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77節

  餘公公跪在地上,心跳如鼓,直麵帝王的怒火,豈能不擔心受怕?終究是伴君如伴虎,可卻沒有他選擇得餘地,隻能顫聲開口,“回皇上,正在追查中,還請皇上寬限一些日子。”

  ‘嘩啦……’一聲,龍案上的筆墨紙硯奏折均被玉乾帝掃落掉地……

  隻見玉乾帝喘著粗氣,麵色漲紅、龍目中更是充血地低吼道:“一群飯桶!若是這個月底還查不出來,讓他們提頭來見!”

  “是是是,奴才遵命!”龍顏大怒,餘公公麵色煞白,立即結結巴巴地接口。

  一眾大臣步出內宮,各自騎上馬匹或是登上自家的馬車,轉眼便出了皇宮。

  “袁將軍今日是想替誰出頭?怎就這般沉不住氣?差點因為將軍而讓海王府遭受皇上的懷疑。”海沉溪走到自己的坐騎前,從禁衛軍的手中牽過馬兒,麵帶冷笑地對身旁的袁耀開口。

  “郡王說笑了,袁某隻是希望能夠幫助郡王,卻不想中途竟跑出楚王。郡王要怪,那就隻能怪楚王多嘴多舌,差點禍及海王府。”語畢,袁耀跨上馬背,馬鞭猛抽馬身,整個人如離弦的箭般衝了出去。

  海沉溪半眯著雙目盯著那道遠去的身影,卻沒有急著上馬,左手輕撫馬兒的鬃毛,揚起的唇角帶著邪魅的冷意。

  “王爺,隻怕海王府的請帖已經送去楚相府了。”曲長卿與楚飛揚一同踏出內宮,兩人同時朝著馬廄而來,途中,曲長卿低聲開口。看他嚴肅的表情,顯然是擔心雲千夢會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接下請帖,若是如此,隻怕海王府定會將此事捅到玉乾帝麵前借題打壓楚家。

  楚飛揚的臉上卻不見絲毫擔憂,原本輕抿的雙唇在聽到雲千夢的名字後,竟是好心情地揚起,待心中回味過三,這才開口說道:“放心,夢兒心中有數,豈會輕易接下海王府的貼子?”

  ☆、第三百零八章

  “這出了集市,連呼吸也變得舒暢了!”馬車還未靠近綠黛河,夏侯安兒嘴角含笑地伸了個懶腰,隨即伸手輕挑車簾,那雙盈盈含笑地美眸則是透過車窗看向外麵。

  隻覺此時的郊外被金色的陽光籠罩在其中,綠黛河上水波無痕,微風輕拂過湖麵,陽光灑在微波粼粼的湖麵,泛出魚鱗般的光芒,晃花了行人的眼。

  “今兒個這天氣可真是天朗氣清,咱們出來踏青可算是選對日子了。”盈盈美眸緊盯著車窗外的美景,夏侯安兒的眼中盡是一片激動興奮的神色,曼妙的身子已經緊貼在車內壁上,一張絕俗的小臉更是快要伸出車窗外。

  雲千夢端坐車內,見夏侯安兒那張綻放開心笑容的俊臉,也跟著笑了起來,卻還是擔心地囑咐道:“快坐好,一會馬車就停妥了,可別撞疼了。”

  聞言,夏侯安兒粉白的臉頰上不由得浮上兩片紅霞,俏皮地吐了吐舌頭,隨即縮回自己的頭,放下車簾重新坐好。

  “王妃,綠黛河到了。”這時,車外響起侍衛的提醒聲。

  雲千夢對夏侯安兒點了點頭,兩人同時起身,夏侯安兒扶著雲千夢緩緩步出車內,而迎夏與慕春則是先行下了馬車,擺放後踏腳凳,兩人在下麵護著。

  “走,咱們去那邊的涼亭轉轉。”夏日綿綿,陽光明媚,一襲暖風拂過裙擺,蕩起一卷輕紗衣角,看著眼前寬廣的天地,越過綠黛河前方厚重堅固的城牆,雲千夢的目光放在遠處的青山間。

  隻見那層層疊疊的青山被薄霧輕煙籠罩在其中,似夢若幻似真似假讓人看不清真容,隻是望著山間翱翔的飛禽,雲千夢心底卻是泛著淡淡地欽羨,什麽時候才能擺脫一切的爭鬥,像那些鳥兒一般飛出狹小的空間?

