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9節

  “為何不去?”雲千夢輕聲反問!

  連慕春與米嬤嬤都看得出蘇青沒安好心,雲千夢自然是看出了她的目的……

  慕春與米嬤嬤一時錯愕,不明白她家小姐為何笑的如此開心,如此反問她們,明擺著就是要赴約,可那蘇青從來就見不慣她家小姐,尤其現在小姐身受老太太與相爺的寵愛,蘇青隻有想方設法的迫害小姐,斷不會真心邀約……

  見雲千夢一副雲淡風輕不甚在意的樣子,米嬤嫉也跟著急了,一個箭步上前,彎腰在雲千夢的耳邊分析“小姐,相爺下午剛從風荷園出來,聽相爺身邊的小廝說,相爺下午在風荷園待了近兩個時辰,本是滿麵怒容進去的,出來時卻是滿麵紅光!小姐,這就很說明問題了,想必這蘇姨娘是重新獲寵了!這不,就借著相爺的寵愛想給您重重的一擊!之前還是咱們太心軟了,沒有快速的處置了她!”

  說道這裏,米毋糖滿心滿眼的後悔!

  在大宅院中待了這麽多年,早已看慣失寵後又重獲恩寵的現象,可偏偏她反應太遲,之前竟沒有想到把蘇青打壓的連翻身的機會都沒有,結果現在累的小姐又要傷神了!

  雲千夢見米嬤嬤如此懊惱,眼中寒光中閃過一絲暖意,溫和道“鋒嫉,若真能一次性扳倒蘇青,那憑著輔國公府的勢力,當年定會徹查娘親去世一事的!她既然能夠瞞天過海,那自然有她的手段和心機,切不可因為她姨娘的身份便小瞧了她!”

  當年蘇青殺了弟弟留下自己,並非因為心慈手軟,這件事反倒向自己說明,蘇青是個有智謀的人!

  殺掉雲玄之的兒子,既除掉了一個最重要的敵人,否則這個孩子長大成人後,定會為親生母親的死亡感到詫異,到時候,在妾與子嗣之間,雲玄之定會選擇自己的繼承人,那麽,這個孩子定會為自己的母親報仇,蘇青自然沒有好下場!

  因此,收買穩婆,神不知鬼不覺的除掉這個孩子,是蘇青計劃中的第一步!

  而留下自己,則是為了堵住輔國公府的嘴!

  畢竟,曲若離是留下一個女兒後去世的,隻要穩婆對外公布曲若離是難產而死,那麽即使是輔國公府也是無計可施的!

  而自己始終是個女兒身,將來便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對蘇青的威脅遠遠沒有兒子來的大!

  所以,讓自己活下來,是蘇青計劃中的第二步!

  而這個小女嬰在娘胎中便收了苦,自然很難養活,將來若是不小心夭折了,也隻能怪孩子命薄,投生在這等富貴之家卻沒有命活下來,那也怪不得別人!

  因此,蘇青表麵對自己體貼,暗地裏卻是往死了裏的整之前的雲千夢!

  不得不說,蘇青這一步步的算計,當真是滴水不漏!

  不過,百密一疏,她卻忘了,雲千夢有個叫做太後的親姨母!

  幸而有太後的護航,雲千夢在相府過的雖艱辛,卻還是撐到了成年!

  雖不想承認,不管太後把水兒冰兒派到自己身邊有何目的,但是雲千夢能夠活到今天,太後真的是她的保護傘!

  若自己沒有猜錯,蘇青在派人請自己過去的同時,也派了人去請老太太……

  怕是這次蘇青要破釜沉舟、大膽的賭一把了!她要當著雲玄之與老太太的麵,把曲若離的嫁妝還給自己,同時向兩人說明這是代替保管的!

  若自己受了她的好意,雲玄之與老太太不但會對蘇青冰釋前嫌,同時還會對自己產生敵意!

