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92節

  眨眼的功夫,原本漆黑的內室便被燭火照亮,海沉溪麵色冷沉地走了進來。

  隻見他目色陰冷,目光一掃內室,看到麵前緊拽著自己衣襟、眼中包著倔強之色的夏侯安兒,海沉溪不由得皺了下眉頭,目光隨即轉向暈過去的海越,眉間的褶皺則更加的明顯了。

  並未多言,海沉溪竟是走上前拎起海越把他丟給外麵的侍衛,沉聲開口,“來人,將世子帶回去,交給世子妃。”

  “想不到三位小姐公主竟有這樣的力氣,能夠打暈我海王府的世子爺,當真是小看了你們。”海沉溪冷笑一聲,目光陰冷地射向寒玉和曲妃卿。

  隻是,相較於曲妃卿,寒玉給他的感覺更加生疏。如果這屋內沒有藏有其他人,曲妃卿又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千金小姐,那剛才製服海越的,唯有寒玉一人。

  寒玉此人乃是寒澈的妹妹,寒澈以黑馬之勢奪得了文狀元,又過關斬將地成為西楚左相。而其妹今日亦是大顯身手,可見這對兄妹當真是藏著不少的秘密。

  “怎麽,隻準海王府放火,就不準我們點燈?海郡王素來與世子不合,怎麽今日竟幫著他說話?”夏侯安兒麵上泛起一抹冷笑,心底卻因為海沉溪的注視而微微發顫。

  “公主若是耐不住寂寞,海王軍的大營可是大敞著。”海沉溪再次看了夏侯安兒一眼,眼底劃過一絲冷漠,隨即轉身走出廂房,命外麵的侍衛重新鎖好房門,並安排了自己的侍衛守在門口。

  海沉溪的回答讓夏侯安兒的心頓時跌入穀底,麵色更加蒼白難看,眼中的淚珠再也止不住地滑落臉頰,無聲地哭泣了起來。

  “安兒,別哭。”曲妃卿收起眼底對海王府眾人的恨意,輕攬住夏侯安兒的肩頭,低聲安慰著她。

  寒玉麵色沉重地收回視線,心中明白,海沉溪定是懷疑自己的身份了。

  “真是可惜,想不到海沉溪竟在此時闖進來。”曲妃卿抬起頭來,看著已經恢複黑暗的內室,咬牙切齒地開口。

  “別衝動……”殊不知,這間廂房的屋頂上,竟趴著兩人。

  其中一人看到裏麵的情景身影立即動了動,隻是卻被另一人給製止。

  ‘啪……’隻是,兩人的身子一動,腳下踩著的磚瓦竟滑下了一塊,瞬間摔下了屋頂。

  “什麽人?”磚瓦摔在地上的清脆響聲瞬間引起四處侍衛的警惕,就連剛剛踏出院子的海沉溪也重新返了回來。

  燭火瞬間照亮了院子的每一個角落,海沉溪走上前,看著掉在院子花壇中的磚瓦,海沉溪原本平靜的眼底立即泛起寒意,沉聲道:“弓箭手準備。”

  隻見海沉溪一聲令下,原本隱藏在暗處的弓箭手瞬間衝了出來,上百名弓箭手高舉弓箭對著房頂,隻等海沉溪的命令。

  “放。”強勁有力的聲音自海沉溪的口中吐出,鋪天蓋地的箭矢頃刻間被弓箭手射了出去,一根根銀色箭頭的箭頭帶著寒芒插進屋頂磚瓦的縫隙中,卻沒有聽到預期的哀嚎聲。

  “郡王。”第一輪的箭矢發射結束,一名侍衛上前詢問海沉溪的意見。

  “看樣子,這海王府還是不夠牢固,竟有野貓野狗膽敢夜闖海王府。從現在起,所有人都給本郡王打起精神,日夜不間斷地巡邏海王府,尤其這座院落,要更加嚴密監視。”屋頂沒有任何的動靜,海沉溪便知上麵的人早已經逃走了。

