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7

嚇得元慶舟頓時又老實了,乖乖的立於他的身旁不再言語!

而楚飛揚則是看向雲千夢,淺笑問道“不知雲小姐有何解釋?”

雲千夢抬眸看向楚飛揚,隻覺此人太過神秘又變化莫測,方才看似是替那蘇夫人說話,此刻卻仿佛是站在自己這邊!

曲妃卿見雲千夢徑自盯著楚飛揚打量,心中焦急那蘇夫人會反咬一口,便在後麵扯了扯雲千夢的衣衫,讓她趕快澄清此事!

雲千夢則是側目看了曲妃卿一眼,給她一記放心的目光,這才看向楚飛揚,冷靜道“蘇夫人可有真憑實據?若是沒有,豈不是冤枉了千夢?當時各位夫人小姐均在場,大家都睜著眼睛看著這邊,若是我動手的,大家如此多的火眼金睛又豈會發現不了?難道蘇夫人是在說眾位夫人小姐均是睜眼瞎嗎?況且,當時是蘇小姐帶人過來挑釁,千夢幾人已是做出想讓,偏蘇小姐心高氣傲不願和解,若說這蘇小姐是故意栽贓嫁禍於千夢,也未必沒有人相信!更甚者,當時蘇小姐夫足落水,千夢奮力相救,大家可都是看在眼中的!而蘇夫人不但沒有半絲感謝之意,竟還想對千夢動粗,這等讓人家心之事,讓蘇大人如何能夠坐穩刑部尚書的位置,夫人如此的不賢良,如何協助大人打理蘇府?又如何知道大人是否受夫人的影響,在斷案辦事上不公呢?”

一番話說下來,那蘇夫人已是臉色慘白又額頭直冒冷汗、身子更是劇烈顫抖了起來,她隻是聽聞女兒落水,又在別人的議論中知道此事與雲千夢有關,便急急的跑了過來找人算賬,豈知這雲千夢竟如此難纏又伶牙俐齒,一段話說下來竟把她給繞了進去,還搭上了她家大人的名聲,豈能不讓她心中膽顫?

而那些被說成睜眼瞎的夫人小姐也不是省油的燈,紛紛出聲為雲千夢作證,指責蘇夫人冤枉好人的行徑,一時間前院一片鬧騰,唯獨楚飛揚眼中閃著笑意、容雲鶴氣定神閑的重新坐了下來,而辰王眼中暗藏疑惑……

正文 第六十章 傷我親人必付代價

“你這是在做什麽?”這時,一名身穿藍色朝服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過來,隻見他狠狠的瞪了眼地上的蘇夫人,又迅速的看了眼辰王江沐辰,這才低聲道“有什麽事情不能回府後再商量嗎?非要在大庭廣眾之下丟人現眼!你可知今日是老太君的壽宴,若是掃了老太君的興,你可擔當的起?”

那蘇夫人平白無故的又被自己夫君訓斥了一番,心中頓覺委屈,又不敢直起身子,隻能徵抬起頭來看向蘇源,悶著聲音傷心道“大人,這豈是妾身的錯?月兒因為落水,此時渾身發燙的躺在床上!可雲小姐卻執意不肯承認自己的錯誤,反倒是把妾身給教訓了一頓,真真是為難死妾身了!”

說完,那蘇夫人似是十分害怕,又趕緊的低下了身子,不再開口!

而刑部尚書蘇源則是雙眉緊皺,那雙沾染了戾氣的雙目頓時射向雲千夢,隨後徵皺眉沉聲道“雲小姐,咱們兩家也是親戚關係!我也算是你的舅舅,淺月則是你的表姐,隻是不知你與你表姐之間發生了什麽不愉快的事情,為何要推她下水?你可知女子最重視端儀,你這樣陷月兒於不義到底是何居心?亦或是受人指示?今日你若說出那幕後指使人的名字,舅舅可以向你保證,這等家醜絕對不會說出去的!否則,來人!”

