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93

頭深鎖,雲千夢思前想後,眼底複雜的神色漸漸安定了下來,顯出一抹堅定不移的目光。

隨即迅速取出筆墨紙硯,雲千夢執起毛筆,蘸了些墨汁,快速地在宣紙上簡單明了地寫下幾句話。隨即封存好宣紙放入竹筒中交給喬影,“喬影,你立即啟程去城郊東大營,將本妃的親筆書信交給王爺。”

“可是,王爺命卑職保護王妃。”喬影不肯離去,王爺臨行前便交代了,王妃的安危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看著麵前裝著信件的竹筒卻固執地不肯接過來,眼中浮現忠心固執的神色。

“快去。此事非同小可,書信你定要親自交給王爺,中途不可借由他人之手。若是被旁人知曉,咱們唯有死路一條。”雲千夢口氣強硬,麵色冷峻浮著一層寒霜,帶著駭人的殺氣,將竹筒塞進喬影的手中,命令道:“本妃身邊除去那幾個丫頭,則最是信任你,你速去速回。”

喬影見雲千夢這般焦急,想來能讓素來冷靜的王妃如此心急,定是發現了不可告人的秘密,額頭不禁浮上一層冷汗,喬影雙手死死握住竹筒,朝雲千夢微點下頭,迅速轉身離開。

目送喬影離開,雲千夢卻是愁眉深鎖,向來冷靜自若的雙目此時盛滿了重重擔憂。

“王妃,不好了,山穀的外麵有人闖進來了。”不等雲千夢卸下心頭的憂心,原本守在山穀口的洪管家卻提著衣擺跑了過來,隻見他滿麵焦急,額頭上盡是汗水,眼底焦色顯而易見。

見向來穩重的洪管家竟這般慌張,雲千夢將丹書鐵券藏於身上走出木屋,冷靜地問著,“到底出了什麽事情?”

楚飛揚曾經說過,這山穀出了爺爺之外,整個西楚唯有太後一人知曉,而玉乾帝卻是帶著太後等人消失在皇宮中,難道他們逃到這裏來避難了?

如此一想,雲千夢眉頭輕蹙,深知若真是如此,隻怕事情更加複雜了。

“回王妃,奴才在山穀口看到有大隊人馬朝著這邊奔來,遠遠望去,那些侍衛身上穿著的似乎是禁衛軍的服飾。”洪管家不愧是楚相府的管家,一切的事情均是眼見為實後才前來稟報。隻是他的心中卻還是擔心不已,這山穀幾乎與世隔絕,王爺將王妃藏在此處定不會被人發覺。

可若是玉乾帝等人前來,隻怕會過早的暴露目標,屆時王妃可就危險了。

雲千夢聽著洪管家的解釋,眉頭淡淡輕攏,心道該來的始終會來。

隻是如今事態嚴峻,加上自己方才發現的那個秘密,若是被傳了出去後果無法想象。

想到種種可能出現的後果與境況,雲千夢懸浮在半空中的心瞬間冷靜了下來,遂鎮定地命令著洪管家,“不必這般驚慌,你且先派出暗衛前去偵探,莫要打草驚蛇,讓所有人藏在暗處莫要被發現。”

若當真是玉乾帝等人,那她一來要保護好自己,二來不能讓玉乾帝發現這山穀中暗藏的暗衛,免得引起玉乾帝的殺心。畢竟,玉乾帝能夠從辰王手下離京,那足以說明他心思深沉且手中的勢力定也不能小覷。若自己此番與玉乾帝硬碰硬,便宜的唯有辰王海王等人,雲千夢自是不會做出這等損己利人的事情。

