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0節

  蘇青被季舒雨將了一軍,麵色頓時難看了起來,立即起身朝著老太太雙膝跪地,求饒道“老太太,奴婢沒有托大的意思!還請老太太明鑒!”

  而老太太也不想在季舒雨麵前把此事鬧大,否則鬧到聖上麵前,倒霎的還是雲玄之,便腆著笑臉對季舒雨好言好語道“夫人莫氣,老身定會好好管教這些奴婢,絕不會讓夢兒受了委屈!”

  雲千夢見老太太如此疼愛自己,眼眶頓時紅了,拉著季舒雨的手求饒“舅母,夢兒沒有受委屈!求舅母不要生氣,免得氣壞了身子,夢兒會心疼的……”

  季舒雨被雲千夢搖著雙手,又見她一副可憐見的,便重重歎了口氣,這才鬆口:“舅母知道了!隻是,到底是何事,讓你這麽大半夜的跑這一趟?”

  聽聞季舒雨又發問,蘇青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可她的身份低微,實在沒有開口的資格,隻能使勁的攪動著手中的娟帕,一心盼著老太太能夠攔住……

  可老太太剛才被季舒雨嚇到了,哪裏還敢再阻止雲千夢回答,隻能心疼的看著雲千夢開口!

  而雲千夢與季舒雨則是把那兩人的神色放進眼底,雙方眼中微微泛出開心的笑意,便聽見雲千夢乖巧的聲音“舅母,方才蘇姨娘說起了娘的嫁妝!想必是要把娘的嫁妝還給夢兒吧!這才派人請了祖母與夢兒過來!”

  季舒雨一聽,麵色徵徵好轉,隻是心中仍有疑問“這麽說來,我們姑娘的嫁妝都在蘇姨娘的手中?蘇姨娘何德何能,居然把持正室夫人的嫁妝這麽多年?”

  蘇青一聽季舒雨柔中帶威的問話,一顆心猛地一抖,隻能小聲的辯解道“夫人誤解了!這是我們夫人當年臨終前托付給奴婢的,讓奴婢在小姐及笄後交給小姐!奴婢今日所做,便是想把這一切都交給小姐!”

  可蘇青的解釋卻不被季舒雨接受,隻見她重重的冷哼一聲,聲線直線轉冷道“臨終遺言?你是哪顆蔥,我們姑娘會把這麽重要的東西交給你?你當我們輔國公府都是死人嗎?還是怕娘家人會吞了自己姑娘的東西?”

  此言一出,連老太太也隻覺此事的重要,至此也真正的斷了強要曲若離嫁妝的念頭!

  可此時老太太也不便出麵向季舒雨求饒,便把目光放到雲千夢的身上,希望她多說幾句好話!

  雲千夢會意,小心的搖著季舒雨的手臂,謹慎道“舅母,蘇姨娘畢竟還是父親的妾!咱們隻管娘親的嫁妝便是,您別為不重要的人動怒了,夢兒好心疼!”

  季舒雨被她鬧得無法,臉上的寒意也再也凝固不起來,隻能既好氣又好笑的伸手點了點雲千夢的額頭,無奈道“你呀!”

  隨即這才轉目對老太太正色道“老太太,這本事相府的內院之事,我一個外人不該插手!隻是,誰叫我們夢兒自小沒了娘親,我不把她當親女兒看,還真沒人心疼了!今兒個,既然讓我遇到了這事,我便要托大管了這事,至於這些人興風作浪的姨娘,便留給相爺收拾吧!不知老太太意下如何?”

  老太太見季舒雨話已說到這個份上,又瞧她隻管嫁妝之事,便立即點頭,忙不迭的回道“夫人此言差矣,咱們本就是親家,夫人幫著夢兒管理嫁妝,也是理所應當的!”

  季舒雨見狀,便徵一點頭,目光隨即轉向蘇青,冷聲道“蘇姨娘,你現在便交出嫁妝吧!我讓身邊的老嬤瑭跟著,一件件的記下,然後再把冊子帶回輔國公府與之前的比對,若是一伴不少,此事便翻過去!若是少了一伴,到時候大家麵上都不會好過!”