  若自己拒絕,那麽這筆嫁妝恐怕將會永遠成為蘇青的私人財富!不得不說,蘇青的確聰明!

  隻不過,她還沒有聰明到讓自己無計可施的地步!

  嘴角微微挑起,綻放出一抹比冰還要冷的笑容,雲千夢看著窗外漸漸下落的夕陽,對於那即將到來的黑夜,心中竟是充滿期待的!

  夜幕很快便降臨了,漆黑的夜空中點綴著無數的繁星,如此的耀眼又卻又如此的冰冷!

  米嬤嬤與慕春伺候好雲千夢用完晚膳,隨後服侍她穿好外衫,又怕夜風和霜露,特意在外麵加了一件素錦單層披風,這才出了綺羅園,朝著風荷園走去!

  而此時的風荷園中,蘇青溫柔備至的伺候著雲玄之用完了最後一道點心,兩人這才移步內室,相互敘著這些日子以來的相思,一旁的雲若雪早已是翹首以待,目光頻頻往窗外看去,隻盼著雲千夢快快到來!

  雲千夢等人行至花園時,卻意外遇到老太太一行人,便立即親熱的上前請安!

  隻不過,此時老太太麵色不太好,隻是見著雲千夢,這才給出一個極淡的笑容!

  不過,這也難怪,下午雲玄之在風荷園的事情,此刻怕早已傳遍相府的各個角落,老太太自然是知道的!

  更何況,雲玄之離去後,蘇青便派人通知老太太晚膳後走一趟風荷園,這讓老太太的麵子往哪裏擱?

  一個小小的姨娘,隻不過是受了點寵,便不知道自己姓啥名誰了,更是開始對當家主母指揮了起來,老太太若是不生氣,那才奇怪呢!

  雲千夢把一切看進眼中,卻並未點明,更沒有在老太太的麵前說蘇青的任何不是,反倒是熱情的挽著老太太的手臂,關心的問著老太太晚膳用了些什麽菜色,若是菜色不合胃口,可一定要告知廚房!

  老太太見自己在這個孫女麵前還是有麵子,臉上的冷氣便又少了些,伸手輕拍了拍雲千夢的手,笑道“丫頭放心,祖母那一切都好!柳姨娘也是個有心的,一應生活所需比我身邊的人想的還要周到,再加上丫頭時常關心祖母,我那邊倒走過的舒心不已!”

  這話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在百順堂是舒心了,可出了百順堂便是不得老太太的心了!

  雲千夢但笑不語,裝作沒有聽出話中的弦外之音,隻一心一意攙扶著老太太走進風荷園!

  此時風荷園中已是有丫頭跑進內室通報,待老太太雲千夢走進內室時,裏麵的人早已站了起來,朝著老太太問安了!

  雲千夢掃了眼屋內各人的神情,隻見雲玄之一臉喜氣、蘇青滿麵嬌媚、雲若雪則是滿眼的愉悅,便知蘇青在短短半日之內,同時收服了雲玄之與雲若雪父女!

  而此時蘇青也正看向雲千夢,見雲千夢神色淡然鎮定,蘇青含笑的眼中閃過一絲狠毒,隨即又覆上更濃的笑意,迎著老太太上座!

  老太太也不客氣,冷著一張臉便坐上了方才雲玄之坐的位置,丫頭們重新上了新茶,眾人喝過一輪後,老太太掃了眼雲玄之,這才開。“蘇姨娘現在是越發的嬌貴了,倒是能夠使喚我老婆子了!”

  此話一出,雲玄之麵色不改,依舊滿眼情深意重的看向蘇青!

  而蘇青則是滿麵惶恐的走到老太太麵前,低聲解釋道“老太太息怒!奴婢也是因著有要事,不得已才讓人請了老太太過來!”

