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75

多年,勢力早已滲透到城防軍的各個角落,一塊可有可無的雀符豈能影響他在城防軍中的威望?”暗夜中,楚飛揚眼底劃過一絲寒芒,繼而開口詢問曲長卿,“皇陵情況如何?元德太妃當真是受傷了?”

見楚飛揚問起,曲長卿隻能搖搖頭,語氣中頗帶遺憾地開口,“卑職剛趕到皇陵便接到習凜的暗號,便找了借口離開。”

“辰王沒有多加阻攔?”楚飛揚沉思片刻,緊接著又提問。

“不曾。”曲長卿目光看向楚飛揚,隻覺王爺話中有話,卻又琢磨不透王爺為何在此時詢問辰王的反應,便又加了一句,“辰王的心思,似乎盡數在元德太妃受傷一事上。”

聞言,楚飛揚不再言語,緊抿的薄唇卻是蓄勢待發的力量,平視遠處的黑眸中閃爍出無人能懂的睿智,隻見他身姿凜然地端坐馬背,身後的五萬大軍如同一人般安靜無聲,卻在無形中展示出楚飛揚治軍之嚴。

韓少勉收回視線,腦中想著楚王方才的提點,緊握韁繩的手心不由得沁出一層冷汗。若非楚飛揚的提醒,他真是將辰王給漏掉了。如今看來,京城當真是最危險的地方,遠處有海王盯著,近處還有辰王垂涎著。

可皇上為了壓製楚王,竟隻派出五萬人馬,當真有些捉襟見肘。

韓少勉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心中漸漸對玉乾帝的作法產生了抵觸心理,猛地抬起頭,對楚飛揚保證道:“下官定會好好守住京城。”

見韓少勉想通了裏麵的彎彎繞繞,楚飛揚伸手拍了拍他的肩頭,“你自己也保重。本王還有事情,待辦完事情,再與你會合。”

語畢,楚飛揚對習凜點了下頭,隻見習凜立即將自己的坐騎交給曲長卿,而楚飛揚已揚起手中的馬鞭,整個人如暗夜中的魅影般衝了出去。

而尚未歇息片刻的曲長卿來不及喘口氣便如影般緊跟在楚飛揚的身後,迎著月光奔去。

此時的海王府外,彌漫著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那些慘死的侍衛家丁此時已不見屍首,徒留濃烈的血腥味漂浮在空氣中,籠罩著整座陽明山。

海王府門外直至陽明山的山腳下,已是布滿了海王的軍隊,三步一崗嚴密的監視著進出陽明山的所有人。

燈火通明的海王府內,今日能夠入睡的又有幾人?

“參見世子妃!”廂房外,響起侍衛恭敬的行禮聲。

“將門打開。”錢世子妃的聲音緩緩響起。

一陣開鎖的聲響傳來,原本幽暗的客房頓時被燈火點亮。

坐在桌邊的三人看著趾高氣揚走進來的錢世子妃,尤其看到錢世子妃竟是換了一身豔麗的一群,三人心頭訝異,可臉上卻一片平靜。

“小世子剛剛沒了,想不到世子妃竟一身豔色衣裙,當真是個疼愛孩兒的娘親啊!”寒玉目光微閃,心頭劃過一個念頭,嘴角不由得揚起,嘲諷著走近的錢世子妃。

聽到寒玉的奚落聲,錢世子妃往前邁進的腳步稍稍一頓,眼底深處閃過一絲懊惱,臉上卻依舊是張揚得意的笑容,揚聲道:“哼,你隻不過是寒澈的妹妹,無權無勢也敢與本世子妃叫囂,死到臨頭還這麽囂張,不會以為你那哥哥會趕來救你吧?”

語畢,錢世子妃目光徒然一轉,那帶著明顯嫉恨之色的雙目惡狠狠地盯著沉默冷靜的夏侯安兒,臉上閃過一抹殺氣,立即厲聲對身後的婢女命令道:“為了你,竟折損了我一名心腹,你可真是好樣的!將夏侯安兒給本世子妃帶走!”

“我看誰敢!”一聲瓷器碎裂之聲響徹整間廂房,眾人隻覺眼前白光一閃,一道纖細的身影朝著錢世子妃衝過來……

☆、第三百二十三章 海王兵變(萬更)

看著已經堵到麵前的碎片,錢世子妃已是嚇傻了眼,腦中知曉應當避開寒玉衝過來的身影,可她的身子在此時竟極其不聽話,雙腿發軟無力,連逃跑的力氣也使不出來,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寒玉猛然朝她衝過來……

“保護世子妃……”一聲驚呼從錢世子妃身旁的嬤嬤口中呼出……

說時遲、那時快,一道修長的身影竟在此時從廂房外衝了進來,一手扯過徑自發呆的錢世子妃,將她拉至安全的地方站好。

隻見那人一揮手,原本因為驚嚇而四處逃竄的婆子婢女盡數朝寒玉湧了過來,一眾奴仆奪過寒玉手中的碎片,死死地押著寒玉,不讓她再作出傷害人的事情。

“寒小姐……”曲妃卿雙目冷視突然衝進來的海越,心頭惱怒,可心中卻更加擔心寒玉的處境。

夏侯安兒的身影更是已經奔至寒玉的身邊,用力地拂開那些壓製著寒玉的婆子婢女,仔細地檢查著寒玉的周身,見寒玉雙手手腕被那群粗魯的婆子勒紅,夏侯安兒細致的秀眉早已緊皺了起來。

隻見夏侯安兒猛地轉過頭去,雙目含怒地瞪向立於門口的海越與錢世子妃,冷笑道:“世子與世子妃好大的架子,一進來就欺負我們幾名女子,當真以為你們把持住我們眾人,便可隨意欺辱我們?”

