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95節

  聞聲,江沐辰微微抬頭,看到宮樓上站著的夏吉,冷峻的眼底泛出一抹冷笑,沉聲開口,“今夜海王兵變,本王在皇陵聽聞此事憂心不已,立即趕回京城,前來保護皇上。可為何夏副統領百般阻止本王進宮?難道你想置皇上於危境之中?還是說你與海全勾結,想謀害皇上?”

  江沐辰一席反問,堵得夏吉心頭窩火不已,頓時怒道:“辰王,你血口噴人。本將對皇上忠心耿耿,豈會做那等背叛主子的事情?你莫要顧左右而言其他,想要避開本將的問題。”

  “是不是含血噴人,端看夏副統領是否打開宮門。”辰王緊揪著這個話題不放,試圖用言語激怒夏吉,讓他為自己打開宮門。

  “哼,王爺,這樣的伎倆,您覺得本將會上當嗎?本將忠心何許,皇上心中自有明帳,就不勞王爺操心。如今京城外有王爺的城防軍,內有禁衛軍,即便海王叛亂,可楚王已領兵聲討,不日將會生擒海王,王爺還是回辰王府等候好消息吧。”夏吉豈會因為江沐辰的三言兩語便失了頭腦,咽下被冤枉的怒意,夏吉冷靜待之,半點也沒有上江沐辰的當。

  “是嗎?夏副統領果真是忠心的。可本王今日卻偏要進宮麵聖。元德太妃奉旨前往皇陵為先皇守墓,卻在皇陵被人刺傷,本王倒是想要問一問皇上,為何沒有確保太妃的安全?為何容賢太妃在普國庵有幾千禁衛軍保護,而元德太妃身旁除去一個老嬤嬤就再無他人,皇上到底置我們母子於何地?難道希望元德太妃葬身於皇陵嗎?”犀利的反問,讓方才還持續的零星打鬥頓時安靜了下來,江沐辰更是麵帶寒色地直視宮樓上的夏吉,鷹隼般的眼底帶著濃烈的恨意與寒氣。

  “皇上這麽做,完全寒了我們將士的心。”這時,辰王身後的隊伍中,有人出聲高呼道。

  這一聲立即提醒了其他人,所有人手舉長矛盾牌,聲討著宮中的玉乾帝,隻見辰王這邊聲勢浩大、怒氣衝天,隱有再次進攻的趨勢。

  夏吉眉頭一皺,雖知辰王是個難纏的人物,卻不想真正與他交手,竟是這般令人頭疼。

  “王爺可有調查清楚此事?皇上以示對太妃以及王爺的重視,早已命寒相以及刑部尚書同行,王爺如今這樣作為,豈不是傷了皇上的心?也傷了皇上與王爺之間的兄弟之情?”夏吉腦子極快地運轉著,盡量拖延時間。

  “夏吉,你是玉乾帝的人,自然是為他說話。平心而論,玉乾帝派寒澈與曲長卿隨本王前去皇陵,當真是為了調查太妃受傷一事嗎?他隻不過是派了兩個眼線盯著本王,以防本王有任何的舉動。他實在是欺人太甚,本王探視自己的母妃,居然還要派人監視,他可有顧及本王與他之間的兄弟之情?”江沐辰冷笑對之,看向夏吉的眼底泛著融不化的寒氣。

  “辰王,你有膽將方才的話再給朕說一遍。”卻不想,玉乾帝聽著江沐辰顛倒是非的話早已是雷霆大怒,隻是他心中卻也知,他越是動怒,對於江沐辰而言卻越是有利。強壓著心頭的怒意,玉乾帝一手推開擋在身前的夏吉,寒聲質問,射向江沐辰的眸光中透著化不開的戾氣與殺氣。

  一時間,對峙雙方頓時安靜了下來。

  尤其是辰王等人,有誰能夠想到,玉乾帝竟在此時來到了宮樓上,居然還藏身在夏吉的身後,等著逮辰王言語中的漏洞。

  月光下,玉乾帝那一身明黃色的龍袍刺痛了江沐辰的雙眼,隻見他眼底微微泛起紅色血絲,竟是出言譏諷道:“皇上的膽子什麽變得這般小?竟躲在禁衛軍副統領的身後。如此情景若是傳揚了出去,天子之威隻怕將會成為天下的笑柄吧。”

