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02節

  花開後花又落、輪回也沒結果,

  苔上雪告訴我、你沒歸來過。”

  不知不覺間,雲千夢輕輕吟唱出這首《南山憶》,隻覺與楚南山的境遇十分吻合,心頭千頭萬緒、百感交集。

  “很好聽。”清淺的女聲隨著風聲飄向山穀間,楚飛揚待雲千夢唱完,真心地稱讚道:“這也是你們那邊的曲子?”

  雲千夢笑著點了點頭,“別人的曲子,隻是覺得與爺爺的遭遇太過相似,不知不覺間便唱了出來。”

  正說著,一葉扁舟緩緩劃入兩人的眼簾,那扁舟上放著一盞油燈,楚南山手執竹竿撐著扁舟劃向岸邊。

  “方才是夢兒在吟唱曲調吧。”船還未停靠穩妥,楚南山已拿起船上的油燈上了岸邊。

  楚飛揚與雲千夢同時出了六角亭走向楚南山,雲千夢細觀楚南山此時的神情,見他已將所有的情感隱於心中,雲千夢這才笑著回道:“是的,爺爺。讓爺爺見笑了。”

  “真是好聽。”楚南山輕聲說了這麽一句,隨即抬眼掃了楚飛揚一眼,便一言不發地領著二人一同朝小木屋走去。

  半夜時分,前方戰事發生變數,北齊太子竟率領十萬軍隊在北方支援海王,打得辰王的軍隊一個措手不及,此時雙方正處於交戰之中。

  “齊靖元實在是太大膽了,西楚這邊才發生事情,他便著急插手,難道他不怕齊靖暄趁著他不在北齊而奪了皇位?”雲千夢隨著楚飛揚而起身,拿過一旁的戰甲一件件為楚飛揚穿上,心頭縱有萬般不舍,卻始終咬緊牙關不曾表露出半點小女兒的心思來。

  楚飛揚心中亦是掛念著雲千夢,還未分開,腦中便已經浮現出雲千夢將來即將遇到的各種困難。

  注視著她明顯消瘦的臉龐,楚飛揚趁著雲千夢轉身去取佩劍之時伸出雙臂,自雲千夢的身後緊緊地將她摟抱在懷,雙手掌心小心翼翼地貼在她的腹部上,下顎輕抵在她的肩頭,聲音低沉卻含著脈脈深情地叮囑著雲千夢,“你如今有了身子,萬事不可逞強,也不可如當初在雲相府時那般無牽無掛與敵人硬拚,知道嗎?有急事記得讓喬影聯係我,不可慌了神,天大的事情先保住自己,即便是有人拿我的性命去換得你活下的機會,你也要為自己考慮!”

  雲千夢聽得楚飛揚話語中的頗多擔憂以及最後那句讓她心慌難受的囑咐,眼底不由得浮上一層水霧,卻又立即將這不頂用的淚珠咽回腹中,轉身環住楚飛揚的腰身,輕笑道:“說什麽傻話。我身邊這麽多人保護著,又有個聰明無雙的夫君為我籌謀前路,危險豈會近得了我的身?況且如今我腹中還有一個,自是不會馬虎大意讓你擔心。真正讓我放心不下的,還是戰場上 的殺伐。你是主帥,勞心勞神勞身,萬般要照顧好自己。”

  有些話,點到為止,說得多了,楚飛揚定會知曉雲千夢擔憂的心境。

  再一次將雲千夢攬入懷中,楚飛揚輕拍她後背,柔聲開口,“放心,我自有分寸。齊靖元既然已經這麽做了,那他自然是想好了所有的退路。畢竟,如今容蓉可是在北齊的太子府中,齊靖元若是有什麽不測,那容蓉定會危險。他即便不為自己,也會為容蓉珍重的。”

  “那你呢?”殊不知,雲千夢方才的話便是在等楚飛揚說出這話。

  隻見雲千夢自楚飛揚的懷中站直身子,那雙黑如點漆的眸子正一眨也不眨地緊盯著他,卻讓楚飛揚的心情頓時大好,對著雲千夢慎重地點了點頭,保證道:“我自會比他更加珍重自己。”

