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98節

  辰王府中。

  元德太妃已回到了辰王府中,此時正斜躺在軟榻上歇息。

  對於這一日一夜間京城發生的一切事情,元德太妃均是冷漠以待,絲毫沒有因為外麵百姓的受苦受難而心存不忍,徑自閉目躺在軟榻上靜靜地養神。

  蔣嬤嬤守在外間,細心地為元德太妃準備著茶點,這些日子太妃在皇陵真是受苦了。

  雖說是配合王爺的計劃,可皇陵中整日隻能吃些青菜蘿卜,莫說是太妃,就算是普通人,隻怕也吃不消吧。

  蔣嬤嬤小心地將瓷盅中盛著的燕窩粥舀到碗中,打算放涼後給元德太妃端進去。

  “來人。”元德太妃淺眠過後,出聲輕喚蔣嬤嬤,自己則已從軟榻上坐起身,目色清冷地看著內室的一切。

  “太妃,奴婢在。”趕忙放下手中的事情,蔣嬤嬤快步走進內室,攙扶起元德太妃走到圓桌前,等候元德太妃的吩咐。

  “宮裏可有消息傳來?王爺是否已經抓到玉乾帝了?”冷然的眼眸中盡是一片得意,元德太妃此時心情十分痛快,憋屈了這麽多年,昨夜終於一雪前恥,怎能不讓她身心愉悅?

  隻是,卻不想在節骨眼上讓玉乾帝逃了,否則此時辰兒早已登上大寶,何必如此的大費周章?

  倒了一杯熱茶遞給元德太妃,蔣嬤嬤低聲回答著,“回太妃,還未抓到玉乾帝。王爺此時還在宮中,親自帶人搜查。”

  元德太妃接過茶盞,微冷的目光一掃冒著熱氣的茶水,眼底卻是劃過一抹恨意,繼而問道:“太後呢?”

  玉乾帝是辰王的事情,元德太妃最為關注的顯然是太後。兩人鬥了大半輩子,先是太後壓著她整整十八年,如今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一看太後落魄的樣子了。

  蔣嬤嬤豈會不明白元德太妃的心思?這麽多年對太後卑躬屈膝,元德太妃早已是滿腹怒意,如今有了翻盤的機會,自然是恨不得立即看到對方跪倒在她的麵前。

  “太後、皇後與玉乾帝一同消失了,連同昨夜在皇宮的大臣也沒了蹤影。太妃且放心,如今京城皇宮已盡數在王爺的手中,相信王爺定會揪出他們的。”蔣嬤嬤走到元德太妃的身後,輕柔地替她捏著肩頭,為她消除疲勞。

  可聽完此言,元德太妃心頭卻是閃過一絲懊惱。

  原本辰兒趁亂逼宮是絕佳的機會,隻消從玉乾帝手中拿過退位的詔書,辰兒登上皇位則就變成名正言順的事情。

  可不想竟生出這麽許多的枝節來,這麽多人居然憑空消失在皇宮,難道這些年玉乾帝為了防備辰兒,命人重新修建了地宮密道?

  更何況,登基一事宜早不宜遲,城外有海王的人虎視眈眈,又有楚王的二十萬人馬欲闖進來,若不盡早讓辰兒登上皇位,隻怕會夜長夢多啊。

  元德太妃目光微轉,低頭輕抿了一口清茶,開口問道:“城中所有的出入口均已掌控在辰兒的手中了?”

  “是,王爺早已命城防軍把控了所有的出入口,即便是一隻蚊子,也是飛不出去的,太妃請放寬心。且方才宮中傳來消息,說是王爺即將告知天下,玉乾帝暴斃而亡,留下聖旨讓辰王繼位。王爺已經改元德夕,並下旨捉拿海王楚王兩叛賊,以正國法。”蔣嬤嬤有些捉摸不透元德太妃的心思,卻是照實回答。

  可元德太妃卻在聽完蔣嬤嬤的稟報後,一雙雅致的秀眉頓時輕蹙了起來,眼底漸漸浮上一抹殺氣,正要開口,外麵卻傳來一道請安聲。

  “奴才參見太妃娘娘。”這時,太妃院外響起一道低沉穩重的聲音。

  元德太妃於蔣嬤嬤均已聽出這是辰王府管家的聲音,隻見蔣嬤嬤心頭有些不解地看向垂簾外,似是在思索此時管家前來太妃院的用意,難不成宮中又有消息傳來?

