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7節

  可雲若雪卻早已是下定了決定,下跪的動作越發的猛烈,口中義正言辭道“請姐姐成全!”

  見她執意如此,雲千夢心中無比厭煩,嘴邊卻笑道“妹妹真是有心了!妹妹的這番孝心,若是外祖母知道了,定會欣慰!不管妹妹去否,姐姐定會把妹妹這份心思告知外祖母,想必她老人家定不會怪罪於你,因此妹妹還是快快請起,莫要讓下人們看了去,以為姐姐欺負了妹妹,從而離間咱們姐妹的感情!”

  說著,雲千夢手中的力道暗自加重,迫使雲若雪不得不直起身子!

  而雲若雪則是一麵暗暗吃驚,這養在深閨的雲千夢何時有這等力氣,卻又因為手臂的疼痛而徵微皺了下眉,剛要開口繼續遊說,卻見慕春與米瑭瑭已經越過她的兩個丫頭,一左一右的架住了她的身邊,便隻能暫時作罷!

  隻是,此時雲若雪的小臉上滿是委屈,似乎真是因為不能親自為老太君祝壽而傷心不已!

  雲千夢則是收回雙手,轉而走上首座款款坐下,見她這一副可憐的模樣,秀眉輕蹙微歎口氣,為難道“妹妹這又是何必呢?姐姐早已對祖母表明想讓你參加壽宴!可問題是,蘇姨娘不允許!說到底,蘇姨娘是妹妹的親娘,雖是個奴才,妹妹的頭上卻壓著一個……孝,字!若違背了蘇姨娘的意願,怕是對妹妹的聲譽不好吧!”

  說完,雲千夢仿佛真的十分的困然,一手竟輕拍了下桌麵,表示她也無能為力!

  雲若雪聞言,拭淚的手徵微一頓!

  她自然是知道自己娘親為何不肯放行,隻是昨日她苦勸一天,蘇青硬是不鬆口,自己便存了僥幸的心理來到綺羅園,希望雲千夢能夠帶她去輔國公府!

  否則,以她對雲千夢那深入骨髓的恨,又豈會降低自己的尊嚴來求這個沒有娘的小賤人?

  雲千夢見她眼底浮上各色情緒,便知雲若雪定是在蘇青那吃了釘子,這才把主意打到自己的頭上,否則以雲若雪的性子和她對自己那徹骨的恨,怕是打死她也不會踏進綺羅園一步的!

  一時間,偏房內安靜了下來,雲千夢不緊不慢的優雅用茶,而雲若雪則是心急如焚的想著如何讓雲千夢點頭答應自己!

  “小姐,該去給老夫人請安了!”這時,米嬤嫉出聲提醒到!

  米嫉姆自是看不慣雲若雪,尤其此女當時還想毀掉她家小姐的清白,此時竟又厚著臉皮的來求小姐,當真是無恥至極!

  而方才聽了雲若雪那一席話,更讓米嬤嬤隻覺這世上為何有這等不要臉皮的人!

  雲若雪的外祖母可是蘇府內的老太太,那輔國公府的穀老太君可是她家小姐的嫡親外祖母,與這庶出的雲若雪八竿子打不到一塊!

  可雲若雪卻是亂攀關係,硬是把老太君喊成了她自個兒的外祖母,著實讓人惡心!

  又見雲若雪一副廝磨硬泡不肯離去的模樣,米嫉惶怕雲千夢看著堵心,便出言提醒,免得浪費了綺羅園的茶水!

  雲千夢豈能不知道米嬤嬤的心思,仿若沒有發現天已大白,一時有些吃驚,立即站起身忙道“已經這麽晚了,咱們快走吧,可不能讓祖母久等!”

  眾人忙湧上前,扶著雲千夢往外走去,一眾人把原本立於中間的雲若雪給擠到了一旁,而見眾人如今如此的寶貝雲千夢,雲若雪眼中快速的閃過一抹嫉恨,隨便便垂下頭,默不作聲的朝著雲千夢半蹲了身子行禮,一副十分委屈可憐的模樣!

  雲千夢走到偏房門口卻又似乎想起房內還站著一個雲若雪,便又折回雲若雪的麵前,拉過雲若雪捏緊絲帕的手,關心道“還未來得及問妹妹,頭上的傷如何了?可好些了?”

