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77



奈何,京城中尚有辰王的城防軍守著,這才迫使海沉溪的人不敢輕舉妄動。

可即便這樣,那幾萬大軍已是從城郊朝著京城門口靠近。午夜時分,幾萬人已是駐紮在京城城門口,與楚飛揚留給韓少勉的五萬大軍對峙著。

城門外一片燭火通明,兩軍對壘,氣勢緊張充滿殺氣,兩方將領均是騎在馬上嚴陣以待。

而城門內已是一片壓抑的氣氛,百姓們知道西楚將要變天了,也知海王的軍隊已經兵臨城下,他們若此時逃出去,死的隻怕會更早些,因此每家每戶均是關緊了門窗。往日繁華的長街上,已是一片蕭條。

官家府邸中的貴人們,更是徹夜難眠,自家的公子小姐被扣留在海王府做人質,而家中的老爺們卻是被玉乾帝扣留在宮中,一時間,所有官家焦頭爛額。

緊緊是兩個時辰之內,便有四五趟八百裏加急匆匆奔向皇宮。

海沉溪的軍隊卻沒有阻止八百裏加急進京,隻是保持著靜默,與韓少勉的人繼續對峙著。

大殿上竊竊私語聲不絕於耳,眾臣心力交瘁,誰會想到海王的人竟然已經逼到了城門下,而楚王卻隻是讓那五萬人守住宮門口,萬一海王殺心大起,這京城可就要血流成河了。

正在眾臣議論紛紛之時,外麵傳來接二連三的稟報聲,“報。”

不消一會,便見幾名傳令官先後跑進大殿,雙膝跪在玉乾帝的麵前開口,“稟皇上,鄭州失守,被海王手下的慕容傑攻破。”

“稟皇上,通州失守,被海王手下的白無痕攻破。”

“稟皇上,義城失守,被海王手下的劉冥紅攻破。”

“稟皇上,……”

“夠了。”龍顏大怒,玉乾帝大手猛地拍向龍案,麵色已是氣得鐵青,一聲大喝立即讓大殿變得鴉雀無聲。

眾臣麵色同樣難看,對於方才聽到的消息更是震驚不已。

鄭州、通州、義城,可是分布北麵、西南麵、東麵,海王這是發動全麵戰爭啊。

這才過了幾個時辰呀,為何就被海王攻破了這麽多的城池,若是在這樣下去,隻怕西楚的大片江山都要落入海王的手中了。海王是何時準備這一切的,竟打得所有人措手不及,那擋在城門口的幾萬大軍,隻怕是為了擋住援軍吧。這可如何是好,難道要他們在此等死?

“楚飛揚到底幹什麽吃的?朕給他五萬大軍不是讓他看守城門的,若是他早點率軍攻打陽明山,豈會讓海全先發製人,一舉攻破這麽多的城池,他腦子到底在想些什麽?”玉乾帝大怒,身子驟然自龍椅上站起,龍目中一片震怒。

眾臣聞言均是不敢接話,紛紛低頭不語,麵上一片愁苦之色。

“皇上,即便楚王攻打陽明山,他手中也僅有五萬人馬,又豈能分身乏術地前往通州。義城阻止海王的攻勢?”這時,素來明哲保身的端王開口為楚飛揚辯解。

眾臣聽之,心中亦是明白玉乾帝方才對楚王的抱怨全然是強人所難。海王出其不意攻下這些城池,已是向所有人說明他早已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又豈是區區五萬人馬能夠阻止的?

可玉乾帝此時正在氣頭上,斷是不會將端王客觀的分析聽入耳中,隻見他手指猛地指向端王,怒道:“端王,你這是在指責朕嗎?難道朕願意看到自己的江山被海全那個老匹夫奪走?”

“皇上,微臣隻是就事論事。皇上臨時下旨,能夠在短時間內召集五萬人馬著實不易,更何況陽明山距離京城還有一段路程,即便騎馬快奔也許不少時辰,更何況是這五萬人馬?”端王卻是拋去往日的置身事外,滿麵肅正地開口,隱帶威信的說辭讓玉乾帝一時間冷靜了下來。

“皇上,微臣認為端王所言極是!陽明山距離京城甚近,楚王首先想到的便是保護皇上與京城百姓的安危,然後再調兵遣將與海全大戰。況且,海全能夠動手,說明陽明山定也是固若金湯,不易攻下。”此時,雲玄之緊跟著端王開口,眾人抬頭望去,隻見雲玄之麵色隱隱帶著焦急。

“皇上莫要忘記,如今辰王還在京城中啊!”曲淩傲見玉乾帝漸漸恢複了冷靜,立即抱拳走出隊列朗聲提醒。

眾臣聽完曲淩傲的提點,臉上的神色越發地難看,一顆心早已是懸在半空中,一個海王已叫人吃不消,若再來一個辰王,那……那天下豈不要打亂?