  元德太妃眼底亦是藏著淺淡的疑惑,隻見她隱下心中方才想起的事情,冷冽的目光淡掃蔣嬤嬤一眼,示意她出去看看出了何事。

  蔣嬤嬤會意,朝著元德太妃恭敬地福了福身,將手中端著的瓷碗擱在小桌上,這才折身掀簾走了出去。

  蔣嬤嬤走出正屋,見管家恭敬地立於院門口,便立即走上前,低聲開口,“太妃正在歇息,有什麽事情跟我說吧。”

  “如今老身想見太妃一麵,想不到竟比登天還難啊!”卻不想,一道蒼老卻滿含威信的身影緩緩走進蔣嬤嬤的眼簾。

  “奴婢見過老太君!”蔣嬤嬤心頭微微一驚,沒想到太妃剛剛回到辰王府,林老太君便找上門來,尤其此時見林老太君滿麵冷峻的模樣,想必定是有要事與太妃商量。

  如今真是德夕帝奪取天下最為重要的時刻,斷斷不能讓皇上與元家發生不愉快,免得屆時元家抽身事外。

  思及此,蔣嬤嬤立即放低身段,恭敬地對林老太君福了福身。隻是,蔣嬤嬤眉目間的坦然與不卑不亢卻絲毫沒有動搖,並未因為林老太君的盛氣淩人而跟著擺出自己的身份。

  見蔣嬤嬤這般識趣,林老太君臉上的寒意稍稍緩解了些,隻口氣依舊帶著一些怒意,精明的雙目往正屋的方向掃了一眼,隨即沉聲問著蔣嬤嬤,“聽聞太妃在皇陵受了重傷,老身這個做母親自然是要來看望的,不知太妃的傷勢如何?”

  語畢,便見林老太君領著身邊一名風韻猶存的中年美婦越過一旁的蔣嬤嬤,徑自往院內走去。

  蔣嬤嬤自是不好攔下元德太妃的母親,隻能快步走到林老太君的身旁,引著二人踏進正屋,自己則快速走進內室稟報。

  “太妃,老太君來了,還有……”蔣嬤嬤走進內室,卻見元德太妃已經起身,隻是身上的衣衫還未換上宮裝,胸口的位置尤能看到一抹淡淡地血漬。

  見元德太妃麵色微微發白,蔣嬤嬤立即走上前,小心地扶住她的身子,關切道:“太妃可是身子不適?”

  元德太妃卻是搖了搖頭,隔著門簾射向外屋的目光中帶著一絲冷忙,同時抬手示意蔣嬤嬤開口,隨即命令道:“既然母親來了,那就請她進來吧。”

  說著,元德太妃端莊地落座在圓桌旁,一手端起桌上的瓷碗,輕輕攪動裏麵的燕窩粥,等著林老太君的進來。

  安靜的內室響起一陣有節奏的拐杖點地聲,隨著門簾被掀起,林老太君一身雍容華貴地踏進內室,見元德太妃神色淡漠地端坐在內室,林老太君斂下心頭的怒意,微微福身朗聲道:“老身見過太妃。”

  而緊跟在林老太君身旁的中年美婦亦是跟著行禮,“見過太妃。”

  見自己的母親竟將元府的大夫人帶了過來,元德太妃放下手中的瓷碗,淡笑道:“母親與弟妹怎麽來了?都坐吧。”

  說著,元德太妃指著自己麵前的兩張圓凳示意林老太君與元夫人坐下,不等二人開口,緊接著又說道:“本宮剛剛回王府,還沒有來得及前去元府看望母親。京中這一兩日發生這許多的變化,不知母親可有受到驚嚇?”

