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84節

  楚飛揚清明的黑眸中閃過一抹深思,目光不由得轉向辰王,卻發現對方臉上當真是無欲無求,唯獨留有一抹擔憂之色。

  最為惱火的便是玉乾帝,昨夜辰王提出此事時,玉乾帝隻當辰王故意氣自己,可不想今日當著文武百官的麵,他竟又拿此事說項,這讓玉乾帝眼底隱隱冒著火光,心中卻是思量著辰王的用意與誠意,漸漸打量起殿上跪著的辰王。

  “你這是何意?”麵對辰王突然的服軟,玉乾帝也不由得漸漸放緩了聲音與態度,語氣已不再如方才那般淩厲。

  但見辰王雙手高舉雀符,卻是恭恭敬敬地朝著玉乾帝磕了一個頭,隨後才淡然開口,“臣弟此舉乃是真心誠意,還請皇上能夠成全臣弟。”

  眾人因著辰王的這番話,紛紛看向辰王,隻見他眼底的目光少了一分冷硬要強,多了一分淡泊灑脫,整個人一如脫胎換骨一般,讓人不敢相信。

  玉乾帝眉頭漸漸攏起,目光一眨不眨地緊盯著辰王,麵色沉穩帶著一絲警惕,似是在考慮辰王所言的真實性。

  “你大可不必如此,朕已派太醫隨周駛前去皇陵,為太妃治傷,相信太妃定會無恙,你又何必在此為難朕?”半晌,玉乾帝緩緩開口,心思細膩、性子謹慎,讓玉乾帝對於辰王的要求不為所動,即便今日辰王雙手奉上那枚如珍如寶的雀符。

  可辰王卻是麵不改色,依舊冷然開口,“皇兄一番好意,臣弟心領了。可是太妃畢竟是臣弟的母妃,豈有母親受苦,兒子卻不管不問的?還請皇上恩準臣弟前往皇陵,至於這雀符,對於臣弟不過是可有可無的身外之物,倒不如交還給皇上,倒是用的其所。”

  說著,辰王雙手高舉過頭頂,那枚雀符真真實實地落入所有大臣的眼中,兵權之上,辰王能夠舍棄雀符,讓眾人心中震驚。

  整個大殿鴉雀無聲,大臣們均是等著玉乾帝的聖裁。

  玉乾帝雙手扶住龍椅扶手,十指指腹輕輕拂過手下的龍頭,心思百轉千回快速翻轉,雙目則已是放在了那枚雀符上。

  半晌後,才見他淡淡地開口,“既如此,你便去吧。”

  語畢,便見玉乾帝對身旁的餘公公點了點頭。

  餘公公會意,悄聲走下玉階,來到辰王的麵前,從辰王手中接過那枚雀符送回玉乾帝的身邊。

  “微臣多謝皇上隆恩。”辰王立即叩謝皇恩。

  可玉乾帝的話還未說話,緊接著又開口說道:“既然你如此關心太妃,朕也有心整頓皇陵規矩。便讓寒相與刑部尚書跟著一塊去皇陵,寒愛卿負責整頓守陵軍,曲愛卿定要找出凶手懲治依法。朕給你們三日時間,過時不回,定有重罰。”

  卻不想,辰王交出了雀符,卻依舊沒有讓玉乾帝放下心中的戒備。隻見他點名寒澈與曲長卿一路跟隨辰王前往皇陵,僅僅隻給出三日的時間,當真是緊迫逼人。

  可辰王的臉上卻不見絲毫的不服,徑自叩首謝恩,“微臣謝恩!”

