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99節

  “好大膽的狗奴才,連本宮的路也敢擋,不想活了?”正在此時,馬車內傳來一道極其冷寒的聲音,帶著天生高高在上的疏離與威嚴,讓此時的氣氛一瞬間降入穀底。

  洪管家見元德太妃出聲,便知今日定是有一場硬仗要打了,洪管家立即警惕起來,麵上卻依舊含著淺淺淡笑,恭敬地對著馬車內的人開口,“太妃嚴重了,奴才自是不敢擋了王妃的路。隻是我家王妃今日身子確實不好,還請太妃諒解。”

  “哼,本宮又不是沒有生產過,你竟拿此事來搪塞,不想活了。來人,撞開楚相府的大門,本宮倒要看看,一個罪臣之妻何來這般大的架子!”殊不知,元德太妃絲毫不給洪管家解釋的機會,訓斥完擋在楚相府門口的眾人,隨即便下命令隨來的侍衛強行闖入楚相府。

  “慢著!”卻不想,洪管家卻不是被嚇唬著長大的,此時見元德太妃是吃了秤砣鐵了心要硬闖,洪管家隨即一聲大喝,原本守在府內的侍衛頓時湧出不少站在洪管家的身後。

  隻見洪管家再次往前踏進一步,冷笑道:“太妃,這是楚王府邸,裏麵住著的是楚王妃。依著玉乾帝的旨意,這楚王可是尊貴無比,即便今日辰王謀權篡位想要誣陷我家王爺,可天理昭昭,百姓雙眼都是雪亮的,太妃光天化日之下便硬闖功臣之家,難道就不怕百姓非議?太妃連一介懷孕的婦人都不放過,將來就算能夠母儀天下,隻怕也隻是一個笑柄!更何況,辰王的皇位來得不明不白,早就引起天下百姓的猜忌!”

  紋風不動的車簾,在洪管家說出這番頂撞的話後,被裏麵的元德太妃用力掀開,隻見元德太妃滿麵怒容的踏出馬車,指著麵前楚相府的一幹侍衛怒道:“好大的膽子,居然敢當著本宮的麵議論朝中大事。你別忘了,玉乾帝早已駕崩,如今是辰王繼位為德夕帝,爾等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攔本宮的架,本宮定當讓你們死無全屍!”

  “我看誰敢硬闖!”洪管家奉命保護雲千夢的安全,自然是不能放別有用心的元德太妃入內,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既然你們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不要怪本宮!來人,給本宮殺進去,膽敢擋路者,格殺勿論。”元德太妃怒極而笑,隨即咬牙切齒地開口。

  元德太妃身邊的侍衛二話不說便舉劍朝著洪管家等人殺去,他們均是元德太妃培養多年的侍衛,武功自是不在話下。

  而洪管家則是退至後麵,原本立於他身後的侍衛則是紛紛上前,與元德太妃的人拚殺了起來,他們均是楚飛揚留給雲千夢,自然個個都是高手。

  一時間,雙方僵持不下,可元德太妃的人數卻占了優勢,那些已經成功突破相府侍衛的辰王府侍衛立即打開了楚相府的大門,迎著元德太妃踏進楚相府……

  “王妃,元德太妃闖進來了。”攔不住帶人硬闖的元德太妃,上官嬤嬤得到小廝的稟報,隻能抄小路先行來到夢馨小築通知雲千夢。

  “嬤嬤莫急,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咱們不用懼怕於她。”雲千夢輕拍了拍上官嬤嬤的手,冷然的目光射向已經疾步走進院子的元德太妃。

  方才京城響起急報聲,宣稱玉乾帝暴斃,讓位於辰王,辰王已於大殿取出玉乾帝密封聖旨,當場讓百官驗證後,取得玉璽,擇日登基。

  而辰王上位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把楚王海王定為叛賊,將舉全國之力圍剿殺之。

  好個江沐辰,果真是心狠手辣,不但散播謠言,更是偽造聖旨。那大殿上站著的大臣,可都是辰王的心腹,自然是偏袒辰王,為他說話。

  原本這些均與自己無關,可江沐辰把自己的夫君定為叛賊,雲千夢自然是咽不下這口氣。

  如今元德太妃這般囂張硬闖楚相府,想必當真是把自己當作太後了。

  隻見雲千夢清澈的眼底浮現一抹輕藐譏笑,看著走到自己麵前的元德太妃,冷漠道:“太妃不是在皇陵嗎?怎麽會出現在楚相府?難道是仗著玉乾帝不在宮中,便抗旨逃離皇陵吧。”