  蘇青就這麽一直跪在地上,本就已是一肚子的氣,此時聽季舒雨如此逼人,更覺一口猩甜湧上心頭“噗哧”一聲,一口血頓時噴出了口,而蘇青則是兩眼一番暈了過去

  “來人,將蘇姨娘抬去偏房!”老太太隻覺這輩子沒有在親家麵前如此丟人過,立即指著幾個嬤嬤把蘇青抬了下去,而那邊季舒雨已是叫過蘇青身邊的王嬤瑭,讓她指出放嫁妝的地方,自己亦是一步不落後的跟著那王嬤嬤,見她打開內室的一麵牆,便指揮輔國公府的丫頭婆子把裏麵的東西搬出來登記入冊!

  老太太看著那已經堆滿整座風荷園卻還在源源不斷往外拿的嫁妝,隻覺心頭巨痛,卻又迫於季舒雨的壓力,隻能一邊詛咒著蘇青,一麵說早該物歸原主了!

  季舒雨與雲千夢聽著老太太口不對心的話,黑暗中兩人相視一笑!

  正文 第五十七章 壽宴即將拉開序幕

  雖然輔國公府丫頭婆子辦事速度相當的迅速,但也因為曲若離的嫁妝數量實在過於龐大,眾人整整忙了一夜,這才把蘇青內室關於曲若離的嫁妝給盤算清楚!

  到了下半夜,老太太被季舒雨與雲千夢勸回去休息,而季舒雨則是堅持到記賬的婆子把名冊交給自己,有親眼見眾人把物件全數的搬到雲千夢的綺羅園,這才放下了心!

  雲千夢看著堆滿院子的東西,一時間頭疼了起來!

  一時間竟有些佩服蘇青,那女人為了獨占曲若離的嫁妝,竟在自己的內室中重新開了一間占地寬廣的密室,除去能夠裝載下這全部的嫁妝,還有許多其他的寶貝!

  米惶嬤與慕春等人則是幫著輔國公府的丫頭們把一些最貴重的搬進了內室,雲千夢見季舒雨為了自己的事情忙活了整整一夜,心中頓時內疚不已,拉著季舒雨的手心疼道“舅母,若不嫌棄,便在我這屋內休息片刻再回去吧……”

  季舒雨知她真心關心自己,可老太君這會子定已是在等著自己的消息了,便笑著摸了摸雲千夢熬夜後略顯蒼白的小臉,淺笑道“不了,我還得回去向老太君稟報呢!倒是你,一會可要好生的休息一日!”

  說著,便把那賬冊交給雲千夢,仔細的交代著“好生的與之前的賬冊比較,若是少了一件,舅母定會為你討回來!”

  雲千夢見季舒雨此刻還是想著自己的事情,一時感動不已,雙手接過賬冊,帶著萬分的感慨開口:“倒是可惜了那兩株血珊瑚!輔國公府對夢兒的恩德,夢兒窮極一生也難以報答!”

  季舒雨見她說此話時如此的鄭重,頓時有些詫異,半餉才又溫柔得把年紀尚小卻讓人心疼的雲千夢攬進自己的懷中,細聲道“你既是舅母的外甥女,也是舅母的親兒,更是咱們輔國公府的孩子!母親對親兒不就如此麽?你這孩子,快別這麽見外,小心以後舅母不幫著你了!況且,兩株血珊瑚換回若離的嫁妝,這可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雲千夢靜靜的待在季舒雨的懷中,感受著兩世都不曾有的母愛,這柔軟溫柔的懷抱卻又蘊藏著讓人無法估量的力量,一時間讓雲千夢浮躁的心安靜了下來!

  一旁的婆子見天色已亮,便輕聲提醒季舒雨要回輔國公府了,否則老太君一會找不到人著急!

  季舒雨見自己在相府呆了整整一夜,的確不能再耽擱,便輕輕的放開雲千夢,不放心的叮嚀“這幾日你可要小心應對所有人,若有壓不住的,盡管抬出輔國公府與太後!”

  聞言,雲千夢沉靜的臉上忽而被她逗笑,說的好似自己多麽的蠻不講理似的,非要以權壓人!

