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61節

  錐耍枰約杭憂抗芾懟?p>

  “不必,在沒有弄清楚他們的目的之前,不要打草驚蛇!習凜,派暗衛跟蹤那幾人,不可讓他們發現行蹤!同時告知爺爺,楚王府內的侍衛可以休息一段時日,反正有禁衛軍守著,咱們的人又何必這般幸苦!至於大牢內,還是照舊運轉,免得讓對方察覺出異樣。”楚飛揚看著那幾名係著白色圍兜的夥夫離開,含笑的眼眸中一片冰棱,極其快速果斷地下著一連串的命令。

  “是,王爺!”習凜領命而去。

  曲長卿亦是拱手道:“下官明白了!”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咱們這次就做這黃雀,看看能夠捉到多大的螳螂!”目光遠眺,楚飛揚的視線已不在那幾名夥夫的身上,嘴角的笑意漸漸深刻了起來,意境幽遠,讓人無法揣測出其意。

  “楚培的案子也該結案了!寒澈近日依舊前來刑部與你討論案情嗎?”天朗氣清,大好的風光下隱藏著數不盡的陰謀算計,立於高樓之上,則讓人一覽無遺。

  曲長卿沉吟片刻,想起寒澈辦案時的親力親為以及分析案情時的嚴謹認真,誠實地回道:“寒相每日都會到來。有時太過忙碌,他也會翻看卷宗,了解案情的走向,經過深思熟慮後,再與卑職討論案情。足可看出,寒相此人心細如發,且極其有毅力耐性,見識也十分的廣闊,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也難怪玉乾帝一眼便相中了寒澈,力排重難提升他為左相。

  話雖如此,曲長卿的腦中卻閃過上一次在海王府中,寒澈那異樣的舉動,這對於寒澈這樣極其善於隱藏真實性情想法的人而言,則顯得更加讓人懷疑。

  尤其當時寒澈還是因為妃卿妞了腳,才有那樣失態的反應的。

  思及此,曲長卿的眉頭不著痕跡地一皺,心下似乎有些明了,卻又浮上一層擔憂。

  楚飛揚聽完曲長卿對寒澈的評價,讚同地點了點頭,寒澈的確是一個心性十分堅毅的人。

  不僅僅如此,寒澈身世成謎,就連自己派出去的人也沒有查出半點消息,更可見寒澈的心思深沉、手段非常。

  “王爺,聽聞皇上以南方水患為難王爺,不知可有此事?”隱下心頭對曲妃卿婚事的擔憂,曲長卿換了一個話題。畢竟楚飛揚不是雲千夢,曲妃卿的事情可以與雲千夢深談,但卻不適合與楚飛揚細談。

  見曲長卿問及此事,楚飛揚眼底劃過一抹意味深長的淺笑,“是啊,夏季已至,南方堤壩經過這麽多年洪水的侵襲,已隱有破堤的危險。因此皇上急於修建堤壩,同時還要做好安置災民的事情。可國庫緊張,皇上自然是不願意從國庫中撥款賑災的!更何況,這些年賑災的銀兩到底有多少用在百姓的身上,隻怕無人能知吧!不過,這也許是江沐辰的主意吧!”

  楚飛揚笑得雲淡風輕,出口的話卻是點明要害。

  戶部尚乃是曲炎,曲炎可是辰王陣營的人,隻消他在戶部的賬冊上動些手腳,又有誰能夠發覺呢?

