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06節

  這算盤打得可真是響,沒想到連雲千夢的主意也敢打。可是也要看皇上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隻是,頗為讓人頭疼的便是玉乾帝留下的這一幹大臣,絕大部分是文臣不說,竟還都是寫酸腐的隻會吟曲作詩的文人,讓這些人留在軍營,隻怕是有害無益吧。

  “既如此,微臣派人護送皇上太後前去吧,免得路上出現差池。”楚飛揚卻是勾唇一笑,眼底神采奕奕十分自信,顯然是接下了玉乾帝拋過來的難題與挑戰。

  不等玉乾帝等人反對,便命習凜召集三千精兵,護送走玉乾帝與太後二人。

  “是我疏忽了。”送走玉乾帝,楚南山麵色凝重地走到楚飛揚身旁,低聲開口。原以為那件事情隻有自己、江肅君與晚歌知曉,沒想到玉乾帝竟讓人查了出來。

  “爺爺為何不早說及丹書鐵券的事情?這麽危險的東西竟還交給夢兒,卻又讓玉乾帝發現了這東西的存在,這豈不是置夢兒於危境之中嗎?”楚飛揚話中帶著一絲責備。

  從方才玉乾帝的表情語氣便可窺視出對方顯然已經確定丹書鐵券的存在,更甚者知曉丹書鐵券上所撰寫的是‘廢帝之詔’。

  隻是玉乾帝還未查出這丹書鐵券到底在何人手上,否則夢兒定會有危險。

  聽出孫子話語中的責備之意,楚南山自責地低下了頭,原以為此事不會有人知曉,卻不想玉乾帝居然查了出來。

  “我原以為無人能知,便隻將玉牌最淺層的用途告訴你們,卻不想玉乾帝居然知曉了丹書鐵券的存在。不如,咱們將夢兒轉移出來。”楚南山提議道。

  如今,玉乾帝顯然是不放心任何人,否則也不會先行送皇後過去看住雲千夢,以雲千夢來挾製楚家,讓楚家隻能效忠於皇室。

  隻是,玉乾帝尚不知曉夢兒手中掌握著他最想得到的東西。若是被他發現,隻怕夢兒會性命不保。

  楚飛揚卻搖了搖頭,否定道:“咱們這麽做,等於是不打自招,反倒讓玉乾帝知曉東西就在夢兒的身上,給夢兒引來殺機。不如讓夢兒呆在穀內,反倒不會引起他人的懷疑。殊不知,最危險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

  隻是,話雖如此,楚飛揚的神色卻是陰沉冷然,半眯著的雙目內射出危險的光芒,冷靜異常地對楚南山開口,“爺爺,看來我們要速戰速決了。”

  畢竟不能讓夢兒長時間呆在穀中,否則即便不是因為丹書鐵券,辰王等人遲早也會尋到那邊的。

  說罷,楚飛揚大步走出營帳,牽過自己的坐騎,翻身上了馬背,隨即朝著東大營飛馳而去。

  楚南山目送楚飛揚的背影離開,心頭卻是無比沉重,這天下當真是大亂了,玉乾帝惹誰不好,偏偏以夢兒的性命要挾飛揚,看來這封存多年的丹書鐵券,要派上用場了。

  ☆、第三百四十章

  西楚玉乾一十八年七月三日,楚王親率五十萬大軍抵製海王辰王的進攻。

  自此,西楚各地陷入一片戰火硝煙中,百姓生活在一片水生火熱之中,城池被破、家園破碎、妻離子散,無數百姓流離失所,西楚上下一片哀嚎之聲。

  隻是,楚王手中所能夠動用的僅有五十萬大軍,而辰王海王兩人手中大軍累加已近三百萬大軍。盡管楚飛揚用兵如神,但想要在短時間內收複失地,亦不是容易的事情。

  且此次楚飛揚需要麵對的不僅僅是海王辰王,亦還有西楚東麵的東羽。幸而楚飛揚之前早有提防,留下大軍鎮壓東南北三麵境界,否則西楚早已民不聊生。

  楚王在這一片混戰中,大膽提攜軍中將領,許多常被京中權貴壓製的寒門將領均在此次戰爭中得到重用。

  而以如今這般緊張的局勢下,楚王竟放心將許多處事大全交由兵部武將處理,這一舉動更是得到許多武將的擁護支持,楚王軍一時間團結一致,氣勢如虹。

  其中最令人矚目的便是,兵部侍郎韓少勉作為朝中新貴,一無作戰經驗、二無軍銜在身,楚王竟將原本楚南山手中的十萬大軍也交由他,讓他統管十五萬大軍守住京城大門,讓城內的城防軍出不來,亦讓城外的海沉溪軍隊進不去,這樣放心大膽的啟用,實在是世上少有。