說著,蘇源便開始耍橫,竟大喝一聲想換來自己的隨從把雲千夢給帶走……

曲妃卿見蘇源竟如此的陰險狠毒想陷害雲千夢,那藏在衣袖中的雙手不禁緊緊的握成了券,恨不能衝上去與蘇源理論一番!

而方才那些還出聲為雲千夢聲討的夫人小姐,都是知道這刑部尚書用刑的手段的,心中均是有些懼怕,便統統住了口,隻站在一旁看熱鬧!

雲千夢的視線則是透過楚飛揚與江沐辰直直的射向蘇源!

隻見蘇源一身正二品錦雞寶藍朝服,看上去煞是威風!

隻是,不知是不是刑部尚書當久了,蘇源臉上眼中乃至全身俱是散發著一股濃濃的駭氣,更似乎有那牢獄之中的霎氣與血腥味縈繞在他身側,讓蘇源看上去甚是嚇人,難怪那些夫人小姐立即住了口,想必平日裏沒有少聽到這位刑部尚書的威名!

而方才蘇夫人與蘇源的話,卻也是坐實了雲千夢推人下水的罪名,如此居心不言而喻!

隻不過,蘇源能夠在江沐辰與楚飛揚的麵前如此說道,想必他的背後定是站著身份比雲玄之還要厲害的人物!

否則,以蘇源與雲玄之的關係,想必他也不敢在大庭廣眾之下讓自己出醜吧!

而方才蘇源說話陷害自己之前,似乎似有若無的看了辰王一眼,雖隻是一眼,卻也讓人覺的蹊蹺!

而辰王此時也並未想阻止蘇夫人那樣的阻止蘇源,這舉動更是讓人深究……

不過,蘇源的大喝卻並未換來隨從,倒是惹得楚飛揚一聲輕笑,這才似乎發現麵前站著的江沐辰以及楚飛揚,有些膽戰心驚的立即向兩人作揖,恭敬道“下官失禮了,竟沒有注意王爺、楚相在此,請二位體恤下官心係女兒不要怪罪!至於賤內,她不懂規矩,衝撞了二位,也請王爺楚相見諒!”

江沐辰一如既往的冰冷,雙目冷掃那刑部尚書蘇源一眼卻不發一言,身子卻依舊擋在那蘇夫人的身前!

而楚飛揚則是嘴角徵揚,完美的弧度頓時讓在場的閨秀芳心暗許,而他本人卻是毫不在意,徑自在蘇源與江沐辰之間掃了一眼,那雙黑如點漆的眸子卻是笑中帶霜,讓蘇源身心不由得微微一顫,耳旁隻想起楚飛揚漫不經心的淡問“蘇大人好嚴的家教門風,也不看看這是什麽地方,竟然縱妻在此行凶,你可知,這事若被皇上知曉,蘇大人的下場會如何?想必不用本相提醒,蘇大人身為刑部尚書心中應該明白,刑部那一幹零一套極刑,可是非常的有趣!”

蘇源隻覺楚飛揚音量不高、音色溫潤,可為何他的後背竟滲出層層冷汗,尤其蘇源與楚飛揚同朝共事,自然是知道楚飛揚的手段的,平日總是麵帶笑容,可上了戰場的楚飛揚卻是冷麵將軍,那殺人不眨眼的本領連自己這個常常嚴刑拷打犯人的刑部尚書見了,也會身形巨顫!

而此時,楚飛揚竟站出來為雲千夢說話,這裏麵的關係便足夠讓蘇源好好的掂量掂量,到底是為女兒出氣而當眾羞辱雲千夢,還是給楚飛揚麵子,讓此事作罷!

雖如此想著,蘇源的目光依舊是偷偷的看向江沐辰,見他此刻依舊沒有開口替雲千夢說項的跡象,一顆忐忑的心因此才漸漸歸了原位!