  說著,蘇青便要下跪,可雲玄之卻是眼明手快的起身扶住了他,隨即回頭對老太太說“母親,蘇姨娘有了身孕,還是別讓她這麽折騰了!畢竟兒子中年得子,實屬不易,望母親成全!”

  老太太方才那話也不過是試探雲玄之如今的態度,現在知道了他對蘇青的袒護,老太太也知道拿捏自己說話的語氣和分寸,便徵寒著臉點了點頭,讓人給蘇青搬了張凳子,這才又開口:“到底有何事,竟還把夢兒叫了過來!你此刻有了身孕,而夢兒又是個姑娘家,若是被她看到什麽不該看到的,豈不是讓人說我們相府家教不嚴?”

  麵對這樣程度的挑釁,蘇青自然是不會放在心中的,此刻她正含情脈脈的與雲玄之對視一眼,這才溫順的對老太太回了句“是奴婢思慮不周,望老太太見諒!不過,今日之事卻與大小姐有關,這才冒昧的把大小姐請了來!”

  聞言,雲千夢秀眉徵挑、眼露疑光,看著蘇青不解道“與我有關?不知是何事!”

  蘇青見雲千夢裝模作樣,心道一會便會讓她原形畢露,便也不急著拆穿雲千夢,徑自笑著開口:“大小姐不必緊張!這自然是好事!”

  幾人聽蘇青如此說來,頓時目光中露出疑惑,尤以老太太最為嚴重,看向雲千夢的眼中似有責備,仿佛在指責雲千夢對自己也藏著掖著!

  見狀,雲千夢便知自己下午對蘇青的分析是正確的,此時從老太太的態度看來,蘇青在涉及這一切的時候,更是把各人的性子也計算了進去,瞅著老太太這多疑的個性,她把這個話題吊在半空中不揭開,任由老太太對自己的誤會越來越大,而蘇青則是坐山觀虎鬥!

  而雲千夢卻不閃躲,隻見她對老太太大方坦誠一笑,緩緩開口:“再大的好事,也不及蘇姨娘即將為父親誕下麟兒!在如此喜事麵前,任何的好事都變得無足輕重!”

  老太太見雲千夢眼中盡是坦誠,又聽她話中的意思,心知方才定是蘇青在離間她們的感情故意那麽一說,一時間滿是怒氣的眸子又瞪向了蘇青!

  蘇青也著實沒有想到雲千夢竟會如此的難纏,自己明明已經把矛頭都指向了她,而老太太剛才的眼神也足以說明自己所做的已經奏效,可這才眨眼的功夫,雲千夢竟已是扭轉乾坤,自己又成了老太太的眼中刺!如此想來,蘇青在對付雲千夢時便越發的小心!

  可一旁的雲若雪卻早已等得心急如焚,時不時的拉扯下蘇青背後的衣衫,提醒她不要再打啞謎!

  蘇青見雲若雪如此浮躁,心中閃過怒意,又一想雲千夢伶牙俐齒,自己還是早點說出重點,否則一會雲千夢準會把話題轉移,自己豈不前功盡棄?

  因此蘇青也不再繞彎子,直接切入正題,隻見她目光認真的看向雲千夢,眼中隱隱浮現淚光,聲音哽咽道“大小姐,奴婢今日請您過來,便是因為夫人當年留下的嫁妝一事!”

  此言一出,雲玄之目光一沉,而老太太則顯得有些期盼,原本斜靠在軟枕上的身子不由自主的便坐直了,隻等這蘇青下麵的話!

  雲千夢見這兩人神色,便知雲玄之是知道蘇青把曲若離嫁妝占為己有一事,而老太太則是滿眼的貪婪,怕已經把主意打到那嫁妝上了!

  思緒百千轉,雲千夢淡然道“嫁妝?我竟不知有這事!難道說娘親的嫁妝被蘇姨娘給藏了起來!”

  說著,雲千夢睜著雙眼,滿目不解的盯著蘇青!

  而蘇青則差點被雲千夢給氣出一口血來!