  但自從韓少勉接到這一任命開始,便見他更加用心守住城門,半點不敢怠慢放鬆,便可見楚王眼光精準,極會用人,也讓楚王軍少了後顧之憂,大軍得以在前線衝鋒陷陣不必顧慮京城。

  楚王軍正從海王的手下攻下一座城池,隨即留下一萬人鎮守城池的同時,協助當地軍民恢複生產等,便拔營前往西楚西邊。

  大軍浩浩蕩蕩往西行,楚王端坐馬背,雙目炯炯有神地看著前方的道路,一旁的習凜一手拽緊韁繩緊隨楚飛揚身後,一手則是拿著羊皮地圖,便於楚飛揚分析地形戰事。

  “報!”這時,從後方傳來一陣強勁的馬蹄聲,奔至楚飛揚身側後,那領隊的侍衛立即向楚飛揚抱拳稟報,“王爺,方才東麵傳來戰報,東羽大軍已經開始大規模的進犯西楚,且東羽大軍雖與海王辰王的軍隊有些小摩擦,但卻是集中兵力對付咱們楚王軍,另咱們前往東麵的探路兵受到重創,隻活著回來十幾人,還請王爺示下。”

  這則消息一出,跟在楚飛揚身後的將領表情均是一愣,孟濤率先開口,“王爺,東羽這是何緣故?難不成東羽已經與海王或者辰王中的某一方結盟?”

  “照這形勢看來,的確極有可能已經結盟。”杜榮輝見孟濤出言揣測,也跟著點頭附和,“如今我們以一敵二,的確是分身乏術。若是他們那兩方的其中一方再得到支持,那便是如虎添翼,不但振奮了氣勢,亦是能夠壓製住令兩方人馬。隻是,與外族聯盟,卻不是最好的法子。畢竟,海王與北齊聯盟,這其中最大的助益便是海恬與齊靖元的聯姻,若是少了這層關係,想必以海王多疑的性子,斷不會放心讓北齊插手西楚的事情。”

  “杜兄所言極是!海王素來謹慎,若非有海恬這個聯係的紐帶,想必也不會這麽快便與北齊達成協議。從而打得我們一個措手不及。”葉馳亦是低聲開口,說出自己的想法。

  楚飛揚則是靜心聽著眾將的分析,隨即抬手朗聲道:“停下暫歇一盞茶。”

  繼而又見楚飛揚拿過習凜手中的羊皮地圖,對習凜命令道:“你在此處守著,其餘人隨本王去見爺爺。”

  說著,眾人便見一陣馬蹄聲響起,塵土飛揚中,楚飛揚已如離弦的箭般飛奔了出去……

  “王爺,怎麽停下不走了?”端坐馬背的曲淩傲見楚飛揚領著幾名將領前來,目光越過楚飛揚的身影往前方仔細地觀察了片刻,以為前麵路途中出了事情,不免有些憂心。

  若說此次最讓楚飛揚頭疼的,便是玉乾帝留下的這一幹朝中大臣,均是養尊處優慣了的,之前讓他們隨軍出征,卻一個個哀聲怨道吃不了苦,均是不願離開京城的地界。楚飛揚亦是不願帶著累贅上路,便盡數將他們留在了韓少勉的軍營中,獨獨隻帶著端王與曲淩傲上路。

  而以往寡言的端王與曲淩傲,卻是能夠吃苦的,均是與將士們一般騎馬前行,並無半點抱怨。

  “有事與端王、舅舅和爺爺商量。”楚飛揚聲音清冽,帶著一股沉穩之氣,隨即便見他拉動手中的韁繩靠近端王曲淩傲二人。

  楚南山見楚飛揚前來,將看守的事情交給焦大,自己則也騎馬靠近眾人,便聽見楚飛揚開口將方才得到的消息仔仔細細地說了出來,末了,楚飛揚這才說出自己的意見,“海王既然已經決定聯手北齊,若此時再與東羽結盟,隻怕會觸怒齊靖元,想必東羽與海王聯手的幾率不大。至於辰王,江沐辰現如今自認不凡,想必也不屑與覬覦西楚疆土的東羽聯手。且以現今東羽對我軍敵視的態度可窺出,想必東羽真正想對付的便是楚王軍。”

