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71

有要事發生,隻想這壽宴趕緊結束,她們也好盡快地離開。

聽到曲妃卿的回答,夏侯安兒眼神淡淡地一沉,隨即抬起頭來看向曲妃卿,兩人視線微微接觸,均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擔憂之色。

“啊……”正在此時,後院中竟傳來極其淒慘的叫聲,歌舞聲瞬間停止,隨意園的眾人麵麵相覷,均是不明白後院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但聽那淒厲的喊聲,卻讓人毛骨悚然,尤其那些千金小姐連臉色都變了,眼底一片害怕之色。

“出了何事?”海王麵色一凝,隨即沉聲問著守在隨意園門口的管家,沉穩的模樣倒是讓眾賓客的心微微平穩了些,不似方才那般害怕。

“王爺,奴才這就去看看。”管家始終守在隨意園,自是不知到底出了何事,見海王對他點了下頭,管家急忙出了隨意園,朝著聲音的方向尋去。

“陽明山上野獸較多,想必是後院的婢女看到了什麽小動物,嚇得尖叫了起來,大家不必在意,請繼續用餐。”場內氣氛一時凝重了起來,未緩解氣氛,海王妃便笑著開口解釋道。

語畢,便見海王妃端起酒杯,與一旁的幾位小姐暢談起來。

眾人聞言,倒是有些釋懷,漸漸地又恢複了酒宴的模樣。

隻是半盞茶的時間不到,便見方才領命前去探聽情況的管家,竟驚慌失措地跑了進來,一見到海王便重重地跪了下來,滿頭大汗地大喊道:“王爺,不好了,出大事了……”

見管家這副模樣,完全沒有平日裏冷靜的樣子,海全臉上的笑容漸漸地褪去,換上嚴肅的神色,沉聲責備道:“有什麽大事值得你這般大驚小怪的?沒看到今日是本王的壽宴,竟還在此大呼小叫,成何體統!”

見海全發怒,所有人紛紛噤聲,手中的酒杯也盡數放了下來,等著管家說出到底發生了何事。

“王爺……王爺……小世子他……”話還沒有說完,管家竟痛哭流涕了起來。

眾人看之,心頭紛紛閃過不好的預感,不會是海睿發生了什麽事情吧?今日可是海王的壽宴,若真是出了事情,隻怕……

見管家哭了起來,海王皺起了眉頭,眼中泛起不耐的光芒,聲音微寒道:“快說,睿兒怎麽了?他不是在後院休息嗎?”

“是啊,睿兒到底出了什麽事情,讓你這般驚慌失措的?”見管家哭得雙肩顫抖,海王妃也有些坐不住了,身子頓時坐直,滿麵焦急地看向管家。

而一旁的海越與錢世子妃更是麵色難看了起來,雖未開口,但兩人眼中擔心的神色卻是騙不了人的。

“王爺……王爺……小世子他……死了……”被幾人盯著,管家心頭即難受又害怕,隻能大著膽子斷斷續續說了出來。

“你說什麽?”聞言,錢世子妃瞬間從席間站了起來,麵上血色如被抽幹般難看,瞪向管家的眼中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院內的賓客聽到這個消息,亦是被嚇了一跳。方才海睿還好好的,怎麽一眨眼就死了?不會是這管家在開玩笑吧?海王府的小世子,身旁多少嬤嬤丫頭伺候,怎麽會說死就死?太不可思議了。

對於錢世子妃的失態,這一次海全卻沒有開口責備。

他雖力持鎮定,可眼底依舊是泛出了擔憂的神色,搭在桌上的手微微握成拳,海全盡量讓自己保持冷靜的思緒,冷目射向管家,冷聲問道:“你是不是糊塗了?睿兒好端端的,怎麽會死了呢?那些嬤嬤丫頭是怎麽照顧小世子的?”

管家哪裏敢拿這樣的大事開玩笑,隻能點頭如蒜倒,不停地保證道:“王爺,奴才真的是親眼所見,是……是太子他……”

“住口!”管家的話還未說完,海王便大聲喝道,阻止管家繼續說下去。

可即便這樣,眾人也已從管家的話中聽出了蹊蹺。

尤其聯想到方才海沉溪的賀詞以及齊靖元送來的畫卷,大家心中已是有了腹案。隻怕是太子不滿意那兩人對海王大壽的祝福,這才想斷了海王府的香火。

難怪方才太子身子不適,或許這裏麵暗藏著他們不知道的秘密呢。

院內一片寂靜,雖沒有人敢開口,可海全已是把所有人的表情看入眼中。

“睿兒……”此時,海王妃與錢世子妃已是離席朝著後院奔去,兩人一麵小跑一麵掩麵哭泣,錢世子妃更是差點被腳下的裙擺絆倒,幸而一旁的丫頭婆子扶著,否則早已失態於人前了。

“父王,請父王為睿兒做主!”海越麵色鐵青地從席間站起身,雙膝跪在海王的麵前,請求海王為自己的兒子做主。

海越這一跪,即便眾人還未看到事情的真相,也已坐實了江昊天殺害海王府小世子的罪名。

“在沒有查出真相之前,切不可胡言亂語。太子乃是西楚儲君,豈會做出這等小人之事?你且先起來吧。”海全按捺住極其想立即趕往後院的心情教導著海越,其深明大義的模樣頓時引得眾人的好感。

