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78節

  “下車吧。”雲千夢眼眸微轉向夏侯安兒,在她抬起迷茫的雙眸看向自己時,雲千夢朝夏侯安兒綻放一朵清晰無比的淺笑,隨即先行在慕春迎夏的攙扶下出了馬車。

  “王妃總算是回來了。”上官嬤嬤早已候在車外,隻見她抬起手臂,將雲千夢將手搭在她的手臂上,隨後才小心翼翼地扶著雲千夢走下馬車,隻是言語間卻隱隱透著一絲焦急。

  “府內出了何事?”雲千夢抬眸往大開的楚相府門內看了一眼,菱唇輕啟清聲問著上官嬤嬤。

  “回王妃的話,海王府派了嬤嬤前來送帖子,說是這月月底即將是海王四十五歲大壽,屆時邀請王爺王妃前去參加壽宴。”上官嬤嬤扶著雲千夢緩緩前行,兩人一前一後踏上楚相府門外的台階,跨過大門前的門檻,隻聽上官嬤嬤將雲千夢不在府內發生的事情盡數說了一遍。

  隻是,雲千夢卻注意到,上官嬤嬤僅僅隻是將此事稟報給了自己,並未拿出海王府的請帖,想必上官嬤嬤並未應下此事。

  腳下步子微微停頓,雲千夢淺淺回身,見夏侯安兒也在丫頭們的攙扶下下了馬車,緊跟在自己的身後進了楚相府,這才放心地轉過身,與上官嬤嬤繼續往內走去,目光平視前方,眼神淡定從容,聲音透著一股清冽之氣,“想來嬤嬤定是沒有應下此事吧。”

  上官嬤嬤見雲千夢點明此事,眼底不禁浮上一抹讚歎,頓時彎了彎腰身,低聲回道:“王妃明察,奴婢確實沒有應下此事。奴婢本以王妃有孕將此事推拒了,隻是那海王府的嬤嬤好生厲害的口舌,竟是非要請到王爺王妃,這不,此時人還在前廳候著王妃呢!”

  說著,上官嬤嬤的眉頭不由得微微一皺。

  雲千夢將上官嬤嬤的表情看在眼中,想來能讓上官嬤嬤皺眉的,那位海王府的嬤嬤定也不是省油的燈。

  腦海中不由得想起方才在長街上遇到的海王府馬車,怕是正是為了此事,馬車才駕駛地那般快吧!

  隻是,欲速則不達,海王沉穩內斂一輩子,怎麽在這個時候莽撞了起來?連帶著下人們也這般出錯,這可不是好事情!

  “走吧,去會會她!”輕輕吐出這句話,雲千夢腳下的步子改變了方向,領著自己貼身的婢女往前廳走去。

  此時已是晌午時分,又因是夏日,天氣炎熱、驕陽攝人,楚王府的下人們做完手上的事情便回了住處歇息,一路走來倒是十分安靜,除去樹上的蟬聲、水中的蛙聲,倒有一副田園風光。

  上官嬤嬤擔心雲千夢的身子受不住烈日地照射,幾人便走在九曲長廊上,即涼快,路麵又平整,倒是不必擔心雲千夢會摔倒。

  接近前廳時,一陣輕輕擱放茶盞的聲響想前廳中響起,在這寂靜的午後顯得十分清晰。

  輕微的腳步聲亦是提醒裏麵的人起身行禮,雲千夢等人還未跨進前廳門檻,便已見海王府的那位嬤嬤站起身,半彎著眼神、半低著螓首側身立於椅凳前恭候雲千夢進來。

  待雲千夢與夏侯安兒分別坐在主位和次位上,那嬤嬤這才福身行禮輕聲開口,“奴婢海王府嬤嬤參見楚王妃娘娘,方才在長街無疑衝撞了王妃,還請王妃海涵。”

  那嬤嬤方才雖隻與雲千夢說過幾句話,可這位楚王妃的精明和謹慎卻已被這位默默牢牢記在心中,與其等楚王妃為難自己,倒不如自己先行請罪。

  隻是,她這話剛出口,便惹得上官嬤嬤一陣緊張,麵上雖依舊沉穩淡定,可看向雲千夢的目光中卻透著濃濃的擔憂。如今王妃可是整個楚相府的寶貝,兩位王爺更是將王妃當作掌上明珠似的寶貝著,萬一磕到碰到,自己怎麽向兩位王爺交代。

