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80節

  “公子,如今江南水患,能不去,還是莫要去那邊吧。江南城池也被浸泡在洪水中,老百姓啊,能逃的都逃了,不能逃的,唯有等死。”一名接受容雲鶴救助的老翁也跟著開口,看著容雲鶴心腸好,便開口勸道。

  肆兒早已是被氣得滿麵漲紅,恨不能立即返京講理,容雲鶴亦是微皺了下眉頭,眼底劃過一絲狠絕,心中有了計較。

  站起身,容雲鶴將手中的幹糧交給護衛,留下肆兒以及一部分護衛繼續照看沿途的百姓,自己卻是繼續往前走。

  “公子,您怎能單獨前往?”肆兒看著跟在容雲鶴身後的十幾名護衛,心頭大驚,忙將手中的東西交給一旁的護衛,抓過韁繩想要跨上馬背跟著容雲鶴一同離開。

  可容雲鶴心中卻有其他的想法,隻見他招手讓肆兒來到自己馬前,彎身在肆兒耳邊交代了幾句話,不等肆兒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他已策馬揚鞭朝著南邊城池奔去……

  到達通州已是晚間,可入眼的不是往日的炊煙升起、聞到的不是每家的晚飯菜香,路麵上沁著的是一層水漬,大部分的民房早已被猛烈的洪水衝擊倒塌了,路邊坐著躺著無數的難民,看到容雲鶴一行人踏進城門,所有人的眼睛均是緊盯著馬背上身穿錦袍的容雲鶴,那一雙雙睜大的眼眸中泛著饑渴與求生的**,看得容雲鶴眉心微微一皺,心中瞬間湧上一層怒意。

  “少爺,這些人……”護衛亦是於心不忍,這些難民中,有不少的老弱病殘,看著十分的可憐,尤其那些孩子麵黃肌瘦,一看便是餓了許久了。

  “先隨我去容家的米鋪。”容雲鶴忍下心頭的這口氣,雙腿夾緊馬腹,按照往日腦中的記憶,往容家的米鋪奔去。

  越是接近容家米鋪,路上的難民越多,順著月光往前看去,卻見容家米鋪前聚集著許多的百姓,隻是從容家米鋪走出的卻是蘇啟和通州的知府,兩人的身後則是跟著許多衙役,隻見這些衙役每兩人抬著一麻袋的大米往馬車上放……

  “蘇大人這是何意?我容家的東西,什麽時候變成你蘇家的了?”容雲鶴心頭大怒,臉上冰冷如霜,寒聲開口,挺直腰板坐在馬背上,目若寒星地盯著麵含得意的蘇啟。

  所有人均被容雲鶴突然的出聲嚇了一跳,百姓見一名錦衣白發少年端坐馬背,麵色冷峻駭人,周身卻又縈繞著一股貴氣,便紛紛往牆角退去,不敢招惹大人物。

  蘇啟更是臉露震驚,沒想到容雲鶴竟會在這麽短的時間內到達通州。廣威將軍派回來的人明明說到容雲鶴沿途救助災民,隻怕還要再過幾日,卻不想容雲鶴竟會在此時出現在通州,實在是嚇了蘇啟一跳。

  蘇啟抬起眼看向容雲鶴,隻見月光下,少年郎端坐馬背,周身沐浴在清冷的月光下,這月光卻如那少年的目光,冰冷似箭讓人心頭竟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隻是,蘇啟始終是蘇啟,掌控漕運這麽多年,混跡朝堂半生,豈會被一個後生小輩嚇倒?更何況,如今容家早已今非昔比。容貴妃香消玉殞,容家除去一屋子的錢財能讓人惦記外,可就再也沒有其他東西能夠讓人看上眼了。一介商賈,朝中無人、後宮無人,竟還這般囂張,當真是活膩了。

  思及此,蘇啟臉上頓時端起官場客套的笑意,官腔十足地開口,“我道是誰呢,原來是容家大公子,本官總算是把你盼來了。皇宮八百裏加急文函中可是提到,容公子八日內便能夠到達通州,卻不想今日已是第十日晚間,才見到容公子的身影,真是讓人望眼欲穿啊。我說容公子,你養尊處優慣了,心中怕是十分不願來這江南災區,這才故意討厭時間吧?可你也要想一想,你一路上拖拖拉拉地,可我們通州的百姓卻是等不了,僅僅這兩日的時間,便又有多少老人失去了兒女,多少兒女沒了爹娘,多少孩子流離失所,你害得這麽多人命,難道心中沒有半點內疚嗎?若是吃不了這份苦,何必做好人向皇上討了這差事?你這可是誤人誤事啊!還是說你是故意的,想讓百姓誤會朝廷、誤會皇上?本官實在是不忍看到這通州的百姓挨餓受苦,這才命人將容家米鋪的糧食搬運出來,打算明日一早在衙門前贈粥,救濟百姓。”