  這般作為,隻怕是想加劇容家與玉乾帝之間的矛盾,從而打破四大家族鼎立的局麵。

  一旦容家變心,玉乾帝可就少了一大支柱,加上這一年來玉乾帝與曲家的矛盾漸深,真正能夠輔佐玉乾帝的,就隻剩阮家。

  屆時眾叛親離,玉乾帝可就危險了。

  見楚飛揚分析這般明白,曲長卿一時心驚。

  一直覺得曲炎此人除去算計輔國公府的爵位與財產外,便隻剩斤斤計較。讓曲長卿不明白為何辰王會把此人拉入他的陣營。

  如今聽楚飛揚這麽一分析,曲長卿茅塞頓開,原來辰王一直等著這個機會。曲炎眼中隻有爵位一事,隻要辰王許諾給他,想必他定會對辰王言聽計從。

  這樣一個聽話的棋子,盡管不能上戰場也不能謀心機,卻在辰王的陣營中發揮著他的用途。

  “不要小看了江沐辰,他不是泛泛之輩,否則豈能在太後與皇上的眼皮子底下長大成人,壯大如百年大樹!”眼底的笑意早已轉為冰霜,楚飛揚淡淡地開口,口氣危險肅穆帶著不易察覺的狠意。

  “那王爺預備如何答複皇上?”容家與雲千夢交好,這是曲長卿知曉的事情,因此便更覺得此事的棘手。難道真的要求容雲鶴開倉濟民、修渡河堤?即便容家金山銀山富甲天下,也有彈盡糧絕的一天。

  “本王尊重容雲鶴的決定!”楚飛揚卻是輕聲吐出這句話,隨即轉身出了閣樓,騎上自己的坐騎,領著習凜往長街的方向奔去。

  榮善堂

  後院。

  “王爺今日怎麽來了?”晌午歇息的時候,聶懷遠徑自蹲在自己培育的藥草前觀察著草藥的生長狀況,看到踏步進來的楚飛揚,雖有些訝異,心中卻有些明白,隻怕是為了王妃吧。

  “本王來找容雲鶴!”楚飛揚堅定的吐出這句話,含笑的目光一掃滿園的藥草,最終落在麵對正門的廂房上。

  ‘吱……’廂房木門應聲而開,容雲鶴一身淺藍錦袍迎著打開的房門踏了出來。

  隻見他麵色淡然,眼底神色平靜如鏡麵,清聲問著楚飛揚,“王爺怎知草民在此?”

  楚飛揚卻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這榮善堂是根據夢兒的設想改造的,容雲鶴盡管把對夢兒的心思藏在心裏,可對於榮善堂卻是有著超乎想象的熱情,就連榮善堂的賬目,也是他親自核算。

  隻是,這樣的心思,容雲鶴心知肚明,楚飛揚自己清清楚楚,卻沒有必要說出口讓外人看了笑話。

  “可有止吐的方子?本王擔心夢兒孕吐會影響食欲,先給她備下,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目光自容雲鶴的身上轉向聶懷遠,楚飛揚溫文而笑,眼底盡是一片寵溺之色。

  聶懷遠卻是一副我就知道會這樣的表情,卻還是點了點頭,“我這就去把方子寫下來,從現在開始融合藥膳一起食用,倒是可以防止孕吐。”

  說著,聶懷遠便轉身,匆匆走向前堂。

  “王爺今日是專門來找草民的!”見楚飛揚故意支開聶懷遠,容雲鶴肯定地開口。

  楚飛揚款步走向容雲鶴,越過他踏進廂房內,坐下後為自己斟了一杯熱茶,待喝足之後,才淺笑開口,“南方水患,皇上欲讓容家出錢出力,派本王前來做說,本王想聽一聽你的意見和決定。”

  見楚飛揚開門見山,容雲鶴在聽完他的話後,淡漠的臉上瞬間劃過一絲冷意,稍縱即逝後又恢複了以往的淡然,徑自走到桌邊,落座在楚飛揚的身旁,淡然道:“皇恩浩蕩,這是容家的福氣!”

  容雲鶴有這樣的反應,實則在楚飛揚的預料中,可這樣一名十六歲的少年,卻能夠這般審視多度,實為少見,亦是讓楚飛揚心中劃過一抹讚賞。

  “如此說來,容公子是同意皇上的提議!”修長的手中輕轉著茶盞,楚飛揚清冷的目光中浮現一抹興味的笑容。

  “是!不過,請王爺帶草民進宮!草民想要當麵叩謝天恩!”

  ------題外話------

  《楚王妃》實體將於兩周後上市,經過半年多的艱苦努力,混合著偶的心血和汗水,實體終於要上市了!

