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72節

  最近愛上了打鬥的場麵,唉,偶承認,偶重口味了!

  這兩廝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氣了,這一場架估計要打到天亮了!

  某雲童鞋,乃看到這打鬥的場麵,是不是熱血沸騰?是不是恨不得伸出你丫那短蹄子湊一腳?正好,砍下來偶蒸豬腳吃……

  哈哈,打吧打吧,越亂越好,哇嘎嘎嘎嘎……

  ☆、第三百章本王扶您

  寧鋒立即勒住韁繩,領著侍衛立於原地等著張嵐的靠近。

  “這麽晚了,張統領怎麽出城了?難不成城防軍形同虛設,竟隨意放任城中百姓進出京城?”寧鋒先聲奪人,將罪名扣在張嵐的頭上。隻見寧鋒挺直腰杆坐在馬背上,目光在月光下顯得幽冷狠辣,隱隱帶著一絲殺氣撲向張嵐。

  而張嵐看到寧鋒亦是有股仇人見麵分外眼紅的氣勢,皮笑肉不笑地直視著麵前的寧鋒,冷聲冷氣地開口,“寧侍衛怎麽在這京郊樹林?難不成城防軍的職責變為看護樹林了?若辰王殿下的興趣在此,不如就讓本將蘀王爺向皇上稟明此事,收回王爺手中的城防軍,改而看護這片樹林!”

  “哼,張統領真是會說笑話!城防軍的雀符是先帝交給辰王的,什麽時候輪到你一個禁衛軍副統領在此造次?難不成你想違抗聖命?張統領可有算過自己有幾條命夠皇上砍的?可不要因為貪一時的口舌之快,而讓家人也跟著遭殃!”城防軍與禁衛軍本就不對盤,相互侍奉不同的主子,主子之間又隔著奪位之仇,此刻沒有廝殺起來,已是兩人極力在克製,相互之間又豈會有好臉色?

  張嵐被寧鋒的話嗆得一時結舌,冷肅的眼眸中射出點點寒光,拉著韁繩的手微微收緊,強壓下心頭的這口氣,將目光自寧鋒的身上轉移開,卻發現這一片的樹林中竟是死傷無數,地上倒著無數的黑衣人。而原本被判流刑的楚家人亦是坐在地上,一個個麵色各異,卻難掩眼底的驚慌與哀痛。

  張嵐輕扯手中的韁繩,坐下的馬兒立即領會了主人的意思,瞬間抬起蹄子往前走去。

  而寧鋒亦是看清了張嵐的心思,隨即也輕扯手心中握著的韁繩,一人一馬擋在了張嵐的麵前,冷笑道:“張統領的指責是守衛皇宮、保護皇上,什麽時候也管起宮外的事情了?是不是有點越俎代庖了?”

  “城防軍亦隻是掌管京城的事務,怎麽觸角這般長,竟伸到了城外?本將此次前來是受皇上口諭,難不成寧侍衛以為有辰王爺撐腰,便想罔顧聖意?”張嵐十分不滿寧鋒擋住自己道路的行為,口氣越發的惡劣,就連臉色也變得陰沉無比。

  一時間,雙方相持不下,氣氛愈發的劍拔弩張……

  而已經遠去的兩人一馬,此時卻還在馬背上打鬥著……

  楚飛揚嘴角含笑地看著江沐辰,好心的提醒著,“辰王不想回去看看到底出了何事?張嵐前來定是奉了聖旨,寧鋒盡管是王爺身邊的第一侍衛,可若是執意抗旨,就連王爺也要受到懲罰吧!可惜如今太妃已經被罰送往皇陵,這一次王爺若是再惹怒皇上,隻怕是沒有人能夠蘀王爺出頭頂罪了!”