  雲若雪臉上立即飄出感動的神色,眼眶徵紅、聲音哽咽道“謝姐姐關心!妹妹一切都安好!況且還有姐姐送的凝脂膏,妹妹用了幾天,隻覺頭上的傷疤真是淺了不少,還未來得及向姐姐道謝,倒是讓姐姐先來關心妹妹了!這真是讓妹妹受寵若驚,如今隻想好好的與姐姐相處,能夠與姐姐一同替外祖母祝壽!”

  話題重新又繞道壽宴的事情上,雲千夢輕拍了拍雲若雪的手,帶著一絲為難,語重心長道“妹妹,你傷勢還未穩定,還是好生在蘇姨娘身邊養傷!興許與蘇姨娘多溝通溝通,她便想通了,姐姐可是一直等著妹妹的好消息啊……”

  說完,雲千夢淡淡一笑,帶著眾人便離開了偏房,留下水兒冰兒伺候!

  雲若雪見人家正主都已離去,自己呆在這裏也毫無建樹,便陰沉著一張臉,帶著丫頭婆子滿身怒氣的踏出綺羅園!不料半路卻又遇到趕來綺羅園的柳姨娘!

  見禮後,柳含玉走近雲千夢,在她耳邊輕聲說了些什麽,隻見雲千夢雙目半眯,又瞅著柳含玉眉目之間的失落,知她心中不好受,卻還是讓她把這事告知老太太與雲玄之,在柳含玉不解的目光中,帶著丫頭婆子趕往百順堂……

  被雲若雪與柳含玉這一耽擱,卻是誤了不少時辰!

  幸好雲易易喜愛睡懶覺,待雲千夢來到百順堂向老太太請了安,雲易易這才滿眼稀鬆、踏著慵懶的步子走進暖閣!

  屋內的丫頭婆子見雲易易如此小孩模樣,紛紛低頭笑了!

  而老太太與雲千夢則是眼露寵溺,隻見老太太拉著雲易易與自己同坐一張太師椅上,伸手替雲易易捋了捋耳邊的碎發,心疼的對雲千夢說道“這丫頭想必是昨兒個玩累了,今日竟起不來了!難怪我說怎麽半天不見人影呢?”

  話中的意思,名麵上是對著雲千夢說著雲易易,實則便是說的雲千夢!

  想必昨日雲易易已把外出的經過對話一字不漏的都稟報給了老太太,而老太太卻不滿意自己當時對於凝脂膏的回答,因此便借題發揮說了這些話,暗指雲千夢因為一些小事而怠慢了給她請安!

  對於這種毫無意義的爭鋒,雲千夢一笑而過,卻也是暗藏機鋒的反駁“隻是妹妹太過客氣,一路上總是道著謝,倒是讓孫女有些不好意思!大家本就是一家人,送點見麵禮給妹妹是我這個姐姐應該做的!可妹妹卻是個深知感恩的,弄得孫女更想對這丫頭好了!”

  老太太見雲千夢如此說道,原本含笑的眸光微微一沉,麵上的笑意淡了幾分!

  這雲千夢明擺著便是說自己連一個小丫頭都不如,收到雲千夢送來的禮物卻沒有半點的感謝之意!

  可若要老太太有骨氣的把已經收下的東西扔給雲千夢,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畢竟,那套首飾可是少有的好貨色,又走出自……“福貴堂”以老太太視財如命又愛慕虛榮的個性,定是把那首飾深深的收藏了起來,待到老太君壽宴時佩戴,以顯示她在相府的地位!

  老太太心中因為雲千夢的話有些不悅,可想起這些日子雲千夢對自己的恭敬、對雲易易的照拂,加上輔國公府的勢力,老太太心中的不悅漸漸的淡了些,畢竟現在還不是對付雲千夢的時候,這偌大的相府中,雖說是柳含玉。管家,可柳含玉卻是對雲千夢言聽計從!

