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85節

  “有何開心的事情?難不成這裏麵還有典故?”曲妃卿瞧出寒玉是為曲景清的事情輕笑不已,隨即開口問道。

  寒玉端起麵前的青花瓷茶碗,含睿的目光掃過碗中碧綠的茶水,小聲開口,“辰王昨兒個主動交出了雀符,又前往皇陵。這可是讓戶部尚書難過不已。曲姐姐與公主也知,曲景清長久以來的心願便是嫁入辰王府,戶部尚書的籌碼亦是壓在辰王的身上,卻不想這節骨眼上居然出了這樣的事情,讓戶部尚書心灰意冷垂頭喪氣,聽聞那曲景清更是在家中大發脾氣,今兒個自是不會來海王府丟人現眼。”

  聽完寒玉的解釋,曲妃卿眼底微微顯出詫異,一則是為曲景清的將來,一則是為寒玉的消息靈通。一個剛來京城不過半年的小丫頭,竟有這樣的本事能夠打聽到別人家圍牆內院落中閨房中的事情,當真是不可小覷。

  這時,一名長相秀麗的窈窕婢女快步走入隨意園,隻見她抬起那雙似水柔眸在賓客間淡淡地掃了一圈,在找到自己要找到人後,隻見那雙水眸中頓時浮上一抹喜氣,立即朝著目標走去。

  “奴婢見過夏侯公主。”卻不想,那婢女四下尋找的竟是夏侯安兒。隻見她身姿輕盈,麵帶得體淺笑朝著夏侯安兒徐徐一福身,頓時引得隨意園內的公侯公子紛紛轉目看向夏侯安兒這邊。

  但見這一方小天地中,竟是聚集天地之精華,一個傾國傾城的異族公主,一名端莊靜雅的侯門千金,一位朝中新貴的大家小姐,一名美輪美奐的王府婢女,當真是賞心悅目,一時間將所有人的視線聚集了過來,再也挪不開眼。

  “有何事?”夏侯安兒不喜這麽多人將視線盡數放在自己的身上,麵色微微冷了下來,卻是端莊有禮地詢問著那名婢女。

  那美婢見夏侯安兒態度中帶著一些不悅,卻是不以為意地笑了笑,隨即開口用所有人都能夠聽到的聲音開口對夏侯安兒說道:“回公主,奴婢是錢世子妃身邊的婢女,錢世子妃有些體己話想與公主說道說道,這才命奴婢前來邀請公主前去後院。”

  聞言,莫說夏侯安兒的臉色完全冷然了下來,就連曲妃卿與寒玉眼底原本的笑意也消失無蹤。

  曲妃卿從上至下地將麵前的美婢打量了一遍,見此女當真是身材玲瓏有致、麵容姣好,言行舉止更是帶著一股如畫氣質,莫說這隨意園的公子們會被吸引住目光,就連自己亦是多看了她兩眼。

  錢世子妃派了這樣一名美貌的婢女過來邀請安兒,顯然便是想先引起眾人的注視,讓安兒無法拒絕。

  這錢世子妃到底打著怎樣的主意?更何況,海王府的後院是海王府眾人生活起居的住所,安兒一名尚未出閣的千金,豈能隨意進入他人的住所?

  果真,那美婢的話剛說完,投注在夏侯安兒身上的目光便變得有些詭異。

  夏侯安兒平放在膝上的雙手微微一緊,卻是淡漠地抬起頭,沉著開口回絕,“多謝世子妃盛情,隻是於情於理,這海王府的後院都不是本公主應當踏足的地方,還請世子妃見諒。”

  語畢,夏侯安兒再也不看那美婢一眼,徑自端起麵前的茶盞品茶,神色冷肅中帶著一絲不悅與怒意。

  可那美婢豈會這般容易被打發走?

