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96

流匪盜匪,隻怕曲尚書這一路上不會太平。”

聞言,雲千夢靜默地點了點頭,將憂心藏於心頭,為歎口氣地緩緩開口,“這是可以預想的境況。那些心術不正的人,豈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隻是如今最重要的是解決海王辰王,那些小魚小蝦,隻能稍後再做處置。之前讓你留心的那人,如今可有動作了?”

說話間,雲千夢已經落座,端起麵前已經放至溫熱的湯,慢慢用銀勺攪拌著,清亮透徹的黑眸看著掀起漩渦的湯水,眼底一片平靜。

“回王妃,不曾!隻是卑職有些不解,留著她始終是個隱患,王妃為何不暗自處置了她?萬一她向……”說到此處,為擔心隔牆有耳,喬影便吞下了剩下的話語,單憑著雲千夢的聰慧,想必定也能夠猜到她話中的意思。

雲千夢則是繼續攪拌著手中的湯水,鎮定平靜的眼底隨著那旋轉的湯水仿若也掀起驚濤駭浪,但細看之下,卻又隻覺這一景色隻是浮於她的眼眸中,並未深入眼底,一切如鏡花水月,讓人看不清真假虛實。

隻見雲千夢輕抿的菱唇淡淡地勾出一抹淺笑,這才低聲開口,“我心裏也不解,為何她還不動手?原本她知曉玉乾帝等人藏身的地方,理應立即設法將消息傳出去,可如今過了這麽多天,她竟按兵不動,倒是讓我有些好奇她的用意。”

思及此,雲千夢修眉淡攏,隨即將手中的湯碗擱下,在盛夏之日本就沒有多大的胃口,如今事情又多,更是牽掛著她的心思,更加沒有用膳的心思。

“王妃好歹用些吧,想想肚子裏的孩子也該多吃些,莫要餓壞了孩子。”見雲千夢撂了碗筷,上官嬤嬤心頭焦急,立即拿起桌上的公筷,將雲千夢素日裏喜愛的菜肴夾入她的碗碟中,勸著雲千夢多食用些。

“海王府可有消息傳出?”曲妃卿等人作為人質被扣留在海全手中,即便知曉此時海王大軍節節獲勝還不至於對人質趕盡殺絕。可萬一海全吃了敗仗,那麽最危險的便是人質。

況且,如今楚飛揚出兵便是討伐海全江沐辰,難保海全不會利用曲妃卿等人對付楚飛揚,屆時楚飛揚隻怕是要陷入兩難之地了。

“陽明山如今固若金湯,暗衛隻探聽到海王已帶著海郡王離開海王府,至於人質的行蹤卻是無人知曉。就連太子也不知是死是活。”喬影細細說來,臉上一片凝重之色。

“太子是決計不會被留下活口的,即便此時僥幸活著,隻怕以海王的心計,也是容不得他的。現如今,我十分擔憂安兒與表姐的安危,你再派人出去,勢必要打探到她們被藏在何處。”夏侯安兒與曲妃卿終究是閨閣女子,何曾見過這樣的陣仗?況且她們二人身份特殊,最是利用的極好對象,想必海全也早有防備,將她們藏在不易被察覺的地方。

“是,王妃!”喬影見雲千夢眉宇間隱隱夾雜著一抹憂愁,立即應下返身步出木屋。

“王妃,這會子可以用些午膳了吧!您擔心曲小姐與公主,可自個的身子也要顧及啊,否則王爺在千裏之外也會擔憂的。”上官嬤嬤見縫插針,立即將一碗溫熱的粥放入雲千夢的手中,好說歹說地勸著雲千夢多用些。

“太後皇後那邊,這幾日可有什麽事情?讓洪管家告知大家藏好了,莫要讓禁衛軍發現咱們的人數,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雲千夢舀起半勺熱粥送入口中,依舊囑咐著上官嬤嬤。

“王妃放心吧,洪管家早已吩咐下去了。皇後這幾日倒是安靜,隻是太後卻每日均要去看望元德太妃,兩人言語間每每均是爭吵謾罵,實在是有失太後太妃的儀德。”為雲千夢夾了些小菜放入碗中,上官嬤嬤低聲稟報著,半垂的眼眸中折射出譏諷的淺笑。

“王妃,洪管家求見。”兩人正談著,便見迎夏掀開珠簾走了進來。

“請他進來吧。”吃了半碗粥,雲千夢便搖頭將粥碗交還給上官嬤嬤,遂拿起絲帕擦了擦嘴角囑咐迎夏。

迎夏點頭,隨即返身出了外室,將候在外麵的洪管家請了進來。

“奴才見過王妃。”洪管家一路小跑過來,頭上早已是沁出了一層熱汗,手中則緊緊捏著一封信件。

“出了何事?”雲千夢的目光早已轉向了那封信,心頭猛地一跳,似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王妃請看。”洪管家起身,恭敬地手中捏著的信件交給雲千夢,隨即立於一旁不再開口。

