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83節

  “微臣並無所求,隻希望能夠陪伴在太妃身邊,還請皇上恩準。”辰王冷硬的聲音再次在氣氛壓抑的大殿內響起。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不行!”看著辰王如今的模樣,心中怒氣當真是不打一處來,指著辰王怒道:“你倒是給朕說清楚,你如何知曉此事?周駛方才離宮,你便進宮請旨。朕倒是好奇,辰王掌管京城城防軍,何時這城防軍的觸角已深入宮中,居然對宮中的一切事宜這般了解。”

  聞言,江沐辰猛然抬頭,冰霜一般的臉上瞬息浮現一抹冷笑,反問道:“皇上心中不就是打著雀符的主意嗎?臣弟今日便將這雀符交出,皇上心中就滿意了?”

  ‘啪!’一掌用力拍在龍案上,玉乾帝已是被辰王氣得麵色漲紅,揚聲怒道:“辰王,你太放肆了!朕何時說過讓你上交雀符?你今日一再地挑釁忤逆朕,你當真以為朕不敢辦了你?”

  “哈哈哈……”卻不想,辰王在聽完玉乾帝的話後,竟是仰頭大笑出聲,笑聲直達眾人心中,震得所有人心頭微顫,不明白辰王到底是怎麽回事?

  卻見辰王在笑完後竟是猛然站起身,麵帶憤色對玉乾帝怒道:“皇上不就是打著這個主意?因此才百般看我們母子不順眼。如今母妃身受重傷,微臣想要前去探望一眼皇上也不放行,不就是想逼著微臣交出雀符?正好,皇上趁著此事將臣也嚴辦了,免得將來皇上再看臣不順眼,還要想著法子折磨微臣母子。”

  說著,江沐辰步步上前,眼中雪亮如刀刃,望之讓人心寒。

  張嵐見皇帝與辰王之間的爭執越發大,又見辰王正一步步靠近玉乾帝,心頭頓生警惕,右手已是按在腰間的佩劍上,雙目緊盯著走近的辰王,時刻注意著殿內的形勢。

  玉乾帝已是被辰王氣得震怒雷霆,重重地點了點頭,眼中盡顯殺氣,驟然開口,“好好好,朕百般的容忍於你,卻不想在你眼中心裏,朕竟是容不下你們母子的小人。辰王,你好大的膽子,竟然將朕的一片苦心曲解至此,還一經的認為朕心中所想便是你手中的那塊雀符,你可真是好樣的。來人,將辰王給朕……”

  “皇上,微臣有話要說。”卻不想,原本緊盯著辰王的張嵐卻在此時開口,隻見他單膝跪地,雙手抱拳肯定玉乾帝能夠聽他一言。

  “怎麽?你也想跟著造反不成?朕早知你們一早便盯著朕的龍椅,一個個恨不能取而代之。辰王,既然今日你將朕說得這般不堪,朕倒想看看你有何能耐坐上這龍椅,弑君弑兄,朕看你如何擔得起這個罵名,朕倒要看看這西楚百姓如何臣服於你!”玉乾帝越說越氣,更是抽出平日裏擱在一旁的寶劍,直接將劍丟到辰王的麵前,等著辰王殺過來。

  ‘哐當’一聲,寶劍被丟在辰王的麵前,阻止了辰王繼續前行的腳步。

  江沐辰低頭冷目一掃腳邊的寶劍,隻見劍身上寒光閃閃透著詭異,劍身上雕刻的盤龍更是張牙舞爪笑傲天下,江沐辰眼底神色瞬間凝結成三九寒冬,寒意陡生似劍,腳下的步子生生被麵前的寶劍阻攔,半晌之後,才見辰王緩緩跪下,但依舊腰背挺直、麵色倔強、眼底一片不服,硬氣出聲,“微臣請旨前往皇陵探望太妃。”

  寶劍砸在地上的刺耳聲響,不但讓辰王停下了腳步,亦是讓玉乾帝自盛怒之中回過神來,龍目掃向麵前的臣服於腳下的辰王,又看了看方才出言打斷自己與辰王爭執的張嵐,雙目半眯,心中思量過千,如大浪翻卷之後的沉定,許多的疑問漸漸浮上心頭,片刻之後,這才見玉乾帝冷聲下旨,“辰王以下犯上,本應處以重罰,但念在辰王一片孝心之至,今罰辰王跪於金鑾殿外思過,沒有朕的旨意,不得擅自離開。”