  隻見她聽完夏侯安兒的拒絕,雙眸中頓時浮上一層水霧,楚楚可憐的模樣倒似是被夏侯安兒欺負了一般,出口的聲音更是含著幾分委屈,“公主,您若是不去,世子妃定會責備奴婢辦事不周的,還請公主不要為難奴婢了。”

  說著說著,那美婢便地下了頭,一顆顆晶瑩剔透的淚珠從眼中墜落,滴在淺粉的裙擺上,暈染出淡色的淚漬。那美婢雙手無措地揉著手中的帕子,利於夏侯安兒的身側十分地焦急,卻又不敢得罪夏侯安兒。

  夏侯安兒喝茶的動作微微一頓,心頭頓時湧上一股無名火,終於知曉那錢世子妃是沒按好心的,隻怪自己太過大意,竟是走錯了一步,正尋思著如何打發身旁的美婢,竟感覺有道有別於他人輕浮猜忌的目光射了過來。

  微微側目,夏侯安兒看到海沉溪一身雪青雲紋錦袍大步走了過來,隻見海沉溪暗沉的黑眸中閃出一道冷絕的殺氣,不等那美婢行禮,眾人便聽得海沉溪陰沉開口,“父王大喜之日,你竟在此落淚哭泣,是故意想觸父王的黴頭嗎?來人,拉下去,杖斃!”

  海沉溪此言一出,隨意園內頓時靜如子夜,無人敢在開口,亦無人敢上前勸導。

  那美婢沒想到竟會在此時遇到海沉溪,又從海沉溪的口中聽到‘杖斃’二字,頓時麵色慘白身形一歪雙腿跪在了海沉溪的麵前,苦苦哀求道:“郡王饒命,奴婢隻是奉世子妃命前來邀請夏侯公主,奴婢絕無其他的意圖,還請郡王饒命!況且郡王方才也說今日是王爺大壽,豈能殺生?還請郡王看在奴婢賤命一條的份上,饒了奴婢這一次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說完,那美婢再也不敢在海沉溪的麵前落淚,忍著眼中的淚水,不要命地朝海沉溪磕頭求饒。

  奈何,海沉溪麵對這樣一張梨花帶淚的嬌顏卻沒有半點惻隱之心,隻見他譏諷一笑,繼而冰冷開口,“既然是一條賤命,隻怕是衝撞不了父王的喜氣,來人,拖下去,塞上布條,杖斃。”

  卻不想,海沉溪並未有半點憐香惜玉的心情,大手一揮,原本立於他身後的侍衛便走上前,在那美婢的口中塞上一條帕子將掙紮不休的美婢拖了下去。

  見識到海沉溪的手段,眾人麵麵相覷,無人開口,夏侯安兒的臉色更是微微泛白,眼底微顯震驚地看向海沉溪,卻發現對方亦是滿麵冷肅地盯著她。

  隻是海沉溪卻極快的轉身出了隨意園,留下尚未從方才的事情中回過神的賓客。

  見海沉溪離開,園內頓時想起一陣竊竊私語聲,眾人的目光冷不丁地會在夏侯安兒的身上打量一番,隨即又低頭淺聲交流。

  “沒事,這隻是意外。”曲妃卿心頭微冷,不好的預感在心底漸漸地發芽,不管方才海沉溪是出於何種緣由出手,隻怕安兒均被卷入了海王世子與海郡王之間的爭鬥中。

  夏侯安兒心中何嚐不明白這一切,隻見她修眉淡攏,雙手已是緊握成拳。

  ☆、第三百一十八章 賀禮驚心(萬更)

  “太子到!”這時,隨意園外響起一道清朗的傳喚聲。

  聽到太子到來,眾人立即停止了交流,紛紛站起身恭迎著當朝太子江昊天的到來。

  曲妃卿微微抬頭看了眼園內,卻發現那些大家閨秀一個個眼露驚喜,每個人臉上均是摩拳擦掌的表情,心下頓時明白這些總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小姐們,為何今日願意長途跋涉的前來海王府,想來均是得到今日太子會前來參加壽宴的消息,想讓自己雀屏中選吧。

  看來皇上之前提及的太子選妃一事,雖還沒有施行,但在這些小姐的心中已經掀起了爭鬥之心。

  看著那些小姐臉上興奮的表情,曲妃卿不由得搖了搖頭,心下暗想,那皇宮看似繁花似錦,可裏麵卻是刀光劍影,一不小心便沒了小命,倒不如嫁入平凡的人家,安安穩穩地過一輩子來的踏實。

