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71節

  萬宰相隻覺眼前寒光一閃,一道勁風從頭頂直直地劈了下來……

  “相爺小心!”萬宰相身旁的灰衣侍衛在一瞬間將萬宰相拉開,手中的長劍高舉過頭頂,擋住了楚飛揚從上而下的攻擊。

  ‘噹……’隻是楚飛揚這一劍劈下來的力道極大,竟將灰衣侍衛逼得節節後退,持劍的手隻覺發麻發疼,虎口處竟隱隱然被楚飛揚的力道給震裂開,紅色的血液正泊泊地往外流著……

  無節製的敗退中,灰衣侍衛抬頭看向逼著他不斷後退的楚飛揚,卻見對方麵色如常,隻是眼底神色幽暗隱晦,散發著讓人心顫的冷芒,灰衣侍衛這才意識到西楚楚王真正的厲害之處。

  腳底的靴子因為與地麵快速地摩擦而冒起輕煙,灰衣侍衛隻覺自己腳底似被火燒,疼痛難忍。心知若是在這樣任由楚王逼迫下去,隻怕自己也頂不了多久。

  棕色的眼瞳四下找著可靠的地點,一瞬間改變了方向……

  ‘咚……’灰衣侍衛一腳抵在一根粗壯的樹幹上,頓時發出一聲巨響。

  ‘沙沙紗……’而樹幹因為巨大的撞擊而搖擺不予,樹上的樹葉更是紛紛飄落在地。

  楚飛揚見對方終於找到依靠停了下來,眼底閃過一絲譏笑,卻收回了手中的長劍。

  灰衣侍衛原以為楚飛揚放棄了進攻,卻不想楚飛揚的手臂隻收回一半,竟有朝著他的頭頂劈了下來。

  ‘哐當……’一聲,這一次,灰衣侍衛手中的長劍竟被楚飛揚手中的劍從劍身劈成兩端。

  灰衣侍衛驚得一聲冷汗,竟是顧不得體麵在地上一個驢打滾而躲過了楚飛揚的進攻……

  隻是,當他從地上站起身時,楚飛揚手中的長劍已是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眾人隻覺暗夜中一道寒光閃過,隨即一道血柱噴灑在樹幹上,原本立於楚飛揚麵前的灰衣侍衛已是氣息全無地倒在了地上。

  收回長劍,楚飛揚轉目看向將楚潔擋在身前的萬宰相,腳下的步子一步一步慢慢逼近萬宰相……

  “楚飛揚,你別過來,否則我殺了楚潔!”萬宰相看著自己的第一侍衛竟被楚飛揚輕而易舉的打敗殺掉,心底不由得湧上一股寒意和恐懼,腳下的步子不斷隨著楚飛揚的靠近而往後退去。

  隻見萬宰相此時用力的拽緊唯一的護身符,不讓楚潔有任何機會逃走,另一麵則是對身旁的黑衣人使著眼色,讓他們上去阻止楚飛揚。

  奈何黑衣人來一人,楚飛揚殺一人,來一雙便斬殺一雙,沒有人能夠阻止他此刻前進的腳步。

  “大哥……救命……”楚潔隻覺自己的脖子已快被萬宰相手中的長劍割破,嚇得麵色煞白,襦裙中竟是傳來一陣濕漉難聞地氣息,仔細看去,便可發現楚潔站過的地方均有一灘黃色的液體,她竟在這個時候失禁了。

  隻是求生的**卻讓楚潔顧不得顏麵,滿麵淒哀之色,看向楚飛揚的眼眸中盡是一片求救的目光。

  “楚飛揚,你冷心冷血也就罷了,難不成還想害死自己的妹妹不成?”隨著楚飛揚的步步緊逼,萬宰相的背已是靠在樹幹上,滿頭大汗的他朝著楚飛揚大喊道,隻是看著自己身邊經過特殊訓練的死士竟一個個被楚飛揚斬殺,萬宰相心中早已是透著絕望。

  楚飛揚見萬宰相無路可逃,冰冷的薄唇卻是微微揚起,勾勒出一道絕美的笑容,隨即用腳勾起方才那灰衣侍衛丟在地上的一半長劍把玩在手中。目光含著邪魅之氣地掃了全神戒備的萬宰相,竟是猛然朝著萬宰相丟出自己手中的長劍……

