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70節

  ☆、第二百九十七章 飛揚小心!

  “萬偉,我勸你還是趕緊將金牌交出來!”注意到萬宰相變色的表情,楚輕揚低喝道,眼底是掩不住的得意。

  隻是,當他眼底的那抹得意碰觸到立於自己身前的楚飛揚時,卻瞬間破裂散去,換上無邊的嫉恨,心中更是盤算著接下來的事情該如何處理。

  “哼,楚輕揚,你還沒有資格命令本相!楚培,這兩個可都是你的兒子,天資卻是天壤之別,可真是讓人哭笑不得。你們以為楚飛揚趕來就有救了嗎?本相若是沒有萬全的準備,豈會貿然出動?”萬宰相現如今最是看不得楚輕揚的小人得誌。尤其想起自己之前與楚培約定的事情,便更加懊惱。幸而事情還未發展至此,否則豈不是害了媛媛一生?嫁給楚輕揚這樣狂枉自傲卻沒有實力的人,注定是要吃苦的。

  目光再次轉向楚飛揚,當真是人中龍鳳,奈何楚飛揚已有正妃,且除了雲千夢此生不會再娶,真是扼腕死萬宰相。

  楚培豈會聽出不萬宰相話中的挑撥之意,看著楚潔脖子上的肌膚已被萬宰相手中的長劍劃破,楚培的眉頭微微皺了下,冷聲道:“萬偉,既然這是你我之間的事情,那就由你我二人商量決定,與孩子們無關。”

  “哈哈哈……”殊不知,萬宰相聽完楚培的話竟是仰天長嘯,伴隨著晚風灌進眾人的耳中,顯得極其陰森可怕,“與孩子無關?楚培,你可真是睜眼說瞎話!你們手中可是把持著本相的一雙女兒,你竟在此大言不慚地開口說與孩子們無關?”

  “若非你先行挾持了潔兒,我們豈會拿住媛媛與婉婉?你少在此血口噴人!”楚培心頭惱火,可卻也知不能再次激怒萬宰相,否則他手中的長劍可是不長眼的。

  而謝婉婉與謝媛媛在聽到萬宰相說起她們的身世時,均是眼露震驚與不敢置信之色,兩人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身子均是瑟瑟發抖,兩人抱在一起蜷縮成一團,不敢惹怒身邊的幾人,生怕他們會將她們二人殺了。

  注意到自己女兒臉上的恐懼之色,萬宰相的眼底轉瞬即逝地劃過一抹焦急,隻是頃刻間卻隱於眼底深處,繼而浮上冷漠之色,讓人瞧不出異樣。

  “若本王是你,定不會在此時動手,也不會選擇今日動手。萬宰相,你實在是太心急了。你心急自己的女兒,更心急那半塊金牌,生怕得不到那半塊金牌,便急著在這京郊動手。可你實在是太小看本王了,你以為出了京城,本王就不知道你的所作所為了嗎?還是說你以為在京城待上一兩個月,你的實力就能勝過本王?”此時,楚飛揚淡然的開口,隻見他臉上神色平靜,不見半絲緊張焦急,更沒有一絲的情緒波動,一如在陳述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冷靜地叫人心中打顫。

  而萬宰相聽完楚飛揚的話,臉上神色果真變得有些焦慮,而更多的則是氣惱,隻見他指著楚飛揚怒道:“楚飛揚,果真是你,是你給本相下套的!你假裝前去刑部探望楚培,然後再去楚王府看望楚輕揚,就是為了引我出來。我雖然防住了這些,卻防不住玉乾帝對楚培一事提前提審,而你做了這麽多,不過是想逼著我動手!楚飛揚,你果真夠狠,不但戲耍了本相,就連你的父親和親弟弟也在你的算計之中!”

  而楚飛揚卻是平靜地聽著萬宰相後知後覺地分析,也深知萬宰相最後一句話意在挑撥離間,卻絲毫沒有在意,隻是淺笑著開口說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當真以為本王會任由你這樣危險的人物呆在西楚?”