  “表嫂,怎麽了?那遠山竟這麽好看,看得這般出神!”夏侯安兒見雲千夢並未邁動步伐,竟是立於原地遠眺城外,也跟著看向那錯落有致的遠山,但除去輕煙雲霧、飛禽走獸之外,夏侯安兒卻並未體悟到雲千夢的心境。

  菱唇微抿,嘴角泛出一抹淡笑,雲千夢牽起夏侯安兒的手,拉著她沿著綠黛河上的綠草坪緩緩往涼亭走去。

  “出來散散心,看著遠處的青山、近處的湖水,心情當真是豁然開朗。”鼻尖沁著綠草清香,眼中望著湖水粼粼,夏侯安兒絕美的小臉上蕩漾著開心的笑容。

  聞言,雲千夢卻是輕笑出聲,腳下步子緩緩停下,微側身看向落後一步的夏侯安兒,打趣道:“怎麽,楚相府竟讓你覺得這般無聊嗎?還是說,你想搬去有山有水的地方居住?我倒是覺得陽明山不但風景秀麗,而且人傑地靈啊,瞧瞧海王府的那幾位世子郡王公子爺,可都是人中龍鳳,若是還有未娶之人,倒是與安兒十分的般配!倒不如讓你表哥為你探探口風,若是某人有意,倒是一段大好的姻緣啊。”

  說著,雲千夢雙眸半眯,眼底精光燦燦,嘴角的那抹壞笑尤為明顯,惹得一旁的迎夏與慕春也紛紛輕笑出聲。

  夏侯安兒豈會不明白雲千夢話裏話外所提的是何人?小女兒心思微微被戳破,自是有些惱羞成怒,舉起拳頭本想捶打雲千夢。可轉念一想雲千夢如今貴重的身子,卻隻能收起拳頭,滿麵飛霞地別開了眼,雙腳稍稍用力踩了下腳下的青草地,佯怒地輕吐出一句話來,“表嫂就愛捉弄人,以後不跟你談心了。”

  說完,便見夏侯安兒絞著手中的絲帕,朝著不遠處的涼亭快步走去。

  雲千夢見她這般模樣,便知夏侯安兒心中果真還是裝著海沉溪的。

  雖說海沉溪在海王的幾個兒子中最為出類拔萃,可海王身份太過敏感,與楚飛揚非友似敵,這將來的事情可當真是不好說啊。

  臉上雖掛著笑意,可雲千夢的眼底卻是一片冷靜,心中徑自擔憂著前方疾步快走的那抹倩影。

  “王妃,那不是王爺嗎?”正說著,遠處的石橋上傳來一陣清脆的馬蹄聲,迎夏性子活潑,早已是順著聲音扭頭往後看去,竟不想看到了楚飛揚騎著駿馬經過石橋,立即笑著提醒雲千夢。

  聽迎夏說起,雲千夢好奇地轉身看向後方,果真見楚飛揚領著習凜騎馬經過石橋,隻見楚飛揚麵色冷峻,渾身散發著一股冷冽之氣,臉上的清貴之氣瞬間將他從眾人中凸顯了出來。可顯然楚飛揚並未看到自己,徑自經過石橋出了城門,似是趕著出去辦事。

  “倒是巧了!”日頭漸大,室外的溫度漸漸上升,陽光越發地刺眼,雲千夢舉起手中的團扇擋在眼前,看著楚飛揚的身影消失在城門口,這才轉身繼續往前走去。

  隻是奇怪的是,楚飛揚已經離開京城,身後卻又傳來一陣馬蹄聲,且這陣聲響由遠至近地傳來,速度竟是有增無減。

  一道有別於湖邊暖風的勁風從後麵襲來,一匹黑色駿馬停在草坪邊的官道上,由上至下傳來一道清冽中帶著狂喜的男聲,“想不到今日竟能在此遇到你。”

