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460節

  雲千夢接過信封與玉牌,打開信封抽出裏麵的宣紙,細細地看著上麵的內容,秀挺的眉微微一皺,心中有些不好的預感,隨即抬眼看向習凜問道:“王爺可回來了?”

  “夢兒這麽快就想為夫了?”殊不知,雲千夢的話音剛落,院外便響起楚飛揚戲謔的聲音。

  習凜在楚飛揚走進院子的時候,便低頭退出院子,隻守在院外。

  雲千夢則是迎上前,把手中的信紙交到楚飛揚的手中,輕聲道:“皇上召你進宮,可是為了此事?”

  楚飛揚掃了眼書信上的內容,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隨即溫柔地對雲千夢開口,“不止這些,皇上已經懷疑宮中的容貴妃是假冒的!幸而咱們提早做了準備,找了身形與容貴妃一樣的死囚,否則此次容家可就是欺君之罪了!”

  見楚飛揚如此說到,雲千夢心頭微微一緊,卻是冷靜地分析著,“此事除了我們便隻有陳老太君和容雲鶴聶懷遠知曉,他們三人是絕對不會把這等殺頭的大事說出去的,那還有誰有這樣的本事,既逃過了咱們的眼睛,又能夠捅到玉乾帝的麵前!我想,海王和海恬從中作梗的幾率也不大,畢竟容貴妃是皇後親自賜死的,宮中上下人盡皆知,他們斷然不會懷疑容貴妃還活著。”

  “看來,這次是我們在明,敵人在暗了!”楚飛揚緩緩吐出這句話,遂而沉聲喚道:“習凜,從今日起,加派三倍的人手守護楚相府,王妃出行隨行的暗衛也增加兩倍,不可有半點差池!”

  “是,卑職遵命!”

  ☆、第二百八十四章

  “飛揚,你這是?”見楚飛揚總是含笑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寒氣,雲千夢不禁擔憂地問起,“是不是皇上又有什麽舉動了?”

  玉乾帝防心之重、疑心之重,又極其善於利用一方去抑製另一方實力的迅速增長,這的確是帝王之道。.

  可惜,正因為他的疑心太重,錯把忠良當作賊人,乃至楚飛揚楚南山如今在為朝廷效力的時候,同時又懂得保留實力以免將來的變化。

  錯失了楚家這一門的忠烈,玉乾帝在朝中隻怕不會像以前那般如魚得水了。

  “江南水患,皇上讓我前去容家,說服容雲鶴打開江南地區容家的糧倉濟民,同時要求容家出銀子出勞力修建江南堤壩。這才命人從亂葬崗找回容蓉的屍首,打算好生安葬容蓉,讓容家明白,容家能有今日,全是皇恩浩蕩,若他們不識抬舉,隻怕下場比之容蓉還要淒慘。”楚飛揚緩緩道來,微翹的唇角上沾染了譏諷之意,望向遠處的眼瞳中盡是一片譏笑。

  聞言,雲千夢輕蹙蛾眉,原以為玉乾帝召楚飛揚回宮僅僅是商討江南水患一事,不想這其中竟還藏著這麽多的事情。

  剛剛賜死了人家的女兒,卻又施恩般要容家出錢出力,這樣的好事哪裏有?可玉乾帝卻還擺出皇恩浩蕩的模樣,讓容家感恩戴德,可真夠卑鄙的。

  “夢兒,你如今有了身孕,素日裏盡量呆在相府中,莫要出門。”楚飛揚現今唯一擔憂的是雲千夢的身子,敵人在暗處,且隱藏的極好,他們一時半會隻怕是查不出來,萬一夢兒被捉住,後果不堪設想。

  雲千夢明白楚飛揚的擔憂,慎重地對他點了點頭,寬慰道:“我沒事,身邊有這麽多暗衛,你放心吧!且府裏一切有上官嬤嬤和洪管家打理,我缺什麽少什麽,都會在第一時間補上,倒真不用出門。”

  見雲千夢應下自己的要求,楚飛揚這才鬆了一口氣。

  權利地位,他都可以拋卻,卻無法忍受她離自己而去,所以總是盡最大的能力護著她。

  “習凜。”雲千夢卻是轉過身,對守在院外的習凜輕呼道。

  “王妃,有何指示?”聽到雲千夢的聲音,習凜立即踏進院子。

  “讓高平再查,看看近日京城中到底混進了什麽人?有什麽人打算為難楚家,查清楚!對了,派人盯住楚王府內的謝氏等人,看看她們私下有沒有接觸過什麽人!”遞出玉牌,雲千夢低聲對習凜下命令。

