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80

端王爺、雲相,這可如何是好啊。”一幹大臣見請命也無法讓玉乾帝回頭,個個心頭焦急卻又萬般無奈,隻能將目光轉向最前麵的端王與雲玄之的身上,隻希望這二人能夠想出一個萬全的對策。

端王站直身子,看著玉乾帝的身影已經消失在暗夜中,繼而轉過目光看向曲淩傲,沉著開口,“侯爺,前去通知太後一事便交給你了。我等身為外臣,自是不便進入後宮,侯爺是太後的親弟,倒是少了些顧慮。勞煩侯爺帶領太後等人前去地宮避難,免得後宮的各位娘娘受到驚嚇。”

曲淩傲自是知曉端王的顧慮,此時見端王臨危不亂的鎮定模樣,曲淩傲心頭欽佩不已,當機立斷便朝端王拱了拱手,沉聲道:“王爺放心。”

語畢,曲淩傲隨即轉身,大步朝著殿外走去。

見曲淩傲當機立斷不浪費半點時間,端王眼底浮現一抹讚許之色,隻是見大殿上立著的眾臣均是一副貪生怕死的模樣,端王心中微惱,隨即義正言辭地朗聲開口,“各位大人,食君之祿、忠君之事、擔君之憂,我等身為朝中大臣,拿著朝廷發放的俸祿,理應為皇上分憂。如今大難當頭、大敵當前,我等豈能讓皇上一人麵對辰王等叛軍?”

“可是王爺,咱們一介文官,即便是隨著皇上前去與辰王對陣,隻怕也起不了作用啊,隻不過……隻不過是搭上自己的一條命而已……”一名大臣在端王的話音落地後,趕忙開口。隻見他雙目閃爍躲避不敢與端王淩然的視線相對,想來心中定是十分害怕。

端王卻是不惱火,隻是往日平靜的臉上卻浮現出一抹冷笑,隨即大聲說道:“你們認為雖皇上前去宮門口便會丟掉性命,而躲進地宮便可保住性命嗎?若是如此,本王絕不阻攔各位大人逃生!隻是,在這裏,本王卻把話挑明了,宮中所有禁衛軍,此時最重要的事情便是保護皇上的安危,自然是沒有多餘的禁衛軍護全各位大人的安危。且,若老天無眼讓辰王破門而入,各位大人以為辰王會放過你們?即便僥幸留下你們的性命,爾等這種貪生怕死,置舊主於不顧的行徑,隻怕也不會得到新君的信任,更會遭受天下百姓恥笑!本王言盡於此,各位大人何去何從,本王不再過問。”

語畢,端王不再看任何的表情,徑自領著一旁的禁衛軍踏出大殿,朝著方才玉乾帝消失的方向走去。

雲玄之與文攜見狀,也隨即跟上,兩人臉色鎮定、神色中含著肅穆之氣,雖是文人,卻又帶著一股淩然的殺氣,望之讓人膽顫。

剩下的大臣見幾名重臣均已離開,再思及端王最後的話,深覺有理,也紛紛跟上,不再多話。

越是接近宮門口,外麵的砍殺之聲越發清晰,四處是手無寸鐵的宮人們的求饒聲,甚至能夠聽到鮮血噴灑在宮牆上的聲音,兵器的相擊聲更是刺耳不已。

出了內宮,濃鬱的血腥味撲麵而來,讓所有人均是皺起了眉頭,看來辰王當真是大開殺戒了。

“剩下的人,分成四隊,分別前去支援四門,不得放進任何人。”夏吉謹慎地將手上不到三萬的禁衛軍分為四隊,自己則護著玉乾帝,領著一隊禁衛軍朝端門的方向奔去。

隻是不等夏吉靠近端門,便見端門隱隱有被攻破的趨勢,夏吉忙對身後的禁衛軍命令道:“快,去取木樁,一定要頂住宮門,不可讓辰王踏進皇宮一步。”

