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463

人品好相貌,不知可有許配人家了?”

聽此一問,蘇夫人眉心一跳,蘇小姐麵色一怔,屋內頓覺緊張起來。

蘇夫人半斂眼眸,眼底劃過一絲恨意,唇角卻上揚,淺笑著回答,“回王妃,這孩子尚未及笄。”

聽到蘇夫人的說辭,雲千夢緩緩點了點頭,神色認真地打量著蘇小姐,眼底帶著淺淺地滿意,“蘇小姐這樣的人品,應當配個好人家。本妃倒是聽說皇後娘娘的親弟弟,阮家公子阮玉宵也尚未娶妻,與蘇小姐倒是天作之合。”

語畢,雲千夢伸手撚起桌上果盤中的一塊糕點,動作優雅地用著。

而蘇夫人與那蘇小姐聽到此話後,雙雙臉色瞬間慘白了下來,沒想到這楚王妃今日叫自己過來,竟是打得這樣的注意。可她這樣做又有何好處?

隻是,不管楚王妃心頭有何算計,自己是決計不會讓女兒嫁給阮玉宵那樣的紈絝子弟的,更別說那阮玉宵如今也不過是個啞巴,若非阮家沒有嫡出的女兒,當今皇後尚不會撿了這麽個便宜嫁給皇上。這一道道一層層的關係撥開,蘇夫人心中更是打定主意不能讓女兒嫁給阮玉宵。

“王妃美意,可是小女年歲尚小,這等婚姻大事也不必焦急。再說,我家老爺如今被皇上派往江南督運軍糧不在京中,妾身實在不能做這樣的主。再者,阮公子可是皇後娘娘的親弟,乃是皇親國戚,我蘇家隻是普通官宦人家,豈能高攀?”蘇夫人這一條條的細數下來,倒是帶著一絲義正言辭的意味。

雲千夢靜心聽著她的一番話,臉上神色依舊,隻是卻將吃了一半的糕點放入了盤中,掏出袖中的絲絹擦拭幹淨右手,這才開口,“蘇夫人太謙虛了,蘇大人如今可是皇上身邊的紅人,小姐的身價也是水漲船高啊,將來及笄,蘇家門檻隻怕會被媒人踏破,又豈會如夫人說得這般?夫人何須妄自菲薄?”

見雲千夢依舊想為自家女兒做主婚事,蘇夫人可是急了一身冷汗,急忙道:“王妃與王爺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因此才伉儷情深。妾身自是也盼望著小女能夠得一佳胥,好生待她。將來夫妻舉案齊眉,也算是了了妾身的一樁心事。”

隱晦中,蘇夫人已是點名那阮玉宵並非良人。

雲千夢不著痕跡地打量了那蘇小姐一眼,見她眼底的焦色不亞於其母,隻是那滿是焦色的眸光中卻又帶著一絲異樣的光芒。

並未立即收回視線,雲千夢笑看著麵前的母女兩,不動聲色地開口,“夫人所言極是。小姐年紀尚小,或許將來還能趕上太子大選太子妃呢。”

果真,那蘇夫人與蘇小姐的臉色均是微微一愣,眼底閃過一絲詫異,卻已是給了雲千夢想要的答案。

“隻不過,如今江南水患讓人擔憂,太子選妃隻怕要耽擱些日子了。既然有現成的好人選,蘇夫人又何必推拒?本妃倒是十分喜歡蘇小姐,不如本妃進宮,向太後討了這聖旨,也算是給蘇小姐的見麵禮。”雲千夢不為所動,依舊堅持自己的決定。

‘撲通’一聲,燭影微閃,那蘇小姐已是跪在雲千夢的麵前。

隻見她眼底含著極重的不屈,堅決道:“王妃,臣女不願,還請王妃莫要自作主張亂點鴛鴦。”

一句話,已是以下犯上,讓那蘇夫人瞬間便了臉色,正要開口嗬斥自己的女兒,卻見雲千夢隻是淺淡一笑。

隻見雲千夢美眸盯著跪在地上的蘇小姐,盈盈水眸中卻是極快的劃過一抹淩光,笑著開口,“蘇小姐何必如此?”