  “楚飛揚,沒想到你竟這樣心狠手辣,連自己的父親也不放過?”楚飛揚的話剛說完,便見楚輕揚大怒吼道。自己本就懷疑楚飛揚那日前去楚王府的動機,卻不想此人這般陰險狡詐,竟是利用自己將萬偉引出來。

  隻是轉念一想,如果楚飛揚早已洞悉了一切,那今晚他的出現,難道是為了與自己爭奪那枚金牌?

  思及此,楚輕揚神色瞬間緊張了起來,蓄滿嫉恨的雙目緊盯著楚飛揚,不放過他任何一個表情變化。

  “你當真是為了引出萬偉,連我和輕揚也算計在內?”而這時,楚培竟是出聲問著楚飛揚。與楚輕揚方才的肯定不同,楚培竟是質問楚飛揚算計一事。而楚培眼中複雜的神色,亦是在楚飛揚出現後始終沒有消散過,此時射向楚飛揚的視線更是帶著一絲想知道真相的急切。

  楚飛揚卻是略微挑了下眉梢,倒是有些好奇楚培竟會在意這樣的問題,卻還是那句話,“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父親在意嗎?本王隻是不希望有人趁機在京城作亂而已!”

  聽著楚飛揚模棱兩可的回答,楚培漸漸收回自己的視線,隻是一時間卻沉默了下來,半垂著眼眸,並未再開口。

  “既如此,那你就拿下萬偉!隻是,萬偉身上藏著的東西,卻是我的!”楚輕揚似是怕楚飛揚後悔般,緊接著楚飛揚的話開口,命令著楚飛揚按照他的意思行事。

  楚飛揚有些好笑地看向天真的楚輕揚,眼底夾帶著濃濃地譏諷,帶著冷笑地反問道:“你又是以什麽身份命令本王?”

  “你……”一時間,楚輕揚氣結,正要開口謾罵,卻被楚培突然出聲喝止。

  “輕揚!”楚培一聲大喝,驚得林中飛禽四散飛去,也讓楚輕揚頓時閉上了嘴。

  “別忘了,這是你大哥!”可楚培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楚輕揚眼中泛紅,一張俊顏頓時扭曲了起來,滿是嫉恨的眼神恨不能立即將楚飛揚撕碎。

  楚飛揚亦是十分驚訝楚培方才的話,眼底不由得浮上一層興味的淺笑,卻並未接口楚培的話。

  “好一對父子情深啊!可惜楚王似乎不領楚大人的情啊!”萬宰相早已將所有人的表情看在眼底,不禁嘲諷地說道。隻是心中卻明白,隻怕在楚培的心中,楚飛揚此時的分量已經加重,若是楚培此時決定與楚飛揚聯手,隻怕吃虧的將是自己。

  隻不過,即便楚培與楚飛揚父子聯手,隻怕最見不得這狀況的除了自己,還有一個楚輕揚,這倒不失為一個突破口……

  萬宰相心中算計著麵前的父子三人,可楚飛揚卻不給他再次開口的機會。

  隻見楚飛揚一揮手,原本立於他身後待命的侍衛竟是在眨眼間朝著萬宰相等人攻過去。

  樹林中瞬間響起兵器相交的刺耳聲……

  “潔兒……”月光下,泛著寒光地刀劍相交,激起短暫地火花,卻驚得謝氏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含著濃濃擔憂地美眸緊盯著被萬宰相擋在身前的楚潔,謝氏慘白著一張臉低聲呼喊著女兒的名字。

  “爹娘……救我……”在一陣打鬥地推搡拉扯中清醒過來,楚潔看清了自己此時的狀況,尖叫出聲。

  好不容易在一片混亂中找到了楚培謝氏等人的身影,楚潔滿眼淚光地求救著謝氏。脖子上傳來冰冷地痛楚,楚潔已是感受到血液順著自己的脖頸流入衣襟中,死亡的恐懼頓時籠罩在她的心頭,求生的**更是讓她瘋狂地大喊大叫,“救命啊……爹娘……你們救我啊……”

  萬宰相見楚潔醒來,卻沒有打暈楚潔,任由她大喊大叫尋求救援,而萬宰相則是冷笑著開口,“楚飛揚,你還要進攻嗎?連自己親妹妹的生死都不管,你有什麽資格在本相的麵前談論為西楚百姓的安定而算計本相?至親之人的生死都可以不管不問,你有何資格坐上楚王的位置?你……”