  萬宰相心頭一震,沒想到楚飛揚在明知自己有人質的情況下,還敢丟出長劍,整個身子微微往另一邊躲去,躲開了楚飛揚的攻擊……

  ‘呲……’一聲,可萬宰相躲過了第一波的進攻,卻沒有躲過第二波的進攻。

  原本被楚飛揚把玩在手中的劍身在他躲開長劍時,準確的cha進了萬宰相的喉口……

  隻見萬宰相眼中滿是震驚,卻已是無力閉上雙眼,直接往後仰去,倒在了地上。

  楚潔死裏逃生,也隨著萬宰相癱坐在地,整個人瑟瑟發抖已是說不出話來。

  楚飛揚走到楚潔身邊,卻隻是拔出自己cha在樹幹上的長劍,並未多看楚潔一眼。

  “王爺,敵人已經盡數殲滅。”這是,一名侍衛來到楚飛揚的身邊,稟報著另一麵的戰況。

  聞言,楚飛揚視線往楚培等人的方向看去,隻見楚培抱著謝氏的屍體,麵色慘白、神色沉痛,楚輕揚亦是一副呆愣的模樣,至於謝婉婉與謝媛媛則是抱在一起低低哭泣。

  “搜萬偉的身,找出那半塊金牌!”楚飛揚直接對侍衛下命,既然萬偉決定在京郊樹林攔截楚培等人,定是做好了不會京城的打算,想必那金牌定被萬偉戴在身上。

  “是!”那侍衛立即應聲,隨即蹲下身細細地在萬偉的身上找尋著,果真在他的脖頸間拉出一條紅色的絲線,上麵掛著半塊金牌。

  “王爺!”侍衛將金牌交給楚飛揚,隨即退至楚飛揚身後不再言語。

  楚飛揚接過那半塊金牌細看了片刻,心頭卻是冷哼一聲,看向楚培等人的目光更加冷寒。就為了這半塊金牌,居然讓他損失了這麽多的侍衛,就連刑部的衙役也是死於非命,楚培等人可真是被權利熏了心、蒙了眼。

  ‘噹……’走到楚培的身邊,楚飛揚將手中的金牌丟在楚培的腳邊,吭聲道:“這就是你要的?”

  楚培此刻卻沒有心思考慮金牌的事情,隻見他抱著謝氏的屍體,暴紅的眼中壓抑著極大的痛苦,神情極其悲哀。

  楚輕揚卻是從楚培的身後爬了過來,一手搶過地上的金牌,如珠如寶地抱在懷中。

  楚飛揚冷目看著楚培,眼底寒光一片,聲音極冷道:“這就是你想要的?”

  ‘噠噠噠……’卻不想,此時由遠至近傳來一陣馬蹄聲。

  僅僅半盞茶的時間,披星戴月趕來的辰王以一張冷若玄冰的臉出現在眾人的麵前,隻見他一掃地上的屍首,身上立即蓄滿隱而未發的怒氣,目光驟然轉向楚飛揚,質問道:“楚王三更半夜怎麽會出現在京郊樹林?難不成楚王在此殺了刑部衙役,帶走楚培等重犯?”

  ☆、第二百九十九章 馬上打鬥

  楚飛揚斂去臉上眼中的冷沉,換上平日的溫文爾雅,隻是麵色依舊泛著一些冷光,聽完辰王的挑釁與故意陷害,楚飛揚微微冷笑,揚起俊顏直視端坐馬背的江沐辰,反唇相譏,“辰王統領城防軍,掌管京城安全事宜,想不到觸角竟這般長,竟能夠來到城郊樹林。/非常文學/不知是巧遇還是王爺一早便盯上了我們楚家,隻等著楚家出現狀況時落井下石?況且,這裏距離京城並不十分遠,本王就算是想要劫走楚培等人,也犯不著急在一時,冒著被辰王逮住的危險在此下手吧。看來,辰王爺這次是要失望而歸了。”

