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91

,這是大不敬。玉乾帝借由餘公公的嘴說給楚飛揚聽,顯然是玉乾帝對楚飛揚的作為十分的不滿意。可卻擔心如今連楚飛揚也跟著造反,這才讓一個公公開口譏諷楚飛揚,若是出了事情,處置了餘公公便可,倒是傷不了君臣的情分。

“微臣特來向皇上請罪。”楚飛揚卻是不理會餘公公,徑自開口,清朗之聲透過大帳傳入帳內,讓裏麵的大臣與玉乾帝聽得清清楚楚。

見楚飛揚竟半點也沒有將自己放在眼中,餘公公心中惱怒,但他卻也是個審視多度的人,麵上訕訕一笑,推開了一步讓楚飛揚走進大帳。

“微臣叩見皇上。”如楚飛揚預料的那般,玉乾帝此時正端坐在主帥的座位上,而其餘的大臣,除去端王曲淩傲幾人,盡數立於帳內,聽著玉乾帝的訓話。

“起來吧。”玉乾帝語氣極淡,細聽之下則含著不易察覺的怒意,那雙射向楚飛揚的龍目更是夾雜著指責。

不等楚飛揚站直身子,玉乾帝已先開口,“這大半宿的,楚王是去哪裏了?主帥不在大營內統兵打仗,竟私自出了軍營,楚王你可知罪?”

眾人沒想到素來親厚楚飛揚的玉乾帝,這一次竟是對著楚王大動肝火,責備之意顯而易見,讓帳內的大臣們紛紛低下了頭,不敢參與玉乾帝楚王之間的爭鬥。

曲淩傲自是清楚,楚飛揚深夜離開軍營定是有緊急的事情。可如今西楚江山動搖,根基將被破壞,加上一晝夜之內失去城池與皇宮,使得玉乾帝心情浮躁,見到任何人都會訓斥一番,也難怪他會拿楚飛揚離開軍營的事情發難。

稍作思索了片刻,曲淩傲皺眉替楚飛揚說情,“皇上,楚王定是有急事才會如此,還是請皇上先聽完楚王的解釋吧。”

“哼,解釋?辰王海王兵變之前,可有跟朕解釋一番?楚王,你手中這麽多大軍,如今見辰王海王即將成事,心中是不是也產生了相同的想法?”可玉乾帝卻絲毫不買賬,三言兩語便想給楚飛揚定罪。此時細看玉乾帝的臉色十分蒼白無力,可見即將丟掉江山的危機感讓他身心煎熬,也難怪會疑神疑鬼。

楚飛揚斂去眼中的淺笑,麵色淡然卻帶著堅定道:“皇上能來城郊大營,那便說明皇上心中是對微臣放心的。況且,微臣昨夜離開軍營,亦是有原因,還請皇上能夠聽臣一言。”

楚飛揚的不卑不亢以及不逃避的態度,讓玉乾帝的臉色稍稍好轉了些,略有些疲倦地靠在椅背上,玉乾帝有些不耐煩地揮了揮手,“既如此,你就說來聽聽。”

“是。”得到玉乾帝的允許,楚飛揚這才緩緩開口,“微臣得到消息,昨夜北齊太子率軍十萬揮師西楚北邊邊境,與海王的軍隊匯合,使得辰王在北邊的軍隊吃了敗仗。”

‘啪!’

楚飛揚的話音還未落地,便見原本放鬆身體的玉乾帝拍案而起,滿麵怒容地盯著楚飛揚,咬牙切齒道:“北邊不是有幾十萬大軍壓境嗎?這些人不都是你的手下嗎?你為何不讓大軍抵製齊靖元?難道你也希望西楚滅亡?”