  曲妃卿正胡思亂想著,一道明黃色的身影已在海王、海郡王等人的簇擁下緩緩走了進來。

  “參見太子。”眾人立即放下方才討論的事情齊齊起身行禮,聲音整齊響亮。

  “大家都起來吧。今日的壽星是海王爺,本宮與大家都是賓客,都不必拘禮。”江昊天沉聲開口,臉上神色淡定,舉止大氣毫不怯場,無形中向眾人展示了他儲君的風采。

  “謝太子。”眾人聞言起身,待幾人坐下後,這才紛紛落座。

  眾人這才得以好好觀察江昊天,隻見他一身明黃色錦緞長袍,胸前的四爪金龍無比尊貴顯眼,頭上佩戴的金冠上更是纏繞著一條四爪金龍。雖隻有十三四歲的年紀,可與海王等朝中老臣坐在一起卻絲毫不見怯弱,可見平日裏玉乾帝對他的教導亦是十分用心的。

  而更讓眾人吃驚的是,今日守護在江昊天身後的竟是禁衛軍統領烏大人。

  這烏大人可是在普國庵保護容賢太妃,如今卻被玉乾帝召回保護太子,可見在玉乾帝的心中是十分看中江昊天這個儲君的。

  至於容家,因為容貴妃被賜死,就連容賢太妃也不被皇上看重了,莫說抽回了烏大人,就連今日的壽宴也不見任何容家的人參加。

  盡管如今江南水患,皇上命容雲鶴前去賑災,隻怕也隻是看重容家的家財,為國庫省些銀兩罷了。

  盛極一時的容家落得今日這般田地,當真是讓人唏噓不已,真真是世事無常啊!當初容蓉被封貴妃時是何等的尊貴,可如今卻是紅顏薄命,累得整個容家也陷入低穀。

  隻是,這樣的感歎卻隻是一時的,畢竟容家與在座的各位沒有任何的關係,他們現在則是想著如何巴結海王與江昊天,以便為自己的將來鋪路。

  “越兒,快去把睿兒抱來拜見太子。”院內一片寂靜,海王率先開口,卻是讓海越把海睿抱來拜見江昊天,此舉倒是有些奇怪。

  江昊天聽完海全的話,爽朗一笑,“王爺實在是太客氣了,上一次見小世子便知是人之龍鳳,海王府果真是塊風水寶地啊。”

  見江昊天一開口便誇讚自己的兒子,海越還未坐穩的身子立即站了起來,起身拱手道:“太子謬讚!”

  “世子快請坐!本宮不過是實話實說罷了。”江昊天一如既往地健談隨和。

  這樣的好性情,頓時引得在場的閨秀們紛紛偷偷打量著這位西楚將來的君主,那一張張原本塗滿白粉的臉頰此時竟能滴出血來,隻是那一雙雙含羞帶怯的眸子中卻閃現著野心與勢在必得的決心。

  “多謝太子。”海越站起身,儒雅外表玉樹臨風,風度翩翩地落座,含笑的雙目微掃坐在自己下首的海沉溪,眼底隱隱浮現一抹恨色。

  而海沉溪卻是大方抬起似笑非笑的雙目與海越對視半晌,那雙冷眸中忽而浮現出一抹譏笑,似是在嘲諷海越此舉。

  海全始終注視著場中眾人,風雅的臉上端的是含蓄內斂的淺笑,對於兩個兒子隻見的爭鋒相對,海全心中有數,卻從未在正式的場合戳破,朝中重臣的心思當真是深不可測,讓所有人不敢在海王的麵前妄議任何事情。

  將今日到來的賓客盡數看了一遍,海全這才收回視線,笑道:“太子當真是謬讚了,一個小孩兒豈能看出人中龍鳳,老臣隻盼著孩子茁壯成長,便心滿意足了。左右這海王府也能夠保他長大成人了,至於以後的出息,就要看他自己的能耐和造化了。老臣一把老骨頭,又是個行動不便的老人,實在是沒有精力再為兒孫們籌謀出路了。將來的事情,端看他們個人的本事了。”

  江昊天麵帶微笑地聽著海全的話,卻並未立即接口,那雙暗含精銳的眸子一掃隨意園內的賓客,淡淡地開口,“唉,今日果真不見楚王與七皇叔。想著上一次小世子周歲宴時,大家在一起倒是熱鬧,今日竟少了他們二人,倒是覺得少了些樂趣。”

  聞言,海全爽朗一笑,緊接著開口,“楚王與辰王倒是熱鬧的人,隻可惜楚王繼母剛剛過世,而元德太妃卻又身子不好,辰王孝順自然是放心不下元德太妃的。若是今日他們二人在此,咱們這人可就齊全了。”

