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506

驚地站起身,心頭劃過一抹寒意,還未等她回過神來,原本清理現場的張嵐卻是滿臉焦急地衝了進來。

見到玉乾帝,張嵐立即單膝跪地快速地稟報著,“皇上,不好了,海越與齊靖元竟帶著兵馬衝進山穀了。”

“你說什麽?”這回,玉乾帝剛端在手上的茶盞被他失手打落在地,微燙的茶水濺落在龍袍的衣擺上,卻絲毫沒有引起玉乾帝的注意。

隻見他早已失態地站起身,看向張嵐的雙目中滿是詫異,顯然是對張嵐帶來的這個消息感到無比的震驚。

“皇上,咱們還是趕緊撤退吧。齊靖元和海越馬上就要衝進山穀了,咱們的五萬人馬可是抵擋不了多久啊。”張嵐已是滿腦門的冷汗,豈會料到齊靖元和海越竟會尋到這山穀中來?

張嵐心中亦是十分的後悔,早知如此,當初就應當力勸皇上呆在軍營中,至少有楚王在,皇上定是安全的。

可如今,原本駐紮在京城外的二十萬人馬早已隨著楚王出征,唯有韓少勉始終領著五萬人馬與海沉溪對峙。

他們現在能做的便是殺出重圍找到韓少勉,這才有一線生機啊。否則皇上等人若被海王抓獲,隻怕……

“海全好狠的心啊,囚禁了太子,竟還對皇上步步緊逼,不放我們半點生路!”德妃臉上一片淒慘,美眸中滑下一串串的淚珠,想起太子如今生死未明,想到自己被圍困山穀,德妃一時間心如死灰,麵上一片灰白之色。

“怎麽會這麽突然?這山穀這般隱秘,他們怎麽會找到?”皇後隻覺自己此時已是一頭霧水,懷中緊緊抱著瑤公主,可她的身子卻瑟瑟發抖,尤其在看到玉乾帝變得鐵青的臉色後,皇後的心口竟沒來由地湧上一股絕望。

“山穀唯一的出口早已被齊靖元等人封死,皇上、太後還是趕緊上馬車吧。微臣已經往京郊方向發出暗號告知韓侍郎,禁衛軍會護著聖上衝出山穀,隻要衝出這個包圍圈朝京城的方向而去,相信韓侍郎定會保護皇上的。”外麵的砍殺之聲越發的明顯,張嵐一抹頭上的冷汗,命宮女太監扶著幾位主子登上馬車,自己親自駕車。

馬車在幾萬禁衛軍的保護下,朝著已被齊靖元等人包圍的山穀口衝去。

“哼,終於出來了。”始終騎在馬上候在山穀口的齊靖元看到幾萬禁衛軍護著幾輛馬車朝著外麵疾奔而來,齊靖元嗤笑出聲,右手緩緩搭在劍柄上,似有長劍出鞘的架勢。

“太子,離開朝城前父王曾交代,活捉玉乾帝等人,這樣便可戳穿辰王的謊言,對咱們才是最有利的。”海越亦是騎在馬背上,垂於身側的長劍上滴落著點點鮮血,看來海越已是砍殺了不少禁衛軍,其狠絕的模樣一改往日海王世子溫文爾雅的形象,讓眾人重新認識了這位世子爺。

而嚐到掌握他人生殺大權的海越,眼底更是呈現出一抹興奮的神色,眼中的目光早已轉變為居高臨下的傲然,連帶著對身旁的齊靖元也漸漸起了指使之心。

齊靖元聽完海越的囑咐,眼底瞬間劃過一絲嘲諷,極其狂妄地開口,“那是海全對你的吩咐,本宮行事,用不著旁人指手畫腳。世子若覺得沒法向海王交代,那就在一旁看著。”