  而雲玄之向來與自己這個母親不親近,好不容易雲千夢巴結自己,自然是不能把人給得罪死的,否則易析易傑怕是會受到影響!如此想來,老太太的神色溫和了不少,注意力暫時離開了雲易易的身上,笑著對雲千夢開。“昨兒個夢兒送來的首飾倒是十分的精致富貴,祖母心中十分的歡喜!”

  雲千夢聽出老太太口氣中的服軟,便也笑得眉開眼笑,立即溫順道“隻不過是孫女的一點心意!這麽多年,孫女也並未多盡孝道,還是祖母不嫌棄看得上孫女,這才成全了孫女的一點孝心!”

  聽著雲千夢的回複,老太太那些微提著的心漸漸了放平了,至少雲千夢讓她明白,隻要她接收了雲千夢的心意,那一切都好說!祖孫二人在雲易易不明所以的目光中相視而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時,芮嬤嬤進來通報,說是柳姨娘來了!

  老太太點頭讓人進來,隻見柳含玉今日一身淡黃及地煙籮裙,頭上佩戴著幾支翠玉管子,耳旁的玉環在她走動時發出徵徵的晃動,甚走動人!

  隻是那張峨眉淡掃的臉蛋下,竟有著些徵的疲倦,即便走向老太太雲千夢行禮,也顯得有些有氣無力!

  “姨娘這是怎麽了?為何滿麵倦容?”老太太與雲千夢還未開口,雲易易倒是現出了聲!

  若是平日在蘇府這般沒大沒小的,老太太也不會多少什麽!

  可今日雲千夢與柳含玉這兩個相府的人同時在場,雲易易這等不知禮數,讓老太太麵上頓覺無光!

  而雲千夢卻隻是淡掃雲易易一眼,隨即執起手邊的茶盞慢條斯理的喝著……

  老太太用眼角餘光快速的看了眼雲千夢,見她對於雲易易的。a話不甚在意,便暗自瞪了雲易易一樣,這才開。“柳姨娘難道是病了,精神頭如此不好!”

  這話說的有些重了,有那個做姨娘的病了敢進主子們的內室的,到時候被主子們冠上一個故意過病氣的罪名,怕是輕則被趕出府,重則杖斃!

  因此,柳姨娘在聽到老太太這不深不淺的訊問後,身形一時僵住,臉上的麵色更加的蒼白,隨即膽戰心驚道“讓老太太費心了!奴婢隻是昨日看賬本忘了時辰,直到寅時才歇下,這才略顯疲態!”

  說話的同時,柳含玉偷瞄雲千夢一眼,隻見對方此時亦是注視著她,嘴角的淡笑如外麵百合般淡定自如,竟讓柳含玉一顆被老太太嚇到的心安定了下來,說道最後,聲音中已不見之前的懼怕,竟帶著一絲讓人刮目相看的堅定!

  見柳含玉這瞬間的轉變,老太太那暗藏淩厲的目光瞬間刮向雲千夢,卻見對方早已轉開了眼,拉過自己身邊的雲易易,替她整理著頭上的珠釵!

  挑不出雲千夢的錯,老太太隻能繼續麵對柳含玉,有些沒好氣的問道“最近內院沒有什麽事情發生吧!那蘇青可有老實些了?”

  老太太這些天因為雲易易的來到而十分高興,對之前雲若雪與苗嬤嬤之間的事情便也暫時擱置了!

  尤其雲千夢之前對雲若雪的各種態度,竟如霧裏花又水中月一般讓老太太有些琢磨不透,便也決定先看看情形再來處置蘇青母女!

  被老太太提問,柳含玉恭敬道“蘇姨娘這幾日均呆在風荷園中為老太太抄寫佛經,二小姐也是乖乖呆在自己的閨房中養傷!奴婢今日過來,是有一事稟報!”

  說到這裏,柳含玉停頓了下,目光潛意識裏看向雲千夢,見雲千夢用眼神給她鼓勵,便雙膝跪地道喜“恭喜老太太,方才扶柳院的嬤嬤來報,說是住在那邊的花姨娘有了一月的身孕!”

  說完,柳含玉便朝著老太太磕起了頭,屋中大大小小的丫頭婆子也紛紛跪下,朝著老太太道喜!

  雲千夢帶著雲易易站起身,兩人半蹲行禮,欣喜道“恭喜祖母、賀喜祖母!”