  萬宰相的話還未說完,迎麵砍來一劍,驚得他立即將已經快要脫離他掌控地楚潔拉回身前,將楚潔當作人肉盾牌絲毫不憐惜地讓她擋住迎頭劈下的這一劍……

  “啊……”楚潔已是嚇傻了眼,雙腿不禁發抖發軟,整個身子直直地往下癱去……

  那原本想趁著萬宰相分神說話之際將他製服的侍衛,突見萬宰相將楚潔拉了回來,手中砍下的長劍立即往一旁歪去,從楚潔的鬢發旁擦過,讓楚潔險險地逃過一劫。

  “楚飛揚,你到底停不停手?”萬宰相看準楚飛揚的人不敢將楚潔怎樣,便立即用力將癱坐在地上的楚潔拉起身,長劍緊緊地抵在楚潔的脖子上,雙目放著嗜血地冷光直射楚飛揚,怒道:“本相早已看出來,你的人不敢對楚潔下手。既然如此,不如雙方停手,咱們好說好散!本相此次前來西楚的目的可不是與你大動幹戈,隻要拿回屬於我的東西,我自會離開西楚,再也不會踏上西楚的土地!但你若執意如此,那就休怪本相翻臉不認人!”

  聞言,楚飛揚眼中浮上一抹冷笑,正要開口,一旁的楚輕揚早已是按捺不住地揮手指揮著楚飛揚的部下,大聲罵道:“一個個都是蠢貨,一個女人有什麽下不了手的?還不趕緊將他們全部殺了?”

  “輕揚你怎麽能這麽說?那是你的親妹妹啊!”謝氏滿麵震驚地看向楚輕揚,卻見他此時已是殺紅了眼,恨不能自己衝上前殺了萬宰相。

  ‘啪!’而楚培則是一巴掌甩在楚輕揚的臉上,隨即顫抖著手指著楚輕揚罵道:“孽子!那是你的親妹妹,你怎麽能不顧她的生死?”

  奈何,楚培的這一巴掌並未打醒楚輕揚,隻見楚輕揚轉過臉,滿目憎恨地盯著楚飛揚,嚷道:“憑什麽所有的爵位名望都是屬於楚飛揚的?憑什麽我就要低他一頭?憑什麽連你們也站在他那邊?爹,我不服,我不服!那金牌本來就是我的,將來你死了,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誰也別想搶走,誰也別想!”

  “你這個孽子!”楚培已是被楚輕揚氣得說不出話來,右手再次舉起想要打下去,卻被謝氏攔住。

  謝氏怨恨地看了楚飛揚一眼,隨即滿目淚光地看向楚培,勸道:“夫君,輕揚還小啊!我的女兒生死難說,難道你還想逼死我的兒子?夫君,我雖不是高貴的公主,可輕揚和潔兒卻同樣是你的孩子,是楚家的嫡孫啊!”

  爭執中,樹林深處竟又湧上一群黑衣人,這批人穿著打扮與萬宰相的侍衛一模一樣,看來是同夥。

  “難怪萬宰相麵對本王的進攻絲毫沒有亂了方寸,原來是早就留了一手。”看著湧上來的上千名黑衣人,楚飛揚的手微微揚起,頓時有上百人回到他的身邊,將楚培等人包在中間,而其餘的人則繼續戰鬥,並未因為突然增多的敵人而退卻。

  隻是,相較於方才那一批黑衣人,新出現的黑衣人顯然是受過特殊訓練的死士,每個人的動作幹淨利落帶著殺氣,目的顯然是將對手置於死地。

  僅僅一盞茶的時間,楚飛揚的人也漸漸掛了彩,萬宰相暫時安全,又見楚飛揚這邊似是又被突破的跡象,便立即開口提醒自己的部下,“活捉楚培,其餘人格殺勿論!”

