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07節

  殊不知,喬影離開前早已留下侍衛保護雲千夢,幾名侍衛見餘公公等人想要硬闖,便也毫不示弱地擋在了台階前方,半點也不肯退讓。

  餘公公見狀,眼底浮上不滿之色,隨即反問,“王妃這是作何?”

  雲千夢紋絲不動地立於窗邊,看著外麵的動靜,麵色絲毫不變,聽到餘公公的質問,極其冷靜地開口,“本妃身子不適,且臣婦與皇上之間本就應當避嫌,皇上皇恩浩蕩,不如勞請公公代為轉告皇上,讓父親前來臣婦暫居的木屋相聚,如何?”

  語畢,雲千夢臉上便顯出一抹疲態之色,上官嬤嬤等人見之,立即扶著她坐回桌旁。

  餘公公不想如今楚王妃氣勢這般強勢,眉頭微皺,心思幾番翻騰,終究是抓到了重點,隨即立於木屋外開口,“王妃還是隨老奴走一趟吧,皇上此番召王妃前去,自然還有其他的事情。”

  “若是朝政大事,隻恨臣婦隻是一介女子,不能參與朝政為皇上分憂!若是後宮之事,此處有太後皇後,何時輪到本妃逞強?還是請公公回去吧!”殊不知,雲千夢軟硬不吃,兩句話便又駁回了餘公公的要求,惹得餘公公心頭直犯難,從未覺得這嬌嬌弱弱的楚王妃竟這般棘手難以相處。

  ☆、第三百四十二章

  餘公公心思快速反轉幾回,斟酌片刻便又淺笑著開口,“王妃所言差異,如今天下大亂,皇上暫居這山穀中,一切事宜從簡,那些繁文縟節自然也是不必太過遵循。況且,楚王領兵在外為皇上效忠效命,皇上怎會眼看著雲相在穀中,而不讓王妃與雲相父女相見呢?還請王妃快些隨老奴前去麵聖,免得讓皇上等久了。”

  說著,餘公公便領著身後的禁衛軍守在木屋外,這一次並未硬闖,而是打定主意始終守在外邊,直到雲千夢出來為止。

  “王妃,他們實在是……”慕春見餘公公幾人竟不等王妃開口便自作主張地候在門外,心頭大為惱火,便要抬腳出去教訓幾人,卻被雲千夢攔住。

  雲千夢將目光從窗外收回來,繼而讓迎夏為自己換了一襲淡青色的衣裙,頭上攢著一支玉簪與幾隻精致的珠花,便領著慕春與迎夏步出木屋。

  屋外的餘公公見雲千夢出來,平靜的眼底不禁暗暗送了一口氣的模樣,立即躬身上前,有禮道:“王妃,請!”

  雲千夢並未多話,隻淡淡地對餘公公點了點頭,便走在最前麵,朝著帝後的木屋走去。

  遠遠望去,帝後的木屋附近重重圍著幾層禁衛軍,肅穆的氣氛讓外圍的人也不禁心生警惕與懼意,不敢放肆喧鬧。

  而玉乾帝等人住進山穀這幾日來,雲千夢亦是有意與之保持距離,相互間倒也相安無事。若非今日出了容家的事情,雙方自然是會持續維持著表麵的平靜。可容家的事情一出,不管玉乾帝到底有何打算,隻怕再也不會裝聾作啞下去。

  眼看著帝後的木屋越走越近,雲千夢不由得捏了捏手中的帕子,卻發現自己的手心竟是沁出了汗水來,不知是因為擔心容家的緣故,還是這外頭的日光太過強烈了些。

  “請王妃稍等,容老奴進去稟報皇上。”不知不覺間已經來到木屋前,餘公公留下雲千夢一行人,先行走入屋內稟報。

  不消半盞茶的時間,便聽到傳召的聲音傳出屋內,雲千夢平複心情,留下兩個丫頭獨自一人走了進去。

  正屋的正中間,坐著一身龍袍、表情嚴肅的玉乾帝,而玉乾帝的右下首則站立著雲玄之。見雲千夢進來,雲玄之神色一如玉乾帝一般肅穆嚴謹,眼底並無半點父女之情。

  雲千夢走上前,輕盈一拜,“臣婦見過皇上。”

  “楚王妃有孕在身,起來吧。”玉乾帝聲音平緩,並未帶有多少淩厲。

  “謝皇上!”雲千夢緩緩起身,這才微微側身,向雲玄之輕輕福身,“女兒見過父親。”

