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08節

  ☆、第三百四十四章

  見雲玄之的語氣越發低沉,雲千夢轉眸望向漸漸走近的山穀入口處,淡淡地開口,“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父親,對我們而言,如今最重要的便是打贏這場硬仗。否則,即便我們在營黨之間取得了勝利,又有何用?難不成海王辰王見我們戰勝了蘇啟等人,便會對我們另眼相看?與其將心思放在一些身外之物上,不如想想如何協助王爺做好後方事宜,否則前方一旦戰敗,咱們的死期也就到了。”

  雲玄之原以為雲千夢會想方設法勸說自己站到容家這一邊,卻不想雲千夢心中絲毫不擔心容家的事情,又聽她說起如今三王之間的爭奪戰,雲玄之的眉頭皺地更緊,微歎口氣帶著一絲無奈道:“海全本就是武將出身,行軍打仗最是熟悉不過。辰王身邊將領謀士無數,自然也是難以對付。楚王這一戰十分艱難。你能顧全大局自然是好的,隻是在皇上太後等人麵前,也萬不可再如今日這般魯莽,免得牽連了他人。”

  父女二人談到此處,已有禁衛軍牽過馬匹朝著雲玄之走過來,雲千夢收回視線轉向雲玄之,淺笑道:“父親放心。父親一路走好。”

  語畢,便見雲千夢領著迎夏稍稍往後退了幾步,見雲玄之領著一縱隊的侍衛騎馬離開山穀,這才轉身往裏走去。

  “王妃,您看……”兩人路過帝後居住的木屋時,則見慕春與一名身穿淡黃宮裝的宮女立於外圍說著話。

  雲千夢放眼看去,平靜的目光暗自打量著那名宮女的身量,對迎夏稍稍點了點頭,由迎夏扶著走了過去,同時溫和出聲問著,“慕春,找到本妃的耳墜了嗎?”

  兩人見雲千夢前來,紛紛行禮,“見過王妃。”

  慕春更是上前兩步扶住雲千夢,恭敬地回道:“回王妃的話,方才奴婢問過小怡姐姐,均沒有看到王妃的耳墜,還請王妃責罰。”

  “你這丫頭,本妃差你去找,你竟偷懶詢問起旁人來了。”見慕春低著頭一副認錯的模樣,雲千夢沒好氣地掃了她一眼,隨即將視線盡數放在那名名叫小怡的宮女身上,聲音柔和道:“你在何處當差?”

  那宮女見雲千夢問起自己,便款款上前一步,朝著雲千夢福了福身,淺聲道:“奴婢是皇後娘娘身邊伺候的。頂了原先琴兒與碧兒兩位姐姐的差事。”

  “哦,原來如此。”聞言,雲千夢稍稍點了下頭,目光看向小怡身後不遠處帝後的木屋淺笑道:“這會子,你不在皇後娘娘身邊伺候,怎麽出來了?”

  隻見小怡麵色坦然,鎮定地回答著雲千夢的問題,“皇後娘娘見皇上遲遲不用午膳,便讓奴婢前來詢問餘公公,隻是卻不能替王妃尋回耳墜,還請王妃見諒。”

  “既如此,你便趕緊回皇後娘娘身邊吧。”雲千夢也不再詢問其他的事情,隻淡淡地揮手讓小怡離開,自己領著兩個丫頭往暫居的木屋走去。

  慕春與迎夏扶著雲千夢,兩人心中均是有些不解,便紛紛回頭偷看了那已經轉身離去的小怡一眼。

  三人回到木屋外,見喬影已經回來,待雲千夢坐下後,喬影這才開口稟報,“王妃,卑職先後派了五批暗衛出去暗訪公主與曲小姐的下落。”

  “辛苦了。”雲千夢微點頭,目光則是放在慕春的身上,問道:“方才與那小怡是如何遇到的?”

