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62節

  “王爺……”聽完楚飛揚的分析,容雲鶴眼中漸漸浮現慚愧之色,低頭深思著自己方才的舉止。

  “皇上方才雖礙於本王的麵子沒有動你,可他看向你的眼神中,卻含著濃濃的殺意!容雲鶴,你此去江南,可要小心了!很多明麵上不能解決的事情,但是暗地裏卻極好解決!不要因為逞一時的口舌之快便讓自己和身旁的人深陷危境之中!要記住,容家隻是一介商賈,朝中無人、軍中無人,皇上今日不辦你,隻是不想引起太多的流言蜚語和動蕩,但這並不代表他會容忍你,他若是不顧一切想要殺你,易如反掌!”既然雲千夢將容雲鶴當作好友,楚飛揚自是不希望雲千夢心頭難過,也算是對容雲鶴的特別照顧,這才說出這麽多的話來。

  “是我魯莽了!”眼底的倔強褪去,容雲鶴的眼眸中竟是一片清明之色,看來在楚飛揚的點撥下已恢複了以往的冷靜。

  “你此次親自前去江南,想必不是單單隻為賑災防洪的事情吧!”見他已經清醒,楚飛揚也不再深究此事,換了一個話題問著容雲鶴。

  “王爺真是神機妙算!”容雲鶴清淺一笑,與楚飛揚一同騎上馬背,低聲訴說著自己的計劃。

  ------題外話------

  《楚王妃》實體將於兩周後上市,經過半年多的艱苦努力,混合著偶的心血和汗水,實體終於要上市了!

  此次《楚王妃》是由悅讀紀策劃,由青島出版社出版,共兩冊,當當網有售,六九折37。89元!

  希望親們能夠踴躍團購,團購群號:259194816、215797326!我們會安排統一發貨!

  入群門磚:《楚王妃》團購!

  ☆、第二百八十七章

  早朝。

  “今日早朝,朕有一事與眾愛卿相商。太子年紀見長,朕與太後前些日子曾商量,想為太子納娶太子妃,不知眾愛卿意見如何?”玉乾帝高高在上,雙手霸氣地撐在麵前的龍案上,麵色冷肅讓人不敢直視,一身明黃色龍袍更是帶著天子貴氣讓人望而生畏。

  玉乾帝此言一出,立於大殿上的眾大臣紛紛麵麵相覷,眼底掩不住的是詫異與驚喜。

  太子可是西楚儲君,日後便是西楚的皇帝,如今的太子妃可就是將來的皇後,這將會帶動皇後整個家族的飛黃騰達,隻消是家中有女兒的大臣,臉上均是隱隱浮現一抹淺笑。

  “皇上所言極是。太子的確是到了娶太子妃的年紀,也好早日為皇室開枝散葉。隻是不知皇上與太後中意誰家的小姐?”已有按捺不住激動的大臣出言相問。

  其餘大臣聽到此話,臉上雖沉穩寡淡,但眼神中卻透露出一絲期盼,就連身子亦比往日站得挺直,兩隻耳朵更是豎起集中精力等待玉乾帝的回答。

  玉乾帝將所有人的表情收於眼底,目光卻是從沉默不語的寒澈身上劃過,隨即緩緩開口,“太子妃的人選,這倒是不急的。朕與太後則是屬意三品以上文武大臣的官家女子為此次入圍的人選。眾愛卿以為如何?”

  這般放寬的要求,頓時讓大殿上的氣氛活躍了起來,三品以上大臣的臉上更是露出喜不自禁的笑容,心中盤算著怎樣才能讓自家的女兒能在此次的選妃中雀屏中選。

  寒澈自然是感覺到玉乾帝看向自己的冷冽目光,想起前段時日玉乾帝無緣無故提及寒玉被自己拒絕後,想必這是皇上逼自己就範的另一種手段。

  寒澈心中有些暗惱,自己早應該在當時便留心皇上的心思,若早有提防,也不至於如今這般的被動。

  正尋思著如何為寒玉除名,大殿上竟響起一道反對的聲音。

  “臣認為此事可暫緩。”楚飛揚頎長身影自隊列中站出來,朗聲開口,清朗之聲立即壓住了大殿上的竊竊私語與心花怒放。

  “楚王爺,您這是何意?難道您不希望太子早日成家?古人雲,成家立業!太子娶了太子妃,方能將精力更好的放在國事上。”楚飛揚的話音還未落地,便有官員跳出來反對,振振有詞的模樣帶著義憤填膺。