  此言一出,上千黑衣人竟突然往後退去,其中一半黑衣人居然從腰間掏出南尋特有的弓箭,盡數往楚飛揚等人的方向射去……

  見狀,楚飛揚臉上笑容斂去,眼底散發出凝重的光芒,眨眼間手上已是握有一柄長劍,隻見他微抖劍身,便聽見劍身發出嗡鳴聲,似是與主人心靈相通!

  “小心毒箭!”沉聲開口,楚飛揚提醒身旁所有的侍衛。

  “是,王爺!”所有人異口同聲回答,除此之外再無它響。

  ‘嗖嗖嗖……’毒箭瞬間射出……

  ‘噹噹噹……’毒箭被長劍擋去……

  而其中舞劍速度最快的,當屬楚飛揚,隻見他立於所有人的最前麵,手中一柄長劍如一道城牆般緊緊地護在他的身前,在月光下散發出一道道銀色的劍花。

  看著楚飛揚手中的長劍被舞地如此嫻熟,楚輕揚眼底的嫉妒已是溢出了眼眶,趁著他人均將注意力放在毒箭上時,楚輕揚悄聲移動腳下的步伐,朝著楚飛揚的身後走去……

  ------題外話------

  《楚王妃》實體書即將上市,經過半年多的艱苦努力,混合著偶的心血和汗水,實體書終於要上市了!

  此次《楚王妃》是由悅讀紀策劃,由青島出版社出版,定價55元,當當網等網站有售!

  希望親們能夠踴躍團購,團購群號:259194816、215797326!

  ☆、第二百九十八章辰王駕到

  垂在身側的手已是握成了拳,楚輕揚雙目惡狠狠地盯著楚飛揚的背影,逐漸靠近楚飛揚,緊捏著的雙拳漸漸地鬆開,趁著眾人不備之時,猛地伸出雙手,往楚飛揚的後背推去……

  可就在此時,一雙大手猛然抓住了楚輕揚的手臂,將楚輕揚拽離楚飛揚的後方。

  楚輕揚看著那雙死死握住自己的大手,眼底的嫉恨再次浮上震驚,驀然抬起頭,果真見楚培滿臉鐵青地盯著他。

  注意到楚培眼底的憤怒與失望,楚輕揚心頭一震,隨即用力地甩開楚培的雙手,眼瞳再次被嫉妒做沾滿,射向楚飛揚背影的目光帶著毒辣之色,腳下的步子再次向楚飛揚走去。

  而與方才的小心翼翼所不同的是,這一次,楚輕揚的腳步明顯迅速許多,隻是踩在地上的步伐卻極重,似是十分的憎恨楚飛揚的出挑。

  ‘啪’一聲,楚培忍無可忍地抬起手來甩了楚輕揚一耳光,希望借由這記耳光能讓楚輕揚清醒一點。

  殊不知,莫說是一記耳光,就是將楚輕揚毒打一頓,他也不會認清現在的狀況。他滿心滿眼已經被嫉妒仇恨給占據,哪有空餘的地方讓他轉換情緒和心情?

  一手捂著被打疼的臉頰,楚輕揚轉過頭瞪向楚培,怒道:“爹,你又打我!你憑什麽一而再地打我?難道你也被楚飛揚所迷惑了?爹,你醒醒吧,你以為楚飛揚是真心來救你的?他不過是看中了你手中的那幾十萬人馬!楚飛揚心思險惡,他豈會做虧本的買賣?況且,他為了引出萬偉,連自己的父親和弟兄都能夠利用,你當真以為他是什麽好東西?他現在不過是在演戲給你看!爹,我才是你的兒子,我才是你嫡親的兒子,你怎麽能胳膊肘往外拐幫著楚飛揚呢?”