  雲千夢心中知曉,一旦楚飛揚作出保證,那便是駟馬難追,將佩劍交到楚飛揚的手中,雲千夢退離他溫暖的懷抱,送著他出了門。

  楚南山早已在門外等著楚飛揚,此時見孫兒出來,祖孫二人便立即動身離開了山穀。

  “王妃,您再躺一會吧,這會子天色還早呢。”慕春點著一盞燈走室內,卻見雲千夢已經起身靠坐在床頭,不禁有些心疼。

  雲千夢搖了搖頭,她本就淺眠,如今楚飛揚一走,將她的整顆心都懸高在半空中,哪裏還睡得著。

  “我坐著看會書,這裏不需要人伺候了,你下去休息吧。”說罷,雲千夢抽出床頭放著的兵書,慢慢地翻看著。

  慕春無法,多點亮了幾盞燈,不讓雲千夢夜晚看書傷了眼睛,這才悄聲退了出去。

  而此時,原先楚南山救出雲千夢的山路上,卻是狂奔著數萬人馬。

  這數萬人馬趁夜趕路,將幾輛極其普通的馬車保護在中間,嚴防緊守不讓賊人傷害到馬車內的人。

  “皇上,咱們這是要去哪裏?難道皇上不管太子了嗎?”德妃雙手緊緊地抓緊馬車的車窗,連日來的驚嚇讓她早已失去了往日宮中娘娘的體麵和端莊,此時麵色發白、臉龐消瘦凹陷,雙目中更是夾雜著點點淚珠。如今被這顛簸的馬車晃蕩地更是麵如金紙,整個人處於極其的狂躁中。

  而同坐在馬車內的皇後與太後等人,均也是麵色慘白,隻是相較於失去一國儲君的德妃,皇後的神色尚且鎮定。隻見她緊緊抱著瑤公主,免得瑤公主被狂奔的馬車甩出去,同時又滿眼譏諷地盯著如今失去一切的德妃,心中好一陣得意。

  玉乾帝見德妃竟不顧場合質問自己,原本便煩躁的心情頓時如被點燃的爆竹般燃爆了起來,指著德妃的鼻子便怒道:“朕將你從皇宮中帶出來,已經是仁至義盡了,你若是再敢挑起事端,小心朕立即將你賜死。”

  德妃被玉乾帝猙獰凶狠的眼神與表情嚇倒,頓時從癲狂中清醒過來,再也不敢與玉乾帝對峙,又瞧見皇後正一臉幸災樂禍地盯著自己,一時間羞憤難當,隻能低下頭默默垂淚。

  太後見這邊吵完,有瞧著德妃與皇後都消停了下來,這才將目光轉向玉乾帝,緩緩開口,“皇上,您得到的消息準確嗎?”

  ------題外話------

  祝大家元旦新年快樂!

  今天的南山憶,是屬於爺爺的故事!

  可以這麽說,爺爺的故事,是因為這首歌而誕生的,也是全文中最先浮現在我腦海的愛情故事,比之楚飛揚與雲千夢、齊靖元與容蓉的愛情還要早。我幾乎是沒有任何的猶豫,便構思好了爺爺的愛情故事,這個故事看似簡單,卻含著楚南山一生的真摯感情,讓我感動讓我心疼也讓我敬佩。

  在新年來臨的第一天,也祝所有親親能夠得到一段圓滿的愛情!