  竟不想辰王如今這般好說話,任由玉乾帝擺布而不見慍色,曲炎的心一沉再沉,卻也不敢在此時開口詢問,隻得等得散朝後跟在辰王的身後。

  “有勞寒相曲尚書了,本王回王府換身幹淨的衣衫,咱們便啟程前往皇陵。若是二位無事,不如先請去辰王府小坐片刻。”卻不想,辰王竟是不再理睬曲炎,徑自有禮地對寒澈曲長卿開口。

  “如此,叨擾王爺了。”寒澈與曲長卿互視一眼,兩人同時躬身抱拳開口,隨著辰王一同離開皇宮前去辰王府。

  “辰王好魄力,竟是將手中唯一的一張王牌交給了皇上。不知楚王對此事有何看法?”看著幾道身影踏入雨幕中,海沉溪走到楚飛揚的身邊,與楚飛揚一同立於大殿外的琉璃瓦下,似笑非笑地開口。

  楚飛揚亦是勾唇一笑,黑眸中印出眼前的雨簾,清晰中卻又透著朦朧之色,淡雅開口,“自然是佩服辰王的心胸。”

  “是嗎?難道王爺心中沒有其他的想法?退朝時皇上可是往王爺的方向特意看了一眼。與辰王的城防軍想必,王爺手中的兵權可是更大啊!”海沉溪話中有話,目光始終看著前麵的傾盆大雨,似是在問話,實則是在套話。對於今日辰王的舉動,他的心中亦是不解,何以為了元德太妃上交雀符,這實在是不符合辰王素日的為人。

  “嗬嗬,彼此彼此,海王與海郡王不也是如此?本王尚能為朝廷效命,可海王卻早已養在海王府中,手中卻握著讓人側目的兵權,兩者相較之下,海郡王認為皇上更加忌憚誰?”說完,楚飛揚不再與海沉溪閑扯,見曲淩傲踏出大殿,便與曲淩傲沿著長廊往內宮門外走去。

  楚相府。

  說也奇怪,玉乾帝應下辰王的請旨後,雨勢便漸漸轉小,待到傍晚時分,天空竟是放晴,天邊掛上一抹七彩彩虹,煞是好看,引得眾人紛紛踏出悶了許久的屋子欣賞美景。

  “奴婢參見王妃!”雲千夢領著幾個丫頭坐在長廊下,正散心聊天,便見上官嬤嬤領著樂瑤走了過來。

  雲千夢淺淡一笑,開口問道:“今兒個你怎麽來了?可是表姐有事?”

  見雲千夢笑了,樂瑤也跟著笑著回道:“回王妃的話,皇上派大公子陪同辰王前去皇陵探望元德太妃,公子明日便不能護送大小姐前去海王府。小姐聽說夏侯公主應下了海王府的帖子,打算與公主一同前往,特派奴婢告知王妃一聲。”

  聽樂瑤一件件一樁樁地說得這般詳細,雲千夢不禁莞爾,遂點頭道:“這點小事,竟也這般禮讓。我記下了,明兒個讓公主與表姐一同前去,你且回了表姐,莫讓她著急。”

  “是,奴婢告退。”樂瑤恭敬地對雲千夢福了福身,這才原路返回。

  早朝時分,辰王親手將雀符上交玉乾帝,又為了能夠見生母一眼生生在雨夜中跪了一夜的事情已經傳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百姓均是稱讚辰王乃是當今西楚第一孝子,為了生母竟連保命的雀符也毫不猶豫地交給了玉乾帝。

  “王妃,這倒是奇了,辰王竟會將雀符交出。”慕春看著天際的那抹五彩斑斕的彩虹,有些不解地開口。

  雲千夢溫溫一笑,卻並未回答慕春的自言自語。

  皇陵雖說遠離皇宮,但四周均有禁衛軍守衛,加上又是皇家陵墓,百姓根本就沒有膽子靠近,怎麽元德太妃就受傷了?