  江昊天半斂著眼眸聽完海全的話,嘴角微微勾起,顯出一抹無懈可擊的弧度,淡然地開口,“王爺所言極是,本宮瞧著今日這隨意園到來的賓客,竟比宮宴的賓客還要齊全,還是海王有威望啊。”

  此言一出,所有賓客紛紛變了臉色,眾人均是默默地垂下了臉蛋,不敢去看江昊天那雙夾帶著淡淡冷芒的狹長眸子,直覺那雙含威似箭的眸子中帶著讓人心顫的戾氣,直達人的心扉,生生逼得眾人低下了頭,無人敢與江昊天的眼眸對視。

  見眾人似有心虛地低下了頭,立於江昊天身後的烏大人麵色越發地肅穆冷然,那雙常年嚴肅的眸子直直掃視著隨意園內的所有賓客,心中早已有了計量。

  而此時隨意園內,能夠談笑風生無懼江昊天發威的,也唯有海全一人。

  隻見海全臉上始終是謙和有禮的淡笑,並未因為江昊天的故意挑釁而亂了陣腳,一手端起右手邊小桌上的茶盞,一手則是掀開碗蓋,輕輕刮了刮碗沿,撇去上麵的沫子,這才見海全溫潤的聲音響起,“太子說笑了,海王府宴席豈能與宮宴相提並論?隻不過是朝中各位同僚賞臉,這才陪老臣過一個壽宴。其實,老臣心中亦是忐忑不安,生怕因此惹得閑言碎語。辱沒了老臣不打緊,可若是因此傷了老臣與皇上的君臣情分,豈不是因小失大?老臣心中惶恐,還請太子回宮後為老臣多多美言幾句啊。”

  話雖如此說,可海全的臉上除卻謙和之笑,絲毫不見擔憂懼怕之色,雖見他腿有頑疾,可身子腰板卻挺直如鬆,半點沒有向皇權低頭的模樣,落在眾人的眼中,頗有忠臣耿耿的模樣。

  江昊天嘴角含笑地聽著海全將話說完,並未反駁海全,隻那雙與海全對視的雙目不躲不閃,絲毫不見退縮之意,儲君氣勢可見一斑。

  “王爺太過小心了。本宮隻是這麽一說,王爺不必這般小心翼翼。況且,在父皇心中,還是極其倚重王爺的,王爺何必這般菲薄?更何況,本宮瞧著世子與海郡王均是佼佼人才,將來在朝中定會有一番作為,王爺又有何可操心的?陽明山又是個修身養性的好地方,咱們西楚,能夠得王爺這般福氣的,王爺可是第一人啊。”江昊天直視海全滿是溫和笑意的雙眼,聲音中帶著氣度地開口,似是在誇讚海全,可話裏深層的意思卻讓人心驚。

  主位上幾人話裏來話裏去,如同刀光劍影、暗箭重重,壓迫的隨意園內眾人均是小心地陪著笑意,無人敢在此時接話。

  “老臣看來,皇上是極其心疼太子的,今日竟讓烏統領護送太子前來,當真是恩寵無限啊。”海全突然話鋒一轉,將眾人的注意力轉向原本靜默立於江昊天身後的烏統領身上。

  隻見烏統領雖鮮少開口,隻是他統領宮中禁衛軍,素來隻護衛天子。如今竟被玉乾帝從普國庵召回,專門護送江昊天前來海王府,這裏麵所透露的不僅僅是皇恩浩蕩的恩寵,更是對海王府的不放心吧。

  海全並未講話說全,可眾人心中卻均是明鏡似得,豈有不明白的道理?

  江昊天微微側身,眼角餘光不著痕跡地淡掃護衛在自己身後的烏統領,漂亮的唇角勾起一抹滿是興味的淺笑,並未因為聽出海全的暗指而動怒,卻是擺出一副儲君的大度氣勢緩緩開口,“父皇厚愛,本宮真是感恩戴德。若非楚王與七皇叔均有事情不便前來,倒也不必累得烏大人從普國庵一路奔波回來,還未顧得上歇息便又隨著本宮前來海王府。”

  三言兩語,江昊天便將所有的事情推到楚飛揚與江沐辰的身上,卻又提醒眾人相較於烏統領的禁衛軍統領身份,楚飛揚與江沐辰的身份可是非富即貴,更是讓所有人明白,讓兩王保護意味著什麽!