  此次《楚王妃》是由悅讀紀策劃,由青島出版社出版,共兩冊,當當網有售,六九折37。89元!

  希望親們能夠踴躍團購,團購群號:259194816、215797326!我們會安排統一發貨!

  入群門磚:《楚王妃》團購!

  ☆、第二百八十六章

  天氣晴朗,午後時分愜意無限,玉乾帝領著瑤公主在禦花園賞花,父女二人一問一答,笑聲充斥整個禦花園,全然一副其樂融融的景象。

  這時餘公公自外麵快步走進來,見玉乾帝懷抱瑤公主玩著最簡單的魔術遊戲,便立於一旁,隻是臉上卻顯出一抹躊躇的表情。

  “有什麽事?”玉乾帝雖與瑤公主玩耍,可眼角餘光卻早已瞄到餘公公臉上的猶豫,便出聲問道。

  “皇上,楚王爺與容雲鶴求見。”餘公公瞬間隱去臉上多餘的表情,麵色謙卑地回著。

  聽到餘公公的回話,玉乾帝原本平坦在瑤公主眼前的大手立即緊握成拳,隻是眨眼的功夫卻又當著瑤公主的麵緩緩張開五指。

  “呀,怎麽不見了?”瑤公主水靈的大眼直盯著玉乾帝空空如也的大手,滿眼的不可置信。

  一雙小手將玉乾帝的手翻來覆去看了不下十遍,卻依舊沒有找到方才的那枚玉佩,瑤公主偎近玉乾帝的懷中,撒嬌道:“父皇,那玉佩哪裏去了?為何突然不見了?父皇,您還是趕緊把它變回來吧,那是瑤兒最喜歡的玉佩了,父皇……”

  嬌嬌糯糯的女娃聲,頓時融化了玉乾帝的心,隻見他爽朗一笑,卻是將另外一隻手伸到瑤公主的麵前,在瑤公主的眼前晃動了幾下隨後張開五指,隻見那枚翡翠玉佩赫然躺在他的手心。

  “哇……”瑤公主發出一聲讚歎,卻是立即將玉佩緊緊地攥在手中,小心翼翼地摸了又摸,確定是自己原先的那塊,這才笑靨如花道:“謝謝父皇,父皇最厲害了!”

  玉乾帝非常受用的點了點瑤公主的小鼻尖,這才將瑤公主交給一旁的奶娘,讓她們先行退下。

  臉上的笑容隨著瑤公主的遠去而漸漸散去,玉乾帝麵色淡然地對餘公公開口,“讓他們進來吧!”

  “是,皇上!”餘公公立即轉身出了禦花園,片刻後便見他領著楚飛揚容雲鶴快步走了進來。

  “微臣草民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兩人見玉乾帝坐在禦花園的石凳上,立即下跪行禮。

  “都起來吧,今兒個怎麽一起進宮了?”玉乾帝莊嚴開口,目光卻是打量著楚飛揚與容雲鶴,心中揣測著兩者之間真實的關係。

  “回皇上,皇上前幾日囑咐微臣去辦的事情,微臣已辦妥。隻是容公子卻想當麵謝主隆恩。”兩人應聲而起,楚飛揚目光掃過禦花園內的石桌,隻見上麵放著各色珍貴的糕點和湯水,僅僅是這一頓便足夠京城中等百姓家中過上兩三年,可曲炎卻說國庫沒有銀子,玉乾帝更是強迫容家出錢出力,真是可笑至極。

  容雲鶴當然也注意到桌上的一切,從小生活在大富大貴之家,這些東西自然是熟悉備至,隻見他半垂的眼眸中劃過一抹譏諷,隨即順著楚飛揚的話上前一步,下跪道:“草民叩謝皇上隆恩。”

  玉乾帝見容雲鶴徑自上前行禮,較為平和的眼眸中頓時閃過一絲怒意,卻是平心靜氣道:“你這是作何?你是容貴妃的親弟弟,又是容家的掌舵人,朕自然是最看中容家的!快起來吧!”