  “怎麽坐在此處發起呆來了?”一道清朗中帶著微責的聲音傳來,不等雲千夢轉目看向來人,她已被人拉站了起來,頭頂傳來一陣心疼聲,“雖說雨過天晴,可底氣極重,小心著涼。”

  “元德太妃在皇陵為何會突然受傷?”雲千夢抬眸看向楚飛揚,心中總覺得此事蹊蹺。

  楚飛揚拉近她,伸手攬住她的腰身,帶著她慢慢在花園中散步,見她因為這件事情而皺起了眉頭,抬起手輕點在她的眉間,淺笑道:“你現在可是有身孕的人,這些事情就留給為夫去想吧。你的任務便是養好身子,其他的事情都不許想,免得傷神。”

  聽他這麽一說,雲千夢倒是笑了出來,卻也知自己心情愉快才是對寶寶最有利的,難得聽話地點了點頭,繼續與楚飛揚在花園中緩緩走著。

  “明日讓暗衛護送安兒與表姐一同前往海王府。”最近海王辰王均是向玉乾帝示好,這番舉動實在讓人心中不安。

  “好。”楚飛揚勾唇一笑,眉目的神情卻隻是專心陪著雲千夢散步,似是這世上的事情再也敵不過麵前此事。

  海王四十五歲壽宴,京城各世家、各官家均收到了海王府發出的請帖。

  這一日,京城所有名門望族的府門前均是停靠著馬車,眾人一早就準備了厚禮,在家丁的護送下成群結隊地前往陽明山。

  但卻有三人沒有前去,一位是剛剛有喜不宜遠行的楚王妃,一位是辰王,還有一位便是遠在江南的容雲鶴。

  今日的海王府喜氣洋洋、熱鬧非常。

  各府的馬車早已把海王府門外堵得水泄不通,饒是這樣,仍舊有不少的馬車朝海王府門口奔來。

  平日裏接待賓客的隻有一位管家,可今日卻是出動了整整八位管家。

  端看這八位管家八麵玲瓏的手段和熟記賓客姓名、容貌、喜好、口味的本領,也足讓京中各貴族大開眼見。

  幾名管家已是這般厲害,可見這海王府當真是藏龍臥虎的地方。

  “曲姐姐,下車吧。”夏侯安兒自是坐著輔國公府的車子,與曲妃卿一同前來的。馬車停穩在海王府的門前,夏侯安兒先行下車,立於車外等著曲妃卿。

  “奴才見過曲小姐,見過夏侯公主,兩位遠大而來,真是辛苦了。”兩人的腳剛沾地,那麵已經走來一位海王府的管家,恭敬地對二人行完禮後,那管家讓身後的小廝領著兩府跟來的奴才下去休息,自己則迎著曲妃卿與夏侯安兒走進海王府。

  ------題外話------

  明日內容更精彩~

  ☆、第三百一十七章

  曲妃卿與夏侯安兒隨著那管家踏入海王府的大門,缺見原本候在王府門口的小廝竟是抬起手臂攔住兩人身後跟著的幾名丫頭,曲妃卿不解,目色中帶著疑惑地看向那名管家,口氣微冷道:“這是何意?”

  麵對曲妃卿的質問,那管家隻是微微一笑,繼而開口回道:“回曲小姐的話,今日賓客眾多,王爺王妃生怕怠慢了各位貴客,早已為大家備下了丫頭伺候,免得小姐們公子們的丫頭小廝不認識海王府的路而誤事,還請小姐與公主見諒。小姐與公主的丫鬟可去王府右側的偏廳歇息,已有王府的下人們在偏廳伺候了,小姐公主不必擔憂。”

  “何必如此麻煩,我們的丫頭豈能讓王府的人伺候,不如就跟在我們後麵吧。左不過是些添茶倒水的活計,更不會在王府中亂走亂逛。”聽完管家的解釋,曲妃卿黛眉輕攏,不明白這海王府何時多了這麽一條規矩,心頭有些好笑,便拒絕道。

  那管家見曲妃卿拒絕,倒也不急不燥,接著開口,“曲小姐不必這般客氣,今日是咱們王爺大壽,王妃與世子郡王並幾位公子,均希望讓王爺過一個舒心的壽辰,這才遣退別府的丫頭小廝,獨留咱們海王府的下人伺候,左不過也是這些下人熟悉海王府的規矩,用得順手。”

  那管家好生厲害的嘴皮子,半句拒絕的話也不曾說出口,卻已是堵住了曲妃卿的口。雖說曲妃卿是貴賓,可海全始終是西楚楚王,今日又是海全大壽,有誰敢在這樣的日子惹得海王不悅?