“皇上,北邊大軍的大印,如今可還在虎威將軍呂鑫的手上啊。縱然這些將領是微臣帶出來的,可沒有帥印誰會聽從微臣的指派?若他們聽從了微臣的指揮,那豈不是讓人懷疑微臣有不臣之心?”楚飛揚不給玉乾帝為難自己的機會,三言兩語便堵住了玉乾帝的嘴。

隻見玉乾帝一時間啞口無言,雙目怒瞪著楚飛揚,卻是無計可施,隻能嚷嚷道:“好好好,你果真是能言善辯。你以為你舌燦如蓮,朕如今還會相信你們嗎?海王平日裏不也是對朕謙恭有禮,可現在呢?他已經霸占了朕的大片江山了,狼子野心豈是幾句話就能夠看出來的。”

“皇上息怒,臣等罪該萬死。”眾臣見玉乾帝發怒,連平時的冷靜也不見了,紛紛嚇得跪地請罪。

“罪該萬死、罪該萬死,你們除了會說這四個字,還會什麽?楚飛揚,朕問你,朕指給你二十萬大軍,你為何按兵不動?難道是想依附那兩王中的一人?”玉乾帝暴怒,指著楚飛揚厲聲質問道。

楚飛揚隨著眾臣下跪,聽到玉乾帝的問話,直起上身開口,“回皇上,臣已部署完畢,隻是當時辰王突然關閉城門,微臣為了顧全皇上的安慰,這才按兵不動。”

“說得真是好聽啊,為了朕的安危著想。若是辰王等人奪得西楚,朕不管是逃到哪裏都會被誅殺。”玉乾帝重重地哼出一聲,言語間竟是不信任的口氣。

“皇上,為今之計是如何反敗為勝。楚王多年行軍打仗,微臣相信楚王定會力挽狂瀾,且楚家世代忠良,皇上可不能冤枉了楚王啊。”此時,沉默良久的端王突然開口,即便是素來保持中立的他,看到玉乾帝如今百般地質疑楚飛揚,亦是心生不滿。

盡管朝中武將眾多,但像楚飛揚這樣用兵神速的卻極少,玉乾帝若是將楚王也得罪了,那收複失地可就真的無望了。

聽到端王為楚飛揚求情,玉乾帝隻覺怒上心頭,雙目充血地掃視著跪在地上的眾臣,心底滿是疑惑,如今他是一個人也不相信,總覺得所有人都想奪走自己的江山。

“皇上,您喝口茶消消氣。既然楚王領命擒賊,相信楚王定不會讓皇上失望的。”太後見帳內形勢緊張,看著玉乾帝又要得罪人,趕忙走出內帳上前安撫動怒的玉乾帝。

經太後的提醒,玉乾帝看眼地上跪著的大臣們,心知自己想要奪回江山還要依靠他們,便硬生生壓下不斷湧上來的怒意,陰沉著聲音開口,“都起來吧。”

“謝皇上。”眾人不由得鬆了一口氣,這才小心翼翼地站起身,安靜地立於帳內。

“楚王,朕給你三月的時間平息叛賊,否則軍法處置。”玉乾帝將太後遞過來的茶盞擱置在桌上,雙目陰沉地盯著楚飛揚,命令道。

☆、第三百三十六章

聞言,眾臣心中震驚,海王辰王謀劃幾十年,皇上竟要楚王在三月之內平息此事,到底是太過相信楚王的能力,還是想趁機刁難楚王啊。

“皇上,海王辰王精心策劃這麽多年,此次那二人又是從西楚東南西北四角同時發起進攻,隻怕三月之期實在是為難微臣了。怕隻怕這期間的調兵遣將也會浪費不少時間。”楚飛揚看清現狀,據實以報。並未因為以往的戰功而沾沾自喜、妄自稱大,而是以現在的敵我雙方的狀態出發,清晰地分析著當前的狀態,以期做出最好的判斷和選擇。

他的反應倒是出乎玉乾帝的意料,玉乾帝原以為楚飛揚會滿口答應,卻不想楚飛揚心思深沉,不但沒有立即應下自己的要求,更是不顧臉麵地回絕了自己的要求。這樣的楚飛揚,似是少了以往的忠心為君,讓玉乾帝覺得現如今的楚飛揚越發難以掌握與控製了,一時間玉乾帝的心頭湧上無限的殺意,但雙目觸及此時營帳內的所有將領與朝中大臣,卻硬生生地忍了下來,並未立即發作。