  聞言,容雲鶴卻是堅持跪在原地不動,重重地朝玉乾帝磕了一個頭,聲音漸冷道:“皇上聖明!正因為貴妃是草民的親姐姐,因此容家更應該為朝廷為皇上盡忠!所以,貴妃被皇上賜死後,容家雖然傷心難過,但對於皇上的要求卻是有求必應!一者,草民不願百姓認為容家因為皇上賜死了貴妃娘娘,便對皇上心存恨意!二者,貴妃娘娘生前行事光明磊落,容家身正不怕影子斜,因此更應該協助皇上,為皇上分憂!”

  一席話,聽得餘公公心驚膽戰,不禁暗罵這容家嫡公子的膽大包天。這樣的話,明裏暗裏都是在指責皇上冤枉了容貴妃,害死了容貴妃。若往深處追究,隻怕還在質疑皇上的判斷能力,竟沒有經過調查便賜死了容貴妃。

  而楚飛揚卻是坦然立於原地,任由容雲鶴暢所欲言,並未加以阻攔。

  玉乾帝原本較為輕鬆的表情,因為容雲鶴的話驟然陰沉了下來,渾身上下瞬間散發出怒意,卻礙於楚飛揚在場並未立即發怒,按捺著心頭不斷翻滾的怒氣,寒聲問道:“你的意思,是說朕錯殺了容貴妃?”

  聽到玉乾帝的反問,容雲鶴跪直身子,清朗如風的眸子與玉乾帝對視著,口氣不卑不亢道:“草民不敢!隻是,草民心中始終懷有疑問,貴妃娘娘養在深閨、嫁入深宮,除了家人外便隻見過皇上,為何皇上不給貴妃娘娘一個解釋的機會?容家雖是卑賤商賈,卻也是全心全意的培養貴妃娘娘,相信皇上從往日與貴妃娘娘的相處中亦能夠體會到。貴妃娘娘舉手投足滿是矜持貴氣,豈會如皇上聖旨所提到的‘德行缺失’?”

  “哼!容貴妃到有個忠心護她的好弟弟!”玉乾帝冷笑出聲,眼底冷芒綻放,似是刀劍刺向容雲鶴。

  而容雲鶴卻是麵色平常淡然,眼中神色如千年古井,無波無動,讓人窺測不出他心中真實的想法。

  看著容雲鶴威武不能屈的模樣,玉乾帝輕輕吐出一句話,“看來,你今日是為容貴妃抱屈而來!”

  誰想,這句話說完,玉乾帝的聲音頓時拔高,帶著極大地怒意站起身,指著容雲鶴的鼻尖怒道:“放肆!容雲鶴,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然敢公然指責於朕,你容家有幾條命能夠抵擋以下犯上?你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來人,將容雲鶴推出端門斬首!”

  “皇上且慢!”楚飛揚見容雲鶴惹怒玉乾帝,心知容雲鶴倔強的性子定又是犯了,便立即出聲阻止,快速出口解釋,“皇上,容雲鶴的嫡姐隻容貴妃一人,姐弟二人自小便感情深厚,要讓他接受容貴妃去世的消息的確是有些困難!且容貴妃一事確實讓人覺得蹊蹺,可是如今貴妃仙逝,一切無從查起,倒是讓人惋惜不已!”

  “楚王,你這是在指責朕斷事武斷?”玉乾帝卻是冷目相對,話中無不含刺。卻也從楚飛揚奮不顧身挺身而出的舉動中窺視出楚容兩家的關係。看來,容家是不甘一個皇商的頭銜了,迫不及待想要做出更大的成就來呀。

  “微臣不敢,微臣隻是說出自己的感覺!皇上若是覺得微臣以下犯上,那就請皇上連同微臣一同降罪,微臣絕無怨言!”說著,楚飛揚便跟著容雲鶴一同跪下,隻是他腰杆挺直,麵上一片的坦誠,絲毫不畏皇權。

  “你……”玉乾帝無言以對,看著跪在地上的楚飛揚與容雲鶴,一個手握兵權,一個手掌西楚半壁財富,若是一下子處置了這兩人,隻怕自己便會瞬間失去兩根支柱。可若是隻處罰一人,憑著這兩人的性情,隻怕也會不依。

  心中一陣惱怒,可玉乾帝卻明白自己如今是無法動這兩人,指向容雲鶴的手緩緩收了回來,玉乾帝冷聲道:“看來你今日不僅僅是謝恩來的!隻怕還有其他的想法吧!”