語畢,齊靖元雙腳立即猛敲馬腹,坐下的戰馬如離弦的箭瞬間飛奔了出去,在暗夜中如一道魅影,隻讓人來得及看到他一閃而過的虛影……

海越心頭大急,心知齊靖元定是為了容貴妃報仇,這才主動要求與自己前來捉拿玉乾帝,可如今看齊靖元的架勢,隻怕不是捉拿這般簡單吧。

“快,上前保護太子,莫要讓人傷了太子,不要讓他接近馬車。”海越立即下命,聽似是關心齊靖元的話語,實際上卻是指揮自己的人將齊靖元隔離開,不讓齊靖元有違背自己命令的舉動發生。

殊不知齊靖元早有防備,海越的話剛說完,上萬的人馬竟將海越團團圍住,讓他不能動彈半分。

“大膽,你們想造反嗎?難道不知道麵前站著的是誰嗎?”海越的貼身侍衛手持長劍擋在自家主子的麵前,朝著圍住他們的北齊軍隊怒喝。

“我們自然知道麵前的是海王世子。隻是,我們隻聽從太子的命令,還請世子稍安勿躁,在此靜心等待,太子定會給世子一個交代。若是世子不合作,那就休怪本將手中的劍了。”領頭的北齊將領一聲冷笑,已是抽出手中的長劍,擋在海越等人的麵前,不讓他們通過自己的包圍圈。

“放肆,我們世子爺可是你們太子的大舅子,你們竟這般無禮,來人,給我將他們盡數拿下。”侍衛心頭大怒,除去海郡王外,誰敢在世子麵前這般放肆?更何況,這可是西楚,齊靖元竟絲毫不將世子看在眼中,著實可惡。

話音還未消散在山風中,侍衛坐下的馬兒已是朝著那名將領奔去,手中高舉的長劍在月夜下顯得森冷陰寒,讓人心中畏懼。

海越並未阻止自己的侍衛,他怒極反笑,早已在這幾個月中受夠了齊靖元的囂張,若非父王此時還需要齊靖元的支援,自己早已處置了這個囂張跋扈的齊靖元。

況且,今日一事本就是齊靖元先挑起,那就怪不得他了。

冷笑地任由自己的侍衛衝上前,海越目光越過人群看向遠處的齊靖元,心中有了其他的計量……

而齊靖元手下的將領亦是不含糊,暗示手下的人看緊海越等人,自己則是舉劍迎向那名侍衛……

張嵐見齊靖元竟隻領著幾千的人馬衝過來,心頭頓時大怒,忙對身旁的禁衛軍大喝,“準備應站,小心保護皇上。”

語畢,便見張嵐手中的長鞭猛地抽動馬身,馬車前的四匹戰馬受痛,瞬間衝了出去……

齊靖元見張嵐這般垂死的掙紮,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手中長劍落下的速度更快、力道更狠,銀色的月光下隻見劍起劍落,一柱柱鮮血如泉水般噴湧而出,撲灑在黃色的土地上,將黃土染成了鮮紅色。

“皇上,怎麽辦?怎麽辦啊?為何還沒有援軍前來?咱們這次是不是逃不出去了?”馬車內,皇後緊緊地抱著瑤公主,將瑤公主的頭壓在自己的懷中,不讓瑤公主聽到外麵淒慘的哀嚎聲以及肢體斷裂的骨骼聲。

“婦道人家,胡說什麽?”玉乾帝麵色森寒、眼露凶光,盡管沒有看到外麵的狀況,但從打鬥的聲音便可猜出,場麵定是十分的慘烈,隻希望此次齊靖元等人隻是匆忙趕來,沒有帶太多的人馬,否則僅憑禁衛軍五萬人馬,隻怕是難以招架齊靖元。

思及此,玉乾帝心中無比後悔當初為了防止楚飛揚心生叛亂之意將雲千夢掌控在手中,而不顧楚飛揚的挽留前來山穀中。若自己呆在軍營中,有幾十萬大軍保護著,齊靖元等人豈有可趁之機?

