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66節

  眾人見喜怒不形於色的寒澈竟會這般開心,紛紛伸長脖子看過去,卻看到兵部侍郎韓少勉跟在端王的身後走了進來。

  一時間,眾人沸騰的心涼了下來,看來這寒相是不會看上小門小戶家的小姐了。誰會在有了更大的魚時,還會去在乎小魚小蝦?

  “不對呀,端王府與韓府可都沒有適齡的小姐。”一名官員卻是反應了過來,皺眉看著那邊與韓少勉熱聊的寒澈,喃喃自語道。

  “難不成,寒相是替寒小姐看中了韓侍郎?”長舌的低品級官員順著那人的話說著。

  “寒相大喜了。”見端王朝辰王走去,韓少勉笑著對寒澈賀喜。

  “正盼著你來呢,近日事情太多,咱們也不能坐下好好聊一聊,今日可要不醉不歸啊。”寒澈淺笑以對,可話語間卻多了一抹輕鬆與調皮。

  “這是自然,您先忙。”韓少勉見自己的身後又有人進來,便立即往前廳走去,讓開道路。

  而此時端王則與辰王互坐一邊,兩人徑自飲著自己手中的茶,並未有太多的交流與對話。

  眾人見兩位王爺之間沒有過多的談笑,便也不敢太過大聲,紛紛退出了前廳縮在角落中。

  “下官見過辰王。”韓少勉回到端王的身邊,有利地向辰王拱手行禮。

  “韓侍郎真是越發有為了。”江沐辰看向韓少勉,自是明白向來不管世事的端王近日帶著韓少勉出席了不少的宴會,明擺著是為韓少勉鋪路。

  “七弟,太妃近日在皇陵還習慣嗎?”殊不知,韓少勉還未開口,端王已率先出聲。

  隻見端王一手端著茶盞,一手兩指捏著碗蓋,有一下沒一下地刮著碗沿,聲音雖不大,可在這較為安靜的前廳中,還是落入了眾人的耳中。

  “皇上也是一片好意,七弟又何必拒絕,反而連累得太妃……”剩下的話,端王沒有再說出口,低頭喝了一口茶,卻是微皺了下眉頭,喃喃自語道:“人生如茶啊。”

  江沐辰豈會聽不出端王話中的意思?指責他為了自己的事情,而累得元德太妃生生受罪,都說百善孝為先,可他卻連最基本的孝道卻做不到。

  而聽完端王的話,江沐辰卻沒有動怒,將手中的茶盞擱在桌上,江沐辰冷漠地開口,“本王倒是覺得人生苦短。還是比不得皇兄,有皇上的器重與信任,而本王卻……唉……人生苦短啊。”

  聞言,端王卻沒有再說什麽,他的立場向來中立,既不會偏幫玉乾帝,亦不會站在辰王的陣營中,若在此處說了太多不該說的話,屆時傳揚開隻怕他的立場就要改變了。

  他不如楚王辰王海王等人手握兵權,讓玉乾帝能夠在厭惡他們的同時又不能立即動手鏟除他們。從當年端王妃生產時意外身亡一事後,他便看透了一切,也不想再置身於權力爭鬥的旋窩中,唯有中立的立場是他明哲保身的盾牌。

  江沐辰亦不是話多之人,隻是他的雙目卻緊緊地盯著前廳的入口處,卻發現半晌不見楚飛揚的身影進來,便站起身,轉身往花園的方向而去。

  “請各位大人稍等片刻,待賓到齊,便可開宴。”而就在此時,寒澈卻轉過身,快步朝著辰王與端王走了過來,更是十分湊巧地停步於辰王三步之外,巧妙地擋住了辰王前往花園的路。

  “寒相氣了。”韓少勉雖不知寒澈為何突然回到前廳,更是不著痕跡地擋住了辰王的路,卻擔心寒澈在辰王麵前吃虧,不由得走到寒澈身邊,笑著開口,“寒相府雅氣大方,賞心悅目,正好可以讓我們欣賞一番。”