  說著,楚輕揚拽著楚培的衣袖,扳過楚培的身子讓他認清楚飛揚的真麵目。

  楚培看著大兒子在為自己擋住毒箭,小兒子卻是不停地挑大兒子的刺,一時間氣得滿麵通紅,奮力地甩開楚輕揚的手,指著楚輕揚的鼻子便罵道:“你要爭奪東西,也要看看現在是什麽時候?他楚飛揚難道是吃飽撐著蘀我們來抵擋毒箭?虧得你自小在我身邊長大,我自問沒有虧待你,與你的母親也是竭盡全力給你最好的一切,可卻不想卻把你養成一個心胸狹隘的人,如今更是是非不分,竟還想著殘害自己的兄長!輕揚,你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

  “失望?我是真對爹爹失望透頂!看到楚飛揚假惺惺地前來救你,你的心思便漸漸轉向了他,這般容易善變,還妄想稱王稱帝,爹你不覺得自己不夠格嗎?”楚輕揚現如今已經變成了一隻長滿刺的刺蝟,見誰紮誰。尤其是看到素來隻疼愛自己的父親,如今竟隻幫著楚飛揚說話,楚輕揚的心裏嚴重的不平衡,更是覺得楚飛揚不應該活在這個世上,再也顧不得什麽兄弟之情,毅然決然地轉身朝著楚飛揚是身後走去。

  而早已注意到身後異樣的楚飛揚則是立即對身旁的護衛做了個手勢,隻見兩旁的侍衛立即戒備地守在楚飛揚的身後,不讓楚輕揚有可趁之機。

  楚培看著楚飛揚的人在毒箭中倒下了不少,又見楚輕揚已經失去理智胡攪蠻纏,心頭一陣疲倦,從未有過的倦怠感襲上心頭,隻是卻立即拉住了楚輕揚的手臂,堅決不讓他靠近楚飛揚半步。

  父子二人竟在一片毒箭中拉扯推搡,一個執意要置楚飛揚於死地,一個則是竭盡全力地阻止楚輕揚做傻事。

  萬宰相冷笑地看著不遠處起內訌的父子二人,將手中抓著的楚潔交給一旁的灰衣人,自己則是從衣袖中取出一支短箭,小心地將毒箭按在弦上,隨即瞄準楚輕揚的頭部,右手食指快速地拉下了弓……

  一股危險頓時侵上楚輕揚的心頭,隻覺有人舀著東西正瞄準自己,一時間停下了與楚培的爭執,雙目四下尋找著可能存在的危險,卻不想居然看到對麵的萬宰相竟手持弓箭對準了他。

  楚輕揚想也不想,順手便拉過楚培的身子擋在自己的身前,而他自己則是迅速地蹲下藏身在楚培的身後,絲毫不管楚培的生死……

  “夫君小心……”一旁的謝氏看到這一幕,眼中驚現震驚,想也不想地便朝著楚培撲身而來……

  “淑怡……”頃刻間,謝淑怡的雙眼便翻了起來,口中緩緩流下一道紅色的血液,身子直接朝著楚培倒去。

  楚培大驚,立即伸手接住謝氏,卻發現謝氏背後連中幾支暗箭,此時已是斷了氣……

  隻是,謝氏的死並未讓萬宰相停下射箭的動作,手中的毒箭一支接著一支射出,齊齊朝著楚培的身上而去。

  楚飛揚聽到楚培大叫謝氏的聲音,猛然回頭,手中的長劍顧不得護著自己的身子,瞬間伸出持劍的手,腳下的步子與此同時轉向身後,隻是一眨眼的時間便擋在了謝氏與楚培的身前。

  ‘噹……’一道清脆的響聲,在千鈞一發間,楚飛揚為謝氏楚培擋去了萬宰相射過來的毒箭。

  四周的侍衛見楚飛揚轉移了方向,也立即朝著楚飛揚湧過來,將他緊緊地圍在中間。

  隻是待這一波毒箭射完後,楚飛揚帶來的幾百人卻也是死傷了一半。

  萬宰相見狀,立即揮手讓另一半黑衣人上前,隻見五百多人殺氣騰騰地衝向楚飛揚等人,兵戎相見,再次發生打鬥。

  萬宰相口中低咒一句,就差那麽一點就可以殺了楚培,卻不想中途竟跑出一個謝淑怡,害得他功虧一簣。

  此時楚飛揚已經提高警惕護在楚培等人的身前,自己若是想要再趁亂下手,已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憤怒地丟掉手中的短箭,萬宰相滿麵猙獰地低吼道:“殺,給本相殺,全部殺了他們!”

  可他的話剛說完,隻覺一道人影從天而降,將他籠罩在一團黑影之中。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