雲千夢接過那已經被汗水打濕的信件,淩厲的目光一覽上麵敘述的事情,眉頭猛地皺起,繼而抬起頭來看向洪管家,口氣堅定不移地開口,“容家雖是商賈之家,但陳老太君人品貴重,容雲鶴為人秉直,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這定是有人趁此機會陷害容家。”

洪管家見雲千夢口氣異常肯定,也跟著點了點頭,隨即開口,“江南傳來消息,說是當地百姓食用容家所發贈的糧食後,出現嘔吐等現象,更有數十名百姓喪命。隻怕此時彈劾的折子已經交到皇上的手上了。”

雲千夢細聽著洪管家的稟報,同時見手中已經看完的信件撕碎,順手丟入慕春端過來讓她淨手的銅盆中,讓碎片沉入水中。隨後站起身踱步到窗邊,看著外麵炎熱的驕陽,麵色沉靜不見半絲波瀾……

“王妃可是想去為容家求……”上官嬤嬤與洪管家互視一眼,上官嬤嬤跟著走到雲千夢的身後,低聲詢問。

而雲千夢卻隻是搖了搖頭,繼而緩緩開口道:“洪管家,讓人查清到底是何人陷害容家。在事情沒有水落石出之前,本妃是決計不會先行前去麵聖。”

自己若是貿然前去求情,便是坐實了容家的罪名,反倒是害了容雲鶴。

況且,若此事是玉乾帝著人故意陷害,自己此番送上門去,反倒是讓對方得逞用以要挾自己。如今丹書鐵券在身,雲千夢不得不多想,也不得不多做打算,否則讓人套出了這個秘密,莫說自己危險,隻怕也會連累與自己有關的所有人。

“是,王妃放心!”說著,洪管家便轉身離去。

“奴才見過楚王妃,皇上有要事請王妃。”隻是,還不等雲千夢鬆口氣,便見餘公公快步走到木屋前,隔著木窗開口邀請雲千夢前往帝後暫時居住的木屋。

“不知皇上有何事?本妃身子有些不適,隻怕不宜麵聖。”隔著目光,雲千夢看著餘公公皮笑肉不笑的臉,淡漠地開口。

隻見餘公公似是早已料到雲千夢會拒絕,臉上淺笑竟是半點不變,繼而快速地接口,“雲相方才前來穀中向皇上稟報如今朝中的重大事情,皇上體恤雲相與王妃父女許久不見,便命奴才前來請王妃,還請王妃快隨奴才前去,莫要讓皇上等久了。”

說著,餘公公領著身後的幾名禁衛軍便踏上木屋前的台階,似要硬闖進來。

殊不知,喬影離開前早已留下侍衛保護雲千夢,幾名侍衛見餘公公等人想要硬闖,便也毫不示弱地擋在了台階前方,半點也不肯退讓。

餘公公見狀,眼底浮上不滿之色,隨即反問,“王妃這是作何?”

雲千夢紋絲不動地立於窗邊,看著外麵的動靜,麵色絲毫不變,聽到餘公公的質問,極其冷靜地開口,“本妃身子不適,且臣婦與皇上之間本就應當避嫌,皇上皇恩浩蕩,不如勞請公公代為轉告皇上,讓父親前來臣婦暫居的木屋相聚,如何?”

語畢,雲千夢臉上便顯出一抹疲態之色,上官嬤嬤等人見之,立即扶著她坐回桌旁。

餘公公不想如今楚王妃氣勢這般強勢,眉頭微皺,心思幾番翻騰,終究是抓到了重點,隨即立於木屋外開口,“王妃還是隨老奴走一趟吧,皇上此番召王妃前去,自然還有其他的事情。”

“若是朝政大事,隻恨臣婦隻是一介女子,不能參與朝政為皇上分憂!若是後宮之事,此處有太後皇後,何時輪到本妃逞強?還是請公公回去吧!”殊不知,雲千夢軟硬不吃,兩句話便又駁回了餘公公的要求,惹得餘公公心頭直犯難,從未覺得這嬌嬌弱弱的楚王妃竟這般棘手難以相處。

☆、第三百四十二章

餘公公心思快速反轉幾回,斟酌片刻便又淺笑著開口,“王妃所言差異,如今天下大亂,皇上暫居這山穀中,一切事宜從簡,那些繁文縟節自然也是不必太過遵循。況且,楚王領兵在外為皇上效忠效命,皇上怎會眼看著雲相在穀中,而不讓王妃與雲相父女相見呢?還請王妃快些隨老奴前去麵聖,免得讓皇上等久了。”

說著,餘公公便領著身後的禁衛軍守在木屋外,這一次並未硬闖,而是打定主意始終守在外邊,直到雲千夢出來為止。

“王妃,他們實在是……”慕春見餘公公幾人竟不等王妃開口便自作主張地候在門外,心頭大為惱火,便要抬腳出去教訓幾人,卻被雲千夢攔住。

雲千夢將目光從窗外收回來,繼而讓迎夏為自己換了一襲淡青色的衣裙,頭上攢著一支玉簪與幾隻精致的珠花,便領著慕春與迎夏步出木屋。

屋外的餘公公見雲千夢出來,平靜的眼底不禁暗暗送了一口氣的模樣,立即躬身上前,有禮道:“王妃,請!”