  “多謝太妃關懷,府裏一切安好!如今王爺即將順遂先帝遺旨登上大寶,咱們元氏一門也算是苦盡甘來,娘娘也應當保重身體,日後母儀天下好輔助皇上啊。”林老太君淡淡地觀察著元德太妃的神色,見她今日有些寡淡,林老太君便多了一個心思,並未立即說出自己的來意。

  隻是,坐在林老太君身旁的元夫人卻是有些坐不住了,臉上眼中均是掛著極濃的擔憂,奈何此時此景沒有她說話的田地,她也隻能心中幹著急。

  元德太妃並未立即回答林老太君的恭維,隻是用眼神示意蔣嬤嬤為二人斟茶,隨即才緩緩說道:“母親的教誨,本宮記在心中。母親也請放心,隻消皇上的皇位坐得穩,元家自然會屹立不倒。”

  殊不知,元德太妃的這段保證,卻惹得林老太君眉頭緊皺,臉上一片慘淡之色,連連歎息三聲,與方才在院中的氣勢截然相反。

  “太妃美意,隻怕元家無福消受!”半晌,才見林老太君麵色為難地開口。

  元德太妃輕刮碗沿的手微微一頓,半垂的眼底浮現一抹冷光,口氣卻是帶著一絲誠懇之意,“母親此言何意?難不成母親以為本宮與皇上是過河拆橋之人?竟這般信不過本宮母子二人?”

  林老太君不想元德太妃竟這般裝糊塗,自己已經將話挑明到這個程度,她竟還揣著明白裝糊塗,一時間,林老太君心頭微怒,麵上卻依舊掛著濃重的擔憂,“太妃心中也知,海王大壽宴請京城所有世家大族的嫡子嫡女,卻不想這是一場鴻門宴。前去的嫡子嫡女盡數被扣留在海王府。就連慶舟與沁沁如今在成了人質!更何況,沁沁腹中懷著的可是元家的嫡孫,怎能不讓老身擔憂?”

  元德太妃見自己母親與元夫人擔憂不已的神色,眉頭微皺了下,卻是冷硬反問,“母親的意思是,讓皇上在此刻派兵前去陽明山將慶舟與沁沁二人救出來?母親可知陽明山是海王的老巢,那裏精兵環伺,就連禁衛軍烏統領如今也失去了蹤跡,我們又如何能冒險?更何況,這城外還有楚飛揚的幾十萬大軍虎視眈眈,您認為現在是營救慶舟的好時機嗎?”

  “難不成你讓老身眼睜睜地看著海全那逆賊殺了老身的嫡孫嗎?為了輔佐皇上登上皇位,難道就要犧牲我元家的子孫?”林老太君一掃臉上的愁苦,淩然地直射向元德太妃,眼底含著極重的怒意。

  而元德太妃亦是毫不示弱地回視林老太君,兩張極其相似的臉上均是漸漸浮上猙獰地冷漠之色,讓內室的氣氛一時間降入冰點。

  “有犧牲,才有成全。哥哥正值壯年,還可再生許多的子嗣!可這西楚的皇位卻永遠隻有一張,皇上已經與那皇位失之交臂過一次,這一次,本宮絕不允許任何人再阻攔皇上的腳步。”半晌,元德太妃臉上浮出一抹譏笑,隨即一字一頓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將心中地意思說了出來。

  口氣之強硬,態度之張狂,讓林老太君心頭大怒,聲音隨之微揚道:“這麽說,你是不打算理會慶舟與沁沁的死活了?”

  “母親何必如此,本宮何嚐願意看到自己的侄兒受苦?隻是,江山社稷與個人生死,自然是前者為重,還請母親分清才是。”元德太妃絲毫不讓步。

  元家的確是江沐辰堅強的後盾,將來江沐辰登基為帝,元家也將是輔國之臣。

  隻是,外戚的身份加上此等功勳,可以預見將來元家即將勢力龐大,元德太妃固然是元家的女兒,卻決不允許有人牽絆住自己兒子的前程腳步,更不會允許有人威脅自己的兒子。

  因此,從現在起,她既要借助元家的勢力,卻也要壓製元家,不能看其坐大,免得將來難以應對。

  “太妃可真是心係西楚江山啊!可太妃別忘了,這京中還有位楚王妃,皇上的心思可是很難琢磨的,難不成這楚王妃便會壞了事。相信與楚王妃相比,慶舟的事情隻怕是不堪一提了吧。”林老太君的雙眼也是毒辣的,江沐辰這一年多的所作所為早已被她看透,若非今日元德太妃執意不肯幫忙,她又豈會說出這樣的事情?