  什麽叫……藏了起來……什麽叫“不知道”?

  雲千夢若是不知道,就不會用詭計逼迫自己盡數交出嫁妝!

  而那一句……藏了起來,的後果可想而知,老太太定不會放過自己!

  即便自己真把所有嫁妝還給了雲千夢,怕是老太太心裏頭還會懷疑自己私藏了其他的寶貝!

  蘇青一再的提醒自己小心雲千夢,可真正交鋒時,這小賤人的嘴裏卻總是能冒出一些能把人置於死地的話來,著實讓蘇青憤恨不已!

  可如今話是從她自己口中說出的,現場又有雲玄之老太太作證,蘇青也不能收回來,隻能笑著繼續開口:“大小姐會錯意了!奴婢哪有資格把夫人的嫁妝藏起來!隻不過前些年奴婢代替夫人管家,又見小姐年歲尚小,便替小姐您收管了起來!如今小姐已是及笄,自然要把這些還給您了!”

  蘇青話音剛落地,老太太心裏頭便急了!

  什麽叫……還給雲千夢,?

  那嫁妝本就是曲若離帶進相府的,現在曲若離早已死了,這筆財富自然是歸於相府,關雲千夢什麽事,難道還讓她帶著這筆嫁妝嫁人嗎?

  這蘇青是不是懷孕懷糊塗了?平日裏精明強悍,今日到像燒糊了腦子,竟說出這等不合時宜的話來!

  隻要想到那麽一大筆嫁妝即將拱手讓人,老太太的心就仿若被人用刀剜了一塊,心疼不已,急急的便要開口阻攔!

  “老太太、相爺、大小姐,輔國公府的侯夫人來了!”可這時,門外傳來小丫頭的通報,生生的阻斷了老太太即將出口的話!

  “是舅母來了!父親,可否請舅母進來?夢兒好久沒有見舅母了!”雲千夢見老太太還想開口,便立即滿麵小心的請求著雲玄之!

  雲玄之看眼隱晦向他搖頭的蘇青,又想著輔國公府這座靠山,思索再三,才點了頭,對外吩咐道“請侯夫人過來!”

  隨即便站起身,朝著老太太躬身“母親,兒子在這不方便,就先行回避了!”

  老太太也知名譽重要,對雲玄之點了下頭,便放了他的行!

  見雲玄之離去,老太太本想再次開口,可不想季舒雨竟在雲玄之前腳走,後腳便踏進內室,讓老太太隻能暫時擱下此事,拿出精神迎接季舒雨!

  “侄媳見過老太太!”季舒雨一進內室便深深的看了雲千夢一眼,隨後熱情的走向老太太,親切的問候著!

  而老太太見身為侯爺夫人的季舒雨在麵對自己時,竟放低身份,一時間滿麵笑容,拉著季舒雨在自己身邊坐下,兩人熱切的交談著!

  雲千夢見季舒雨及時前來,心中不由得鬆了一口氣,麵上的笑容頓時輕鬆了幾分!

  而蘇青此時眼中卻再無方才的得意,此時那淡笑的眼眸下隱藏著極深的危險,恨不能把突然出現的季舒雨戳出一個洞來!

  “老太太,這些年身子可好?咱們老太君自從知道夢兒把您從蘇城接回相府後,可是盼著與您相見呢!這不,還有幾日才到老太君的壽辰,可她老人家心急,怕您離開京都多年不習慣這裏的水土,讓偶用過晚膳便帶了些燕窩人參過來,還有那兩株盆景血珊瑚,說是對老人家好,也讓我從她的暖閣給搬了過來!這可是貢品,一共才十株,太後心係老太君,就給撥了兩株給侯府!”因著季舒雨高貴的身份,此時蘇青不敢造次,整個內室便隻聽見季舒雨的聲音!

