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8節

  而雲千夢此時卻已從百花中收回視線,轉而看向米嬤嬤,招手讓她靠近,在她耳邊低語幾句,便見米嬤嬤神色慎重的轉身離去!

  而此時身在風荷園內的蘇青,已是被雲若雪纏的頭疼不已!

  “娘,你就答應雲千夢吧!女兒真的很想去壽宴啊!”雲若雪拽著蘇青的衣袖,撒嬌的使勁搖著!

  而坐在軟塌上的蘇青則是頭上帶著暗紫紋花鑲玉抹額,被雲若雪糾纏了半天,加上已有近兩個月的身孕,讓她此時疲憊不堪,恨不能讓王嬤嬤把雲若雪關起來!

  可雲若雪卻是一點眼力見都沒有,絲毫不見蘇青臉上的疲倦,丟下蘇青的衣袖,改而搖晃她娘的身子,同時嘴巴還不閑著“娘,你要是舍不得那些東西,就弄些假的丟給雲千夢,至少先讓我參加壽宴吧!現在家裏頭,爹爹也很少來你這裏了,祖母那邊更是不待見我們!若我們還整日的足不出戶,遲早會被欺負死!到時候,你生了兒子又如何?沒有勢力,照樣被嫡出的打壓!倒不如讓我參加壽宴,好生的覓得一個佳婿,說不定還能對弟弟的前途有所幫助!”

  這是雲若雪及笄以來參加的第一個宴會,自然是十分的重視!

  可現在卻是她的親娘阻攔著不能參加,便又讓她心急如焚!

  畢竟,即便以往蘇青如何的疼愛雲若雪,她心中都明白,女兒終究是不如兒子的!

  蘇青手中握著的那些家產,以後怕也走到不了自己的手上,與其留給這個還未出生便已經跟自己搶奪母愛家產的冤家,倒不如給了雲千夢,還能換回自己出人頭地的一次機會!

  而此時蘇青已是被雲若雪一連串快而長的話饒暈了頭,隻見她抬手拂去雲若雪的雙手,有些受不住的扶住雲若雪的雙肩,商量道“雪兒,不如你隨娘去你外祖母府上住幾日?你外祖母可是差人來說,甚是想你!”

  可此時雲若雪滿心滿眼的隻有輔國公府的穀老太君,竟一時想不起她娘口中的外祖母是哪位!

  畢竟,一個是皇封的正一品誥命夫人,一個隻是小小的四品恭人!

  兩者之間孰輕孰重,雲若雪心中還是拎得清的!

  更何況,此時蘇府內的那位蘇老夫人,隻不過是她外祖父在世時的續弦,算不得上是雲若雪真正的外祖母,隻是因為外祖父的關係才如此稱呼,因此平日裏雲若雪也是不願意去蘇府走動,免得遇見那個愛在她們母女麵前擺架子的老太太!

  因此當雲若雪想起蘇青口中所說的外祖母時,想也不想的便開口說道“我才不要去見那個老太太,她哪有老太君的風度氣質!那小家子氣的樣子,讓人看了就惱火!”

  蘇青本也不喜歡那繼母,隻是此時當她親耳聽到女兒對自己娘家人的評價後,她的臉色驟然黑沉了下來,抓著雲若雪雙肩的手猛地用力,眼中更是浮現出絲絲怒……

  “嘶……娘,很疼啊!”雲若雪手臂被抓疼,柳眉頓時緊皺了起來,尖著嗓子便叫了出來!

  可還不等蘇青出言訓斥她,便見王嬤毋匆忙的走了進來“夫人,柳姨娘來了!”

  聞言,蘇青眼中閃過恨意,隨即道“不見,讓她滾!”

  “嗬嗬,姐姐這是怎麽了?火氣如此之大?”可這時,柳含玉卻已是來到了內室,帶著一身的柔媚笑容走到蘇青的麵前,目光卻是不著痕跡的打量了蘇青周身一圈!

  隻見此時的蘇青不知是因為最近諸事不利還是懷孕的關係,膚色黯淡的很,尤其往日那似水柔順的眸子更是透著一股子的毒意,隻怕女人看了畏懼、男人見了厭惡!