海全沉吟片刻,抬眸看向隨意園內所有的賓客,沉聲開口,“此事非同小可,若真是事實,還請各位為我海王府做一個見證。沉溪,推本王去後院。”

☆、第三百二十章

海沉溪在海全的命令下,推著他走出隨意園,絲毫不給旁人拒絕的機會。

眾賓客亦是滿麵為難,這本是海王府與皇室之間的事情,可如今海王卻將他們盡數牽扯了進來,連半點拒絕的機會也不給他們,這可真是讓人頭疼。

“各位公子、小姐,請吧。”這時,方才還痛哭流涕的管家已經是站了起來,隻見他冷聲對隨意園內所有的賓客開口。

既然海王已經發話,賓客們自然不能拂了海王的麵子,隻見眾人麵色難看地起身,跟在管家的身後走向後院。

“睿兒啊……我的睿兒啊……”可還未踏入後院的拱門,所有人便聽到一陣撕心裂肺的哭喊聲,這聲音不是錢世子妃的又是誰的呢?

聽到錢世子妃的尖叫聲,讓所有人心中瞬間了悟,隻怕海睿當真是死了,否則錢世子妃又豈會哭得這般痛苦?

所有人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一時間眾人麵麵相覷。

大家心中均是明白,這一次事情可真就變得複雜了。

一個是當今太子,一個是當今海王。

一個是西楚將來的儲君,一個是功在社稷的老臣。

這兩人若是鬧起來,隻怕這西楚的天下也要被翻過來啊。

而他們方才竟傻傻地跟著過來了,如今介入到這件事情中,隻怕他們不跟著表態,這兩方都不會放過他們。

可是,幫了太子等於是得罪了海王,如今他們身在海王府,這樣的處境實在是讓人擔憂。

而幫了海王又等於是得罪了太子,隻怕他們在京城中的親人族人也逃不過玉乾帝的懲罰。

這實在是兩難的選擇,眾人的眉頭齊齊地皺了起來。

見海王沒有開口,所有人亦是極有默契的選擇了沉默,隻是卻把目光轉向錢世子妃。

隻見方才還活潑可愛的海睿橫躺在錢世子妃的懷中,後院中獨留錢世子妃與海王妃的痛哭聲。

錢世子妃發釵淩亂,目光呆滯地緊緊抱著渾身是血的海睿,一身昂貴地絲絹長裙早被海睿身上的鮮血染紅。隻是那小小的身子早已沒了呼吸,讓海王府的丫頭婆子紛紛紅了眼圈,卻不敢哭出聲。

海越的表情更是陰狠帶怒,眼眶泛著紅色,垂在身側的雙手早已是緊握成拳,若非海王在場,隻怕他早已是朝江昊天揮出一拳了。

海沉溪麵色陰沉地立於海王的身後,目色肅穆地看著麵前發生的一切,雖沒有開口,眾人卻能夠從他的身上感受到陰鷙之氣。

海王雖坐在輪椅上,可麵色卻泛著黑氣,那雙向來溫和的眸子中,此刻卻充斥著心疼難受。自己好好的孫兒沒了,豈能不讓他難過的?

“到底出了何事?為何會出現這樣的事情?”海全一雙陰冷的眸子瞬間射向立於一旁瑟瑟發抖的婢女,眼底神色如淬了毒藥般讓人不敢與之對視。

“奴婢們不知。”幾個侍女心驚膽戰地回答著海王的話,甚至連頭不敢抬一下。她們負責照看小世子,可如今卻把小世子弄成這樣,隻怕王爺不會放過她們了。

眾人隻覺院內的氣溫驟降,再看向海王時,他的周身充滿陰霾,讓所有人心頭一緊,心知這一次海王是動怒了。

“照顧不周,讓小世子遭遇不測,來人,把她們帶下去。”海全滿目陰沉,極其低沉地開口。可所有人卻能夠感受到他身上所散發出的怒意與悲慟。

“王爺饒命啊、王爺饒命啊……”幾名婢女身子一軟,跪在海全的麵前不斷地磕頭求饒,可如今死的不是別人,是海王的親孫子,他豈會放過任何人?豈會讓自己的小孫子死的這麽不明不白?

海王已是極力地在克製自己的怒意,見這幾名婢女還敢求饒,隻見他眼底瞬間劃過不耐,大手一揮,侍衛立即強行押著幾名婢女離開了院子。

“烏統領呢?”海王環視院內一周,卻沒有看到烏統領的身影,麵色變得更加難看,寒聲問著院內的婢女。

經海全提醒,所有人這才發現後院沒有烏統領的身影。

片刻間,眾人心頭湧上無數的疑惑,不明白方才在海王府的後院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為何海睿好端端的會沒了?為何始終守在江昊天身邊的烏統領卻不見了?

