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88

有神的眼底轉瞬即逝地劃過一抹傷痛與懷戀。

上了木屋前的台階,楚南山伸手推開關閉已久的木門……

‘吱。’木門應聲而開,撲麵而來的卻是漫天的灰塵。

嗆得楚南山眼淚連連,難受地低喃道:“真是許久不曾來了,這地方竟已積了這麽多的灰塵。”

語畢,楚南山率先一步步踏進木屋,積滿老繭的手輕輕拂過屋內的木桌,拂開上麵的灰塵,手指輕觸當年自己修訂的木桌,心中一時間感觸無數。

“夢兒,讓你的幾個丫頭將這裏打掃幹淨。如今天下大亂,辰王海王的軍隊正快速地攻城掠地,百姓民不聊生,不管走到哪裏都可見這兩方人馬,若此時送你前去洛城,無疑就是給他們活捉你的機會。倒不如暫且住在這山穀中,倒還安全些。”收起心中的感慨,楚南山轉身淺笑著對雲千夢開口。

雲千夢當然明白楚飛揚與楚南山的苦心。辰王海王攻城速度之快讓人咋舌,顯然兩方人馬早已是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楚飛揚以一敵二,的確是十分吃力。若自己再落入這兩方人馬的手中,隻怕會讓楚飛揚更加被動難行。

果斷地點了點頭,雲千夢莞爾一笑,回道:“夢兒一切都聽從爺爺的安排。隻是,如今辰王已在京城自行稱帝。不但偽造聖旨聲稱玉乾帝暴斃傳位於他,更在稱帝後下旨告知天下海王與夫君乃是叛賊,想要天下共同誅之。隻怕不明真相的百姓當真會搗亂。”

簡短的談話間,慕春幾個丫頭手腳麻利地將這間木屋簡單地打掃了一遍,隨即眾人退下守在門外,不再打擾主子們的談話。

“坐下說吧。”楚飛揚扶著雲千夢小心地坐下,自己也跟著落座在雲千夢的身旁。

“如今外麵的形勢如何?你這樣出來沒有關係嗎?”身為主帥,楚飛揚擅自離開軍營,難道就不怕出現突發情況嗎?雲千夢眼底浮現明顯的擔憂,精致的眉頭也隨之輕蹙了起來。

楚飛揚握住她的手,用自己手心的溫度溫暖著她微涼的小手,淺笑道:“明日一早便回去。若不能親眼見到你,我始終是放心不下。如今在這山穀內,我暫且能夠安心了。”

頓了頓,楚飛揚繼續開口,“海全的人已經攻克了近二十座城池,而就在方才過去的三四個時辰內,辰王的人也開始攻城掠地。兩方人馬均是從西楚的東南西北四麵同時發動戰爭,相信很快便會交戰。”

“隻是,辰王這一動手,我們倒是能夠測算出他手中軍隊的大概人數。他與海全爭奪城池的攻勢之猛,幾乎是一個時辰內便能夠拿下一座城池,想必手中的人馬不會低於一百一十萬。至於海全手中的人馬,相較於江沐辰隻多不少,應在一百五十萬左右。所以江沐辰首先奪取的是京城,先自行稱帝,想以此亂了海全的步伐。”楚南山接著開口,銀色的眉毛不禁緊皺起來,雙方人馬都不下百萬,這是一個極大的問題,也難怪這兩人能夠從西楚四角全麵發動進攻,兵力之雄厚當真是讓人心驚。

“那我們呢?”聽完楚南山的話,雲千夢心頭詫異,想不到海全江沐辰手中竟都握有上百萬的軍隊,玉乾帝可真是給楚飛揚出了一個難題,即便楚飛揚手中也有上百萬的軍隊,可同時要應對兩三百萬人,其壓力可想而知。

“一百三十萬。”楚飛揚準確地報出這個數目,眼底含著淺笑,似乎並未把楚南山的話放在心中。

“我想,即便是玉乾帝,做夢也沒有想到那兩方人馬手中竟會有這麽多的軍隊。”若是早就知曉,玉乾帝又豈會棄宮而逃?

楚飛揚拍了拍雲千夢的手背,寬慰道:“不必擔憂,行軍打仗,人數並不是決定勝負的關鍵,隻要用兵巧妙,咱們一樣可以以少勝多。”

“是啊,丫頭,你隻消好好地養好身子,其他的事情就交給爺爺和飛揚。”楚南山亦是擔心雲千夢思慮過重而傷了身子,也開口寬解道。

說著,楚南山站起身,伸了伸懶腰,笑道:“好久沒有出城了,如今好不容易來了這一趟,老頭子就先去遊山玩水一番,明日再與你小子一同離開。”

話音還未落地,楚南山的身影已經消失在木屋內。

目送著楚南山離開,雲千夢將注意力放在楚飛揚的身上,素手輕撫上他略有胡渣的俊顏,輕聲囑咐道:“在外行軍打仗,萬事小心。”

楚飛揚握住雲千夢的手,放在唇邊輕吻了片刻,念念不舍地放開,這才開口,“放心,萬事我心中有數。江沐辰與海全這一開仗,沒有一年半載是停息不下來的。我現在最為擔憂的便是你。那二人均是狡猾如狐之人,遲早有一天會發現你的藏身之處。”

雲千夢微微張開十指,與楚飛揚的相纏想繞,淡笑說著,“無礙。我身邊這麽多暗衛,況且此處太過隱秘,想必他們一時半會是找不到我的藏身之處的。你隻需將精力放在戰事上便可,我自有主張。縱然被找到,我也已想好了退路。”

“夢兒……”楚飛揚輕呼出聲,他心中最是憂心於她,豈會說不擔心就不擔心?