  隻見她一上來便說明來意,更拿出珍奇禮物,頃刻間便堵了老太太的嘴,讓她打不起曲若離嫁妝的主意!

  而她的話剛已落地,幾個侯府的丫頭便捧著各色的補品上前給老太太一一過目,隻見那些補品色澤上乘、個頭勻稱,均是頂級的吃食!

  而待老太太看完這些,隻見八個丫頭抬著兩株半人高的盆景走了過來,季舒雨親自上前,揭開其中一株上蒙著的紅色綢緞,隻見內室一片璀璨,齊腰高的血色珊瑚在燭光的照耀下燦燦發光,看得老太太與蘇青目瞪口呆!

  季舒雨見目的達到,便讓丫頭們遮上綢緞,重新又坐回老太太身邊,笑道“老太太可滿意?老太君這人就是耿直,對於喜歡的人啊,恨不能掏心挖肺的!可若是對於那些不喜歡的人啊,就恨不能抽筋扒皮!這不,老太君與老太太最是投緣,巴巴的便讓侄媳趁夜把東西送了過來!還請老太太別嫌棄……”

  此時老太太哪裏敢嫌棄啊!

  季舒雨已是把話說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老太君這是看得起自己,這才把這麽好的東西送來了相府!

  更何況,這血珊瑚可是稀有的寶貝,別人即便是看到一眼便深覺榮幸,而自己這麽平白的得了兩株,怕是要羨慕死京都那些府中的老夫人了!

  老太太此時已是眼中泛光,雙目笑的看不出原樣了,隻見她拉著季舒雨的手開心道“這是老太君的心意,我本覺得太過貴重不敢收,可夫人已是把話說的再明白不過了,老身便厚著臉皮收下了!老太君的壽辰,老身定會前去,好好替她過一個六十大壽!還勞煩侯夫人回去後,替老身向老太君傳達感謝之意!”

  見老太太收下,季舒雨這才掃視內室一眼,見雲千夢靜立一旁,便招手讓她來到自己跟前,拉過雲千夢的手細細的打量了一番,懸著的心這才緩緩放下,隨即笑道“老太太別見笑,侄媳這次向老太君討了這麽個差事也是有私心的!畢竟夢兒身邊沒有了親娘,我這個做舅母的可是心疼不已啊,這不就借著這個機會過來了!”

  老太太笑著聽季舒雨嘮叨,自然也要表現自己這個祖母對孫女的關心,立即對著季舒雨誇讚雲千夢“夫人不知夢兒這孩子有多乖巧貼心!老身來這幾日,這丫頭每日晨昏請按從未間斷,更是對那剛來的妹妹關懷備至!不要說夫人,就是我這個祖母也是心疼喜愛不已呢!”

  季舒雨聽老太太說那剛來的妹妹,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隨即擔憂的看了雲千夢一眼,隻是見雲千夢給她一個放心的眼色,季舒雨這才沒有繼續追問,而是裝作訝異反問老太太“老太太,說句侄媳不該說的話,這可是姨娘的住所,我們夢兒這個嫡出的小姐為何在此?而此刻更是夜晚,這傳出去,怕是有損夢兒的閨譽吧!”

  季舒雨說話輕輕柔柔,此時語氣中卻帶著少有的強硬,加上她本身地位顯貴,給人便更有壓迫感了!

  老太太沒想到季舒雨竟會有此一問,一時老臉隻覺無光,心中不由得開始埋怨雲玄之與蘇青!

  而此時雲千夢似是察覺到自己祖母的窘迫,便滿腹心事的替自己祖母解釋道“舅母有所不知,祖母原先也是不知是何事被蘇姨娘請過來的!”

  聞言,季舒雨麵色微微一沉,目光如刀害般射向一旁的蘇青,口氣冷淡道“我倒是不知,府上姨娘的架子如此之大,竟能請的動老太太與大小姐,改明兒我去宮中問問太後,現如今是不是姨娘稱大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