  說話間,辰王眼角餘光冷冷地掃了一旁的寧峰,似是在暗示什麽事情。

  “你狼子野心,倒是反咬朕一口。辰王,你端的是好計謀啊,竟將朕騙了過去,如今竟還想誣陷朕虧待你們母子二人,你這般的冷血無情,就不怕遭報應嗎?”若是可以,玉乾帝此時恨不能生吃了辰王,手中握著的長劍更是用力地砍在城樓的磚石上,將那冰冷的石頭當作辰王般泄恨。

  “哼,皇上待我們母子如何,難道還需要本王說明嗎?我們母子多年來活在皇上的壓迫陰影下,每一天都是提心吊膽,就怕行差踏錯被人揪住了把柄而惹上殺頭大罪,這一切,還不是拜皇上所賜?皇上甚至為了羞辱本王,竟強迫本王迎娶那瘋婦為正妃,皇上對待本王如何?難道旁人都沒有眼睛看不出來嗎?”江沐辰冷笑一聲,繼而朗聲向所有人說出自己的苦楚,半點顏麵也不給玉乾帝。

  “好好好,你果真厲害啊,這麽多年的恩恩怨怨,你竟以一張冷漠的麵孔盡數藏在心中,挑著海全兵變之時趁火打劫。真不愧是你江沐辰啊!可你為何不曾想想,若非你母子二人對朕步步緊逼,朕何故時時刻刻防著你們?”玉乾帝怒極反笑,淩厲的目光一掃宮樓下辰王身後的大軍,那緊捏成拳的左手發出陣陣骨骼清脆的響聲。

  “七弟,你何必如此執著?難不成想讓海全看了我們皇家的笑話?”端王此時也站到城牆邊,目光冷然地看著下麵的辰王,視線所觸及到辰王麾下的大軍,端王心頭一冷,眉心處稍稍顯出一抹褶痕來。

  “大皇兄還是這般的注重麵子。”竟不料,端王的勸解得到的不過是辰王的冷嘲熱諷。

  暗夜中,宮樓外,一抹寒光時閃時隱,帶著危險藏匿於辰王的十幾萬大軍中。

  “皇上小心……”卻不想,原本守在玉乾帝身邊的夏吉竟猛地朝玉乾帝撲來,將玉乾帝撲倒在地。

  端王亦是被一名禁衛軍往後扯去……

  與此同時,一支利箭竟從方才玉乾帝與端王所站的方位呼嘯而過,直直地CHA入後方的圓柱中……

  玉乾帝惱羞成怒,站起身便要衝到前麵,卻被端王製止。

  隻見端王小心靠近城牆往下看去,卻發現辰王端坐馬背,臉上泛著冷笑,仿若方才那一霎那的殺機僅僅隻是一件小事。

  ☆、第三百二十七章 辰王逼宮(下)

  “辰王,你想弑君篡位嗎?”這一次,不等玉乾帝開口,端王已是冷聲開口。

  隻見端王往日臉上的平靜早已被冰寒之色取代,眼底的沉穩漸漸轉換成冷寒之光,射向辰王的眼眸中帶著極大的怒意。

  差點被那支暗箭射中,玉乾帝豈會善罷甘休,隻見他猛地推開護在身前的夏吉,正要跨步上前,卻見前方的端王一手背在身後向他打著手勢,示意他莫要上前。

  看著這位往日總是沉默寡言保持中立的大皇兄竟在此刻擋在自己的麵前,玉乾帝狂怒的情緒瞬間冷靜了下來,及時停下腳步不再上前,免得再次成為江沐辰的箭靶。

  “大皇兄說的什麽話?本王何時弑君篡位了?如今海王兵變,宮中僅有八萬禁衛軍,如何保護皇上?本王特意前來護駕,不想竟造成大皇兄的誤解!”江沐辰卻是不承認自己今夜所舉,聲音清冷地向所有人講述著自己的忠心。

  “哼,你以為本王還會再信你嗎?方才的暗箭,若非夏副統領察覺及時,隻怕本王與皇上早已被你射死,你還有何可說?如此,既然你是前來護駕,那本王便行攝政王之命,命你率領大軍退離皇宮三十裏外,若你做不到,那就不能怪這滿朝文武百官懷疑你的用意。”端王絲毫不為江沐辰的解釋所動,一條條一件件地拎清,快速地提出自己的要求,端看辰王作何反應。

