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9

上去,身為侯爺的他,竟對著那剛剛走進來的老者彎腰作揖!

而眾人聽到曲淩傲的提醒,又見曲淩傲如此的禮遇此人,心中頓時大駭,均是沒有想到,今日竟能見到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楚王爺,便紛紛跟著曲淩傲恭敬的行禮“參見楚王爺,王爺幹歲千歲千千歲!”

那楚王聽到見眾人行禮,便哈哈一笑,爽朗道“大家不必如此客氣,老頭子今日前來,隻是想討要老太君的一杯喜酒的!”

說著,楚王那雙隱含精光的眸子淡淡的掃了眼一旁的楚飛揚,可楚飛揚出去初見楚王的那絲訝異之外,此刻又是恢複了方才的模樣!

“那還請王爺隨晚輩進去,母親見到您來賀壽,定會十分開心!”曲淩傲給雲千夢使了個眼色,讓她緊緊跟著自己,便恭敬的把楚王迎向瑞麟院!

一旁的雲玄之見老太君今日麵子如此之大,連閉門謝客幾十年的楚王都來了,更是狠狠的瞪了蘇源一眼,隨即便急急的跟上曲淩傲!

而楚飛揚見楚王如此便進了人家輔國公府的內院,心中有些不放心,便也動身跟了過去!

江沐辰此刻更是看不得楚飛揚與雲千夢單獨相處,冷冷的掃了眼丟人現眼的蘇源,一言不發的走向內院!

一時間,讓眾男子心儀的兩名絕色女子均進入了後院,而讓眾女子心生愛慕的兩名俊朗男子也走進入了後院,眾人隻覺索然無味,均是偷瞄著尷尬立於場中的蘇源夫婦,竊竊私語!

“淩小子,還是你們輔國公府有人氣啊,哪像我那個楚王府,死氣沉沉的,連個女人的影子都沒有!”一路走來,各種燕環肥瘦的婢女看得楚王振振有詞,眼角餘光還不忘偷掃身後的楚飛揚!

而楚飛揚的目光卻是落在雲千夢的身上,眼中盡是深沉的探究!

曲淩傲聞言,一時有些汗顏,不知今日楚王來臨有何要事,隻是見他如此的輕鬆,竟讓曲淩傲不知如何接話!

“哼,楚王老當益壯,若是嫌王府人氣不旺,倒可以納幾個美婢,既增添了人氣,又可以延綿子孫!”楚王那躲躲藏藏的目光豈能逃過楚飛揚的眼睛,又聽楚王在眾目睽睽之下便提出此時,楚飛揚也毫不客氣的反駁回去!

可楚王卻仿若絲毫沒有聽到楚飛揚的冷嘲熱諷,笑眯眯的雙眼頓時看向跟在一旁的雲千夢身上,隻覺小姑娘近看更是精致大方,身上那抹沉穩睿智的氣息更是讓楚王滿意不已,便拉過橫在兩人之中的曲淩傲,彎腰湊到雲千夢身旁,低聲問道“丫頭,你可許配人家了?”

雲千夢自來到古代,還未見過性子如此直爽之人,又見這楚王雖身份尊貴卻平易近人,尤其那雙晶亮的眸子中僅有笑意毫無算計,便笑道“回王爺的話,不曾!”

楚王似乎十分滿意雲千夢的回答,便連連點頭,連說三個……好,字,隨後又把被他擠到一旁的曲淩傲拉上前,朗聲問道“侯爺,我王府的門第不算低吧!”