  四周楚相府的侍衛頓時警惕了起來,眾人右手已是搭上劍柄,微微出鞘的長劍在日光下泛出幽冷寒光,讓人看之畏懼。

  可這樣的陣仗對於江沐辰而言,卻不足為懼,陰冷的目光掃過護在雲千夢四周的相府侍衛,江沐辰冷笑一聲,眼底泛出譏笑,隨即又將視線轉到雲千夢的身上,見她今日一襲淡綠絹質長裙,一頭青絲僅是簡單地用一根玉簪別住,亭亭玉立於著青山綠水間,當真是美不勝收,讓人移不開眼。

  江沐辰眼底的冷冽在觸及到雲千夢那嬌美的容顏後,漸漸融化在這張令他日思夜想的容顏下,眼眸中逐漸升起一抹濃烈深情,絲毫沒有因為有旁人在場而有所收斂。

  這放肆的眼神,讓迎夏慕春心生不悅,紛紛睜眼瞪向江沐辰,可奈何辰王身份高貴,為了不讓主子為難,二人斷是不敢在此時造次,隻能緊緊護在雲千夢身旁,不讓辰王傷害到雲千夢。

  而雲千夢卻是恰恰相反,方才遠望楚飛揚時眼底浮現的柔情,在看到江沐辰的一霎那凍結在眼底,漆黑的瞳孔中泛出的是無邊的冷靜與平靜,即便是投石下去也激不起半絲的漣漪。

  “見過辰王!”放下遮擋陽光的團扇,雲千夢僅僅隻是禮貌地回應了一句,隨後便不再多語,隻顧領著兩個丫頭往夏侯安兒的方向走去。

  去不想,江沐辰並未因為雲千夢的冷淡而有所收斂,徑自翻身下了馬背,將手中的韁繩交給身後的寧鋒,毫不避嫌地來到雲千夢的身旁,擋住了雲千夢前進的道路,隨後笑道:“楚王妃何必如此怕本王?難不成本王會吃了你?”

  看著靠得過近的江沐辰,雲千夢半斂的眼眸中劃過不悅,不著痕跡地往後退了幾步,立即便有侍衛上前擋在江沐辰的身前,手持長劍護著雲千夢的周全。

  對於辰王故用這樣的言語想激將自己的作法,雲千夢始終平淡如水,臉上平靜的讓人看不出半絲情緒,僅以宮中禮節待之,“辰王爺說笑了。隻是這朗朗乾坤,辰王爺莫非是要擋了本妃的去路?”

  “擋了又如何?”卻不想,江沐辰今日竟這般直白,絲毫不避諱地對雲千夢低聲開口,“若非他楚飛揚暗中出手,你早已是本王的王妃,豈有本王擋路一說?若說擋道的,明明就是楚飛揚那廝,卻不知他到底給你吃了什麽,讓你護他至此!”

  慕春迎夏緊緊護在雲千夢的身邊,自是聽到了辰王這番咬牙切齒的論斷,兩人心頭猛然一條,手心已是冒出了森森冷汗,更加不敢讓辰王靠近王妃半步,否則這樣的場景被京城百姓看去,隻怕王妃的清譽會被盡數毀去。

  雲千夢的表情卻在聽完辰王的話後,揚起一抹飄然的淺笑,清冷的聲音透著極冷的寒意,“辰王不會忘了,當初大殿請旨退婚的可是王爺您啊!事後王爺後悔,又怎能將所有的罪名推到我家王爺的身上,這樣明顯的遷怒,是不是太過草率了?況且,我與楚王情投意合乃是眾人皆知的事情,辰王殿下又何必在此挑撥離間?”

  語畢,雲千夢臉上的淺笑飄然遠去,換上冷沉的表情,絲絲寒氣自那粉白的臉頰中透出,帶著冷冽與威嚴,不怒而威之態讓立於辰王身後的寧鋒微皺了下眉,趕緊上前在辰王耳後低語,“王爺,咱們還有要事,不能再耽擱時辰了。”

