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93節

  “王妃。”上官嬤嬤快步走進夢馨小築,見到雲千夢福了福身,趕忙開口道:“王妃,宮中方才傳來旨意,說皇上封王爺為大將軍,率軍二十萬圍剿海王。”

  聞言,雲千夢搭在桌上的手瞬間握了起來,一顆平靜的心猛地跳動了下,卻努力穩住自己的心神,麵色沉穩道:“還是走到了這一步。王爺此時身在何處?是立即領兵出發還是先回相府?”

  楚飛揚此次可是臨危受命,與蓄謀已久的海王相比可是絲毫不占優勢,若是在這場戰役中敗下陣來,莫說楚家將被問斬,隻怕西楚的百姓也會跟著遭殃。

  畢竟,放眼天下,楚飛揚戰功赫赫,排兵布陣被人稱頌。若是楚飛揚倒了,那朝中武將隻怕再也無人能夠撐起這個大局,那西楚的天下極有可能落入海王的手中。

  至於辰王,他亦有自己的打算,屆時肯定不會顧及天下的黎民百姓。楚飛揚既要圍剿海全,又要防備辰王,一身兩用,難免不會出錯。

  “卑職叩見王妃。”這時,習凜快步走到夢馨小築的正屋門外向雲千夢請安。

  “快進來,王爺此時身在何處?”雲千夢大步走到門口,雙目緊盯著習凜,口氣中帶著無法掩飾的焦急與擔憂。

  “回王妃,海王手下四大猛將,已經在剛才過去的幾個時辰內,攻下了鄭州、通州、義城等十餘座城池。而守在城外的幾萬大軍已開始零星的與韓侍郎的軍馬發生小摩擦,並且有人放出謠言,說太子在海王壽宴期間殺害海王府小世子,說西楚皇室欺人太甚,要血債血償,海王是逼不得已為了自保才起兵的。王爺已經離開京城,先去京城附近的軍營查探情況,王爺讓王妃安心。”習凜認真地向雲千夢稟報著楚飛揚的留言。

  聽完習凜的稟報,雲千夢卻是冷然一笑,眼底盡是譏諷的笑意。

  好一個海王啊,動作可真是快。

  那邊剛打了勝仗,攻下了城池,這邊便已放出口風打算混淆百姓的視線。

  的確,海王府小世子不過是一歲的孩兒,卻死在海王大壽宴客期間。而海王又是功在社稷的大臣,手握幾十萬大軍,皇室自然會忌諱此人。

  倒不如派人在海王大壽期間殺害小世子,讓海王斷子絕孫。

  天下百姓,有誰會願意讓連嬰兒都不放過的人當這天下共主?海王的起兵反抗則成了清除暴君的善行。

  這樣的套路,的確很俗,卻極其能夠勾起百姓的同情心,也讓海全的叛變變得名正言順、順應民心。

  上官嬤嬤走近雲千夢,扶著雲千夢緩緩坐下,倒了一杯水讓她壓驚,生怕雲千夢因為擔心而動了胎氣。

  雲千夢雖坐下,心中的擔憂卻沒有絲毫平複下來,望著屋外夜空下的燭火通明,雲千夢的眉頭深深地皺了起來,心頭卻是極快地分析著京城如今的形勢。

  海沉溪手中的幾萬大軍守在城門口,等於是堵死了所有人逃生的道路。而玉乾帝為了製止叛軍引起的混亂,定會下令嚴禁所有城內的百姓出入京城。這樣一來,京城便成了一座死城,逃生不得隻能坐以待斃。