  ☆、第三百三十五章

  殊不知,玉乾帝聽到太後的問話後,原本狂躁凶惡的表情頓時冷靜了下來,與此同時,竟也是安靜了下來,並未立即回答太後所問。

  德妃聞言,也漸漸停止了胡攪蠻纏,雖然在一旁低低垂淚,可聲音卻漸小,兩隻耳朵卻是直直地豎起,想要知道太後所問玉乾帝到底是何事。

  皇後更是輕皺了下眉頭,原本溫和的雙眸狀似無意地各掃玉乾帝與太後一眼,卻發現玉乾帝冷靜的模樣中帶著一絲陰狠,而素來端莊大方母儀天下的太後則是閃爍著一雙陰沉地眸子。

  細觀這二人的神情,便知他們對話定是藏著自己所不知曉的秘密,一時間就連皇後也屏息靜等著二人再次交流。

  卻不想,玉乾帝此時竟是一言不發,隻淡漠地坐於馬車內。而太後淡定的臉上更是不露一絲一毫的焦躁之色,當真是急壞了德妃與皇後。

  玉乾帝抬起頭來看向太後,二人在幽暗的馬車內交換了下視線,便見玉乾帝立即側身,抬手掀開車簾對守在外麵的張嵐命令道:“張嵐,停車!”

  張嵐聽到玉乾帝的聲音,卻並未立即停下前進的腳步,而是牽動手中的韁繩,將馬兒牽至馬車旁,低聲詢問,“皇上,現在咱們可是在趕路中,還是莫要停下大軍,免得生變。”

  張嵐本想說‘逃命’,可思及這是如今玉乾帝最為在意的事情,便改成‘趕路’。

  隻見他抬頭看了眼前後的五萬禁衛軍正匆匆奔跑在狹窄險峻的山道上,而前後方幽暗的道路上卻均是不可預知的凶險劫難,加之連烏統領以及夏吉這樣的老手也紛紛被海王辰王捉住,更讓張嵐小心萬分,不到萬不得已,是絕對不能停下腳下的步伐。熟知,此時遠離京城一寸,皇上等人的安全便會得到一分保障,否則待辰王大軍追來可真真是生死難料了。

  玉乾帝將張嵐的神色看在眼中,深知他此時思慮周全正確,心頭則也沒有半絲怒意,隻是有些事情,在宮中時他並未來得及對太後明說,自然是要趁此時說清楚。

  “停車吧,讓皇後與德妃先行去後麵的馬車歇會,朕有事與太後深談。”玉乾帝在放下車簾時說出這句話來,不但讓張嵐聽到,亦是在說給皇後與德妃聽。

  果真,聽到玉乾帝的命令後,皇後恬靜的神色中劃過一絲難堪,而德妃本就帶有薄慍的臉上已是開始泛起怒意,奈何此時玉乾帝看似冷靜實則陰沉,讓二人心頭均是有些害怕,便也不敢出言反對。

  “停!”暗夜中,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大軍立即停下腳步。

  皇後帶著瑤公主,領著德妃出了馬車,在幾名禁衛軍的護衛下走向後麵的馬車。待她們重新坐好,整個隊伍這才重新往前前進。

  “皇上現在可以說了吧。”馬車內僅剩太後與玉乾帝,太後儀容雖有些狼狽,但眼底神色卻是爍爍有神,雙目緊盯著玉乾帝,等著皇帝開口回答自己方才的問話。

  玉乾帝的雙目亦是轉向了太後,見太後眼底隱藏著極深的疑惑不解,玉乾帝心中便有了數,隻是出聲詢問,“母後對楚家了解多少?”

  聞言,太後眉頭猛地皺了下,卻依舊保持著高貴的神情,淡漠地開口,“自是了解甚深,否則豈會告知皇上這條逃生的道路?”

  一聲幾不可聞的譏笑頓時在馬車內響起,惹得太後眼底劃過一抹怒意,而玉乾帝嘴邊的譏諷之色卻又在瞬間消散無蹤,一時間馬車內氣氛尷尬。

  “母後,如今這樣的境況下,母後與朕的榮辱早已綁在了一起,咱們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朕今日詢問母後的種種問題,並非存心讓母後為難難堪,隻是希望我們能夠誠摯交心,這樣才能夠戰勝所有人,一如當年朕登上皇位時與母妃的母子情份。”半晌,玉乾帝緩緩開口,他並未與太後就方才的問題爭鋒相對,隻是用頗為無奈的口氣陳述他們如今的狀況,也用懷念珍惜的口氣勾起太後往日的記憶。