  “皇上英明!”容雲鶴一陣高呼,惹得玉乾帝皺眉相視,不明白他葫蘆裏又想賣什麽藥。

  “草民聽王爺說起,皇上已讓人將貴妃的屍首運回宮中,打算風光大葬,不知可有此事?”容雲鶴淡漠開口,隻是方才古井無波的眼底,卻隱藏著極深的算計。

  玉乾帝聽到‘風光大葬’四字,不禁又皺了下眉頭,“朕的確是讓人將容貴妃的屍首帶回宮中,但……”

  “皇上,容家傾盡財力鼎立相助皇上,隻不過是希望宮中的女兒能夠平安渡過一生!”容雲鶴卻是冒著大不敬地截斷玉乾帝的話,徑自開口,“既然皇上已經回心轉意,想給容貴妃風光大葬,還請皇上為容貴妃正名,還容貴妃一個清白!”

  “若朕不願意呢?容家是不是就不願出錢出力?容雲鶴,你實在是太大膽了,然敢威脅朕!”玉乾帝想不到容雲鶴的要求竟這般離譜。

  賜死的聖旨是他親筆禦,可容雲鶴此時卻要他還容蓉一個清白,這豈不是讓玉乾帝失信於天下,自打嘴巴?

  “皇上息怒!草民豈敢威脅皇上!即便皇上不還貴妃清白,容家也定會為皇上效忠,草民將親自前往江南賑災防洪,請皇上放心!”此時,容雲鶴的話鋒竟突然一轉,然十分配合玉乾帝。

  看到容雲鶴態度突然轉變,倒是讓玉乾帝微微一愣,深邃的目光深深地打量著麵前跪著的少年,隻覺他身上的沉穩之氣當真是少見,隻是這樣的人才若是為他所用自然是好的,若是不為他所用,那可就……

  “小餘子,傳朕旨意,追封容貴妃為皇貴妃,葬於皇陵西側!”下定決心,玉乾帝緊盯著容雲鶴,一字一頓地開口。

  “皇上……”餘公公心頭大震,卻也明白玉乾帝的性子,隻能咽下所有的話。

  “謝主隆恩!”此時,容雲鶴才隨著楚飛揚一同站起身,兩人共同離開禦花園。

  玉乾帝滿目怒意地等著離開的二人,抓起手邊的茶盞便用力地往地上砸去,嚇得禦花園內伺候的宮人們紛紛下跪不敢出聲。

  “讓廣威將軍前來見朕!”冷冷地丟下這句話,玉乾帝起身離去。

  “你今日實在是太大膽了!”出了皇宮,楚飛揚麵色肅穆地看向容雲鶴,嚴肅的眼眸盛滿對容雲鶴處理此事的不滿。

  “草民多謝王爺救命之恩!”容雲鶴亦知自己方才的膽大妄為,若不是楚飛揚在一旁壓著,隻怕自己此時早已死無全屍,因此這一聲道謝,容雲鶴是真心實意的。

  從容雲鶴太過清朗的目光中不難看出,這少年雖真心向自己道謝,可他的心底卻還是不服氣,楚飛揚微歎口氣,緩緩開口,“我知你報仇心切!可他是當今聖上,不是普通的老百姓,他的喜怒哀樂盡數影響著你的性命,陳老太君已經失去了容小姐,難道你還想讓她失去你?要知道,這世上,比你更恨的另有其人,他手握重兵卻還能按住性子,你為何不能?容雲鶴,你如今是容家的掌舵者,你的一言一行影響的將是容家的命運,難道你希望陳老太君醒來時,看到滿目蒼夷的容家?”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