  江沐辰眼底一簇冷芒射在麵前二人的身上,嘴角不禁浮現一抹輕視的冷笑,遂而邁開步子從寒澈與韓少勉的身旁走過,直直朝著花園走去。

  “請各位大人隨管家一同前往花園賞景,宴席即刻便會開始。”寒澈見辰王的雙腳已經邁出,便靈機一動忙名管家領著所有人全部跟在辰王身後前往花園。

  聽到寒澈的話,江沐辰腳下的步子微微一頓,隨即又恢複了方才的速度,徑直往寒相府花園走去。

  相較於草木眾多的前廳,花園內則是花團錦簇,加上四處或站著、或坐令人賞心悅目的閨秀與貴婦,倒是讓原本沉靜的氣氛頓時熱鬧了起來。

  “韓夫人好福氣,韓侍郎一看便是青年才俊啊。”閨秀與貴婦們亦是看著走進花園的朝中眾臣與名門公子們,最為引人注目的自然是辰王。

  奈何辰王麵冷心硬,就連皇上的賜婚也能當眾拒絕,隻怕她們此生是沒有機會被八抬大轎抬入辰王府了,倒不如退而求其次,覓得一個對自己真心實意的夫君,也比當一個擔心受怕的辰王妃要強上一些。

  “王夫人謬讚了。”韓夫人的目光自是落在走在端王身後的韓少勉身上,眼中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謙虛地回著剛才那位夫人的話。

  “怎不見表哥?”夏侯安兒看了眼走進來的人,不但沒有看到海沉溪的身影,就連楚飛揚也不在其中,便以團扇擋住紅唇,微微湊近雲千夢小聲地問著。

  雲千夢豈會漏看了夏侯安兒方才的表情?

  這丫頭看到眾人進來,那雙明亮的大眼立即在人群中掃射了一番,在沒有看到某人後,眼底的神色不由得微微暗沉了下來。

  雲千夢淡淡一笑,順著夏侯安兒的話看向花園中,果真不見楚飛揚的身影,便也以團扇掩口,悄聲對夏侯安兒說道:“許是有事耽擱了。你瞧,海郡王也還沒有到來呢。”

  “表嫂。”見雲千夢戳穿自己的心事,夏侯安兒有些不依,抱著雲千夢的手臂微微撒嬌。

  雲千夢見她露出小女兒嬌態,眼底浮現出寵溺的笑意,伸手拍了拍夏侯安兒的手背。

  江沐辰自踏進花園那一刻起,目光便立即黏在了雲千夢的身上,涼亭在上、平地在下,由下往上看去,雲千夢一襲淺藍色衣裙俊雅飄逸,尤其在一群濃妝豔抹盛裝打扮地夫人小姐中立即凸顯出她的超凡出塵,更是緊緊地抓住了他的心,使得江沐辰的步子也隨之漸漸放緩,不願過早的與她擦身而過。

  而雲千夢此時以扇遮麵與人交流的嬌俏模樣,那含著淺笑卻又熠熠生輝的黑眸,更是吸引了辰王的全部注意力,腳下的步子在不知不覺中竟已是改變了方向,朝著涼亭的方向走來。

  ‘啪!’可就在此時,一隻大手竟蘊含掌風地猛然拍在辰王的肩頭。即便是拍在軟絲做成的錦袍上,依舊發出一道聲響,也成功地讓辰王停下了腳步,滿目冰霜地轉身看向敢偷襲自己的人。

  辰王定睛一看,卻見楚飛揚竟在方才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他的身後側,此時楚飛揚的大手還狠狠地壓在他的肩上,可此人的臉上卻噙滿了友善溫和的笑容,更是朗聲提醒著自己,“王爺這是怎麽了?好好的鵝卵石路不走,竟要走到人家栽種花草的花圃中,您看看,您這一腳踩下去,可是糟蹋了多少名花啊。”

  楚飛揚所說的話卻是隱含著更深一層的意思,落入辰王的耳中,隻見他頓時麵若鍋底、目露寒光。

  ‘啪!’一聲,江沐辰用力地拍掉楚飛揚的手,聲寒如冰道:“楚王擔心的是不是太多了?寒相還未開口,你倒是打抱不平了?若是惜花憐花,楚王不如盡數帶回府內好好疼愛。”

  楚飛揚卻並未辰王的舉動與反駁而動怒,隻見他拍了拍自己的被辰王碰觸到的手背,這才淺笑著開口,“王爺怎知本王沒有帶回府呢?王爺可不要忘了,王爺最放不下的那朵,可是在本王的府中獨自綻放。嘖嘖嘖,可惜王爺錯失機遇,此生無望,不如就在凡花中挑一朵湊合湊合吧。”

  “哼,本王比不得楚王有這般閑情雅致,整日不是飲酒作詩便是屋頂賞月,這等風流韻事,當今世上也唯有楚王能夠做得這般瀟灑不羈。”被楚飛揚一陣搶白,江沐辰心頭暗恨,觸及到楚飛揚嘴角那抹譏諷的淺笑,更是惹得他麵露不悅之色,進而反唇相譏。