隻要守住宮門,他們隻怕還有救。可若是被辰王攻破宮門,這不到八萬的人馬當真是抵擋不了辰王,屆時辰王甕中捉鱉,宮中無人能夠幸免。

“是!”一百人的縱隊立即從總隊中分離開,前去支援抵死守在宮門內的禁衛軍。

“上宮樓。”玉乾帝心頭大恨,抬起腳步便踏上宮樓的台階,絲毫不畏四處射過來的流箭而勇往之上。

夏吉見玉乾帝早已是怒極了這才不顧自身安危上宮樓,一時間被玉乾帝此舉嚇得一顆心猛跳了下,隨即領著身後的幾名副將跟在玉乾帝的身後上了宮樓。

端王等人遠遠見玉乾帝的身影上了宮樓,眾人心頭大急,紛紛提起長袍的衣擺奔向宮樓,直到站於玉乾帝的身後,眾人這才氣喘籲籲地向玉乾帝行禮,“微臣見過皇上。”

“不必多禮。”玉乾帝的注意力早已放在宮外那數不盡的辰王軍上,看著宮外黑壓壓站立著的辰王軍,又見江沐辰一身盔甲端坐馬背神態自若地指揮著軍隊進攻皇宮,玉乾帝隻覺渾身氣血倒流,早已是忍無可忍。

端王一行人也緊跟著將目光看向宮外,借著高處往下看去,果真見辰王親領大軍進攻著端門。

端門乃是皇宮的正門,若端門被攻破,隻怕東、西、北三門也將麵臨被破的境地,因此禁衛軍如今的任務便是死守端門,斷不能讓辰王攻破。

一**地流箭自宮門外射過來,夏吉顧不得龍體尊貴,一手扯過玉乾帝,以一人之力擋在玉乾帝的身前,不但遮住了辰王等人發現玉乾帝的視線,亦是保護著玉乾帝的安危。

“下官禁衛軍副統領夏吉參見辰王殿下,下官不明,為何王爺深夜會領兵進攻皇宮?難道王爺想造反不成?”趁著辰王軍退下第一波進攻的空檔,夏吉高聲質問騎坐在馬背上的辰王,出口之話字字能夠置辰王於死地。

聞聲,江沐辰微微抬頭,看到宮樓上站著的夏吉,冷峻的眼底泛出一抹冷笑,沉聲開口,“今夜海王兵變,本王在皇陵聽聞此事憂心不已,立即趕回京城,前來保護皇上。可為何夏副統領百般阻止本王進宮?難道你想置皇上於危境之中?還是說你與海全勾結,想謀害皇上?”

江沐辰一席反問,堵得夏吉心頭窩火不已,頓時怒道:“辰王,你血口噴人。本將對皇上忠心耿耿,豈會做那等背叛主子的事情?你莫要顧左右而言其他,想要避開本將的問題。”

“是不是含血噴人,端看夏副統領是否打開宮門。”辰王緊揪著這個話題不放,試圖用言語激怒夏吉,讓他為自己打開宮門。

“哼,王爺,這樣的伎倆,您覺得本將會上當嗎?本將忠心何許,皇上心中自有明帳,就不勞王爺操心。如今京城外有王爺的城防軍,內有禁衛軍,即便海王叛亂,可楚王已領兵聲討,不日將會生擒海王,王爺還是回辰王府等候好消息吧。”夏吉豈會因為江沐辰的三言兩語便失了頭腦,咽下被冤枉的怒意,夏吉冷靜待之,半點也沒有上江沐辰的當。

“是嗎?夏副統領果真是忠心的。可本王今日卻偏要進宮麵聖。元德太妃奉旨前往皇陵為先皇守墓,卻在皇陵被人刺傷,本王倒是想要問一問皇上,為何沒有確保太妃的安全?為何容賢太妃在普國庵有幾千禁衛軍保護,而元德太妃身旁除去一個老嬤嬤就再無他人,皇上到底置我們母子於何地?難道希望元德太妃葬身於皇陵嗎?”犀利的反問,讓方才還持續的零星打鬥頓時安靜了下來,江沐辰更是麵帶寒色地直視宮樓上的夏吉,鷹隼般的眼底帶著濃烈的恨意與寒氣。