  “你之前曾懷疑是西楚內出了細作,這才致使東羽這般了解西楚地形。按照得到的消息也可猜出,這細作,隻怕與咱們是有仇的,否則豈會趁著此次內亂而出兵侵犯我西楚疆土。隻是,西楚這般大,我楚家得罪的人多了去了,一時半會倒是難以找到這樣的人。且此人竟然能夠說服東羽皇室出兵,其實力絕對不可小覷啊。”楚南山老當益壯,多年行軍打仗的經驗讓他立即從楚飛揚的話中抓住最重要的內容,抽絲剝繭分析事情經過。

  隻是,要想從千頭萬緒中找出元凶,卻不是容易的事情,即便是精明的楚南山,一時間也皺起了眉頭,眼露為難之色。

  “隻怕東羽早已有吞並西楚之心。此次的事情,東羽也不過是順水推舟,借著那人對西楚的熟悉而攻占我西楚城池。”語畢,楚飛揚攤開手中的羊皮地圖,修長有力的手指順著山脈走向一路滑向東麵,將幾座已經失守的城池點出來,沉聲道:“龍羽帝的野心昭然若揭,東羽軍在占領這幾座城池後,燒殺掠奪無惡不作,城中年紀尚輕的女子均被捆綁充當東羽軍的軍妓,剩下的壯年男子以及老人孩子盡數被屠殺,城中的財物被洗劫一空,幾乎是屠城。比之海王辰王攻占城池後的舉動,更是要惡劣幾百倍,這樣的外族若是不趕出西楚,百姓終日會處於恐懼之中。”

  端王與曲淩傲以往均是殿堂上的清貴貴族,雖常年立於大殿上與皇帝一同聽取戰報,可如今在行軍作戰途中親耳聽到這樣駭人聽聞的事情,兩人臉上早已是肅穆一片,眼底紛紛顯出陰狠的憤恨之色。

  “打!唯有打退打怕了他們,才能讓東羽明白我西楚的厲害。況且,海王辰王兩人的心思皆是那皇位,若是有人敢阻擾他們登上皇位的機會,隻怕他們二人也不會放過吧!”曲淩傲皺眉開口,素來正直的他最是看不得這樣的事情,如今看著自家百姓受苦受難,心中豈會不痛?

  端王往日裏皆是事不關己的模樣,可如今聽完楚飛揚的話後,麵色亦是一片肅穆殺氣,半晌才聽見他咬牙吐出,“狼子野心,竟不將我西楚百姓當作人看。本王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何人,膽敢做那叛國的賊人,定要將他碎屍萬段。隻是,海王辰王二人此時一心隻為皇位,竟對東羽一事置之不理,盡數留給咱們,當真是好手段。”

  端王連連冷笑,想來心中定早已是氣急了,更是對海王辰王為了一己之私不顧百姓生死的舉動寒心不已。

  “王爺,屬下願領兵前往東邊抵禦東羽,將失去的城池搶過來!”此時,始終沉默聽著分析的曲長卿突然開口,隻見他抬頭看向楚飛揚,正直清朗的眼底一片憤慨之色,出口話更似是在立軍令狀。

  楚飛揚卻並未立即鬆口應下曲長卿的要求,但見他埋頭盯著手中的地圖,心頭則是快速地整理著思路,平展的眉間漸漸染上些許褶皺,這才指著大江南北的城池開口,“你若有心,本王便將此重任交給你。但你可要小心,如今東麵義城已經在海王手下劉冥紅手中,辰王也已派大軍駐紮在東麵,加上東羽,縱有本王留在東麵的大軍相助你,你以一敵三卻也不可大意。劉冥紅此人是海全四大猛將之一,能夠被海全委以重任,能耐自是不可小覷。而江沐辰想要掌控整個西楚,自然是要奪下義城。而義城又是東麵進入西楚的門戶,東羽自然是要爭奪的。你此番前去,沿途定會有埋伏,一切自當萬分小心,不可逞強。”