  而辰王的人卻駐紮在城內,那麽多的城防軍若是來一個反撲,隻怕無人能擋,屆時京城隻怕是要血流成河了。城內所有的士大夫極有可能成為辰王的籌碼。

  想著之前在綠黛河河畔江沐辰對她所說的字字句句,雲千夢心頭一緊,若自己被辰王生擒,更會束縛住楚飛揚的手腳,到時候誰勝誰敗,就更難預料了。

  “來人。”如清泉的眼眸中閃現出一抹堅決的光芒,雲千夢突然沉聲開口。

  “王妃,您有何需要?”上官嬤嬤上前一步,彎腰在雲千夢身側細心地問著。

  除此之外,正屋內一片寂靜,所有人心中均明白天下即將大亂,但與平常的百姓家相比,楚相府內的侍衛家丁卻是井然有序地四處巡邏。

  “讓習凜進來。”雲千夢麵色穩重,眉宇間散發著肅穆的神色,目光堅定地望向屋外。

  “王妃有何指示?”習凜聽到雲千夢的聲音,已是一身盔甲的他踏了進來,單膝跪在雲千夢的麵前,等候她的命令。

  看到習凜已是全副武裝,雲千夢心知這一仗是非打不可了,手指輕點下桌麵,隻見她站起身,麵色嚴肅地命令道:“調集楚王府楚相府內外所有的暗衛,集中起來,做好離開京城的準備。”

  “王妃……”聽到雲千夢的命令,習凜頓時抬起了頭,眼底一片震驚。

  王爺已經讓暗衛將楚王府楚相府保護的滴水不漏,可王妃為何要離開京城?萬一出了事情,王爺可是鞭長莫及啊。

  “速去辦理此事,告訴王爺,我會照顧好自己,也讓他保護好自己。”雲千夢卻是沒有半句解釋,轉過頭便吩咐慕春幾個丫頭,“收拾細軟,挑些素雅普通的衣衫帶著。上官嬤嬤,勞您去準備幾輛馬車,越是普通越好。”

  上官嬤嬤見雲千夢神情堅定,可卻十分擔心她的身子,便與習凜一起勸著她,“王妃,您的身子可是經不起折騰啊,還是等王爺回來再說吧。好歹咱們府內有這麽多的侍衛,相信不會吃虧的。”

  聞言,雲千夢卻是向上官嬤嬤射過去一記冷芒,淺笑道:“咱們現在的敵人可不僅僅是海王。那皇宮中龍椅上坐著的,那趕去皇陵的,都極有可能反咬咱們一口,我們不能上戰場協助王爺,卻也不能拖他的後腿。不錯,咱們府中侍衛的確多,但與城防軍禁衛軍想必可就不夠瞧了,到時候咱們也隻有束手就擒的份。快去準備吧,莫要再耽擱時間了。”

  海王突然發難,辰王必定不會坐視不理,他們的心中裝著的隻有這西楚的江山,豈會任由他人奪取他們覬覦已久的龍椅?

  “是。”兩人同時明白了雲千夢的擔憂,異口同聲地應下,便各自忙碌了起來。

  熬了大半夜,雲千夢的神色間已經漸漸顯出疲態,隻是心頭突然想起一事,立即出聲叫住即將離開的習凜,強打起精神問道:“爺爺與外公呢?”

  “老王爺與夏侯族長已在王爺出城之前去了軍營。”習凜轉身,將自己知曉的情況說與雲千夢,隨即行完禮轉身離去,出去辦理雲千夢交代的事情。

  “王妃,奴婢扶您進屋歇息會吧。”暮春走上前,心疼地看著雲千夢蒼白的臉色與滿是疲憊的神態,小心地扶著雲千夢往內室走去。

  雲千夢卻是顧不得休息,踏進內室便將西楚的地圖翻了出來,攤開在桌上細細地研究著西楚地圖,更是將已經海王已經攻下的幾座城池仔細地看在眼中。

  “王妃,一切都準備好了。”上官嬤嬤去而複返,低聲稟報方才雲千夢吩咐的事情。

  習凜的身影則隨後踏了進來,亦是回稟著雲千夢,“王妃,所有事情均已辦妥,咱們是不是立即啟程?”

  “王妃……王妃……”卻不想,此時洪管家卻是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雙膝跪在雲千夢的麵前,滿麵焦急道:“王妃,大事不好了。”

  聽到洪管家的聲音,雲千夢重新站起身,快步踏出內室,目光放在洪管家的身上。

  卻見素來冷靜、辦事穩妥的洪管家竟露出這樣的神情,雲千夢的心微微一沉,冷聲問道:“出了何事?為何這般慌張?”