  “王爺過獎了,臨近中秋佳節,一家人自然是要一同賞月的。可惜太妃去了皇陵,接下來的幾年中秋,隻怕王爺要一人渡過了。”楚飛揚豈會甘心落人之後?字字珠璣地反駁著江沐辰,當真是一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架勢。

  隻是,江沐辰在聽完他的話後,卻是露出一抹冷笑,隨即尖銳地問道:“是嗎?聽聞前幾日楚王硬闖楚王府不成,竟還拿出了先祖帝賜予楚家的腰牌,看來在楚王的眼中,先祖帝比當今聖上還要重要啊,竟能夠讓你罔顧皇上的聖旨硬闖楚王府去見楚培家人。若非皇上寬宏大量不與你計較,你以為你還有機會與家人一同賞月觀景?”

  聽到江沐辰的話,楚飛揚心中卻不見半絲意外。辰王掌管京中防衛,豈會不清楚京城的動向?隻怕此時每家官邸內外均安插了辰王的人,稍有風吹草動,消息便會在最快的時間內送到辰王的手中。

  楚飛揚認真的聽著辰王的指責,然後麵色嚴肅地點了點頭,緩緩開口,“王爺所言極是,皇上的確寬宏大量不與微臣計較。所以,皇上都不計較了,王爺又何必緊揪著不放?不過,這也怪不得王爺,皇上乃是萬民的,他的心胸自然是寬廣的,王爺當然不能與皇上相提並論。”

  一番話,巧妙地在眾人的麵前吹捧了玉乾帝,又暗示辰王,沒有寬闊的心胸是坐不上龍椅的。

  江沐辰聽完此話,緊咬牙根,恨不能朝著楚飛揚那張賊笑地臉揮去一拳以解心頭之恨。

  其他人見兩王之間暗潮湧動地對話,紛紛立於原地不敢插話,隻能尷尬地舉頭望藍天、無語問青天。

  “七弟、楚王,趕緊上來吧,那些花兒若是此時交給花匠,還是有救的。”此時,端王卻突然轉身開口。顯然,他雖然走在最前麵,卻依舊將二人之間的對話聽的一清二楚。可端王卻又假裝眉頭聽懂兩人話中更深層的涵義,隻是順著他們談論的花草開口,頓時衝散了由辰王楚王製造的尷尬和沉默。

  “哈哈,最為惜花的,當屬端王爺啊。”楚飛揚爽朗一笑,卻又靠近辰王,關懷道:“本王看辰王今日神情恍惚容易走錯地方,若是身子不適,不如又本王攙扶著王爺吧。”

  隻是,楚飛揚的手剛朝著江沐辰的衣袖探去,江沐辰的身子已是離開了花圃,站回了端王的身旁,頭也不回地朝著寒相府安排的坐席走去。

  楚飛揚但笑不語,也跟著踏上鵝卵石路,目光卻遠遠的與雲千夢碰觸了下,兩人眼中均是含著淺笑,卻又流動著情意綿綿。

  “楚王可真是能言善辯,也難怪父王總是稱讚楚王是少有的奇才,不但能夠在戰場上戰無不勝,在朝堂上也能夠舌戰群儒。楚王妃可真是好福氣啊。”此時,錢世子妃突然笑著開口。

  原本被男子吸引住注意力的眾人,在聽完她的話後,立即將目光集中在雲千夢的身上,無一不是羨慕嫉妒恨的表情。

  可雲千夢卻知錢世子妃此話的目的不僅僅是想讓眾人將矛頭轉向自己,那兩句‘戰無不勝、舌戰群儒’卻是最最要人命的。臣子功勞再大、能力再強,又豈能淩駕在君王之上?這兩個詞匯若是落入玉乾帝的耳中,定會認為楚飛揚自認功高震主已生了其他的心思。

  今日前來道賀的夫人小姐這般多,這些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傳出去,即便楚南山與楚飛揚忠心耿耿,隻怕也難逃玉乾帝的猜忌。更何況,玉乾帝已是對楚飛揚生出了不少的不滿。

  季舒雨自然也是看出了這錢世子妃沒安好心,卻沒有立即開口。一來雲千夢此時是楚王妃,由雲千夢反駁才是最有力的。二來她是貿然的開口,隻怕眾人定會認為楚家與曲家勾結,到時候不但幫不了夢兒,反而會讓夢兒更加難為。三來,季舒雨卻是相信雲千夢能夠完好地處理此事。