而若不是玉乾帝等人,那更是不能打草驚蛇,若這些穿著禁衛軍服飾的人是敵人派來探路的士兵,此番引起打殺吃虧的也隻有自己。

考慮到重重的因素,雲千夢則命洪管家暗地裏派出探路的暗衛打探情況,待查清真相,再做出決定。

“奴才知曉了,奴才這就回去。”洪管家看著雲千夢冷靜自若的表情,心頭浮上欽佩之情,當即抱拳退了出去,轉身疾步朝著山穀的入口處走去。

“王妃,您還是先行躲起來吧。萬一來者不善,咱們自是吃虧。如今喬影又離開了山穀,您才是最危險的,萬一……”慕春與迎夏見洪管家滿麵嚴肅地來回忙碌,早已意識到事態的嚴重,兩人踏入木屋中苦口婆心的勸著雲千夢。

殊不知,雲千夢的臉上卻全無懼意,但見她神色淡定仿若一切均在手中掌握,起身慢慢踱步來到窗邊,看著外邊安靜如夜的山穀,反複思量所有事情,心中已是定下了幾套方案已被使用。

不一會,便見一名暗衛來到木屋外求見。

“讓他進來吧。”雲千夢吩咐慕春將人帶進來,自己則返身坐回桌邊。

“卑職叩見王妃,洪管家讓卑職前來稟報王妃,來人確實是從宮中逃出的玉乾帝一行人。洪管家請王妃示下,咱們該如何應對。”那暗衛單膝跪在雲千夢的麵前,將洪管家囑咐的話盡數說了出來。

雲千夢靜心聽著暗衛的稟報,不禁淡淡地點了下頭,隨即站起身冷靜地開口,“不必驚慌,咱們先去看看到底是何人再做決定。”

為今之計,也隻有走一步算一步了。楚飛揚身在戰場,自己斷然不能讓他擔心而影響了對戰情的判斷和決策。

雲千夢抬手扶了扶發間插著的那支漢白玉木蘭花簪子,在慕春的攙扶下,領著眾人朝山穀的入口處走去。

剛走到入口處,便聽到步伐聲清清楚楚地傳入耳中,雲千夢定睛朝著京城的方向看去,果真見幾萬人馬朝著山穀而來,而那些侍衛身上的服飾果真是禁衛軍。

眼底劃過一抹複雜而冷冽的光芒,雲千夢朝著半空中揮手,隻見原本守在各山頭的暗衛紛紛隱藏起自己的身影。整個山穀中,唯有雲千夢領著兩個丫頭和洪管家候在入口處,麵色沉著地看著漸行漸進的大隊伍。

“什麽人?竟敢擋皇後娘娘的鳳駕,不要命了?”隨著禁衛軍的漸漸靠近,領路的則是禁衛軍副統領張嵐的副將,看到那立於山穀入口處的幾人,那副將立即出聲喝道。

夏吉被辰王抓獲,烏統領如今生死未明,張嵐保護皇上太後前去城郊東大營,將保護皇後等宮嬪的重則交給了他,讓他領著四萬禁衛軍護送皇後娘娘與幾位小公主小皇子前來此處避難。那副將深知自己肩頭膽子沉重,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半點也不敢鬆懈。

“臣婦雲千夢參見皇後娘娘。”雲千夢娉婷而立,朝著被禁衛軍護在中間的馬車緩緩行禮,可半垂的眼眸中卻劃過一絲冷笑。

辰王逼宮,玉乾帝棄宮而逃,可皇後竟還這般囂張不知收斂。今日幸而遇到的是自己,若是辰王等人,隻怕早已將他們屠殺幹淨。

聽到雲千夢清淺溫潤的請安聲,馬車內坐著的人緩緩掀開車簾,露出皇後略顯狼狽的模樣。

隻見皇後麵色微微發白,衣衫褶皺,發絲淩亂,可見的確是倉皇逃離皇宮的,隻是那素來溫和的眸子,如今卻早已被暈染上了陰狠之色,想來近日所發生的一切早已令皇後轉變了昔日柔和的性子,變成了另外的人。