  暗夜中,江沐辰在聽完端王的質問後,一雙清冷的眼眸頓時凝結成冰,寒芒瞬間射向宮樓上的端王,眼底帶著濃重的殺氣,但見江沐辰麵色緊繃,薄唇緊抿,並未立即回答端王的問話。

  “微臣懇請皇上先行前去地宮避難。辰王來者不善,皇上龍體要緊,萬不能被亂軍所傷。微臣自當替皇上擋住辰王,還請皇上抓緊時間離開此地。”趁著辰王沉默思考的這一小會時間,端王微微側身,用極小聲的聲音懇請玉乾帝。

  “可是……”玉乾帝心有不甘,眼底頓現不服的神色,他堂堂西楚天子,竟被叛賊逼得如過街老鼠般躲入地宮,這讓他情何以堪。

  可端王所言所勸卻是極其有理,八萬禁衛軍與辰王的十幾萬大軍相比,確實顯得薄弱的多。更何況,此時外宮處禁衛軍滿打滿算不足三萬人,其中有五萬已經前去內宮保護太後等人,三萬對抗十幾萬,實在是不堪一擊。

  一重重分析下來,即便玉乾帝心底含著滿滿的不甘心,卻也隻能咬牙對端王點了點頭,繼而在中大臣的保護下朝著宮樓下走去,快步往地宮的方向奔去……

  見玉乾帝終於聽了自己的勸說,目送玉乾帝等人離開,端王心頭不由得鬆了一口氣,正要轉頭再次麵對江沐辰,卻發現雲玄之依舊立於宮樓上,正神色凜然地注視著宮樓下的辰王大軍。

  顧不得與雲玄之交流,未免讓辰王等人察覺到玉乾帝已經離開,端王再次對辰王開口,“七弟,回頭是岸,何必執迷不悟?難道你以為你坐擁天下就能是國家太平了?海王兵變,不但是皇室的劫難,亦是國家百姓的劫難,多少父母將失去孩兒,多少孩兒將失去父母,多少百姓將背井離鄉流離失所,這樣即便坐上了那九五之尊的寶座,你以為就能夠得到天下百姓的擁護?”

  言語中,端王還是顧念了兄弟之情,希望能夠讓辰王意識到此時事態的嚴峻,莫要再添亂。

  江沐辰聞言卻是冷然一笑,繼而大義凜然道:“本王做不到大皇兄這般悲天憫人。本王隻知,本王自小便與母妃在玉乾帝與太後的眼皮子底下討生活。別人看著本王身為親王定是風光無限,可其中的擔驚受怕又有誰能夠體會?說錯一句話、走錯一步路便將麵臨削爵砍頭的後果,本王沒有一個晚上睡過一個囫圇覺,就怕觸怒龍顏惹得辰王府身陷囹圄。個中滋味,隻怕大皇兄此生都不會體會到,可這種恐懼卻是伴隨著本王近二十年了。隻消本王犯錯,定會惹來皇上的責罰。而他竟想出讓賜婚的把戲讓本王迎娶瘋婦為辰王正妃,這讓本王情何以堪?將元德太妃囚禁於皇陵卻並未著人好生看管皇陵安危,導致太妃身受重傷,換做大皇兄,該如何做?”

  麵對端王的曉之以情動之以理,辰王亦是放軟了語氣,將自己這些年的點點滴滴當著幾十萬的辰王軍與禁衛軍麵前痛聲說了出來,說到悲慟之處,更是隱帶一絲不易察覺的哽咽,卻又見他用極其堅強的語氣掩飾了過去。

  此言一出,連同夏吉在內所有站於宮樓上的人,均是感受到辰王軍瞬即散發出一股凜然之氣,直直地衝向皇城。

  顯然,辰王這番以退為進的話語已是激起了所有辰王軍的憤慨情緒。

  “王爺、相爺,看來今日辰王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了。還請王爺與相爺盡快隨皇上躲進地宮,免得在戰亂中受傷。”此時的夏吉,對於端王與雲玄之的行為,心中欽佩不已,便出言勸著二人離開。