“沒事吧?”曲妃卿緊跟著來到寒玉的身邊,拉過寒玉的身子細細地查看著。小姐的身子是金貴的,那些婆子婢女最是麵善心狠,也不知方才對寒玉用了多少力氣。

“曲姐姐、公主,我還好。”寒玉淡淡一笑,向二人投去一道異樣的眼神,繼而目光轉向海越與錢世子妃,方才的和善眼神瞬間轉為淩厲之色,冷嘲熱諷道:“世子與世子妃剛剛喪子,不去守著小世子,竟跑來這客院胡鬧,是不是有些主次不分?”

錢世子妃見這三人竟能夠在慌亂中即可冷靜下來,三人一副伶牙俐齒的模樣讓錢世子妃心頭暗恨,眼角餘光狠狠地瞪了夏侯安兒一眼,隨即將軟弱無骨的身子順勢靠進海越的懷中,滿臉楚楚可憐道:“世子,她們三個欺負妾身。若不是世子及時趕到,隻怕妾身早已……”

說著,錢世子妃將頭埋在海越的懷中低低地啜泣了起來……

海越的目光卻是迷戀地停留在夏侯安兒動怒的嬌顏上,此時耳旁響起錢世子妃的哭聲,心中隻覺一陣煩躁,正要開口斥責錢世子妃,卻被夏侯安兒截去了話。

“世子妃可真是會黑白顛倒、是非不分,世子妃甫一進門便叫嚷著將我帶走,此時竟說我們三人欺負於你,當真是好笑。世子往日便是這般管理自己的院落嗎?如今二位愛子不幸逝世,你們身為父母竟還有如此心情在此胡鬧,不怕海王降罪嗎?”夏侯安兒早已對海越與錢世子妃厭惡無比,此時又感受到海越的視線赤果果的投注在自己身上,更是讓夏侯安兒心中惡心不已,恨不能將二人打出廂房。

但夏侯安兒心中卻十分地清楚,她已是踏入了這虎穴,想要在海王府這麽多精兵強將的眼皮子底下逃離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雖說此事是錢世子妃理虧,可在海王府的地盤上,她們這些賓客才是待宰的羔羊,對方又豈會當真去在意誰有理誰無理呢?

在這樣實力相差懸殊的情況下,夏侯安兒與曲妃卿寒玉首先想到的便是保全自己,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隻是不知是夏侯安兒的容貌起了作用,還是她所說的話在海越的心頭產生了影響,隻見海越立即伸手將賴在懷中的錢世子妃退離身旁,目光萬分舍不得的從夏侯安兒的身上轉移開,眼底一片冷然厭棄地瞪向麵前的錢世子妃,冷聲質問,“不好生呆在自己的院中,你跑來這裏做什麽?睿兒屍骨未寒,你的衣裳倒是豔麗的很哪!身為世子妃,身為太子太傅的嫡長女,你的詩書禮儀都學到哪裏去了?難道還要本世子教你怎麽做嗎?”

一陣嚴厲的斥責,頓時讓錢世子妃臉上顯出詫異之色,她萬萬沒有想到,僅憑夏侯安兒的幾句話,便讓海越當著所有人的麵訓斥她,半點麵子也不給她。

心底頓時湧上無限的委屈與憤怒,錢世子妃半低著的頭微微側向夏侯安兒的方向,那蓄滿淚水的眼眸中驟然射出濃烈的恨意,隻是眨眼間,便她轉過頭可憐兮兮地看向海越,雙手緊緊地拽著海越的衣袖,委屈地為自己辯解,“世子怎能這般冤枉妾身,妾身所做一切均是為世子著想。為了太子,妾身今日已是折損了一名丫頭。方才在隨意園內,郡王竟是不問青紅皂白便杖殺了妾身的一名奴婢,世子,海郡王的這番作為可是不敬啊!”

三言兩語,錢世子妃聰明的將話題轉移開,不但轉移了海越投注在自己身上的怒意,更是將海越專注在夏侯安兒身上的注意力轉移到海沉溪的身上,一箭雙雕,端的是好本事。

果真,海越聽完錢世子妃的話後,臉色驟然難看了起來。今日海沉溪的所作所為,他豈會不知?奈何今日事關重大,即便他心頭惱火,但為了父王的千秋大業,他亦隻有將自己的怒氣藏於心中,暫時放過海沉溪。

更何況,夏侯安兒有一句話是說對了,自己若在此胡鬧,隻怕會惹得父王心生不快,屆時父王心中更會偏向於海沉溪,自己豈不是得不償失?