  “王妃有禮了!”雲玄之立即朝雲千夢拱手,父女二人看似有禮實則淡漠。

  雲千夢行完禮,便靜默地立於原地不再開口。雲玄之久未見自己的女兒,卻也並未表現出太過的關心與愛護,徑自立於玉乾帝的右下首淡然處之,一時間室內一片寂靜,徒留外麵的知了聲響徹滿山滿穀。

  玉乾帝的目光自雲玄之與雲千夢的身上轉了幾圈,見這二人均沒有開口的意向,眼底劃過不似不滿,臉上卻是勾起一抹極淡的淺笑,溫和地開口,“雲相與王妃是父女,怎麽在朕的麵前竟也這般的生疏?莫不是朕在此處,讓你們父女二人無法共敘天倫?”

  話雖如此,玉乾帝的身子卻是紋風不動地坐在原處,並未有半點離開的跡象。

  雲千夢隻是半垂著容顏,將回答留給雲玄之,自己心中則是揣摩著玉乾帝今日將自己傳召過來的用意。且如今雲玄之往返京郊與山穀之間,短期內尚不會被人發覺,但若是長此以往,隻怕會暴露了行蹤,於楚相府一眾人等的安危實在是極大的隱患。

  “微臣不敢有如此想法。”果然,雲玄之急於表現忠心,便立即開口回道:“皇恩浩蕩,能讓老臣看到王妃安好,微臣心中已是極其的放心。老臣對皇上的恩德感激不已,豈會有那樣的念頭。”

  聞言,玉乾帝隻依舊淡淡地笑著,目光卻已是轉向始終沉默的雲千夢身上,較為溫和地開口,“不知楚王妃可有什麽想說的?雲相前來這山穀不易,若非有重大急事,你們父女隻怕也不能見上一麵。”

  語畢,玉乾帝那雙閃著淺笑的眸子則緊盯著雲千夢,精銳的眼底含著凜冽的煞氣,將麵前的雲千夢盡數籠罩在其中,不放過雲千夢臉上一絲一毫的變化。

  雲千夢隻覺一股排山倒海的氣勢朝著自己壓迫而來,藏於衣袖中的雙手微微一緊,臉上卻是端著平和淡然的表情,謙恭有禮道:“臣婦見父親安泰健康,懸著的心便落了地。真正的關心並不在話有多少,隻稍見上一麵便已明了。更何況,父親前來,定是有大事稟報皇上,臣婦豈能因為父女之情而耽擱了朝政大事。如今見父親身體健朗,臣婦便也放心了,臣婦告……”

  說著,雲千夢便想行禮離開,卻不想竟被玉乾帝將話劫走……

  “王妃不必急著回去,雲相今日所回之事,卻與王妃息息相關。王妃不如也聽一聽吧。”玉乾帝淺笑著開口,口氣平靜,隻眼中的神色卻越發的淩厲,帶著極重的窺測之意。

  雲千夢隻能暫停行禮的動作,始終半低著螓首立於二人麵前,等著那二人再次開口。

  玉乾帝見雲千夢始終寡言的模樣,便仰天長歎,徑自開口,“海王與辰王兵變,海王奪下西楚大半江山,辰王逼宮,迫使朕不得不離開皇宮,隻帶著一班大臣逃出京城,許多的事情尚未來得及商量準備。如今楚王討伐那二個逆王,最重要的便是軍糧問題。若是糧草出了問題,即便楚王用兵如神,怕也難以戰勝海全江沐辰。王妃心中難道不擔心楚王的處境?”

  這番話中,似是已指責雲千夢心不在自己夫君身上。

  雲千夢聽之,便知玉乾帝這是變著法子激將著想讓自己著急,從而亂了方寸露出馬腳。

  也明白玉乾帝不會無緣無故提及軍糧的事情,便見雲千夢眉頭輕蹙,臉上泛出一抹難色,帶著一絲怯懦道:“回皇上的話,此等朝政大事,臣婦著實不懂。更何況,臣婦如今身懷有孕,王爺臨行前隻囑咐臣婦好生靜養,其餘事宜均無提及,還請皇上恕罪。”