  蘇啟張口便是栽贓陷害,將所有的罪名推在容雲鶴以及容家的身上,言語中更是暗指容家沽名釣譽,而他蘇啟才是真正為百姓幹實事的好官。

  “你胡說,我家公子一路上周濟百姓……”一名護衛見蘇啟竟這般汙蔑自家公子,怒上心頭,頓時梗著脖子嚷道。

  隻是容雲鶴卻是舉起一隻手,阻止那名護衛的申冤,在蘇啟變臉之前開口,“是嗎?既然蘇大人這般體恤百姓,不如立即開倉贈糧,何必等到明日?明日複明日,不知又有多少百姓死於饑餓?蘇大人慈悲為懷,還是盡快讓衙役將全城的百姓召集至容家米鋪前,本公子立即開倉放糧,又何必勞累大人將糧食搬去衙門?”

  說著,容雲鶴輕巧地下了馬背,領著身後的護衛在眾人的注視中走到蘇啟的麵前,狹長的眸子一掃還在不停將大米搬出米鋪的衙役,手中的馬鞭頓時抵在馬車上,淡漠道:“蘇大人怎麽還不行動?難不成蘇大人方才的鴻篇大論均是愚弄百姓之詞?亦或者說,蘇大人打算將容家的家產扣押占為己有,卻故意將所有的罪名推到本公子的身上?”

  容雲鶴說話間,他身後的護衛已是踏進米鋪,從裏麵扶出被人打破了腦袋的掌櫃。

  “老奴見過少爺。”掌櫃看到自家少爺,忙要彎腰行禮,卻被容雲鶴扶起。

  看著掌櫃滿頭是血,容雲鶴清冷的目光頓時一沉,隨即冷笑著轉頭看向蘇啟,厲聲問道:“蘇大人好手段,即便是為城中百姓著想,可難道我容家米鋪的掌櫃就不是通州的百姓?竟將人打傷至此,即便是告到皇上的麵前,你也是百口莫辯。”

  蘇啟豈會料到容雲鶴竟是惡人先告狀,將所有的罪名統統扣在自己的頭上,心頭大怒,臉上的冷笑頓消,猙獰的眼神配上凶殘的表情,蘇啟壓低聲音威脅道:“容雲鶴,識時務者就給本官閉嘴,否則本官讓你吃不完兜著走。打傷你一個管事的又如何,本官今日即便是辦了你,以容家如今在京城的地位,你以為皇上還會為你做主?癡人說夢!”

  蘇啟是新仇舊恨一起算,容家與雲千夢交好,可蘇家卻是恨極了雲千夢,如今好不容易逮到一個容雲鶴,蘇啟豈能放過這個大好的機會?

  更何況,容家家財萬貫,若是整倒了容家,不但出了他心頭的這口惡氣,亦能夠讓他的荷包豐盈,他何樂而不為?

  “我到時想看看蘇大人打算如何讓本公子吃不完兜著走。容家此次是奉旨前來賑災,江南三十二州縣均要配合容家。可蘇大人卻從中作梗,若是朝中百官知曉此時,蘇大人認為他們會如何看待蘇家?”容雲鶴亦不是好欺負的,能夠獨當一麵撐起整個容家,便說明他有過人之處,豈會因為蘇啟幾句威脅的話語而嚇退?

  “哼,本官官品如何,還輪不到你一介商賈來評價!商人均是以利益為重,無奸不成商,你認為百官會相信你這一介小小的商賈?容雲鶴,你還是太嫩了點,別以為如今宮中還有一個容賢太妃,你便狂妄至此,沒得連累了整個容家。如今你來了這江南,若是不聽從本官的,隻怕你連這通州也踏不出去。本官乃皇上親命漕運使,掌管一切糧食運輸,你容家的亦在本官的管轄範圍內。”蘇啟冷哼一聲,心中對容雲鶴的殺意漸大,冷聲開口,臉上盡是輕藐之色。

