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84

則是極其困難的事情。

江沐辰平靜地聽著寧鋒的分析,任由下麵的武將們各抒己見,心頭則已有了一個腹案。

“皇上,這城門是絕對不能打開的。微臣早已統計過京城內的存糧,足夠京城百姓生活一年有餘。”此時,曲炎滿麵笑容地走上前,稟報著自己手上所掌握的數據。

聞言,江沐辰冷淡地點了點頭,卻又下命道:“軍糧物資是重中之重,切記不可出任何的紕漏。海全楚飛揚均是極其狡猾之人,在戰場上亦是無所不用其極,想要擊敗他們,首先便是防備他們有所行動。”

“微臣明白,請皇上放心。”曲炎彎腰立於大殿上,踩著腳下的泊泊鮮血,心中卻是萬分得意。

“如今京城百姓盡數掌握在我們手中,楚飛揚斷不可能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攻城。寧鋒,傳令下去,所有世家大族、官家王府,均派人緊盯,嚴禁任何人出入自家府邸,違令者斬。同時帶著勸進書前去,若他們不肯簽名,就將全族老小盡數關入大牢,直到他們簽名為止。”江沐辰當機立斷下命。

遂見江沐辰坐到龍椅上,抽出一張空白的聖旨,執起龍案上的毛筆,在聖旨上揮灑筆墨,最後從龍案上拿出玉璽,在聖旨的左下角蓋上了大印。

江沐辰將墨跡還未幹透的聖旨交給寧鋒,繼而起身郎朗開口,“此番詔書,一則向天下百姓交代玉乾帝已暴斃而亡,由辰王繼位。二則,楚王海王叛變,成為西楚叛賊,朕將攜西楚百姓擒賊擒王。望各位愛卿與朕同心協力,共同保衛西楚天下。”

“吾皇英明,臣等願陪同皇上死戰到底。”事實到底如何,已不是殿上眾人所能關心的問題。他們的心中腦海中早已是幻想出自己即將到來的青雲直上,高官厚祿、美女環伺,已讓他們心中的**無限放大膨脹,迫不及待地向江沐辰表明忠心,以為自己謀一個好前程。

寧鋒手捧江沐辰所書寫的聖旨,定睛一看,心中不禁詫異,不知從何時起,王爺竟能把玉乾帝的筆跡模仿地如出一轍惟妙惟肖,即便是再有經驗的學士,隻怕也辨別不出這字跡的真偽。難怪王爺一踏進大殿便直衝龍椅而去,原來王爺早已做好了準備。

如此一想,寧鋒不由得心潮澎湃,有了這道以假亂真的聖旨,所有的局勢將會逆轉,楚王海王將成為逆賊遭到天下百姓的唾罵,而王爺,哦,不對,是皇上則能夠名正言順的登基。

與此同時,又能夠輕而易舉地解決掉玉乾帝,即便將來對方起兵聲討,隻怕也無人能信。

“現如今,叛王楚飛揚與海全始終對京城皇宮虎視眈眈,還不是咱們慶功的時候,各位愛卿切勿因為現下的勝利而忘形。希望各位愛卿始終記得咱們君臣曾經走過的艱苦歲月,待朕的江山穩定、四海升平之時,朕定會重重獎賞各位愛卿。”江沐辰此言,既是安撫人心,亦是提醒大殿內的眾人。此時京城的門外還有兩頭猛虎緊盯著,切切不可因為眼前的勝仗而得意忘形,否則莫說將來封王拜相,隻怕連性命也會不保。

“臣等謹記皇上訓斥。”方才還為勝利沾沾自喜的眾人,因為辰王的話紛紛變了臉色,心中的姿態瞬間擺正,異口同聲地高呼。

“皇宮中密道極多,寧鋒,你親自領著人一條條給朕檢查一遍。那些其餘人則隨朕出宮。”卻不想,江沐辰既然自行登基稱帝,為何舍棄華麗的皇宮,卻急著出宮呢。

唯有跟隨江沐辰多年的寧鋒明白,現在皇宮雖然掌握在了他們的手中,但始終沒有找到玉乾帝等人逃生的那條密道,以防萬一,皇上是不會在皇宮久留的。更何況,宮外的情形也不見樂觀,楚王妃被關在城內,楚王定會有所行動,皇上自然要防範於未然。