‘哐當……’一聲,此時廂房內傳來一陣摔打聲,似是瓷器被打碎。

“啊……”緊接著,又傳來一聲低吼聲,仔細分辨便知是江昊天的聲音,聽之仿若他十分的痛苦,隨即又傳來一陣桌椅被推到的聲響。

王府的侍衛在沒有得到海王的命令前,自是不敢擅自闖入儲君休息的客房,便隻能手持佩劍立於廂房外。

眾人的心瞬間揪了起來,不明白那原本為太子準備的廂房內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為何海王親孫兒死在這為賓客準備的客院,而太子又到底受了什麽刺激,為何在廂房內摔打器皿?

事態漸漸往嚴重發展,賓客心中均明白此事難了,那些士族公子往日雖囂張跋扈,但看到今日的事情,一個個臉上的輕浮已是隱去,換上一抹凝重。而那些閨閣小姐更是沒有見到過這樣的陣仗,每張嬌俏的臉頰已是泛出白光,雙唇緊抿地稍稍往後退去一步,大氣不敢出。

曲妃卿、夏侯安兒立於眾人之中,臉色亦是十分的沉重,隻能相互攙扶著,免得站不住失態於人前。

“回王爺,卑職等人趕來這院子時,便已不見烏統領的身影。”一名王府的侍衛走上前,語氣低沉地向海全稟報此事。

處置了那幾名婢女,海全滿目疼痛地看了眼海睿已無生氣的小身子,如今又聽侍衛稟報找不到烏統領,心頭頓時湧上一股怒火,聲音冷硬地對海沉溪開口,“沉溪,立即派侍衛尋找烏大人!”

“是,父王。”海沉溪對一旁的侍衛使了個眼色,那侍衛即刻退出了院子。

“王爺,找到烏大人又如何?睿兒也不可能起死回生了,王爺,睿兒是海家的根啊,太子他……”海王妃癱坐在地,緊緊地握著海睿冰涼的小手,聽到海全的命令,隻見海王妃立即抬起滿是淚痕的臉地對海王傷心地喊道。

一旁的錢世子妃則是用力地抱著海睿的小身體,整張臉已是埋進了孩子的小身體內,雙肩劇烈地顫抖著,嗚咽的哭聲讓人心碎,亦是讓不少閨閣小姐紅了眼圈。

“王爺,此事還需要再調查,太子為何會突然發起酒瘋?為何小世子會在這裏,這一切的一切似乎透著蹊蹺啊。今日王爺大壽,所有人幾乎集中在隨意園,是不是這客園疏於防備,一時間被賊人侵入而誤傷了小世子?”一名公子沉思許久,這才緩緩開口。

既然他們不能得罪這兩方的任何一方,那就隻能查明真相。

他一開口,倒是得到大部分賓客的讚同,眾人紛紛開口,希望能夠調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不能讓小世子枉死,也不能冤枉了太子。

‘王爺,此事的確十分蹊蹺,世子本就喝醉了,也是在大家眼前體力不支被王府的奴才抬入後院的,隻怕與小世子之死沒有多大的幹係吧!’

‘小世子有乳娘、嬤嬤、丫頭們伺候著,怎麽突然來到這客園,實在是讓人不解。更何況小世子隻有周歲,又怎會認識從後院來到客園的路?’

‘烏統領隻怕是前去捉拿賊人了,王爺王妃世子世子妃節哀,或許一切隻是一個誤會。’

眾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為江昊天與烏統領說項,可說到底,卻還是為了自己。希望海全能夠顧全大局,不要因此與玉乾帝撕破了臉,屆時倒黴的隻怕是他們這些前來參加壽宴的賓客。

卻不想,他的話頓時引起錢世子妃的反彈。

錢世子妃抱著海睿身形踉蹌地站起身,隨即鬆開原本捂著海睿頭部的雙手,讓眾人看清海睿滿頭滿臉是血的模樣,雙目含著滔天恨意地瞪著那名開口的公子,怒道:“這還用調查嗎?我兒一個一歲的孩子懂什麽?你們看看他的頭上,明明就是被太子摔在地上致死的,我的孩子啊,我的睿兒啊,你好可憐啊。”

說著,錢世子妃又是一陣哭喊,場景惹人心酸。

隻是,錢世子妃的話,卻將所有的罪名推到了江昊天的身上,加上方才廂房內傳來江昊天摔打器皿的聲音,即便眾人的心中還存有太多的疑慮,卻也不能再次太過袒護太子。

曲妃卿與夏侯安兒順著錢世子妃的話往她懷中的海睿看去,卻又在瞬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霸總的白月光[快穿]額娘有喜農家寡婦好種田穿書女配萌萌噠清宮攻略(清穿)女配等死日常[穿書]佛係嬌氣包[穿書]還我命來![快穿]路人穿越末世傲寵六零有孕軍嫂我在紅樓修文物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從星際歸來七零養家記奸妃養成手冊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王妃神動天下都市超級神尊我是男主他爸[慢穿]穿成炮灰他媽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完美白月光的必備素養(快穿)本公主乏了(穿書)快穿有毒:攻略BOSS千百遍農家藥女:富貴臨門老祖總是想退婚[穿書]我有人人都愛的盛世美顏[快穿]影後重生在八零保護我方男主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