蘇夫人緊緊地捏著手中的帕子,臉上的笑意比哭還要難看,掐著嗓子開口,“王妃,小女自小被妾身寵壞了,還請王妃莫要見怪。隻是這婚姻大事,還得等我們老爺回來才能再做商量,還請王妃等上幾日啊。”

“放肆,王妃是什麽人?能夠為蘇小姐保媒,這可是天大的喜事,起容得你們討價還價?”慕春柳眉一跳,厲聲嗬斥著想與雲千夢講條件的蘇家人。

“慕春。”雲千夢緩緩開口,音色卻比方才低沉了許多。

慕春聞言,立即退回雲千夢的身後,不再言語。

雲千夢則是手撐桌腳緩緩站起身,慢慢踱步到蘇小姐麵前,淡漠地開口,“既如此,你們且回去好好合計合計,本妃累了,你們回吧。”

說著,雲千夢便轉身回了內室。

蘇夫人麵色慘白,蘇小姐已是滿麵淚水,兩人憤恨地盯著雲千夢的背影,這才帶著其他的蘇家小姐一同冒著風雨回蘇家。

“王妃,她們已經走了。”慕春返回內室,見雲千夢手拿一本兵書看得入神,便將外麵的情況稟報給雲千夢聽。

隻是,心中想了想,慕春有些不解,“王妃,您又何必好心為那樣的人家做媒?您瞧瞧她們方才的樣子,恨不能吃了您,再說,蘇家與咱們……”

雲千夢隻覺耳邊聒噪,隻能放下手中的兵書,專心地盯著分析個沒完的慕春,嘴邊始終掛著淡淡地淺笑。

慕春察覺到雲千夢直盯著自己瞧,口中的聲音不由得漸漸小了下去,最終還是靜默地立於雲千夢的麵前。

雲千夢見她終於閉嘴,纖細的手指輕翻過一頁,這才開口,“方才隻不過是試探她們而已。阮玉宵隻不過是個幌子,用來試探蘇家的立場而已。況且,蘇啟在通州,必定會想法設法陷害容雲鶴,我隻不過是用此來對蘇啟敲響警鍾,讓他明白,不管他如何的張狂得意,他的家室卻遠在京城,他若是敢對容雲鶴動手,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斷了他升官發財的機會。”

她隻是想借此牽製蘇啟,讓他在做出傷害容雲鶴事情的同時,想想京城的家人。至於那蘇小姐,隻要蘇啟不拿容雲鶴開刀,她自是不會真將蘇小姐配給阮玉宵那樣的人渣。隻是,若蘇啟一意孤行,那就休怪她出手了。

說她狠心也罷,她是決計不能看著自己最珍視的朋友深陷險境而不管。

“可是,萬一那蘇夫人回去就立即為自家女兒物色人選呢?”慕春心頭擔憂,那蘇夫人方才雖喬裝的十分可憐,可眼底的神色卻騙不了人。

“喬影,事情辦得如何?”正巧此時傳來一陣開門聲,一陣極其輕盈的腳步聲傳來,雲千夢看著慕春一笑,隨即開口問著。

“回王妃,事情已經辦妥,今日以後,京城中便會知曉今日王妃邀請蘇家夫人小姐來相府做客的緣由。”喬影摘下鬥笠後才快步走進內室,隻是她肩頭的衣衫依舊被打濕了一塊,鬢發上亦是滴下點點雨水。

