支撐不了多久。

“將軍,您這是?”見宣武將軍眉間神色越發凝重,參將一顆心猛地一跳,雙眉一皺眼底神色也漸漸染上嚴肅,不由得湊近宣武將軍低聲詢問,“將軍是否擔心韓少勉與海沉溪聯手攻城?隻是楚王與海王素來不和……”

“世上的事情難以預料。”不等參將將話說完,宣武將軍便出聲反駁,“誰會想到玉乾帝竟會死得這般狼狽?你速去調派兵力,同時派人沿路搜索,找出玉乾帝藏身的地方!”

語畢,宣武將軍領著身後的侍衛往前邁步,檢查城樓上的防備……

西楚京郊。

韓少勉暫領的軍營中早已是吵翻了天,眾臣接收到玉乾帝之前所發出的信號,均是吵鬧著讓韓少勉領兵前去救駕。

奈何到了這個時候,韓少勉竟是按兵不動,隻聽命於楚飛揚的軍令謹守京城,惹得朝臣們憤怒不已,恨不能衝出營帳與領兵在外的韓少勉對峙。

“雲相,你是楚王的嶽丈,楚王為何不讓韓少勉前去營救皇上?楚王的心中到底打著怎樣的打算?想必雲相心中十分清楚吧!”能夠跟著玉乾帝逃出皇宮京城的,自然是玉乾帝的心腹,看著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眾臣心中焦急,對攔著不讓離去的韓少勉更是怒不可赦,如今更是遷怒於雲玄之。

雲玄之穩重地端坐在一旁,此時見有人挑事,將所有的事情推到他的頭上,雲玄之半斂著的眼眸中劃過一抹冷芒,繼而抬起雙目看向營帳內的朝中官員,見此時挑事的是常與蘇啟交好的朝臣,雲玄之冷淡道:“本相雖是文官,但卻也知‘兵行險招’這句話。萬一這隻不過是敵人誘敵的手段,我們此番前去豈不是中了敵人的奸計?牽一發而動全身,韓侍郎此時調動兵馬,萬一海沉溪趁虛而入,不但我們危險,隻怕還會連累京城的百姓。更何況,你們難道沒有看到,不是韓侍郎不願派兵前去營救皇上,而是海沉溪攔著不讓我們行動。”

語畢,雲玄之恢複成方才的沉默,不再多費口舌與眾臣爭執。

眾臣聞言,紛紛陷入沉思中,目光不由得轉向營帳外……

從昨晚半夜開始,海沉溪突然率兵前來,竟是一改往日兩軍井水不犯河水的規律,將韓少勉手下的五萬人馬堵在大營內。

韓少勉得此消息,立即騎馬上陣,留下一萬兵力保護朝中大臣,自己則是率兵奔出大營,與海沉溪對峙到此時。

兩軍兵戎相向,隻是不管是出來防禦的韓少勉,還是前來挑事的海沉溪,兩人均沒有下命拚殺。

兩名少年將軍端坐馬背,四目相向,均從對方眼底看出濃重的殺氣,兩人手中握著的長劍皆是擺出了廝殺的姿勢,卻始終沒有下一步的動作……

“大人!”這時,一名侍衛從營內匆匆騎馬奔向韓少勉,在韓少勉的耳旁低語了幾句。

隻見韓少勉臉上冷肅之色依舊,但眼底卻劃過震驚之光,饒是韓少勉少年老成,此時卻再也無法以往日的冷靜掩蓋眼底抹殺不去的詫異。

“此事當真?”心頭一緊,握著劍柄的手猛地縮緊,韓少勉的目光雖盯著不遠處的海沉溪,但心思顯然是被方才聽到的那件事情所牽引。

“是,千真萬確!大人,咱們如今該怎麽辦?”侍衛見韓少勉眼底目光閃爍,也跟著緊張擔憂起來,如今皇上被奸人所殺,整個皇族幾乎是屠殺幹淨,這讓他們失去了保護主子的意義。如今更是不知該繼續與海沉溪對峙還是應當撤兵。

“你回軍營將此事告知雲相等人,本官在此會會海郡王。”隻是,與那滿腹心事的侍衛相比,韓少勉卻極快的冷靜下來,低聲吩咐那侍衛回營,自己的注意力則再次放在海沉溪的身上。

“是,大人。”侍衛牽動韁繩,調轉了方向衝進大營內。

“海沉溪,這就是你將我們堵在大營內的目的?”韓少勉雖是武狀元出身,卻也是極其敏銳聰明之人,隻消稍稍將所有的事情串聯起來,便看出了事情的重點。

海沉溪則是欣賞著韓少勉眼底一連串的轉變,突然勾唇一笑,絢爛的目光中折射出極深的算計,聽完韓少勉的質問,海沉溪緩緩開口,“韓侍郎話中是何意思?本郡王不懂!”