  說話間,楚飛揚躲過了辰王的十三次攻擊,而他自己手中的長劍則是見縫插針地刺向辰王更多次。

  江沐辰麵若含霜,眼中盡是毫不掩飾的怒意,手中的長劍揮舞自如,在月光下散發出一道道銀白的花朵,讓人望之眼花。

  “你以為玉乾帝如今還會為楚家做主?還會一如往日的偏袒楚家?”江沐辰的口中,已直呼玉乾帝的名號,看來其心中對玉乾帝當真是恨之入骨了。

  隻見他反問完楚飛揚,便見他出手的招式越來越猛、越來越毒辣刁鑽,盡是攻向能夠置人於死地的部位……

  殊不知,楚飛揚此時竟還能談笑自如,含笑的眸子越過辰王的頭頂看了前方一眼,卻見楚飛揚笑得更加開懷,隻是攻勢卻也更加淩厲不帶半點拖泥帶水,招招均是直擊要害,與辰王拉開了架勢。

  “楚家何時需要皇上的袒護?辰王可真是會說笑話。既然王爺這般想知道皇上如今對楚家的態度,那就請回吧!”說著,楚飛揚猛地朝江沐辰的心口刺出一箭……

  江沐辰心頭大驚,立即收回右手的長劍護在胸前……

  銀劍對上劍尖,爭鋒相對,兩人絲毫沒有沾到對方的便宜……

  隻是楚飛揚卻突然揚起一抹詭異的淺笑,隨即朗聲道:“不陪王爺玩了,張統領可還在等著本王!”

  語畢,楚飛揚在眨眼間收回手中的長劍纏於腰間,身子在半空中劃下一道半圓的弧度,已是翩然落地……

  江沐辰見楚飛揚竟逃開,眼底頓時浮上輕藐,怒道:“楚飛揚,你這個懦……”

  ‘咚……’最後一個字還未說出口,辰王的後腦勺竟猛地撞在樹枝上,隻聽見安靜的樹林中發出一聲巨響,江沐辰更是因為這股衝力整個人往前倒去,還未回過神到底出了什麽事情,他已摔下馬背,趴在了地上,礀態尤其難堪。

  楚飛揚雙目含笑地欣賞著辰王從撞頭到摔倒這一係列的動作,見辰王一時間還沒有回過神的趴在地上,楚飛揚礀態優雅地踱步來到江沐辰的麵前,嘖嘖有聲道:“早讓辰王您回去查看到底出了何事,您卻不聽,瞧瞧,這回被撞到了吧!這若是傳了出去,王爺的一世英名可就盡毀了!”

  說著,楚飛揚蹲下身,好心地伸手摸了摸辰王的後腦勺,卻突然如碰到尖針般立即縮回了手,詫異道:“瞧瞧、瞧瞧,這後腦勺竟起了這麽大的一個包,王爺,您還好吧?您還站得起來嗎?需要本王扶您一把嗎?”

  說著,楚飛揚好心地伸出雙手,隻是卻捏著蘭花指,用大拇指與食指拉了拉辰王肩上的外衣,驚呼道:“王爺,看來你真的病得不輕啊!”

  辰王終於緩過氣來,聽到楚飛揚裝模作樣的驚呼聲,江沐辰氣得差點翻出白眼,撐著一口氣從地上站起來,江沐辰隻覺一時間眼前天旋地轉,整個眼前猛然一黑,頭痛欲裂的感覺頃刻間席卷而來,江沐辰立即伸手撐在身旁的樹幹上,這才勉強站穩腳跟沒有再次摔倒。

  “你沒事吧?要不要本王扶著你?可惜那馬自個跑遠了,否則還能馱著王爺回去!唉,這牲畜就是牲畜,害得自己的主人這般模樣,自己卻跑走了,唉唉唉……”楚飛揚唉聲連連。

  聽著楚飛揚口中吐出那個‘馱’字,江沐辰被氣得直喘著粗氣,卻沒有立即反駁楚飛揚,足可見方才那一下的確是撞疼江沐辰,否則豈會隻剩下喘氣的份?即便他此時已被楚飛揚氣得滿麵通紅,奈何力不從心,現在他隻要微微張開嘴,後腦勺便會傳來劇痛,直讓他口中不斷地吸著冷氣,恨不能抱頭在地上打滾,隻是在楚飛揚的麵前卻隻能咬牙挺住。