“辛苦了,下去將濕衣換下,莫要著了風寒。”聽完喬影的稟報,雲千夢輕點頭,繼而站起身走到窗邊,抬手推開緊閉的木窗。

“王妃,外麵風大雨急,您小心身子。”慕春趕緊拿過一件輕薄的披風為雲千夢披上。

“是啊,風雨之勢竟來得這般快……”看著外麵幾乎是傾盆而下的大雨,雲千夢修眉淡攏,輕吐出聲……

☆、第三百一十三章 風雨慾來

“該死的雲千夢,居然敢拿本官在京城的家人相要挾。”哐當一聲,一隻琉璃茶盞被用力地擲在地上,冰瓷碎裂。伴隨而來的則是蘇啟的低吼聲。

隻見他雙手撐在桌麵上,雙目狠狠地盯著地上被砸碎的茶盞,臉上盡是一片猙獰之色,在這狂風暴雨的夜晚,看上去極其的恐怖。

“大人,夫人問您改如何是好?楚王妃雖答應夫人,給出幾日時間讓夫人好生想一想,隻是卻也拖不了幾日。”送信來的家丁上前一步,在蘇啟耳邊低聲詢問著。

“哼,雲千夢豈會這般好心為本官的女兒保媒?她隻不過是擔心本官對容雲鶴下手,這才故意要挾本官。量她也不會這麽好心。你回去告訴夫人,盡量往後拖,直到拖到本官回京。”看著窗外風雨飄搖而來,蘇啟走到窗邊,透過窗子盯著黑漆漆的雨夜,眼中浮現陰狠之色。

“來人。”沉思片刻,蘇啟猛地朝門外喊道。

“大人。”一名衙役聽到聲音,快速地打開大門走進來。

蘇啟低頭沉吟稍許,繼而問道:“這幾日,容家的糧食發放的如何?”

“回大人,通州已經發放結束,容雲鶴打算明日啟程前去附近的城池查賬。”那衙役照實回答。

“哼!”一聲冷哼之後,蘇啟拿過原本擱在桌上的鬥笠穿戴了起來。

“大人,外麵風大雨大,您這是要去哪裏?不如卑職替您辦妥。”衙役見蘇啟打算出門,立即上前溜須拍馬。

“不必,本官去去就回。”卻見蘇啟眼神微微一沉,冷聲拒絕,隨即一手拉開關緊的大門走了出去……

京城皇宮。

一連幾日的大雨連綿不斷,下得人心浮動、焦躁不安。尤其如今江南水患,卻又逢此大雨,實在是雪上加霜。玉乾帝手執紫金毛筆,筆尖在硯台內蘸了蘸朱砂,隨即繼續低頭批閱奏折,隻是耳邊雨聲不斷,卻讓他不由得皺了下眉頭,冷聲問著身旁的餘公公,“小餘子,這雨下了幾日了?”

聽到詢問聲,餘公公的目光頓時瞧瞧地打量了玉乾帝一眼,見皇帝麵色冷若寒霜、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眸中泛著一抹不耐,餘公公立即小心地回答道:“回皇上的話,已經連著下了五日了。據說近日京城許多百姓家中均是淹水了,咱們宮中許多的年久失修的廢殿中,亦是浸泡在雨水中。太後方才也遣蘭姑姑前來詢問,是否需要上普國庵燒香拜佛,祈禱咱們西楚風調雨順?”

玉乾帝疾書的手微微停頓,繼而又接著寫下批示,冷然地開口,“不必,近日雨水泛濫,後宮妃嬪包括太後還是呆在宮中較為安全。普國庵畢竟是在山上,萬一路途中有所閃失,豈不是給人添亂?”