曲淩傲原本以為楚王隻是隨意問問,隻見此時見他眼底盡是認真,一顆心頓時咯噔一聲,想到楚王今年已過六十,而夢兒才剛剛及笄,心中立即暗叫不好,剛想找話反駁,卻見雲玄之從後麵。a話進來“王府門第可是連我雲相的相府都望塵莫及,王爺實在是太謙虛了!”聞言,楚王卻並未搭話,一旁的楚飛揚卻是輕皺了下眉頭,而辰王更是目光複雜的看向雲千夢,一時間,眾人因為雲玄之的話而沉默了下來!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偸雞不成反蝕把米

眾人跟在楚王及曲淩傲身後,竟不用軟轎便從前院來到了老太君的瑞麟院,隻是當曲淩傲將要引著楚王走進正屋時,楚王突然放緩了步子,方才還筆挺的腰杆一時間竟有些駝背,而他更是朝著暖閣的位置大聲的咳嗽了幾聲,略顯無力的聲音緩緩向曲淩傲說道“老了,不中用了,這才走幾步路就喘成這樣,到底是不如你們年輕人啊!”

曲淩傲見楚王如此,心中隻覺好笑,但麵上卻依舊恭敬對待,隻見他順著楚王的話往下說“王爺可是老當益壯!想當年,王爺與先祖爺征戰沙場,威名遠播,晚輩們至今說來,也是對王爺敬佩萬分!沒有王爺等人的浴血奮戰,又哪來晚輩們如此安定的生活?”

楚王見曲淩傲說話誠摯中聽,滿意的點了點頭,卻不改此刻老態龍鍾的模樣,接著又咳嗽了幾聲,指著那正屋開口:“咱們還是快些進去吧,莫讓皇上老太君等久了!”

曲淩傲立即點頭,親自扶著楚王走進正屋,其餘人雖走進了正屋,卻因為暫時沒有得到召見而沒有進暖閣,便侯在外邊!

而方才楚王的咳嗽聲早已是傳到了暖閣,隻見裏麵的人均是等著他的到來,玉乾帝更是早已讓人備好了軟座侯在一旁!

“老臣……咳咳……老臣拜見皇上……咳咳……”一進暖閣,楚王便急急的向玉……乾帝行跪拜之禮,隻是,此時他的咳嗽竟比方才還要嚴重,竟連一句完整的話也要分幾次才能說話,而其中喘氣聲甚重,似有些上氣不接下氣!

玉乾帝見楚王顫顫巍巍的便要向自己行禮,立即自首座上下來,親自扶起半蹲的楚王,誠心道“楚王不必如此!先祖爺在世時便允你不用行跪拜之禮,豈能到了聯這裏倒叫你行禮了?況且,見楚王如此巨咳,身子是否有不適?需要聯傳太醫來為楚王診治嗎?”

楚王被玉乾帝扶住不得行禮,隻是君臣之齊環可廢,他便搖了搖頭,執意的跪下,完完整整的行完禮,這才重新被曲淩傲攙扶著站起身,這才滿心感動的開口:“多謙,皇上關懷!老臣……老臣年紀大了……以前征戰沙場時又受了傷……此刻雖春暖花開……可到底還是有些寒氣,這些頑疾便自冬日裏帶了過來,都是些老毛病了……勞皇上惦記!”

說著,楚王又開始咳嗽了起來,隻見他左手顫抖的從右手衣袖中掏出一方煙灰色絲絹,有些抱歉的看了眾人一眼,這才捂住雙唇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王爺真沒有事嗎?哀家覺得還是傳太醫來把把脈,這樣皇上與本宮也能放心!畢竟,楚王為西楚立下汗馬功勞、勞苦功高,咱們怎能讓功臣有病不治呢?”太後見楚王已是咳的滿臉通紅,立即憂心道!

可她這不說還好,一說楚王重新自軟座上站了起來,雙手顫抖的作揖,唇上的白須顫巍巍道“老臣謝太後美意……隻如,這都是些頑疾……不打緊的……還是不用勞煩宮中的太醫了!”

說著,楚王看向今日的壽星穀老太君,衷心的祝賀道“老妹妹,咱們也是好些年不見了……今日是你的好日子……我這個老哥哥便想看來你這討杯喜酒……還請老妹妹不要見怪啊!”