  這時,管家自園外疾步走了進來,隻見他恭敬地朝著主位上的幾人行完禮後,這才恭順地開口稟報,“王爺,王妃與世子妃帶著小公子過來了。”

  聽到管家回話的內容,海越的眉頭微微一皺,而海沉溪卻滿臉譏諷地冷笑起來,目光似有所無地瞟了麵色微沉的海越一眼,眼底譏笑意味明顯。

  海越豈會沒有注意到海沉溪那嘲諷自己的嘴臉,心頭頓時湧上一陣怒意,可礙於此時江昊天在場,今兒個又是自己父王的壽辰,若是因為他而誤事,隻怕海王更不會喜歡自己這個兒子了,屆時便宜的還是海沉溪這個混蛋。

  思及此,海越衣袖下雙手雖早已捏成拳狀,可臉上神色卻早已恢複如常,麵帶淺笑,溫文爾雅。

  “快讓她們進來吧,豈能讓太子等候她們的道理?”隻見海全的劍眉微挑,立即厲聲開口。

  那管家見海王鮮少露出嚴厲的麵孔,即可彎腰行禮,快速地退了出去。

  而海全則在管家離開後,臉上立即擺上淺笑,口氣卻略帶責備地對江昊天開口,“婦道人家不懂事,還請太子見諒。”

  江昊天隨著海全笑了笑,寬容大度道:“王爺實在是太過客氣了。隻不過是眨眼的功夫,不必這般在意。”

  正說著,隨意園的門口走進一行人。

  海王妃依舊走在最前麵,一身尊貴王妃服襯得海王妃高貴不已,加上她本就美貌出眾,如今看來更是貴氣顯貴。

  而緊隨在海王妃身後的自然是錢世子妃,她一麵走一麵側臉看一眼身後被乳娘抱在懷中的小世子,眼底充斥為人母的溫柔與關心。

  隻是,在她的目光再次轉向主位上時,卻是在一瞬間落在不遠處端坐著的夏侯安兒身上。那雙原本溫和似慈母的美眸中瞬間浮現一抹狠決與恨意,卻是一轉即逝,很快從夏侯安兒的身上轉了開,繼續若無其事地跟在海王妃身後走向前。

  夏侯安兒自是感受到錢世子妃極其不友善的目光,隻見她秀眉微蹙,心底已是明白方才那美婢的確是錢世子妃派來的,隻怕今日的事情不會這般容易結束。

  “幾日不見,想不到小世子的變化竟這般大,本宮倒是有些認不出來了。”一番見禮後,江昊天雙目含笑地看著被乳娘抱在懷中的小世子開口說道。

  眾人的目光 此時亦是放在孩子的身上,隻見這小孩兒長的白白淨淨、那雙圓鼓鼓地大眼正好奇地四處張望著,不知看到了什麽新奇的玩意,竟是舉起小手指指著不遠處癡癡地笑著,形象可愛可掬,十分惹人憐愛。

  那些尚未出閣的大家閨秀看到這樣一名長相討喜的小孩兒,早已是興奮不已,紛紛交頭接耳地議論著孩子的一舉一動。

  錢世子妃見太子誇讚自家的孩子,臉上立即端著得體的淺笑,福身回道:“多謝太子誇讚。隻是小孩兒難免淘氣,還望太子莫要見怪。”

  “世子妃客氣了,本宮倒是覺著小世子十分可愛。海王好福氣,如今已是三世同堂,待得十幾年後,可就是四世同堂,屆時王爺大壽定會比今日還要熱鬧。”江昊天隨即將視線放在海王的身上。

  “那老臣可就借太子吉言了!”海全跟著笑出聲,一時間隨意園內倒是其樂融融,方才的壓抑冰冷瞬間被打破,眾賓客不由得鬆了一口氣,談笑間也略微輕鬆些了。

  “王爺,時辰到了。”管家早已準備了一切,此時來到海全的麵前提醒著。

  海全抬頭看了看天色,見日頭已是升上了正當中,便略微點了下頭,對管家開口吩咐道:“想必各位都餓了,那就開席吧。”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