“原來是楚王妃,真是巧啊。”皇後目光一掃神清氣爽的雲千夢,尤在注意到雲千夢衣衫工整、發髻光滑時,眼底瞬間閃過一抹不滿,

視線隨即落在雲千夢站立的地點,見雲千夢竟站在太後所說的山穀口,皇後心頭不禁湧上怒意。皇上所說的消息果真沒錯,看來楚家也是沒有安好心啊,居然神不知鬼不覺地將雲千夢轉移到安全的地方,卻讓皇上等人深陷皇宮,差點成為辰王的刀下魂。

在皇後打量雲千夢時,雲千夢也將馬車內的情景看入眼中。此馬車內隻坐著皇後德妃與幾名皇子公主,卻不見玉乾帝太後以及一班大臣,隻怕其他人均是前往大營尋找楚飛揚。

馬車行至雲千夢的麵前,皇後在身旁宮女地攙扶下緩緩走下來,踱步到雲千夢的麵前,口氣微微不善地開口,“看來楚王妃已住在這山穀中了。”

“回皇後,是這樣的。”雲千夢卻是不躲閃不回避,直接給出皇後想知曉的答案,落落大方的模樣倒是讓皇後微微一怔,有些看不透雲千夢心中所想。

皇後訕訕一笑,遂來到雲千夢的身旁,上下打量了雲千夢一番,雙目如冰霜寒雪地緊盯著雲千夢青春靚麗的臉蛋,帶著一絲冷然地反問道:“王妃不會不歡迎本宮吧。”

雲千夢稍稍往後退去一步,半低著嬌容低淺開口,“皇後娘娘說得哪裏話,臣婦豈會不歡迎娘娘,還請皇後娘娘與各位皇子公主入穀。”

說著,雲千夢領著身後站著的三人,一同側過身子,讓開一步,請皇後先行一步。

見雲千夢識相,皇後微點了下頭,隨即牽過親生的瑤公主,讓宮女們看緊其他的皇子公主,率先踏進山穀。

可此時,德妃卻走上前,眼底含怒地瞪著雲千夢,怒道:“楚王妃好個悠閑啊,楚王好個忠心啊,竟瞞天過海將自己的王妃藏身於這深穀之中,卻按兵不動死活不肯出兵前去陽明山救出太子,不知楚王到底按的是什麽心啊,難不成楚王是對本宮有意見?連帶著也不待見太子?”

德妃的話字字誅心,若是此時在金鑾殿上,楚家一門隻怕早已被定為誤國之罪。

雲千夢微抬起眼眸看了看已經走遠的皇後等人,又見這德妃是從後麵的馬車上走下來的,便知這一路上德妃定是受了皇後不少氣。

奈何皇後才是真正的正宮娘娘,加上讓德妃腰杆挺直的太子如今也是生死不明,而竟然無人提出前去解救太子,德妃的怒氣無處可發,便捏著自己這顆‘軟柿子’下手了。

半斂的眼眸中劃過一絲譏笑,雲千夢依舊淺聲回道:“德妃娘娘想必是累了,臣婦已讓下人準備好了房間,還請德妃娘娘前去歇息。”

說著,雲千夢便要轉身跟上皇後的步伐。

德妃見雲千夢竟是不理會自己方才的質問,徑自說著其他無關緊要的話,心頭的怒意更甚,立即停下腳下的步子,狠狠地瞪視著雲千夢,冷笑道:“楚王妃這是看不起本宮?”

“臣婦一心為各位娘娘收拾屋子,何來看不起娘娘一說?皇後娘娘已經走遠,咱們還是趕緊跟上吧。”雲千夢依舊是不卑不亢地回答著德妃的問話,隻是兩句話便又將話題轉到了皇後的身上。

但見德妃的神色驟然一變,視線瞬間轉向了前方的皇後身後,隨後踩著憤恨地步子跟上去。

“王妃。”洪管家見皇後趾高氣揚的模樣,心中擔心不已。如今皇室落難,需要仰仗楚家,可皇後竟還這般囂張,實在是讓人看不過眼。更何況,這山穀本就不算大,一下子住進幾萬人,加上原本守護雲千夢的暗衛,隻怕遲早會被人發現。