  慕春立即走上前回道:“回王妃,是在木屋外。奴婢瞧著那小怡立於木屋的轉角處,便故意走過去。瞧她站的位置,倒十分適合偷聽。”

  “王妃,難道她打算動手了?”喬影聽完慕春的回稟,眉頭忽然一皺,隨即便出口詢問。

  雲千夢淡雅一笑,既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纖細的手指在桌麵上輕點了幾下,這才開口,“今兒個見玉乾帝將本妃召過去問話,她便找了個借口偷聽。”

  況且,帝後本就是同住一屋,皇後又何必多此一舉地派人過來詢問皇帝用膳一事?

  “那是不是需要卑職……”喬影現如今最擔心旁人將注意打到雲千夢的身上,不由得上前一步,右手做成手刀狀在脖間輕輕一劃……

  “按兵不動,隻是必須攔下她送出去的所有消息。”雲千夢卻是否決了喬影的提議,但見她一手撐在桌麵,一手輕撫腹部,眼底目光輕柔中閃著堅毅,心頭的決定無比堅定。

  若是沒有今日的事情,或許自己未必會這般做。但今日一事,顯然已經惹怒了玉乾帝,留著那個小怡,或許還有……

  “是。”喬影退到一旁,低眉順從地聽從雲千夢的吩咐。

  西楚東部義城附近。

  “曲大人,前麵五十裏外便是義城,隻是咱們靠近不了,海王劉冥紅率軍攻占義城後,更是讓大軍駐紮在義城附近。一來方便吞掉附近的城池,二來能夠防止我們與辰王的偷襲。”一縱隊人馬在疾奔中突然勒住韁繩停在一座小山坡上,一名緊跟在曲長卿身後的侍衛見狀,立即指著遠處那座城門禁閉的城池,向曲長卿解釋著現如今義城附近的狀況。

  曲長卿腰杆挺直端坐在馬背,盔甲上雖因為數日的狂奔而覆上了一層塵土,但那雙鎮定冷靜的眼眸卻透露出少有的沉著,黑眸清晰地望向遠處的城池,曲長卿薄唇輕抿,握著韁繩的雙手微微縮緊,露出泛白的骨節,半晌才出聲,“咱們先去楚王軍的大營再做商量。此處太過顯眼,萬一被發現便糟糕了……”

  ‘嗖……’可曲長卿的話還未說完,眾人便聽到一道破空而來的箭聲從遠至近地射過來……

  曲長卿眼神一凜,麵色驟然一沉,整個人猛地往後揚去,直直地倒在馬背上……

  正在此時,那箭羽在頃刻間自曲長卿方才端坐的頭部處射了過去,若是晚上一分,隻怕曲長卿早已血濺四方……

  “有埋伏!”隻見曲長卿瞬間直起身子,一手抽出腰間的佩劍,一手緊緊握住韁繩調轉馬頭,領著身後的侍衛往楚王軍營的方向奔去……

  “曲長卿,隻怕你有命來沒命回去了……”正在這時,一道粗獷的聲音由上至下的傳來……

  曲長卿奔跑中抬頭往那立於山頭上的人看去,隻見那人一身金光閃閃的盔甲,奈何背對著日光讓人瞧不見他的長相,但那有別於西楚將領的衣著卻讓曲長卿半眯的雙眸頓時圓睜,立即怒道:“你是東羽的人!你竟認得出本官!”

  與此同時,曲長卿心頭隻覺百思不得其解,西楚與東羽素來相安無事,也鮮少有往來。可那人顯然對西楚的地理狀況以及百官的情況了解地十分透徹,否則豈會立即叫出自己的名字?