老太君豈會見慣?今日壽宴雖見了些看不慣的人,可陳老太君與楚王的出現,卻讓穀老太君心中萬分的開心!

想著當年輔國公府也是在先帝爺打江山時跟隨左右的,與楚王也是有著幾分交情!

可是,自打出了那等事情之後,楚王便再也無心政事,倒是專心的做起了閑散王爺,整日的閉門不見客,也漸漸的與京都的各大家族疏遠了!

今日他能夠前來賀壽,老太君的心中自是十分歡喜的!

見到如今楚王被舊病纏身,老太君的心中也是有些傷感,想當年那些同甘共苦的兄弟姐妹,如今也漸漸的少了,怎能不讓人觸景生情呢?

“老哥哥啊,您這樣的身子,今日還來為妹妹我賀壽,我真是高興也來不及呢!咱們這麽些年不見,您竟還記得妹妹的生辰,當真是有情有義!可你也要注意自個的身子,莫要逞強耽擱了醫治的時間啊!”老太君一時有感而發,隻是聽她的聲音,那對楚王的關心卻是實實在在的!

而在場的薑老太君亦是跟著點頭勸道“老太君說的是,王爺還是趕緊讓大夫好好診治一番!您可是咱們西楚的戰神啊,有您在,對於那些野心勃勃的外族人也是一種威懾,也能讓咱們皇上高枕無憂!”

薑老太君這話說的很是有理!

即使點出楚王對西楚的貢獻,卻又讓楚王明白玉乾帝對他的放心,同時又是提醒楚王絕不可有二心!

可她的話換來的卻是楚王更加嚴重的咳嗽,隻見他此刻已是用右手捶起了前胸,一副難受不已的模樣!

曲淩傲見狀,立即端過丫頭遞過來的茶盞,親自送到楚王的嘴邊,另一手則是輕撫楚王後背,為他順氣!

楚王艱難的喝了幾口茶,便向曲淩傲罷罷手,表示端走,喘了口氣後才開口:“皇上也看到了,老臣這破身子,想要為國效力怕是沒有機會了!現如今也徒留一些名氣,倒是讓皇上太後見笑了!”

玉乾帝見他如此謙虛,便立即傳來身邊的劉公公,朗聲道“把去年年關剛進貢的兩支長白山野山參從庫房中取出來,送去楚王府,讓楚王爺好好的調理身子!”

楚王聞言,麵上立即顯出感動之色,竟又不顧皇帝太後的阻止起身行了一禮!

太後見楚王如此拘禮,又瞧他確實是咳的不輕,便轉移話題,讓他也能輕鬆片刻,便看向曲淩傲問道“二弟,不是讓你把夢兒帶進來嗎?人到了嗎?”

曲淩傲適才服侍著楚王,倒是一時疏忽了雲千夢,此時見太後說起,便淡笑道“辰王又楚相、雲相與夢兒都在外間候著呢!皇上與太後此時要一起召見嗎?”

玉乾帝看了太後一眼,見太後朝他微徵一笑,便也輕鬆道“都請進來吧,今日是家宴,沒有那麽多的忌諱,也讓眾人都輕鬆些,莫要把平日的君臣之禮看得太重!”

曲淩傲聽玉乾帝開口,便恭敬的彎腰推了出去,不消半刻,幾人便跟在他身後走進暖閣!

隻是,玉乾帝雖說放鬆些,但哪裏有人敢真的放鬆?

萬一這事被有心看去了,以後又被人拿來說事,豈不是自掘墳墓?

隻見幾人均是恭敬的上前行禮,隨後才依照家宴的模式,站到各自的親人旁邊!

辰王則是來到林老太君身邊,雲千夢自然是被穀老太君拉著一同坐下,雲玄之獨自靜立一旁,楚飛揚則是站到了楚王的身邊!

玉乾帝見楚飛揚到來,又是免不了一陣嘮叨“楚愛卿,你平日裏可得好好的關心楚王,聯看楚王身子骨著實讓人不放心!”