  楚飛揚一番用心良苦地分析,讓曲長卿頻頻點頭,亦是讓端王曲淩傲神色間多了幾分凝重之色。

  但見曲長卿接過楚飛揚遞過來的令牌,便抬手招來一隊侍衛,對麵前幾人抱拳道別,在此與楚王的大軍暫別,朝著東邊的方向疾奔而去……

  ☆、第三百四十一章

  “王妃,用午膳了。”慕春端著午膳走進木屋,將托盤中的幾碟菜肴擱在桌上,這才輕聲開口提醒坐在內室中看書的雲千夢。

  雲千夢抬眸看向窗外,見外麵日頭正緊,便放下書卷,一手輕扶著腰側站起身,緩步朝著外室走去,遂問著身旁的喬影,“王爺離開京城也有些時日了,想必再過幾日便能夠到達朝城附近。隻是不知表哥隻身前往前往東邊義城的路上可還安好?”

  喬影見雲千夢這般問起,心中亦是默算了下日子,謹慎地回道:“從西往東,快馬加鞭也要數十日的光景。如今西楚大亂,除去三王的正規軍外,更是冒出不少的流匪盜匪,隻怕曲尚書這一路上不會太平。”

  聞言,雲千夢靜默地點了點頭,將憂心藏於心頭,為歎口氣地緩緩開口,“這是可以預想的境況。那些心術不正的人,豈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隻是如今最重要的是解決海王辰王,那些小魚小蝦,隻能稍後再做處置。之前讓你留心的那人,如今可有動作了?”

  說話間,雲千夢已經落座,端起麵前已經放至溫熱的湯,慢慢用銀勺攪拌著,清亮透徹的黑眸看著掀起漩渦的湯水,眼底一片平靜。

  “回王妃,不曾!隻是卑職有些不解,留著她始終是個隱患,王妃為何不暗自處置了她?萬一她向……”說到此處,為擔心隔牆有耳,喬影便吞下了剩下的話語,單憑著雲千夢的聰慧,想必定也能夠猜到她話中的意思。

  雲千夢則是繼續攪拌著手中的湯水,鎮定平靜的眼底隨著那旋轉的湯水仿若也掀起驚濤駭浪,但細看之下,卻又隻覺這一景色隻是浮於她的眼眸中,並未深入眼底,一切如鏡花水月,讓人看不清真假虛實。

  隻見雲千夢輕抿的菱唇淡淡地勾出一抹淺笑,這才低聲開口,“我心裏也不解,為何她還不動手?原本她知曉玉乾帝等人藏身的地方,理應立即設法將消息傳出去,可如今過了這麽多天,她竟按兵不動,倒是讓我有些好奇她的用意。”

  思及此,雲千夢修眉淡攏,隨即將手中的湯碗擱下,在盛夏之日本就沒有多大的胃口,如今事情又多,更是牽掛著她的心思,更加沒有用膳的心思。

  “王妃好歹用些吧,想想肚子裏的孩子也該多吃些,莫要餓壞了孩子。”見雲千夢撂了碗筷,上官嬤嬤心頭焦急,立即拿起桌上的公筷,將雲千夢素日裏喜愛的菜肴夾入她的碗碟中,勸著雲千夢多食用些。

  “海王府可有消息傳出?”曲妃卿等人作為人質被扣留在海全手中,即便知曉此時海王大軍節節獲勝還不至於對人質趕盡殺絕。可萬一海全吃了敗仗,那麽最危險的便是人質。

  況且,如今楚飛揚出兵便是討伐海全江沐辰,難保海全不會利用曲妃卿等人對付楚飛揚,屆時楚飛揚隻怕是要陷入兩難之地了。

  “陽明山如今固若金湯,暗衛隻探聽到海王已帶著海郡王離開海王府,至於人質的行蹤卻是無人知曉。就連太子也不知是死是活。”喬影細細說來,臉上一片凝重之色。

  “太子是決計不會被留下活口的,即便此時僥幸活著,隻怕以海王的心計,也是容不得他的。現如今,我十分擔憂安兒與表姐的安危,你再派人出去,勢必要打探到她們被藏在何處。”夏侯安兒與曲妃卿終究是閨閣女子,何曾見過這樣的陣仗?況且她們二人身份特殊,最是利用的極好對象,想必海全也早有防備,將她們藏在不易被察覺的地方。