  雲千夢收回看向平地的視線,淡淡地看向滿麵譏笑的錢世子妃,淡雅地開口,“本妃走地不過是尋常人的路子。皇上賜婚,本妃便嫁給了王爺。要說本妃的福氣,可都是皇上給的,因此本妃這心中對皇上是感恩戴德的。隻是,要說這最有福氣的,還是當屬世子妃您呀。前一次海王府小世子周歲喜宴,太子可是十分喜歡海王府啊,可見世子妃每日都是生活在仙境之中,海王府身陽明山,這可是鍾靈毓秀的好地方,難怪能夠孕育出世子與海郡王這樣絕世無雙的人兒來。”

  說著,雲千夢淺淺地笑了,隻是笑意卻不達眼底,那雙平靜如古井、深幽如大海地眸子則是靜靜地盯著麵前的錢世子妃。

  錢世子妃被雲千夢這麽一看,心口竟沒來由地一緊,放在膝上的雙手然不自覺地緊抓了下自己的衣裙,隻覺這雲千夢的雙目平靜的讓人心中膽顫。

  待這股畏懼漸漸消退後,錢世子妃這才回過神來,可此時端王妃卻已是將話題岔開,眾人笑聲不斷地談論起了其他的事情。

  而錢世子妃的雙手卻是更加用力地捏了下自己的衣裙,心中暗罵著,該死的雲千夢,竟暗諷海王府有不臣之心,若父王知曉這樣的傳言是在自己與雲千夢的口頭爭鬥中傳出去的,隻怕世子他定會更加不喜自己。

  ☆、第二百九十二章

  錢世子妃心口的一口氣還未下去,另一口氣卻又提了上來。

  隻見原本安靜的花園中瞬間響起一陣竊竊私語,涼亭中的眾人轉目看去,則見海沉溪一身青蓮色錦衣長袍,用銀色緞帶包邊,從衣襟處開始用銀色的絲線繡著幾支交錯的竹子,竹葉隨風飄散,又因為海沉溪行走的過程中衣擺擺動,更添動感,一時間引得花園中所有小姐夫人的注目。

  加上海沉溪本就長相俊美、家世顯赫,則更加讓未嫁的小姐們摩拳擦掌,一個個伸長了脖子,盼著這位地位顯貴的海郡王能夠從姹紫嫣紅中看到自己。

  “這海郡王可真是俊朗非凡,這一身長衫既儒雅又顯貴,穿在他的身上可算是相得益彰了。難怪方才楚王妃說海王府是個鍾靈毓秀的好地方,能夠孕育出海郡王這樣絕世無雙的美男子。”一名夫人略微臉紅地收回落在海沉溪身上的視線,口氣中帶著一絲遺憾地開口,唉,這樣的美男子如今不是自己能夠攀得上的。

  聽完這位夫人的話,錢世子妃的目光驟然一沉,隨即便垂下了眼眸,長而卷的睫毛瞬間遮住了她眼底真正的神色,擋去了外人的猜測與看好戲的視線。

  雲千夢目光淡然地看了眼心懷怒意的錢世子妃,隨即笑著對那位夫人開口,“前一次去海王府,海王爺曾以山泉水泡茶款待,如今回想起來,山泉水清澈甘甜,用來泡茶品茗,可是再適合不過了。也難怪世子妃相貌嬌媚、容光煥發,如一顆珍珠般光彩奪目。”

  錢世子妃豈會料到雲千夢又將話題拉扯到了自己的身上,且從方才眾人的反應可看出,雲千夢的話已是深入到所有人的心中,認為海王府所處的陽明山一個極其養人的好地方。錢世子妃心頭頓時湧上一陣怒意,卻隻能擠出一抹笑容,緩緩抬起頭來,謙虛道:“王妃過獎了。這一切還是蒙受皇恩,先祖帝見父王腿腳不便,這才撥了這麽一塊適合修身養性的地方,讓父王能夠頤養千年。”

  隻是,這番話在眾人聽來,也不過是錢世子妃的推辭。

  雲千夢亦沒有再接著錢世子妃的話開口,隻見她緩緩飲著杯中的白水,嘴角始終揚著一抹看不出情緒的淺笑。

  見眾人在聽完自己的話後竟是麵麵相覷,隨後紛紛沉寂了下來,錢世子妃頓時明白自己被雲千夢給耍了,雙目隱含怒意地射向雲千夢,可對方此事卻已與季舒雨閑聊了起來,錢世子妃心頭藏恨,絲帕已是被雙手絞地看不出原來的模樣。

  相較於涼亭中的暗潮流動,男賓坐席間亦是波濤洶湧。

  海沉溪走到主桌前,臉上揚起一抹邪笑,淺聲問著在座的眾人,“本郡王沒有來遲吧!”