  “是!”小心地接過玉牌,習凜返身出了夢馨小築。

  “你倒是比我還要細心。我原先也沒有想到謝氏和楚輕揚等人。加上近日皇上又派禁衛軍守著楚王府,的確不會讓人聯想到他們。”見雲千夢不放過任何的人和細節,楚飛揚勾唇一笑,隨即從衣袖中拿出一隻繡著蓮花的荷包替雲千夢別在腰間。

  隻見雲千夢淺綠色的衣裙配上用嫩黃絲線繡成的荷包,當真是相得益彰,美的如出塵的蓮花般讓人轉不開眼。

  “這是什麽?”雲千夢好奇地拿起垂在腰間的荷包,湊近鼻尖輕輕地嗅了嗅,隻覺裏麵散發出一陣極其清淡卻又舒服的香味。

  “我平日裏也不用香料,如今有了身孕跟應該遠離這些東西,你怎麽就弄了這麽一個荷包來了?”有些好笑地抬眸看向楚飛揚,雲千夢輕笑道。

  楚飛揚卻是失神在她的輕言淺笑中,牽過她的手帶著她在院中散步,避過毒辣的驕陽,帶著她來到鬆樹下乘涼,一手則是把玩著她腰間的荷包,笑道:“隻是小玩意,我讓慕春繡好的,再讓聶懷遠放了些安神保胎的草藥在裏麵,可護著你的心神。”

  見楚飛揚這般細心,雲千夢纖手輕輕拂過荷包,小心地把它放在腰側,改而攬住楚飛揚的手臂,笑道:“你倒是比我還要心疼這孩子。”

  見雲千夢又開始調皮,楚飛揚抬手輕點了點她的眉心,打趣道:“那若是我將來隻疼孩子,夫人豈不是要捧醋狂飲了?”

  雲千夢皺皺鼻尖,白嫩的臉頰上不禁浮現兩朵粉色的雲霞,低聲嘟噥道:“誰捧醋狂飲了?”

  說著,便見雲千夢抬起頭,滿眼威脅地瞪向楚飛揚,威嚇道:“說,誰捧醋狂飲了?”

  近日的事情接連不斷,雲千夢懷著身孕卻也跟著操心,楚飛揚自然是看在眼中,疼在心裏。

  今日好不容易找了個借口想逗雲千夢開心,此時見她滿眼的認真模樣,讓楚飛揚有些忍禁不俊,卻是好脾氣地讓步,“是是是,是我捧醋狂飲,我擔心娘子有了孩子便忘了孩子他爹!”

  見往日在朝堂上據理力爭毫不退讓的楚飛揚竟遷就自己到這般,雲千夢莞爾一笑,微微收緊攔著他手臂的雙手,小臉貼在楚飛揚的手臂上,言歸正傳道:“父親的案子,也該結案了!隻是,他在幽州苦心經營二十幾年,手中暗裏的勢力定不會服氣。不管容蓉的事情與他們是否有關聯,咱們還是小心為上!況且,楚輕揚與謝氏也是聰明之人,讓他們認罪,隻怕不是這麽容易的事情。”

  見雲千夢這般小心,楚飛揚臉上的笑容散去一些,抬手輕拍了拍雲千夢勾在他臂彎的小手,輕柔地開口,“放心,一切有我!他們若是不怕死,盡管放馬過來,正愁著揪不出他們來呢!”

  陽光透過層層樹葉打在楚飛揚的臉上,俊逸的容顏在金色的陽光中顯得越發英俊,隻是那冷寂下來的黑眸卻是透著森森寒氣,讓人望之畏懼。

  刑部大牢內。

  “開飯了!”晌午時分,獄卒領著夥夫走進大牢內,手中的長鞭則是用力地敲打著每間牢房的木柱,提醒犯人出來吃飯。

  兩名夥夫把肩上挑著的吃食放在地上,從裏麵取出午膳,一間間牢房依次發放著午膳。而另一名夥夫則是笑眯眯地從懷中掏出一包銀子,神不知鬼不覺地塞進獄卒的手中,滿臉腆著笑意拍著馬屁,“嗬嗬,大人辛苦了!”