  這樣的招數,若是用在旁人身上或許不會有效果,但用在太後的身上,卻是絕對奏效的。

  太後養尊處優這麽多年,俯視西楚天下這麽多年,將江沐辰與元德太妃母子踩在腳下這麽多年,豈會甘願將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太後之位讓給她最恨的元德太妃?況且,她與元德太妃之間早已是水火不容,即便她願意放過元德太妃,隻怕對方也定不會放過她。

  思及此,太後的心思幾次翻騰,幾番計量,又抬眸看向玉乾帝,見皇帝的眼中含著當年身為皇子時的誠摯孝順目光,太後隱於衣袖下的拳頭鬆了幾分的力道,這才帶著一絲悵然地開口,“本宮何嚐不希望皇上永坐皇位?皇上方才所說種種,本宮心中又何嚐不知?如今我們與辰王母子已是不是他們死便是我們亡的地步,本宮自然是會協助皇上搶回被江沐辰奪去的皇位,在這一點上,本宮與皇上的心思是一樣的。隻是,不知皇上為何又突然提及楚家?難不成楚家也起了不臣之心?”

  太後亦是精明之人,玉乾帝方才所說的每一句每一字,太後均是在腹中嚼爛後,這才開口說出,話中既是讓玉乾帝明白她如今的立場,又巧妙的試探著玉乾帝的心思,不得不說心思巧妙。

  且對於太後而言,放棄玉乾帝而去扶持其他人登上皇位,倒不如依舊支持玉乾帝。至少二人之間有著名義上的母子情分,且如今玉乾帝依舊需要依靠楚家和曲家,遠比扶持其他不受她控製的皇室子弟來得可靠。

  玉乾帝見太後立場堅定,一顆半浮在空中的心終於落地,這才慎重地分析著眼前的局勢,“如今,元德太妃已在楚王妃的手中。”

  聽到這樣的一則消息,太後原本半斂的雙眸頓時睜大,夾雜著不可置信地光芒,直直地盯著玉乾帝,臉上猶自浮現一抹譏笑,“此話當真?”

  “千真萬確!”玉乾帝將太後一連串的反應看在眼中,隨即慎重地點了點頭,繼而說道:“母後還記得前不久,朕曾前去鳳翔宮詢問寶藏一事嗎?母後不還令瞿公公暗自探查此事嗎?”

  見玉乾帝戳破自己背後所做的一切,太後心頭暗惱,臉上卻沒有再泄漏半點心思,隻皺眉反問,“皇上是懷疑,此事與楚家有關?”

  “有沒有關係,恐怕隻有楚南山楚飛揚甚至雲千夢心中有數。隻是朕心中疑惑不已,便派人從當時開始便盯住了楚王府與楚相府。卻不想此次元德太妃不顧體統前去楚相府挑事,竟將她自己搭了進去。不但沒有在辰王動手之前解決雲千夢,居然被雲千夢反將一軍擄獲成為人質,這對於元德太妃而言,可真是奇恥大辱。”玉乾帝嘴角劃過一抹冷嘲,接著往下說道:“朕也是從那時起,得知楚南山手中竟還留著這麽一條逃生的山路。”

  隻不過,玉乾帝自知身邊隻有五萬人馬,萬不可冒冒失失地便跟在楚南山等人之後逃出京城。

  在密室中耐心地等候了大半宿的時間,直到外麵的侍衛稟報楚南山與雲千夢已經順利地離開京城,玉乾帝這才肯定這條山路的安全。

  可這話落在太後的耳中,卻引起她的不解,但見她眉宇間泛著疑惑地看向玉乾帝,淡漠地開口,“看來皇上早已做好了準備,本宮告訴你這條山路之舉,可真真是多此一舉了。”

  玉乾帝並不在意地淡然一笑,“母後多慮了。母後將這件事情告知朕,也是一心為朕,朕的心中感激不已,自然會更加尊重母後。今日朕將此事告知母後,一則是因為在楚南山的心中隻怕君臣情分早已疏淡,否則豈能不尋找朕的下落而隻帶走自己的孫媳?二則便是……”