  “辰王既有要事,那就輕便吧!”殊不知,雲千夢耳目極其敏銳,竟將寧鋒的話聽入耳中,冷靜的嗓音緩緩響起,隨即便見她領著眾人,繞過擋路的辰王繼續往前走去。

  心頭頓時湧上一股不甘,江沐辰眼睜睜地看著雲千夢的俏麗身影越過自己,而她竟是目不斜視地往前走去,江沐辰想也不想便伸出手,想抓住雲千夢輕垂身側的右手……

  隻是,在江沐辰認為自己即將抓住眼前的柔荑時,雲千夢的淺綠裙擺竟微微擺動,待他再次看向雲千夢時,佳人已立於他一丈之外,兩人相隔數步之遠,而此時雲千夢的臉上卻如淬了天山冰霜般冷寒傲然,眼底的平靜盡數化為不屑,直射左手落空的江沐辰,“辰王請自重!我家王爺與辰王雖不是友人,卻也是同僚,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瓜田李下辰王豈能這般失禮?難不成想讓天下百姓恥笑?還是說辰王對奪人妻子一事極其有興趣?”

  森然冷寒的聲音中,透著極大的疏離,讓江沐辰身子一怔,落空的手緩緩收了回來,暗藏長袖中緊握成拳,壓抑著不敢出手的痛苦。

  寧鋒則是因為自家主子方才的舉動而驚得滿頭冷汗,誰人能知主子會突然出手?萬一他沾染了這刺蝟一般的楚王妃,莫說性子剛烈的楚王妃不從,隻怕楚王亦會掀了辰王府,皆是他們所做的一切可就都白費了。

  “你以為你逃得了?”江沐辰身上迸發出濃烈的殺氣,眼底愛戀褪去,浮現的是盯上獵物的掠奪。

  雲千夢卻是冰冷以待,眼中譏誚明顯,口氣卻是堅定不移,“這世上,唯有他讓我全心全意的信賴。”

  聞言,江沐辰腦門青筋暴出,隱隱可見跳動之勢,冰冷至極的眸子緊盯著雲千夢那張平靜冷淡的嬌容,一字一句地開口,“我不會放棄,亦不會放手!”

  聽之,雲千夢唇角微微勾起,淺笑回之,“可我從未說過,要給你機會!”

  語畢,雲千夢不再多言,領著眾人徑自在辰王的怒眼冰臉中離去……

  “王爺……”寧鋒一陣頭疼,這種情況遇到的多了,可王爺從未這般怒過,這一次,楚王妃可算是捅了馬蜂窩了。

  卻不想,辰王卻沒有再追上前,轉身奪過寧鋒手中的韁繩,一個飛身上了馬背,一道揚鞭抽打聲響起,眾人再見他時,已是卷塵離去……

  “王妃,方才好險!”慕春皺眉看著辰王離去的背影,這才發現自己捏在手中的絲帕早已讓冷汗浸濕,隻是想起辰王方才對王妃勢在必得的宣言,慕春心頭依舊擔心不已。

  雲千夢眉宇間凝聚的那抹冷意還未散去,卻也失了遊玩踏青的心情,停下腳步,對一旁的侍衛命令道:“去請公主回馬車。”

  說完,雲千夢返身往馬車的方向走去,先行坐進馬車內等候夏侯安兒。

  不一會,便見夏侯安兒坐進馬車內,臉上夾帶著一絲擔憂。

  “表嫂,沒事吧!”夏侯安兒遠遠地便看到辰王的身影,隻是隔得遠了,當她趕過來時,辰王已騎馬離開。隻是此時見雲千夢神色稍顯凝重,便知方才她與辰王之間的對話不甚歡愉。

  “沒事,隻是今日這踏青隻能到此結束了!待有機會,咱們再出門好好遊玩京城。”雲千夢抬眸看向夏侯安兒,眼中已重新蓄滿淺笑。

  此時馬車緩緩前行,踏過綠黛河悠長的湖畔,來到十字路口處,竟又緩緩停了下來……

  ☆、第三百零九章

  “竟這般巧,遇到楚王妃!”隨著馬車漸漸停下,車外響起一道邪魅帶笑的聲音,除去海沉溪還有何人?

  車內幾人聽之,唯有夏侯安兒稍稍變了臉色,手中的帕子揉地更加頻繁了,盈盈美眸帶著一絲焦灼地轉向雲千夢,似是在詢問雲千夢的意見。

  雲千夢給予她一個安撫的淺笑,伸手輕拍了拍夏侯安兒略顯緊張的雙手,卻並未有任何的舉動,隻是淡然地回道:“想不到在此地能夠遇到海郡王,真是巧了!”