雲千夢並未多話,隻淡淡地對餘公公點了點頭,便走在最前麵,朝著帝後的木屋走去。

遠遠望去,帝後的木屋附近重重圍著幾層禁衛軍,肅穆的氣氛讓外圍的人也不禁心生警惕與懼意,不敢放肆喧鬧。

而玉乾帝等人住進山穀這幾日來,雲千夢亦是有意與之保持距離,相互間倒也相安無事。若非今日出了容家的事情,雙方自然是會持續維持著表麵的平靜。可容家的事情一出,不管玉乾帝到底有何打算,隻怕再也不會裝聾作啞下去。

眼看著帝後的木屋越走越近,雲千夢不由得捏了捏手中的帕子,卻發現自己的手心竟是沁出了汗水來,不知是因為擔心容家的緣故,還是這外頭的日光太過強烈了些。

“請王妃稍等,容老奴進去稟報皇上。”不知不覺間已經來到木屋前,餘公公留下雲千夢一行人,先行走入屋內稟報。

不消半盞茶的時間,便聽到傳召的聲音傳出屋內,雲千夢平複心情,留下兩個丫頭獨自一人走了進去。

正屋的正中間,坐著一身龍袍、表情嚴肅的玉乾帝,而玉乾帝的右下首則站立著雲玄之。見雲千夢進來,雲玄之神色一如玉乾帝一般肅穆嚴謹,眼底並無半點父女之情。

雲千夢走上前,輕盈一拜,“臣婦見過皇上。”

“楚王妃有孕在身,起來吧。”玉乾帝聲音平緩,並未帶有多少淩厲。

“謝皇上!”雲千夢緩緩起身,這才微微側身,向雲玄之輕輕福身,“女兒見過父親。”

“王妃有禮了!”雲玄之立即朝雲千夢拱手,父女二人看似有禮實則淡漠。

雲千夢行完禮,便靜默地立於原地不再開口。雲玄之久未見自己的女兒,卻也並未表現出太過的關心與愛護,徑自立於玉乾帝的右下首淡然處之,一時間室內一片寂靜,徒留外麵的知了聲響徹滿山滿穀。

玉乾帝的目光自雲玄之與雲千夢的身上轉了幾圈,見這二人均沒有開口的意向,眼底劃過不似不滿,臉上卻是勾起一抹極淡的淺笑,溫和地開口,“雲相與王妃是父女,怎麽在朕的麵前竟也這般的生疏?莫不是朕在此處,讓你們父女二人無法共敘天倫?”

話雖如此,玉乾帝的身子卻是紋風不動地坐在原處,並未有半點離開的跡象。

雲千夢隻是半垂著容顏,將回答留給雲玄之,自己心中則是揣摩著玉乾帝今日將自己傳召過來的用意。且如今雲玄之往返京郊與山穀之間,短期內尚不會被人發覺,但若是長此以往,隻怕會暴露了行蹤,於楚相府一眾人等的安危實在是極大的隱患。

“微臣不敢有如此想法。”果然,雲玄之急於表現忠心,便立即開口回道:“皇恩浩蕩,能讓老臣看到王妃安好,微臣心中已是極其的放心。老臣對皇上的恩德感激不已,豈會有那樣的念頭。”

聞言,玉乾帝隻依舊淡淡地笑著,目光卻已是轉向始終沉默的雲千夢身上,較為溫和地開口,“不知楚王妃可有什麽想說的?雲相前來這山穀不易,若非有重大急事,你們父女隻怕也不能見上一麵。”

語畢,玉乾帝那雙閃著淺笑的眸子則緊盯著雲千夢,精銳的眼底含著凜冽的煞氣,將麵前的雲千夢盡數籠罩在其中,不放過雲千夢臉上一絲一毫的變化。

雲千夢隻覺一股排山倒海的氣勢朝著自己壓迫而來,藏於衣袖中的雙手微微一緊,臉上卻是端著平和淡然的表情,謙恭有禮道:“臣婦見父親安泰健康,懸著的心便落了地。真正的關心並不在話有多少,隻稍見上一麵便已明了。更何況,父親前來,定是有大事稟報皇上,臣婦豈能因為父女之情而耽擱了朝政大事。如今見父親身體健朗,臣婦便也放心了,臣婦告……”

說著,雲千夢便想行禮離開,卻不想竟被玉乾帝將話劫走……

“王妃不必急著回去,雲相今日所回之事,卻與王妃息息相關。王妃不如也聽一聽吧。”玉乾帝淺笑著開口,口氣平靜,隻眼中的神色卻越發的淩厲,帶著極重的窺測之意。

雲千夢隻能暫停行禮的動作,始終半低著螓首立於二人麵前,等著那二人再次開口。

玉乾帝見雲千夢始終寡言的模樣,便仰天長歎,徑自開口,“海王與辰王兵變,海王奪下西楚大半江山,辰王逼宮,迫使朕不得不離開皇宮,隻帶著一班大臣逃出京城,許多的事情尚未來得及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