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81節

  在嬤嬤的帶領下,一路穿過莊穆素嚴的相府前院,卻見雲千夢領著幾個丫頭立於花園的九曲回廊上賞景。

  蘇夫人一顆本就懸浮在半空中的心更是提掉了起來,立即領著身後的幾個女兒走上前,對雲千夢施施行禮,“妾身見過楚王妃。”

  慕春看眼這位蘇夫人,心頭微微冷哼一聲,好個蘇夫人,王妃帖子上明明寫著的是未時一刻,可這位蘇夫人硬是磨蹭到未時三刻才過來。她這是看不起楚相府呢,還是心中不甘?

  雲千夢將手中的稻米往庭院中一灑,原本棲息在樹上的鳥兒們立即飛身下來,在綠油油的草地中尋找著那一顆顆香噴噴的稻米,一時間靜謐的庭院熱鬧非凡,惹得雲千夢勾唇一笑。

  “王妃累了吧,要不回去歇息會?”慕春將手中的濕巾遞到雲千夢麵前,小身子則是擋在蘇夫人等人麵前,不讓這些人有機會陷害自家王妃。

  雲千夢豈會看不出這丫頭心裏頭的小心思,接過微熱的帕子將手上殘留的稻米渣子擦幹淨,淡笑的眼眸微掃過半屈著膝蓋行禮中的蘇夫人等人,淡粉的唇角勾起一抹極淡的淺笑,卻隻是將帕子交還給慕春,清聲開口,“不必,今兒個天色這般好,讓人不由得想在外麵多呆一會。”

  “王妃口渴嗎?今兒個小廚房可是做了幾樣爽口的甜點,王妃若是口渴了,奴婢這就讓人去準備準備。”迎夏亦是個心思剔透的丫頭,見慕春這般防著蘇家的人,又見這蘇夫人受邀前來竟也敢磨磨蹭蹭的遲到,心中早已對這蘇家人有了成見,恨不能讓著蘇家人就這麽一直半蹲著。

  “剛用完午膳,哪裏還吃得下甜點,先放著吧。”雲千夢莞爾一笑,眼角餘光再次掃了那蘇夫人一眼,見對方雙腿已是有些微微打顫,看來對於這樣的行禮,蘇夫人是有些受不住了。

  “王妃,您昨兒個說的那個故事尚未結束,不如奴婢扶您回去,您給奴婢們接著往下說吧,這被吊著胃口,可真夠難受的。”慕春與迎夏交換了下眼色,這丫頭這時候倒是想出不少的花樣,作勢便要扶著雲千夢離開相府花園。

  那蘇夫人見這楚王妃竟隻顧著與自己的婢女說話,對她的行禮居然是充耳不聞,一顆心不由得往下一沉,心知她若不在開口隻怕今日就要在這楚相府的花園內行禮了。

  正想著,麵前淡紫的裙擺已是微微擺動,已有遠去的架勢,蘇夫人立即領著自家的女兒走上前,再次對雲千夢行禮道:“妾身參見王妃,王妃千歲。”

  雲千夢腳步微微停頓,眉心處卻是顯出一絲淺淺的褶皺,隨即淡聲道:“原來是蘇夫人來了,本妃在此可是等候多時了。不知府上是不是出了事情,夫人竟是姍姍來遲,又不見府上有人前來知會一聲,本妃還以為夫人爽約,正要遣人前去蘇府問個明白呢。”

  一番話,堵得蘇夫人剛到嘴邊的借口立即又硬生生地給咽回了肚中。沒錯,蘇夫人本就想以府中有事而故意晚來些時辰,可不想這楚王妃這般刁鑽,竟將她的後路給堵住了,將蘇夫人就此晾在這裏。

  蘇夫人咽了咽口中的口水,精神盡數集中起來,全神貫注地應付著麵前的雲千夢,小心翼翼地開口,“讓王妃擔心了,是妾身的不對。妾身剛要出門,府內便出了些事情,這才耽擱了些時辰,一時間倒是忘記給王妃捎個信,還請王妃包涵。”