  麵對整屋子滿臉歡喜的人,老太太反倒是陰沉著臉,那雙暗晦不明的眸子中閃爍的不是喜悅,而是一抹深思與狠厲,臉上猶有來不及收回的吃驚,讓所有道喜的人不知該不該繼續說下去!

  而此時,雲千夢與雲易易則已重新坐下,雲易易則是因為沒有去深思這件事會引發的後果而吃著小桌上的糕點,而雲千夢則早已想透徹了這裏麵的彎彎繞繞,卻是不發一言的欣賞著老太太略顯猙獰的臉色!

  “老太太!”一旁的苗嬤嬤見老太太徑自陷進自己的思緒中,又見跪了一屋子的奴才,便輕聲提醒!

  老太太從思路中回過神來,見一屋子的人等著自己開口,便淡道“都起來吧!”

  隨即有看向柳含玉,仔細的問道“那花姨娘有幾個月了?平日裏的那些丫頭婆子伺候的可好,若身邊沒有個知冷知熱的,暫時先把瑞珠調到她院中!我這瑞珠可是個心細如發的,定能伺候好那花姨娘!”

  雲千夢見老太太突然轉變態度,竟對那不起眼的小喉娘關懷備至,被茶盞擋住的眸子中劃過一道冷光,嘴角若隱若現的浮上一抹譏諷之笑!

  有誰能夠想到,這看似錦繡前程、母慈子孝的相府,竟是如此的肮髒不堪!

  兒子為了自己的名譽利用親生母親,而母親為了保證兩個親孫的前途,竟對一個姨娘肚中還看不出男女的胎兒狠下殺手!

  這等喪盡天良的事情,從老太太的口中說出,竟是那麽的自然和諧,卻讓人背後起了一層寒票!

  而柳含玉早已得了雲千夢的囑咐,在老太太說出這話時立即笑道“讓老太太費心了!奴婢一早便把這好消息告知了相爺,此刻相爺已是讓奴婢派了幾個穩妥的前去伺候!而老太太這邊也是缺不得人的!瑞珠姑娘如此體貼心細,有她照顧老太太,也讓我們放心不少!”

  老太太見柳含玉如此說來,一時也找不到好的借口繼續往扶柳院塞人,隻能有些不樂意的點了下頭!

  雲千夢見老太太已是有些不悅,便起身告辭,與柳含玉一起退出了百順堂!

  一行人走出百順堂許久,柳含玉這才朝著雲千夢恭敬的福了福身,感激道“奴婢代三小姐謝大小姐送來的首飾!三小姐很是喜歡,若不是今日出了花姨娘的事情,三小姐一早便趕去綺羅園,親自向大小姐道謝!”

  雲千夢見柳含玉如此真摯,便也不客氣,站著受了她一禮,這次扶起柳含玉,笑道“三妹客氣了!我見她也沒有幾伴首飾,而柳姨娘管家亦是盡心盡力,這點首飾不足掛齒!況且,三妹與我一同參加壽宴,穿著打扮上自然不能太過寒酸!”

  柳含玉忽而聽到這個好消息,立即一掃方才的寂寥,眉目中多了幾分喜色,嘴角控製不住的徵微往上揚起,對於雲千夢更是感激涕零“三小姐何德何能得大小姐如此抬愛,奴婢做牛做馬都無以為報!”

  對於這種誓死效忠的話,雲千夢聽得多了,卻並未認為人會永遠至此,尤其大宅院中為了生存和自身的榮華富貴,隻有永遠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敵人,更讓她不會輕易的去相信任何人的保證!

  隻不過,柳含玉既然表明忠心,雲千夢也沒有打破沙鍋問到底的讓她說出一個忠心的期限,隻是從米嬤嬤的手中接過一直紅緞錦盒,把那方比手掌稍大的錦盒放進柳含玉的手中,溫和道“也不知能不能入姨娘的眼!前幾日在為幾位妹妹挑選首飾時看到的,覺得十分適合柳姨娘,便買了下來”

  柳含玉簡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隻見她滿眼震驚的望向雲千夢,卻見對方依舊是一副淺笑淡然的模樣,便有些激動的打開錦盒,隻見裏麵放著一隻羊脂玉手鐲,其光澤溫潤內斂,乳白的玉身上竟有一朵類似梅花造型的紅色圖案,瞧那模樣,完全是純天然的!