  雲千夢自是明白上官嬤嬤對自己的關心,抬眸對上官嬤嬤安撫一笑,隨即才將目光轉向那位嬤嬤,淡聲道:“起身吧!左不過是兩府馬車微微擦了下,你不必這般小心翼翼。”

  此話既是說給那位嬤嬤聽,亦是說給上官嬤嬤聽,讓她不必擔心。

  “多謝王妃!”那位嬤嬤倒是聽出楚王妃不願再提方才一事,便停了口。

  雲千夢素手執起桌上的茶盞,輕抿了口裏麵的溫水,見那嬤嬤依舊安靜的立於原地,便緩緩開口,“坐吧,你此次前來,不知有何事?”

  雲千夢並未說出自己已知緣由,當作自己並不知此事,再次開口問道,心中則是想著拒絕地理由。

  “謝王妃。”那嬤嬤再次朝雲千夢福了福身,這才挨著凳沿緩緩落座,隨後腆著笑意開口,“回王妃的話,這月二十六日是我家王爺的壽辰,還請楚王與楚王妃能夠賞臉參宴。”

  說著,那嬤嬤從衣袖中掏出早已備好的染著大紅底、鑲著金絲邊的請帖,雙手奉上,隻等雲千夢身旁的丫頭接過。

  ------題外話------

  明日萬更,近日我會發奮圖強的~

  ☆、第三百一十章

  殊不知,雲千夢卻是徑自喝著手中的溫水,待口中的幹渴得到緩解後,這才擱下茶盞,淺笑著開口,“海王大壽,本妃與王爺本當備上厚禮親自前往海王府賀壽,隻是本妃如今身懷有孕,大夫亦是囑咐前三個月切忌奔波勞累,雖說這世上沒有絕對的事情,可是小心駛得萬年船,這是本妃與王爺的第一個孩子,自然還是小心為好。本妃與王爺定會備好厚禮送去海王府,隻是卻不能親自前往賀壽,還請嬤嬤回去替我們夫婦說一聲,莫要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一番話,合情合理,將所有的可能被反駁的部分盡數挑明講清,即便那嬤嬤有心為難,這一時半會倒是還未想到其他的說辭。

  手上捧著的大紅請帖頓時變得極其燙手,送不出去卻又收不回來,那嬤嬤臉上微顯尷尬,奈何雲千夢位分高、身份貴,豈是她能夠當麵反駁的?

  尋思再三,那嬤嬤笑著暫時收回手,緩緩坐下,閑話家常道:“王妃有喜自是好事,這頭三個月的確應當小心為之。隻是,常坐家中也並非好事,也應適當地走動走動,這樣才有助於生產。”

  雲千夢一麵聽著,一麵含笑點了點頭,溫聲道:“是這個理。這不,方才本妃與夏侯公主便去綠黛河踏青了。隻不過,有了身子的人容易犯困,才出門這麽一小會,身子便有些吃不消了。”

  “王妃可是餓了,奴婢吩咐下去,讓小廚房立即將早已燉好的粥品小菜端上來,王妃先用些墊一墊。”上官嬤嬤何等玲瓏剔透的人物,聽著雲千夢的話便知自己該說什麽,快速地接著雲千夢的話開口,絲毫不給那嬤嬤開口的機會。

  雲千夢朝上官嬤嬤稍稍搖了搖頭,說道:“隻是走得有些累了,歇一會便好。陽明山雖是好地方,可上山的路可不好走,記得海王世子喜得麟兒宴客時,本妃與輔國公府大小姐前去參加喜宴,便在半途中遇到了野獸的攻擊,幸得當時刑部尚書護送我們一同前往,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聽雲千夢這一番話,那位嬤嬤臉上的笑容變得越發的尷尬,卻隻能靜靜地聽著、陪笑著,半晌才找到自己的聲音,幹巴巴地反駁道:“王妃放心,近日上山的路已是清理幹淨,路麵亦是平整了許多,定不會再出現上次的意外。”