  此話一出,相府花園內頓時陷入一片寂靜之中,慕春迎夏眼底頓顯譏諷與薄怒,王妃是什麽人,這蘇夫人又是什麽人?竟這般對王妃說話,實在是太放肆了。

  ‘轟隆隆……’正在此時,原本湛藍的天空竟飄來一團烏雲,遠處晴天處亦是傳來一陣響亮的打雷聲,驚得眾人紛紛抬眸看向突然暗下來的天空。

  慕春見方才還好好的天竟是說變就變,原本熾熱的花園,此時竟漸漸刮起了大風,忙護在雲千夢的身外側,小心地扶著雲千夢道:“王妃,這夏日多雷雨,咱們還是趕緊回吧。”

  雲千夢看著好端端的天氣突然間變了天色,眉頭輕輕一擰,隨即低頭看了蘇夫人一眼,麵色淡然地淺聲道:“蘇夫人起身吧,隨本妃一同前去夢馨小築用些下午茶吧。”

  語畢,不等蘇夫人拒絕,雲千夢已是搭上慕春的手,在相府眾人的護衛下邁步走向後院深處。

  蘇夫人一顆心突突地跳著,看著驟然大變的天色,眼底不由得浮上一絲擔憂,這好端端的怎麽突然變天了?而這楚王妃的一舉一動亦是讓人捉摸不透,看似不在意自己方才的衝撞,可眼中的疏離冷淡卻又那般讓人觸目驚心,她這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麽藥?

  “娘……”蘇夫人身後的長女輕輕扯了扯蘇夫人的衣袖,清麗的臉龐上亦是布滿不解與擔憂。

  蘇夫人突然回過神來,往身後的長廊望去,隻見楚王妃已經走遠,便隻能硬著頭皮跟上。

  ‘轟……’

  眾人剛踏進夢馨小築的正屋,外麵一聲驚雷,劈天而響,嚇得所有人表情均是一怔。

  隨即便見天空完全黑暗了下來,堪比夜間,而院中狂風大起就連傲然挺立於院內一角的蒼鬆亦是被狂風刮得姍姍作響,而那黑壓壓的烏雲中卻是依稀可見幾道金色的閃電,僅是眨眼的瞬間,豆大的雨珠便已從天空傾瀉而下,劈裏啪啦地落在屋簷上,拍打出淅瀝地雨聲……

  慕春幾個丫頭手腳極其麻利,不一會便在屋內點燃了蠟燭,隨後將燈罩罩在燭台上,正屋頓時明亮如白日。

  關上了大門,杜絕了外麵的風雨侵襲,雲千夢緩緩落座在主位上,目光微抬看向依舊立於屋內的蘇夫人等人,淺笑著開口,“夫人與幾位小姐請坐吧。慕春迎夏,上茶。”

  “多謝王妃。”蘇夫人被那驚雷嚇得一聲冷汗,又忽而聽見雲千夢和顏悅色地話語,心頭顫抖更加劇烈,麵上隻能強裝鎮定,訕訕一笑,領著幾個女兒依次在雲千夢的下首落座。

  隻是,蘇夫人心中卻因為雲千夢此時的溫和而緊揪著,腦中反複思索這位楚王妃接下來會對自己出怎樣的難題,而自己又該如何回答。

  一時間,蘇夫人陷入自己的思緒中,隻見她黛眉輕蹙、眼神微微發癡,雙唇更是緊抿著,而端坐在凳子上的身形則是僵硬挺直,顯然是處於戒備的狀態。

  雲千夢將她的表情動作看在眼中,卻隻是接過慕春遞過來的溫水淺淺地喝著,並未開口,任由那位蘇夫人心思翻轉了三百六十度。

  外麵狂風拍打著窗棱,呼嘯的風聲讓人心驚膽戰。

  但屋內卻是一片安靜,重重疊疊的燭影中,雲千夢卻隻是將注意力盡數放在自己手上端著的茶盞上,似乎茶盞上的描青紋樣十分地吸引她。

  過了半晌,蘇夫人見雲千夢竟不發話為難自己,不由得抬起頭看向那端坐在主位的女子,卻見一片燭光中,這位楚王妃眉目如畫、麵色平和地欣賞著手中的茶盞,仿若這屋中沒有蘇府幾人,倒讓蘇夫人有些不知該如何開口。