  蘇青知道柳含玉此時在心中取笑自己的容貌,隻是她就不信,若柳含玉。有了身孕,還能像十幾歲的女兒家那般冰清玉潔招人憐愛?

  柳含玉自是看出蘇青眼中對自己的輕視,便也不氣惱,徑自在蘇青對麵的圓凳上落座,看著對麵母女兩的模樣緩緩開。“想必二小姐還在為穀老太君壽宴的事情頭疼吧!依我看啊,姐姐您就成全了二小姐吧!咱們雖是相爺的人,可說到底也隻是個奴婢,小姐們以後有個好歸屬,咱們日後年老色衰了才能在這後院安身立命!否則,主子一不高興,便把無權無勢的我們給趕出了府,到時候,真是哭叫無門了!”

  蘇青冷眼看著柳含玉的在自己麵前裝腔作勢,嘴邊溢出一抹冷笑,卻並未把柳含玉看作是自己的對手,隻冷聲說了一句“你以為我是你?”便徑自閉目躺會軟塌上!

  再難堪的場麵,柳含玉也是經曆過了,此時聽著蘇青的譏諷,她隻是無所謂的笑了笑,不管蘇青是否閉眼,接著說道“姐姐的家世,我自然是比不上!隻是,家世再好又如何?姐姐如今已是相爺的姨娘了,難道你還能在出了相府後另嫁?即便回了娘家,隻怕娘家人對於一個被夫家趕出門的女兒也是不待見的吧!”

  此時的蘇青生冷不忌,繼續閉目養神,任由柳含玉如何的歎息感慨,均是沒有動容半分!

  而一旁伺候的王嬤嬤卻是對來意不明的柳含玉起了疑心!

  畢竟,以往的柳含玉膽小懦弱,見著夫人就如老鼠見到貓!

  可自從有了大小姐撐腰後,柳含玉仿若變了一個人,不但處處討得相爺的歡心,更是對夫人越發的不尊重!

  常言道無事不登三寶殿,今日她如此登門,又不顧主人的冷麵相待徑自笑臉待了這麽久,想必心中是懷著某種目的的吧!

  而雲若雪見她娘閉上了眼,又見以往對自己唯唯諾諾的柳姨娘如今如此的得意,心中不禁升起一抹怒意,便冷冷的盯著柳含玉,看她還能說出什麽好話來!

  柳含玉卻是對雲若雪展顏一笑,右手食指無奈的繞著絲帕,隨即慢慢開。“妹妹直到今日才真正的體會到人老珠黃的真義!想那花姨娘進府才兩月有餘便有了相爺的骨肉,那般健康年輕的身體,真不是我們能夠趕得上的!”

  說完,柳含玉還重重的歎了口氣,眉目中的失落似假還真,讓人分辨不出!

  可蘇青卻在聽到這句話時猛地睜開了雙目,那雙原本無力的眸子中,此刻竟隱隱浮上猩紅,讓人看之便心懷懼意!

  隻見她麵色陰沉,眼中盡是陰霾,聲音更如地獄閻王,直視著柳含玉咬牙切齒道“花姨娘有孕了?”

  柳含玉聽她如此一問,麵現詫異,不禁驚訝道“姐姐難道不知此事?相爺一早便趕去了扶柳院,隻怕此時扶柳院已被各種珍奇補品給塞滿了!”

  說完,柳含玉仿若才察覺到自己的失言,立即以手掩嘴,眼中有些抱歉的看著蘇青!

  此時冷清的風荷園與那熱鬧的扶柳院可是兩個極端,而這兩個院中的女主子卻又同時懷有身孕,如此差別的對待,是人都會受不了的!

  聽到柳含玉裝腔作勢的聲音,蘇青反倒是笑了,她這一笑,倒讓柳含玉……心中沒了底,不禁有些嘀咕,難道這蘇青是被氣瘋了?這種情況下居然還能笑的出來!

  蘇青自然不是笑花姨娘有孕一事,而是笑柳含玉的無知,想用這點事情便挑起自己的怒火,讓自己在雲玄之麵前大吵大鬧,這也太小看她了!