  “嘖嘖嘖,看來王爺是真疼啊!”看著辰王已經扭曲變形卻硬忍著的模樣,楚飛揚喃喃自語道,看向江沐辰的眼中盡是一片可憐。

  “既然王爺不喜歡讓本王扶著,那本王先回去讓寧鋒前來接王爺,辰王,您看這樣總可以了吧?”語畢,楚飛揚不等江沐辰開口,便徑自轉身,以散步的形式慢慢地往回走……

  “楚--飛--揚……你這個混……”江沐辰心中恨透了楚飛揚,可剛一開口,腦後便傳來一陣巨疼,隻是頃刻間,他的額頭便已沁滿了一層冷汗,眼前更是泛著陣陣黑雲,迫使江沐辰不得不閉上了嘴,緩緩將身子靠在樹幹上,平複著心頭的怒意。

  一道黑影漸漸自遠處投射過來,寧鋒已無心與張嵐對峙,眼中掩藏著擔憂往黑影的方向看去,卻發現回來的竟隻有楚王一人。

  心頭頓時掀起大浪,寧鋒手中捏著的長鞭立即抽向馬背,馬兒一聲痛苦的嘶叫聲,瞬間朝著辰王方才消失的方向奔去……

  一陣勁風刮過身旁,楚飛揚稍稍停了下腳步,側目看了一閃即過的寧鋒,嘴角不禁掛上一抹深沉的笑意,隨即收起方才麵對江沐辰的散漫,麵色沉穩地快步走向張嵐等人。

  “卑職見過楚王!”張嵐見到楚飛揚,自然是下馬行禮,尤其楚飛揚的手中竟還保留著先祖帝禦賜的腰牌,更讓張嵐不敢怠慢。畢竟,比起寧峰,楚飛揚可是難纏上幾百倍,稍有不慎便有可能踏進這位楚王事先設好的圈套中。

  “原來是張統領啊!近日本王似乎常常能夠見到張統領!怎麽這麽晚出現在這裏?那不成張統領要回鄉探望鄉親父老?”楚飛揚來到眾人麵前,命人扶起楚培等人,且暗示侍衛看好楚輕揚,這才將注意力放在張嵐的身上,沉聲問道。

  “王爺說笑了!皇上聽聞京郊有人打鬥,擔心會有流匪出入,便讓卑職領禁衛軍前來一探究竟。隻是不知到底出現了何事?為何這樹林中死傷這麽多人?就連刑部押送犯人的衙役也無一幸免,王爺可否解釋一下?”張嵐冷沉的目光一掃楚飛揚身後的一切,隨即出聲問道。隻是身後有玉乾帝撐腰,張嵐的口氣帶著特有的強硬與咄咄逼人,讓人聽之十分不舒服。

  楚飛揚順著張嵐的目光轉頭看了眼身後的一切,平淡冷靜地開口,“既然皇上已經知曉此事,又這般關心此事,本王自然是進宮直接向皇上解釋最為妥帖,張統領意下如何?”

  輕鬆的一句話,堵回了張嵐的質問。

  張嵐麵色一怔,卻是無處反駁,隻能挑錯道:“既如此,相信王爺不會在意卑職將這些人檢查一番吧!”

  “自然不介意!這件事情,辰王方才已經命人搜查過了,想不到如今城防軍與禁衛軍均是這般閑逸,一個不在城中巡邏、一個不在皇宮守衛,均是跑到城外找事做,若是皇上知曉,定會十分欣慰!去吧去吧,本王還等著進宮麵聖呢!”卻不想,與方才死擋在自己麵前的行徑相反,楚飛揚竟大方地讓出道路,讓張嵐隨意檢查所有人。

  而楚飛揚自己則是淡然地立於一旁,幽深的目光平視著前方,讓人察覺不出他心中所想。

  想起宮中皇上還等著自己的回複,張嵐立即收回落在楚飛揚身上的目光,領著一縱隊的禁衛軍越過楚飛揚,仔細地檢查著地上躺著的死屍。

  而這時,寧鋒則是牽著自己的馬走入眾人的視線中。

  隻見辰王端坐馬背,隻是神色卻十分怪異,似是忍著極大的痛苦,當他看到楚飛揚嘴角含笑地翩然立於不遠處時,江沐辰眼底驟然竄上一團焰火,恨不能將楚飛揚烤化了。

  眾人見辰王歸來,均是有些奇怪為何還讓寧鋒牽著馬匹,楚飛揚卻忙不迭揭了江沐辰的底。

  一個跨步上前,楚飛揚迎上江沐辰眼底的怒火,笑意盈盈地關心道:“王爺的頭還疼嗎?唉,下次騎馬可要小心些,可別再撞到樹上了!好歹王爺也是文武雙全的無雙人物,怎能出現這樣的失誤?這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寧鋒啊,你可要牽好馬兒,莫要牽到樹上,害得你家王爺再被撞一次。一會進了宮,快讓禦醫診斷診斷,莫要留下病根,那可就難辦了!”