  說到此處,玉乾帝聲音漸小,更是謹慎地掀起車簾往外看了看,見距離馬車最近的是自己的心腹張嵐,這才小心地坐到太後的身邊,在太後的耳邊極其小聲地說了幾句話。

  “什麽?你的意思是……”饒是太後方才端莊穩重,在聽完玉乾帝的話後也是滿麵震驚,更是拿滿是質疑的眼神直盯著玉乾帝。

  可玉乾帝此時麵色肅穆,眼底隱隱帶著一絲殺氣,在太後看向他時,慎重地對太後點了點頭,這才開口,“朕經過暗查,這件事情已經是**不離十了。奈何,如今咱們手上兵力有限,即便是保護皇室,這堪堪五萬人馬也是緊張不已,更不要說與海全江沐辰的大軍爭奪西楚天下。因此,楚家暫時是不能動的。可是,咱們卻斷斷不能斷了與楚家的聯係……”

  剩下的話,玉乾帝並未說出口,可太後卻已經意會了他話中的意思,不由得點了下頭,隻是太後的神色依舊有些恍惚,仿若還不能接受方才從玉乾帝口中聽到的那則消息。

  “如此,咱們分開行動,辛苦母妃先行前去那山穀與楚王妃碰麵。朕自當前去東大營與楚飛揚見麵。”見太後已是同意了他的做法,玉乾帝這才說出自己的要求。

  聞言,太後眼簾漸漸垂下,心思卻是輾轉了幾番,突然猛地抬起雙眼,眼眸中夾帶著極濃的擔憂開口,“不可,本宮與皇上既是母子,又豈能分開行動?讓一部分禁衛軍護送皇後等人前去山穀,本宮陪著皇上前往東大營。就這般說定了,否則本宮是不會放皇上獨自去冒險的。”

  見太後態度強硬,玉乾帝心下細細地思量了片刻,卻是同意了太後的提議,隨即對車外的張嵐低聲吩咐各種事項。

  大軍行至三岔路口時緩緩停下,張嵐根據玉乾帝的吩咐,將禁衛軍一分為二,自己率領一隊輕騎護送玉乾帝與太後趕往城郊東大營,而絕大部分禁衛軍則轉向另一條更為狹窄的山路……

  城郊東大營。

  天色蒙蒙亮時,楚飛揚與楚南山在視察完韓少勉率領的五萬軍隊的狀態後,這才啟程各自前往城郊東西大營。

  而此時,東大營的主帥營帳外,竟站滿了楚飛揚手下的將領。

  “參見王爺。”眾人聽到馬蹄聲紛紛回頭,當看到是楚飛揚與楚南山時,所有人沉重的臉上頓時顯出高興的表情。

  “出了何事?”楚飛揚端坐馬背,目光卻已越過眾人看向營帳。

  隻見此時的營帳內燭火通明,而裏麵則站立著無數人影,隱隱還有怒斥聲從營帳內傳出。

  看此情況,楚飛揚清亮的黑眸中劃過一絲了然,薄唇輕輕抿緊,立即返身下了馬背,朝營帳走去。

  “王爺,皇上半夜時分竟領著朝中所有文武大臣前來東大營,要求卑職等人立即朝京城發起進攻。”孟濤一個箭步走上前,低聲對楚飛揚稟報著所有的事情。隻是孟濤在敘述事情的過程中,眉頭卻始終是緊皺的,想必心中定是對玉乾帝的作法十分不滿。

  盡管玉乾帝是當今聖上,可掌管帥印的卻是楚王。能夠指揮東西兩座大營的除了楚王別無他人。

  可玉乾帝一到營地便開始要求他們全體待命,準備進攻京城,這與王爺之前的安排是截然相反的。

  見孟濤打開話匣,其餘將領也紛紛上前稟報此事,均是不讚同玉乾帝的作法。

  楚飛揚抬起右手,隻見方才還爭先開口的眾人立即閉上了嘴。

  而楚飛揚的右手則落在孟濤的肩上,用力拍了拍他的肩頭,淺笑道:“辛苦大家了,傳本王的命,讓大家盡數回自己的營帳好生休息。”

  語畢,便見楚飛揚大步朝著自己的營帳走去。

  “微臣楚飛揚參見皇上。”停步於大帳外,楚飛揚朗聲開口。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