  “王妃,不好了,城防軍在王爺出城後便關閉了城門。不但如此,城防軍竟堵住了所有出城的道路,讓人進不來出不去啊,咱們隻怕是出不了京城了。此時長街上盡是城防軍,隻要看到百姓便驅趕回去,若有不服反抗的便立即將人抓住。”洪管家來不及抹去頭上的冷汗,快速地說出剛剛得到的消息。

  “什麽?”上官默默率先反應過來,滿口震驚地問著洪管家,“洪管家,你可弄錯了?辰王此時可是在皇陵,他手中沒有雀符,任何人都不能調動城防軍的,況且……”

  可是,話說了一半,上官默默便停住了口。

  雀符如今在皇上的手中,可此時城防軍異常的變動隻能說明這一切是辰王早已預謀好的,那小小的雀符隻不過是辰王安撫皇帝與百官的手段。

  辰王隻怕在得到海王兵變時,便已算準玉乾帝會派楚飛揚前去圍剿海全,於是耐心地等著楚飛揚出城,隨後立即關閉城門,這京城便盡數掌握在他的手中了。

  “王妃,現下我們該怎麽辦?”此時,就連冷靜的上官嬤嬤也不禁皺起了眉頭。

  辰王始終糾纏王妃不放的事情,楚相府中人人都是知道的。如今王爺不在城內,王妃又出不了城,萬一辰王對王妃有不軌之心,隻怕就危險了。

  “不必擔心,嬤嬤,方才準備的東西全部藏好。既然爺爺與外公均不在京城,那咱們也可以把所有的人手集中在相府,做好最好的防備。喬影,你立即派人前去輔國公府、容府和雲相府,告知老太君等人,在府內稍安勿躁,不管是辰王還是海王,他們首先要奪的是天下,還不會處置咱們,不到萬不得已切切不可與城防軍發生衝突,盡量降低咱們的損失。”如今之計,隻能靜觀其變,若是硬闖,在如今的形勢下,無疑就是己方吃虧。到時候沒有逃出京城,隻怕還會最先成為俘虜,這是最愚蠢的作法。

  “是,卑職這就去辦。”語畢,便見喬影立即起身,步出夢馨小築。

  “習凜。”吩咐完喬影,雲千夢將目光轉向習凜,神色中的托付與凝重讓習凜心頭一緊。

  “王妃。”習凜慎重地走上前,對雲千夢恭敬抱拳。

  “還記得上一次暗夜離開京城,咱們前去普國庵的那條山路嗎?”雲千夢低聲詢問習凜。

  “記得。”習凜的聲音堅定不移。

  聞言,雲千夢眼底劃過一抹讚許,隨即沉聲吩咐道:“城防軍此時的注意力盡數集中在京城內的百姓身上,對於京城四周的山脈想必還未全部堵死。你即可動身,前去飛揚身邊,定要護他周全。”

  “可是,王妃您……”習凜臉上神色卻是猶豫不決,此時與城外相比,城內情況更為嚴峻。誰都知道辰王不會放過這樣好的機會,卻不想辰王竟這麽快便動手。萬一王妃被辰王擄獲,後果不堪設想!屆時隻怕連王爺也會失了平日的冷靜。

  “快去,戰場上刀光劍影、暗箭難防,他所要麵對的可比我這邊可要危險的多,我自會想辦法離開京城。”雲千夢眼中射出淩厲之色,眉宇間盡是一片果斷的堅定,二話不說便催促著習凜離開。

  “洪管家,立即為習凜準備馬匹。”語畢,雲千夢不再看習凜,將注意力轉向上官嬤嬤,下命道:“嬤嬤,剩下的人分成三批,輪流守護楚相府。其餘的人全部回自己房內歇息。”

  這是一場持久戰,不能因為突發事件便慌了神,更不能草木皆兵的讓自己的精神始終緊繃著,精力衰竭隻會讓對方鑽了空子,反而便宜了敵人。

  “是,王妃。”所有人異口同聲回道,這樣的時刻,若他們還不能齊心,隻怕很快便會被敵人攻破,既然形勢已這般嚴峻,那不如做好充足的準備,誓死一戰。

  “王妃,奴婢扶您回內室休息吧。”雲千夢的臉色已微微發白,慕春看之心疼不已,悄聲上前扶住雲千夢,扶著她走進內室,伺候著雲千夢躺下後,慕春卻是坐在床頭靜靜地守著雲千夢。