  “楚飛揚,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江沐辰雙手死死地抓著馬鞍,咬牙切齒地低吼出這句話。可旁人卻不知,他每說出一個字,腦後便會痛上一次,如萬箭穿心,差點讓向來忍耐力強的辰王也破口大罵。

  “哼,好心沒好報!”楚飛揚聳聳肩,癟癟嘴,輕輕吐出這句話,然後不再開口。

  “兩位王爺,卑職已經檢查完畢,還請二位隨卑職一同進宮麵聖。”張嵐站起身,命幾人抬走幾具屍體,留下一半的禁衛軍看住現場,這才對楚飛揚江沐辰開口。

  “既如此,那就走吧!”楚飛揚看眼楚培等人,讓自己的侍衛看好幾人,這才騎上馬背領著眾人率先往城門口走去。

  江沐辰則是閉上雙目養神,任由寧鋒牽著馬匹往回走。

  楚輕揚聽到將要前去皇宮,整張臉頓時皺了起來,雙手不由得往自己的衣襟內摸了摸,待觸摸到懷中藏好的金牌後,這才鬆了一口氣,殊不知,這個動作竟被張嵐看在了眼中……

  ------題外話------

  第三百章了,近三百個日夜,洋洋灑灑寫完200萬字,很累,卻也很開心很滿足!

  三百個日夜,是所有的讀者陪我走過,寧兒真心感謝所有的讀者,給我力量和堅持!

  哈哈,打個推薦:

  推薦好友青衣直上新文《錯嫁——寵冠六國》!

  超級好看的文文,讓人欲罷不能,文筆絕佳、構思巧妙,少有的好文,歡迎大家閱讀,嘿嘿!

  ☆、第三百零一章

  一行人來到皇宮金殿內,玉乾帝與幾名重臣早已候在裏麵。非常文學

  “皇上,卑職將楚王辰王等人盡數帶了回來。”張嵐雙膝跪地,朗聲向玉乾帝稟明一切。

  “微臣叩見皇上。”楚飛揚與江沐辰同時上前,兩人下士下跪。

  隻是相較於楚飛揚利落的動作、清晰的聲音,江沐辰腳下的步子卻有些虛浮,而出口的聲音更是帶著一聲悶哼,似是忍著極大的痛楚。

  “都平身吧。”玉乾帝掃了眼上前行禮的幾人,目光定在江沐辰的身上,有些不解江沐辰神色有些不對勁,便開口問道:“辰王,你這是怎麽了?似乎身子不適?”

  玉乾帝若是不問,辰王還能夠勉強壓下心頭的怒意,誰知玉乾帝竟當著眾臣的麵問起此事。江沐辰腦中頓時想起楚飛揚陰他的場麵,隻覺一股怒火瞬間衝上腦門,鼻子中竟感覺有一股液體緩緩流了出來,待他伸手抹向鼻子時,才發現自己竟流鼻血了。

  “哎呀,辰王隻是怎麽了?好端端地流鼻血了?”楚飛揚立於辰王身旁,自然是第一個發現辰王的異樣。

  隻見楚飛揚滿臉關心地看向辰王,更是好心地伸出雙手,一手抬高辰王的頭讓他仰著,另一手卻是死命地拍著辰王的後背,恨不能將辰王的五髒六腑都震散。

  而楚飛揚的幫忙不但沒有起到效果,反而使得辰王的鼻血越流越湧,原本隻是一個鼻孔流鼻血,經過楚飛揚這一番猛拍,已變成兩個鼻孔雙管齊下。

  江沐辰心頭大惱,右手瞬間朝著楚飛揚揮出,打掉楚飛揚繼續在他身上造次的雙手,自己從衣袖中掏出帕子擦去臉上的鮮血,隨即用帕子捂著鼻子,擋住了自己的失態。

  “王爺真是的,現在天氣炎熱王爺又是年輕人,氣血自然是旺盛些。您當初就不該拒絕皇上的好意,否則豈會這般失態?更何況,這可是大殿,在禦前失態實為大大的不敬啊。”對於江沐辰冷冰冰的態度,楚飛揚麵上卻不見半點氣惱,繼續苦口婆心地勸阻著辰王,仿若兩人是多年的至交好友。