  而容雲鶴在聽完蘇啟的話後,卻是清朗一笑,蘊含正氣的笑聲直衝雲霄,如撥開雲霧般讓眾人心中一亮仿若看到月亮一般。

  “蘇大人也知自己是漕運使,隻是掌管糧食的運輸,可見這糧食的分發與您無關。您又何必在此多此一舉?難道不怕旁人說您多管閑事嗎?”收起臉上的冷笑,容雲鶴雙目淩厲地射向蘇啟,眼底是濃濃的不屑。

  蘇啟不想這容雲鶴平日沉默寡言,竟也是這般伶牙俐齒,尤其容雲鶴幾次三番當眾不給自己臉麵,蘇啟臉上漸漸浮現殺氣……

  “大人,不如這事就交給下官吧。”這時,通州知府走上前,小聲地在蘇啟的耳邊說道,那雙綠豆眼則是掃了容雲鶴一眼,隨後又轉向容家米鋪,最後落在被容雲鶴壓在手下的大米,眼底劃過一絲心疼。隻是,如今這麽多百姓看著,若是傳了出去,皇上怪罪下來,隻怕倒黴的還是他們。

  蘇啟心頭大火,陰狠地眸子狠狠地瞪著容雲鶴,腦中思緒翻來覆去,想著其他的法子定容雲鶴的罪。

  “來人,將這些米全部倒入米缸中,所有百姓在護衛那簽完自己的名字,便可領取一鬥米。”容雲鶴卻知此時不是真正與蘇啟鬥氣的時候,最重要的還是先解救這通州的百姓。

  況且,一如蘇啟所言,容家如今在京中的地位的確十分的尷尬敏感,自己如今又是遠離京城,若真與蘇啟鬧得不可開交,吃虧的始終是自己。容雲鶴自是不懼蘇啟,可家中尚有臥床不起的祖母,他豈能逞一時的口舌之快而斷了自己的後路?

  思及此,容雲鶴也不再與蘇啟爭鋒相鬥,隻吩咐護衛將馬車上的米盡數倒入米缸中,點亮容家米鋪前的燈籠,趁夜為通州百姓發放災糧。

  這事一傳十、十傳百,還未離開通州的百姓紛紛趕來排隊,在護衛那邊登記完自己的住址與姓名之後,從掌櫃的手中接過一鬥米,歡天喜地地離開了容家米鋪。

  蘇啟被通州知府拉至一旁,兩人陰沉著臉盯著容家米鋪前人來人往的熱鬧場麵。

  “哼!”心頭大怒,蘇啟拂袖而去……

  那知府心頭大駭,也不敢多做久留,立即跟在蘇啟身後離開了此地,小心翼翼地走在蘇啟的身後問著,“大人,何必動怒!容家家大業大,咱們何必為了這麽一點糧食與那容雲鶴置氣?況且如今救災重要,蘇大人高風亮節,將來定會得到皇上的嘉獎。咱們舍棄今日的一點白米,換來的可能就是容家的所有家產啊,大人,小不忍則亂大謀!”

  聽到此處,蘇啟猛地停下腳步,陰冷的目光驟然射向那知府,嘲笑道:“你也不照照鏡子,自己是什麽身份,居然貪戀上容家的家產?你以為你吃得下容家的家產,不怕被噎死?”

  那知府哪知自己說了半天的好話,竟是馬匹拍到了馬腿上,臉色頓時有些難看,隻覺這漕運使實在是難伺候,左右都說不通。

  蘇啟豈會看不出那知府的臉色,緩了緩自己的臉色,蘇啟較為溫和道:“你說的也有幾分道理,小不忍則亂大謀啊!”

  那知府見蘇啟臉色好了幾分,又再次獻計道:“大人,容雲鶴的人手有限,精力自有耗竭的一日,咱們不能動他容家的東西,卻能夠安排人手幫忙,屆時……”

  接下來的話,那知府並未再說,隻是蘇源卻是笑了起來,伸手用力地拍了拍知府的肩頭,兩人一同走向府衙。

  隻是剛到府衙,便見一名眼生的侍衛立於府衙門外,見蘇啟回來,那侍衛立即上前,在蘇啟的耳旁低語了幾句。

  隻見蘇啟麵色微微一變,慎重地點了點頭,留下那知府,隨著那侍衛一同離開。

  容雲鶴自是知曉蘇啟離開,將手上的事情交給身旁的護衛,容雲鶴對一名低頭登記百姓名字的侍衛使了個眼色,隻見那侍衛立即站起身,隨著他一同走上米鋪的樓上。

  “容公子有何吩咐?”此人並非容家護衛,而是楚飛揚派來保護容雲鶴的。楚飛揚早已命人在半路中截下趕路的容雲鶴,讓暗衛替換為容家的護衛,明處暗處保護容雲鶴,以防敵人下手。