隻見玉乾帝緊握雙拳,半晌才見他麵色微沉,緩緩鬆口淡漠道:“就算朕等得了,難道你忍心這天下蒼生遭受戰火侵襲?你往日皆是用兵如神,再難的問題到了你的手上,皆會迎刃而解,怎麽這一次卻在對付海全江沐辰這兩個叛賊的問題上一再猶豫,似是對他們二人不忍下手。楚王,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如今西楚天下大亂是誰造成的!朕可是得到消息,說元德太妃前往楚相府處置楚王妃,卻害的楚王妃如今下落未明。朕心中雖知楚王愛妻深切定會心急如焚而亂了方寸,可在國家大事的麵前,個人的榮辱隻怕隻能靠後解決吧。楚王,你好好想想朕的這番話,好自為之吧。”

營帳內眾臣與玉乾帝躲在密室的這一兩日中,均是與外界沒有半點接觸,如今突然聽到玉乾帝提到楚王妃的事情,眾臣心頭頓時震驚,均是滿目詫異地看向楚飛揚,那一道道包含驚訝的眼眸中,或驚奇或訝異或可憐或幸災樂禍或恍然大悟。

那一道道落在楚飛揚身上的隱晦不明的視線,絕大多數似是在指責楚飛揚竟為了一個女子而延緩救出玉乾帝的時間,讓一國之君置身於危境之中。與此同時,更是不顧他們之間的同僚之情,任由滿朝文武百官性命受到叛王的威脅,此舉簡直就是誤國,瞬間便激起朝臣對楚飛揚的不滿和指責。

楚飛揚見許多大臣的神色在一瞬間發生了轉變,黝黑的眼瞳中折射出一抹極淡的嘲諷,轉向玉乾帝的臉上則隱隱帶著冷意,讓人不敢靠近半分。

那些跟著楚飛揚南征北討數年的將領們見皇帝竟這般誣陷楚飛揚,一個個心頭大怒,可卻也知楚飛揚的脾性與現在的局勢,若他們貿然開口,那等於是給皇帝等人發難的機會,屆時被皇帝強行按上延誤軍機的罪名,隻怕是會害了楚飛揚。

思及此,一群將領心頭雖忿恨,卻也稍安勿躁,沒有做出讓楚飛揚為難之事。

而玉乾帝不等楚飛揚開口,緊接著又開口問道:“楚南山此時身在何處?朕有事問他。”

“祖父正在城郊西大營。”楚飛揚麵色坦然,並未因為玉乾帝所出的難題而麵露難色,平靜的語氣回答著玉乾帝的問題。滿麵的平靜,仿若方才沒有聽到皇帝故意為難和抹黑的話語,讓一幹擔憂他的人不禁微微鬆了一口氣。

聽之,玉乾帝猛然皺了下眉頭,目光忽而轉為淩厲之色射向楚飛揚,心思卻是翻騰了起來。

“老王爺真是老當益壯一心為國,皇上本已準許他在楚王府中頤養天年,卻不想在國難當頭之時,他竟自告奮勇地為皇上分憂,這樣的精神,真是讓人感動。”這時,沉默許久的太後卻在此時開口。

聞言,楚飛揚淡然的眸子靜靜地掃了太後一眼,那冷然地目光中卻是帶著極其強烈的警告。

太後方才所言,聽之是讚許楚南山的愛國之舉,實則卻是指責楚南山不經皇帝允許擅自出仕,暗中引導著百官的思緒,故意帶偏眾人的想法。其心之險惡,讓楚飛揚頓時寒了眼底射出的光芒,更是直接迎上太後含笑淡定的視線,雙方互不相讓,隱約間進行著廝殺。