  雲千夢決口不提德夕皇帝,卻偏偏說著玉乾帝,惹得元德太妃心頭湧上一陣怒意。隻是想起往日雲千夢伶牙俐齒的模樣,卻暫時忍住怒意,指著被侍衛押上來的洪管家,怒道:“好個楚王、好個楚王妃,本宮好心來探望於你,你竟縱使府中惡奴傷害本宮。而楚王作為世襲的親王,府中竟養了這麽許多超出編製的侍衛,如同謀反。本宮今日就替天行道,殺了你們這群亂臣賊子。”

  雲千夢順著元德太妃手指的方向看去,見兩名侍衛押著洪管家,而洪管家的脖子上則是架著一把明晃晃的長劍,隻見雲千夢目色一沉,心底漸漸浮上一抹怒意,臉上卻是笑如蓮花,淡淡開口,“太妃帶著侍衛硬闖我相府,欺我夫君不在,欺我弱質女流,現在反倒誣陷我楚相府,端的是好計謀。如今天下,誰人不知辰王趁著楚王出城討伐亂賊海王之際鎖城逼宮,更是書寫假聖旨意圖模範,太妃卻在本妃的麵前惺惺作態,是以混淆視聽,當真是可恥!”

  “雲千夢,你含血噴人!遺詔乃玉乾帝親筆所書,玉乾帝暴斃也是人盡皆知的事情,你楚相府為了躲避皇上追究,竟這般顛倒是非,真正可恥的,是你楚相府吧!”元德太妃怒道,看向雲千夢的目光中如淬了劇毒的蛇眼,讓人不寒而栗。

  雲千夢卻是不怒不驚,雙手工整地疊放在腹部,小心地護著自己的肚子,這才接話,“是嗎?玉乾帝暴斃?既然是暴斃,消息又是從宮中傳出的,那說明玉乾帝是在宮中駕崩。本妃請問太妃,玉乾帝的屍首呢?俗話說,生要見人、死要見屍,想必宮中找不到玉乾帝與各宮娘娘的屍首吧!那聖旨,知曉請熟知玉乾帝筆跡之人代筆,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太妃,請您解釋下方才本妃所提出的這些疑點。況且,太妃在皇陵身受重傷,昏迷數日,怎麽今日竟這般盛氣淩人地闖入我楚相府,想必這些日子以來,太妃在皇陵假裝的也很辛苦吧。”

  雲千夢嘴角含著譏諷之笑,口氣卻帶著雲淡風輕地反問著元德太妃。

  “你……”被雲千夢一陣搶白,元德太妃臉上驚怒交加,一陣青一陣白,唯有那射向雲千夢的雙目依舊含著天大的恨意。而雲千夢這般戳穿她的行徑,更是讓元德太妃下定了決心,此女不除,即便將來被辰兒收為皇妃,隻怕也與自己不對頭,倒不如早早的收拾了,免得將來後患無窮。

  思及此,元德太妃想也不想便朝著雲千夢的臉頰揮出自己的右手……

  雲千夢早已做好了完全的準備,更是不會吃這個虧,莫說現如今她懷有身孕,即便是平日裏亦不會平白無故讓人掌嘴。

  隻瞧見雲千夢一個輕鬆的側身,瞬間閃過了元德太妃的掌風,亭亭玉立地站立於正屋的門前,麵帶譏笑地看著滿麵漲紅的元德太妃,緩緩開口,“太妃可是後宮嬪妃的表率,豈能動手打人?更何況,本妃行為舉止可沒有觸犯宮規,太妃豈能動用私刑?”

  元德太妃因沒有打到雲千夢,早已是麵上無光,此刻又聽雲千夢的奚落,更是眼露凶光,二話不說便朝身後揮手,數百侍衛瞬間湧進夢馨小築。

  看到這樣的架勢,喬影身影快速地擋在雲千夢的身前,手中長劍早已出竅,冷目死盯著麵前的元德太妃,恨不能將此人碎屍萬段。

  雲千夢的表情卻如古井般無波,隻是閃現冷芒的眼底,則深深浮現出對元德太妃的藐視。

  元德太妃當真是心急了,以為辰王自行稱帝,這西楚天下就是她元德太妃的了?