  “母親好手段,竟來威脅本宮了!”元德太妃雙目半眯,眼中射出點點寒光,壓迫地一旁的元夫人早已低下了頭,唯有林老太君始終與元德太妃對視。

  “不過,多謝母親的提醒,本宮自會處理好這件事情,來人,送老太君與元夫人出府。”卻不想,元德太妃壓根不吃這一套,隨即便命蔣嬤嬤將二人請了出去,絲毫不給二人再次辯解的機會。

  隻是,林老太君與元夫人方離開太妃院,元德太妃的臉色便冷寒了下來,隨即站起身,吩咐道:“替本宮更衣,準備馬車前去楚相府。”

  ☆、第三百三十一章 放箭射殺

  “太妃……”蔣嬤嬤眼底劃過詫異,不由得輕呼出聲,心中顯然已經明了元德太妃的用意。

  可王爺一早便有命令,辰王府眾人不得出府半步,這……

  “太妃,您身上還有傷,還是莫要走動奔波,免得傷口裂開,屆時王爺定會心疼的。更何況,京城雖被皇上掌控,但那些世家大族想必也有不少不服氣的,萬一他們想趁亂對太妃不利,太妃此番出行豈不是讓他人有可趁之機?”想著太妃院門口站著的十數名帶刀侍衛以及辰王府內外麵色肅穆的一縱城防軍,蔣嬤嬤隻覺頭疼。隻話裏行間卻又不能讓元德太妃察覺到辰王府如今的異樣,蔣嬤嬤隻能耐著性子勸解著。

  辰王早已知曉元德太妃看楚王妃不順眼,因此這才百般防著太妃對楚王妃不利。

  可對元德太妃而言,區區一個女子與兒子的江山相比,自然是沒有半點可比性。更何況,在很早以前,元德太妃對於德夕帝在麵對楚王妃時所表現出的優柔寡斷而心生不滿,自然是容不得楚王妃紅顏禍國。隻怕為了一個楚王妃,這對患難母子又將再起爭執。

  “本宮身邊侍衛無數,何以怕那些家丁小廝?”一道冷芒射向蔣嬤嬤,元德太妃挑出一件皇太妃朝服命蔣嬤嬤服侍著穿戴整齊,又用正紅口脂塗上略顯蒼白的雙唇,點綴出極好的氣色與莊嚴的氣勢,最後挑出一支鳳凰朝天的金簪別於發間,這才緩緩站起身。

  蔣嬤嬤被元德太妃銅鏡中的淩厲眼神一射,心頭微微發虛,隻能垂下眼眸,低聲開口,“太妃,俗話說得好,暗箭難防啊。若是這些世家大族聯手,咱們貿然出王府,豈不是讓皇上為難?如今城外海王搶占城池,楚王死守京城,皇上以一敵二定是辛苦不已,咱們……”

  元德太妃冷眸掃向蔣嬤嬤,精明如元德太妃,她不但了解辰王更了解蔣嬤嬤,見蔣嬤嬤這般吞吞吐吐外加阻攔自己離開太妃院,元德太妃已從她的話中猜出自己兒子下的命令。

  嘴邊泛起一抹冷笑,元德太妃譏諷道:“辰兒即便登上了皇位,本宮依舊是他的母妃,依舊是你的主子,你且別弄岔了!”

  聞言,蔣嬤嬤心頭一顫,撲通一聲跪在元德太妃的麵前,低頭不敢麵對元德太妃泛冷的容顏,隻能不斷磕頭表明自己的忠心,“奴婢對太妃絕無二心!請太妃明察!”

  一聲幾不可聞的歎息聲自蔣嬤嬤的頭頂傳來,隨即一道不似方才淩厲的聲音漸漸響起,“本宮知你擔憂什麽,也知道辰兒害怕什麽。可是,本宮豈能讓一個女子壞了辰兒的千秋大業?更何況,她不是普通的女子,那是進宮受過冊封的楚王正妃,是曾經詔告天下的楚王妃。辰兒就算是用武力讓那些世家大族臣服,卻不能殺了他們,否則將來辰兒繼承大統卻朝中無人,豈不是讓百姓議論新皇殘暴無德?可留著那些世家大族,他們之中又有幾個人沒有見過楚王妃?若辰兒與楚王妃糾纏在一起,豈不成了天下的笑柄?奪人之妻,百姓更會認為皇帝昏庸好色,豈會擁護辰兒?你說,孰是孰非,孰輕孰重,本宮該如何做?”