“皇上這麽做,完全寒了我們將士的心。”這時,辰王身後的隊伍中,有人出聲高呼道。

這一聲立即提醒了其他人,所有人手舉長矛盾牌,聲討著宮中的玉乾帝,隻見辰王這邊聲勢浩大、怒氣衝天,隱有再次進攻的趨勢。

夏吉眉頭一皺,雖知辰王是個難纏的人物,卻不想真正與他交手,竟是這般令人頭疼。

“王爺可有調查清楚此事?皇上以示對太妃以及王爺的重視,早已命寒相以及刑部尚書同行,王爺如今這樣作為,豈不是傷了皇上的心?也傷了皇上與王爺之間的兄弟之情?”夏吉腦子極快地運轉著,盡量拖延時間。

“夏吉,你是玉乾帝的人,自然是為他說話。平心而論,玉乾帝派寒澈與曲長卿隨本王前去皇陵,當真是為了調查太妃受傷一事嗎?他隻不過是派了兩個眼線盯著本王,以防本王有任何的舉動。他實在是欺人太甚,本王探視自己的母妃,居然還要派人監視,他可有顧及本王與他之間的兄弟之情?”江沐辰冷笑對之,看向夏吉的眼底泛著融不化的寒氣。

“辰王,你有膽將方才的話再給朕說一遍。”卻不想,玉乾帝聽著江沐辰顛倒是非的話早已是雷霆大怒,隻是他心中卻也知,他越是動怒,對於江沐辰而言卻越是有利。強壓著心頭的怒意,玉乾帝一手推開擋在身前的夏吉,寒聲質問,射向江沐辰的眸光中透著化不開的戾氣與殺氣。

一時間,對峙雙方頓時安靜了下來。

尤其是辰王等人,有誰能夠想到,玉乾帝竟在此時來到了宮樓上,居然還藏身在夏吉的身後,等著逮辰王言語中的漏洞。

月光下,玉乾帝那一身明黃色的龍袍刺痛了江沐辰的雙眼,隻見他眼底微微泛起紅色血絲,竟是出言譏諷道:“皇上的膽子什麽變得這般小?竟躲在禁衛軍副統領的身後。如此情景若是傳揚了出去,天子之威隻怕將會成為天下的笑柄吧。”

說話間,辰王眼角餘光冷冷地掃了一旁的寧峰,似是在暗示什麽事情。

“你狼子野心,倒是反咬朕一口。辰王,你端的是好計謀啊,竟將朕騙了過去,如今竟還想誣陷朕虧待你們母子二人,你這般的冷血無情,就不怕遭報應嗎?”若是可以,玉乾帝此時恨不能生吃了辰王,手中握著的長劍更是用力地砍在城樓的磚石上,將那冰冷的石頭當作辰王般泄恨。

“哼,皇上待我們母子如何,難道還需要本王說明嗎?我們母子多年來活在皇上的壓迫陰影下,每一天都是提心吊膽,就怕行差踏錯被人揪住了把柄而惹上殺頭大罪,這一切,還不是拜皇上所賜?皇上甚至為了羞辱本王,竟強迫本王迎娶那瘋婦為正妃,皇上對待本王如何?難道旁人都沒有眼睛看不出來嗎?”江沐辰冷笑一聲,繼而朗聲向所有人說出自己的苦楚,半點顏麵也不給玉乾帝。

“好好好,你果真厲害啊,這麽多年的恩恩怨怨,你竟以一張冷漠的麵孔盡數藏在心中,挑著海全兵變之時趁火打劫。真不愧是你江沐辰啊!可你為何不曾想想,若非你母子二人對朕步步緊逼,朕何故時時刻刻防著你們?”玉乾帝怒極反笑,淩厲的目光一掃宮樓下辰王身後的大軍,那緊捏成拳的左手發出陣陣骨骼清脆的響聲。