  ☆、第三百二十五章

  城郊東大營。

  “參見王爺。”早已得到楚飛揚的密令戎裝整齊的大軍嚴陣以待地立於夜幕中,等候著楚飛揚的到來。

  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傳來,清冷月光的照映下,眾人隻見一身戎裝的楚飛揚領著一縱隊狂奔而來,在眾人的高呼聲中停下駿馬,冷目看著麵前的十萬大軍。

  “末將參見王爺。”這時,從陣營中跑出一名身穿三品參將盔甲的男子,單膝跪在楚飛揚的麵前,等候楚飛揚的差遣。

  收回看向將士的視線,楚飛揚轉目看著麵前的孟濤,沉聲問道:“孟參將,此處人數可點清?”

  “回王爺,連同末將在內,京城駐北軍營一共十萬三千五百一十三人,此時全部在此,等候王爺檢閱。”孟濤絲毫不含糊,硬朗的聲音在寂靜的郊外響起,帶著軍人的耿直與忠心。

  “很好。”楚飛揚微點頭,淩厲的目光再次掃過麵前黑壓壓一片的大軍,朗聲卻又嚴肅地開口,“此次海王設計陷害太子,起兵叛變一圖奪得這西楚天下。天下亂,將士們的家人亦會跟著遭殃受苦。百姓養育咱們多年,如今國難臨頭,已到咱們出力的時候,希望大家跟本王打一場勝仗,莫要讓賊人得逞。”

  一番話,聽似極其普通,卻含著深情與威懾。國與家素來是緊密聯係在一起的,沒有國哪有家?同理,沒有家,又哪來的國?

  這些將士的家人均是普通的老百姓,家破城亡,最先遭殃的便是黎民百姓,即便是為了自己的親族家人,大家亦是會拿命相抵。

  隻見寂靜的夜空中,頓時響起震天的高呼聲,“打敗海王,還我家園,打敗海王,還我安寧!”

  “很好,希望所有人均記住此刻心頭的這抹熱血,為自己的親人血戰到底。”楚飛揚一個翻身下了馬背,在孟濤的引領下走進駐北的營帳內,共同研究作戰計劃。

  “王爺,皇上撥了二十萬大軍,咱們此處卻隻有十萬人馬,這人數僅僅隻有一半。而海王手下的四員猛將今夜卻是攻克十餘座城池,咱們想要短時間內收服海王,隻怕是有些難處。”幾盞油燈點亮了營帳,幾人走到地圖模型前,孟濤指著已經落入海全手中的十餘座城池,心中擔憂道。

  楚飛揚一覽孟濤手指掃過的城池,墨黑的眼眸中頓時射出一記極寒的冷光,薄唇微微抿緊,半晌才開口,“不必憂心此事。本王已命曲長卿前去西城郊的駐地調遣人馬。隻是,那十萬人是用來守護京城的,咱們這十萬人則用來擒拿海全。”

  說完,楚飛揚的注意力便盡數放在麵前的地圖上,心中算計著敵我雙方的人馬懸殊和對己方最有力的作戰方案。

  “曲尚書?”孟濤乃楚飛揚心腹,自然與曲長卿相熟。

  可如今曲長卿身為刑部尚書卻貿然接手兵部的事情,隻怕這對曲長卿本人而言並不是好事。更何況,如今天下局勢已是萬分複雜,皇上百般忌諱王爺,這才將曲長卿調離兵部侍郎的位置。可此時王爺竟不通稟皇上便起用曲長卿,若是被有心人加以挑撥離間,屆時王爺定會更加困難。

  思及此,莫說孟濤皺起了眉頭,營帳內所有想到這一點的將領們紛紛是麵顯凝重與焦慮,均是為楚飛揚此舉憂心不已。

  “不必擔憂,非常時期非常對待。事有輕重緩急,難道還指望兵部那群隻會紙上談兵之人的調遣?屆時咱們隻怕會潰不成軍,有祖父帶著曲長卿,不會出事。”見孟濤關心曲長卿,楚飛揚緩緩開口,修長的手指卻是沿著被攻下的城池緩緩滑動,雙目中閃現出精明的目光。