隻是,眾臣在聽到楚南山加入戰事的消息後,臉上卻均是鬆了一口氣,甚是感激楚南山的出山,隻要有楚南山壓陣,想必海王辰王等人亦會受到重創。

“報!”正在此時,帳外傳來習凜的高呼聲,隨即帳簾被掀開,習凜大步走進營帳,單膝跪在楚飛揚的麵前,朗聲道:“王爺,發現新的敵情。”

“起來回話。”楚飛揚見此時帳內站著所有的大臣,心知軍情不可泄漏,便示意習凜起身回話。

習凜亦是擔憂消息會泄漏,此時得到楚飛揚的準許,便立即起身,在楚飛揚的耳邊極小聲地稟報著前方戰事。

眾臣見楚飛揚二人行事隱秘,心中均是好奇不已,就連玉乾帝與太後亦是向楚飛揚投去了打量與詢問的視線。

卻不想,楚飛揚麵沉如水,絲毫沒有泄漏出半點心緒,當真急煞了一群人。

“楚王,到底出了何事?”玉乾帝見楚飛揚久久不曾開口,臉色便陰沉了下來,冷聲開口問道。

楚飛揚瞧出玉乾帝眼底的焦色,眉宇間微微泛出一抹為難之色,半晌才開口,“皇上,此事還需與祖父相商,不如等祖父前來……”

“不必,你即刻護送朕前往西大營。”而楚飛揚的話還未說完便被玉乾帝打斷,但見玉乾帝當機立斷地下了這一道指令,不給任何人阻攔的機會。

“是,微臣這就出去準備。”楚飛揚也是毫不含糊地應下,隨即不給玉乾帝反悔的機會,轉身出了營帳準備上路之事。

“王妃,那邊木屋內,元德太妃正在鬧脾氣,早膳和午膳送過去,她竟是一口也沒有吃。”迎夏氣鼓鼓地走入室內,朝雲千夢福了福身,便開口向雲千夢稟報元德太妃的情況。

聞言,雲千夢放下手中的兵書,轉目看向窗外,隻見外麵天氣清朗、日頭正好,真是散步散心的好天氣。

雲千夢擱下手中的兵書站起身,笑道:“她這是心有不甘,咱們去看看她吧。”

元德太妃原本以為可以賜死自己,卻不想她帶過去的人竟被自己射殺幹淨,而元德太妃本人又被擄到這荒郊野外,也難怪向來養尊處優玩弄人於股掌之間的元德太妃會大發雷霆。

“王妃,您懷著身孕,還是莫要接近元德太妃。”慕春暗自瞪了快人快語的迎夏一眼,心中有些責怪迎夏遇到事情便稟報王妃。那元德太妃現如今正怒氣上頭,見誰都會亂發脾氣,可迎夏這丫頭竟是毫無分寸,也不看看如今王妃的身子狀況,若是出了意外,誰能承擔地起。況且,又有誰知,那元德太妃如此舉動不是為了將王妃引過去的借口呢?

接到慕春略帶責備的目光,迎夏低頭吐了吐舌頭,也是在心中暗罵自己怎麽缺心眼了,王妃如今是雙身子,萬一被那潑婦般的元德太妃氣到,那可如何是好。

“無礙,總要去見一見元德太妃的。我的身子調理得很好,大家不必擔心。”雲千夢淺笑著踏出被打掃的窗明屋淨的木屋,領著兩個丫頭步下木屋前的台階。

守在外麵的喬影見狀,立即跟在三人身後,緊緊地保護著雲千夢。

“滾開,本宮才不吃嗟來之食,讓雲千夢過來,本宮倒要看看她居心為何?若她綁架本宮是為了威脅辰兒,本宮情願一死,也不會讓她得逞。”

遠遠的,已聽到元德太妃的謾罵聲,伴隨罵聲的還有她打砸午膳的聲響。

幸而這木屋內所用的器皿均是木碗竹筷,即便被摔在地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原配攻略地獄模式七零年代炮灰女配[穿書]六零之穿成極品他媽娘子總想做寡婦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