  楚飛揚出言譏諷辰王的‘用心良苦’,言語之中頗多的嘲諷之意,嚇得所有人均是噤聲,不敢在此造次。

  江沐辰則是緊抿雙唇,目若寒光死死地盯著楚飛揚,卻發現對方臉上笑意盈盈,眼中更是露出氣人的光芒,惹得江沐辰緊握手中的馬鞭,克製自己莫要因小失大被楚飛揚鑽了空子。

  “來人!”半晌,江沐辰冷聲喚過身旁的寧鋒,吩咐道:“給本王好好地查看這些屍體,看看到底是什麽人,竟敢在京城重地如此放肆!至於楚王,你身為一等公爵,竟在此大開殺戒,看來是恃寵而驕,仗著皇上對你的寵愛與縱容,竟如此胡來……”

  “然後呢?”卻不想,楚飛揚已是等不及江沐辰將話盡數講完,有些焦急地詢問辰王對自己的懲罰,其雲淡風輕的反問口氣,一時間讓江沐辰氣結,半晌才找到自己的舌頭,繼續口伐著楚飛揚。

  “楚王,你這是什麽態度?難不成到了皇上的麵前,你還敢如此藐視王法?”江沐辰氣急敗壞,恨不能朝著楚飛揚那淺笑連連的臉上抽出一鞭子。

  楚飛揚則是虛心聽著江沐辰的指責,如好學生般地認真回答著江沐辰的問題,“王爺所言極是。可王爺並非皇上,難不成王爺希望本王對您三叩九跪行跪拜大禮?這也要看王爺擔不擔得起?可不要本王的膝蓋還未碰到地,皇上的聖旨已到,隻怕屆時人頭落地的將會是辰王您吧!就算您覬覦皇位,也不能表現得這般明顯,否則功虧一簣,王爺豈不是要捶胸頓足仰天長哭?”

  “楚飛揚,你欺人太甚!”江沐辰受夠了楚飛揚冷言冷語所夾帶的譏諷,正要朝楚飛揚揮出手中的長鞭,卻見寧鋒快步走了過來。

  “王爺!”站定在江沐辰的馬前,寧鋒抱拳開口。

  “說!”強忍住被楚飛揚挑撥起來的怒火,江沐辰語帶怒意地對寧鋒開口。

  寧鋒微微一怔,隨即側臉看了楚飛揚一眼,不明白方才楚王又說了什麽惹怒了自家王爺。

  頭頂射來一道含怒的視線,寧鋒心頭一緊,趕緊回過神回答自家王爺的問話,“回王爺,卑職等發現死傷的黑衣人中,竟有南尋的萬宰相。”

  “辰王從未去過南尋,卻想不到王爺的侍衛竟是認得南尋的萬宰相,看來王爺對於西楚的大小事宜相當用心,觸角也十分得敏銳啊。”寧鋒的話剛說完,眾人便聽見楚飛揚薄涼的聲音緩緩響起。*非常文學*

  聞言,江沐辰眉頭一皺,這一次卻沒有瞪向楚飛揚,目光越過麵前的楚飛揚看向楚培等人,卻見楚家人死的死、傷的傷、癡的癡,隻怕萬宰相西楚一行是衝著楚家來的,若此時將楚飛揚一家人帶去麵聖,隻怕玉乾帝看在功臣一家備受磨難的份上,或許會饒了楚培等人。

  這一瞬間,辰王的腦中翻出無數的想法……

  “辰王這是怎麽了?怎麽徑自坐在馬上冥想?方才王爺不還對本王今夜所行十分的不滿,想要帶本王前去麵聖嗎?正好,本王也要進宮見皇上。隻是這裏距離京城卻還有些距離,本王的人均是受了傷,若是再有刺客出現,隻怕是凶多吉少,既然王爺有成人之美,那就有勞王爺了!王爺可真是能者多勞啊,本王絕對不會在皇上麵前提起王爺認識萬宰相的事情的!”楚飛揚笑眯眯地開口,與方才斬殺那灰衣侍衛時的陰冷截然相反。

  隻是這番話落在辰王的耳中,卻已是讓江沐辰咬牙切齒。

  隻不過楚飛揚語畢卻沒有再理會江沐辰,而是返身走到楚培的身邊,對自己的侍衛下命,“來人,抬起夫人。”