  隻見蘇青淡淡的下著逐客令“柳姨娘回吧!”隨即便閉上了雙眼,拒絕與柳含玉交流!

  而柳含玉隻覺自己說了半天,似乎對蘇青的觸動並不大,本想留下來再說點什麽,隻是此時王嬤嬤卻走上前擋住了她的視線,讓她隻能有些潰敗的走出風荷園!

  隻不過,在柳含玉離開後,蘇青卻是突然睜開雙目,眼中那無邊的恨意嚇得雲若雪一屁股坐在地上!

  而蘇青的心中卻是不住的叫囂著:雲玄之,你竟如此負我,如今更讓幾個小妾欺侮到我的頭上,我定要整得你的後院不得安生!

  如此發誓,蘇青的渾身不禁跟著輕顫起來,嚇得王嬤嬤輕搖著她的身子擔憂道“夫人又夫人,您這是怎麽了?”

  一旁的雲若雪則是趁機翻著蘇青的東西,想找出雲千夢口中的嫁妝!

  “若雪,你在幹什麽?”一聲大喝,嚇得雲若雪雙手一抖,原本捧在手中的玉壺摔在地上,立即支離破碎!

  雲若雪隻覺背後黏著一道冰冷至極的視線,手心不禁冒出冷汗,怔怔的轉過身,見蘇青此時對自己怒目而視,便討好道“娘,我隻是隨便看看!”

  而蘇青卻是滿目的怒火,自己今時今日已是如此的被動,可這個親女幾竟還未了一己之私而如此的逼自己,要說不寒心,那是假的!

  如此一想,蘇青的聲音更冷了三分“你不要癡心妄想了,我是不會答應的!”

  可此時的雲若雪已是魔障了,見又被蘇青拒絕,整個人瘋了似得跳了起來,立即要衝到蘇青的麵前拚命,幸而有王嬤嬤在中間攔著!

  隻是雲若雪出口的話也甚是傷人“娘,那嫁妝遲早是我,那你不如現在便交給我!否則我告訴爹爹和祖母,你說他會怎樣?”

  蘇青隻覺自己的心窩被雲若雪插上了一把刀,而雲若雪還嫌不狠,更是使勁的扭動刀柄,把她的心攪得千瘡百孔!

  王嬤嬤見雲若雪竟如此蠻不講理,本想勸解,可想起上次雲若雪對自己說的話,便硬生生的壓下了已經到嘴邊的話,隻能盡量的攔著雲若雪,不讓她接近蘇青!

  而雲若雪見激將法不成,腦中靈機一動,直嚷嚷道“你若不給,我今日便撞死在這!反正我已毀容,還怕什麽?”

  說著,便猛然轉身,朝著那床柱奔去……。

  而外間伺候的丫頭婆子見大事不好,一個個嚇得想進內室看看情況,可又想起相府嚴明的規矩不敢亂動,隻能派了一名小丫頭去扶柳院,讓她趕緊請相爺過來!

  裏麵的王嬤嬤早已嚇傻了眼,隻能憑著本能的去拉雲若雪,幸而是拉住了她的手,否則雲若雪這已衝出去撞在木柱上,不死也殘了!

  蘇青見親生女兒逼自己到這個份上,眼中盡是絕情,剛要開口,卻聽見外間的丫頭婆子紛紛向雲玄之請安,讓她慌忙間頓時收拾著臉上的神情!

  而雲若雪聽到來的人是雲玄之,心中一喜,尋死的動作卻是更猛了些……

  文 第五十六章 外甥舅母共同退敵

  “這是在幹什麽?都是死人嗎?還不快上去把二小姐給我拉下來!”雲玄之踏進內室一看,王姆姆抱著雲若雪的腰,而雲若雪卻是一門心思的想去撞床上的那顆木柱,氣的雲玄之大吼一聲!

  而原本不敢進內室的婆子丫頭,見雲玄之發話,立即紛紛上前,拉扯間又不敢弄傷弄疼了雲若雪,十幾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雲若雪給拉坐下……

  而一旁的蘇青則早已懶得看她,徑自捂著心口坐在軟榻上,眼帶幽怨的看著許久不見的雲玄之!