  “你趁夜前去臨近的城池,去容家米鋪查探情況。看看是否與通州相同。”容雲鶴看著樓下領到米而喜極而泣的百姓,心中五味雜陳,低聲對那侍衛開口。

  “是,容公子放心。不過,卑職覺得,蘇啟定不會善罷甘休。隻怕此人已經盯上了容家的家財,定會趁機下手,咱們還要早做打算。”那侍衛將一切看在眼中,心中為容雲鶴捏了一把汗,卻為容雲鶴方才的舉動叫好。

  容雲鶴微點下頭,淡聲說了聲,“放心,我心中有數。”

  語畢,侍衛朝容雲鶴行了一禮,隨即轉身離開……

  楚相府中。

  “喬影,容雲鶴已經離開數日,算算日子,想必已經到達江南了吧。”雲千夢掐指算了算,容雲鶴離開京城已有十幾日,想必早已到達了目的地,隻是不知江南災情如何,容雲鶴是否能夠應付地過來。

  “回王妃,容公子已於昨日晚間到達的通州。他一到達通州便開倉放糧,通州的百姓是最先得到糧食的。”喬影將昨夜接到的消息告知雲千夢,隻因雲千夢十分擔憂容家公子。

  “路上可有遇到什麽困難?雖說此次是容家出資賑災,可難保各地官員不想中飽私囊啊!”雲千夢最是擔心這點,曆朝曆代這樣的事情數不勝數,隻怕容雲鶴當真要焦頭爛額。

  “昨兒個他一到通州,便遇到了蘇啟。”楚飛揚的聲音在此時傳了進來,隻見他抬起手來,喬影立即福身離開了內室。

  聞言,雲千夢卻是輕擰娥眉,蘇啟可不是個好相與的,隻怕會故意刁難容雲鶴,“蘇啟怎就正好出現在通州?賑災一事盡數交由容家,已無蘇啟這個漕運使的事情了,他擅自離京,難道不怕皇上責備?”

  楚飛揚坐下身,接過雲千夢遞過來的熱茶,修長的手中輕捏著碗蓋緩緩刮著碗沿,嘴角泛著一抹冷笑,隨即輕柔開口,“前幾日我還在琢磨此事,現在倒是明白了。前幾日,通州八百裏加急送來文函,說是守城軍不忍與百姓爭糧,便請皇上調一個半月的糧食。”

  “其實,這隻是皇上的計謀。一個城池的守城軍,一個半月的軍糧,數目並不大,但皇上真正的目的是將蘇啟派去江南,讓蘇啟掌握容家的一切。免得被世人認為皇上不放心容家,特意派漕運使前去。”聽著楚飛揚說完一半,雲千夢便已會意,一顆心頓時一沉,心頭隱隱有些為容雲鶴擔憂。蘇啟本就恨極了自己,而容家卻與自己交好,難保蘇啟不會夾帶私仇,借機報複。

  見雲千夢已是明白過來,楚飛揚放下碗蓋,握住她的手,“這件事情,我也是想岔了,原本將注意力放在蘇啟是誰的人這方麵,卻不想這才是皇上真正的用途。隻怕他還是不甘心讓容家太出風頭,更是想將容家的好事算到自己的身上,以博取美譽。”

  聽著楚飛揚的話,雲千夢的心猛地一跳,心頭隱隱覺得不安,另一隻手覆上楚飛揚的,帶著一絲擔憂地問著,“如此說,皇上是不打算讓容雲鶴活著回來了?”

  “別擔心,我已加派了人手保護他。容雲鶴自己也是個通透的人,豈會看不透這一切,定會更加小心的。你如今有了身孕,切莫傷神,對自己對孩子都不好。”楚飛揚從善如流地為雲千夢倒了一杯安胎茶,一手輕輕撫上她尚未凸起的小腹,半斂的眼眸中是說不出的喜悅與寵溺。

  雲千夢也知方才自己衝動了,一手緩緩地摸著自己的小腹,安撫著裏麵的小東西。

  “王爺王妃,公主來了。”這時,慕春在門外稟報著。

  楚飛揚與雲千夢相視一眼,楚飛揚極其有默契地站起身,隨即抬腳走出內室。

  在外麵與夏侯安兒打了個照麵,然後出了夢馨小築。

  一陣清脆的門簾輕響傳來,夏侯安兒窈窕的身影走了進來,“表嫂。”