今日若不是爺爺前去,夢兒即便製服了元德太妃,卻還是無法與辰王的軍隊相抗衡。楚飛揚無法想象後果,也不敢想象後果,隻覺自己當時在營帳內如坐針氈,便立即騎上馬朝著京城奔來。

雲千夢扣著他的十指突然用力,看向他的眼眸中盡是一片堅毅之色,“你我夫妻同心,十指相纏,我若受苦你必感同身受,反之亦然。所以,我們不在各自的身邊,便更要好好的保護自己。若這山穀被人發現,南方不是我的目的地。畢竟辰王海王均知洛城屬於夏侯族,我若是走這條路線,隻怕會被他們沿路埋伏的人所抓獲。東西兩個方向我們並沒有熟悉的人相助,也是不能走的。唯一一條路,則是北方。隻要過了西楚與北齊的國界,相信就會暫時的安全了。”

經雲千夢提醒,楚飛揚頓時醍醐灌頂,真是關心則亂,他竟將容蓉身在北齊的事情給忘記了。

楚飛揚的腦中瞬間浮現出西楚地圖,心算出從此處到北齊的車程,楚飛揚眉頭微皺,雙目緊盯著麵前的雲千夢,生怕她一不小心便消失不見,出口的聲音中含著極大的擔憂與叮囑,“這個暫且不急,如今局勢變化太大,西楚各地除去海王辰王的人,又冒出不少趁火打劫的山賊盜匪,從京城到北齊路途遙遠,你又身懷有孕,沒有萬全的準備,切不可冒此大險。”

見楚飛揚眼底焦躁漸起,雲千夢未免他在戰事之外還要操心自己的事情,難得乖巧地點了點頭,應道:“放心,你合適見我做過莽撞之事?如今,我倒是有些擔心消失在皇宮的玉乾帝等人。連同皇後太後以及大臣們,這麽多的人怎麽突然消失無蹤?”而最讓雲千夢擔憂的是,玉乾帝本就對楚飛揚不滿,會不會趁機隱藏起自己,讓三王拚死相鬥,而他自己卻是坐收漁翁之利。

楚飛揚清楚雲千夢心中的擔心,長臂伸過攬她入懷,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雙臂輕摟住她腰身,雙手覆在她的腹部,輕柔開口,“玉乾帝不會躲起來的。”

聽出楚飛揚語氣中的肯定,雲千夢不解的轉目看向他,等待他解惑的同時亦是說出自己心中的不解,“此話怎講?玉乾帝做了這麽多年的皇帝,暗中勢力定是不容小覷。就拿此次辰王逼宮一事看來,雖是辰王大獲全勝占領了皇宮。可辰王大軍卻並未捉到玉乾帝、太後、皇後以及若幹大臣。在我出城之前,京城中仍舊沒有任何關於找到玉乾帝等人的消息傳出。由此看來,玉乾帝手中的勢力定是出乎咱們的意料。且辰王現在最是需要一個合理的理由讓他順理成章地登上皇位,若是活捉到玉乾帝再施以密刑,最後抬出玉乾帝的屍首,相信天下百姓均會信服。更何況,外麵有你和海全的人盯著,他自然是最心急想要找到玉乾帝的人,這於辰王軍而言也是一個最好振奮軍心的消息,相信江沐辰定會奮力找出玉乾帝。饒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玉乾帝依舊能夠消失無蹤,讓所有人找不到他,足可見此人是有意躲開。為何夫君會說他不會躲起來呢?”

見雲千夢抬起頭,露出這般迷糊的眼神專注地凝視著自己,楚飛揚寵溺一笑,緩緩開口,“辰王宣稱玉乾帝暴斃,其用意便是想逼出玉乾帝。盡管玉乾帝向來老謀深算,但他先經曆海王的兵變,隨後又是辰王的逼宮,再冷靜鎮定的人隻怕也會惱怒。更何況,辰王占領皇宮後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詔告天下先帝暴斃,傳位於辰王。這是玉乾帝最不能容忍的。這朝政之事其實與兵法並無二致,兵行險招,江沐辰自然是不願意此事越耗越久,屆時極有可能找一個替身冒充玉乾帝發喪。到時候,即便玉乾帝再冒出來指責辰王是亂臣賊子,隻怕也無人能信了。越是這種時候,拚得便是時間,誰掌握了先機,誰就領先一步。玉乾帝日防夜防,卻沒有料到辰王會懸在海全兵變的那晚上逼宮。於這一點上,玉乾帝已經是落後了數步,如今他不但丟失了皇宮,在天下百姓的眼底更成了先帝,他豈會安然看我們三王相鬥而無動於衷?我想,他此刻正領著所有人前去城郊的大營,與我們會合。”