  “這……不好吧!若是讓曲大人知道了,我連這獄卒也做不了了!”那獄卒掂了掂手中銀兩的重量,眼底劃過一絲貪婪與滿意,卻依舊假惺惺地推辭著。隻見他假裝把銀子退回去,可雙手卻又死死地抓著銀子不肯鬆手,樣子實在是滑稽可笑。

  “這隻是些酒水錢,大人何必推辭?就算曲大人問起此事,大人大可說這隻不過是人情錢,相信曲大人定不會深究的!”那夥夫一麵說著,一麵把手中的銀兩重新推到獄卒的懷中。

  那獄卒見夥夫這般能說會道,轉念一想,若是被發現,大不了就以此為借口,難不成曲大人還會殺了自己不成?

  雖說這輔國公府的嫡公子做了刑部尚書,的確是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斷了不少的案子,大牢內也一改往日讓人窒息難受之貌。可偏偏曲長卿是個清廉的官員,他自己不撈半個銅板,還不許他們收受銀兩,害得他們這些獄卒隻能靠著微薄的俸祿過日子,這日子可實在是太苦哈哈了。

  而輔國公府可是太後的娘家,曲長卿將來也是要繼承爵位的,他自然是不缺這點銀子,也難怪曲長卿會把銀子拒之門外,這對人家而言根本就是九牛之一毛。

  越是想到自己與曲長卿之間的巨大差距,那獄卒收起銀子的速度便越發的快。

  “大人,這裏麵氣味不大好,您還是趕緊出去吧!我們送完飯就出來。”那夥夫見獄卒收了銀子,便從食盒中取出一份精致的食物,引著獄卒往外走去。

  那獄卒回頭看了看大牢內的情景,見每間牢房的鑰匙始終掛在自己的腰間,而犯人除了吃飯並無其他異常的行為,便點了點頭,與夥夫一同步出大牢,在外享用午膳。

  “主子!”正在忙碌的兩名夥夫見獄卒離開,一名身量較高的夥夫立即湊近另一名年紀較大的夥夫,低聲喚了聲。

  那年紀較大的夥夫緩緩站直了身子,抬眼往門外看了數眼,這才對身旁的夥夫點了點頭,再從食盒中取出一份午膳,沿著每間牢房,走到單獨一人住著的牢房前,低聲道:“楚大人,用午膳了!”

  楚培正坐在床上看書,突然聽到這道低沉的聲音,原先沒有在意。

  可猛然一想,往日用膳時,夥夫隻會說‘吃飯了’,豈會這般文縐縐地提及‘午膳’二字?

  拿著書卷的手微微一緊,楚培抬起頭來,冷然地看向立於牢房外的夥夫,從那人的眼神便認出了此人的真實身份。

  “是你!”驚心於對方的膽大包天,如今的刑部由曲長卿掌管,等於是楚飛揚的地盤,可此人卻是照闖不誤,當真是膽大。

  “是我!楚大人,許久不見,過得可好?”對方雙目一覽楚培住著的牢房,眼底浮現出淡淡地譏笑。階下囚,即便是住在金碧輝煌的皇宮中、即便是每餐用著山珍海味,隻怕也不會過得好吧。

  楚培豈會不清楚對方的心理攻勢?將手中握著的書卷擱在床上,楚培滿麵淡然地站起身,一步步走向對方……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中年男子滿麵淺笑地看著慢慢走進的楚培,從對方的眼中看出對自己的厭惡與防備,他嘴邊的笑意便更加深了。

  “楚大人的臉色何必這般冷若冰霜?不會是因為在此看到我,心中十分的恐懼吧!”男子把手中端著的碗丟在楚培的腳邊,渀若是對待路邊的乞丐般,絲毫沒有尊重之意。

  楚培豈會不知對方眼底臉上對自己的輕藐,他的目光卻看也不看腳邊的飯碗,徑直盯著麵前易容的男子,低沉而又冷寒道:“你怎麽會來刑部大牢?你可別忘了,這可是曲長卿的地盤,有什麽風吹草動,可是逃不過楚飛揚的眼睛。你自己想死,可別拖著本官!”