  蔣嬤嬤聽完元德太妃的解釋,心下早已了然,若是想要兩全其美,那隻能從楚王妃下手,在皇上將楚王妃保護在身邊之前下手,否則一切都晚了。

  元德太妃俯視著腳邊的蔣嬤嬤,見她思緒已經發生轉變,這才低聲下命,“讓我的人將院外擋路的盡數清除掉。”

  從辰兒的反應看來,他還沒有對楚王妃死心。他這般在乎雲千夢,便說明雲千夢越不能留在這個世上。

  自己可以為了讓兒子登上皇位吃盡苦頭,可絕不容許一個女子阻攔了兒子的前程。

  一個被玉乾帝賜婚的女子,一個被天下人孰知的女子,怎能夠再陪伴在辰王的身邊?這豈不是讓天下人嘲笑辰王?還如何讓他坐穩那張龍椅?

  蔣嬤嬤見元德太妃態度堅決,也知此事的確是王爺過分了,便隻能輕點了點頭,轉身出了內室。

  楚相府。

  發生海王辰王的事情之後,洪管家每日親自守在相府的門口,嚴防緊守小心小人的靠近。

  此時見遠處一縱成百上千的侍衛手持長劍護著一輛馬車朝著楚相府而來,那嚴謹有序的踏步聲震得青石路險險有裂開之勢,洪管家領著十幾名侍衛來到門房處,眯眼看著遠方氣勢洶洶而來的隊伍,心頭隱隱有些不安在擴散,隨即給一旁的小廝一個眼神。那小廝接到洪管家的眼色,立即會意地反身跑回相府內……

  待那些侍衛站定在楚相府的門口,洪管家這才沉聲問道:“來者何人?”

  語畢,洪管家細細打量著麵前這些侍衛的衣著,不是城防軍的衣著,不是禁衛軍的服飾,一時間倒是讓見多識廣的洪管家心中犯難,加上中間馬車亦是十分的普通,讓人猜不出來人的身份。

  “元德太妃前來探望楚王妃,爾等狗奴才還不大開相府大門接駕?”蔣嬤嬤自馬車內走出來,立即盛勢淩人地朝著洪管家一幹人等吼道。

  見是元德太妃身旁的蔣嬤嬤,洪管家便知那馬車內坐著的定是昨夜剛被辰王接回京城的元德太妃。

  頃刻間,洪管家眉頭不著痕跡地微皺了下,這才往前踏進一步,抱拳有禮道:“奴才參見太妃娘娘,奴才代我家王妃多謝太妃好意。隻是,我家王妃昨夜受了驚嚇,此時正在府中休息,實在是不便見太妃,還請太妃回去吧。”

  一番話,說得有理,卻又極其明白地將元德太妃阻擋在楚相府的大門口,讓其不得而入。

  聞言,蔣嬤嬤眼底燃起怒意,繼而怒道:“刁奴,也不看看今日前來的是誰?太妃乃是西靖帝皇妃,豈容小小楚相府放肆!你可別忘了,如今楚王乃是西楚叛賊,太妃乃是秉著往日與楚王妃的交情,這才前來探視,你等若是再擋住太妃的路,就地正法。”

  語畢,便見馬車旁的侍衛盡數拔出手中的長劍,一時間楚相府門口寒光四射,形勢極其嚴峻。

  而蔣嬤嬤眼底亦是浮現一抹殺氣,心底對太妃之前的擔憂有了更深刻的了解,這楚王妃的確足智多謀,就連楚相府的一個管事也這般難纏,若不除掉這些人,隻怕將來定會絆住皇上的腳步。

  “奴才這就不明白了,太妃是來探望我家王妃的,卻不知太妃的侍衛在楚相府門口亮劍是何道理?更何況,我們王爺是奉玉乾帝之命圍剿叛賊,怎麽到了蔣嬤嬤的口中竟這般顛倒是非?”有些話,洪管家自是聰明的點到為止。畢竟如今是辰王掌控了京城,若是太過逼迫元德太妃等人,隻怕吃虧的還是楚相府。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