  “是啊楚王,你有何理由反對?難道你不希望皇室開枝散葉?阻撓皇室開枝散葉與殘害皇嗣可是同等大罪,你想明白再開口。”玉乾帝順著那名大臣的話開口,語氣陰沉寒冷,帶著少有的嚴厲,更是將問題複雜嚴重化,隻怕楚飛揚若不給服眾的理由,玉乾帝真會降罪於他。

  楚飛揚卻是麵不改色,神情依舊,屹立朝堂上麵對眾人聲討卻是泰然處之,隻見他朝著玉乾帝拱手道:“皇上,江南水患,萬千百姓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皇上與太子乃是萬民的楷模,應當去奢從簡,與百姓共度難關!若是江南百姓知曉在水患期間皇上為了蘀太子選太子妃,竟是這般的大費周章,百姓會如何想?”

  語畢,楚飛揚不再言語,隻是他卻保留了一段話,算是保全了玉乾帝的麵子。玉乾帝對外聲稱國庫緊張,便命容雲鶴前往江南賑災,若是讓百姓知曉了事情,這民心所向就極難說了。

  聞言,玉乾帝眉頭猛然一皺,他倒是小看了楚飛揚,沒想到他竟以這樣的借口來堵住自己的提議。隻是,他這樣做的理由是什麽?僅僅是為了天下百姓?

  而眾臣聽完楚飛揚的話,也紛紛閉上了口,他們盡管十分想要自家女兒坐上那令人欽羨的位置,可此事卻關係玉乾帝的賢君聖德,他們自然不會傻到為了長久的利益而去觸怒玉乾帝。

  玉乾帝雙目緊盯著楚飛揚,麵色冷峻駭人,卻見楚飛揚始終身形穩重立於大殿上,這才低沉咬牙緩緩開口,“倒是朕的疏忽了!”

  眾臣見玉乾帝改變心意,心中均是一陣失望,隻是卻也從玉乾帝今日的舉動中看出太子大婚必定是迫在眉睫之事,否則皇上不會在此時當眾提出,看來,他們回去得讓夫人好好督促女兒們習得琴棋畫,為將來的選為做準備。

  “寒相、曲長卿,楚培一案已經過了這麽多天,可是結案了?”殊不知,玉乾帝方才是為了自己在百姓中的名聲才退讓了一步,此時見楚飛揚退回隊列中,便冷聲喚出寒澈與曲長卿,語氣嚴厲地問著楚培一案。

  曲長卿正準備看眼立於前麵的寒澈,眉頭微微一皺,正準備站出列,先寒澈一步回答玉乾帝的問話。

  卻不想寒澈速度極快,快速地立於大殿中央,清朗開口,“回皇上的話,楚培的案子的確已接近尾聲,待微臣整理成章呈於聖上便可,請皇上再寬限幾日。”

  寒澈的回答,出乎了曲長卿的意料,隻見他再次抬眸看向立於前方身穿正一品官服卻依舊難掩年輕的寒澈,心中是滿滿的驚訝與讚賞。

  好一個寒澈啊,才坐上左相的位置幾天,便這般會揣測聖心。

  楚王方才讓玉乾帝吃癟,玉乾帝看似退讓,心中卻定是憋著一口氣,這才立即提出楚培的案子,想給楚王難看。

  在盛怒之下,玉乾帝對楚培的判決定是極重的,可寒澈卻在此時出聲要求玉乾帝寬限幾日,等於是給楚培留了一條退路,或者寒澈是偏向與楚王的。

  “你們一個當朝宰相,一個刑部尚,兩人均是朝中棟梁,這一件案子卻整理了這麽多日,如今還要朕再寬限幾日,到底是你們二人的能力不夠,還是這案子當真這般複雜難審?或者這案子還有其他的隱情,讓你們二人無法下定論?”玉乾帝聽完寒澈的話,心頭憋著的怒火頓時爆發,直直衝著寒澈與曲長卿發泄而來。