細細地思索著楚飛揚的話,雲千夢的臉色有些難看,喃喃低語,“辰王可真是步步為營、步步算計,借口元德太妃受傷一事,讓天下百姓看到辰王母子是如何被玉乾帝太後母子迫害的,這樣打著孝道起兵,即便是刻板儒生也會深受感動。反之,玉乾帝的形象定會一落千丈,成為不善待皇弟、殘害太妃的暴君。若是此次玉乾帝現身在天下百姓麵前,不知這是辰王的計策再一次成功,還是玉乾帝的崛起?”

楚飛揚抬手輕柔地為雲千夢理著微微淩亂的鬢發,同時回應著她的話,“是啊,江沐辰可真是用心良苦。一早便設計好雲相府入獄一事,趁機安插江城首富之女,從而引發之後一連串的事情。隻是,他千算萬算還是漏算我會當日會及時趕回京城。否則若是讓他娶了你,江沐辰的計劃可就完美無缺了。至於玉乾帝現身,這也是形勢所逼。他若是不出現,便是承認了江沐辰的偽詔。再一個,他定是不願再讓自己手上的勢力受到損傷,即便再不滿於我,也定會先動用我的軍隊,且他的出現對於楚王軍而言也是一個極好的激勵作用,楚王軍在抵禦海全江沐辰的進攻時,也有了更好的借口。”

“想不到玉乾帝竟還留了這麽一手。你可知他帶著那麽多的人藏身在何處?京城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如今又被辰王盡數掌握在手中,玉乾帝真是好本事,幾萬人居然銷聲匿跡了,實在是匪夷所思。”

“雖不知他藏身在何處,但此時玉乾帝卻還未出京城。”楚飛揚雖不在京城,但卻留了不少的暗衛在京城四處,玉乾帝有沒有出城,他是最為清楚的一個人。

------題外話------

2012結束,2013到來,祝福所有的親親新年快樂、元旦快樂!

☆、第三百二十四章 南山憶

聞言,雲千夢安靜地窩在楚飛揚的胸口,聽著他強健有力的心跳,雲千夢的心頭卻隱隱發疼,素手輕抬撫上他消瘦卻極其有神的臉龐,輕聲低喃道:“千難萬難,你也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子。”

這句話,自開戰後,雲千夢已在楚飛揚耳邊說過幾次,可此時落在楚飛揚的耳中,卻依舊能夠暖入他的心間,攬在她腰間的手微微收緊,楚飛揚薄唇輕吻她頭頂的青絲,慎重地應下,“放心,我心中有數。”

“卑職參見王爺王妃。”此時,門外傳來習凜的聲音。

見有人前來,雲千夢立即坐回到一旁的座位上,與楚飛揚保持一段距離。

而楚飛揚則是失落地看著雲千夢離開自己的懷抱,隻能擺正臉上表情,低沉問著,“何事?”

“回王爺,此時天色已晚,老王爺竟一人泛舟湖上,那湖水極深且泛著寒氣。”畢竟楚南山年紀大了,楚南山卻又固執地不讓焦大跟隨,焦大心頭不免有些擔憂,便自己守在湖邊,讓習凜前來稟報楚飛揚。

“泛舟湖上?”聽到習凜的稟報,雲千夢立即轉目看向楚飛揚,眼底含著淡淡地好奇與疑惑。

想不到這山穀中竟還有湖泊,而楚南山卻在此時泛舟湖上,實在讓人費解。

隻是,想起方才楚南山踏進這木屋時的神色與說出口的話,雲千夢迷惑的心底卻又漸漸了然起來。

“走,咱們也去看看。”接到雲千夢滿是疑惑的目光,楚飛揚淺淡一笑,從一旁的行李中取出一件素色披風為雲千夢披在肩頭,這才牽起她的手走出木屋。

此時天色已黯淡了下來,星辰零零散散地出現在墨藍的天空中,月牙彎彎以極淺的白潤光澤隱於雲層之後,撲朔迷離的夜空一如西楚如今的境況,前途渺茫。

一陣山風拂來,少了平地的炎熱,多了山間的寒氣,但清涼之氣卻讓人心頭舒暢,不由得讓二人同時呼出今日困頓於心中的渾濁之氣,深深地吸一口這自然之風。

“山路崎嶇,好在湖泊距離木屋不遠,咱們便當作散步吧。”楚飛揚伸手替雲千夢拉攏披風,確定她不會著涼,這才牽著她下了台階,兩人緩步朝湖泊走去。

這樣的非常時期,能夠忙裏偷閑牽著愛妻漫步在月夜之下,對於楚飛揚而言是極其珍貴的。

今日是自己恰巧還未發兵守在京城附近,這才能夠與雲千夢見上一麵。一旦楚王軍的大軍與海王辰王兩軍交戰,隻怕自己即將天南西北地征戰了。到時候,想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