  “楚飛揚,你敢動我娘試試!”卻不想,原本緊揣著金牌的楚輕揚在聽到楚飛揚的話後,竟突然竄到楚培的麵前,與楚飛揚正麵相對,雙目含恨地瞪著自己的哥哥。

  “你娘為何會變成這樣,難道你心中沒數?若不是你自私自利,豈會害得所有人變成這樣?楚輕揚,好好看看眼下的形勢,別讓辰王殿下等久了!”楚飛揚目光一凜,帶著冷然之色射向楚輕揚,眼底隱隱藏著一絲輕藐與譏諷。這樣的人居然妄想坐上九五之尊的寶座,即便他能夠坐上去,隻怕也不會長久,也絕對不會百姓的福氣。

  楚輕揚此時誰的勸解也聽不進去,目露凶光地朝著楚飛揚嚷道:“辰王算個什麽東西?等我……”

  “逆子,你還不趕緊住口!”不等楚輕揚負氣的話說完,始終沉溺在傷痛中的楚培突然站起身,從後麵用力地推了楚輕揚一把,使得楚輕揚一個不察跌倒在地。

  “爹,你……”楚輕揚哪成想過自己的父親竟會在一夜之間對自己這般厭惡。

  心頭的怒意衝上心頭,楚輕揚猛地抬起滿是陰鷙的眼眸,狠狠地瞪著立於麵前的楚培與楚輕揚,雙手緊緊地抓起地上的泥土,渾身泛著一股強烈的恨意。

  “想不到楚家二公子口氣竟這般大,居然連本王也不看在眼中。就是不知這天下還有誰能得到楚二公子的尊敬,本王倒是想要討教討教!”殊不知,方才楚輕揚的嚷叫之聲卻被江沐辰清清楚楚地聽進了耳中,隻見他冷哼一聲,極其陰寒地出聲。

  話音順著林中風聲剛傳入眾人的耳中,與此同時一道極快極狠極準的鞭子聲竟乘風而來,直直地朝著爬坐在地的楚輕揚的頭頂揮去……

  ‘啪……’一道聲響傳來,楚飛揚一個轉身擋在楚輕揚的麵前,伸手接下了辰王手中的鞭子,與辰王一人一邊拉住鞭子的頭尾,兩人陷入交著狀態。

  “楚家的人,何時輪到辰王教訓了?”楚飛揚平淡出聲,但音色顯然已是帶著明顯的不悅,半眯的雙目射出點點寒光,朝著馬背上的辰王衝去。

  “哼,楚家是了不起,一個戴罪之身的重犯,竟敢對本王出言不遜,如此以下犯上,本王即便是將他就地正法也無人能夠挑錯!怎麽,楚王難道想包庇此人?”江沐辰猛地拉動手上的長鞭,想讓楚飛揚出醜。

  卻不想,楚飛揚雙腳如被定在地麵,對於辰王突然的使壞竟是紋絲不動。

  隻見楚飛揚麵上突然浮現一絲詭異的淺笑,在辰王用力拉住長鞭之時,他竟突然鬆手,而辰王卻因為力道反彈的原因竟差點跌下馬背失態於人前。幸而江沐辰一手牢牢地抓住馬鞍,這才免去跌下馬背的尷尬。

  而楚飛揚在鬆手的一霎那,卻又極快速地抓住鞭子,在辰王好不容易穩住身形放鬆對他的警惕之時,突然將手中的鞭子往自己的方向猛地一拉,使得辰王原本往後倒去的身子突然間被他拉得往前傾倒……

  “哎呀,辰王小心,怎麽就坐不穩這馬背呢?這馬背可比龍椅好坐多了,王爺連小小的一匹馬兒都馴服不了,怎麽還想著征服天下?是不是有些太自不量力了?”楚飛揚輕笑出聲,眼眸中帶著濃濃的不屑。

  “楚--飛--揚!”被楚飛揚這一番戲耍,江沐辰滿麵通紅,眼瞳中早已是蓄滿怒意。

  隻見他突然調轉馬頭,雙腿猛力夾著馬腹,馬兒受痛,瞬間狂奔了起來……

  而此時,楚飛揚的手中還緊捏著馬鞭,整個人竟被辰王帶著猛然往前跑去……

  “飛揚,鬆開馬鞭!”楚培看著眼前的這一幕,頓時被驚出了一身的冷汗,心中極其擔心楚飛揚忘記鬆手,在辰王這樣瘋狂的速度下,若楚飛揚不鬆開手,隻怕定會被辰王坐下的馬甩出去,後果不堪設想。

  楚飛揚卻是以力借力,不但沒有鬆開手,反而緊緊地握住手中的長鞭,整個人隨著馬兒的速度飛了起來,再借由四周隨手可觸的樹幹,雙腳輕點樹幹雙手緊拉長鞭,快速地縮短自己與辰王之間的距離!