  不過,雲千夢心中卻明似一把刀,昨晚上若不是季舒雨的身份,怕還真是壓不住老太太!

  蘇青之所以被氣的吐血暈厥,就是因為她的身份太過卑徵,這也是蘇青從一開始便輸的最重要的理由!

  本想把季舒雨送至相府門口,可她卻是在綺羅園的門口讓雲千夢留了步,隨即又拉近雲千夢,略帶擔憂的低聲問道“聽說你叔父的孩子均被老太太接來了相府,可有此事?”

  季舒雨既然已經這麽問了,自然是知道這伴事情的真實性,雲千夢也毫不隱藏,淡笑著點了點頭,把老太太的盤算盡數說與季舒雨聽!

  隨後見季舒雨輕皺了眉頭,雲千夢笑的風輕雲淡,輕聲寬慰道“舅母不必太過擔憂!他們再好,也不是父親的孩子!夢兒心中有數!”

  季舒雨見她一副淡然從容的模樣,原本懸著的心緩緩的放了下來,讓雲千夢快回屋內休息,自己則是快步帶著身後的丫頭婆子趕回輔國公府!

  雲千夢重新回到內室,米嬤嬤與慕春等人正在盤點入庫,見她回來,米毋嬤放下手中的活走過來問道“小姐,老奴服侍您休息吧!”

  可雲千夢卻是搖了搖頭“不了,天都已經亮了,你們替我梳洗更衣,我要去祖母那邊請安!這的東西,有水兒冰兒看著,回來再清點吧!”

  米嬤嬤本想勸雲千夢今日好生的休息,可又想小姐得了這麽大筆的嫁妝,老太太本就心中不快,若再仗著輔國公府撐腰而不去請安,指不定老太太會給小姐小鞋穿,便與慕春兩個,一個打水一個拿出幹淨的衣衫,伺候雲千夢淨臉換衣,一同前往老太太的百順堂!

  此時離老太太歇下不過一個時辰,老太太自然是沒有起來的,雲千夢在外間坐著等了一盞茶的時間,隨後在苗娘嬤的帶領下來到內室,朝著老太太的床前福了福身,這才輕手輕腳的離開了百順堂!

  而此時風荷園內卻發出一聲嚎啕大哭聲,蘇青次日醒來見自己的內室被人搬空了三分之二,一時間心慌的跌坐在密室的門口,雙手拍著地毯便放聲哭了出來!

  “夫人夫人,您可不能太過悲傷啊!你別忘了,您的肚子裏還有小少爺呢!”王嬤嬤心中亦是不好受,隻見她跪在蘇青的身邊,一手拉著蘇青的,一手輕輕的撫在蘇青胸前為她順氣!

  可此時的蘇青哪裏聽得進去這些,她是真沒想到雲千夢這個小賤人狠到這個程度,就差把她的風荷園給搬空了啊!

  隻要一想起自己私藏了十幾年的巨額財富比別人搶走,蘇青便覺自己身上的血液被人抽空般窒息難受!

  而此時過來的雲若雪,則是躲在內室門口看著她娘毫無形象的大哭,心中後悔不已!她原以為曲若離的嫁妝不過與平常人家無異,可昨兒個,當她親眼看到堆滿滿院子的貴重物件後,雲若雪恨不能一頭撞死!

  那些價值連城的寶貝原本就是她的,可如今卻被雲千夢那個賤人用奸計給奪了過去,氣的雲若雪恨不能立即衝去綺羅園與雲千夢來個魚死網破!

  隻是,雲若雪又想到,自己此時已是失去了那麽一大筆的財富,萬萬不能在這節骨眼上再把雲千夢得罪了,否則用嫁妝換來的出席壽宴機會可就白白的給浪費了!

  雲若雪縮在門邊,把所有的事情給整理了一編,雖然心中懊悔不已,可如今事已至此,要想從雲千夢手中奪回嫁妝是絕對不可能了,倒不如把注意力放在壽宴上,找到一個讓所有人都羨慕的如意郎君,到時候,看她怎麽收拾雲千夢!