  “皇上息怒,微臣與曲大人自然是為了謹慎起見,這才在審理案子的過程中將事情盡可能地詳盡,還請皇上寬限幾日。”寒澈卻是不卑不亢,徑自說出自己的理由與堅持。

  “皇上,楚培一案不比其他的案子,楚培在幽州多年,政績斐然,卻是出了這樣的事情,微臣身為刑部尚,不能放過任何一個犯人,卻也不能冤枉了好人!還請皇上再寬限幾日。”曲長卿踏步上前,立於寒澈的身側朗聲開口,眼中的堅持與堅定無人能摧。

  “行,朕再寬限你們幾日,若下次朕問及此時你們還沒有結論,那麽你們二人與楚培一同受罪吧!”見兩人咬緊牙關不肯鬆口,玉乾帝無法,銳利的目光更是定在寒澈的身上,想要看穿這剛上任不久的左相。

  “退朝。”冷硬著聲音開口,玉乾帝不等眾臣行禮便起身離去。

  大殿內氣氛詭異,其餘的大臣則是不敢多言的盡數離開。

  楚飛揚目光轉向緩緩朝殿外走去的寒澈,嘴角掛著一抹漫不經心的笑意。

  “王爺,想不到寒相竟會說出這番話來。”曲長卿來到楚飛揚的身邊,低聲開口。

  楚飛揚收回視線看向曲長卿,淡笑道:“方才皇上提出為太子娶妃,寒相的妹妹可是在列。不過,本王倒是覺得寒相並不願意讓其妹參選,因此在本王阻止皇上後,寒相有這樣的舉動並不奇怪。”

  “寒玉?”聽楚飛揚點撥,曲長卿腦海中浮現那長相嬌嬌俏俏、卻膽量過人的小丫頭,搖頭輕笑了下。

  楚飛揚見曲長卿這般表情,頓時搖了搖頭。這曲長卿品性端正,就是有些二愣子,對男女之情竟半點不開竅,難道他當真不想讓曲妃卿嫁人了?看來侯爺這對兒女的婚事,可真是老大難了。

  “走吧!”拍了拍曲長卿的肩頭,拍散他的傻笑,楚飛揚率先走出大殿。

  楚相府中。

  “這是近幾個月你送過來的所有賬簿與銀票。”雲千夢親手將一隻木匣放在容雲鶴的麵前,麵色略微嚴肅地開口問道:“你確定如此?”

  容雲鶴接過木匣,抬眸看向雲千夢,原本漠然的目光中浮上點點笑意,點頭道:“是。皇上本就眼紅容家的家產,平日裏也讓戶部盯著容家,如今有這般好的機會,我自是要將容家的東西運出京城。”

  這一次奉皇命前去江南賑災,則是最好的機會。

  盡管容雲鶴本身不看重錢財,可卻也堅決不會讓自己的敵人奪走。

  雲千夢見他神色堅定,便知自己多說無益,況且容雲鶴本就是極有分寸的人,相信他定會妥善管理這裏錢財。

  “你既這樣說明,我自不會阻攔。隻是此次前去江南,路途遙遠,你又剛剛得罪了皇上,一切小心。”憶起楚飛揚昨晚對自己所說一切,雲千夢心中無不擔憂地開口。

  “放心吧,我已多派了家丁隨從,也是走官道,他們再張狂也是不敢明目張膽行凶的。”對雲千夢笑了笑,容雲鶴開口說道:“楚王為了我得罪了皇上,王妃平日裏也小心些吧。”

  雲千夢點頭,寬慰他,“你隻管照顧好自己,不必擔心我們。”

  見雲千夢如此說,容雲鶴不由得輕笑出聲,心中不禁自嘲,有楚王在,又豈會讓雲千夢受到傷害?

  “車隊快要啟程了,我也該告辭了。”說完,容雲鶴站起身,對雲千夢輕點下頭,隨即轉身出了楚相府。

  “王爺可派人跟著容公子了?”目送容雲鶴離開,雲千夢這才

  問著門外的習凜。

  “王妃放心,王爺已著暗衛暗中保護容公子。”

  ☆、第二百八十八章

  “王爺今日怎麽過來了?”刑部大堂內,曲長卿與寒澈正在整理著最後的卷宗,兩人商討著楚培的事情與最終的判決,隻是兩人均是眉頭緊皺,對於楚培這個棘手人物的判決始終有些猶豫不決。卻不想,兩人商討的過程中,楚飛揚竟在衙役的引領下走了進來。

  兩人立即起身行禮,楚飛揚卻是不甚在意的笑道:“不必多禮,大家同朝為官,不必這麽拘禮。”