  “是,郡王。”所有人異口同聲答道。

  “抽出五百人,給本郡王搜山,我倒要看看,是什麽人敢在海王府的地盤上撒野。”再次抬頭看了屋頂一眼,海沉溪冷笑一聲,轉身出了院落。

  “郡王,王爺請您過去一趟。”正要返身回自己的院子,管家卻走了過來,請海沉溪麵見海王。

  朝管家點了點頭,海沉溪麵色冷淡地走向海王的書房。

  一時間,整座陽明山上火光點點,五百侍衛分作二十隊,不斷在山間搜尋今夜潛入海王府的刺客。

  下山的路上,曲長卿麵帶愧色地看著腰腹被箭矢射傷的楚飛揚,心中盡是對自己的埋怨。若非他心浮氣躁,亦不會害得王爺受傷。

  “王爺,都是卑職的錯。”伸手想扶住楚飛揚,曲長卿看向楚飛揚腰間的傷口,眼中充滿擔憂。

  楚飛揚對他擺擺手表示不用攙扶,目光平靜地掃了眼滿山的火光,隨即鬆開捂著左腰側的手,趁著月色查看著腰間的傷口,幸而隻是擦傷,雖流了一點血,傷口卻不嚴重,隻消幾日便能夠結痂。

  “別自責,關心則亂。”曲妃卿是曲長卿的親妹妹,雖然海越的目標是安兒,但曲妃卿與安兒在一起,難怪曲長卿會擔心。

  不過,沒想到海越連他楚飛揚的表妹也敢染指,當真以為有一個海王的父親,他便真能夠成大事了?

  “王爺,海王府守備森嚴,一路上更是設置了層層關卡,看來海王已做了萬全的準備。”想起方才夜探海王府所看到的一切,曲長卿皺眉開口,心中似是壓著一塊大石頭,始終喘不過氣來。看來要救出妃卿等人,不是那般容易的事情。

  聞言,楚飛揚的神色亦是變得冷峻凝重,卻沒有立即開口回複曲長卿。隻見他從衣袖中掏出一瓶金創藥,倒出一切粉末隨意地往腰間一抹,沉聲開口,“此事等咱們回京後再議,先下山。隻怕此時海全已經動手了。”

  說著,楚飛揚走向樹林深處,牽出兩匹黑色的戰馬,與曲長卿上了馬背,尋著最崎嶇難走的路下山……

  此時的京城中,卻是人心惶惶。

  果不出楚飛揚的預料,海沉溪手中的那幾萬人,早已是虎視眈眈地盯著京城了。

  奈何,京城中尚有辰王的城防軍守著,這才迫使海沉溪的人不敢輕舉妄動。

  可即便這樣,那幾萬大軍已是從城郊朝著京城門口靠近。午夜時分,幾萬人已是駐紮在京城城門口,與楚飛揚留給韓少勉的五萬大軍對峙著。

  城門外一片燭火通明,兩軍對壘,氣勢緊張充滿殺氣,兩方將領均是騎在馬上嚴陣以待。

  而城門內已是一片壓抑的氣氛,百姓們知道西楚將要變天了,也知海王的軍隊已經兵臨城下,他們若此時逃出去,死的隻怕會更早些,因此每家每戶均是關緊了門窗。往日繁華的長街上,已是一片蕭條。

  官家府邸中的貴人們,更是徹夜難眠,自家的公子小姐被扣留在海王府做人質,而家中的老爺們卻是被玉乾帝扣留在宮中,一時間,所有官家焦頭爛額。

  緊緊是兩個時辰之內,便有四五趟八百裏加急匆匆奔向皇宮。

  海沉溪的軍隊卻沒有阻止八百裏加急進京,隻是保持著靜默,與韓少勉的人繼續對峙著。

  大殿上竊竊私語聲不絕於耳,眾臣心力交瘁,誰會想到海王的人竟然已經逼到了城門下,而楚王卻隻是讓那五萬人守住宮門口,萬一海王殺心大起,這京城可就要血流成河了。

  正在眾臣議論紛紛之時,外麵傳來接二連三的稟報聲,“報。”

  不消一會,便見幾名傳令官先後跑進大殿,雙膝跪在玉乾帝的麵前開口,“稟皇上,鄭州失守,被海王手下的慕容傑攻破。”