  如此一想,雲若雪的眼中不禁冒出一絲得意,卻被偶然回頭的蘇青給看了個正著,隻見蘇青猛地從地上爬起來,在雲若雪還未反應過來之前衝到她的麵前,舉起右手便朝著雲若雪的臉頰揮了上去!

  ……啪!,一聲巨響,打懵了雲若雪,也打落了蘇青包在眼中的淚!

  隻見蘇青隨即指著大門的方向大聲吼道“滾!你給我滾!”

  雲若雪腦中頓時一片空白,看著蘇青猙獰的表情,心中瞬間害怕了起來,此時她在相府不受眾人的喜愛,若連蘇青也不要她了,那她以後的處境可想而知!

  幾乎沒有多想,雲若雪反射性的便跪了下來,抱著蘇青的雙腿大聲嚎啕“娘,您這是怎麽了?這一切都是雲千夢挖好了坑引誘我往下跳的,您怎麽能怪在我頭上呢?我不過就是想為自己找個好人家,以後也能幫襯著弟弟!娘啊,您不能趕我走啊,我是你的親女兒啊,你這樣做,豈不是讓親者痛、仇者快嗎?雲千夢若知道我們母女關係破裂,指不定在背地裏多麽的嘲笑我們呢!”

  可今日的蘇青卻是鐵了心了,任由雲若雪如何的痛哭求饒,她眼中堅定的神色均未變過!

  對於蘇青而言,雲千夢還未出生時已被她看作成了敵人,對於這個敵人,蘇青從未心慈手軟過,幾次三番的想置雲千夢於死地,因此,對於這一次雲千夢設計陷害她的事情,蘇青隻能自認技不如人,除去心疼那筆嫁妝之外,心中並未有多大的觸動!

  可雲若雪卻不同!

  蘇青自懷著雲若雪時,便把所有的希望放在肚中的孩子身上!盡管後來雲若雪生下來是個女孩兒,但她畢竟是蘇青的第一個孩子,蘇青自然是十分喜愛這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嬰,因此投注在雲若雪身上的母愛是超乎想像的多……

  可如今,直接導致她失去嫁妝的不是別人,正是這個被蘇青視為掌上明珠的長女,怎能不讓她心灰意冷?又怎能不讓她深惡痛絕?

  雲若雪為了一己之私被雲千夢所利用,竟不顧自己對她這麽多年的養育之恩,這種赤果果的背叛,簡直比失去嫁妝更給蘇青打擊!

  現在的蘇青已是完全的不想看到雲若雪,隻求著她離自己遠遠的,希望她別在出現在自己的麵前,也希望雲若雪的愚蠢不要妨礙肚中這個孩子的前途!

  可雲若雪卻是不肯放手,不管蘇青的神情多麽的決裂,不管蘇青的神色多麽的冷冽,她知道這一放,自己就成了與雲千夢一樣沒有娘管的孩子,她不願意這樣,以前的一切都有蘇青為她謀算,若以後隻剩她一人了,她真不知道該怎麽活下去,更何況如今府中還有一個看她不順眼的老太太,誰知道自己少了母親的護航,老太太會不會給她找一個平凡的人家,草草的把她給嫁了!

  這一想,雲若雪淚如雨下,不顧形象的把臉緊緊的貼在蘇青的腿上,搖著頭的大叫不放手,惹得蘇青猛地皺起了眉頭,對王嬤嬤使著眼色,讓她把雲若雪拖出去!

  可畢竟雲若雪是王嬤嬤看著出生長大的,雖然這位二小姐有些嬌蠻不講理,但在王嬤嬤的心中,還是疼愛雲若雪的,如今要王嬤毋眼睜睜的看著蘇青與雲若雪母女情分斷裂,王瑭瑭心中是萬分不願意,便試著替雲若雪說情“夫人啊,小姐年紀尚小,自小又在您的愛護下長大,自然是沒有什麽心機的!可那雲千夢卻不一樣,她為了在相府生存,這麽些年來隱藏的太深,竟騙過了我們所有的人,直到今日才露出了狐狸尾巴!這二小姐的單純與大小姐的深沉一比,自然而然便落了下風!大小姐要利用二小姐,那簡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您今日若是與二小姐斷了母女情分,您認為大小姐對二小姐還會手下留情嗎?隻怕到時候二小姐吃了苦,心疼的還是夫人您啊!”