眼底目光微閃,海越的視線放在錢世子妃的身上,見她身上衣衫的顏色著實是太過亮眼,不由得皺眉沉聲道:“這裏不是你能夠來的地方,你且管好自己吧。若是再讓我發現你做出這等有**份之事,就別怪本世子翻臉不認人!”

語畢,海越鼻中噴出一聲冷氣,隨即用力甩手,甩開了錢世子妃拽緊自己衣袖的雙手。

錢世子妃顏麵盡失,心口淬著一口惡氣,卻是不敢當著海越的麵發出來,隻能死死地憋著心中的怨氣,盡量維持著臉上的端莊得體,帶著身後的婢女對海越福了福身,淺聲道:“妾身明白了。胡嬤嬤你留下,好生看著這客房。世子,妾身告退!”

說完,便見錢世子妃立即領著所有的婆子婢女轉身出了廂房……

“公主沒事吧。”海越見錢世子妃離開,這才放緩臉上的寒意,帶著一絲關切地看向夏侯安兒。

“多謝世子為安兒解圍,我們乏了,還請世子離開吧。”夏侯安兒半垂著傾城的容顏,白皙細嫩的麵頰上卻是隱隱泛著一抹紅霞,望之讓人心生蕩漾,一瞬間便吸引了海越全部的注意力。

便見海越再也不想估計男女大防,腳下的步子猛地朝著夏侯安兒的方向走去……

卻不想,夏侯安兒當真是說到做到,轉身便與寒玉曲妃卿一同步入裏間,再也不看海越一眼……

“你……”看著到嘴的佳肴即將飛走,海越心頭大急,正要趁勝追擊,門外卻傳來一陣沉重急速的腳步聲……

“世子,您怎麽還在這裏?”袁耀一身盔甲走進廂房,絲毫不顧及這是女眷歇息的地方。

“袁將軍,你怎麽來了?”見袁耀到來,海越心頭惱火,卻是不動聲色地收起臉上垂涎的表情,滿麵穩重持重地問著袁耀。

“世子,王爺有要事急召您前去書房。”袁耀隱含煞氣的眸子一掃已經放下門簾的裏間,卻也是不表露聲色地開口。

“知道了。”稍作停頓,海越的目光再次往裏間的方向看了一眼,這才帶著袁耀轉身出了廂房。

“終於走了。”聽到鎖門聲,寒玉極小聲地開口,靈巧的身子同時走到門簾後,掀起門簾往外間看了一眼,這才真正放心回到桌邊坐下。

“真是可惜,若方才能夠引得海越進來,或許咱們三人能夠製服他,咱們逃出海王府興許便有可能了,真是可惜!”夏侯安兒粉白的拳頭輕砸在桌麵上,麵色被氣得通紅,心頭更是一陣惱火,好歹自己方才也犧牲了色相,卻不想最後跑出一個程咬金壞了事。

曲妃卿亦是皺眉點了點頭,語氣中帶著一絲遺憾道:“確實。若方才能夠將海越一人引進內室,或許咱們還有一線希望。”

寒玉見她們二人已是明白了自己眼神中的意思,不由得舒心一笑,“兩位姐姐好聰慧,竟一瞬間便明白了玉兒的心思。”

曲妃卿不禁淺淺一笑,繼而開口,“是寒小姐聰慧提醒了我們二人。隻是可惜錯失了這次好機會。”

不過想起方才寒玉的隨機應變,曲妃卿不禁多看了寒玉一眼,這個臨危不亂的小女孩,真真是出乎人的意料。

寒玉聽完曲妃卿的讚許,卻是靦腆一笑,謙虛道:“曲姐姐當真是開起玉兒的玩笑了。方才看到錢世子妃時,我也曾想挾持她作為人質。可轉念一想,若海王為了造反連自己的孫子也舍得下手,那錢世子妃便沒有利用價值。咱們挾持她不過是多拉一個送死的人罷了。到後來海越的出現,才算是讓我找到了最佳的人質,可惜了……”

“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卻不想,夏侯安兒突然冒出這句話來。

見其他二人均是不解地看向自己,夏侯安兒淡淡一笑,招手讓二人靠近,極其低聲地說出自己話中的意思……

書房內,海全召集了所有的將領謀士與海越海沉溪,眾人圍坐桌前,盯著桌上的西楚疆土地圖,做著詳細的分析和最後的確定。

“王爺,您放心吧,下官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拿下西楚最富有的幾座城池,斷了皇帝小兒的後路。”一名武將信誓旦旦地開口,今日能夠擄獲江昊天可真是振奮人心,隻要他們海王軍隊能夠齊心協力,定能奪得這西楚的天下。

海沉溪目光淡淡地掃了那身材魁梧的袁將軍一眼,口氣平淡地說道:“袁將軍,還是少說大話。如今楚飛揚和江沐辰可都還沒有出手,你就這樣妄自稱大,小心到時候輸的很慘。”

聽到海沉溪的警告,原本開心得袁將軍頓時閉上了嘴。海沉溪不是旁人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