無數的懊惱不斷地湧上心頭,讓玉乾帝的麵色變得更加難看,緊捏成拳的手背上青筋暴出,顯然玉乾帝此時是承受著極大的壓力。

不絕於耳的砍殺聲、兵戎相交聲、骨頭斷裂聲源源不斷地傳入馬車內,太後皇後等人的臉上均是慘白如紙,玉乾帝則是隱忍著心頭衝天的怒意而閉上了雙目。

“啊……父皇……母後……”卻不想,正在此時,原本狂奔著的馬車突然猛烈地顛簸了下,原本被皇後抱在懷中的瑤公主竟跌出了皇後的懷中,整個身子因為慣性竟滾出了馬車外。

恐懼之中,瑤公主大聲呼喊著玉乾帝與皇後,小臉上盡是絕望與淚水,兩隻小手用力地朝車內夠著,可還不等皇後回過神來,瑤公主的身子已是跌落在地,成為馬蹄下的亡魂。

“瑤兒……”皇後滿眼驚懼地看著自己的孩子跌落在地,被馬蹄踐踏地血肉模糊,一聲大吼後,竟是翻著白眼暈厥了過去。

一夜打鬥,硝煙彌漫,戰火四起……

當天邊泛起魚肚白時,齊靖元已是變成了一個血人,盔甲上、臉上、鬢發上,甚至是睫毛上,均是沾染了洗刷不掉的鮮血,衝鼻的血腥味在整座山穀中彌漫著,如一座死城般死寂無聲,讓人心生恐懼。

‘噗哧’一聲,一道血柱噴上半空中,齊靖元滿目充血地砍下了張嵐的頭顱,至此之外,整座山穀中再無其他聲響。

玉乾帝緩緩睜開雙眼,一顆心早已從昨夜的忐忑變為死寂。

他知道,一切都完了。

一整夜,沒有半個援軍到來,看來他這個皇帝是被所有人拋棄了,眾叛親離的滋味,他終於是體會到了。

“母後,你和皇後德妃喝了它吧。”玉乾帝從衣袖中掏出一隻瓷瓶,滿麵冷靜地放在太後的手中。

“皇上……”太後滿麵淚水,任誰也不會想到事情會發展成今日這般境地。

顫抖著右手接過那裝著毒藥的瓷瓶,太後卻用左手拉住玉乾帝,哽咽道:“皇上,你……”

玉乾帝苦笑一聲,卻是掰開太後的手,平靜地開口,“即便是死,朕也要死得有尊嚴,母後,皇後德妃就拜托您了。”

語畢,玉乾帝掀開車簾走出馬車。

“我不喝,我不喝,我又不是皇後,憑什麽讓我為皇上殉葬?”此時的德妃已是神誌不清,看著太後將手中的瓷瓶舉到她的麵前,德妃猛地起身想要衝出馬車。

卻不想,太後眼明手快,一手捉住德妃的手腕,不等德妃掙紮便將瓷瓶中的毒藥灌進了她的口中。

見德妃咽下毒藥,太後再也不看她,再次回頭看向昏厥中的皇後,麵帶殺氣地將毒藥倒入皇後的口中。

看著德妃與皇後接連吐出鮮血,太後神色凜然,正襟危坐在馬車內,仰頭喝光最後的毒藥……

‘哐當’一聲,一柄長劍被齊靖元丟在玉乾帝的麵前。

“本宮給你一次機會,看你有沒有本事躲過本宮的攻擊。”齊靖元端坐馬背,麵色冷寒、渾身是血,猶如地獄走出來的閻王般讓人心生懼意。

“避開了又如何?難不成你會放了朕?”玉乾帝挺直腰背,冷聲問著齊靖元。

“放了你?本宮沒有好生之德,你既然落在本宮的手中,本宮自然會讓你知道死亡的滋味。”卻不想,齊靖元在聽完玉乾帝的問話後竟是仰頭大笑起來,隨後含著極大怒意低吼道。

聽完齊靖元的答複,玉乾帝執起腳邊的長劍,卻是冷笑一聲,隨即張口怒罵道:“亂臣賊子,全是一群亂臣賊子。你們以為殺了朕,這天下就是你們的了嗎?就算你們坐上了皇位,你們也不過是一群竊賊。朕會睜大眼看著,看看你們能有什麽好下場。”