  “青兒,這到底是怎麽回事?你素來是個穩妥的,為何雪兒做這等丟人現眼的事情你卻不阻止?你可是她的親娘啊,竟然忍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女兒尋死!你的心到底是什麽做的?為何如此狠辣!我真是錯看了你!”雲玄之見蘇青隻顧自己坐在軟塌上休息,竟連對他的請安也給忘記了,頓時怒上心頭,當著所有人的麵,指著蘇青的鼻子便大罵了起來!

  蘇青靜靜的聽著雲玄之的指責,眼中的淚緩緩滑下眼眶,臉上卻竟無半絲傷痛難過,最後竟仰頭大聲笑了起來……

  半餉,這才撐著腰站起身,眼中含淚、嘴邊噙笑的走向雲玄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道“相爺確實錯看了奴婢!而奴婢,更是錯付了真心!原以為相爺心中還是有奴婢的,可現在奴婢才明白,任何人都能夠取代奴婢,相爺更能夠為了任何人而忘了奴婢!相爺這麽久不曾來看過奴婢母子,此時見麵,卻又這樣疾言厲色,好似奴婢做了多麽傷天害理之事!您說,是您傷奴婢深,還是這一切就真全是奴婢一人的錯?”

  雲玄之被蘇青一陣反問,頓覺語塞!

  一想這些日子以來,蘇青有孕,而自己又因為得了幾今年輕貌美的侍妾,便真的沒有再踏足風荷園!

  又想起今早自己聽到花姨娘有孕後欣喜的模樣,恨不能把整個相府的庫房都搬去扶柳院,卻對同樣有孕的蘇青不聞不問!

  想起這些年蘇青管理相府的辛苦,以及她當年不顧名分的跟了自己,雲玄之一時間慚愧不已,看向蘇青的目色中充滿心疼,張口低低喊了聲“青兒”卻又不知該解釋什麽!

  一旁的王嬤嬤見蘇青逐漸又抓住了雲玄之的心,不禁為蘇青的好手段叫好,便悄悄遣走屋內的丫頭婆子,自己架起還想鬧騰的雲若雪,把內室讓給蘇青表演!

  而此時的蘇青看上去卻是異常的平靜,隻見她朝著雲玄之擺擺手,有些看破紅塵的意味“奴婢此刻隻想好好的為相爺誕下一名男孩兒,對於那些爭寵爭勢之事已是無心也無意,相爺也無需為此感到內疚!倒不如去扶柳院多多陪伴花姨娘,畢竟,她是首次有孕,心中定是有些害怕的!”

  說著,蘇青便轉過身,不再看雲玄之,隻是那輕顫的肩頭卻讓雲玄之心頭一痛,一個大步走上前,用力的把蘇青抱緊懷中,埋首她的肩頭,輕聲在她的耳畔低喃“青兒,別惱!她再得寵,也不及你在我心中的地位!你的孩子在我眼中,可是最好的,不許為了這種事情吃酸醋!方才是我錯了,不該不問緣由便吼了你,你不許動氣,小心傷了孩子!”

  語畢,雲玄之的雙手輕輕覆上蘇青的小腹,用心感受著裏麵還未成型的小生命!

  一顆滾燙到灼熱人心的淚滴落在他的手上,繼而傳來蘇青壓抑的哭泣聲,雲玄之再也忍不住,雙手握住蘇青的肩頭,把她的身子反了過來,狠狠的抱住了她……

  而把臉埋在雲玄之胸膛的蘇青,終於還是沒有控製住自己的情緒,一手握拳狠狠的捶著雲玄之的後背,一手卻又用力的抱住他的腰,在他的懷中放聲大哭了起來!

  雲玄之心中自知有愧,便也不阻止她的發泄,靜靜的抱著她,仍有她哭個暢快淋漓!

  半餉,蘇青這才收起眼中的淚,隻是當她看到雲玄之胸口的月白衫子盡是自己的淚痕,便羞澀的紅了臉!

  雲玄之見她這一副含羞帶怯又嫵媚動人的模樣,心中一動,便打橫的抱起她走向大床,兩人好一番纏綿溫存!