  輕言細語間,便擋去了玉乾帝扣下來的大帽子,再一次地置身事外。

  見雲千夢看似柔弱,卻是個啃不爛的硬骨頭,玉乾帝心頭微惱,抿起的薄唇緊繃著,目光繼而射向雲玄之。

  雲玄之會意,又見雲千夢揣著明白裝糊塗,臉上閃過一抹微慍,微微上前一步低聲道:“夢兒,你可知,如今提供楚王軍糧的便是容家。可今日有消息傳來,江南三十二州縣的百姓,有人在食用容家的糧食後無端出現嘔吐現象,現如今已有不少百姓身亡。若是這樣的糧食輸入軍中,隻怕會寒了將士們的心啊,屆時……”

  隻不過,雲玄之的話尚未說完,便見雲千夢猛地抬起頭來,睜著那雙漆黑如玉的眸子直直地望著雲玄之,清淺出聲,“父親,女兒隻是一介婦人,如何能夠參與朝政大事?父親與其與女兒說明此事,倒不如書信告知王爺來得妥當啊。”

  雲玄之被雲千夢不軟不硬地頂了回來,一時間心頭氣緒不順,心中暗自惱怒,卻礙著在玉乾帝的麵前不便發作,隻能咽下這口氣。奈何心頭始終有氣,雲玄之卻沒有再開口。

  玉乾帝見雲玄之敗下陣來,眉頭不著痕跡地皺了一下,繼而接著開口,“王妃與楚王同心,飛揚如今東征西討,哪裏還有功夫應對這樣的事情?朕今日召王妃前來,便是想問問王妃,朕該如何處置容家?”

  雲千夢將玉乾帝終於將用意說了出來,心中冷笑一聲,隨之便輕提裙擺跪了下來,滿麵嚴謹肅穆道:“皇上,臣婦方才已說,國家大事,豈有臣婦一介婦人插手的道理?即便是戰亂時期,也斷斷不可亂了規矩。況且,朝中還有父親一幹德高望重的大臣支撐,何時輪到臣婦胡亂開口?再者,容家與我楚家以及輔國公府關係甚好,臣婦此時開口,隻怕也會有所偏私,還請皇上收回成命。”

  說著,雲千夢便朝著玉乾帝重重磕頭,絲毫不見她有鬆口的跡象。

  隻是,雲千夢最後一句話,卻是點明了重中之重,絲毫不避嫌地將容楚曲三家綁在一起,玉乾帝即便此時想動容家,隻怕也要掂量後果。

  果真,雲千夢話落,室內便一片寂靜,玉乾帝臉上驟然寒霜如凍,雲玄之眼底則隱隱浮現怒火。

  “難不成,朕不但不處罰容家,還要褒獎容家?”半晌,才見玉乾帝咬牙切齒地吐出這句話。

  雲玄之見玉乾帝已是動怒,目光隱含責備地掃了雲千夢一眼,繼而開口勸道:“皇上,臣倒有一計,不知當講不當講?”

  ☆、第三百四十三章

  見雲玄之出麵,玉乾帝臉色這才稍稍緩和了下來,隻是目色依舊冰冷如霜,極其冷漠地看了地上的雲千夢一眼,心思翻轉不下百次,半晌才沉聲開口,“楚王妃起來吧。素聞楚王妃巾幗不讓須眉,如今怎麽也這般閨中無知婦孺的姿態了?”

  雲千夢聽玉乾帝的口氣,已知自己幾次的推拒,已是讓玉乾帝心生出許多的不滿。隻是卻並未與玉乾帝多加爭執,也並未就方才的指責為自己辯解,單單是安靜地朝玉乾帝磕了個頭,這才謝恩道:“臣婦多謝皇上。”

  語畢,便見雲千夢緩緩站起身,那斂的容顏上靜如湖麵,冷靜的眸子中折射出的唯有屋內的點點亮光,讓人窺測不出她此時心中所想。

  “你身為右相這麽多年,朝中的事情自然了然於心。既然你已開了這個口,自然是揣測過的,不妨說來聽聽。”玉乾帝見在雲千夢這邊沒有突破,隻能將視線轉向雲玄之,半恩半威地開口。

  雲玄之目光自雲千夢的臉上掃過,繼而半垂著頭恭敬地回著玉乾帝地問話,“回皇上,此次江南地區出事的時機,偏又湊巧遇上海王叛亂,白無痕已經掌控了大半個江南地區,難保這不是海王一眾叛賊想出的離間計。”