  “宴席還未開席,郡王自然沒有來遲。海郡王請坐吧。”寒澈笑著回道,隨即對身旁的管家點了點頭。隻見花園的入口處立即魚貫走入一群婢女,眾人手上捧著各色的美味佳肴,一路走來香氣隨風飄動,僅僅是眨眼的功夫,整個花園中便飄散了食物的香味,引得賓不由得食欲大振,均想看看這寒相府到底準備了什麽珍饈佳肴。

  婢女們動作輕盈嫻熟,在極短的時間內便已將所有的菜肴擺放上桌,眾人放眼看去,隻見今日寒相府的喬遷喜宴竟是以素齋為主,這讓方才以為會是山珍海味的眾人心中失落不已。

  此時寒澈則是端著茶盞站起身,對今日應邀而來的眾人開口,“多謝各位今日前來。隻是念及近日江南水患,百姓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皇上心係百姓連太子選妃一事也擱置再議,本相身為左相,應當為皇上分憂、為百姓著想,因此今日的喜宴全以素齋為主,各位手中的酒水也均已茶水代蘀,還請各位見諒!寒澈在此先行敬各位一杯!”

  語畢,寒澈仰頭喝完茶盞中的茶水,這才重新坐了下來。

  既然寒澈講話說得這般明白,眾人豈有不理解的?況且端王楚王等人均沒有麵露不悅之色,他們便更沒有資格指三道四埋怨寒澈的怠慢之處。

  隻是,眾人卻也不得不佩服寒澈揣測聖心的心思。寒相府的請帖是在江南水患之前發出,但為了避忌玉乾帝眼中的‘驕奢淫逸’,寒澈以素齋茶水待,實在是讓人挑不出半點的毛病。

  “寒相可真是心思剔透啊,然舉辦了這樣一場別出心裁的喬遷宴。”曲妃卿緩緩轉過身子,目光落在麵前的菜肴上,隻見雖全是素齋,卻是色香味俱全,讓人食指大動,實在是歎為觀止。

  雲千夢聽著曲妃卿在自己耳邊的竊竊私語,不由得抿嘴一笑,微側身在曲妃卿的耳邊打趣地開口,“寒相的確是青年才俊,心思玲瓏。表姐你看,這滿園的大家閨秀,可是有一半的目光都落在寒相的身上?表姐,你覺得寒相為人如何?”

  曲妃卿豈會聽不懂雲千夢話中的含義,不禁搖頭笑了笑,夾了一些素齋放在雲千夢麵前的小碗中,笑道:“你呀,快些用些午膳吧,莫要餓著肚子裏的寶貝兒。”

  隻是,曲妃卿雖沒有回答雲千夢的問題,目光卻是順著雲千夢的話看向不遠處的寒澈。那一身寶藍色的錦袍襯得他儒雅俊秀,又因為是新及第的文狀元,更是添了一份文雅。

  而此時他與三王以及海沉溪同桌而坐,隻見他時而抿嘴淺笑,時而開口說上幾句話,話語雖不多卻能夠讓端王等人含笑點頭,足可見寒澈此人做事穩妥、說話中聽。

  不知是不是曲妃卿太過專注地盯著寒澈,隻見本與楚飛揚交談的寒澈突然抬起頭來往涼亭的方向看去,而曲妃卿卻因為思緒沉溺在打量寒澈的表情上,竟一時沒有來得及轉開視線,兩人的目光瞬間相撞在了一起。

  寒澈頓時揚起一抹俊雅的淺笑,對曲妃卿輕輕頷首。

  而曲妃卿卻是在回神的一瞬間轉過了身,不敢再這般大膽地盯著一名男子猛看,手中的團扇猛地搖了幾下,似要驅散心頭湧上的莫名燥熱與緊張,就連玉白的臉頰上亦是微微泛著不明顯的紅霞。

  殊不知,寒澈在看到曲妃卿盯著他看時的那一瞬間,一顆平靜的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原本端著茶盞的手瞬間改為緊捏著,這才讓自己擠出笑容麵對於她。

  隻是曲妃卿不做任何表示的轉身,卻讓寒澈原本膨脹的心情頓時如被針紮般,瞬間泄去了所有的勇氣,半垂下的眼眸中含著一抹落寂,隻是轉瞬間,待他再次抬起頭麵對端王等人時,眼底卻又充斥滿了冷靜與理智。

  “這道菜真是特別。看著像是蟹粉,吃起來卻發現是冬筍、香菇等。”雲千夢夾了些素齋送入口中,細細咀嚼後淡淡地開口。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