隻見蘇源方才還徵彎的腰背,竟在眾人沒有發覺時挺直了起來,而麵上皮笑肉不笑的看向楚飛揚,朗聲道“相爺,這是下官的家務事,還請相爺行個方便,容下官好好與自個的外甥女說個清楚!”

雲千夢見對方不依不饒猶如毒蛇一般糾纏著自己,心中漸漸湧上怒意,臉上卻是笑的越發的燦爛,隻見她徵徵走上前,熠熠生輝的雙目透著旁人不可企及的睿智,而眸子中所射出的光芒,卻又如寒冬白雪般冰冷,一時間讓原本以為雲千夢好欺負的蘇源眼中閃過訝異!

“多謝相爺出言相助!”方才的情景,雲千夢均是看在眼中,楚飛揚看著雖是亦正亦邪有些打混的意思,可話中的意思卻是幫著自己的!

雲千夢向來人敬我一尺又我還人一丈,況且此時隻走動嘴皮子的道謝,並非難事,她又何必吝嗇!

倒不如大方相謝,也好讓蘇源有這一層的忌憚,最自己亦是有好處的!

果不出雲千夢所想,聽到她道謝的蘇源與江沐辰,兩人同時皺起了眉頭,隻不過,江源的目光是射向自己,而江沐辰的眸光卻是與楚飛揚在空中相擊,隱約可見擦出的火花!

而雲千夢仿若是完全沒有看到幾人之間的徵妙反應,徑自笑看蘇源,冷靜道“蘇大人方才所言,讓小女甚是疑惑,不如請大人指點一二!”

蘇源見雲千夢此刻竟還保持著冷靜的模樣,心中不可說沒有詫異,尤其想起前段日子,小妹蘇青的來信中提到雲千夢的變化,他還隻道是蘇青多心,可今日看來,這雲千夢竟如脫胎換骨一般,活脫脫的就是變了一個人,又見今日如此多的官家內眷在此,便心下更為謹慎,時刻提醒自己萬不可丟人現眼!

這一番思量,蘇源斂去身上故意外泄的煞氣,麵帶慈愛的笑容看向雲千夢,和煦的問道“不知外甥女有何不懂?你我甥舅雖見麵不多,但總是親戚,外甥女若有不明白的,大可直接問出,不必如此的拘謹!”

雲千夢瞧著蘇源此刻已是開始套交情扮白臉,心中甚是厭惡,便淡淡的出口問道“我母親娘家本事輔國公府,而這裏的侯爺才是我的正經舅舅,不知何時,蘇府的蘇大人成了我的舅舅了?難道是我那另兩位早年分家出府的舅舅在獨立後,竟改了祖宗的姓氏,不願在做曲家的子孫?這一點讓小女萬分不解,還請蘇大人能夠仔細的說道說道,也讓在場的夫人小姐長長見識!”

此言一出,那些夫人小姐紛紛執起手中的娟帕擋住雙唇,隻是那些彎彎的眼眸,卻是泄漏了她們此時的表情,怕是這蘇大人早已成了眾人嘲笑的目標!

蘇源不想雲千夢在眾人麵前竟如此不給自己麵子,更是當眾的譏諷自己,一時間臉上的笑容撤去,另又換上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眼中的恨意已是足以讓雲千夢死上十次八次!不過,蘇源心中雖惱怒,可也知道人言可畏,今日之事若不好好的解決,怕是那吃飽飯沒事做的禦史,便會想皇上參自己一道無辜冤枉官家小姐的奏折,屆時,自己這個刑部尚書雖還能坐住,可聲譽定會一落千丈!

隻是,麵前的雲千夢著實可惡,自己方才已是把所有的矛頭都指向她,而她居然能夠這樣沉住氣,可見此女不除,小妹蘇青怕是要深受威脅!

這樣想來,蘇源麵上一沉,出口的話也愈發的氣人“既然雲小姐不認你我之間的甥舅情分,那本官也不必給小姐這個麵子!隻是有一點,今日小女落水一事,本官絕不會善罷甘休!”