  說到此處,雲玄之稍稍停頓,眼簾微抬快速地看了玉乾帝一眼,見玉乾帝的臉色隨著他的話而漸漸陰沉了下來,雲玄之心頭百般揣測,繼而又開口,“自然,即便這是海王等人的詭計,可容家明智如今時局嚴峻,卻沒有看顧好自家的米鋪,導致出現這樣的醜聞,容家也是要擔上失責的罪責。隻是,皇上,如今皇宮被辰王霸占,戶部中又均是辰王的勢力,楚王大軍想要打勝仗,這軍糧自是重中之重,容家此時願意一力承擔軍餉,咱們斷不能在這個時候將容家定罪。但若是放任容家不管,將來若是軍糧出了問題,那就後悔莫及了。依微臣之見,不如讓漕運使督促容家運輸糧草之事。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聞言,雲千夢斂著的眼中劃過一絲冷芒,心頭淡淡冷笑,雙手微縮緊卻並未立即開口,隻耐著性子等著玉乾帝的回複。

  而聽完雲玄之此言的玉乾帝,亦是沉吟了半晌,含著淩光的龍目緊盯著麵前的雲玄之,見對方眼底赤誠一片,聲音卻略微高揚與恍然大悟地開口,“蘇啟?你今日不說,朕倒是將此人忘記了。”

  見玉乾帝這般口氣,雲千夢心頭一片冷然,玉乾帝根本不是忘記蘇啟此人,而是他的注意力始終盯著容家那偌大的家財而忽略了其他的人或事,亦或者玉乾帝想以容家的事情逼著楚家交出丹書鐵券,可如今看到自己軟硬皆不肯讓步的模樣,隻能退而求其次順著雲玄之的話提到蘇啟。

  思及此,雲千夢微微抬起眼眸看了雲玄之一眼,這個父親可真是會揣測聖意啊。隻是,雲玄之這般做,隻怕不僅僅如此吧。

  “朕聽聞,蘇啟的妹妹,曾是雲相府上的妾室,很得雲相的寵愛啊。”玉乾帝並未表態,平視雲玄之的眼眸中劃過一絲精湛的光芒,其中卻又帶著一抹戾氣,讓雲玄之心頭一緊,應對之時更加的小心謹慎。

  “回皇上的話,卻有此事。隻是蘇氏已經過世,微臣與蘇家走動地也不如往日那般勤快。”停頓片刻,雲玄之繼續開口,“如今海王辰王叛亂,朝中大臣跟著兩個叛王的不在少數,皇上,咱們現在正是用人之際,隻要蘇啟對皇上忠心耿耿,自然能夠辦好差事。”

  此言一出,就連方才懷疑雲玄之用心的玉乾帝,一時間也沉靜了下來。

  雲千夢靜默立於一旁,聽著雲玄之的話,心頭卻不得不佩服雲玄之的滑頭,一句‘對皇上忠心耿耿’,便讓玉乾帝心意漸漸轉變。知曉蘇啟的心不是向著海王辰王,也不是忠心於楚王,那便是可用之才。

  “蘇啟是漕運使,由他督促此事是再合適不過的!既然雲相已是分析地這般透徹,那便命人前往江南找到蘇啟,讓其將容家的事情接掌過來。容家的事情,更要命人查清,屆時朕再與容雲鶴算賬。如今楚王肩負重任,朕自然不能在軍餉上委屈了楚王和眾位將士!”此番話,玉乾帝說得大義凜然,目光更是似有若無地掃了雲千夢一眼。

  隻是,不管玉乾帝是怎樣的態度,對楚家的態度是褒是貶,雲千夢卻始終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樣,如一直軟綿的靠枕般,打上去竟是半點成就感也沒有,讓玉乾帝心頭暗惱,卻又不能發作出來,唯有沉下的臉色讓人能夠窺測出聖心聖意。

  雲玄之見玉乾帝暫時將容家的事情壓了下去,懸著的心總算了放了下來,便拱手恭敬地開口,“既如此,那微臣便先行告退。”

  玉乾帝見今日沒有讓雲千夢鬆口,心頭暗自生氣,卻再也沒有借口留下雲千夢,隻抬起右手揮了揮,略帶不耐道:“小餘子,送雲相與楚王妃出去。”