  語畢,玉乾帝不再看辰王一眼,徑自坐下,大手一揮,讓趕進大殿的禁衛軍將辰王夾了出去……

  “你起來說話,方才為何開口阻攔?”待辰王身影消失在上書房外,玉乾帝冷目一掃跪在殿中的張嵐,淡然開口。

  “微臣謝皇上。”張嵐起身,方才見玉乾帝對辰王的懲罰,張嵐便知皇上已是回過神來,並未被辰王牽著鼻子走。但張嵐心中依舊是掂量了片刻,這才緩緩開口,“皇上,元德太妃現如今在皇陵,咱們等於是把持著她,也能夠讓辰王私下裏的動作有所收斂,若是辰王借著此事前去見元德太妃,隻怕……”

  玉乾帝劍眉淡攏,麵色沉寂,卻是耐心地聽著張嵐的分析,搭在扶手上的手指輕拂過上麵雕刻的龍頭,心中早就有了定奪,“朕心中明白。你且去金鑾殿守著辰王,朕倒要看看他還想玩什麽花樣。”

  “微臣遵旨。”張嵐領命而去。

  玉乾帝卻是端坐在龍椅上,久久沒有開口,目光平視著前方,望進黑夜的雨幕中,漆黑的眼瞳泛著淩厲的光芒,似是能夠看透世間一切詭計。

  大雨磅礴,莊穆輝煌的金鑾殿外,辰王被帶至殿外,麵對殿內筆直跪下,一身絳紫朝服早已在雨水的衝洗下濕透,冰冷的雨水打在頭頂束發的金冠上,濺出細小的水花,瞬間又融入到大雨中,雨水順著辰王玉白的臉龐急速流下,隻見他烏黑鬢發緊貼臉龐,但眼中神色依舊冷漠,絲毫不見狼狽。

  張嵐手持佩劍立於大殿的屋簷下,冷眼旁觀麵前的辰王,隻見雨幕中的他依舊一身凜然傲氣、臉上的霜凍之色絲毫沒有因為被皇上責罰而有所鬆動,可見其人心知堅定不可動搖。

  一夜無話,雨聲淅瀝……

  淡淡地白光穿透夜幕撕裂了夜間的黑暗,取代了暗夜帶來了光明,一夜翻過,新的一天來臨。

  “各位大人早啊!”早朝前,眾臣踏入宮門,相互問好。

  大雨中,眾人手上均是舉著一把油紙傘,隨著司儀小太監快步朝著金鑾殿而去……

  模糊的雨霧中,眾人隻見一道頎長的身影跪在大殿前,而看著那人身上所穿的朝服顏色,眾人心頭紛紛一怔。

  楚飛揚看著拿到倔強不帶屈服的背影,薄唇勾起一抹淺笑,卻如這雨水不帶半點溫度,溫溫冷冷的帶著一絲興味之色。

  “王爺,昨日元德太妃在皇陵受刺客刺傷,辰王連夜進宮請旨前往皇陵,卻不想與皇上……”曲長卿走上前,在楚飛揚的耳邊低語幾句。

  隻是他的話尚未說完,便見楚飛揚舉起一手製止他繼續往下說。

  曲長卿側目看去,隻見楚飛揚臉龐含笑,隻是那雙黑如點漆的眸子中卻閃著異樣的光澤,嘴角的淡笑更如一柄刀刃帶著寒意,這讓曲長卿頓時明白此事定是非同小可,否則辰王豈會趁夜進宮又與皇上發生爭執?