楚飛揚聞言低頭看向咳嗽不已的楚王,半垂的眼眸中快速的閃過一絲無奈,便伸出大手用力的拍著楚王的後背,關切道“爺爺大概是近日著了風寒!若身子不適,以後還是不要出王府的好!”

楚王原本便滿麵漲紅,此刻被楚飛揚如此用力的拍著,那老臉隻怕要滴出血來了,又見自己的愛孫竟要禁自己的足,立即便抬起頭來看向楚飛揚,在沒人看到的角落瞪著楚飛揚,口中卻滿是欣慰“孫兒不必擔憂爺爺的身子!你隻要好好為皇上分憂、忠心為皇上辦事,便是爺爺的福氣了!至於爺爺嘛,人老了、雖身子骨自然不比從前,倒是長出來走動走動,呼吸下新鮮的空氣才是長壽之道啊!”

話音剛落,楚南山隻覺自己背上的力道愈發的重,直拍的他整個身子差點往前跌去,心中不禁暗罵楚飛揚不懂尊老!

而一旁的曲淩傲卻是把這一切看在眼中,雖有些好笑這祖孫的相處之道,卻也不忍心真見楚南山被楚飛揚欺負,便上前輕聲道“讓丫頭來服侍王爺吧!楚相還是請坐吧!”

楚飛揚則是滿意的看著楚王此時真正咳嗽的說不出話來,便也鬆了手,在楚南山旁邊的凳子上落座!

直到此時,太後這才有空閑問雲千夢“方才在前院發生了何事?我聽霍公公稟報,說是有位官家小姐落水了?而那刑部尚書竟懷疑是你所為,手上竟還有人證物證!夢兒,你是本宮自小看著長大的,本宮自然信得過你,但若真是你做的,本宮決不姑息!若有人冤枉了你,本宮與皇上也會自會為你做主!”

雲千夢見太後提及此事,便立即站起身走到中間,直直的朝著上座的幾人跪了下來,委屈卻又倔強道“皇上太後明鑒!臣女方才已是把事情的始末分析給那蘇大人聽,可蘇大人蘇夫人卻是一經的冤枉臣女!更甚者,居然讓那刑部侍郎的幹金出言不遜,侮辱臣女的娘親!太後、皇上,臣女被人冤枉尚不能咽下此事,更別提自己的親生娘親被人當眾辱罵!還請太後皇上秉公處理,還臣女以及母親一個明白!”

說著,雲千夢鄭重的朝著太後與玉乾帝磕了三個響頭!

內室的人聽到此話紛紛看向雲千夢,隻見她此時雙眼微紅,那含在眼中的淚珠倔強的不肯低落,徑自在眼眶中打轉,而此時她雙唇徵顫,可見是受了極大的委屈,看著讓人好不心疼!

而穀老太君及曲淩傲在聽到雲千夢的稟報後,更是神色一凜,兩人的目光冷冷的便射向一旁的雲玄之!

“雲小姐還是得饒人處且饒人!方才在前院,那蘇大人已經走向小姐澄清此事全屬誤會,雲小姐為何還要如此的咄咄逼人!”可此時,一直沉默不語的江沐辰卻開口替蘇源說話,而他說話的同時卻是看向坐在自己對麵的楚飛揚,那雙冰冷至極的眸子中飽含挑釁!

楚飛揚接到對方的宣戰,卻不急於迎戰,反而是把注意力放在雲千夢的身上,含笑的眸子中盡是期待!

而此時同樣坐在內室中的海恬見江沐辰竟為難雲千夢,原本舒展的黛眉不見痕跡的徵皺了下,隨後又見楚飛揚認真的看著雲千夢,心中便更不是滋味,那射向雲千夢的眸光中如刀光劍影,煞是嚇人!

雲千夢自然是感受到幾道神色不一的目光正等著看自己出醜,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