  “是,王妃!”喬影見雲千夢眉宇間隱隱夾雜著一抹憂愁,立即應下返身步出木屋。

  “王妃,這會子可以用些午膳了吧!您擔心曲小姐與公主,可自個的身子也要顧及啊,否則王爺在千裏之外也會擔憂的。”上官嬤嬤見縫插針,立即將一碗溫熱的粥放入雲千夢的手中,好說歹說地勸著雲千夢多用些。

  “太後皇後那邊,這幾日可有什麽事情?讓洪管家告知大家藏好了,莫要讓禁衛軍發現咱們的人數,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雲千夢舀起半勺熱粥送入口中,依舊囑咐著上官嬤嬤。

  “王妃放心吧,洪管家早已吩咐下去了。皇後這幾日倒是安靜,隻是太後卻每日均要去看望元德太妃,兩人言語間每每均是爭吵謾罵,實在是有失太後太妃的儀德。”為雲千夢夾了些小菜放入碗中,上官嬤嬤低聲稟報著,半垂的眼眸中折射出譏諷的淺笑。

  “王妃,洪管家求見。”兩人正談著,便見迎夏掀開珠簾走了進來。

  “請他進來吧。”吃了半碗粥,雲千夢便搖頭將粥碗交還給上官嬤嬤,遂拿起絲帕擦了擦嘴角囑咐迎夏。

  迎夏點頭,隨即返身出了外室,將候在外麵的洪管家請了進來。

  “奴才見過王妃。”洪管家一路小跑過來,頭上早已是沁出了一層熱汗,手中則緊緊捏著一封信件。

  “出了何事?”雲千夢的目光早已轉向了那封信,心頭猛地一跳,似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王妃請看。”洪管家起身,恭敬地手中捏著的信件交給雲千夢,隨即立於一旁不再開口。

  雲千夢接過那已經被汗水打濕的信件,淩厲的目光一覽上麵敘述的事情,眉頭猛地皺起,繼而抬起頭來看向洪管家,口氣堅定不移地開口,“容家雖是商賈之家,但陳老太君人品貴重,容雲鶴為人秉直,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這定是有人趁此機會陷害容家。”

  洪管家見雲千夢口氣異常肯定,也跟著點了點頭,隨即開口,“江南傳來消息,說是當地百姓食用容家所發贈的糧食後,出現嘔吐等現象,更有數十名百姓喪命。隻怕此時彈劾的折子已經交到皇上的手上了。”

  雲千夢細聽著洪管家的稟報,同時見手中已經看完的信件撕碎,順手丟入慕春端過來讓她淨手的銅盆中,讓碎片沉入水中。隨後站起身踱步到窗邊,看著外麵炎熱的驕陽,麵色沉靜不見半絲波瀾……

  “王妃可是想去為容家求……”上官嬤嬤與洪管家互視一眼,上官嬤嬤跟著走到雲千夢的身後,低聲詢問。

  而雲千夢卻隻是搖了搖頭,繼而緩緩開口道:“洪管家,讓人查清到底是何人陷害容家。在事情沒有水落石出之前,本妃是決計不會先行前去麵聖。”

  自己若是貿然前去求情,便是坐實了容家的罪名,反倒是害了容雲鶴。

  況且,若此事是玉乾帝著人故意陷害,自己此番送上門去,反倒是讓對方得逞用以要挾自己。如今丹書鐵券在身,雲千夢不得不多想,也不得不多做打算,否則讓人套出了這個秘密,莫說自己危險,隻怕也會連累與自己有關的所有人。

  “是,王妃放心!”說著,洪管家便轉身離去。

  “奴才見過楚王妃,皇上有要事請王妃。”隻是,還不等雲千夢鬆口氣,便見餘公公快步走到木屋前,隔著木窗開口邀請雲千夢前往帝後暫時居住的木屋。

  “不知皇上有何事?本妃身子有些不適,隻怕不宜麵聖。”隔著目光,雲千夢看著餘公公皮笑肉不笑的臉,淡漠地開口。

  隻見餘公公似是早已料到雲千夢會拒絕,臉上淺笑竟是半點不變,繼而快速地接口,“雲相方才前來穀中向皇上稟報如今朝中的重大事情,皇上體恤雲相與王妃父女許久不見,便命奴才前來請王妃,還請王妃快隨奴才前去,莫要讓皇上等久了。”

  說著,餘公公領著身後的幾名禁衛軍便踏上木屋前的台階,似要硬闖進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