  端王與雲玄之常年浸漬在朝堂上,自是看出江沐辰方才的手段,兩人對看一眼,眼底均是升起濃濃的擔憂。

  聽完夏吉的勸說,雲玄之走上前,與端王並肩立於宮牆後,冷然的目光一覽皇城腳下黑壓壓一片的辰王大軍,心中一片寒氣。

  “王爺。”寧峰悄無聲息地來到江沐辰的身邊,極其小聲地喚了辰王一句,似是在提醒辰王。

  而被阻攔在皇城外的辰王亦是專注著宮樓上的一切,此時見雲玄之也緊跟在端王之後站了出來,江沐辰滿含冰霜的眼神微閃,卻是舉起手示意寧峰接下的事情稍後再做,徑自對宮樓上的雲玄之開口,“想不到相爺也在此!”

  辰王的敏銳讓雲玄之微微皺了下眉頭,繼而淡漠開口,“王爺此舉,真是用心良苦。”

  “哼,相爺何不說本王大逆不道?”江沐辰豈會聽不出雲玄之話中的譏諷之意,隨即便矛頭轉向一旁偷偷布置戰局的夏吉,冷笑道:“夏副統領何必多此一舉,這皇宮,本王定是要進去的,你此番忙碌又能夠抵擋得了幾時?倒不如打開宮門讓本王進宮,本王可保你不死。”

  夏吉聞言,頓時怒上心頭,將布局的事情交給副將,自己一個跨步走上前,怒道:“江沐辰,你這亂臣賊子,自己謀逆也就罷了,竟還想勸說本將謀反,此等不忠不義之事,本將不屑,更不會與你為伍,你趁早死了這份心。”

  說著,夏吉立即對身邊的禁衛軍打眼色,那幾名禁衛軍接到夏吉的眼色,二話不說便上前拖下端王與雲玄之,將兩人強行拖下宮樓,護著二人往地宮的方向奔去……

  見夏吉死不鬆口,辰王抬眸看了看天上的月色,隻見此時月色漸漸淡去,天際隱有泛白的趨勢,辰王心知此事不宜拖久,抬起手往前一揮,便見寧鋒手持長劍壓著幾人走到隊伍的最前邊。

  “夏吉,你看清楚這是誰?”嘴邊泛著無邊的笑意,江沐辰眼底幽芒攝人,身上更是散發著重重寒氣,讓人望之膽顫。

  “老爺……”

  “爹爹……”

  幾道帶著哭腔的聲音在寂靜中響起,夏吉聽到熟悉的聲音,腳下跨出一大步,立即俯身往宮樓下看去,卻見寧鋒壓著自己的夫人孩子站在最前麵。

  夏吉的一顆心頓時提了起來,眼中含恨地瞪向神情冰冷的辰王,咬牙切齒道:“辰王,想不到你竟如此卑鄙,竟用本將的家人威脅本將。”

  “兵不厭詐。本王如此做,完全是你們所逼。夏吉,本王隻要你一句話,這宮門,你開還是不開?若是打開宮門,本王立即放了你的妻小,不再為難你。若是不開,明年的今日便是你妻小的祭日。”語畢,江沐辰立即拋給寧鋒一個眼色。

  隻見寧鋒手中的長劍瞬間割向夏小姐的脖頸,惹得夏小姐一陣放聲大哭,卻是不敢開口求饒。

  “統領……”與夏吉一同登上宮樓的將領們紛紛對辰王露出憤怒的眼神,卻又擔心夏吉會為了妻小而打開宮門。

  而此時,最為難無外乎就是夏吉,隻見他雙手緊握成拳,麵色鐵青,射向辰王的視線中已是充滿了恨意。

  隻是,在怒瞪完辰王後,夏吉眼中神色竟是溫柔一片,緩緩轉向被當作人質的妻小,隨即閉上雙目,半晌才睜開雙眼,硬聲道:“夫人,芙兒、蓮兒,爹爹對不起你們了。”

  一句話,便給出了他的答案。

  聞言,辰王冰冷的眸光驟然一沉,二話不說便揮下右手。

  “啊……”

  “啊……”

  “啊……”