  一時間,曲妃卿眉間的折痕越發的明顯,沉默地與夏侯安兒交換了下眼神,目光隨即轉向身後立著的幾名婢女身上,這幾人均是夢兒專門挑給她們的侍衛,隻為護她們二人周全。

  可這管家方才的一番話,當真是滴水不漏,曲妃卿尚且隻是輔國公府大小姐的身份,自然不能命令海王府的管事。

  “既如此,你們幾人便去偏廳候著吧。”曲妃卿看了眼在海王府大門右邊臨時搭建的偏廳,淡聲交代著那幾名婢女。

  “是。”幾名婢女看了眼那名管事,見對方臉上端的是無懈可擊的淺笑,又見曲妃卿已經下命,便隻能點頭稱是。幾人朝著曲妃卿與夏侯安兒福了福身,這才轉身離去。

  “曲小姐,公主,這邊請。”見曲妃卿與夏侯安兒重新轉身麵向海王府,管家笑著恭請二人走向裏麵。

  曲妃卿微點頭,與夏侯安兒相攜踏入海王府。

  一路上鳥語花香,四處盛開著珍貴的花朵,更有許多是陽明山上獨有的名貴花種,因為海王大壽便盡數擺放在了花園中,當真是美不勝收,讓人目不暇接。

  而海王府背後的青山則籠罩在一片飄渺的雲霧中,一抹金色的陽光破雲而來,照射在大地上,更是讓人如臨仙境,去而忘返。

  “曲小姐、夏侯公主請先在隨意園歇息片刻,待賓客到齊了,便可開宴。”管家將二人帶到隨意園內,命丫頭們奉上兩杯熱茶,這才有禮地退了出去。

  “這海王府可真是價值連城啊,那些擺放在花園前廳的花卉,可都是千金難尋的珍品。”夏侯安兒身為夏侯族的公主,這點眼力見還是有的,那一盆盆擺放整齊的花草,不但賞心悅目,其自身的價值也是極其嚇人的。雖然已經陪同雲千夢參加過一次海王府的喜宴,可不想海王府的實力竟這般雄厚,當真是讓人咋舌。

  曲妃卿聽她這麽說到,隻是彎唇笑了笑。海王府的厲害,她早領教過了,海王府不但富可敵國,就連這府邸內也是暗藏玄機。當初工部尚書家的梅小姐可是說過,海王府內的一切可都是按照五行八卦來建造的。若此事當真,她們可不能亂走亂逛,免得走進八卦陣內出不來。隻是,海王府素來低調,像今日這般高調行事,著實讓人詫異,不知海王心中到底打著怎樣的打算?

  “倒是奇了,明明是錢世子妃下的帖子,卻不見她出來見你。”兩人一路在管家的引領下來到隨意園,隻見隨意園內隻有賓客不見主人。而夏侯安兒明明接下的是錢世子妃的帖子,卻不見錢世子妃前來迎客,當真是有些好笑。曲妃卿雙目一覽園內已到的賓客,低聲對夏侯安兒說道。

  “她不來,我們倒是落得清閑。”夏侯安兒一聲冷哼,清亮的眸光卻是看到坐在一旁的寒玉,隨機壓低聲音對曲妃卿說道:“元德太妃在皇陵被人襲擊受傷,曲大哥身為刑部尚書,陪著辰王一同前往皇陵一探究竟。這不,昨兒個夜裏便動身去了皇陵,同行的還有寒相呢。”

  曲妃卿順著夏侯安兒的實現看過去,果真在一個角落中找到寒玉的身影,隨即禮貌地對寒玉笑了笑,這才想起寒澈身為左相,也被皇上派去了皇陵。

  隻是,讓一國左相去管這樣的事情,隻怕皇上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曲姐姐早,夏侯公主早。”兩人正小聲說著朝中的事情,寒玉已走了過來,滿麵笑意地對二人打著招呼。