  言之意外,便是將錯處盡數歸結在那些野獸牲畜的身上,與海王府毫無幹係。

  “說了這麽半日,想必嬤嬤口渴了,喝口茶潤潤嗓子吧。”雲千夢卻是不回答那位嬤嬤的話,徑自捧起手邊的茶盞,繼續飲用裏麵的溫水。

  那嬤嬤見楚王妃聽了口,自然也不好再胡亂開口,隻能順著雲千夢的話默默喝著茶,茶水已有些泛涼,喝在口中微微泛苦沁在舌尖,讓那嬤嬤素來伶俐的舌不禁往裏一卷,耳邊這時響起雲千夢的聲音。

  隻見雲千夢緩緩放下手中的茶盞,執起娟帕拭了拭微濕的唇角,慢慢開口,“且還有一點,本妃本不想說,隻是海王這般熱情相邀,本妃既然不能前往,卻也應當將緣由說出來,免得兩家王府之間生了嫌隙。”

  那嬤嬤一聽雲千夢的話,心頭一緊,不明白怎麽還有其他的事情?口中卻是恭敬地說道:“王妃請講。”

  見那嬤嬤還算懂事,雲千夢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本妃的二娘剛剛過逝,本妃與王爺實則沒有心思去想其他的事情。雖說二娘如今是戴罪之身,可百善孝為先,我們做人子女的,豈能因為二娘的戴罪之身而不管不問?這身上還戴著孝,豈能去參加海王爺的壽宴?”

  聽完雲千夢的話,那嬤嬤徹底是沒了說辭,早已料到楚王妃的伶牙俐齒心思縝密,如今這般口舌交鋒,自己竟是毫無招架之力,竟在這楚王妃的溫言細語中敗下陣來,更是讓她心頭憋著的這口氣發不出來。這楚王妃,果真是個極其厲害的女子啊。

  低頭抿了口泛苦的涼茶,那嬤嬤臉上夾著不自然的笑容,隻能點頭應和著雲千夢的話,“王妃所言極是,的確是百善孝為先。”

  “那就有勞嬤嬤回去替王爺與本妃解說一番,免得海王心中不解。”語畢,雲千夢站起身,話中舉止均是有送客之意。

  那嬤嬤想起衣袖中的另一張請帖,忙起身急道:“王妃留步,奴婢還有一事需得王妃的應允。”

  雲千夢隱含銳利的眸子瞬間掃了那嬤嬤一眼,隻見那嬤嬤臉上微微泛著焦色,便微點了頭,在慕春的攙扶下重新坐下,清聲問道:“還有何事?”

  那嬤嬤見雲千夢重新坐下,心頭竟是不由得鬆了一口氣,忙整理好心情,笑著開口,“是這樣的,我們世子妃與夏侯公主十分的投緣,擔心夏侯公主不會出席我們王爺的壽宴,親自你寫一份請帖,請夏侯公主六月二十六那日親臨海王府,還請王妃與公主能夠點頭應允。否則老奴可是無法向海王妃與世子妃交代啊。”

  說著,那嬤嬤快速地從衣袖中抽出一張淡粉請帖,雙手奉上等候雲千夢或者夏侯安兒接下。

  雲千夢目光重新放在這名嬤嬤的身上,隻覺這嬤嬤可真是個厲害的人物,直接用話堵死了自己的拒絕。且身懷有孕以及謝氏的事情尚不能用在夏侯安兒身上,自己若是再次開口拒絕,便有故意不參壽宴的嫌疑。

  隻是,那錢世子妃怎麽就睜眼說瞎話?說是她與安兒十分投緣,讓雲千夢真真是心頭發笑。便更加懷疑這海王府的用意了。

  一時間,前廳內鴉雀無聲,異常安靜。

  雲千夢麵色淡然,目光平靜,絲毫看不出任何的情緒。

  夏侯安兒卻在聽完那嬤嬤的請求後,柳眉頓時輕擰了起來,眼底淩厲的目光中卻又摻雜著一絲不解與焦急,雙手無意識地輕揉著手中的絲帕,卻並未立即開口,而是等著雲千夢的決定。

  那嬤嬤始終保持著方才的動作,卻不見有人上前接過自己手中的帖子,心頭不禁打起了小鼓,有些琢磨不透這楚王妃到底是何意?難不成楚王府打算與海王府在明麵上撕破臉不成?