  “哼,本將自然是東羽之人!給本將殺,一個活口都不準留下!”那人一聲冷哼,隻見他立即舉高手中的長劍,烈日下劍身的寒光閃過眾人心頭,無數的箭羽由上而下破空而來,直直朝著小山坡上的曲長卿等人射過來。

  “保護曲大人!”上百名侍衛團團將曲長卿圍住,護著曲長卿往楚王軍營的方向奔去……

  “想逃?”那人突然從侍衛手中接過一柄長弓,隨即從身後背著的箭筒中抽出三支長箭架在長弓上拉開,瞄準曲長卿的方向快速地拉開弓弦,眨眼間便射出了手中的三支長箭。

  “啊……”護在曲長卿身後的兩名侍衛身受箭矢瞬間跌落下了馬背,眨眼間便被四周狂奔的馬蹄踐踏的血肉模糊。

  ‘嘶……’最後一支箭卻是射中了曲長卿坐下的馬匹,隻見那馬兒仰天長嘯一聲,隨即倒地不起,將曲長卿整個人甩了出去……

  曲長卿瞬間鬆開手中的韁繩,在即將摔倒在地時眼角餘光瞥到身旁的馬匹上空無一人,便立即腳尖點地,借力騰空而起的同時伸手握住那馬頭上的韁繩,一個翻身便穩穩坐在了馬背上。

  曲長卿心頭大怒,快速取下馬背上掛著的弓箭,隨即反身坐好,極其快速地架弓朝著那人的方向放箭,連放十箭,竟有半數射中了那人身旁的侍衛……

  “將軍方才何必與曲長卿廢話,現如今可好,給了對方逃跑的機會。”而這時,一名藍袍男子竟是出現在那將領的身旁,帶著一絲責備地陰沉開口。

  “大人,此地不宜久留,不宜戀戰。”眼看著後麵的追兵越來越多,曲長卿身旁的侍衛立即開口,經過方才的一陣廝殺,己方已是死傷一大半,若不再想辦法突圍,隻怕定會全軍覆沒。

  曲長卿丟掉手中長弓重新坐好,穩住心情四下看著此處的地形,見此時敵方正在補充箭矢,立即領著剩下的侍衛往視野死角的方向奔去。

  半百人順著山坡往下奔去,後麵是上千人的追兵緊追不舍,前方竟傳來陣陣鐵騎之聲,隱隱帶著大地震動……

  曲長卿等人麵色驟然凝重肅穆,眼底卻是露出堅毅不屈的神色,眾人咬牙握緊手中佩劍,朝著那雄雄鎮山之聲衝去……

  ☆、第三百四十五章

  眾人屏息看著前方越行越近的軍隊,待看到那高舉的旗幟上赫然寫著一個‘海’字時,曲長卿立即沉聲開口命令道:“眾將聽命,寧願戰死,也不可被敵人活捉。”

  後有東羽追兵,前有海王大軍,他們區區半百的人數,無論如何也是不占優勢。與其做戰俘,不如戰死,更能提升楚王軍的氣勢。

  曲長卿身邊的侍衛聞言,眾人半絲猶豫也無,異口同聲大聲回道:“是!”

  無畏之勢頓時從半百人的身上衝出,但見他們人人一手緊持長劍,一手緊握韁繩,眼底縈繞誓死而歸的凜然之氣,衝向海王軍的速度越發地迅速果斷……

  “停!”而這時,原本不斷往曲長卿等人本來的海王大軍中則傳來一道號令聲。

  上萬的軍隊應聲在瞬間停下了前進的腳步,震山之聲漸漸停息……

  隻是這樣反常的舉動卻引得曲長卿等人越發警惕小心,眾人持劍的手微微一轉,打照在劍身上的日光瞬間被反射出去,直直地衝向前方的大軍,氣勢絲毫不見減弱,更覺隱隱有壓過萬人大軍的趨勢……

  “放箭!”卻不想,方才那道聲音竟又再次出聲,低沉冷酷的聲音中含著濃濃的血腥之味。

  絲毫不含情緒的命令讓衝過來的曲長卿等人全身戒備,手中的長劍已是護在了身前……

  ‘嗖嗖嗖……’隻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那朝著曲長卿等人架起的長弓,竟是將上麵的箭矢射向曲長卿等人身後緊追不舍的東羽士兵。