說完,玉乾帝竟是將劍抵在自己的脖子上,手上一個用力,明黃色的龍袍上立即被染上了鮮紅的血液……

‘哐當’一聲,長劍掉落在地,玉乾帝的身子直直地往後倒去……

“哼,就這麽死了,真是便宜他了。來人,將他的頭懸掛在京城的城牆上,本宮倒要看看江沐辰如何去圓他自己說得謊言。”一聲冷哼,齊靖元長劍揮落,玉乾帝的人頭與身子便已分開。齊靖元冷木盯著滾落在馬蹄下的人頭,從心中冷哼一聲,隨即收起長劍,騎著戰馬往山穀口而去。

剛來到山穀口,便見海越被反手綁著壓跪在地上。

海越見齊靖元回來,頓時揚起臉怒瞪向齊靖元,罵道:“齊靖元,你什麽意思?既然你已經殺了玉乾帝報了仇,為何還命人綁著本世子?你不想活了嗎?你別忘了,你與本世子的關係,若沒有本世子帶路,你豈會替容蓉報仇?你別忘了,我父王手中上百萬軍隊,想要踏平北齊,輕而易舉!”

看著四周躺著的盡是自己的人,海越心如刀割,恨不能衝上前將齊靖元撕成碎片。

聞言,齊靖元微微垂下眼簾,在馬背上俯視著掙紮不休的海越,手中的長劍在一瞬間出鞘入鞘,唯一改變的是海越的頭上頭盔,竟被齊靖元手中的劍打落在地。

一時間,海越麵若木雞,而齊靖元卻是滿麵譏諷道:“你連海沉溪一半的本事也沒有,居然還妄想利用本宮為你賣命謀得這天下至尊的寶座,海越,你自己有幾斤幾兩難道還不清楚嗎?你以為海沉溪沒有看出你那點小心思?奈何你一心一意想在海全麵前邀功,居然這麽放心與本宮合作,要怪隻能怪你自己太蠢了!不過,你且放心,本宮暫時不會殺你,留著你與海全談判,可是大有益處。來人,將這頭盔送去給海王,好好看住海王世子,莫要讓他逃走。”

語畢,一陣塵土飛揚,齊靖元已是騎著自己的坐騎絕塵而去……

“王妃,咱們現在去哪裏?”在暗衛的保護下,馬車疾奔了整整一晚,慕春倒了一杯熱水給雲千夢,同時替她將滑下來的毯子往上拉了拉,生怕雲千夢受風著涼。

雲千夢雙手捧著溫熱的白開水,緩緩喝了一小口,身子有些疲倦地斜靠在車內壁上,淡淡地開口,“北方。”

“王妃怎不去找王爺?這天下,隻有王爺能夠保護王妃。況且,即便不去找王爺,王妃還可以前去洛城。奴婢聽喬影說,洛城守備堅固,辰王海王均拿夏侯族沒有辦法。”慕春鬧不明白,為何自家主子不去找王爺,反而是要去什麽北方,這萬一路途中出現意外,自己如何向王爺交代?

雲千夢將手中的茶盞交給慕春,淡雅地一笑,輕聲說道:“行軍打仗豈能帶著孕婦?我過去隻會是累贅。如今天下三分,處處是陷阱、時時有危險,戰場上更是險象環生,我豈能讓飛揚分心?至於洛城,你以為辰王海王不會想到這一點?隻怕在前去洛城的路上,早已是埋伏了兵馬,等著咱們自投羅網。而北方卻不同,王爺有五十萬人馬守在北方,且如今辰王將主戰場集中在江南,王爺將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酒娘子全能王妃:偷個王爺生寶寶穿越之寡婦丫鬟嬌滿甜園珠玉在前仙株表哥你別跑絕色棄婦太囂張卿本風流王爺不良:狐狸妖妃要逆天挽清農門醫香(種田)上善若書千妖百魅一念一穿(綜同人)庶女也逍遙HP完美愛情金風玉露華裳笑相思宅女的神器時代錦繡丹華看碧成朱字字珠璣十七妾(手打)睡神凰妃有花有酒鋤種田重生宜室宜家紅樓之平妻謀略太子妃升職記(出書版)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