  良久,雲千夢淡漠的臉上浮現一抹淺笑,溫和地衝散了方才溫冷如玉的冷淡。

  隻見她轉目看向麵上沉靜,但眼底神色卻複雜難下決定的夏侯安兒,笑道:“安兒,這是世子妃特意邀請你的,該是你自己拿主意。”

  聞言,夏侯安兒轉目看向雲千夢,那雙隱含迷茫的眼中浮上少有的不解,徑直盯著雲千夢如蓮般的笑容,帶著一絲詢問的口氣開口,“安兒自是要陪著表嫂。”

  感情與家族,孰輕孰重,夏侯安兒心中自是有數!更何況,這請帖是錢世子妃所下,隻怕這裏麵還藏著貓膩吧。夏侯安兒心思剔透,豈會想不明白這些彎彎繞繞?

  隻是,說完這話,夏侯安兒便轉開了臉,不再言語。

  雲千夢本要順著夏侯安兒的話開口拒絕,卻在夏侯安兒別開臉的一霎那捕捉到她眼底的一抹落寂,心頭不由得升上一絲心疼,便笑著開口,“整日陪著我,豈不無聊?我現在一整日中,倒是有大半日昏昏沉沉地睡著,你若整日這麽陪在我身邊,倒是叫我心生不忍。”

  見雲千夢這般說,夏侯安兒猛地轉過頭,那雙閃現詫異的美眸頓時看向雲千夢,紅唇張合了幾次,卻始終沒有將心底的知心話說出口。

  雲千夢豈有不明白的?素手撐著桌麵站起身,雲千夢對夏侯安兒招了招手,拉過心頭掙紮矛盾猶豫不決的小丫頭,笑著對那嬤嬤說道:“先將帖子放下吧,待公主再想幾日,本妃會派人親自上海王府稟報。況且,現如今離二十六日還有些日子,到也是不急的。”

  雲千夢開口,旁人哪裏還敢拒絕說不?盡管雲千夢給出的是一個模棱兩可的回答,但對於那海王府的嬤嬤而言,回去也尚可以交差了。

  隻見那嬤嬤恭敬地將帖子放在身旁的茶幾上,隨即開口,“既如此,那奴婢便先告退了。”

  “去吧。上官嬤嬤,替本妃送客。”雲千夢微點頭,與夏侯安兒一同轉身離開了前廳。

  兩人一路緩步走回後院,夏侯安兒抬眸看著廊簷外的青翠綠草地,不言不語,心思重重。

  雲千夢陪她看著相府花園的景致,亦是靜默以待,並未開口打破兩人之間的安靜。

  “表嫂,我還是想……”突然,夏侯安兒開口,隻是話卻隻說了一半卻又停住,貝齒輕咬住紅唇,盈盈美眸盯著眼前的一片綠色,心頭焦躁不已。

  雲千夢卻並未戳破她的心思,隻是淡雅一笑,眼底一片平和,聲音如清泉般清冽清脆,“帖子就放你身邊,想好再來告知我。”

  語畢,雲千夢將這方空間留給夏侯安兒,自己領著迎夏慕春返回夢馨小築,卻不想,楚飛揚竟已回到了夢馨小築,此時他身上穿著一件月牙白絹質長袍,手執一卷書卷斜躺在躺椅上認真地閱讀著。

  雲千夢對身後的兩個丫頭做了個手勢,示意她們二人不用跟著進來,自己則是躡手躡腳地走近楚飛揚,素手伸出猛地抓住那卷書卷想要抽走……

  隻是楚飛揚是隻嗅覺極其敏銳的狐狸,在雲千夢踏進正屋時,便已知曉她回來,方才紋絲不動的看書也隻不過是裝個樣子。

  見雲千夢想抽走自己手中的書卷,楚飛揚忽而鬆手,在雲千夢在為自己搶到書卷而沾沾自喜之時,卻發現自己的身子已經落入楚飛揚的懷中,早已是坐在他的腿上,與他一同落座在躺椅上。