“七弟,你何必如此執著?難不成想讓海全看了我們皇家的笑話?”端王此時也站到城牆邊,目光冷然地看著下麵的辰王,視線所觸及到辰王麾下的大軍,端王心頭一冷,眉心處稍稍顯出一抹褶痕來。

“大皇兄還是這般的注重麵子。”竟不料,端王的勸解得到的不過是辰王的冷嘲熱諷。

暗夜中,宮樓外,一抹寒光時閃時隱,帶著危險藏匿於辰王的十幾萬大軍中。

“皇上小心……”卻不想,原本守在玉乾帝身邊的夏吉竟猛地朝玉乾帝撲來,將玉乾帝撲倒在地。

端王亦是被一名禁衛軍往後扯去……

與此同時,一支利箭竟從方才玉乾帝與端王所站的方位呼嘯而過,直直地cha入後方的圓柱中……

玉乾帝惱羞成怒,站起身便要衝到前麵,卻被端王製止。

隻見端王小心靠近城牆往下看去,卻發現辰王端坐馬背,臉上泛著冷笑,仿若方才那一霎那的殺機僅僅隻是一件小事。

☆、第三百二十七章 辰王逼宮(下)

“辰王,你想弑君篡位嗎?”這一次,不等玉乾帝開口,端王已是冷聲開口。

隻見端王往日臉上的平靜早已被冰寒之色取代,眼底的沉穩漸漸轉換成冷寒之光,射向辰王的眼眸中帶著極大的怒意。

差點被那支暗箭射中,玉乾帝豈會善罷甘休,隻見他猛地推開護在身前的夏吉,正要跨步上前,卻見前方的端王一手背在身後向他打著手勢,示意他莫要上前。

看著這位往日總是沉默寡言保持中立的大皇兄竟在此刻擋在自己的麵前,玉乾帝狂怒的情緒瞬間冷靜了下來,及時停下腳步不再上前,免得再次成為江沐辰的箭靶。

“大皇兄說的什麽話?本王何時弑君篡位了?如今海王兵變,宮中僅有八萬禁衛軍,如何保護皇上?本王特意前來護駕,不想竟造成大皇兄的誤解!”江沐辰卻是不承認自己今夜所舉,聲音清冷地向所有人講述著自己的忠心。

“哼,你以為本王還會再信你嗎?方才的暗箭,若非夏副統領察覺及時,隻怕本王與皇上早已被你射死,你還有何可說?如此,既然你是前來護駕,那本王便行攝政王之命,命你率領大軍退離皇宮三十裏外,若你做不到,那就不能怪這滿朝文武百官懷疑你的用意。”端王絲毫不為江沐辰的解釋所動,一條條一件件地拎清,快速地提出自己的要求,端看辰王作何反應。

暗夜中,江沐辰在聽完端王的質問後,一雙清冷的眼眸頓時凝結成冰,寒芒瞬間射向宮樓上的端王,眼底帶著濃重的殺氣,但見江沐辰麵色緊繃,薄唇緊抿,並未立即回答端王的問話。

“微臣懇請皇上先行前去地宮避難。辰王來者不善,皇上龍體要緊,萬不能被亂軍所傷。微臣自當替皇上擋住辰王,還請皇上抓緊時間離開此地。”趁著辰王沉默思考的這一小會時間,端王微微側身,用極小聲的聲音懇請玉乾帝。

“可是……”玉乾帝心有不甘,眼底頓現不服的神色,他堂堂西楚天子,竟被叛賊逼得如過街老鼠般躲入地宮,這讓他情何以堪。

可端王所言所勸卻是極其有理,八萬禁衛軍與辰王的十幾萬大軍相比,確實顯得薄弱的多。更何況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