  “啊……”在漫天的銀光寒芒的箭雨中,東羽士兵慘倒一片,衝在最前麵的士兵更是身中數十隻箭矢,口噴鮮血直直摔下馬背,淪為馬蹄的踐踏之物。

  人肉鮮血混合在一起,如爛泥一般在馬蹄的踐踏之下四處飛濺,幽幽山穀中瞬間充斥著濃鬱散不開的血腥味,令人作嘔不已。

  看著前麵衝鋒的士兵倒下一大片,後麵緊跟著的士兵立即拉住韁繩,停下追逐的步伐,再也顧不得追趕曲長卿等人,均是高舉手中長劍,擋住那一波緊接著一波的射擊。

  而他們坐下的馬兒卻也在這場混亂中受了驚嚇,紛紛嘶叫低吼搖頭擺尾不知該如何是好……

  一時間,由於海王大軍的加入,東羽軍隊在一瞬間陷入慌亂之中,不知是該撤退還是繼續追殺曲長卿等人……

  “撤!”一道粗獷的聲音傳來,那些抵死抵擋箭雨的東羽士兵頓時鬆了一口氣,雙腳均是輕敲馬腹,手牽韁繩調轉馬頭急急往後撤退。

  “豈能就這麽放過曲長卿?這樣的好機會一旦錯過,下一次指不定要等上多久!”而騎馬與那東羽大將並肩立於山坡上的藍袍男子見狀,立即語帶氣急敗壞地低吼道,那雙看向曲長卿背影的眸子中瞬間染上無以複加的恨意,握著韁繩的指關節泛著白光,一副恨不能吃了曲長卿的模樣。

  那身穿金色盔甲的東羽大將聽完男子的低吼,眼底劃過一絲譏笑,粗狂的聲音中透出一抹斥責,“公子何必這般心急?總不能為了你,犧牲我東羽將士的性命吧!”

  語畢,那東羽大將不再理會身旁雙目爆紅的男子,徑自指揮手下將士接應撤回來的士兵,隨即抬眼看向與海王大軍對峙的曲長卿,眼底露出一抹陰鷙冷笑,繼而抬手往後一揮,原本立於山坡上的東羽大軍瞬間齊齊往後扯去,眨眼間便消失在眾人的麵前……

  “窮寇莫追!”海王大軍中有人蠢蠢欲動,似有士兵想要前去追擊那落荒而逃的東羽大軍,卻被方才出聲命令放箭的男子勒令撤了回來。

  曲長卿厲目射向那出聲的男子,隨即冷笑道:“想不到今日能夠在此見到劉將軍,看來海王已經將此處當作海王府的地盤了!”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海王麾下四大猛將之一的劉冥紅。

  劉冥紅自攻占義城之後,便積極在義城附近布局,更是忙於蠶食西楚東邊的城池,今日竟出現在這不起眼的小山坡,看來是提早得到了消息。

  隻是,讓曲長卿不解的是,劉冥紅是得知東羽之人會出現在此處,還是得知自己會路經此處?

  若是前者,這說明海王已是掌握了東羽的動向,若是後者,則說明自己的行蹤已經暴露。

  隻是,不管是哪方麵走露了消息,足可見海王等人已經對東邊的動態掌握在手中。

  “曲尚書何必心生不快?你我本都是西楚的子民,本將既然奉王爺之命鎮守東邊疆土,自然是不容東羽之人在此放肆。看來曲尚書方才定是受了驚嚇,不如隨本將回義城讓大夫診治一番。”語畢,便見劉冥紅右手輕揮,海王大軍中有一縱隊的士兵朝著曲長卿等人走來。