隻是,想到皇上見到楚王妃時便會失去往日的冷靜自若,寧峰心頭卻又浮上一層深重的擔憂。

抬頭看向已經走下玉階對群臣交代事情的德夕帝,寧峰隻能恭送著江沐辰離開,自己則領著侍衛前往後宮。

☆、第三百三十章

辰王府中。

元德太妃已回到了辰王府中,此時正斜躺在軟榻上歇息。

對於這一日一夜間京城發生的一切事情,元德太妃均是冷漠以待,絲毫沒有因為外麵百姓的受苦受難而心存不忍,徑自閉目躺在軟榻上靜靜地養神。

蔣嬤嬤守在外間,細心地為元德太妃準備著茶點,這些日子太妃在皇陵真是受苦了。

雖說是配合王爺的計劃,可皇陵中整日隻能吃些青菜蘿卜,莫說是太妃,就算是普通人,隻怕也吃不消吧。

蔣嬤嬤小心地將瓷盅中盛著的燕窩粥舀到碗中,打算放涼後給元德太妃端進去。

“來人。”元德太妃淺眠過後,出聲輕喚蔣嬤嬤,自己則已從軟榻上坐起身,目色清冷地看著內室的一切。

“太妃,奴婢在。”趕忙放下手中的事情,蔣嬤嬤快步走進內室,攙扶起元德太妃走到圓桌前,等候元德太妃的吩咐。

“宮裏可有消息傳來?王爺是否已經抓到玉乾帝了?”冷然的眼眸中盡是一片得意,元德太妃此時心情十分痛快,憋屈了這麽多年,昨夜終於一雪前恥,怎能不讓她身心愉悅?

隻是,卻不想在節骨眼上讓玉乾帝逃了,否則此時辰兒早已登上大寶,何必如此的大費周章?

倒了一杯熱茶遞給元德太妃,蔣嬤嬤低聲回答著,“回太妃,還未抓到玉乾帝。王爺此時還在宮中,親自帶人搜查。”

元德太妃接過茶盞,微冷的目光一掃冒著熱氣的茶水,眼底卻是劃過一抹恨意,繼而問道:“太後呢?”

玉乾帝是辰王的事情,元德太妃最為關注的顯然是太後。兩人鬥了大半輩子,先是太後壓著她整整十八年,如今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一看太後落魄的樣子了。

蔣嬤嬤豈會不明白元德太妃的心思?這麽多年對太後卑躬屈膝,元德太妃早已是滿腹怒意,如今有了翻盤的機會,自然是恨不得立即看到對方跪倒在她的麵前。

“太後、皇後與玉乾帝一同消失了,連同昨夜在皇宮的大臣也沒了蹤影。太妃且放心,如今京城皇宮已盡數在王爺的手中,相信王爺定會揪出他們的。”蔣嬤嬤走到元德太妃的身後,輕柔地替她捏著肩頭,為她消除疲勞。

可聽完此言,元德太妃心頭卻是閃過一絲懊惱。

原本辰兒趁亂逼宮是絕佳的機會,隻消從玉乾帝手中拿過退位的詔書,辰兒登上皇位則就變成名正言順的事情。

可不想竟生出這麽許多的枝節來,這麽多人居然憑空消失在皇宮,難道這些年玉乾帝為了防備辰兒,命人重新修建了地宮密道?

更何況,登基一事宜早不宜遲,城外有海王的人虎視眈眈,又有楚王的二十萬人馬欲闖進來,若不盡早讓辰兒登上皇位,隻怕會夜長夢多啊。

元德太妃目光微轉,低頭輕抿了一口清茶,開口問道:“城中所有的出入口均已掌控在辰兒的手中了?”