  而此時,更有不少大臣往這邊看來,似是在揣測楚王等人的表情,想從中窺測出幾位重臣對此事的態度。

  “太妃受傷,王爺自然是擔心的。”殊不知,楚飛揚竟隻是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帶過了此事,似是在誇讚辰王的孝心,又瞬間摘清了所有的關係。

  曲長卿會意,不再開口,靜默一旁等候宣旨進殿。

  眾臣見楚王竟隻是說了這麽一句話,心頭頓時失望至極,又將目光轉向寒澈、雲玄之等人身上,隻見兩位首輔竟是麵色坦然地立於群臣之首,仿若絲毫沒有看到辰王一般。

  “進殿!”殿內傳來一道高呼聲,直直衝出雨簾傳入眾臣耳中。

  眾臣立即排列整齊,隨著寒澈雲玄之等人快步踏進大殿中。

  “臣等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眾臣叩拜殿上天子,行跪拜大禮,聲音整齊有力,動作如出一轍。

  “眾愛卿平身!”玉乾帝身著明黃龍袍,麵如冠玉、神色凜然端坐九五之尊之座,渾身上下縈繞至高皇權之感,讓人望而生畏。

  “這大雨已經連下五六日,僅僅這五六日,京城內便已有多處受災,百姓家中多有淹水跡象,就連宮中也是不能避免。可想而知,江南水患,江南一代的百姓是吃盡了苦頭、受盡磨難。朕昨日算了算日子,容雲鶴應當已經到達江南,不知現如今江南情況如何?”玉乾帝朗聲開口,語氣中難掩對江南災情的關心以及對百姓的心疼,遂問及容家賑災一事。

  “回皇上,容雲鶴早已到達江南,如今正積極調集容家江南三十二城池的米鋪接濟災民。如今,通州等地的百姓已經被妥善安排。容家又從附近城池調進藥材廣施百姓,在賑災的同時亦是防止災疫的發生。”聽到玉乾帝的提問,楚飛揚站出列清聲開口,將容家近日所做的事情一一稟報。

  “如此,甚好。”玉乾帝見是楚飛揚親自出來說明此事,眼神略微一暗,卻還是微點頭,並未再提及其他。

  “皇上,容家雖是賑災,但百姓被洪水侵蝕的家園,卻還是需要朝廷幫忙修築。據說各地沿途均有不少從江南逃離的百姓,更有不少百姓因為饑餓而餓死路邊,情況著實可憐。若是家園不在,百姓沒有家,隻怕容家的接濟也是治標不治本。”殊不知,楚飛揚卻又緊接著開口說出其他的問題。

  ☆、第三百一十六章 交出兵權

  玉乾帝見楚飛揚已經想到災後建設的問題,略微沉吟了片刻,隨即開口道:“工部尚書、戶部尚書何在?”

  “微臣在!”工部尚書梅大人與戶部尚書曲炎同時站出列,兩人躬身抱拳麵對玉乾帝,異口同聲回道。

  “楚王所提一事確實是重中之重,你們二人,一人掌管工部土木、一人掌管朝中財政,朕就將江南一代的災後房屋安置問題交給你們,切莫讓朕的百姓受了委屈。”玉乾帝目光一掃下麵出列的二人,精睿地視線在曲炎的身上停頓了片刻,朗聲開口命令道。

  “微臣遵旨。”二人豈敢有所怠慢,立即開口應下此事。

  “皇上!”待梅大人退回班列後,曲炎卻依舊立於大殿中央,態度始終恭敬地對玉乾帝開口,麵色平靜肅穆,倒是叫人看不出他接下來所說是何事情。

  “何事?”幽暗的目光中閃過一抹冷芒,玉乾帝的目光越過百官直達大殿門外,淡掃了眼依舊挺直跪在雨幕中的辰王,這才將視線轉向曲炎,冷聲問道。

  曲炎倒是不畏懼玉乾帝那隱隱帶著戾氣的目光,反倒是坦然往大殿上一跪,請命道:“請皇上念在辰王殿下一片孝心的份上,恩準辰王殿下前往皇陵探望元德太妃!”

  語畢,便見曲炎不斷朝著玉乾帝磕頭。

  隨著曲炎的動作,朝中不少大臣紛紛下跪,異口同聲請命,“請皇上念在辰王殿下一片孝心的份上,恩準辰王殿下前往皇陵探望元德太妃!”