聞言,韓少勉雙目半眯了起來,細細打量著始終沉著的海沉溪,見對方態度倨傲,而海沉溪身後的大軍雖也是長劍出鞘,但更多的卻是做好了防禦的準備。

韓少勉心頭猛然間驚醒,全然明白了海沉溪昨夜為何有此行動。

心頭一陣暗惱,韓少勉臉上寒霜一片,握著韁繩的手不由得慢慢收緊,手背青筋暴出,心頭更是懊惱不已。

“駕!”一聲輕喝,韓少勉坐下鐵騎已是朝著前方的海沉溪衝了過去……

海沉溪見韓少勉少有得露出了怒容,心知韓少勉定是想明白了昨夜之事,眼底不禁浮上一抹冷笑,抬起一手阻止身後士兵射箭,自己則已是迎向韓少勉……

‘噹……’兩軍對陣的空地上,兩名少年將軍舉劍想揮,激出一串絢麗的火花……

“海沉溪,皇上是你們所殺!你昨夜前來,隻不過是想堵住我們,不讓我等前去營救皇上!亂臣賊子,你們居然這般心狠手辣!”韓少勉自小習武,一招一式皆是精髓,即便沒有馳騁沙場殺敵的經驗,卻也是應對自如,麵對海沉溪依舊不落下風。

海沉溪卻早已得到沙場磨練,一招一式均是精華,又自小接受海全的指導,武藝自然不在話下,與韓少勉你攻我守,一時間兩人相持不下,堪堪隻打得個平手。

“既然你已知本郡王並非真心與你開戰,你又何必這般衝動?”眼見韓少勉手中長劍朝著自己劈頭砍下,海沉溪快速舉劍擋在頭頂,憑全力擋住韓少勉傾盡全力的一箭,左手同時牽動韁繩猛地往後退去,直到退至三丈之外,這才冷笑開口,“本郡王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收兵!”

語畢,不等韓少勉出兵追擊,便見海沉溪率部快速地往後退去……

“大人,雲相請您立即回營!”韓少勉心頭大怒,正要舉劍追擊,方才那名去而複返的侍衛竟快速策馬奔到他身旁低聲道:“雲相說,海沉溪敢如此行事,定是一早便有防備,請您莫要追擊,小心中計。”

聞言,韓少勉不得不咽下心頭怒意,冷目盯著已經跑遠的海沉溪,這才不甘地收起手中的長劍,領兵退回大營。

“韓侍郎,方才傳來的消息可是真的?為何皇上會突然遭到毒手?楚王到底是如何保護皇上的?你手中五萬人馬,之前京郊西營的十萬人馬難道還救不出皇上?”一踏進營帳,朝臣便將韓少勉團團圍住,所有人眼底均是不可置信的眼神,顯然是被玉乾帝死亡的消息給嚇住了。

韓少勉劍眉微皺,卻是極快的冷靜下來,目光越過眾臣看向立於後麵的雲玄之,見對方眼底亦是含著抹不去的疑惑,韓少勉這才開口,“各位大人莫要忘記,本宮手中有五萬人馬,海沉溪手中亦有五萬人馬。京郊西營有十萬人馬,可齊靖元的手中也有十萬人馬。此事來得這般蹊蹺,等我們反應過來,海沉溪已經率兵將我們團團圍住。若是硬拚,城內的辰王軍隻怕會趁火打劫!隻是,卻沒有想到海王的目標竟是皇上!”

說著,韓少勉臉上不由得浮現一抹沉痛之色。

“皇上……微臣沒用……未能保護皇上到最後……”眾臣不由得對著皇宮的方向跪拜了下來,痛聲哭泣、悲痛不已!

一時間,帳內哭聲一片,群龍無首下顯得雜亂無章……

韓少勉見雲玄之磕完三個頭後便站起了身,便舉步走到雲玄之身旁,低聲詢問,“雲相,您認為我們接下來該如何行事?”

雲玄之側身,雙目冷靜地打量著滿臉剛毅的韓少勉,見韓少勉在遭遇如此大事之後竟還能冷靜思考接下來的事情,雲玄之不禁暗自點頭,這才說出自己的見解,“一切如舊,若咱們因此亂了陣腳,便中了海沉溪的詭計!在百姓心中,辰王登基之時便認為玉乾帝暴斃,此時咱們若是將事情鬧大,反倒會失了民心。倒不如將事情捂住,待到大獲全勝那日再揭開事情真相。”

隻是,話雖如此,雲玄之心中不免懷疑,以楚飛揚的手段和能力,豈會這般輕易讓玉乾帝丟了性命?此事隻怕與雲千夢楚飛揚均脫不了幹係吧!群書院

☆、第三百五十五章

“郡王,方才世子的貼身侍衛趕了回來,此時正在營帳內等著您。”海沉溪剛退下陣來,副將已迎出大營來到海沉溪的身旁,低聲稟報大營內的事情。

聞言,海沉溪眉梢微挑,眼底劃過一絲興味的光芒,將韁繩交給身後的侍衛,冷笑出聲問道:“他不在世子身邊保護著,怎麽跑回來了?齊靖元呢?”

那副將臉色略顯得難看,想起方才見到那侍衛的場景,心頭微微一緊,便立即回答著海沉溪的問題,“隻他一人回來了。回來時滿身是血,蓬頭垢麵仿若經曆了一番大戰。且卑職仔細觀察他的神情,眼中俱是焦急之色。他本嚷著要出營找郡王,被卑職攔住了。”

“是嗎?看來世子是遇到麻煩事了,否則豈會派人前來本郡王的軍營?走,咱們去會會他。”語畢,海沉溪領著副將大步走向主帥營帳。

“卑職參見郡王!”聽到腳步聲,原本按耐著性子坐在營帳內的侍衛立即起身,快步來到營帳口,抱拳向走進來的海沉溪行禮。

海沉溪卻是一步也不曾停歇便從那侍衛身旁走過,僅用眼角餘光掃了那侍衛一眼。發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