  見著總是平靜淡雅的雲千夢,夏侯安兒焦躁的內心也隨之安定了下來。

  雲千夢已是在等著她,見她進來,忙笑著開口,“安兒來了,快過來陪我坐坐。”

  夏侯安兒卻是勉強一笑,抬步走進內室,依言坐在雲千夢的身旁。

  雲千夢看著她略顯憔悴的小臉,不由得輕搖了搖頭,伸手為她倒了一杯慕春為自己備好的紅棗茶放在夏侯安兒的麵前,淡聲開口:“喝口這紅棗茶,補血養氣,對身子是極好的。”

  夏侯安兒聽話的點點頭,纖纖玉手端起麵前的茶盞,低頭緩緩喝了一口,隻見她眉間的褶皺微微淺了些,淺笑著開口,“確實好喝。”

  “看來,你已經有決定了?”雲千夢看著她,替她開口。

  夏侯安兒詫異地抬起頭看了雲千夢一眼,見她眼底睿智叢生,心中忽而一笑,表嫂素來聰慧,豈會看不出這一切?

  認真地點了點頭,夏侯安兒收起眼底的詫異,緩緩開口,“我還是想去參加。”

  答案並未讓雲千夢露出吃驚的表情,已是在她的預料之中。

  雲千夢隻是淺笑道:“好,我會讓人備好賀禮,你一同帶去海王府。隻是,這帖子是錢世子妃下的,隻怕還有其他的深意在裏麵,你自己此去海王府,可要小心提防,萬萬不能馬虎。”

  夏侯安兒不想雲千夢竟是什麽也不問便同意了此事,心中有些意外,卻又有些窩心,再次點了點頭,細心地記下了雲千夢的每一句叮囑。

  待夏侯安兒離開後,雲千夢喚進慕春,吩咐道:“拿著我的帖子去京城蘇府,說是楚王妃請蘇府的女眷前來楚相府喝杯茶。”

  慕春不解,王妃與蘇家素來不合,當初一個蘇青攪合的雲相府上下不得安寧,更是害死夫人的凶手,王妃怎麽開始善待蘇家的人了?

  想了想,慕春小聲規勸道:“王妃,蘇家豈有什麽好人,您如今又懷有身孕,萬萬馬虎不得,萬一那蘇家人使壞,後果不堪設想。”

  雲千夢看著慕春那一張小口一張一合的,竟是在瞬間聯想到這麽多的事情,竟是有些忍俊不禁,抬手點了點慕春的腦袋,笑道:“你呀,真是想的太多了,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被陷害長大的。我如今是什麽身份,蘇家是什麽身份?她們還害不到我的身上。況且,武有喬影,毒有迎夏,又是將人請到咱們相府,有何可懼的?快去吧,莫要耽擱了時辰。”

  “王妃,這蘇家可是……”有些話,慕春亦是不好說,心中卻是清楚,蘇家恨極了王妃。

  “我知你想說什麽,我這般做自然是有我的目的,你且去將帖子送過去,莫要讓她們有拒絕的機會。”語畢,雲千夢不再理會慕春快要掉下淚來的雙眸,徑自喝著手中的安胎茶。

  慕春心頭擔憂,可主子都已經發話了,她自是不能違抗,隻能一步三回頭,看看王妃是不是有反悔地念頭,直到走到了楚相府的大門口,也不見雲千夢將她召回。慕春這才深深地歎了口氣地領著幾個小丫頭前去蘇府。

  而蘇府在接到雲千夢的請帖後,亦是陷入一片混亂中。

  誰會想到與蘇家老死不相往來的楚王妃竟會對蘇家女眷下請帖,還是前去楚相府喝茶聊天。

  這楚王妃素來是個心狠手辣的主,她們此番前去不會有去無回吧?可若是斷然拒絕,隻怕惹怒了楚王妃,那愛妻深切的楚王會在朝堂上為難自家老爺。

  蘇夫人無法,隻能苦瓜著臉接下了慕春遞過來的帖子。

  隻是,待慕春一離開,蘇夫人便立即命小廝快馬加鞭的前去通州,將此事稟報蘇啟。

  ☆、第三百一十二章

  蘇夫人領著蘇家幾位小姐按照雲千夢帖子上所寫的時間來到楚相府。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