  語畢,便見肅穆輝煌的大殿上響起一陣磕頭聲,眾大臣紛紛不顧自身性命為辰王請命,此情景看上去頗為感人。

  楚飛揚端王等人則是立於大殿上,轉身看著自己的身後跪倒一片,均是心向辰王的大臣,幾人均是默契的沒有開口,冷眼旁觀著事情的發展與走向。

  “想造反嗎?”卻不想,玉乾帝此次竟沒有龍顏大怒,隻是那低沉陰冷的詢問聲中,卻隱隱壓抑著極大的怒意與殺氣,深沉的眸子中更是帶著煞氣,讓人不敢直視。

  一句冷淡清淺的問話,頓時讓磕頭請命的大臣紛紛閉上了口,不再敢出聲惹得皇帝大怒。隻是那匍匐跪地的身子卻沒有起來,依舊是跪在地上,等著玉乾帝鬆口放行。

  楚飛揚轉目看向玉乾帝,隻見玉乾帝看似冷靜,卻已是怒到了極致,那緊繃的臉龐、緊抿的薄唇、含威含怒含著殺氣的眼眸,顯然是對眼前這幫大臣恨之入骨。

  大殿上彌漫著劍拔弩張的硝煙味,大臣與皇帝之間的對峙讓所有人均是提起了心、吊起了膽。

  “請皇上念在微臣一片孝心的份上,恩準微臣前往皇陵探望元德太妃!”而此時,大殿外竟傳來辰王沉著冷然地聲音,聲聲懇求、字字含情,讓人不由得動容。加上此時辰王跪在雨中,模樣狼狽卻依舊心係遠在皇陵的元德太妃,這份孝心,當真是讓人感動。

  而辰王此時的高呼聲,頓時打破了殿內的僵局,眾臣見辰王開口,又是一片山呼請求之聲,而玉乾帝的臉色,終究還是在這片喊叫聲中陰沉了下來。

  端王看著皇帝與辰王二人,一個高坐九五寶座,一個半跪殿外雨簾中,眉頭不由得輕擰了下,隨即抱拳開口,“皇上,不如先讓辰王進殿再議此事。畢竟辰王心係元德太妃乃是母子連心,人之天性。”

  “端王此言,便是指責朕生生阻攔了人家母子見麵?”卻不想,玉乾帝此時心頭壓抑大怒,竟連端王的麵子也不給,直接將端王給堵了回去。

  而他不等端王再開口,緊接著又開口質問下麵跪著的大臣們,“你們也都是這麽認為的嗎?”

  大殿上一時寂靜如夜,眾臣紛紛不敢回話……

  “微臣不敢!”曲炎豈會料到玉乾帝今日的態度竟會這般的強硬。如今朝中已有半數的大臣下跪為辰王求情,卻不想竟不能讓玉乾帝動搖半分,一時間曲炎額頭漸漸浮現一層薄汗,對於接下來的事情竟有些失去控製的感覺。

  “臣等惶恐!”其他大臣見領頭的曲炎開口,也立即跟上,所有人口中均稱不敢,衣衫摩擦的窸窣之聲在大殿上響起,眾臣紛紛磕頭行禮,無人敢在這個時候碰觸皇帝的逆鱗。

  “不敢?”一聲輕哼之聲響起,瞬間隱匿在殿外磅礴的雨聲中,玉乾帝看著自己用銀子養著的大臣們,見他們竟是這般逼迫自己,心頭早已是怒火叢生,麵色鐵青卻又泛起一抹冷笑,極端的表情讓人心神巨顫,不敢再挑釁皇帝天威。

  “朕看你們什麽都敢!你們這是作何?威脅朕?這麽多人為了一件小事下跪,看來朕真是太放縱你們了。整日裏不思進取,不知為百姓多做點事實,盡是揪著芝麻綠豆的事情對朕步步緊逼!怎麽,以為人多,朕就會屈服,是不是?還是說,你們覺得這西楚的天子已經易主?你們的主子已經換成他人?啊!”暴怒聲頓時響起,玉乾帝猛地自龍椅上起身,一手指著大殿上跪著的大臣們大罵道。隻見他此時麵色極其難看,隱隱透著殺氣,隻是隱含精睿的眸子卻是將下跪的大臣過濾了一遍,心中頓時了然。

  辰王啊辰王,你真是好樣的,這些大臣均是朝中棟梁,掌管朝中最為重要的職位,若是自己此時將這些人盡數處決,隻怕朝中官位定會出現漏洞,屆時西楚定會朝中無人出現動蕩。

  好個辰王啊,你這是想幹什麽?公然暴露你的實力,是想與朕叫板?