  “稟皇上,通州失守,被海王手下的白無痕攻破。”

  “稟皇上,義城失守,被海王手下的劉冥紅攻破。”

  “稟皇上,……”

  “夠了。”龍顏大怒,玉乾帝大手猛地拍向龍案,麵色已是氣得鐵青,一聲大喝立即讓大殿變得鴉雀無聲。

  眾臣麵色同樣難看,對於方才聽到的消息更是震驚不已。

  鄭州、通州、義城,可是分布北麵、西南麵、東麵,海王這是發動全麵戰爭啊。

  這才過了幾個時辰呀,為何就被海王攻破了這麽多的城池,若是在這樣下去,隻怕西楚的大片江山都要落入海王的手中了。海王是何時準備這一切的,竟打得所有人措手不及,那擋在城門口的幾萬大軍,隻怕是為了擋住援軍吧。這可如何是好,難道要他們在此等死?

  “楚飛揚到底幹什麽吃的?朕給他五萬大軍不是讓他看守城門的,若是他早點率軍攻打陽明山,豈會讓海全先發製人,一舉攻破這麽多的城池,他腦子到底在想些什麽?”玉乾帝大怒,身子驟然自龍椅上站起,龍目中一片震怒。

  眾臣聞言均是不敢接話,紛紛低頭不語,麵上一片愁苦之色。

  “皇上,即便楚王攻打陽明山,他手中也僅有五萬人馬,又豈能分身乏術地前往通州。義城阻止海王的攻勢?”這時,素來明哲保身的端王開口為楚飛揚辯解。

  眾臣聽之,心中亦是明白玉乾帝方才對楚王的抱怨全然是強人所難。海王出其不意攻下這些城池,已是向所有人說明他早已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又豈是區區五萬人馬能夠阻止的?

  可玉乾帝此時正在氣頭上,斷是不會將端王客觀的分析聽入耳中,隻見他手指猛地指向端王,怒道:“端王,你這是在指責朕嗎?難道朕願意看到自己的江山被海全那個老匹夫奪走?”

  “皇上,微臣隻是就事論事。皇上臨時下旨,能夠在短時間內召集五萬人馬著實不易,更何況陽明山距離京城還有一段路程,即便騎馬快奔也許不少時辰,更何況是這五萬人馬?”端王卻是拋去往日的置身事外,滿麵肅正地開口,隱帶威信的說辭讓玉乾帝一時間冷靜了下來。

  “皇上,微臣認為端王所言極是!陽明山距離京城甚近,楚王首先想到的便是保護皇上與京城百姓的安危,然後再調兵遣將與海全大戰。況且,海全能夠動手,說明陽明山定也是固若金湯,不易攻下。”此時,雲玄之緊跟著端王開口,眾人抬頭望去,隻見雲玄之麵色隱隱帶著焦急。

  “皇上莫要忘記,如今辰王還在京城中啊!”曲淩傲見玉乾帝漸漸恢複了冷靜,立即抱拳走出隊列朗聲提醒。

  眾臣聽完曲淩傲的提點,臉上的神色越發地難看,一顆心早已是懸在半空中,一個海王已叫人吃不消,若再來一個辰王,那……那天下豈不要打亂?

  “楚王何在?”玉乾帝穩住心神,深吸口氣,高聲詢問楚飛揚身在何處。

  “微臣叩見皇上。”楚飛揚一身親王服踏進大殿,單膝跪在地上。

  “著楚王領兵二十萬,剿滅叛賊海王!”玉乾帝咬牙切齒道。

  “臣遵旨。”楚飛揚雙目半斂,眼底冷淡平靜,沉著應下聖旨。

  西楚玉乾一十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海王兵變,玉乾帝封楚王為大將軍,統領二十萬大軍,圍剿海王。

  ------題外話------

  這幾日,有不少親親表現出對夏侯安兒的不滿。

  其實,在這裏,我想為安兒抱不平一下,每個人都是擁有不一樣的愛情的,在不涉及小三、二奶等問題的愛情國度裏是沒有對錯之分的,通往愛情的道路亦是各色各樣!