“楚王何在?”玉乾帝穩住心神,深吸口氣,高聲詢問楚飛揚身在何處。

“微臣叩見皇上。”楚飛揚一身親王服踏進大殿,單膝跪在地上。

“著楚王領兵二十萬,剿滅叛賊海王!”玉乾帝咬牙切齒道。

“臣遵旨。”楚飛揚雙目半斂,眼底冷淡平靜,沉著應下聖旨。

西楚玉乾一十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海王兵變,玉乾帝封楚王為大將軍,統領二十萬大軍,圍剿海王。

------題外話------

這幾日,有不少親親表現出對夏侯安兒的不滿。

其實,在這裏,我想為安兒抱不平一下,每個人都是擁有不一樣的愛情的,在不涉及小三、二奶等問題的愛情國度裏是沒有對錯之分的,通往愛情的道路亦是各色各樣!

但對於安兒而言,她選擇了最艱難的一條路,這樣的勇氣對於一名封建社會的公主而言,是極其珍貴的,希望大家以寬容的心,去理解一個女孩的愛情!

☆、第三百二十四章 雪上加霜

“此時二十萬大軍均在何處?”楚飛揚大步流星踏出皇宮時,已是換上了一身戎裝。

城外韓少勉率軍五萬與海沉溪手中握有的軍隊對峙,雙方雖相持不下但短時間內卻還不會動武,習凜便抽空回到城中與楚飛揚會合,同時等候楚飛揚下一步命令。

聽到楚飛揚的問話,習凜心中微微盤算了一番,這才謹慎地回答:“二十萬大軍聚集在城郊東大營與城郊西大營處,孟濤、葉馳、杜榮輝等人已經整裝待發等候王爺。”

仔細地聽著習凜的稟報,楚飛揚略微點了下頭,黑暗中那雙如濃墨般化不開的黑眸散發出點點亮光,隻見暗夜中墨綠披風在空中劃過一道飛揚的弧度,楚飛揚已在頃刻間翻身上了馬背,端坐在馬背上卻是轉頭看了眼身後的皇宮,楚飛揚眼底神色微微閃動,卻沒有再開口,領著習凜便朝著長街奔去……

長街上早已恢複了安靜,興許是知曉海王軍已經攻下了西楚的數座城池,方才還將家丁派到長街的世家大族已是召回了所有人,命所有的奴仆守著自家的院子。

‘噠噠噠……噠噠噠……’寂靜的青石路上傳來清脆的馬蹄聲,聲響直直傳向遠處黑不見五指的暗夜中,留下令人悸動的害怕。

“籲……”楚飛揚卻在此時勒住手中的韁繩,讓馬兒停下了腳步。

隻見他微微側臉看向楚相府的方向,眼底帶著一抹擔憂與掛懷。

習凜緊跟著勒緊韁繩,讓疾奔的馬兒停了下來,隨即稍稍牽動韁繩,讓馬兒靠近楚飛揚的坐騎,瞧出楚飛揚的視線正投向楚相府的方向,習凜低聲輕喚了聲,“王爺。”

“你先回相府,將事情告知王妃,讓她不必擔心。”楚飛揚收回視線,低沉命令習凜。

“是。”習凜坐在馬背對楚飛揚抱拳,即可扯動韁繩轉換了方向,以極快的速度往楚相府的方向奔去……

楚飛揚見習凜離開,麵色肅正,目光冷硬轉向前方,手中馬鞭揚起……

“來者何人?”城門處,城防軍早已嚴陣以待,整座城樓上燭火通明,四處可見巡邏的城防軍,而城門內更是守著無數的城防軍,看來即便江沐辰此時身在皇陵,城防軍的消息一樣十分的靈通。

“楚飛揚。”楚飛揚俯視下麵守城門的侍衛,冷聲報出自己的名諱。

“見過楚王,開門。”底下的侍衛見是楚飛揚,立即向楚飛揚行禮,隨即揚聲讓身後的城防軍打開一扇城門放楚飛揚出城。

見城防軍今日竟這般容易便放行,楚飛揚的身姿卻未動分毫,目光冷幽地掃視著整座城樓,隻見那城樓上人影幢幢,隱約還能夠聽到城防軍巡邏的腳步聲。

“王爺?”那名侍衛見楚飛揚隻是端坐馬背並無出城的架勢,一時間有些捉摸不透楚王心頭所想,低淺出聲輕喊了一聲。

“你們的消息倒是十分地靈通。”楚飛揚冷目轉向那名侍衛,聲音低沉卻帶著一股與生俱來的威懾。

那侍衛在楚飛揚的緊迫盯人下略微低下頭來,卻是鏗鏘有力地回道:“王爺過獎。”

正在此時,城郊外竟響起一陣兵器相交聲,楚飛揚神色一凜,身影在城防軍的震驚中如鬼魅般衝出了城門……

夜半三更,京城中卻無人能眠,楚相府中亦是燭火通明,管家領著侍衛家丁死守楚相府,誓死捍衛楚相府眾人。

“王妃。”上官嬤嬤快步走進夢馨小築,見到雲千夢福了福身,趕忙開口道:“王妃,宮中方才傳來旨意,說皇上封王爺為大將軍,率軍二十萬圍剿海王。”

聞言,雲千夢搭在桌上的手瞬間握了起來,一顆平靜的心猛地跳動了下,卻努力穩住自己的心神,麵色沉穩道:“還是走到了這一步。王爺此時身在何處?是立即領兵出發還是先回相府?”