  語畢,隻見楚飛揚揚起長袍落座在不遠處的椅子上,並未去幹擾兩人的辦公。

  “王爺可是有事吩咐卑職?”曲長卿先行開口詢問,心中卻是明白楚飛揚不會無緣無故出現在刑部,這樣敏感的時刻,若是常人早已是惟恐避之不及,尤其此處還有寒澈看著,可楚飛揚卻反其道而為之,想必定是有他的打算。

  楚飛揚目光含笑地看向不遠處的兩人,儒雅地開口,“今日皇上已在朝上說了,隻能寬限幾日。楚培畢竟是本王的父親,還請寒相與曲大人能夠通融一回,讓本王能夠與自己的父親見上一麵。”

  語畢,楚飛揚便不在開口,端起茶幾上的茶盞淺淺抿了一口,靜候二人的答複。

  曲長卿自是沒有任何異議,隻是關鍵還是要看寒澈的。

  “這是人之常情,法不外乎人情,王爺自然可以與楚大人見麵。”寒澈又是何等機警之人?

  楚曲兩家聯姻,曲長卿又曾是楚飛揚的部下,直到現在亦是對楚飛揚忠心耿耿,楚飛揚若要見楚培,曲長卿豈會說一個‘不’字?

  他這麽開口詢問,不過是在看自己的態度而已。

  “那就多謝寒相與曲大人了。”楚飛揚擱下手中的茶盞站起身,長腿朝著大牢的方向走去。

  “王爺,這邊請。”獄卒自是認出當朝最有權勢的楚王,立即狗腿地走上前,巴結著楚飛揚,彎腰弓背領著楚飛揚來到楚培的牢房前,看著此刻躺在床上,背對著牢門的楚培,獄卒麵色溫和極其小心地開口,“楚大人,楚王爺來看您了。”

  語畢,隻見獄卒從腰間取下鑰匙,手腳麻利地打開牢門,朝楚飛揚討好地笑道:“王爺請,若有需要您盡管吩咐。”

  楚飛揚往前邁出一腳,聽到獄卒的話,低頭看眼麵前笑得極其誇張的獄卒,楚飛揚勾唇一笑,點頭稱讚道:“讓你費心了。”

  “哪裏的話,這是卑職應該做的。”那獄卒見堂堂楚王竟對他開口說話,本想再次拍馬屁,隻是在觸及楚飛揚那雙黑幽似冷玉的眸子後,竟有些心顫地收回了視線,隨即快速地退出牢房。

  “哼,楚王真是吃香,上至皇上,下至獄卒,無一不想巴結奉承。隻是不知楚王為何想起到這大牢來看望本官?”楚培自是聽到動靜,自床上坐起身,麵帶譏笑地看向楚飛揚,眼眸中所含有的不是父子之間的親情,倒是有些嫉恨之色。

  楚飛揚走進牢房,雙目掃了眼牢房的環境,目光這才看向楚培,見他麵色尚好,並未因為被關大牢便受盡苦頭,緩緩開口,“皇上已經督促寒相與曲大人近日便了解楚大人的案子,不知改日楚大人跪在金鑾殿上,會聽到怎樣的判決。”

  楚培原以為楚飛揚是來嘲笑挖苦自己,卻不想對方竟送來這麽一則消息,這讓楚培頓時不著痕跡的皺了下眉頭。

  玉乾帝近日便要審判自己,卻不知皇帝會如何對付輕揚與謝氏等人。

  而楚飛揚雖是自己親生兒子,但父子兩人隔閡已深,他會這麽好心來告訴自己這件事情?

  思及此,楚培抬眸看向楚飛揚,卻見對方正麵帶淺笑地直盯著自己,這立即讓楚培收起眼底麵上所有的擔憂神色,冷笑道:“怎麽,親手將自己的父親推上大殿受審,楚王似乎十分開心得意。”

  “楚大人何必如此,本王隻是過來看望您,不知楚大人有什麽話需要本王帶給楚王府的眾位。”除去方才從楚飛揚口中聽到的那一句有價值的消息,此時楚飛揚竟是岔開了話題,雙目似笑非笑地看著楚培,詢問著他的意見。

  “不必你貓哭耗子假慈悲。”可楚培卻是斷然拒絕楚飛揚的好意。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