  殊不知,此時京城中危機四伏,到處都有人想逮住辰王府的女眷,以期換得自己逃生的機會。

  而元德太妃卻急於解決自己,以至於亂了陣腳,居然自動送上門來。

  元德太妃見雲千夢麵不改色,又瞧雲千夢嘴邊泛起一抹詭異的笑容,粉嫩的菱唇竟是輕輕吐出兩個字,“放箭。”

  ‘嗖嗖嗖……’

  一時間,鋪天蓋地的箭雨從上往下射向院內的侍衛,辰王府的侍衛還未來得及反抗尖叫便已倒在了地上,漫天的血腥味直直衝向雲霄,聞之讓人欲嘔。除去元德太妃此時依舊安然地立於院內便隻剩方才被押著的洪管家沒有受到箭矢的傷害。

  看到這一幕的元德太妃麵色煞白,抬頭看去,隻見夢馨小築的四周早已是圍滿了楚相府的侍衛。元德太妃終於意識到自己的疏忽與心急,想拔腿逃離,可脖子上卻已架上了一把冰涼刺骨的匕首。

  “太妃既然來了,又何必著急離開?本妃還沒有找太妃清算辰王誣陷我夫君的事情呢。”雲千夢手持匕首立於元德太妃的身後,眼底的冷意讓人心寒,臉上的冰霜足以傳達出她心頭的怒意。

  “雲千夢,你敢傷了本宮,皇上不會饒了你的。”盡管心中害怕,可元德太妃依舊麵含玄冰,高高在上的口氣讓人聽之不爽。

  雲千夢貼近元德太妃的耳邊,聲音輕柔地吐詞,“哦?是嗎?辰王不會饒了我。那豈不正好,本妃也可與辰王算一算總賬。太妃,您別發抖呀,您不是很硬氣嗎?你可知,無辜的百姓在麵臨戰爭死亡時是怎樣的心情,隻怕比您現在還要恐懼幾萬倍吧。”

  “雲千夢,你不要命了,本宮定要皇上滅你九族!”元德太妃尖聲尖叫起來,可脖子上的肌膚觸及到那冰冷的匕首,卻讓素來冷靜的元德太妃失去了冷靜。

  “皇上?真是可笑,這種不顧他人死活之人也配稱皇上?太妃,本妃現在心情十分不好,你若是再多話,本妃不敢保證這匕首是不是會割破你的咽喉。”雲千夢聲音冷寒地反擊。

  語畢,她手上的力道卻在漸漸加重,隻見鋒利地匕首已割破了元德太妃細嫩的肌膚,鮮紅的血液從她的脖頸一路流到衣襟,染紅了淡金色的衣襟。

  “丫頭別惱。”這時,從上往下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眾人抬頭看去,卻見楚南山領著侍衛從屋頂飛身下來。

  “爺爺。”見到楚南山,雲千夢麵現詫異之色。不是說辰王堵住了所有道路嗎?為何爺爺會出現在相府中?

  “楚南山,你看看你的孫……”元德太妃的心頭更是憤怒不已,正要開口謾罵雲千夢。

  楚南山竟快速揮出手刀,用力地劈向元德太妃的肩頸處,隻見元德太妃的身子瞬間一軟,倒在了地上。

  “來人,把她帶出城。”時間緊迫,楚南山立即對身後的侍衛下著一道道的指令。

  而他身後的侍衛亦是極快地出現在元德太妃的身邊,攔腰把元德太妃抗在肩上,幾道身影立即消失在眾人的麵前。

  “丫頭,快隨爺爺離開。”楚南山細細地看了雲千夢一遍,見她毫發無傷,這才放下一顆懸著的心。

  ☆、第三百三十二章 夫妻團聚

  眾人均是抬頭看著楚南山從天而降,紛紛麵露詫異與驚喜,不由得盡數跪倒在地行禮道:“參見老王爺。”