楚飛揚此次可是臨危受命,與蓄謀已久的海王相比可是絲毫不占優勢,若是在這場戰役中敗下陣來,莫說楚家將被問斬,隻怕西楚的百姓也會跟著遭殃。

畢竟,放眼天下,楚飛揚戰功赫赫,排兵布陣被人稱頌。若是楚飛揚倒了,那朝中武將隻怕再也無人能夠撐起這個大局,那西楚的天下極有可能落入海王的手中。

至於辰王,他亦有自己的打算,屆時肯定不會顧及天下的黎民百姓。楚飛揚既要圍剿海全,又要防備辰王,一身兩用,難免不會出錯。

“卑職叩見王妃。”這時,習凜快步走到夢馨小築的正屋門外向雲千夢請安。

“快進來,王爺此時身在何處?”雲千夢大步走到門口,雙目緊盯著習凜,口氣中帶著無法掩飾的焦急與擔憂。

“回王妃,海王手下四大猛將,已經在剛才過去的幾個時辰內,攻下了鄭州、通州、義城等十餘座城池。而守在城外的幾萬大軍已開始零星的與韓侍郎的軍馬發生小摩擦,並且有人放出謠言,說太子在海王壽宴期間殺害海王府小世子,說西楚皇室欺人太甚,要血債血償,海王是逼不得已為了自保才起兵的。王爺已經離開京城,先去京城附近的軍營查探情況,王爺讓王妃安心。”習凜認真地向雲千夢稟報著楚飛揚的留言。

聽完習凜的稟報,雲千夢卻是冷然一笑,眼底盡是譏諷的笑意。

好一個海王啊,動作可真是快。

那邊剛打了勝仗,攻下了城池,這邊便已放出口風打算混淆百姓的視線。

的確,海王府小世子不過是一歲的孩兒,卻死在海王大壽宴客期間。而海王又是功在社稷的大臣,手握幾十萬大軍,皇室自然會忌諱此人。

倒不如派人在海王大壽期間殺害小世子,讓海王斷子絕孫。

天下百姓,有誰會願意讓連嬰兒都不放過的人當這天下共主?海王的起兵反抗則成了清除暴君的善行。

這樣的套路,的確很俗,卻極其能夠勾起百姓的同情心,也讓海全的叛變變得名正言順、順應民心。

上官嬤嬤走近雲千夢,扶著雲千夢緩緩坐下,倒了一杯水讓她壓驚,生怕雲千夢因為擔心而動了胎氣。

雲千夢雖坐下,心中的擔憂卻沒有絲毫平複下來,望著屋外夜空下的燭火通明,雲千夢的眉頭深深地皺了起來,心頭卻是極快地分析著京城如今的形勢。

海沉溪手中的幾萬大軍守在城門口,等於是堵死了所有人逃生的道路。而玉乾帝為了製止叛軍引起的混亂,定會下令嚴禁所有城內的百姓出入京城。這樣一來,京城便成了一座死城,逃生不得隻能坐以待斃。

而辰王的人卻駐紮在城內,那麽多的城防軍若是來一個反撲,隻怕無人能擋,屆時京城隻怕是要血流成河了。城內所有的士大夫極有可能成為辰王的籌碼。

想著之前在綠黛河河畔江沐辰對她所說的字字句句,雲千夢心頭一緊,若自己被辰王生擒,更會束縛住楚飛揚的手腳,到時候誰勝誰敗,就更難預料了。

“來人。”如清泉的眼眸中閃現出一抹堅決的光芒,雲千夢突然沉聲開口。

“王妃,您有何需要?”上官嬤嬤上前一步,彎腰在雲千夢身側細心地問著。

除此之外,正屋內一片寂靜,所有人心中均明白天下即將大亂,但與平常的百姓家相比,楚相府內的侍衛家丁卻是井然有序地四處巡邏。

“讓習凜進來。”雲千夢麵色穩重,眉宇間散發著肅穆的神色,目光堅定地望向屋外。

“王妃有何指示?”習凜聽到雲千夢的聲音,已是一身盔甲的他踏了進來,單膝跪在雲千夢的麵前,等候她的命令。

看到習凜已是全副武裝,雲千夢心知這一仗是非打不可了,手指輕點下桌麵,隻見她站起身,麵色嚴肅地命令道:“調集楚王府楚相府內外所有的暗衛,集中起來,做好離開京城的準備。”

“王妃……”聽到雲千夢的命令,習凜頓時抬起了頭,眼底一片震驚。

王爺已經讓暗衛將楚王府楚相府保護的滴水不漏,可王妃為何要離開京城?萬一出了事情,王爺可是鞭長莫及啊。

“速去辦理此事,告訴王爺,我會照顧好自己,也讓他保護好自己。”雲千夢卻是沒有半句解釋,轉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