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75節

  楚飛揚對兩名侍衛使了個眼色,隻見二人會意地放開挾製住楚輕揚的手,對楚飛揚輕點頭,隨即快速地出了馬車。

  “還給我……”沒有了旁人的挾製,楚輕揚立即站起身,朝著楚飛揚撲過來,眼中的凶煞之光讓人畏懼,臉上的表情已是極度的扭曲,猙獰之色實為醜陋。

  楚飛揚一個輕鬆地側身,躲過了楚輕揚的進攻,冷笑道:“就憑你,也想與本王爭搶一切?”

  此話一出,楚輕揚怒上心頭,眼眸中盡是凶殘之光,一步步地逼近楚飛揚,陰沉道:“用不著你管,把金牌給我,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說話間,楚輕揚的目光已是越過楚飛揚的身子,看著翻飛而起的車簾外急速閃過的夜景,若是從疾奔的馬車上跌落下去,不死也殘了,而此時楚輕揚打的便是這個主意,他不允許楚飛揚死,他要楚飛揚人不人鬼不鬼地活著,讓楚飛揚看著他登上那遙不可及的寶座,讓楚飛揚悔恨跟他作對!

  楚培意識到楚輕揚的舉動,又見楚飛揚竟隻顧著手中的金牌,一顆心頓時提了起來,忙對楚飛揚提醒道:“飛揚,小心後麵。”

  楚培的開口倒是讓楚飛揚微微愣了一下,目光自楚輕揚的身上轉向楚培,淡漠地看著麵色緊張的楚培。

  楚輕揚見機會到來,一個跨步上前,伸手便想搶回楚飛揚手中的金牌……

  不想楚飛揚早已是料到他會有這麽一手,手中的金牌瞬間滑入衣袖中,右手快速地抓住車門身子猛地退出馬車,整個身子竟已是倒立在車頂!

  楚輕揚卻是撲了個空,整個身子毫無預警地直直往車外跌去……

  ☆、第三百零五章

  “輕揚……”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兒子,楚培豈能看著楚輕揚喪命於車輪中,想也不想便站起身,朝著車門跑去,及時地拽住了楚輕揚的衣袖一角……

  ‘撕拉……’一聲,卻不想,衣袖布料不堪承受兩人的拉力,竟在此時斷裂,楚輕揚往外前傾的身子在眨眼間便滾落出了車內。

  “啊……”車外瞬間響起一道淒慘地尖叫聲……

  “停車、快停車!”聽到這聲慘叫聲,楚培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猛拍著車板對外麵駕車的侍衛怒吼道:“停車,聽到沒有,快停車!”

  “籲……”一聲輕呼,前方的侍衛勒住了韁繩,馬兒漸漸停下了狂奔的腳步。

  楚培等不及馬車挺穩,一手扶著車篷猛地往地上跳去,隨即拚命地往後麵跑去……

  而此時,楚輕揚則是抱著自己的胳膊在地上打滾,滿臉痛苦的模樣,發絲淩亂、臉色慘白,已完全沒了往日翩翩貴公子的俊朗。

  楚培心頭一緊,腳下的步子竟是一個趔趄,差點癱坐在地上,定了定心神,這才重新邁開步子跑向楚輕揚。

  走近才發現楚輕揚滿頭大汗,表情極其的痛苦,見他抱著自己的右臂,楚培才知楚輕揚被傷到的是手臂。

  “輕揚,輕揚……”蹲下身扶著滿地亂滾的楚輕揚坐起身,楚培將楚輕揚的身子固定在自己的懷中,這才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碰觸楚輕揚的右臂。

  “啊……爹,你想弄死我嗎?你不知道我的手臂被馬蹄踩斷了嗎?”暗夜中頓時響起一陣尖叫怒罵聲,楚輕揚喘著粗氣、滿頭冷汗、渾身疼得瑟瑟發抖,隻是卻眼露恨意地瞪向楚培,恨不能朝著楚培方才碰觸他的手咬一口。

  楚培一顆心頓時提了起來,心中更是湧上心疼,對於楚輕揚方才的無禮卻也沒有在意,更是抬起頭來對已經立於馬車旁的楚飛揚喊道:“飛揚,快將輕揚撫上馬車。”

  楚飛揚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側身對身後的兩名侍衛低語了幾句,隻見那兩名侍衛快步上前,一人一邊將楚輕揚扶進了馬車。