  三道尖叫聲後,原本活著的夏夫人與夏小姐,已全部躺在了血泊裏,死無全屍。

  “進攻。”而辰王卻不再給任何人機會,直接下命攻門。

  鋪天蓋地的箭矢從天而降,宮樓上的禁衛軍瞬間死傷無數,夏吉被幾名將領拖著躲到暗處,險險地躲過了辰王強勢的進攻。

  辰王的軍隊早已是備好了戰車,戰車上裝有巨大的木柱,朝著緊閉的宮門用力地撞擊著,震天的響聲震耳欲聾,莊嚴肅穆的朱漆宮門亦是在這樣的撞擊下岌岌可危。

  “統領,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咱們與辰王的力量太過懸殊,隻怕是維持不了多久,還是想辦法先送皇上出宮吧。否則宮門一破,以辰王對皇宮的了解,定會找到皇上的藏身之處的。”一名將領皺眉說出自己的意見。

  夏吉被他這頓話點醒,立即壓下失去妻兒的劇痛,沉聲道:“的確如此。你們趕快回去護送皇上從地宮逃往宮外,隻是要小心辰王派兵埋伏在出口。我在這裏頂著,能夠拖一時便拖一時。”

  如今他妻兒已死,家中無人,僅剩他這一條爛命,不為皇上效忠,又能為誰守命呢?

  “統領……”幾人均是震驚地看向夏吉,眼神中亦是含著深深地欽佩。

  “不要耽擱時間,快去。”夏吉卻是不給他們推脫的機會,握緊手中的佩劍,瞬間衝了出去,協助宮樓上的禁衛軍砍殺爬上宮樓的辰王軍。

  “走!”幾人見夏吉已是做出決定,當機立斷地衝下城樓,朝著後宮奔去……

  鳳翔宮中。

  早就聽到辰王軍那陣陣鐵騎的踏馬之聲,後宮中嬪妃人人自危,均是亂了方寸。

  太後臨危不亂,讓瞿公公與蘭姑姑將所有三品以上的後宮嬪妃以及皇子公主召集到鳳翔宮中,遂又命禁衛軍團團將鳳翔宮保護了起來。

  鳳翔宮大殿上一陣低低的哭泣聲,那些從未遇到過叛軍兵臨城下的宮妃們,個個垂淚自哀,心中默默祈求上蒼能夠讓皇宮安然地渡過這次的難關。

  太後看著這群往日裏囂張跋扈隻會爭風吃醋陷害他人的宮妃一個個早已被辰王叛軍嚇破了膽,眼底不由得浮上一抹厭棄與鄙視。

  隻見太後鎮定地端坐在上座,目光平視前方看向幽幽黑夜中,沉穩從容的模樣堪稱後宮典範,也唯有經曆過大起大落之事的太後方能夠做到。

  “母後,不知前方戰事如何了,臣妾聽聞皇上竟是親自上了宮樓,不知那亂箭會不會傷了皇上,也……”皇後緊緊將瑤公主護在懷中,溫柔的眼眸中已是浮上了一層水霧,顯然也是被今夜之事嚇壞了,出口的話竟無一句是好話。

  隻是,皇後的話還未說完,便見太後猛然一記冷光射向皇後,眼底帶著濃重的責備與威脅,嚇得皇後立即閉上了嘴,不敢再胡亂開口。

  而太後卻並未出言訓斥皇後,看著殿內已經是嚇壞了的宮妃們,此時說得越多,則更加會人心惶惶,屆時這幫宮妃鬧騰起來,恐怕會壞事。

  正在這時,一道疾奔而來的身影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宮妃們紛紛站起身,伸長脖子看向殿外,就連方才穩重的太後亦是不由得直起了上身,雙目含著希冀地望向暗夜中。

  一道後背略微駝背的身影瞬間衝進眾人的眼簾中,隻見瞿公公滿口喘氣地衝進大殿,跪在太後的麵前,顧不得休息片刻便開口道:“奴才參見太後。”

  “外麵情況如何?”太後快速開口詢問,顯然等待了這麽久,太後心中也越發的不安了,就連口氣也帶著明顯的急迫。

  瞿公公滿頭大汗,但聽到太後地訊問後,忙不迭的開口回道:“回太後,辰王大軍毫不退讓,此時外麵廝殺一片,那些在外宮當差的宮人死傷一片啊,夏吉大人正拚死擋住辰王地進攻……”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