雲千夢卻是抬起手製止洪管家在眾人麵前表露真實表情,看著皇後張揚的背影,雲千夢嘴角勾起一抹淺淡的笑容,低聲囑咐洪管家,“無礙。讓咱們的人藏在暗處,莫要讓禁衛軍發覺。至於皇後娘娘,隻要她不犯到本妃,本妃自然不會與她一般計較。”

語畢,雲千夢轉身朝著山穀走去,雖還是山明景秀的景致,卻因為橫生枝節,讓人的心情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第三百三十八章

海王府。

“父王,如今江沐辰竟在京中自行稱帝,咱們是不是先下手為強,免得將來他當真登基為帝,咱們隻怕就落了下風了。”得到辰王稱帝消息後,海全便將親信與幾個兒子召集到書房內,共商大事。最先沉不住氣的,依舊是海越,想著外有辰王楚王阻攔著海王的帝王之路,內有海沉溪阻礙著他的太子之位,當真是讓海越憂心不已,最怕自己忙碌了這麽久卻是一無所獲。

還有一點讓海越極為的在意,那便是海睿的死,原本自己膝下有海睿這個兒子,若是能夠得到海全的喜歡,將來為了孫子將皇位傳於自己,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可現如今,不管海睿是真死還是假死,在世人麵前,海王府世子痛失麟兒一事已成了事實,自己的手中便少了一枚可以與海沉溪相較量的棋子。

每每想起這件事情,海越心中免不了的是一陣心痛與懊悔,可事已至此,卻也容不得他反悔喊冤,否則海王麵前便不會有他的好果子吃。

海越的話剛說完,書房內與海越交好的幾名將領謀士也紛紛開口附議,希望海全能夠從大局考慮。

“沉溪,你是如何看待此事的?”西楚各地的行事走向均暗藏在海全的心中,就連書房內這些心腹的心思,他也是看得清清楚楚。隻是他卻是不動聲色地將這個問題拋給海沉溪,等著海沉溪的回答。

“父王,兒臣覺得京城暫可擱置不管。城外有楚飛揚的二十五萬大軍壓著,辰王遲早會感到壓力。咱們過早攻占京城皇宮,反而會受到那兩方的夾擊,倒不如先等楚王辰王爭鬥一番,待兩者元氣大傷再猛起追擊。更何況,如今咱們的軍隊節節勝利,屆時西楚天下盡數掌握在咱們的手中,害怕圍困不死江沐辰嗎?”海沉溪侃侃而談,說出自己的意見,狹長的目光朝海越射出譏諷的淺笑,似笑非笑間已是將海越的緊張怒意踩在腳底下。

海越見海沉溪越發的囂張,心頭大怒,正要開口反駁,海王卻先他一步開口。

“還是沉溪深得我心。既如此,此事就按照沉溪所說進行。”海全看向海沉溪的眼中一片讚賞,越發得喜愛這個幼子。

奈何這樣的喜歡,卻惹紅了海越的眼,隻見他麵色微沉,陰陽怪氣道:“父王,辰王可是偽造了玉乾帝的筆墨昭告天下。雖然咱們知道聖旨是假的,可不明事理的百姓卻不知曉,隻怕將來還會橫生變故啊。”

“橫生什麽變故?隻要世子斷了侵犯女賓的念頭,就憑著世家大族的小姐公子盡數在咱們的手上,還怕朝中大臣不上勸進表?”海沉溪亦是步步逼近,半點臉麵也不給海越,直接點破海越幹過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酒娘子全能王妃:偷個王爺生寶寶穿越之寡婦丫鬟嬌滿甜園珠玉在前仙株表哥你別跑絕色棄婦太囂張卿本風流王爺不良:狐狸妖妃要逆天挽清農門醫香(種田)上善若書千妖百魅一念一穿(綜同人)庶女也逍遙HP完美愛情金風玉露華裳笑相思宅女的神器時代錦繡丹華看碧成朱字字珠璣十七妾(手打)睡神凰妃有花有酒鋤種田重生宜室宜家紅樓之平妻謀略太子妃升職記(出書版)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