  “都起來吧。”楚南山快人快語,此時見雲千夢不但毫發無傷,更是很好的保護好她自己,楚南山提著一日一夜的心終究是放了下來。他向飛揚打包票定會帶回夢兒,若是食言,隻怕此生均是再無顏見飛揚了。

  “喬影,快扶著夢兒前去偏門小巷中,焦大已經在外邊等候,咱們立即啟程。”冷目掃了眼夢馨小築內遍地的辰王府侍衛屍首,楚南山身上隱約地散出一股怒意與殺氣,隻是如今時間緊迫,容不得楚南山殺進皇宮,隻能命自己的侍衛領著楚相府眾人盡速地撤退。

  喬影負責保護雲千夢,小心翼翼地扶著雲千夢快步走出夢馨小築。留下一幹丫頭婆子將早已藏好的包袱取出來,小跑著跟在侍衛的身後出了楚相府。

  回頭看了眼跟在後麵的楚南山,雲千夢心頭浮上無數問題,卻也知時間緊迫,容不得她提問,便在喬影的攙扶下,極其快速地出了楚相府的偏門。果真見焦大駕著一輛堅固卻毫不顯眼的馬車候在外麵,幾人立即坐進馬車內。

  待雲千夢坐穩了,眾人隻聽見車外的馬匹嘶吼一聲,馬車便疾奔了起來……

  辰王府。

  “奴才參見皇上。”京城內外早已知曉辰王稱帝一事,辰王府管家見當今聖上回來,立即上前行跪拜大禮。

  “太妃回王府了嗎?”江沐辰冷聲詢問跪在麵前的管家。昨夜自己忙著逼宮一事,隻讓侍衛護送元德太妃回王府,這才開口詢問管家。

  聞言,管家眼中頓顯焦慮,可麵對當今皇上,他也隻能說實話,“回皇上,太妃方才領著數百侍衛去了楚相府,還未回來。”

  “什麽?”江沐辰心頭大驚,不禁失態輕呼,正要轉身離開,卻被緊跟在身旁的曲炎給攔住。

  隻見曲炎麵色鎮定,但那半垂的眼眸中卻折射出點點寒光,抱拳躬身恭敬地開口,“皇上,太妃此行定是大有深意,且如今楚相府中皆是婦孺,皇上自當避開。”

  曲炎此言說得大義凜然,滿麵均是一副忠貞不二的表情,措詞間均是為德夕帝著想的拳拳忠心,當真是一副忠臣的模樣。

  可這對於熟知曲炎與雲千夢過節的江沐辰而言,卻隻是一個笑話。

  江沐辰斂去臉上的焦急,麵色微沉,雙目似鐵般射出雪芒,冷聲譏笑道:“你當朕不知你的心思?”

  被江沐辰當中戳穿心思,曲炎心頭微顫,可臉上神色依舊,絲毫不見半點動搖,更是撩起朝服前擺跪於江沐辰的麵前,痛心疾首道:“皇上雖地先帝遺詔繼承這西楚江山,可畢竟還未行正式的登基大典,豈能在這當口鬧出不好的傳聞?可太妃卻不同,太妃將來母儀天下,這朝中百官的女眷均受太後管製,皇上不如交給太妃,這樣也不必落人口實。”

  最重要的一點,便是元德太妃並不喜歡雲千夢。德夕帝為雲千夢所做的事情,早已讓元德太妃不可忍受,如今太妃要除掉雲千夢,對眾人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情。更何況,由元德太妃出手,也免去他們這些臣子與德夕帝之間的正麵衝突,這對於景清將來入宮也是件好事。

  思及此,曲炎跪在地上的身子便越發沉重,絲毫不肯讓步。

  那些跟在江沐辰身後的武將見之,也紛紛效仿曲炎跪在江沐辰腳邊,懇求道:“皇上,楚王叛亂,楚王妃作為亂臣之妻,自是要同樣待之。太妃出手,則是再合適不過,也好讓楚王明白這天下是由誰主沉浮的!”