  “楚飛揚,你這個掃把星,若不是你,我豈會變成這般模樣?”可楚輕揚剛坐進馬車內,便又緊接著開口罵道。殊不知他之所以斷臂,全是因為自己的任性自私而造成的,現在卻將所有的罪名推到楚飛揚的頭上,就連向來表情冷肅的曲長卿已是露出不滿的神色。

  緊閉的車簾頓時被人掀起,楚飛揚頎長的身軀踏了進來,隻見他麵若寒霜、眼露嚴厲之色,嘴角卻噙著一抹極具諷刺的冷笑,雙目不帶絲毫感情地盯著極其囂張的楚輕揚,寒聲道:“看來給你的教訓還不足以讓你閉嘴。若是再讓本王聽到一句謾罵的話語,本王立即將你丟出馬車。”

  “你威脅我?”楚輕揚猛地站起身,左手緊緊地護著自己的右臂,忍著身上的劇痛與楚飛揚對峙著。在看到楚培隨後踏進馬車後,楚輕揚緊接著又開口,“爹,您生的好兒子,竟要將我丟下馬車。”

  聞言,楚培的眉頭猛然一皺,這一細微的動作落在楚輕揚的眼中,卻是十足的得意,仿佛身上的傷痛也隨之遠去了。

  “輕揚,我希望你能夠懂事些。你為了自己活命,拿我當作擋箭牌,害得你娘慘死,如今卻執迷不悟,若非你的動作,那張嵐又豈會在大殿上提出搜身一事?為何你就還要如此?”卻不想,楚培接下來的話竟讓楚輕揚臉上的笑容定格住。

  那還未擴散開的笑容,漸漸變得扭曲醜陋,隻是觸及楚飛揚極其冷漠的表情後,楚輕揚卻是破天荒的沒有再開口,徑自往後倒退一步緩緩地坐下。

  楚培看著這樣的楚輕揚,心中說不出的痛與恨。若非為了楚輕揚,謝氏又豈會白白被人暗算致死?若非楚輕揚自己太過份,又豈會落得如今這樣的田地?

  “這就是你們心心念念不肯舍棄的東西?”而這時,楚飛揚卻是將那枚拚湊好的金牌遞給楚培,言語間聽不出半點父子親情,讓楚培的心頓時一沉,一股失望與心痛在心底漸漸的蔓延開。

  看著那枚躺在楚飛揚手心,散發著金光的金牌,楚培卻是搖了搖頭,伸出手將金牌推還給楚飛揚,帶著一絲疲倦道:“這是你保住的,從今往後就是你的了。”

  “不行……”一聲大吼從楚輕揚的口中喊出,隻見原本已經閉嘴的他不顧手臂上傳來的劇痛,一瞬間便竄到楚培的身邊,伸出左手想要從楚飛揚的手中搶走那枚金牌。

  ‘啪’卻不想,這一行為卻是惹怒了楚培,想也不想便給了楚輕揚一耳光,指著楚輕揚的鼻子便罵道:“你真是死性不改!你害死了你娘親,難道你心裏就沒有一點愧疚嗎?”

  “愧疚?你怎麽不問問楚飛揚,若不是他,他的娘親又豈會難產而死?要說愧疚,我們兩人誰的更大更深?爹你又何必總是揪著我不放?更何況,這金牌本就是屬於我的,誰也別想搶走!”說完,便見楚輕揚渾身顫抖地伸出手來,再次想將那枚金牌占為己有。

  楚飛揚看膩了這樣的把戲,將手中的金牌丟入楚培的手中,冷聲道:“這是你們父子間的事情,不必扯上本王。本王亦不需要這樣的東西。長卿,送他們回大牢。”

  語畢,楚飛揚飛身坐上曲長卿始終牽著的駿馬,一揚馬鞭疾奔而去……

  楚培立於馬車門口,看著那抹漸漸遠離自己視線的背影,心頭千頭萬緒卻是無話可說,最終隻是化為一蹙眉頭,繼而返身坐回了馬車內。

  此時的楚相府內一片寂靜。

  楚飛揚在書房內梳洗了一番,待換過幹淨的儒衫長袍,這才趕回夢馨小築。

  躡手躡腳地踏進內室,看著那盞放在梳妝台上的燭火已經快燃盡,此時正發出些微的‘劈裏啪啦’的聲響,楚飛揚走進燭台,輕輕吹滅了燭火,這才返身走到床邊,輕聲坐下,借著月光打量著雲千夢的睡顏。