  守在外間的王嬤嬤見今日夫人竟絕地逢生,心中不禁為蘇青高興,尤其耳邊傳來內室男女歡愉之聲,更是讓王嬤嬤一張老臉笑開了花!

  可王嬤嬤一時隻顧著內室的動靜,卻把自己身邊的雲若雪給忘得幹幹淨淨!

  隻見雲若雪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家聽著這些行房之聲,小臉早已被羞得通紅,心中不禁更恨蘇青,隻恨她也不看看什麽時候了,居然還是滿腦子的這種事情,一雙搭在膝上的小手猛地握成拳,隻想著一會要如何向雲玄之告狀……

  許久,室內才安靜了下來,又過了半個時辰,雲玄之才在蘇青的相送下踏出內室!

  雲若雪見機會來了,立即從凳子上跳起來,快速的衝向雲玄之,卻被蘇青一道狠厲的目光給嚇住……。

  “對了,我倒是忘記,雪兒方才是為何要尋死?你不知你娘親有了身孕需要好生的休養嗎?若下次再如此的莽撞,看我怎麽治你!”雲玄之見雲若雪依舊是一副不知輕重的模樣,立即出言訓斥道!

  雲若雪見他快活了一番後竟把矛頭對準了自己,一時間心中萬分的委屈,紅著眼眶就吼道“現在大家心裏眼裏都沒有我,還不如死了算了!我隻不過是想參加老太君的壽宴,為何一個個……”

  隻是雲若雪還未說完,便見蘇青捂住了她的嘴,順便把她拉到身後,眉頭深鎖的對雲玄之解釋道“不是什麽大事!就是這孩子為了參加壽宴而沒有買新首飾而鬧了點脾氣,哄哄便好了!你還是快去看望花姨娘吧,這裏有我……”

  雲玄之瞪了眼雲若雪,又溫柔的朝蘇青點了點頭,這才柔聲道“晚上我再來看你!”

  說完,便大步流星的出了風荷園!

  雲若雪見自己唯一的機會也被自己的親娘給掐斷,那雙瞪大的雙目中盡是恨意,可蘇青卻隻是朝她淡淡一笑,隨即說出一句另雲若雪不敢置信的話來“你既然想去參加壽宴,那娘便依了你!”

  雲若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隻見她一臉呆滯,目光滿是狐疑的看向蘇青,卻見她娘抬手輕捏了下她的臉頰,一絲痛意傳來才讓雲若雪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一股巨大的喜悅頓時湧上心頭,雲若雪滿麵笑容的抱住蘇青,大聲問道“娘,這是真的?您真的答應了?”

  蘇青見她如此開心,也跟著笑了,一手輕撫女兒額頭的白色紗布,一麵輕道“傻孩子,當然是真的,難道娘還會騙你嗎?一會讓人通知雲千夢與老太太,讓她們晚上過來,我當你爹爹和老太太的麵,把她娘的東西還給她!”

  聞言,雲若雪點頭如蒜倒,竟一改方才凶猛的模樣,小心的扶著略顯疲憊的蘇青走回內室休息!

  綺羅園內,聽到這個消息後,米嬤嬤頓覺這裏麵一定有什麽不可告人的秘密,否則按照蘇青之前的態度,怎麽可能如此輕易的把夫人的嫁妝還給小姐?

  雲千夢則是玩味的看著窗外的景色,嘴角掛著一抹漫不經心的淺笑,讓一旁的米嬤嬤與慕春一時摸不準她們小姐到底在笑什麽,亦或是已被那蘇青給打亂了陣法!

  “小姐,蘇姨娘讓您今晚去風荷園,定是藏著什麽陰謀,您還是不去為好!”慕春到底年輕,不比米嬤嬤沉得住氣,見雲千夢如此,以為她是怒極而笑,便擔憂的開口!

  隻是,雲千夢在慕春開口後,卻笑的越發的燦爛耀眼,半眯的雙眸中射出點點寒光,如冷霜般讓人畏懼,隻是周身卻是散發著溫和的氣息,給人以錯覺!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