“是,王爺早已命城防軍把控了所有的出入口,即便是一隻蚊子,也是飛不出去的,太妃請放寬心。且方才宮中傳來消息,說是王爺即將告知天下,玉乾帝暴斃而亡,留下聖旨讓辰王繼位。王爺已經改元德夕,並下旨捉拿海王楚王兩叛賊,以正國法。”蔣嬤嬤有些捉摸不透元德太妃的心思,卻是照實回答。

可元德太妃卻在聽完蔣嬤嬤的稟報後,一雙雅致的秀眉頓時輕蹙了起來,眼底漸漸浮上一抹殺氣,正要開口,外麵卻傳來一道請安聲。

“奴才參見太妃娘娘。”這時,太妃院外響起一道低沉穩重的聲音。

元德太妃於蔣嬤嬤均已聽出這是辰王府管家的聲音,隻見蔣嬤嬤心頭有些不解地看向垂簾外,似是在思索此時管家前來太妃院的用意,難不成宮中又有消息傳來?

元德太妃眼底亦是藏著淺淡的疑惑,隻見她隱下心中方才想起的事情,冷冽的目光淡掃蔣嬤嬤一眼,示意她出去看看出了何事。

蔣嬤嬤會意,朝著元德太妃恭敬地福了福身,將手中端著的瓷碗擱在小桌上,這才折身掀簾走了出去。

蔣嬤嬤走出正屋,見管家恭敬地立於院門口,便立即走上前,低聲開口,“太妃正在歇息,有什麽事情跟我說吧。”

“如今老身想見太妃一麵,想不到竟比登天還難啊!”卻不想,一道蒼老卻滿含威信的身影緩緩走進蔣嬤嬤的眼簾。

“奴婢見過老太君!”蔣嬤嬤心頭微微一驚,沒想到太妃剛剛回到辰王府,林老太君便找上門來,尤其此時見林老太君滿麵冷峻的模樣,想必定是有要事與太妃商量。

如今真是德夕帝奪取天下最為重要的時刻,斷斷不能讓皇上與元家發生不愉快,免得屆時元家抽身事外。

思及此,蔣嬤嬤立即放低身段,恭敬地對林老太君福了福身。隻是,蔣嬤嬤眉目間的坦然與不卑不亢卻絲毫沒有動搖,並未因為林老太君的盛氣淩人而跟著擺出自己的身份。

見蔣嬤嬤這般識趣,林老太君臉上的寒意稍稍緩解了些,隻口氣依舊帶著一些怒意,精明的雙目往正屋的方向掃了一眼,隨即沉聲問著蔣嬤嬤,“聽聞太妃在皇陵受了重傷,老身這個做母親自然是要來看望的,不知太妃的傷勢如何?”

語畢,便見林老太君領著身邊一名風韻猶存的中年美婦越過一旁的蔣嬤嬤,徑自往院內走去。

蔣嬤嬤自是不好攔下元德太妃的母親,隻能快步走到林老太君的身旁,引著二人踏進正屋,自己則快速走進內室稟報。

“太妃,老太君來了,還有……”蔣嬤嬤走進內室,卻見元德太妃已經起身,隻是身上的衣衫還未換上宮裝,胸口的位置尤能看到一抹淡淡地血漬。

見元德太妃麵色微微發白,蔣嬤嬤立即走上前,小心地扶住她的身子,關切道:“太妃可是身子不適?”

元德太妃卻是搖了搖頭,隔著門簾射向外屋的目光中帶著一絲冷忙,同時抬手示意蔣嬤嬤開口,隨即命令道:“既然母親來了,那就請她進來吧。”

說著,元德太妃端莊地落座在圓桌旁,一手端起桌上的瓷碗,輕輕攪動裏麵的燕窩粥,等著林老太君的進來。

安靜的內室響起一陣有節奏的拐杖點地聲,隨著門簾被掀起,林老太君一身雍容華貴地踏進內室,見元德太妃神色淡漠地端坐在內室,林老太君斂下心頭的怒意,微微福身朗聲道:“老身見過太妃。”

而緊跟在林老太君身旁的中年美婦亦是跟著行禮,“見過太妃。”

見自己的母親竟將元府的大夫人帶了過來,元德太妃放下手中的瓷碗,淡笑道:“母親與弟妹怎麽來了?都坐吧。”

說著,元德太妃指著自己麵前的兩張圓凳示意林老太君與元夫人坐下,不等二人開口,緊接著又說道:“本宮剛剛回王府,還沒有來得及前去元府看望母親。京中這一兩日發生這許多的變化,不知母親可有受到驚嚇?”