  但對於安兒而言,她選擇了最艱難的一條路,這樣的勇氣對於一名封建社會的公主而言,是極其珍貴的,希望大家以寬容的心,去理解一個女孩的愛情!

  ☆、第三百二十四章 雪上加霜

  “此時二十萬大軍均在何處?”楚飛揚大步流星踏出皇宮時,已是換上了一身戎裝。

  城外韓少勉率軍五萬與海沉溪手中握有的軍隊對峙,雙方雖相持不下但短時間內卻還不會動武,習凜便抽空回到城中與楚飛揚會合,同時等候楚飛揚下一步命令。

  聽到楚飛揚的問話,習凜心中微微盤算了一番,這才謹慎地回答:“二十萬大軍聚集在城郊東大營與城郊西大營處,孟濤、葉馳、杜榮輝等人已經整裝待發等候王爺。”

  仔細地聽著習凜的稟報,楚飛揚略微點了下頭,黑暗中那雙如濃墨般化不開的黑眸散發出點點亮光,隻見暗夜中墨綠披風在空中劃過一道飛揚的弧度,楚飛揚已在頃刻間翻身上了馬背,端坐在馬背上卻是轉頭看了眼身後的皇宮,楚飛揚眼底神色微微閃動,卻沒有再開口,領著習凜便朝著長街奔去……

  長街上早已恢複了安靜,興許是知曉海王軍已經攻下了西楚的數座城池,方才還將家丁派到長街的世家大族已是召回了所有人,命所有的奴仆守著自家的院子。

  ‘噠噠噠……噠噠噠……’寂靜的青石路上傳來清脆的馬蹄聲,聲響直直傳向遠處黑不見五指的暗夜中,留下令人悸動的害怕。

  “籲……”楚飛揚卻在此時勒住手中的韁繩,讓馬兒停下了腳步。

  隻見他微微側臉看向楚相府的方向,眼底帶著一抹擔憂與掛懷。

  習凜緊跟著勒緊韁繩,讓疾奔的馬兒停了下來,隨即稍稍牽動韁繩,讓馬兒靠近楚飛揚的坐騎,瞧出楚飛揚的視線正投向楚相府的方向,習凜低聲輕喚了聲,“王爺。”

  “你先回相府,將事情告知王妃,讓她不必擔心。”楚飛揚收回視線,低沉命令習凜。

  “是。”習凜坐在馬背對楚飛揚抱拳,即可扯動韁繩轉換了方向,以極快的速度往楚相府的方向奔去……

  楚飛揚見習凜離開,麵色肅正,目光冷硬轉向前方,手中馬鞭揚起……

  “來者何人?”城門處,城防軍早已嚴陣以待,整座城樓上燭火通明,四處可見巡邏的城防軍,而城門內更是守著無數的城防軍,看來即便江沐辰此時身在皇陵,城防軍的消息一樣十分的靈通。

  “楚飛揚。”楚飛揚俯視下麵守城門的侍衛,冷聲報出自己的名諱。

  “見過楚王,開門。”底下的侍衛見是楚飛揚,立即向楚飛揚行禮,隨即揚聲讓身後的城防軍打開一扇城門放楚飛揚出城。

  見城防軍今日竟這般容易便放行,楚飛揚的身姿卻未動分毫,目光冷幽地掃視著整座城樓,隻見那城樓上人影幢幢,隱約還能夠聽到城防軍巡邏的腳步聲。

  “王爺?”那名侍衛見楚飛揚隻是端坐馬背並無出城的架勢,一時間有些捉摸不透楚王心頭所想,低淺出聲輕喊了一聲。

  “你們的消息倒是十分地靈通。”楚飛揚冷目轉向那名侍衛,聲音低沉卻帶著一股與生俱來的威懾。

  那侍衛在楚飛揚的緊迫盯人下略微低下頭來,卻是鏗鏘有力地回道:“王爺過獎。”

  正在此時,城郊外竟響起一陣兵器相交聲,楚飛揚神色一凜,身影在城防軍的震驚中如鬼魅般衝出了城門……

  夜半三更,京城中卻無人能眠,楚相府中亦是燭火通明,管家領著侍衛家丁死守楚相府,誓死捍衛楚相府眾人。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