  “哼,不必了!你我道不同不相為謀!”說完,曲長卿眼底寒光一閃,示意身旁將士立即進入應戰狀態,即便是戰死此處,也不可被海王俘虜而打擊楚王軍的氣勢。

  劉冥紅見曲長卿誓死不降,心中亦是有數,便也不再規勸,嘴角扯出一抹冷笑,繼而冷聲道:“既然曲尚書不吃敬酒,那就隻能飲下這杯罰酒。”

  語畢,方才的箭羽再次鋪天蓋地地射了過來,僅剩的小半百侍衛將曲長卿團團圍住,護在最中間,為曲長卿擋去了大部分射過來的箭矢……

  ‘呲……’奈何射過來的箭矢太過密集,侍衛接二連三地倒地不起,曲長卿右肩頭更是被箭矢射中……

  “停!”劉冥紅看著僅剩一人坐在馬背的曲長卿,見他身中幾支長劍依舊硬挺地坐在馬背,眼底不由得浮現一抹讚賞,隻是心頭思及此人冥頑不靈絲毫不聽自己的勸降之言,劉冥紅心頭頓起殺心。

  隻見劉冥紅抽出配在腰間的長劍,同時揮退身旁的一眾將領,雙腳猛敲馬腹,整個人頓時如離弦的箭般衝向曲長卿……

  曲長卿看著與自己同來的侍衛盡數被誅殺,心頭怒意大起,悲憤之意充斥胸腔,右手胡亂在身上一抹,將肩頭流入手心的溫熱鮮血抹去,隨即緊緊握住長劍,架起戰馬迎向已經逼近眼前的劉冥紅……

  ‘噹……’兩人隔空相交,寂靜的山穀中頓時發出刺耳的擊鳴聲……

  第一次相擊之後,兩人錯身而過,劉冥紅依舊穩坐馬背。

  曲長卿的身子卻是微微晃動了一下,受傷的部位更是因為強烈的震動噴出鮮血來,隻見他麵色肅穆、眼中目光堅毅,左手更是緊緊握著韁繩瞬間穩住身子,隨即調轉了馬頭,不給劉冥紅半點調整的時間便又衝了上去。

  劉冥紅亦是戰場老將,瞬間便調整好自己的狀態,在曲長卿不要命地衝向他時,亦是策馬迎向曲長卿,手中的長劍已是高高舉起,勢要在這一個回合中取下曲長卿的頭顱。

  ‘噹……’再次相擊,曲長卿為了躲避劉冥紅的斬殺,一個側身翻落馬背,跌在地上,手中的長劍為了擋開劉冥紅的長劍被打落在地,劍尖深深地CHA入麵前的黃土地中……

  “曲長卿,看來今日勝負已定,你乖乖受死吧!”劉冥紅在一瞬間來到曲長卿的麵前,端坐馬背冷眼俯視坐在血水中的曲長卿,寒光劍尖已是指向曲長卿的脖頸。

  “哼,亂臣賊子,要殺要刮隨便處置,何必這麽多的廢話!”曲長卿仰起頭來,麵色淩然不屈,眼底不卑不亢,一聲冷哼道盡心中所有的怒意,麵對架在脖子上的冰冷長劍卻能夠麵不改色,倒是讓劉冥紅另眼相看。看來楚王調教的人還是有用處的,隻是這樣的人對於海王而言卻不是一件好事。

  不再多言,劉冥紅隨即抬起右手,手中長劍朝著曲長卿的脖間砍去……

  ‘噹……’卻不想,原本認命受死的曲長卿竟突然從靴子中抽出一把匕首,在閃身躲過砍過來的長劍時,左手撐地而起,右手的匕首猛地朝馬背上的劉冥紅刺去……

  “保護將軍,放箭!”事出突然,劉冥紅的副將見主將危險,立即出聲發令。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錦衣衛密探夫妻檔 七零歲月[古穿今] 穿成總裁前女友 今天也在做滿分才女[古穿今] 科舉人生(快穿) 影後做軍嫂 嫡幼子的從容人生 重生奮鬥在六零 惡毒女配求死記 老爺我要把官做 穿越之榮華路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