  “王爺小心後麵!”江沐辰隻顧著看清前麵的道路,一時間沒有察覺到楚飛揚正以極快的速度縮短兩人之間的距離。寧鋒見狀,已是滿頭大汗,立即大喊出聲提醒辰王。

  聽到寧鋒的聲音,江沐辰猛然回頭,卻發現楚飛揚已經近在眼前,心頭一緊,瞬間便鬆開手中握著的長鞭。

  奈何此時楚飛揚已經到達他的身後,整個人立於他身後的馬背上,隨著辰王丟開長鞭的動作,楚飛揚也立即鬆開手中已經沒有用途的長鞭。

  而江沐辰則趁著這眨眼的功夫,整個人突然從馬背上站了起來,轉身便朝楚飛揚的麵門攻去一掌……

  楚飛揚早有戒備,在江沐辰攻來第一掌的時候便見他側過身子躲了過去,而原本因為這個動作要掉入馬下的楚飛揚,卻是計算精準地反手碰觸到身後的一顆大樹,借由樹幹再次站穩了身子,與此同時,原本已經被他纏繞腰間的軟劍瞬間出鞘,朝著辰王的肩頭刺去一劍……

  辰王已是全身警戒,一手緊拉韁繩防止自己從馬背上摔下去,一手則抽出腰間的佩劍,擋住了楚飛揚刺過來的一劍……

  ‘噹……’兩劍相交,在這寂靜的林子中發出極其刺耳的聲音,擦出的火花更如焰火照亮了原本昏暗的林子。

  “王爺還未回答本王的問題呢!”兩劍抵在兩人之間,楚飛揚麵帶淺笑,江沐辰麵若冰霜,看似平常的表情下,隻有彼此知道對方在劍上用了多大的力量,若是稍有鬆懈,隻怕便會落得受傷殘廢的下場。

  “本王沒有這個義務回答你的問題!倒是楚王應該好好想想,如何向天下百姓交代今晚的事情!本王可是知道南尋萬宰相府邸曾發生過火災,宰相府無人生還!卻不想今日竟看到萬宰相死於我西楚的土裏上,不知他與楚家有著怎樣的瓜葛?而楚王在處理南尋幽州這幾件事情上卻含糊其辭,不會是楚家有不臣之心,不想被虎威將軍發現,楚王便借著皇上給你的權力,讓虎威將軍留在南尋吧!”江沐辰自是十分聰明之人,盡管今夜之事有些突然,但隻要細想便能夠找出許多的漏洞,便見他目露狡詐地看向楚飛揚,出口的每一句話均能夠置楚家於死地。

  “哈哈哈……”而楚飛揚竟是將辰王的猜測當作笑話一笑了之。

  “王爺不去酒樓說書,可真是浪費了這極好的口才和想象力!若是元家名下沒有酒樓,本王倒是可以與容公子討個人情,讓王爺去天福樓說書,保證王爺生意興隆、財源廣進!”手上的力道瞬間加重,楚飛揚的劍氣壓住江沐辰的,迫使辰王微微往後退了一步。

  眼見著自己將被楚飛揚逼下馬背,江沐辰緊接著加大手上的力道,瞬間扳回劣勢,再次站穩腳步,目光陰沉地射向楚飛揚,不再與他廢話,手上的長劍直接反守為攻,刺向楚飛揚的要害……

  楚飛揚卻也是膩了這樣靜止不動的狀態,見辰王向自己進攻,便轉動手腕,巧妙地擋住辰王刺過來的長劍。

  兩人你攻我守、你守我攻,竟在馬背上恣意打鬥了起來,而他們腳下的馬兒卻因為受驚而狂奔了起來,一時間呼嘯風聲刮過兩人耳旁臉頰,卻隻見二人竟均沉浸在揮劍中……

  看著漸漸遠去的兩道身影,立於林中的眾人均是驚出了一身冷汗,寧鋒正要騎上馬背追過去,卻見禁衛軍副統領張嵐竟帶著禁衛軍騎馬奔了過來……

  ------題外話------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