  近日因為身懷有孕的關係,雲千夢的臉龐微微消瘦了些,原本粉嫩的唇瓣此時看上去泛著微微地白色,本就極小的臉蛋如今看來更顯得嬌小了。

  手掌輕柔地撫上她的睡顏,感受著手掌心不可思議的細膩觸感,楚飛揚心頭頓時湧上一陣滿足,嘴角亦是微微彎起,勾起一道完美的弧度。

  “嗯……”身下傳來一陣嚶嚀聲,雲千夢的睫毛微微顫抖了幾下,試著幾次睜眼後,緩緩睜開了那雙明顯還帶著睡意的明眸。

  楚飛揚見她被自己吵醒,心中不禁有些內疚,隻是看到雲千夢露出少有的懵懂的眼神,卻又是愛不釋手,情不自禁地俯下身,薄唇輕輕貼上她柔嫩的菱唇,細細地嗅著屬於她身上的香氣。靈巧的舌慢慢描摹著她唇的模樣,輕輕抵開她微抿的雙唇,引誘著她尚且有些呆愣的丁香翩翩起舞。

  楚飛揚的雙手亦是沒有閑著,一手輕柔地穿過雲千夢的身子,輕輕地摟著她,一手則是攻城掠地地往某處高聳的地方摸索而去。直到摸到比往日還要稍稍豐滿一些的XIONG部時,楚飛揚極其滿意地笑了笑。

  “怎麽才回來?”可惜雲千夢剛從睡夢中轉醒,雙手抵在楚飛揚的胸前推開了他貼上來的身子,隨即揉著雙眼緩緩坐起身,打著哈欠開口問著。

  有孕在身,就連往日淺眠的她,亦是變得有些嗜睡了,竟連楚飛揚踏進內室都未察覺到。

  楚飛揚見她連帶疲倦的模樣,便知是自己弄醒了她,壓下生理的需求,楚飛揚伸出雙手握著她纖細的肩頭,將雲千夢按著重新躺下,自己則也是脫掉鞋襪斜躺在外側,拉過薄被為兩人蓋上,這才柔聲將今夜發生的事情簡略地說了一遍。

  這麽一折騰,雲千夢睡意全無,枕著楚飛揚的手臂細聽著他的複述,思索了半晌菜開口,“如此說來,皇上是借著此次的事情在尋找東西?”

  見雲千夢已從自己的字裏行間抓住最重要的訊息,楚飛揚低頭輕吻了下她的鬢發,淺笑道:“極有可能。隻是,想必皇上並未找到他想要的,否則臉色不會那般難看,更不會輕易地將玉牌還給我。”

  “有什麽東西,值得皇上這般大費周章?”雲千夢不解,況且在聽完楚飛揚對玉乾帝仔細觀察玉牌的描述後,隻覺更加蹊蹺,似乎玉乾帝十分在意。

  “睡吧,這事我會讓人盯著。皇上心中最在意的隻怕便是這塊玉牌,如今沒有從玉牌中找到他想要的,隻怕對楚家而言亦不是壞事!你現在有了身孕,還是莫要多費心思,免得動了胎氣。”說著,楚飛揚右手輕輕覆上雲千夢的腹部,眼底浮現一抹愛憐之色。

  雲千夢見他說得這般小心翼翼,倒是輕笑出聲,調侃道:“哪有這麽嬌弱?動動腦子便能夠動了胎氣?”

  聞言,楚飛揚自己亦是不由得笑出了聲,薄唇抵著她的額頭,左手輕拍著她的肩頭,輕柔道:“還是小心為上。睡吧,我可不希望生出個夜貓子的孩子。”

  ☆、第三百零六章

  翌日。

  楚飛揚已離開楚相府上朝,雲千夢多睡了半個時辰也跟著起床。

  “王妃怎不多睡會?”慕春拿過一件淡綠色絲絹長裙為雲千夢穿上,隨即在雲千夢的腰間鬆鬆地打了一個結,免得腰帶太緊會勒壞了孩子。

  雲千夢坐在梳妝鏡前,拿過桃木梳輕柔地梳著垂落在胸前的青絲,一手輕掬起一束,桃木梳的齒子輕輕劃過發絲,雲千夢看著銅鏡中的自己,腦中卻想起昨夜楚飛揚所說的事情。

  到底是什麽事情讓玉乾帝這般的焦急,竟是利用楚家的事情而想達到自己的目的。

  “太過貪睡也並非好事。用過早膳,陪我去玉家當鋪一趟。”語畢,雲千夢將手中的桃木梳遞給身後的慕春。

  “是,王妃。”慕春立即接過桃木梳,雙手靈活地將雲千夢垂於身後的一頭青絲綰成圓髻,從首飾盒中挑了一根碧玉簪固定住發髻,又撿了七八支小鬢簪將零碎的小發別進發髻中,這才扶著雲千夢小心地站起身。