  這些武將均不是傻子,在剛剛見識了皇宮的奢華與將來成為京官的威風後,首先想到的便是用怎樣的手段讓皇上永遠看重自己。

  而古往今來,除去盡心盡力為皇帝賣命之外,便隻剩聯姻這一招。

  奈何德夕帝與楚王夫婦之間的糾纏卻讓人頭疼,若將來德夕帝將楚王妃納入後宮,隻怕他們的女兒便再無立足之地,倒不如借元德太妃的手除去這楚王妃,也不會傷了君臣之間的情分。

  如此一想,眾臣均是認為曲炎此時勸解德夕帝是極對的行為,紛紛效仿,唯願德夕帝能夠回頭是岸,莫要牽扯到婦人之間的事情中。

  江沐辰冷眼瞧著跟隨自己多年的部下,雖知他們中不乏真心相勸者,可也有不少心存別樣的心思,淡然冷笑,江沐辰陰沉吐出一句話,“若再有擋路者,當與謀反同罪!”

  語畢,江沐辰收回視線,轉身跑下台階,牽過自己的坐騎翻身坐上去,策馬揚鞭朝著楚相府奔去。

  “皇上……”後麵的一群武將見狀,麵上頓時浮現焦色,紛紛扯開嗓子大呼,卻依舊盼不回江沐辰的回頭。

  即便不是為了皇帝的顏麵,如今江沐辰身份尊貴,可是受不得半點傷害啊。萬一有一個好歹,讓海王楚王甚至是玉乾帝反撲,那最先倒黴的便是他們這群跟隨者。

  眾人二話不說,快速地上了馬背,跟隨江沐辰身影而去。

  曲炎滿麵陰冷地站起身,心思卻早已是轉了千回,隨即便見他整頓好臉上的神色,收起眼底極大的失望,隨著眾人騎上馬背,跟隨在江沐辰的身後奔向楚相府。

  一陣疾奔,馬蹄還未停穩,江沐辰已跳下馬背,手持馬鞭衝向楚相府。

  楚相府的門口橫屍著數十名楚相府侍衛以及元德太妃侍衛的屍首,此時楚相府大門禁閉,門房處連個小廝也不見,血腥味伴隨著陰森森的氣氛讓人心生不好的感覺。

  看著麵前莊嚴肅穆卻又寂靜如夜的楚相府,江沐辰方才縈繞在胸間的焦急漸漸淡去,眼底冷漠的眼神中射出點點精光,將楚相府外麵靜靜地打量了一番,這才叫來雖未將相府大門撞開,他倒要看看如今如甕中鱉的雲千夢還能玩出怎樣的把戲。

  ‘哄……’結實的相府大門在木樁的強烈撞擊之下應聲而開……

  江沐辰卻是謹慎地沒有立即踏入楚相府,那雙含著陰寒冷芒的眸子直直地射向楚相府,卻見裏麵竟無一人。即便大門被人撞開,居然也無人出來指責,其中所含的詭異氣氛頓時讓江沐辰皺起了眉頭,繼而對身旁的侍衛使了個眼色,讓其帶領一隊城防軍先行進府。

  那侍衛領命,招手讓身後的城防軍跟上,隨即小心踏足楚相府,隻是在繞足了楚相府的前廳後,卻發現府內空無一人,讓人疑惑不已,那侍衛便快步跑出相府,半跪在江沐辰麵前稟報,“回皇上,楚相府前院一切正常,隻是不見任何人影。”

  聞言,江沐辰眉間的褶皺越發明顯,心底卻早已是翻出無數的揣測,要麽是雲千夢捉住了母妃,隨後集中了楚相府所有的侍衛將夢馨小築保護了起來。要麽便是楚相府的侍衛護著雲千夢逃去輔國公府或者雲相府避難。

  隻是,後一條猜測卻是不成立的,方才自己前來的這一路上並未接到城防軍察覺楚相府女眷逃跑的稟報。且雲千夢素來有膽有謀,也斷不會做出連累他人的事情,那麽極有可能,此時人盡數藏在夢馨小築。

  “稟皇上。”而這時,一名城防軍慌慌張張地自楚相府內跑了出來,還未跪下便已開口,“皇上,卑職在夢馨小築內發現屍首……”

  一陣勁風刮過眾人的身旁,那城防軍的話還未說完,江沐辰的身影已經衝進了楚相府……

  “快,保護皇上……”幾名武將心頭大急,怒瞪那冒冒失失的城防軍,隨即眾人提劍緊跟上江沐辰的腳步,將他護在中間,以防楚相府內有暗器射出。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