  麵上劃過一絲尷尬,蘇夫人捏著帕子的手稍稍握緊了片刻,這才伸手端起茶盞,緩緩品著。

  茶盞與碗蓋相碰的些微清脆響聲充斥著寂靜的正屋,雙方均沒有開口,隻是相較於雲千夢的從容淡定,蘇夫人則顯得略微焦慮不安。

  “王妃有喜,妾身還未恭喜王妃呢,今日來得匆忙,卻沒有準備厚禮,改日定當送來。”有些承受不了屋內的寂靜與壓迫感,蘇夫人臉上腆著笑意開口。

  聞言,雲千夢放下手中的茶盞,淺淡一笑,緩緩開口,“夫人客氣了,今日本就是本妃邀請夫人來相府做客,豈有讓客人送禮的道理?”

  淡淡的一句話,便擋掉了蘇夫人的用心。

  語畢,雲千夢狹長有神的鳳目看向端坐在蘇夫人下首的蘇家大小姐,抿嘴一笑,繼而開口,“蘇小姐好人品好相貌,不知可有許配人家了?”

  聽此一問,蘇夫人眉心一跳,蘇小姐麵色一怔,屋內頓覺緊張起來。

  蘇夫人半斂眼眸,眼底劃過一絲恨意,唇角卻上揚,淺笑著回答,“回王妃,這孩子尚未及笄。”

  聽到蘇夫人的說辭,雲千夢緩緩點了點頭,神色認真地打量著蘇小姐,眼底帶著淺淺地滿意,“蘇小姐這樣的人品,應當配個好人家。本妃倒是聽說皇後娘娘的親弟弟,阮家公子阮玉宵也尚未娶妻,與蘇小姐倒是天作之合。”

  語畢,雲千夢伸手撚起桌上果盤中的一塊糕點,動作優雅地用著。

  而蘇夫人與那蘇小姐聽到此話後,雙雙臉色瞬間慘白了下來,沒想到這楚王妃今日叫自己過來,竟是打得這樣的注意。可她這樣做又有何好處?

  隻是,不管楚王妃心頭有何算計,自己是決計不會讓女兒嫁給阮玉宵那樣的紈絝子弟的,更別說那阮玉宵如今也不過是個啞巴,若非阮家沒有嫡出的女兒,當今皇後尚不會撿了這麽個便宜嫁給皇上。這一道道一層層的關係撥開,蘇夫人心中更是打定主意不能讓女兒嫁給阮玉宵。

  “王妃美意,可是小女年歲尚小,這等婚姻大事也不必焦急。再說,我家老爺如今被皇上派往江南督運軍糧不在京中,妾身實在不能做這樣的主。再者,阮公子可是皇後娘娘的親弟,乃是皇親國戚,我蘇家隻是普通官宦人家,豈能高攀?”蘇夫人這一條條的細數下來,倒是帶著一絲義正言辭的意味。

  雲千夢靜心聽著她的一番話,臉上神色依舊,隻是卻將吃了一半的糕點放入了盤中,掏出袖中的絲絹擦拭幹淨右手,這才開口,“蘇夫人太謙虛了,蘇大人如今可是皇上身邊的紅人,小姐的身價也是水漲船高啊,將來及笄,蘇家門檻隻怕會被媒人踏破,又豈會如夫人說得這般?夫人何須妄自菲薄?”