  “王妃今兒個想用些什麽粥品?”慕春扶著雲千夢走到偏房,讓丫頭們揭開蓋著的蓋子,含笑問著雲千夢。

  “清淡點的吧。”雲千夢坐下身,卻見門外閃過一道身影,隨即便見迎夏快步走了進來,對雲千夢福了福身。

  “王妃,輔國公府曲尚書派人送來了這個錦盒。”迎夏輕聲開口稟報,隨後將手中捧著的紅色錦盒放在餐桌山。

  聽到是曲長卿派人前來送來的,雲千夢微微挑眉,心知表哥不會無緣無故地派人送東西給自己,心中稍稍有些詫異,卻還是拿過錦盒,拿開錦盒的蓋子,卻見四方的錦盒內躺著一塊金光閃閃的金牌。

  一時間,雲千夢了然,今日一早楚培等人已被送出了京城,隻怕這是楚培臨行前交給曲長卿的,希望曲長卿能夠轉交給楚飛揚。

  隻是,這金牌,楚飛揚已經拒絕得很清楚,即便現在送到楚飛揚的眼前,隻怕他也不會多看一眼。這就是楚飛揚與楚輕揚之間的差別,他從不依靠任何人而活,也不需要仰仗大樹底下的那片陰涼遮暑。

  將錦盒的蓋子蓋上,雲千夢收起錦盒,隨即接過慕春遞過來的粥碗,就著一些清淡的小菜慢慢地吃完早膳。

  “王妃,現在就出門嗎?”見雲千夢不再進食,慕春低聲問著。

  “陪我去看望爺爺吧。”語畢,雲千夢站起身,緩慢走出夢馨小築。

  一路上陽光格外的明媚,夏日的清晨依稀可見樹葉上璀璨地露珠,漂亮的如同夜明珠。

  “夢兒怎麽過來了?”還未踏進楚南山居住的院落,楚南山的聲音已經傳了出來。

  雲千夢忙上前行禮,聲音如出穀黃鶯清脆悅耳,“見過爺爺。今兒個天氣晴朗,便過來探望爺爺。”

  “好好好,你有這份心就行了。你身子不便,可要小心些。”楚南山見雲千夢前來,心中自是十分歡喜。平日裏雲千夢身邊有楚飛揚那個臭小子看著,他想插手楚飛揚便能用眼神瞪死他,如今夢兒親自前來,楚南山心中豈能不開心?

  爽朗笑聲頓時響徹整座楚相府,楚南山領著雲千夢在院中石凳上坐下,忙命焦大捧來各色的新鮮瓜果糕點讓雲千夢食用。

  “今日前來,有一件東西想交給爺爺。”語畢,雲千夢從袖中拿出那隻錦盒,放在楚南山麵前的石桌上。

  “這是?”楚南山不解,不知裏麵到底是何物。那雙蘊含精睿之氣的眸子卻是將雲千夢略顯嚴肅的表情看在眼中,並未立即伸手拿過那隻錦盒。

  看出楚南山心底的猶豫,雲千夢莞爾一笑,清聲道:“爺爺打開看看吧。夫君自是不會要這東西的,夢兒便擅自做主送到爺爺這裏。”

  見雲千夢已是這般坦白,楚南山這才伸出手拿過錦盒,揭開錦盒的蓋子,看到裏麵合二為一的金牌,銀色的眉微微一皺,思緒仿若陷入停止中,並未立即開口。

  “這是父親臨走前讓表哥送過來交給夫君的。但以夫君的性子,定是不會接收。爺爺對父親有養育之恩,夢兒認為將金牌交給爺爺,是最為合適的!且還有一點,若是我們盡數拒絕,再將這金牌送還回去,若是在路上被人劫持,隻怕這後果不堪設想。還請爺爺莫要責怪夢兒的擅作主張。”雲千夢見楚南山看著金牌出神的樣子,心知楚南山心頭定也是詫異不已。

  楚培有此一舉,莫說楚南山不敢相信,即便是楚飛揚與雲千夢,亦是覺得詫異。

  這樣的轉換,隻怕隻有楚培心中清楚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吧。

  可不管事實真相如何,這金牌不可再被人送來送去,萬一中途出了紕漏,楚家當真是走到盡頭了。

  楚南山表情雖微愣,但心思卻活躍,更是將雲千夢方才的分析聽入了心中,對於雲千夢的顧慮,楚南山深感認同,不由得點了點頭。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