  蘇青被王嬤嬤一陣說項,原本堅定的心便有了些動搖,又低頭看雲若雪頭上纏著紗布,臉上滿是淚水,雙眼已是有些紅腫,便有些於心不忍!

  可蘇青心中亦是有氣的,若要她立即原諒雲若雪,隻怕還是有些難度,便緊抿著雙唇垂下眼眸細細的想著王嬤嬤方才的話!

  雲若雪見有人替她說話,立即鬆開蘇青撲向王嬤嬤,眼淚一把、鼻涕一把的叫到“嬤嬤,嬤嬤,你平日裏除去娘親最疼雪兒的了!您幫我說說情,這一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祖母與雲千夢聯手設計我,我哪裏曉得這麽多的彎彎繞繞!竟是拖累了娘親啊!若早知道雲千夢沒安好心,我就是剪了發當姑子,也不會纏著娘交出嫁妝的!嬤嬤,我知錯了,求你好好跟娘親說個情,娘親還懷著身孕,不能再為我動怒了!嬤嬤,雪兒求你了……”

  說到最後,雲若雪聲淚俱下,雙手緊緊的抱住王姆嬤的腰身,使勁的把自己貼近王嬤嫉的懷中,恨不能長在王嬤嫉的身上!

  王嬤娘見她哭的如此傷心,心更是軟了下來,繼續勸著蘇青“夫人,二小姐可是您身上掉下來的肉啊,您真忍心其她於不顧嗎?您瞧小姐這可憐見的,頭上還纏著紗布便哭成這樣,這日後萬一留下病根可如何是好啊!”

  說著,王鋒嫉便小心翼翼的解開雲若雪頭上的白紗,卻發現額頭那塊傷疤看似結癡了,可傷口裏麵卻包著一灘黃色的膿,頓時嚇傻了王嬤嬤,拿著白紗的手一抖,滿眼驚恐的看向蘇青!

  蘇青被王嬤嬤一陣遊說,本就心軟了,此刻見王嬤嬤奇怪的舉動,便也跟著看向雲若雪的額頭,頓時隻覺頭重腳輕,險些跌倒!

  隻見她立即扶起雲若雪,心疼道“雪兒,方才的事,是娘不對!娘不該對你發火,可你以後也不許再如此的胡鬧,否則在這相府,便真無我們母女的立足之地了!”

  雲若雪見蘇青終於還是原諒了自己,一時間破涕為笑,撒嬌的抱著蘇青的腰身不肯放手!

  可蘇青卻是憂心的看著雲若雪頭上的膿包,拉開雲若雪問道“你額頭上的傷疤沒有按時換藥嗎?為何變得如此嚇人?”

  說道這個,雲若雪心中也滿是疑問,她讓大夫檢查過那凝脂膏,確認無毒後才塗抹的!

  可是額頭上的傷疤,看似是好了,但裏麵的膿包卻是越來越大,這幾日甚至散發出陣陣的惡臭,嚇得她隻能繼續纏著厚厚的紗布,免得被人笑話!

  蘇青聽著雲若雪的敘述,心中滿是疑惑,拿過雲若雪遞過來的凝脂膏仔細的檢查了一番,確實沒有發現異常,可雪兒的傷勢卻越來越嚴重,讓人不得不懷疑這是雲千夢做了手腳!

  “王嬤嬤,快去把魏大夫請來!”見雲若雪的傷勢不能再拖延下去,蘇青立即讓王嬤嬤去請專門替她保胎的大夫!

  王惶嬤聞言,便知此事的重要,立即轉身離開風荷園,親自去請魏大夫……

  話說季舒雨回到輔國公府,便立即去了穀老太君的瑞麟院!

  此時老太君早已用完早膳,正坐在暖閣內焦急的等著季舒雨!

  見季舒雨好不容易回來了,連口茶都忘記讓她喝一口,便急急的問著昨晚發生的事!