“多謝太妃關懷,府裏一切安好!如今王爺即將順遂先帝遺旨登上大寶,咱們元氏一門也算是苦盡甘來,娘娘也應當保重身體,日後母儀天下好輔助皇上啊。”林老太君淡淡地觀察著元德太妃的神色,見她今日有些寡淡,林老太君便多了一個心思,並未立即說出自己的來意。

隻是,坐在林老太君身旁的元夫人卻是有些坐不住了,臉上眼中均是掛著極濃的擔憂,奈何此時此景沒有她說話的田地,她也隻能心中幹著急。

元德太妃並未立即回答林老太君的恭維,隻是用眼神示意蔣嬤嬤為二人斟茶,隨即才緩緩說道:“母親的教誨,本宮記在心中。母親也請放心,隻消皇上的皇位坐得穩,元家自然會屹立不倒。”

殊不知,元德太妃的這段保證,卻惹得林老太君眉頭緊皺,臉上一片慘淡之色,連連歎息三聲,與方才在院中的氣勢截然相反。

“太妃美意,隻怕元家無福消受!”半晌,才見林老太君麵色為難地開口。

元德太妃輕刮碗沿的手微微一頓,半垂的眼底浮現一抹冷光,口氣卻是帶著一絲誠懇之意,“母親此言何意?難不成母親以為本宮與皇上是過河拆橋之人?竟這般信不過本宮母子二人?”

林老太君不想元德太妃竟這般裝糊塗,自己已經將話挑明到這個程度,她竟還揣著明白裝糊塗,一時間,林老太君心頭微怒,麵上卻依舊掛著濃重的擔憂,“太妃心中也知,海王大壽宴請京城所有世家大族的嫡子嫡女,卻不想這是一場鴻門宴。前去的嫡子嫡女盡數被扣留在海王府。就連慶舟與沁沁如今在成了人質!更何況,沁沁腹中懷著的可是元家的嫡孫,怎能不讓老身擔憂?”

元德太妃見自己母親與元夫人擔憂不已的神色,眉頭微皺了下,卻是冷硬反問,“母親的意思是,讓皇上在此刻派兵前去陽明山將慶舟與沁沁二人救出來?母親可知陽明山是海王的老巢,那裏精兵環伺,就連禁衛軍烏統領如今也失去了蹤跡,我們又如何能冒險?更何況,這城外還有楚飛揚的幾十萬大軍虎視眈眈,您認為現在是營救慶舟的好時機嗎?”

“難不成你讓老身眼睜睜地看著海全那逆賊殺了老身的嫡孫嗎?為了輔佐皇上登上皇位,難道就要犧牲我元家的子孫?”林老太君一掃臉上的愁苦,淩然地直射向元德太妃,眼底含著極重的怒意。

而元德太妃亦是毫不示弱地回視林老太君,兩張極其相似的臉上均是漸漸浮上猙獰地冷漠之色,讓內室的氣氛一時間降入冰點。

“有犧牲,才有成全。哥哥正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酒娘子全能王妃:偷個王爺生寶寶穿越之寡婦丫鬟嬌滿甜園珠玉在前仙株表哥你別跑絕色棄婦太囂張卿本風流王爺不良:狐狸妖妃要逆天挽清農門醫香(種田)上善若書千妖百魅一念一穿(綜同人)庶女也逍遙HP完美愛情金風玉露華裳笑相思宅女的神器時代錦繡丹華看碧成朱字字珠璣十七妾(手打)睡神凰妃有花有酒鋤種田重生宜室宜家紅樓之平妻謀略太子妃升職記(出書版)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