  見雲千夢依舊想為自家女兒做主婚事,蘇夫人可是急了一身冷汗,急忙道:“王妃與王爺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因此才伉儷情深。妾身自是也盼望著小女能夠得一佳胥,好生待她。將來夫妻舉案齊眉,也算是了了妾身的一樁心事。”

  隱晦中,蘇夫人已是點名那阮玉宵並非良人。

  雲千夢不著痕跡地打量了那蘇小姐一眼,見她眼底的焦色不亞於其母,隻是那滿是焦色的眸光中卻又帶著一絲異樣的光芒。

  並未立即收回視線,雲千夢笑看著麵前的母女兩,不動聲色地開口,“夫人所言極是。小姐年紀尚小,或許將來還能趕上太子大選太子妃呢。”

  果真,那蘇夫人與蘇小姐的臉色均是微微一愣,眼底閃過一絲詫異,卻已是給了雲千夢想要的答案。

  “隻不過,如今江南水患讓人擔憂,太子選妃隻怕要耽擱些日子了。既然有現成的好人選,蘇夫人又何必推拒?本妃倒是十分喜歡蘇小姐,不如本妃進宮,向太後討了這聖旨,也算是給蘇小姐的見麵禮。”雲千夢不為所動,依舊堅持自己的決定。

  ‘撲通’一聲,燭影微閃,那蘇小姐已是跪在雲千夢的麵前。

  隻見她眼底含著極重的不屈,堅決道:“王妃,臣女不願,還請王妃莫要自作主張亂點鴛鴦。”

  一句話,已是以下犯上,讓那蘇夫人瞬間便了臉色,正要開口嗬斥自己的女兒,卻見雲千夢隻是淺淡一笑。

  隻見雲千夢美眸盯著跪在地上的蘇小姐,盈盈水眸中卻是極快的劃過一抹淩光,笑著開口,“蘇小姐何必如此?”

  蘇夫人緊緊地捏著手中的帕子,臉上的笑意比哭還要難看,掐著嗓子開口,“王妃,小女自小被妾身寵壞了,還請王妃莫要見怪。隻是這婚姻大事,還得等我們老爺回來才能再做商量,還請王妃等上幾日啊。”

  “放肆,王妃是什麽人?能夠為蘇小姐保媒,這可是天大的喜事,起容得你們討價還價?”慕春柳眉一跳,厲聲嗬斥著想與雲千夢講條件的蘇家人。

  “慕春。”雲千夢緩緩開口,音色卻比方才低沉了許多。

  慕春聞言,立即退回雲千夢的身後,不再言語。

  雲千夢則是手撐桌腳緩緩站起身,慢慢踱步到蘇小姐麵前,淡漠地開口,“既如此,你們且回去好好合計合計,本妃累了,你們回吧。”

  說著,雲千夢便轉身回了內室。

  蘇夫人麵色慘白,蘇小姐已是滿麵淚水,兩人憤恨地盯著雲千夢的背影,這才帶著其他的蘇家小姐一同冒著風雨回蘇家。

  “王妃,她們已經走了。”慕春返回內室,見雲千夢手拿一本兵書看得入神,便將外麵的情況稟報給雲千夢聽。

  隻是,心中想了想,慕春有些不解,“王妃,您又何必好心為那樣的人家做媒?您瞧瞧她們方才的樣子,恨不能吃了您,再說,蘇家與咱們……”

  雲千夢隻覺耳邊聒噪,隻能放下手中的兵書,專心地盯著分析個沒完的慕春,嘴邊始終掛著淡淡地淺笑。

  慕春察覺到雲千夢直盯著自己瞧,口中的聲音不由得漸漸小了下去,最終還是靜默地立於雲千夢的麵前。

  雲千夢見她終於閉嘴,纖細的手指輕翻過一頁,這才開口,“方才隻不過是試探她們而已。阮玉宵隻不過是個幌子,用來試探蘇家的立場而已。況且,蘇啟在通州,必定會想法設法陷害容雲鶴,我隻不過是用此來對蘇啟敲響警鍾,讓他明白,不管他如何的張狂得意,他的家室卻遠在京城,他若是敢對容雲鶴動手,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斷了他升官發財的機會。”

  她隻是想借此牽製蘇啟,讓他在做出傷害容雲鶴事情的同時,想想京城的家人。至於那蘇小姐,隻要蘇啟不拿容雲鶴開刀,她自是不會真將蘇小姐配給阮玉宵那樣的人渣。隻是,若蘇啟一意孤行,那就休怪她出手了。