  季舒雨瞧著老太君如此緊張,便知老人家心中是十分掛念雲千夢的,便也不讓老太君細等,仔仔細細的把昨晚上發生的一切說了一遍!

  隻見老太君聽完後,一張臉已是被氣的通紅,帶著碧綠翡翠玉鐲的手用力的拍向那紫檀木桌,發生好大一聲巨響,嚇得暖閣內的丫頭婆子各個不敢開口!

  “這些個狼心狗肺的畜生!當初我把掌上明珠嫁給他雲玄之,可他倒好,迷戀那蘇府的蘇青,更在離兒入門第二天便把蘇青接進了府中!這些咱們就不提了,離兒也走了這麽多年,咱們提這些,傷心難過的難道還會是他們?可他們是如何對待我這外孫女的?自小就沒了娘,爹爹又是個不正經的,那祖母更是個欺軟怕硬、視財如命的貨色,府中還有個欲把夢兒除之為後快的蘇青,這些人,對一個幼女都如此狠心,他們當真是禽獸不如啊!想必昨兒個夢兒若不是實在沒有法子了,斷不會找上咱們,可見這幫人把我這外孫女逼到了什麽地步?”老太君越說越氣,多年不曾落淚的她,此刻在說起雲千夢的身世時,竟紅了眼眶!

  季舒雨見老太君如此,又想起昨晚在風荷園時那老太太一副虛偽貪婪的模樣,不禁也未雲千夢心疼,隨著老太君低低的垂淚“母親還有不知道的呢!昨兒個那邊的老太太親口說的,已經把夢兒叔父家的孩子一並接回了相府!想必這是為了那幾個孩子籌謀出路呢!出門前,夢兒又告訴我,那邊老太太打算趁著您這次的壽宴,給她那老二家的女兒找一門好親事呢!”

  ……啪!,一聲,老太君已是摔碎了手邊的茶盞,隨後罵道“做她的白日夢!竟把我這輔國公府當作她雲家的踏腳板了?她真以為雲玄之當了宰相就能雞犬升天了?當年若不是有著若離的裙帶關係,就憑雲玄之一個剛剛出爐的新科狀元,還想留在京都做京官,簡直就是癡人說夢!我倒要看看,她的如意算盤到底有多精細!看我不一顆顆的拔光她的算珠!”

  說話的同時,老太君身上散發出不同於平日裏的和藹可親,如換了一個人似的,渾身浸漬在一股肅穆威嚴的氣息中,正一品誥命夫人的威信,瞬間便從老太君的骨子裏散發了出來!

  季舒雨雖不想讓老太君動怒,可雲氏一門欺人太甚,竟算計到了輔國公府的頭上,就連季舒雨如此好性情的人也不由得跟著生氣,更別說從年輕時便雷厲風行的老太君了!

  而此時,能夠治住那雲府老太太的,也隻有老太君!

  因此,季舒雨並不後悔把這一切告知老太君,也好讓老太君好好下下那老太太的威風!

  待季舒雨走出老太太的暖閣時,已是午時,本想回自己的院中休息片刻,卻見暖閣的木棉窗外站著滿麵怒容的曲長卿與曲妃卿,想來方才自己與老太君的對話,這兩孩子是全聽見了!

  兩人見自己母親出來,立即迎了上去,曲妃卿個性更為直爽一些,此刻已是紅了眼圈,拉著季舒雨的衣袖抽噎道“娘,夢兒在相府過的竟是這種日子?那裏麵的人怎麽比山上的豺狼還要凶猛,如此的薄情寡義,幸而夢兒妹妹堅強,若是換了我,怕是隻有每日躲起來哭的份了!”

  季舒雨見曲妃卿已是哭起了鼻子,一時頓覺好笑,手指點了點女兒的俏鼻,打趣道“你的命可比你夢兒妹妹的好多了!你身邊是疼愛你的老太君又父母、兄長,你自小便是錦衣玉食,可夢兒自小便要為生存而活!久而久之,那孩子的個性竟變得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堅強,這雖是好事,卻也讓人心疼……”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