  此處接近城門口,臨近集市區,百姓路人人來人往,在此處與男子閑聊,莫說皇親國戚,即便是一般人家的大家閨秀也鮮少露麵,因此雲千夢隻以淺淡有禮的問話寒暄,並未讓丫頭們掀開車簾,免得落人口舌。

  “方才遇見辰王,可看辰王離開的方向,似是綠黛河畔,臉色亦是十分不悅,不知出了何事?竟讓辰王動怒!”海沉溪仿若絲毫沒有注意到雲千夢刻意的疏離,依舊閑話家常。

  “是嗎?想不到海郡王與辰王這般有緣,下朝後竟也能夠如此相遇!”雲千夢巧妙地將海沉溪所出的難題四兩撥千斤地帶了過去,不等海沉溪再出聲發難,緊接著開口,“本妃府中還有要事,就此別過。”

  說完,雲千夢低聲提醒侍衛駕車離開。

  海沉溪並未多加阻攔,順著馬車離開,身下的坐騎也緩緩轉過了身,海沉溪一雙幽暗淺笑卻隱藏冷芒的眸子緊盯著馬車上的‘楚’字,嘴角輕動,低聲吐出一句話:“相府的確有事!”

  語畢,海沉溪雙手輕扯握著的韁繩,將馬頭調轉過來,頓時策馬揚鞭,朝著陽明山的方向奔去……

  “這海沉溪,真是過分!”畢竟血濃於水,即便夏侯安兒此時對海沉溪有些異樣的感覺,可當她聽到海沉溪方才故意將百姓思緒引往其他方向的話語後,心頭依舊燃起一股暗火。如此欺負她的親人,夏侯安兒豈能放過?一張明媚精致的小臉上頓時浮現一抹怒容,明亮美眸中覆上點點懊惱與氣惱,就連臉頰亦是因為動怒而微微漲紅。

  聽夏侯安兒幾近咬牙切齒的聲音,目光轉向坐在自己身旁的小丫頭,隻覺夏侯安兒當真是氣急了,雲千夢不由得寵溺一笑。心知若非真心擔心楚相府,夏侯安兒絕不會這般動怒。

  伸手輕攬住夏侯安兒的肩頭,雲千夢輕柔開口,“何必在意旁人的看法?若是終日活在他們的目光下,豈不身心疲憊?做好自己便可,身正不怕影子斜!你呀,要戒驕戒躁,平日裏玲瓏剔透的美人兒,今兒個竟也氣惱成這樣,看來當真是在意某人了!”

  “表嫂……”嬌滴滴地一聲長呼,夏侯安兒的臉頰上頓時浮現一抹豔麗的緋紅,心頭暗自焦急,雙腳更是無意識地輕跺了兩下。

  雲千夢卻是開心一笑,輕拍了拍夏侯安兒的手輕聲道:“我豈會不知你心中的擔憂?你是擔心兩家王府之間的恩怨越結越深!隻是,有些事情,身在其中、身在其位,各自立場陣營不同,便注定不能和平共處。”

  點撥到此,雲千夢便停了口,不再往下深說。在雲千夢心中,夏侯安兒已不僅僅是楚飛揚的表妹,這些日子的相處,雲千夢亦是將夏侯安兒看作自己的妹妹,豈會不為她打算籌謀?

  “可是表嫂,你之前說……”說到此處,夏侯安兒險險脫口將當日二人在富貴堂的一番談話說出來,礙於馬車內還坐著慕春與迎夏,頓時驚醒,麵頰微燙地立即停住了口。

  “我記得自己曾經說過的話,隻是卻為你選擇的路憂心不已。”雲千夢自是知曉夏侯安兒心中所想何事,隻不過心頭始終為她擔心不已。

  聞言,夏侯安兒蹙眉低下了頭,雲千夢也放開了她不再開口,一時間馬車內寂靜無人出聲,一路行至楚相府門口。

  “王妃,相府到了。”侍衛再次出聲,馬車已穩穩地停妥,外麵的嬤嬤們早已從相府內疾步走了出來,將踏腳凳擺放在馬車下,等著雲千夢出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