  “真沒有成就感,每次都輸給你。”雲千夢將手中的書卷合上,隨即擱在躺椅旁的小幾上,嘴角微微下垂地抱怨著。

  楚飛揚雙臂環住她的腰身,隻是在聽到她的抱怨時勾唇一笑,隨即抽出一隻手輕點她的俏鼻,寵溺道:“你呀,都是快做母親的人了,竟還這般調皮。”

  殊不知,雲千夢聽完此話後,竟是突然在楚飛揚的懷中挺直腰杆,雙手叉腰的嚴肅道:“誰說我調皮的?每每我看書的時候,你便來偷襲,還指責我躺著看書傷神傷眼,可你自己呢?不也是躺著看書?難不成你的眼睛是在八卦爐中煆燒過的?”

  聽到刺出,楚飛揚心中頓時明白雲千夢為何會有方才那般舉動,心頭瞬間湧上一股暖意,雙臂輕柔堅固地摟著她尚未變形的腰身,輕聲開口,“以後不會了。”

  見楚飛揚明白自己話中的意思,雲千夢抿嘴一笑,微微側身,藕臂環上楚飛揚的脖子,輕聲開口,“飛揚,方才在綠黛河旁,我看到你帶著習凜出城了。”

  “我也聽說江沐辰今日在綠黛河為難我的王妃了。”楚飛揚亦是不示弱,將自己心中介意的事情說了出來。

  “哎呀,你先回答我的問題,然後再吃醋。”雲千夢菱唇微微撅起,眼底含著絲絲柔情與好奇之光。

  雲千夢少有的嬌俏模樣,看得楚飛揚心頭一動,猛不丁地傾身在她的唇上輕啄了一下,這才淺笑著開口,“方才海王府派人來了?”

  雲千夢點頭,將事情經過言簡意賅地說了一遍,目光卻始終放在楚飛揚的身上,眼底的柔情漸漸散去,一抹凝重爬上雲千夢清亮的眼眸中,楚飛揚這麽問絕不會是因為對內宅的事情感興趣,隻怕……

  “今日早朝之後,海沉溪曾請旨,希望皇上能在海全大壽之日前去海王府君臣同樂。”楚飛揚緩緩開口,狹長的眼眸中射出絲絲精光,讓人不敢小覷。

  聞言,雲千夢眉頭輕蹙,有些不解,“海王是想大辦壽宴?竟想請皇上前去海王府,難道他不知海王府內的陳設堪比皇家嗎?難不成他不怕皇上看到這一切會龍顏大怒?”

  聽著雲千夢的分析,楚飛揚笑了笑,接著說道:“皇上自是精明的,已是找了理由駁回了海沉溪的請旨。不過,卻命太子前去賀壽。本想命我與辰王護送太子前去海王府,不想本王的理由竟與王妃的理由不謀而合。”

  說完,楚飛揚用自己筆挺的鼻尖蹭了蹭雲千夢的,心頭充滿甜蜜笑意,當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啊。

  雲千夢聽他這麽一說,倒是笑了出來,隻是想起猶豫不決的夏侯安兒,卻是輕柔地歎出一口氣,“隻怕海越對安兒是生了心思了,否則豈會假借錢世子妃之手給安兒寫了一份請帖?我讓安兒自己做決定,這事,我心中卻是有些捉不住準,不知是對是錯。”

  楚飛揚是明白人,雲千夢說到此事,他心中便明白其中的曲曲折折,劍眉淡攏,楚飛揚眼底劃過一絲冷光,卻是輕柔地對雲千夢開口,“安兒也不小了,也該自己做主。她若是想去,我會多派暗衛跟著,你且放寬心吧。”

  見楚飛揚安慰自己,雲千夢不由得點頭輕笑了笑。

  “你身邊現如今隻有迎夏慕春兩個丫頭,著實不夠用,我便給你帶回一個。”楚飛揚卻在此時轉移了話題。

  隻見他雙手擊掌三聲,頓時傳來一陣腳步聲,隨著門簾的珠串的清脆聲傳來,一身黑色勁裝的喬影竟是跪於兩人的麵前,恭敬道:“卑職參見王爺、王妃。”

  雲千夢臉上浮現詫異,立即從楚飛揚的腿上站起身,走到喬影的麵前,親自彎腰扶起喬影,帶著一絲激動道:“喬影,你的身子可好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