  說她狠心也罷,她是決計不能看著自己最珍視的朋友深陷險境而不管。

  “可是,萬一那蘇夫人回去就立即為自家女兒物色人選呢?”慕春心頭擔憂,那蘇夫人方才雖喬裝的十分可憐,可眼底的神色卻騙不了人。

  “喬影,事情辦得如何?”正巧此時傳來一陣開門聲,一陣極其輕盈的腳步聲傳來,雲千夢看著慕春一笑,隨即開口問著。

  “回王妃,事情已經辦妥,今日以後,京城中便會知曉今日王妃邀請蘇家夫人小姐來相府做客的緣由。”喬影摘下鬥笠後才快步走進內室,隻是她肩頭的衣衫依舊被打濕了一塊,鬢發上亦是滴下點點雨水。

  “辛苦了,下去將濕衣換下,莫要著了風寒。”聽完喬影的稟報,雲千夢輕點頭,繼而站起身走到窗邊,抬手推開緊閉的木窗。

  “王妃,外麵風大雨急,您小心身子。”慕春趕緊拿過一件輕薄的披風為雲千夢披上。

  “是啊,風雨之勢竟來得這般快……”看著外麵幾乎是傾盆而下的大雨,雲千夢修眉淡攏,輕吐出聲……

  ☆、第三百一十三章 風雨慾來

  “該死的雲千夢,居然敢拿本官在京城的家人相要挾。”哐當一聲,一隻琉璃茶盞被用力地擲在地上,冰瓷碎裂。伴隨而來的則是蘇啟的低吼聲。

  隻見他雙手撐在桌麵上,雙目狠狠地盯著地上被砸碎的茶盞,臉上盡是一片猙獰之色,在這狂風暴雨的夜晚,看上去極其的恐怖。

  “大人,夫人問您改如何是好?楚王妃雖答應夫人,給出幾日時間讓夫人好生想一想,隻是卻也拖不了幾日。”送信來的家丁上前一步,在蘇啟耳邊低聲詢問著。

  “哼,雲千夢豈會這般好心為本官的女兒保媒?她隻不過是擔心本官對容雲鶴下手,這才故意要挾本官。量她也不會這麽好心。你回去告訴夫人,盡量往後拖,直到拖到本官回京。”看著窗外風雨飄搖而來,蘇啟走到窗邊,透過窗子盯著黑漆漆的雨夜,眼中浮現陰狠之色。

  “來人。”沉思片刻,蘇啟猛地朝門外喊道。

  “大人。”一名衙役聽到聲音,快速地打開大門走進來。

  蘇啟低頭沉吟稍許,繼而問道:“這幾日,容家的糧食發放的如何?”

  “回大人,通州已經發放結束,容雲鶴打算明日啟程前去附近的城池查賬。”那衙役照實回答。

  “哼!”一聲冷哼之後,蘇啟拿過原本擱在桌上的鬥笠穿戴了起來。

  “大人,外麵風大雨大,您這是要去哪裏?不如卑職替您辦妥。”衙役見蘇啟打算出門,立即上前溜須拍馬。

  “不必,本官去去就回。”卻見蘇啟眼神微微一沉,冷聲拒絕,隨即一手拉開關緊的大門走了出去……

  京城皇宮。

  一連幾日的大雨連綿不斷,下得人心浮動、焦躁不安。尤其如今江南水患,卻又逢此大雨,實在是雪上加霜。玉乾帝手執紫金毛筆,筆尖在硯台內蘸了蘸朱砂,隨即繼續低頭批閱奏折,隻是耳邊雨聲不斷,卻讓他不由得皺了下眉頭,冷聲問著身旁的餘公公,“小餘子,這雨下了幾日了?”

  聽到詢問聲,餘公公的目光頓時瞧瞧地打量了玉乾帝一眼,見皇帝麵色冷若寒霜、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眸中泛著一抹不耐,餘公公立即小心地回答道:“回皇上的話,已經連著下了五日了。據說近日京城許多百姓家中均是淹水了,咱們宮中許多的年久失修的廢殿中,亦是浸泡在雨水中。太後方才也遣蘭姑姑前來詢問,是否需要上普國庵燒香拜佛,祈禱咱們西楚風調雨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