  玉乾帝雙目漸漸眯起,射出的視線透著極重的殺氣,卻又隱晦地沒有讓人察覺出來,臉上的怒意隨著方才的一陣大喝而漸漸隱去,換上往日的高深莫測,讓所有人捉摸不透帝王的心思。

  所有人因為玉乾帝的質問聲,再次低下身子,再也無人敢開口。

  “來人,將辰王帶上來!”玉乾帝則在此時開口,隨即緩緩落座,目光淩厲地掃視著下麵跪拜一地的大臣們,心頭卻是隱隱泛著恨意。

  頃刻間,辰王被禁衛軍帶上大殿,隻見他大步從殿外走進來,每走一步,腳下的紅地毯上便會留下一個滿是雨漬的腳印,一身尊貴的絳紫朝服早已被雨水打濕,幾縷發絲貼在如玉卻冷的臉龐上,身形狼狽,但神色卻傲然,絲毫不見落敗之感。

  隻見他大步流星走到大殿中央,身體挺拔灑脫地跪下,朗聲道:“微臣叩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玉乾帝看著他麵色沉穩地一步步走近大殿,心頭沒來由地竟是升起一抹不安之感,劍眉稍稍皺了下,隨即冷聲開口,“辰王,朕且問你,是否是你讓他們為你求情?”

  若此事當真是辰王所為,那西楚朝堂半百大臣均已為辰王所用,辰王的號召力已是超過了玉乾帝,這顯然已是有奪位的嫌疑,玉乾帝豈會再容辰王?

  卻隻見辰王麵色如常,冷硬中帶著一絲倨傲,用清冷的聲音回道:“皇上明察,微臣豈有這等本事號令朝中百官?隻是天倫之樂乃是人之常情,眾大人不過是為微臣求個情而言。”

  說到這裏,辰王原本抱拳的手已是鬆開,隻見他右手微微一翻,待再次攤開時,右手手掌中竟是平放著那枚史上絕無僅有的雀符。

  而此時辰王的臉色微微有所鬆動,冰冷中帶著幾分真情,聲音亦是軟了幾分,顯然是有退步的趨勢,“皇兄,臣弟心知這些年來讓皇兄操心不少,這一切都是臣弟年少不知事,昨夜與皇兄起了爭執,亦是臣弟心急所致,還請皇兄原諒臣弟!如今母妃被刺客刺傷,臣弟憂心不已,懇請皇兄能夠允許臣弟前往皇陵探望母妃。這雀符對於臣弟而言極為重要,但若是因為它而讓影響臣弟與皇兄的兄弟之情,那臣弟心甘情願奉上它,還請皇兄能夠不計前嫌。”

  說完,辰王雙手高舉那枚珍貴的雀符,臉上帶著一絲不舍,卻又含著極大的決心,讓人不得不相信他的誠意。

  曲炎聽到辰王此言,又見他當真要交還雀符,麵色瞬間慘白了下來,雙眼急急地看向辰王,希望辰王能夠改變心意。卻發現辰王神情堅定,雙目中更是透著一抹倔強的神色,更是沒有注意到他的懇求的眼神。

  一時間,曲炎心亂如麻,不明白辰王到底要做什麽,為何好端端的要將雀符上交?難道他不明白交出雀符意味著什麽嗎?難道他不知交出雀符便是交出兵權,玉乾帝至此將掌控宮中與京城的所有兵力,他們想要再起事可就難了!

  而殿中心急辰王這一決定的可不僅僅曲炎一人,就連楚飛揚、端王、海沉溪等人,亦是眼帶不解地看著突然轉性的辰王。

  隻是,雖說辰王今日來了這麽一手,但想讓眾人相信他從此退出奪位一戰,隻怕是無人會相信。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