  此話說得極重,盡管楚培麵色冷漠,但從此話便能聽出他心頭的惱怒。當時在幽州楚府,就不該放此人離開,否則今日自己亦不會這般的被動。

  隻是,此人的手中卻握有另一半金牌,若是當時殺了他,隻怕輕揚就真沒有翻身的機會了。

  思及此,楚培目光平靜地看著麵前的人,心中已是猜出了對方的來意,卻沒有再看口。

  “死?我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難道還怕再死一次?倒是你楚大人,被自己的親生兒子送到這刑部大牢,外麵的妻小又被軟禁在楚王府中,造成這一切的,可是楚飛揚!楚大人不怨恨他,反倒是對我怒目相向,你不覺得你弄錯了憎恨的對象嗎?”男子話裏話外盡是挑撥的話語。

  “萬偉,你不必在此挑撥離間!”楚培冷目射向喬裝打扮的萬宰相,幾乎是咬牙切齒地低斥對方的用意。

  隻是,話雖如此,楚培心頭卻始終不是滋味,被自己的親生兒子押進京城關進刑部大牢,古今以來,隻怕他楚培是頭一個吧。楚飛揚的膽子的確是大,幾個月的時間便摧毀了他苦心經營了幾十年的計劃,更是穩坐楚王的位置,這樣的兒子,超出了楚培的控製範圍,亦是讓楚培對楚飛揚越發的反感。

  “嗬嗬,你放心,本相好不容易混進來,可不是與你鬥嘴的!楚培,明人不說暗話,你我手中各自握著一半的金牌,我今日前來,便是要你交出另一半金牌,有了這半塊金牌,我才有東山再起的機會!”萬宰相則是快人快語,不再與楚培耍嘴皮子,直接說出自己此行的目的,那雙陰沉的眸子直直的盯著楚培,極淡的目光掃視著楚培的周身,想要從他的身上找出暗藏金牌的地方。

  可楚培此時卻穩如泰山,不管萬宰相用怎樣的目光掃視著他,他始終是平淡如水的表情,絲毫沒有半點動搖害怕的心思流露出來。

  早在他看到萬宰相出現在自己麵前時,楚培便已經猜出了對方的心思。

  隻怕萬偉不會想到,自己的心思其實與他相同。他想得到那一半的金牌,自己亦是想奪得他手中的金牌,此時豈有把自己手中的金牌拱手讓人的道理?

  隻見楚培冷然一笑,壓低聲音道:“這隻怕要讓萬宰相失望了!如今本官深陷大獄,妻兒又被禁衛軍軟禁在楚王府中,每日都會被刑部尚提審,你認為我們身上還會有金牌?”

  萬宰相早已料到楚培不會輕易交出金牌,麵具下的眉頭猛地一皺,臉上顯出一抹怒意,可麵具前的表情卻始終淡雅溫和,並未因為楚培的拒絕而動怒。

  盡管如此,萬宰相開口的聲音卻越發的陰冷,低低地嗤笑一聲,緩緩說道:“哼,你也不必轉移本相的注意力!你是想告訴本相,那另一半的金牌如今握在楚飛揚的手中?你覺得這可能嗎?”

  “世上的事情,有什麽不可能?你也不曾想過,這世上早已沒有你萬宰相,留給世人的,不過是一對枯骨而已!”楚培臉上浮現冷笑,平淡的目光迎上萬宰相暗藏惱怒的眼瞳,徑自得意。

  隻不過,隻是眨眼的瞬間,萬宰相眼中已是泛出一抹極淡的淺笑。

  楚培雖狡猾如狐,但終究還是泄漏了一些訊息給自己。

  “既如此,楚大人就好好享用午膳吧!本相會再來造訪的!”語畢,萬宰相帶著一抹詭異的笑容轉身離開了大牢。

  看著囂張離去的萬宰相,楚培臉上的平靜終於被打破,隱隱的怒意漸漸浮現上來,一腳用力地踢開地上的飯碗,打翻了裏麵的飯菜,徑自回到床邊坐下,靜想著對應之策。

  “王爺,需要現在就抓住他嗎?”刑部衙門內的閣樓上,曲長卿與楚飛揚立於窗邊,看著三名夥夫推著板車離開,低聲詢問著楚飛揚,心中卻是暗生怒意。

  自己已是盡最大的可能整頓刑部內部貪汙受賄的風氣,可不想這幫人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收受賄賂,當真是膽大包天。

  看來,刑部內還有許多的?p>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