  江沐辰豈會不知楚飛揚正借著此事抹黑自己,而在最初的怒火之後,江沐辰漸漸冷靜了下來,一手捂著鼻子,冰冷的目光同時射向淺笑儒雅的楚飛揚,口氣不善地開口,“楚王在害怕什麽?竟挑著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說個沒完,這可不像楚王的行事作風。”

  “辰王,你當真沒事?還是宣太醫好好瞧一瞧,莫要留下病根。”說著,玉乾帝朝身旁的餘公公使了個眼色,隻見餘公公立即從大殿的偏門走了出去,想必定是去請太醫了。

  而玉乾帝的注意力依舊放在大殿上,視線朝張嵐看了一眼,隨即開口,“朕聽聞有人在京郊樹林行凶打鬥,不知到底出了何事?為何你們二人一同進宮?”

  “皇上……”江沐辰本想搶在楚飛揚之前開口,殊不知剛開口後腦便傳來一陣劇痛,若非他忍耐力強,隻怕早已在眾人麵前齜牙咧嘴猛抽氣了。*.

  楚飛揚臉上不見半點憂色,冷眼看著江沐辰不得已地閉上嘴,楚飛揚這才緩緩開口,“回皇上,微臣也不明白為何會在京郊樹林遇到辰王。隻是當時見辰王氣勢洶洶前來的模樣,到好像是有備而來。張統領,您說是吧?”

  張嵐豈會料到楚飛揚竟一下子將他給繞了進去?

  隻是想起寧鋒對待自己的態度,張嵐心頭便有些不滿,便朗聲回道:“回皇上,微臣奉命前去京郊樹林時,便見樹林內屍橫遍地,而原本被判流行已經出城的楚家諸人竟也在場。”

  “皇上,微臣還發現,死傷者中,竟有南尋的萬宰相。而那些死去的侍衛中,明顯是兩撥人,就是不知楚王與南尋萬宰相有何瓜葛?為何他會出現在京城?”這時,緩過神的江沐辰咬牙硬挺地開口,眼角餘光射向一旁鎮定的楚飛揚,冷聲將自己發現的事情說出來。

  此言一出,大殿上頓時響起一陣竊竊私語,眾臣豈會料到這打鬥的事件中竟有牽扯出南尋之人,若是楚家與南尋有著瓜葛,隻怕楚家的好日子也到頭了。

  雲玄之的視線自楚飛揚與江沐辰的身上一一掃過,隨即半斂著目光,心中微微思索片刻,這才走出隊列清聲開口,“皇上,微臣認為事情應是這樣的。楚王受皇命前往南尋商談國事,但最終卻因為和談破裂,南尋國成為西楚的附屬國,因此南尋的萬宰相便懷恨在心,伺機報複。但是王爺王妃平日均由侍衛守衛,萬宰相想要下手十分困難,卻不想得知楚培等人皆是朝廷重犯,身邊無人能夠保護,便埋伏在京郊樹林中,打算殺之泄憤,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倒是辰王的本應留守京城守備,怎能自破規矩半夜出城?若是讓城中百姓得知,王爺如何讓百姓信服?”

  雲玄之的分析極其合理,一時間便見立於大殿上的眾臣紛紛點頭稱是。畢竟當時前往南尋,楚王是臨危受命,若真要說楚王與萬宰相有何瓜葛,還真無人能信。

  “那麽依照雲相的說辭,這隻是一場尋常的報仇?那本王就不明白了,既然隻是一場毫無預料的尋仇,為何楚王會那般及時的出現在京郊樹林?難不成楚王有千裏眼順風耳,能夠預料事實?”江沐辰閉口不談自己的事情,反倒是咄咄逼人地質問雲玄之。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錦衣衛密探夫妻檔 七零歲月[古穿今] 穿成總裁前女友 今天也在做滿分才女[古穿今] 科舉人生(快穿)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