“大人要如何才不會善罷甘休?走動用刑部那一套來嚴刑拷打小女,還是四處遊說誣陷小女?況且,方才小女似乎已是把話對蘇夫人說清楚了,沒有真憑實據的事情,萬不可隨便的誣陷別人!更何況大人身居刑部尚書,則更不可隨意的懷疑旁人!若果真如此,大人認為,皇上還會放心的把處理案件的事情交給大人嗎?難道皇上就不怕大人徇私枉法、斷錯案、抓錯人嗎?還是說,這次的事情,蘇夫人與大人均是看到,是小女把蘇小姐推入水中的?亦或是有人證物證?”雲千夢見蘇源發起狠來,便也不甘人後,立即與蘇源開始了口舌之爭!

一番唇槍舌劍下來,眾人心中均是暗歎這相府大小姐好伶俐的口齒,卻也對這借著裙帶關係才爬上刑部尚書之位的蘇源產生了厭惡之感!

而蘇源雖在口舌上比不過雲千夢,可畢竟做了這麽多年的刑部尚書,卻深諳審問犯人的手段,隻見他看著雲千夢突然陰毒一笑,隨即反問“若真有人證物證呢?雲小姐推人下水,可是蓄意謀殺,其罪該誅!不知到時候,雲小姐還會不會如此的硬氣!”

雲千夢見此時對方顯然是有備而來,心下一時竟隻覺好笑,倒也不惱了,心中十分平靜,卻突然提高聲量向四周開口:“今日各位夫人小姐在場、楚相、辰王在場,還請各位替千夢做個證!我倒要看看蘇大人所謂的人證物證是些什麽,竟如此的有把握!”

說著,雲千夢往前跨出幾步,竟不需楚飛揚與江沐辰的保護,徑自站在了蘇源的麵前,那雙滿含堅毅的眸子直直看向蘇源,等著他拿出證據來!

可蘇源又豈會怕了一個小丫頭,隻見他朝著雲千夢冷冷一笑,突從寬大的衣袖中拿出一塊紫玉花形玉佩,那玉佩用淡紫色絲線串聯了起來,明顯便是女子佩戴在腰間的飾品!

眾人目光頓時看向雲千夢,隻見她今日亦是一身紫色衣裙,一時間議論聲漸起,看似對雲千夢十分的不利!

而蘇源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有時候,主審官逼問犯人不見得能讓犯人認罪,但輿論的壓力卻能擊潰犯人的心理防線,犯人輕而易舉的便投降了!

可蘇源不知,雲千夢前世便是緝毒隊長,這等小兒科的把戲在她的眼中實屬可笑,便立於原地但笑不語,任由眾人的指指點點卻悠然自得!

反倒是蘇源眼中閃過一絲愕然,斷斷沒有想到雲千夢死到臨頭居然還如此的狡猾,竟然用沉默來對付自己,便帶著滿口的審問開口:“雲小姐認得這塊玉佩吧!隻是不知,雲小姐的玉佩為何會在小女的手中緊緊的拽著!想必是小女被推下水時,從小姐身上拽下的吧!”

此言一出,前院一片嘩然,那些夫人小姐、貴族公子紛紛的看向雲千夢,竟如見到蛇蠍美人般害怕!

而辰王一向冷漠的眸子也是掃了雲千夢一眼,楚飛揚更是盯著雲千夢,眼中閃著好奇的神色,想必十分期待雲千夢接下來的辯解!

雲千夢看著那塊在陽光中散發著溫潤光澤的玉佩,又見蘇源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卻是不解釋,反而繼續道“人證呢?”

蘇源微愣,有些不解雲千夢此刻的舉動,隻是見她一個小丫頭到現在還嘴硬,怕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倒也是成全了雲千夢的好奇心,對著身後朗聲道“邢小姐,請出來吧!”

隻見方才奔出浣溪院整理妝容的邢金蝶,此刻衣衫整齊、妝容精致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