  “老王爺!”沒想到此事竟驚動了楚南山,孟濤頓時肅然起敬,不敢再有所疑問。楚南山功績卓越、戰功赫赫,就連楚飛揚亦是師承於楚南山,有楚南山坐鎮曲長卿身邊,那就可以放心了。

  楚飛揚此時的注意力卻始終放在地圖上,手中的炭筆在地圖上圈出鄭州、通州、義城等城池,隨即指著這幾座城池沉聲開口,“海全真是精明,端的是好打算。先發製人地拿下這幾座城池,掌握了西楚東南西北的運輸大城,等於是斷了咱們的後備儲糧。若是按照朝廷對軍糧的供給路線,必定是從各地抽調軍糧,然後沿水路或陸路運往軍營,而不管東南西北,都必定要經過這幾座城池。海全最先對這幾座城池下手,便是想截斷咱們的後方供給,這不但是想置我軍於死地,更是想要渙散我軍心,想讓我軍不攻而潰!”

  “王爺所言極是。我們幾人之前也已做過研究,若是從各地抽調糧食,必經鄭州、通州、義城等地,但按照如今的局勢看來,等於是將糧草送給海王軍,咱們必須另辟新路。要麽就是先將京城儲備的糧草用作軍糧,要麽就是繞遠路運輸。可這麽一來,京城百姓以及皇宮的用糧定會受到影響,屆時京城百姓定會人心惶惶造成動亂。而若是繞遠路,也難保海王不會想到這一點從而劫持咱們的運輸大軍。”葉馳雙手齊齊指向地圖,一手按在京城的位置上,一手則是繞著鄭州、通州、義城等城池外邊的地區開口,雖提及兩個方案,但卻均不是極好的解決辦法。

  楚飛揚雙目半斂,視線順著葉馳手指的方向看去,冷靜的眼眸中射出一抹寒光,隨即穩重地開口,“你所說的極其正確。京中儲糧不到萬不得已是絕不能動用的,否則定會造成百姓動亂,反倒是中了海全的圈套。至於另一條解決方案,我們能夠想到,海全定也早已想到,可行性極低。隻是,海全卻是漏算了一點,如今江南水患,皇上為了節省國庫開銷,竟是派容雲鶴前去賑災,如今容雲鶴不在京中,倒是幫了我們的大忙了。”

  說到此處,楚飛揚臉上泛出冷意,幸而及早告知容雲鶴不可前去白無痕所駐守的欽州,否則容雲鶴一旦落在海全的手中,隻怕容家的家財便要盡數歸於海全的名下了,他們的處境可就更加困難了。

  眾人聽完楚飛揚的分析,心中漸漸明了……

  “報!”幾名將軍與楚飛揚正商討著作戰計劃,帳外竟傳來侍衛的聲音。

  “進來。”另一名副將葉馳見楚飛揚正分析著戰局,便開口讓那侍衛進來。

  “報,王爺,方才傳來消息,京城城防軍已關閉了城門,並且堵住了京城的所有入口處,不準百姓出入京城。”侍衛立即跪在眾人麵前,快速將剛剛得到的消息說出來。

  “什麽?”所有將領心頭一緊,所有人頓時轉目看向楚飛揚。

  隻見楚飛揚在聽到這則消息後,平靜的眼眸中瞬間劃過一抹濃烈的殺氣,隻是轉瞬即逝便隱於眼底。

  “好個江沐辰,竟在這節骨眼上來了這一手。如此看來,咱們這二十萬大軍包括海沉溪的人均被關在了城門外。而江沐辰的手中,竟是握著京城上百萬百姓的性命。”冷笑三聲,楚飛揚心頭已是蓄滿怒意,想到夢兒被困楚相府,想到江沐辰對夢兒的垂涎,即便此時夢兒沒有危險,隻怕等江沐辰穩定了京中的局勢便會對她下手。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