“是,奴才知道了。”餘公公低聲應下玉乾帝的囑咐,見皇帝依舊埋頭在公事中,這才抬頭看向殿外站著的一名小太監,對那小太監點了點頭。隻見那小太監得到餘公公的消息,立即悄聲離開了上書房。

“卑職參見皇上。”這時,一名身穿禁衛軍服裝的男子被張嵐放了進來,快步走到龍案前,恭敬地朝著上麵的玉乾帝行禮。

“嗯。”玉乾帝專注於眼前的奏折,隻是低聲應了一聲,眼皮淡淡地抬起輕掃麵前的黑衣人,正要繼續將視線放在奏折上,卻見他猛地抬起頭來,定睛看了眼前的黑衣人,繼而對餘公公使了個眼色。

餘公公會意,對上書房內伺候的宮人微抬手,將所有人領了出去,更是小心地為玉乾帝關上上書房的殿門,親自守在殿外。

玉乾帝丟下手中的紫金毛筆站起身,一步步走下玉階來到那禁衛軍的麵前,沉聲開口,“平身。”

“謝皇上。”那禁衛軍身受敏捷,雙腿微一用力便站起了身,隻是在天子麵前卻依舊微彎著腰身,以示尊敬。

“事情查得怎麽樣了?朕給的時間夠多了。”玉乾帝陰冷的雙眸平視前方,透過殿門上的空格看著外麵如銀絲線般墜落的雨水,一手置於腰間、一手靠在背後,君臨天下之姿讓人不敢忽視。

聽到玉乾帝的垂問,那禁衛軍趕忙將自己的身子再壓低了些,上身前傾,湊近玉乾帝低聲開口,“皇上,卑職經過明察暗訪,已是掌握了一些蛛絲馬跡。一如皇上揣測的,此事的確與楚家脫不了幹係。”

聞言,玉乾帝雙目驟然半眯了起來,眼前的景致變得更加清晰了然,一抹冷笑漸漸爬上他的嘴角,帶著一絲冷意緩緩開口,“還查到些什麽?朕讓你查的那樣東西現在何處?”

那禁衛軍見玉乾帝如此焦急,心知此事事關重大,難怪皇上已是等不及了,便立即上前一步,在玉乾帝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隻見玉乾帝聽完禁衛軍的話後,臉色風起雲湧似是風雨欲來,猶如深秋露重讓人不敢直視。

“此事確定無誤?”背在身後的手握緊成拳,玉乾帝目光如血刃般射向那禁衛軍,低沉的音色中帶著冷肅殺氣,讓人心頭巨顫不敢說錯半個字。

那禁衛軍也知此事非同小可,亦是不敢在此事上有半絲的疏漏,察覺皇帝的目光中帶著濃烈的殺氣,那禁衛軍立即低下頭,堅定回道:“卑職肯定。”

玉乾帝的臉色漸漸變得冷峻嗜血,眼底掀起前所未有的風浪雲湧,千百心思盡翻滾在這讓人琢磨不透的眼底神色中。

那禁衛軍見玉乾帝抿緊雙唇不再詢問,亦是不敢開口,徑自立於一旁,隻是即便如此,依舊能夠感受到君王身上所迸發出的不可抑止的怒意與寒氣。

玉乾帝仰首閉目,平息著心頭澎湃的情緒,再次睜眸,眼中神色一片冷靜,但那雙射放君威的龍目中卻又隱含寒意。

“那此事,太後可知情?”半晌,玉乾帝淡漠開口,語氣中含著一絲緊張卻又帶著九分的殺意。

“卑職該死,此事……”那禁衛軍雙膝點地跪在玉乾帝的麵前,麵上盡是一片慚愧之色。

玉乾帝得到這個答案,卻並未龍顏大怒,置於腰間的右手食指輕轉著大拇指上的紫玉扳指,心中卻已是有了計量。

“給朕查,楚王府楚相府、太後、輔國公府、雲相府,一個都不許放過。”低沉陰冷之聲再次響起,玉乾帝麵上一片血煞之色,顯然已是對他點名的這些人起了殺心。

“是。”禁衛軍寒聲應下,隨即自上書房偏門悄聲離開,身影不一會便消失在一片雨幕之中。

“來人,擺架……”玉乾帝揚聲開口,卻見餘公公打開殿門快步走了進來。

“皇上,皇陵守陵軍周統領求見。”卻不想,餘公公快速向玉乾帝行禮,將外麵的情況稟報給玉乾帝。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