  “臣婦告退。”聞言,雲千夢與雲玄之一同朝玉乾帝行禮,父女二人一起隨著餘公公踏出屋子。

  剛踏出木屋,便見候在外麵等待的慕春迎夏朝雲千夢快步走了過來。

  雲千夢正欲抬起頭來,目光卻突然掃見木屋的轉角處竟飄過一道淡黃裙擺,那宮製的衣料以及上麵的花紋讓雲千夢眼神微微一沉,腳下步子稍稍放緩了些。

  “王妃可是身子不適?”慕春眼明手快,見雲千夢眼底泛出一抹稍縱即逝的寒光,隨即走上前扶住雲千夢的手臂,擔憂地詢問著。

  “可能是方才站得有些累了,暫且歇一歇吧!”雲千夢順著慕春的話停下腳步,縱使是送她們出來的餘公公見狀,也不敢明目張膽地促崔雲千夢盡速離開,隻能耐著性子候在一旁,等候雲千夢歇夠了再起步。

  一陣微風拂過,吹得發絲稍稍淩亂,雲千夢抬手輕撂耳畔青絲勾於耳後,這才笑著對餘公公開口,“皇上身邊離不開人,公公還是盡速回去吧。本妃自是認得回去的路。”雲千夢見雲玄之也跟著自己停下腳步,便知雲玄之定是有話想對自己說明,借著玉乾帝身邊離不開人的說法,將餘公公支開。

  餘公公已是人精,豈會看不明眼下的行事,便點了點頭,向雲千夢雲玄之行了禮,這才返身回到玉乾帝的身邊。

  “王妃,您的耳墜怎掉了一隻?”此時,慕春突然開口,小手指著雲千夢禿了的耳垂低聲提醒道。

  順著慕春的眼神,雲千夢抬手輕撫耳垂,果真發現耳墜少了一隻,立即回身往方才踏出的一路看去,卻發現路麵幹淨平整,並未多出其他的飾物。

  “方才本妃倒是看到一名穿著淡黃宮裝的宮女在附近,你留下替本妃好好找找吧。”見雲玄之尚在此處等著出穀,雲千夢便囑咐慕春幾句,隨即與雲玄之往山穀的入口處走去。

  “王妃好本事,連皇上也奈何不了王妃。”走出了玉乾帝的監視範圍,雲玄之這才低聲開口,聲音中少了以往的溫和,多了一抹淩厲的責備。

  雲千夢走在雲玄之身側,眼角餘光瞟到雲玄之略沉的臉色,不由得淺笑開口,“父親難道不認為,今日之事,皇上實在為難本妃嗎?不過方才多謝父親為女兒解圍,否則女兒還真不知該如何收場呢!”

  “哼!你能夠坐上楚王妃的位置,又豈會不知如何收場?為父卻是真真正正被你嚇了一跳,皇上本就不喜容家,你卻執意趟進這渾水中,竟還將楚家曲家拉了進來,你難道是仗著如今楚王手握兵權便肆無忌憚嗎?”雲玄之卻是心頭惱怒,隻是在滿山滿穀的禁衛軍麵前,他依舊保持著平靜的表情,依舊是那個在殿堂上沉穩鎮定的右相。

  聽出雲玄之低聲的責備中帶著氣急敗壞的怒意,雲千夢隻是低低一笑,繼而抬起頭來看著眼前的道路,緩緩而低淺開口,“皇上如今將我傳喚過去,便已是將楚家容家看作一黨,即便我再如何撇清也是無用。倒是父親好計謀,竟讓皇上在此時用了蘇啟,難道父親忘記蘇源故意陷害雲相府的事情了?”

  話鋒一轉,雲千夢驟然停下腳步,微抬眼簾,眼底凜冽之光倏而射向雲玄之。

  雲玄之早已知曉這個女兒厲害,如今看來,隻怕這個女兒還知曉自己不知的事情,見雲千夢眼底神色凜然帶著殺氣,雲玄之眉頭不著痕跡地一皺,繼而開口,“你已將容府與楚家綁在一起。楚家雲家乃是聯姻,你以為容家出事,雲家會安然無恙?蘇家既然與我們不對盤,那蘇啟自然不可能幫著咱們,如今糧草一事交由蘇啟,將來事好事壞也與蘇啟脫不了幹係。也隻有這樣,才能讓皇上暫時移開盯著容家的視線。本相隻希望你莫要義氣逞能,將家族利益置於一旁不管。”

  說到最後,雲玄之的口氣越發加重,聽之似是在訓斥雲千夢一般……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