  即便柳含玉不像蘇青那邊見多識廣,卻也隻此玉鐲定是價值不菲之物,竟有些不敢碰觸它,深怕打碎了!

  雲千夢見她一副萬分小心的模樣,親自拿起那玉手替柳含玉戴上,隨即仔細的看了看,誇讚道“果真還是姨娘適合這鐲子,更襯得姨娘嫵媚動人了……”

  柳含玉聽雲千夢的誇讚,雙頰浮上兩朵紅雲,右手有些珍惜的摸上左手腕上的玉鐲,謙虛道“是小姐送的鐲子好,倒是奴婢埋沒了這鐲子!”

  雲千夢聞言,卻隻笑不語,緩步往綺羅園的方向走去!

  柳含玉見狀立即跟上,思索半餉,才低聲開口:“小姐,花姨娘懷的若是男胎,怕在相府的地位便不可同日而語,到時候……”

  有些話,柳含玉不敢說也不能說,隻是前麵那句話,卻是大實話!

  花姨娘若真是生下男胎,那便是相府的長子,不管是不是嫡出,這個孩子定會被中年得子的雲玄之視若珍寶,到時候別說雲嫣等人,即便自己這個嫡出的大小姐,風頭恐怕也會被那庶子壓過!

  柳含玉考慮的這些,雲千夢早已想到!

  隻不過雲千夢卻是一點都不擔心!

  且不說那花姨娘隻不過是個貧苦人家的女兒,即便是老太太與蘇青,恐怕也不會讓她輕易的生下孩子!

  而花姨娘要防的還不止這兩人,那與她同時被雲玄之納入房中的三個侍妾,此時恐怕才是最嫉恨她的吧!

  要說這深宅內院中懷孕並不困難,但是保住胎兒、生下孩子、把他們撫養成人,才是最艱難的,而現在,不過是一切苦難的開始!

  雲千夢看著柳含玉那同樣有著羨慕與嫉妒的表情,緩緩開口:“現在是姨娘管家,什麽該做、什麽不該做,姨娘應當想清楚!既然父親已經知道了花姨娘的事情,那姨娘更應該好生的待她!否則出了事情,父親第一個問罪的便是姨娘!”

  柳含玉聽著雲千夢的分析,立即收起臉上那不該有的表情,額頭徵徵冒汗,忙不迭的稱是!

  見柳含玉不敢再有其他的心思,雲千夢又接著開。“隻不過,姨娘也不必太過擔心!這花姨娘是你挑選的人,想必對於她的底細,姨娘是最清楚不過的,又何必在意一個剛剛得寵的小姑娘?倒不如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同樣有孕的蘇姨娘,讓她們兩人能夠常常見麵,加深兩人腹中孩子的感情!”

  被雲千夢點醒,柳含玉眼中一亮,心思頓時活絡了起來,她怎麽就沒有想到這點?

  一時間柳含玉竟有些蠢蠢欲動,遂欲轉身交代身後的丫頭去辦這事,卻被雲千夢阻止“我看這事,還是得有勞姨娘親自跑一趟吧!免得蘇姨娘自持身份尊貴不肯開門見這些丫頭!”

  柳含玉隻覺雲千夢言之有理,便立即對她福身告退,急急的朝著風荷園的方向走去!

  直到視線看不到柳含玉的身影,米嬤嬤這才擔憂道“小姐何必處處為她著想?倒不如讓柳姨娘也攙和進去,到時候一起清理了這些癡心妄想的!”

  而雲千夢卻是望著前方空無一人的相府花園,素手輕拂過身邊齊腰的百花,隻覺這後院的女人與百花沒有絲毫的區別,這一季的花凋謝了,自然有下一季的來填補整個花園,便淡然道“就算除掉了她們,相府還會填充更多的女子!與其去浪費時間與不想熟的女子相處,倒不如繼續用柳姨娘,至少在我的麵前,她還沒有弄虛作假玩詭計的手段和資本!”

  米嬤嬤聽之,隻覺十分有理,便點了下頭不再言語!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