  “寒小姐請坐,看你一人坐在那邊,想必是無聊了吧。”曲妃卿想起上次夢兒對她說得事情,始終對這位寒小姐充滿了好奇,怎樣的女子能把她的大哥氣得發飆,倒是讓曲妃卿好奇不已。尤其上一次在海王府,自己被曲景清擠兌一事,寒玉亦是站在自己這一邊,更是讓曲妃卿對寒玉的用意有些好奇。

  卻不想,寒玉那雙機靈的眸子先是環顧了四周,這才不解地問道:“曲尚書與哥哥一同前往皇陵,卻是無人保護曲姐姐了。曲姐姐與夏侯公主如花一樣的美人,若沒有人護著,可是容易吃虧的。”

  聞言,曲妃卿與夏侯安兒同時笑了出來,隻覺這寒玉一張巧嘴真是甜蜜,不但誇了她們,更能拉近兩者之間的距離。

  “皇命難違啊!寒相不也是忙得分身乏術嗎?再說有家丁護衛,倒也不必擔心。”曲妃卿回答著寒玉的問題,卻又不著痕跡地轉換了話題。

  寒玉在聽到曲妃卿問及自己的哥哥時,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立即轉向曲妃卿,似是想從她的表情中看出些異樣的情愫。

  隻是觀察了半天,寒玉卻隻發現曲妃卿問及哥哥,隻不過是出於禮貌,心頭不禁有些失望,臉上卻是淺笑著回答:“皇上派哥哥與曲尚書前去皇陵,隻怕今日是趕不回來了。”

  曲妃卿與夏侯安兒聽她說得這般坦誠,兩人相視一眼,雙方的眼底均有些詫異。這些本是朝政大事,輪不到女子置啄,她們二人方才討論時也是極小聲的。卻不想這寒玉對她們竟無半點防備之心,到底是性子太過大而化之,還是年紀尚小不懂得此事的重要,倒是有些耐人尋味。

  寒玉倒也不在意兩人眼底的神色,依舊滿麵笑容的坐在席間欣賞著隨意園內的賓客。

  “曲姐姐,海王爺的麵子可真是大,今日這京城的達官貴人隻怕均是齊聚一堂了吧。”隨著隨意園內的人越來越多,寒玉不禁詫異地開口。

  原本這隨意園占地就十分的寬敞,可不想海全大壽居然邀請了這麽多人,雖說請得都是大家族的公子千金,但在幾乎無人缺席的情況下盡數來到海王府,頓時顯得隨意園內有些局促。

  聽出寒玉口氣中的讚歎,曲妃卿淡雅一笑,柔和的目光一覽隨意園內已經到來的賓客,淡淡開口,“海王身份不同,大家自然是會賞臉的。”

  海全可是三朝元老,比之辰王、端王這些皇家王爺也絲毫不遜色。更何況,海全手中還握有兵權,這些年雖深居淺出,但他的影響力卻還是極大的,自然不會有人不買賬。

  隻是,今日海王府請來這麽多的賓客,也卻是出乎人的意料,這樣的人數比之上一次海越之子辦周歲喜宴可是多了幾倍,難不成京城的貴族們都出動了?

  “倒是沒有看到曲景清。”這時,已經將所有賓客環視一圈的夏侯安兒低聲開口。

  隻見她抬起手來,纖纖玉手瞧瞧一指吳沁沁坐著的方向,再次開口,“上一次咱們前來海王府時,曲景清與吳沁沁關係密切,看似十分要好,不想今日居然隻有吳沁沁一人獨坐桌邊。”

  曲妃卿與寒玉一起往吳沁沁的位置看去,果真見隻有吳沁沁一人端坐席間,而往日趾高氣揚的曲景清確實不在隨意園中。

  這時,寒玉卻是收回看相吳沁沁的目光,掩嘴輕笑。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